古装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喃喃自语,微风带着清新草香徐徐而来,

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夫君他,还会如儿时一般疼我吗?阔别三年,良人未归。

听见他轻轻的笑声,如泉水清泠回转,忽然一把将我抱起,推门立于院中,此时银月初升,

静谧的华光自云霭间畅然流下,清明似玉,柔滑如丝,照在他鬓角眉梢上,泛出如珠玉一般迷人

的光泽。他的眼像是波光摇曳的池水,清清粼粼,风动莲香,如梦一般美好。

他幽幽开口,亦是醉人的音调:“月儿,你让我做了一场梦,一个美好到仙人都要羡慕的美梦,我一生中所有的快乐都在这个梦里,都是你给我的!只盼这梦永远不要醒,永远不要!”接着,又在我耳畔徐徐呼气,轻道“小丫头,今晚我要看到一片绯红。”我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前,蹭蹭,转而使坏地小口一咬,“看我等会怎么收拾你”他笑了。

他搂得我那样紧,仿佛用尽了浑身的气力,我眯了眼,似乎听见叶儿飘然落地,似乎看见缤纷的花雨带着甜香柔柔将我包围,荡起悠然如水的烟波……

我披上织金的火红嫁衣,旋身回眸间,芙蓉瑞鸟熠熠生辉,广袖上并蒂莲花娇艳柔美,长长的裙裾逶迤曳地,形如孔雀开屏,重重叠叠若薄浪回旋,其间碎珠闪烁,光艳如流霞,腰间缨络低垂,行步之间摇曳多姿,更平添几许媚色。

梅鸿楼内没有旁的女子,无人为我开脸梳妆,我坐在镜前举着玉梳用心地打理长发,尽染香泽的秀发向后松松拢起,挽成娇美的海棠髻,斜簪上翡翠金步摇,绞丝流苏坠了颗南珠垂在鬓角,玉簪如扇般插于发髻间,螓首轻扬之际,犹有灼灼光华闪烁。

我打开描金彩绘妆盒,简单拍成桃花妆,自镜中望来,如玉双颊上红晕尽染,似明月晓霞、堪比花娇。画了眉、点了唇,镜中之人笑生双靥,眉眼盈盈,他赞我美艳如仙子,此刻看去,五官细致柔美,黛绿双娥,云鬓半垂,妆容虽淡,却更显天然娇柔之姿。

我知道他定会满意我今日的妆扮,嫁人了,自然不能如往日一般任性,做他的妻不需要倾国的容貌,而要有娴静温婉的气质。我想了想,将云姐绣的香囊挂在腰间,顿然周身溢满林兰清香,莲步轻移间陡见玉雪含馨。

夜幕降临之时,我推门而出,举目望去,梅鸿楼内处处张挂着龙凤呈祥的喜灯,上绘富贵牡丹、百鸟争鸣,端的是花团锦簇、五彩缤纷。四处都挂满了红缎与绣球,窗几上也贴上了红色的双喜字。厅堂之内燃烛焚香,我遮着喜帕只瞧见满目耀眼的红色。

一拜天地,他与我执在同心结的两端微微躬身一鞠,二拜高堂,他拉我朝西面恭恭敬敬一拜,我心中一酸:圣山在西面啊,他这是在拜爹爹呢!夫妻对拜,我感到他轻轻触上我的额,那种亲昵自心间徐徐漫开,瞬间便温暖了整副心神。

由着他拉至卧房,挑开了头上的喜帕,我蓦然望入他幽深的眼眸中,那隐含的激动与狂喜瞧得我脸颊火烫,别扭地转开眼在他身上来回扫视,想不到他穿红衣也这般雅致高贵。我抿着唇抬眼看向周围,只一眼便感动不已,我只给了他三天的时间,本想着简简单单就好,可他还是极尽所能为我做了那么多。屋内再不复原先的简洁,翠玉屏风流光闪烁、华彩熠熠,窗前榻上垂地的玫红薄纱织锦凤飞龙舞,琉璃灯玲珑剔透、光芒四溢,龙凤红烛高高燃烧,映着柜子上耀眼的喜字,桌案上满满放着红果,合卺酒盛在红丝相连的碧玉杯内,在艳色火光映照下漾出绯红的光彩。

我看着醍醐手执金银盆,将金银钱、彩钱、杂果撒进帐中,又取来缠了红缎的匕首将我们的发割下一段,绞在一起放进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锦囊中递给我。我紧紧捏在手中,心头激荡不止:如今,我也嫁人了,嫁的却不是皇天贵胄,不是侯门深宫,这一刻,我是平民,他也是,我盼了许久的普通人的姻缘,此刻终于实现了!

