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调教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本文为《醉梦 罪梦 上》的后记

“赵姨?真的是您!”

看着面前慈祥的妇人,王玫惊喜的叫了出来。

“你,你是玫玫?”

“是我啊,赵姨不会把我忘记了吧。”

调皮的声音脆生生的传来,无论再怎么变化,这语调也是改变不了的。妇人顿时眼圈一红。

“变化真大。陈睿这孩子也真是的,把你带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晚上想吃什么?赵姨给你做。”

“赵姨做的我都爱吃。”

“那阿睿你陪玫玫姐待一会儿,我去买点菜。”

“好的妈,我们俩也正好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需要沟通。”

妇人说完便急急忙忙往外走去。留下一脸无奈的陈睿把王玫领进书房。

“好你个小睿子!换了个面孔把姐姐欺负的这么惨。”

终于确定了猜想的王玫一进书房伸手就要去揪陈睿的耳朵,手举到一半才想到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受气包了。

“我那是为了报小时候的仇!是不是啊,玫~姐~姐~。”一把握住了王玫的手,陈睿刻意加重了玫姐姐这三个字。

王玫一愣,脸上红晕一片。“哼”的一声转过身去“小肚鸡肠,不理你了。”

……

“小玫姐,咱们今天扮演什么啊?”

一处别墅院子里,三个小男孩围着一个小女孩正在讨论下午的游戏内容,很明显那个小女孩才是四个孩子的头目,坐在秋千上,两个眉眼非常相似的男孩子一左一右的摇着秋千讨好的说道,女孩眼珠转来转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眼前一亮,女孩双腿一摆从秋千上跳下来。“昨天小卓子挨打了,我们就扮演那个。”说完指着最后一个瘦瘦弱弱转身就要跑的男孩儿,“你演小卓子。”男孩听到小卓子挨打几个字时就感觉不妙,转身就跑已经晚了。

“不是这么打的,昨天小卓子挨打时候已经被扒裤子了。”小姑娘说出这句话,似乎终于可以通过这个机会满足自己对异性结构刚刚冒出好奇心了。

被按在地上的男孩听到这句话,顿时拼命的挣扎起来,可终究挣扎不过两个强壮的多的男孩子。裤子被扒到膝盖,两个男孩一左一右的拿着平时玩土用的塑料铲子一左一右的打着。地上的男孩虽然不疼,可把扒裤子的屈辱还是让他忍不住眼中的泪水。趴在地上呜呜的哭着。

“王先生没关系的,小睿从小就皮糙肉厚,被两位少爷打两下也没关系的。”一位佣人装的妇女站在男人边上,匆匆忙忙的说着。

“不是我们,是小玫姐让我们打的。”边上两个被罚跪搓衣板的男孩子不服气的说道。

“是吗?你小子能这么听话?看了小玫的话比我的还好用啊。”

早就吓傻了的女孩站在一旁,谁能想到说好去开会的父亲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正撞上陈睿被拔了裤子打的场面。

“小玫,到底是怎么回事!”旁边另一位佣人装的妇女一巴掌拍在女孩的屁股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呦呦,这时候出来装什么好人,小小年纪就能驱使男孩做这做那,真是跟她娘一样的本事呢。”站在一旁的少妇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儿子被一只小狐狸迷惑,真是跟他爹一样的德行。”说完扭过身去拉起两个罚跪的男孩子,“以后离这小狐狸远一点,佣人的孩子没资格和你们一起玩。”

这时刚刚挨打的女孩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们俩数学不及格,让我给他们保密才这么听我的话的,我不是小狐狸。呜呜呜~”

……

看见王玫陷入回忆,陈睿推了个凳子,示意王玫坐下。

王玫从回忆中走出来,看着眼前的男人,变化真的很大呢,自己一开始都没认出来。

“这些年受了不少苦吧。”陈睿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都十年了啊。”

“对了,你说要告诉我全部事实,到底是什么啊。”经过提醒,王玫想起到这儿来的原因。

……

六年级的王玫下了学,左等右等等不到两个弟弟,只好一个人走回家。那个小男孩不在,自己的乐趣都少了不少。

推门进去,家里的一幕惊呆了她。

温文尔雅的父亲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母亲也跪在地上,面如死灰,旁边放着一副担架,一向不待见自己的后妈浑身是血的躺在上面,显然已经咽了气。一位老人坐在担架旁,泪流满面的看着躺着的女人。十余位西装革履的大汉站在屋子里,封堵了全部能跑出去的路。

