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被打屁股
本文为終章RSolenya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已经七点了呢……”小晴抬起表来,看了一眼,随后叹了一口气又放了下去。

自从上了高中,小晴就再也没见过完整的双休日。学校平时每周只放一天假,就算偶尔因为节日多放了几天,小晴的假期也没有变得多起来—多出来的所有时间里,她都在被父亲请来的家教老师的监督下被迫不断地学习、练习、复习,似乎这三年来就没有一天是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她看着桌上的作业,轻轻地摇了摇头,放下了笔,随后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以极其轻巧的动作打开了旁边的抽屉,拿出了里面的一本书—

是一本小说。

小晴从小就喜欢看书,特别是小说。她喜欢那种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的快感,即使世界观被设定在现代社会,也至少可以让她忘却日常生活中的难过与痛苦。

她生活的家庭实在是太严厉了。

从小,学历不高的父母就将她视为他们未来逆天改命的希望,在她的身上付出了无数的精力、投入了无数的金钱,然而小晴每次都难以达到他们的要求。于是,她的童年就在无尽的皮带与板子的飞舞之中度过了。

小晴摇了摇脑袋,不再去想这些。她右手夹着笔,小心地把书摊在了大腿上,弯下腰来,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她忘记了疲惫,忘记了无聊,也忘记了现实世界。她一页一页地向后翻着,似乎完全没有想过什么时候该继续写作业。

“小晴,都七点半了!作业写完了吗?!”

一声从身后传来的呵斥吓得小晴一个激灵,连忙把小说藏到了裙子下。与此同时,母亲推门而入,冷冷地盯着她,手里还拿着锅铲。

“快……快了!”小晴急忙俯下身,装作一直都在奋笔疾书地样子,但经过了小说的洗礼,她的脑子现在根本就是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写哪了。

“快点写!老师快来了!写不完不许吃饭!”母亲说完,便又重重地关上了门。

小晴长舒了一口气,把小说从裙子下拿了出来。

“看来藏在这里还蛮有效的!”小晴拿着书,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干脆直接把笔放在了桌子上,一心一意地看起了小说。

魔法……刀剑……王权……小说中的世界是那样生动且精彩,主角一行人个个身怀绝技,秉承着守护自由的信念不断地战斗着。如今她们已经来到了被污秽侵蚀了的王宫大殿前,准备与专制的国王决一死战!

只听主角娇叱一声,化作一道白光闪了过去,举剑砍向国王—

“小晴!还没写完吗?!饭都做好了!”母亲一边高声质问着,一边猛地推开门。小晴刚刚还沉浸在决战的振奋中,现在却瞬间被现实拉了回来。她手忙脚乱地调整好坐姿,偷偷地将书藏在了裙子下,随后拿起笔来,伏在桌子上,面对着陌生的数学题满脑子空白。

母亲疑惑地看着她,松开了握着门把手的左右手,缓缓地走向小晴,吓得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绞尽脑汁地想着在被小说中断前自己的做题思路。

“啪!”一只手重重地搭在了小晴的肩上,她“咿!”地惊叫一声,整个身子吓得一跳,随后颤抖地看着母亲从她身后拿起了她的练习册—

“我好像记得我上次看的时候你就写到上一页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不会只写了一页吧?”母亲的声音沉了下来,冷若冰霜。小晴全身都在发抖,她害怕极了。

“这么长时间你干嘛了?”母亲的声音很是严厉。

“算……算题了!这几页的题都很难!我算了好久才完成!”小晴急忙辩解道,她刚说完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缩起了脖子,十分害怕自己这拙劣的谎言会被母亲直接揭穿。

母亲翻着看了看这两页的题,好在这几道题看起来确实很复杂,她自己对数学不是很懂,于是也就暂且信了这套说辞。

“还要多久能写完?”