龙凤烛前,他将系着红丝带的碧玉杯递到我手里:“小桐,我们今后一定能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我一饮而尽,又捡了个同心花果塞进他嘴里,他黑亮的眼眸映着我的影子,专注深情的眼神仿佛能穿透人心。忽然他凑上来,贴着我的耳垂坚定地说道:“这一刻潇湘圆梦,纵是芳华逝去,白霜满头,此情不移!”

我身子一震,微微退开半步:“相公……”刹那间,我竟半点说不出话来,抑或是,此时再说什么都已没有必要。

他的唇轻柔地触上我的脸颊,温热的气息袅袅弥漫:“小桐,经过这许多磨难,你终于是我的人了,莫要负我,莫要负我!”

床榻上鸳鸯锦款款铺陈,玫红薄纱随风轻飘慢曳,他轻轻解开我的霞帔,红霞半褪,香肩微露,一片冰肤雪肌,红裙如辛夷花瓣铺陈于床,我乖巧地爬过去,俯卧在他的膝头,扭头羞涩地喊“尘哥哥”,他眼中满是惊喜,一把扯开我的裙带,褪下外面红绸长裙,解开层层红绡纱罗,最后轻轻拂开那层薄纱,抚上我的臀,温柔地揉捏,掌心的热力渗入肌肤,我不由的脸红了。“

好美”他赞道,揉捏的右手停下来动作,左手揽上我的腰,我不有的紧张起来,身子微微扭动。

他说,“还像从前一样,先手打30下热身,别伤了丫头,再湘妃紫泪竹尺30下,嗯,原本还有绞丝金线萝藤10下,丫头能承受吗?”“悉听夫君,尘哥哥最疼月儿了”“月儿真乖,最后还有10下手打,月儿想哭就哭,疼了就喊,别忍着难受啊.”

他抬手一巴掌拍上我的右臀,清清脆脆的一声响,他没用力,我咯咯地笑起来。“这丫头”他满带笑意地轻叹,加了些力,接连三下打在我右臀上,我微微动了动,接着一下他的大手打在中间,两个臀峰都被击到,火火的微微发麻刺刺的痛,我轻哼出声。然后是极快的十下,连续交换打在我的左右臀上,尽量分布得很开,力道却不很重,只是疼一下,然后是热,活活的热。

“丫头,现在你的小屁股很好看,粉粉的,接下来尘哥哥要用力了”“嗯”我低下头,抓紧了尘的衣襟。尘向里微微挪了挪,左手压紧了我的腰,高高扬起了右手,我紧闭上眼忐忑地等着,却久久没有动静,渐渐地,我的臀部紧绷的皮肤开始放松舒展,正当此时,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我的左臀上部爆开,我禁不住呼痛,抓紧哥哥。等我渐渐平静下来,接着是右边,力道很均匀,一样的轻重。尘哥哥很小心,每次打的位置都依次向下移四指,打到第四下,尘哥哥停下来,右手画圈地轻轻揉着,揉得好舒服,尘哥哥的手怎么还是那么凉凉的呢?月儿的小屁股可是开始发烫了呢。左右两边共八下。“最后两下,月儿?”“人家很无奈啦,打人家还要选,那么…

…左边好啦。”“好,满足月儿。”尘的手不负众望狠狠落在我的左边屁股上,不紧不慢,一下再一下。

呼……结束了……尘扶起我,紧紧的搂在怀里,鼻尖上轻轻扫过细柔如鹅毛般的亲吻。

他轻轻托起我的下颚,目光中透出纯澈的柔情:“要我赔可以,但你要保证以后不再随便撕衣裳了,你不知道我那时有多难受!”我急急点头,抵着他的肩膀说道:“幸好没把玉镯摔了,否则……我也没脸来见你了。”他触了触我的脸颊:“若是摔了玉镯,你更是得把三生三世都许给我了。”我的心一软,脱口而出道:“便是现在,我生生世世的幸福也是系在你身上的啊!”