“是她,是她泄露了夫人的路线,也是她借着打扫的机会偷走了我书房里的文件。”

“爸,我错了,我没保护好小雅,可是这一切都是这个贱人搞得鬼啊。”

“你这个贱人,刚刚进来时候就怀了孕,我见你可怜给你一份工作,还收你的女儿当养女,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说完一巴掌扇在女人的脸上。

说完跪着走到已经站起来的老人腿边,抱着老人的的大腿,“爸,我已经查清楚了,她的账户上被大山集团打进了五百万的现金啊,她早就想走了只是我一直没找到替她的佣人没让她走啊,爸,人证物证俱在啊爸。”

“哈哈哈哈,被抓住了,随你们处置。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你们也会受报应的。”

被扇的女人似乎破罐破摔,“记住你说的话!”

恶狠狠的朝男人甩了一句不知所以的话,拿起水果刀,狠狠地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妈!”

女孩一声惨叫就要冲出去却被以为西装革履的大汉拉了回来,死死的控制住。

老人挥挥手,马上有两人把女人的尸体拖出去。紧接着老人带着被唤作小雅的女人的尸体,步履蹒跚的走了出去。

男人站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走到女孩面前,捏着女孩的脸,一脸阴狠的说“当妈的欠的债,女儿还吧。”

……

其实你在我这儿可以过得很快乐,没人会再欺负你了。你可以不知道这一切的。”陈睿搂着王玫的肩膀,劝解到。

“我只知道从那之后,我的生活大变样,慈祥的父亲变成了恶魔,两个弟弟视我为杀母仇人,你说要告诉我全部事实,当年的事情有问题吗?如果有,我是一定要知道的。”

王玫坚定道“我始终不相信妈妈会做那样的事情。”

“其实漏洞很多,只不过没人愿意追究罢了。”

“你后妈尖酸刻薄,怎么容许你父亲收留一个怀了孕的女人到家里做工?”

“知名的心狠手辣的梵城之狼,怎么会收一个女工的女儿做养女。”

“那件事情之后,你后外祖父怎么会莫名其妙的病逝?”

“你妈妈就算要出卖主家,为什么不用信息和情报换自己的安全?最起码可以把你先送走啊,以大山集团当时的威势,很轻易就可以做到。她那么轻易地死去,难道没想过你的处境吗?”

“梵城之狼的妻子,梵城商会主席的女儿,出门竟然能让车撞死,保镖都是木头吗?”

“五百万现金竟然是大山集团董事直接汇款到你母亲账户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吗?”

“这么多破绽,你妈妈最后连辩解都没有直接承认,她这条性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大山集团在那之后一通操作竟然几乎将梵城商会主席的生意连根拔起,若非你父亲异军突起恐怕一点都留不住,他们若有这本事,恐怕早就将你外祖父赶出商会了吧。”

最后,“你若真的是那父子三人的杀母仇人杀妻仇人,有什么必要这多年折磨你却又保留你的贞洁?让你千人上万人骑岂不是更能告慰亡灵?”

……

“小玫姐,暑假了啊,你猜猜这个暑假你会遭遇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你那可爱的小屁股受不受得了啊。”

“什么小屁股,明明是大屁股哈哈哈哈哈,放心吧小玫姐,我们会让它更大的。”

被嘲笑的少女穿着暴露的女仆装,跪在地上一下一下的擦着地,一言不发。

“小妮子还装清高,收拾她!”

说完两个人架起擦地的少女,拖拽着她走到凳子面前,两人面对面做下,将少女放在自己腿上,分别伸处一条腿将少女的两条腿大大分开,掀起女仆装的裙子,女孩赤裸的臀部就漏了出来,两只手被按在腰上,两个人就一左一右的朝女孩的臀部扇起了巴掌。动作娴熟,显然没少干了。

两个人短时间就将女孩的屁股扇的左右翻飞,乱打一气的巴掌毫不停留的一下一下打着,没有两分钟女孩就开始低低的呻吟起来,“别打了,我的家务还没做完。”

“哼,看你高考这一年都没怎么收拾你啊,这才几下就求饶了,哥,用这个暑假让她知道知道厉害。”

啪—!啪—!啪—!啪—!

巴掌一下一下的狠打下去,女孩的臀部肉眼可见的变得通红。

“不行啊哥,我手都麻了。”“小婊子的屁股越来越瓷实了。起来!把发刷拿过来!”