他的身子微微轻颤,收紧双臂将我牢牢锁在胸前,心跳得那般急促,我知道我给了他最想要的答案。

“月儿,自己休息一下,我去拿戒尺。”说着,尘起身,贴心地把石榴色描龙风锦缎床帷

放下,才转身离开。

我双臂趴在枕头上,背上搭着如水般流淌的丝绸锦被,想着尘:我想起他略显粗涩的指尖在我脸颊上柔柔滑过,想起他唇边青青的胡茬勾起我全身的轻颤,想起他身上半旧的月白长衫散

发出的清宁药香,一想起这些,我便无法抑制心中的渴念。

一阵窸窣轻响伴着清香,呵呵,他为了让我发现,故意摇动了小金铃。我连忙闭上眼,装作睡着的模样,睫毛轻轻颤动。他也不含糊,轻轻撩开锦被,拍拍我的小屁股,“月儿睡了,那明天重新打好了” 。我连忙睁眼,看清了他眸中浓得教人心痛的眷眷深情,胸中涨得满满的,我笑得眯了眼,重又缩进他怀里,满腔的幸福感让我雀跃不止:“尘,尘,好喜欢你啊!”那个词一旦说出了口便仿佛容易很多,我撒娇一般反反复复念道:“尘,小桐喜欢你,小桐喜欢你很久了呢!”,说罢仰起脸朝他挤眼,他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柔和,像春水那般温软,眼底的纯澈化作涟漪,一圈一圈地扩散开来:“我总算知道你的心了,坏丫头,原来骗了我那么久啊,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我褪去衣衫缩进他温暖的怀抱,如细雨般点点轻啄,抬手贴上他的脸颊,指尖意外地探到眼角些微的湿意,我的手蓦地震住,一颗心瞬间被涨得满满当当,他似意识到了,扭了扭头,我轻笑道:“别害羞啊,你的泪是我心间的珍珠,每一滴都很宝贵。”

尘拿出一只黑底红痕彩绘描金牡丹的檀木盒,我亲手拿出光滑如玉的湘妃竹尺,长一尺半,宽两寸许,下面那个精致的红穗子是我去年穿的,还有背面尘亲手刻上的“醉卧美人榻,执手问逍遥”。尘在我的小腹部垫上了个柔软的小枕头,一只玉手从我肩背轻轻向下抚去,执起竹尺板子,一板一板地有节奏地敲打着我的圆鼓鼓的小屁股,每一下都平行地印在上一道之下,仅仅十下,原本粉红的屁股便变得娇艳红嫩。接下来的20下就不一样了,板子忽而快忽而慢地打下,好像全无章法,其实精心设计,板板交叠,臀上的肉也随着板子颤动,原本浅浅地红色,逐渐地加深,并且慢慢地肿了起来。

听我呼痛,尘连连停下几次。终于结束了,我双臂撑起身子,扑到尘的怀里蹭着,尘用袖子擦着我额头上的汗珠。我失笑,他那样的谦谦如风温润如玉的君子,竟慌张道用袖子?唉,要不是我求他,他定舍不得打我一下,就算是现在,他也绝不失态,拿捏力道,满足我的调皮愿望。

我嘻嘻一笑,轻阖上眼,放任自己迷醉在温暖的云端,不一会儿,他湿热的唇印了上来,我将舌尖滑入他口中,慢慢吮弄回吻他,他任由我肆意亲吻,温柔的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一寸一寸地厮磨,眸中升起团团烈火。

我推开他,自己站起来,从雕花床阁上解下前日缠绕上的藤萝,递给尘哥哥,尘眼中又是惊讶又是笑意,摸摸我的头说声“小丫头,真勇敢”.等我趴好,他伸手飞速点了我腿上和腰上的穴,还没等我惊讶,他便俯在我耳边,轻轻念“丫头,等会儿会痛的,别乱动,要不伤着了怎么办啊。”

尘仔细端详一阵,伸手取过一对鸳鸯羞枕,一只垫在我的胸前保我呼吸顺畅,另一支垫在小腹下,这下我的小屁股高高地翘起却不紧绷,依然可以放松。尘画着圈地用力揉着我的已微微泛肿红若云霞的屁股,约半盏茶的时间说道:“月儿乖丫头,接下来会痛的,忍住啊”接着举起了腾鞭,只听飕的一下,藤条落在我的臀部正中,贯穿两个臀尖,我不由得挺直了背,臀部紧张颤抖。尘用指尖轻轻描摹我鼓起的肿痕,心痛哦,却说“丫头,接下来我就用这个力量,忍住”。接着听的藤条破空的声音,一下落在我的臀上,准确无误地平行于上一条红痕。五下过去,尘停了下来“丫头,现在你的小屁股眼睛肿起来了,约半指厚,红颜若涂脂,等下结束了,尘哥哥给你涂白玉散”,我点点头。接下来的五下开始交错,尘尽量不在同一位置落下,可是这样的痕迹怎么避得开呢,我开始哇哇大叫,双手也抓紧了。