两人拽着头发将少女拽起来,手随便一模女孩的裙子就离体而去。“先让我把家务做完吧求求你们了。”女孩知道做不完家务的后果,再次求饶到。啪啪,啊…两下重重的巴掌甩在女孩的屁股上,几乎把女孩打的跳起来。“可以啊,光着屁股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已,女孩只好光着下身撅起屁股一下一下的擦起还没擦完的地,顾不上春光大泄,做不完家务的后果比这个严重的多。却不料身后的哥俩抽出皮带甩在女孩撅起的屁股上,嗖…啪…啊“快点!”嗖…啪…啊“快点擦,屁股撅高。”女孩擦的慢一点,狠狠一皮带就呼啸而下。等到擦完整个屋子,女孩的屁股上早就横七竖八的印上了无数的皮带印子,两个十几岁男孩被这一幕刺激的几乎要缴械投降。

“哥你说爸为什么就不让咱俩动她呢?”一个男孩红着眼睛呼吸粗重的说道。“我哪知道,什么都让干就不让动,我都不知道自己解决多少次了。”被叫哥哥的男孩一样控制不住自己了。“以前她太小,这都十八了,应该没事儿了吧。”“我觉得也是。”精虫上脑的两人不管不顾,七手八脚的把被抽的趴在地上的女孩抬到床上去就要脱自己的衣服,尽管女孩奋力挣扎可还是被抬到床上扒光了衣服。就当女孩以为自己要失去第一次了时,

门被一脚踹开。一位中年男性冲了进来,两脚踹飞了两兄弟,紧接着一巴掌扇在女孩脸上“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也和我的儿子上床。你们俩出来。”

这是女孩第一次看到两个弟弟被绑在柱子上当着全部仆人的面公开处罚,就连一直被折磨的自己也没遭受过这种待遇,粗大的鞭子抽在细皮嫩肉的两兄弟身上,虽然穿着衣服也把两人抽的吱哇乱叫,每人足足挨了一百鞭子之后,男人看了一眼女孩,“这是王家的家法,你还没资格受。”

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放下来的两兄弟躺了一周才能下床,当天父亲就宣布女孩在接下来的暑期里被禁足,在家里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被任何人处罚。

之后让两兄弟将女孩的手反制在身后,拉着女孩的头发强迫她看着天花板,高高挺起的胸部冲着天,短皮带呼啸而下,两团已经发育的很好的软肉如风雨飘摇的小船被皮带抽的摇摇欲坠,刺透天花板惨叫声飘荡着别墅上空。直到男人抽累了,被放开的女孩跪在地上,抱着男人的大腿,涕泗横流的求男人处罚她的屁股。

男人挑起她的下巴,“下次再不要脸的时候想想你现在的样子。”随后宣布暑期的惩罚部位仅限于屁股。

结果第一天,女孩就被急于复仇的两兄弟打的出了血。不得已,又宣布工具仅限于巴掌和木质饭铲(前文提到过哦)。

整个暑假里,在家里的每一个角落,女孩都被要求撅起屁股挨打厨房、楼梯、卫生间、天台。擦地时候被打屁股擦桌子被打屁股,洗澡时被冲进来的两兄弟打屁股,各种花样:打牌输了打屁股,高考分数按照分数打屁股,对着自己曾经挨打的视频摆出一样的姿势打屁股……

尽管没有被要求下身不许穿衣服,可高高肿起的屁股让女孩不可能穿上任何内裤,裙子和袍子又被两兄弟收了起来。女孩整整一个假期都没有穿任何下装,光着高高肿起的紫葡萄一般的屁股起床、吃饭、上厕所、睡觉。直到大学报道的前一个晚上,女孩光着身子在天台上,得到允许的两兄弟用各种刑具让女孩的惨叫再次飘荡在别墅上空。第二天不得不带着一个破皮出血被包扎的屁股和一身的伤痕开始了自己的大学军训。

回忆起自己高考结局的那个暑假,王玫确实很不解,按照以往对自己的态度,即便被两位弟弟用强,两位弟弟不至于被父亲那样处罚。

陈睿顿了一下,用尽量平淡的语气说道:“因为你是他的亲生女儿。你的两个弟弟是你的亲弟弟。”

“王宣文在一次醉酒后对服务员,也就是你母亲用强,不料你母亲一次就怀了孕,于是王宣文便让你母亲到家里当佣人,陈紫雪一开始自然不许,哭着闹着要离婚,却不料自己也怀了孕,陈金—你外祖父心肠太软,又没有儿子,就压制了陈紫雪,让你父亲承诺如果你是个男孩就性陈。结果你出生是个女孩,于是就成了你父亲的养女。”说着,陈睿拿出一份文件,“这是你和王宣文的亲子鉴定报告。你的头发是我在医院时候取的。你父亲的是我和他吃饭时候借口算命拔的。”

“陈紫雪要挟你父亲要把你们母子赶出去,愈发蛮横无理。这让王宣文难以忍受,他先是把商业机密透露给大山集团,又里应外合害死陈紫雪,最后嫁祸给你母亲,他告诉你母亲,他做了这么多事情,如果没人背锅,那他就要死,他死了,你母亲和你根本不可能活下去,陈紫雪不会让你们活着。你母亲无奈背下了所有罪名。”

“事实上,你母亲早就发现了王宣文状态不对,直到被要挟之后,她把一切都写成信藏在后山,希望有人能帮她洗清冤屈,后来别墅翻修,信被陈金发现,陈金本就晚年丧女,被这事实刺激之后大病一场,其间找到我母亲将事实告诉了我母亲,独自拿着信找王宣文对质,王宣文此时已经大权在握,再次串通大山集团将陈金的势力剿灭,因此陈金一蹶不振很快病逝了。”

“现在重新介绍一下我,陈睿,父亲是陈武,陈金的保镖,我父亲在陈家认识了母亲并结为夫妻。我出生之前母亲便陪着陈紫雪嫁到王家,我十岁那年—你十一岁那年,父亲为保护陈金而死,陈家给了一大笔钱,也让我母亲不再做佣人,带着我独自生活,我大学时远走海城,现在26岁,海城商会会长,化名赵方元,回到梵城做生意。”

“陈金的遗愿是让我们母子击溃王宣文,不过这和我关系不大,玫姐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尝试,我已经准备好了。”

陈睿蹲下,看着王玫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带你回到海城。”

“他都已经得偿所愿,为什么还要折磨我。难道他对我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回想起自己从十二岁那年开始受的折磨,两个弟弟将自己视为杀母仇人,无穷无尽的侮辱,王玫心态崩溃了。

“在世人眼里,你母亲是他的杀妻仇人,你不过是个养女,你若活的好好的,岂不让人凭空生疑。没让你死,已经让他获得好名声了。”

看着王玫内心纠结,陈睿一阵心疼,想要转移一下话题。

“玫姐姐,为了将你救出来,我不得不对王家兄弟撒谎,如果让他们觉得你在我心里太重要,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我不得不假意惩罚于你,让他们觉得你只不过是我一个玩具。那天在医院,他们说要来看望我,我才下了那么重的手。后来他们来了事情脱离控制,让你变成那个样子,只要你愿意,小弟认打认罚。”

王玫伸手要去抽陈睿的脸,陈睿闭上眼睛却不躲不闪,却不料只是被王玫摸了一下脸,“小睿,我不怪你,还要感谢你救我出来呢。你让我静一静,好吗”

……

“哇塞,赵姨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看着恢复了活力的少女,陈睿心里一松。

“好吃你就多吃点。”

“赵姨,陈睿总是欺负我,您要好好收拾他。”

陈睿一脸黑线。

“没事,我赐予小玫权力收拾这个小子。”

陈睿:……

有没有人吱一声啊…

王玫已经洗澡洗了两个小时了。浴室里水声已经停了很久,王玫还没有出来。

陈睿想了很久,还是拎着那把饭铲进了浴室。

浴室里少女蹲在角落里,手抱着膝盖,脸埋在手臂里哭泣。

“玫姐姐,你还好吗?”没有回答

“玫姐姐,你还好吗?”陈睿加大了声音,还是没有回答。

陈睿见可能叫不起来了。一把把少女拎起来,推在墙上,左手箍住腰网上一提,屁股就撅了起来。右手上的饭铲充着臀尖就打了下去,连续几下狠的,王玫都没出声,陈睿心一狠,一板子打在臀推交接的地方。

啊…

随着一声惨叫传来,浴室里啪啪啪的板子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

“小睿别打了,别打了。”

“应该沉浸在痛苦和悔恨里的,是王宣文而不是你,既然玫姐姐不明白这个道理,我想这块木铲应该可以让你明白。”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王玫洗完澡还没来得及擦干身体,屁股上的水被陈睿打的到处飞溅,感受到身后熟悉的痛感,想到赤身面对小时候的受气包让王玫大羞。不由得想起了在医院病房里的一幕幕。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