等最后一下打完,尘赶紧解了我的穴道,可是我疼的都不想动,尘把我扯过来搂进怀里,吮吸着我的泪珠,双眉紧蹙,狠狠地说“丫头怎么要提这种要求呢,打你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了,看你手上我都难过,更何况亲手打你。”

我含着泪珠笑了,咬住尘的耳垂,喃喃“哥哥要是不愿意,月儿就去拜托铁卫令大哥,好不好呀”。“坏丫头,铁卫令虽有分寸,可是万一下手重了,岂不伤着我月儿?再说,我也不愿他人见着我月儿的冰肤雪肌,仙人之姿”

我搂住尘哥哥的脖子,使劲嗅着他身上的香气,把眼泪鼻涕抹了他一身。他忙搂紧我,轻轻拍着我的背,说,“丫头算了吧,今夜新婚,我们不如……”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咬住他的肩。

我嘻嘻一笑,轻阖上眼,放任自己迷醉在温暖的云端,不一会儿,他湿热的唇印了上来,我将舌尖滑入他口中,慢慢吮弄回吻他,他任由我肆意亲吻,温柔的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一寸一寸地厮磨,眸中升起团团烈火。

我轻柔地抚过他光洁的胸膛,在那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疤痕上反复摩挲:“你身上好些伤口都是为我而留的,相公,月儿从前是不是很不懂事?”

“我愿意为你受伤流血……”红烛高照,他眼中的情愫也化为涟涟烟波,我点住他的唇摇了摇头:“可我不愿意啊,以后切莫再受伤了,否则我再不理你了!”

他搂着我轻声哄道:“好,好,都听娘子的!”

一夜帐暖含香,我知道他几乎没有合眼,即便不做什么,他也紧紧搂住我,在颈间印下绵绵热吻,直至天边隐约透出一抹亮色,他才揽着我沉沉入睡。

日上阑干,我猛然惊醒:已嫁了人,似乎也该做些为人妻者该做的事,我对他毕竟心怀愧疚,现下能为他做的也仅是寥寥,不管怎样,此刻我用心待他,也算不负他爱我的深情了。

如此一想,我撑了酸痛的身子下床,他兴许是太累了,只喃喃了一声“月儿”便又沉沉睡去,我在他唇边浅啄几口,穿衣梳洗一气呵成,从今日起便要作妇人装扮了,我将长发挽成妩媚的慵妆髻,簪了他送的凤钗,没有太多的妆点亦有风流之姿。

练剑篇《恋君未有期》

“姑娘今日起得倒早!”我原以为天不亮便起,定能赶在他的前面,谁知,朦朦星光下,那清瘦高挑的身影赫然而立。天边的启明星微微闪着光,那一身白衣漾着如水般的波纹,随风猎猎。

我心中一动,略略定了神,他的目光淡定而柔和,让人瞧了如沐春风,我勉强扯了笑却不愿上前,实在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看见他。

“姑娘可知比我来得晚要怎样,嗯?”

我心下一紧,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不怎么样。”说这边悄悄后退准备溜走,没想到却被他轻轻扣住手腕脉门,便是动弹不得。我挣扎道:“放开我,你要做什么?”

“我做什么小桐不知道吗?”说着便径自坐在柔软的草地上,把我按在他的腿上,伸手取来一根早已修理好的青枝,坚韧结实,小指般粗细。我咬住下唇,打定主意不吭声。

他撩起我的纱裙,思索再三,没有动我的贴身白纱。可我的脸依然红了……因为,那薄薄的一层,本就遮掩不了什么,等会儿染了玫红,还不……我不敢在想,把头深深低下……

他也不说话,便狠狠把青枝抽打在我的臀上,一下一下,连续不停。看来真是生气了,可是,依旧手下留情了呢,我能感觉他的细心与不安,可我无法爱上他,我宁愿他是我的师傅是我的哥哥,也不愿他是我的夫君。所以,我忍着,由着他挥舞着青枝,肆虐在我的娇臀上……

一开始,我不肯动,一声不吭的伏在他的膝头。可是,他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渐渐的,我开始燥热,开始出汗,喘息也重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让娇呼含混在嗓子里不肯发出,腰肢开始扭动躲闪,可是怎么也躲不过。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飞落下来的花瓣落叶,蹭到火热的臀上也变得火辣辣的疼,只有微风轻抚我的伤。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