“没多少了!二十分钟!”小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激动,而后一头扎在了题海中。

母亲坐在了一旁草床沿上盯着她,手里还拿着戒尺,看得小晴心惊胆战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让它落在自己身上。

小晴就这样在母亲的监督下奋笔疾书了十多分钟,剩下的题也只有三分之一了。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的尿意越来越浓,这种紧绷的感觉在短时间内扩散到了全身,让她坐立不安,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得满了许多。

怎……怎么办……?小晴用一只手紧压着下体,另一只手仍在坚持写着。但很快她就坚持不住了,只能扭过身子来,结结巴巴地说:

“妈……我…实在憋不住了……可以让我去上卫生间吗…?”

“给我憋着,写完再去。”母亲的回答十分冷淡且干脆,瞬间让小晴的心凉了半截。她只能继续强迫自己忍着尿意,同时艰难地推进着作业的进度。

九分钟后,小晴终于把笔一扔,整个人瘫倒在了椅背上—她终于写完了,终于解放了,她甚至感觉刚刚那么强烈的尿意都变得没什么感觉了。

但母亲却突然站了起来,冷冷地盯着她。

“二十三分钟十六秒,比你自己说的时间晚三分钟。”她举起戒尺来,“站起来,打手心六下。”

小晴整个人愣住了,她没想到写完作业居然还有惩罚。随后她迅速反应过来—不能站!一旦站了起来,裙子下的小说绝对就会被母亲看见,自己偷看闲书的事情就会败露,到时候可就不是简简单单一顿手板能解决的事情了。

“妈…我腿有点疼……能不能不站起来?坐着打我十下都行…!”

母亲眉头一皱:“哪来这么多破事?让你站你就站!”说着,她一把抓住小晴的手腕,直接把她拽了起来。同时“啪嗒”一声,从后面传来了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小晴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紧咬嘴唇,全身都在冒冷汗,她知道她完了。

整间屋子只剩死一般的沉寂。

恐惧和好奇让小晴微微偷偷了眼睛,她看到了紧紧地站在她面前、手里拿着那本书、身体因为生气而不断地发着抖的母亲。

“你……”母亲举起愤怒地颤抖着的手指指向她,“你给我脱光!”

小晴的大脑嗡地变成了空白,脱光意味着的惩罚她是完全知道的,只是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今天再次经历一遍。

她不敢有任何反抗,只好慢慢地解开扣子,一点一点地脱下了上衣,又褪下了裙子;解开了文胸,又脱掉了胖次。现在的她,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了母亲面前,红着脸、别着头,双手交叉着挡在了身前,护住了自己最隐秘的三个地方。乌黑的柔顺头发轻轻地搭了下来,仿佛要形成一件天然的衣服来保护住这赤裸的身体。

“早知道就不偷偷看了……”小晴心里懊悔地想着。

母亲坐在床边,微微抬起眼睛来,扫了她两眼,随后冷冷道:“表也摘掉。”

小晴乖乖地把表从手腕上摘了下来,现在的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裸。

“头发扎起来。”又是一道命令。

小晴的脸更红了,她机械般地侧过身,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发圈来,抬起手在脑后把头发扎在了一起,以便它们不会乱甩。这期间,母亲一直盯着她身前的那两个馒头看着,让她很是不自在。

小晴刚刚放下手,正要重新护住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母亲的戒尺“呼—”地飞过来,“啪”地一声重重地打在了小晴右边的胸上。伴随着小晴的一声痛叫,那块白白的嫩肉迅速变红,留下了一道长条形的印记。

“站好了,不许挡,把腿打开。”母亲说。

小晴只好把手放在了两侧,挺直了腰,一红一白两只小兔子像山峰一样挺立起来。两条紧合着的双腿也被打开,露出了一块粉粉的肉来。

小晴的腿在微微地颤抖,不仅有紧张的感觉,还有着羞耻、害怕、悔恨等等一系列的情绪。她两腿夹缝中间的那一处被无情地暴露出来,轻轻地翕动着,一张一合地呼吸着。它的周围光洁无比,完全不像这个年龄的女孩本应有的样子。

“转过去,弯下腰,自己抓住自己的脚腕,腿不许弯。”母亲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站在了小晴的右面。小晴咬着嘴唇转了过去,摆好了母亲所说的姿势。

母亲按住了她的腰,长叹了一口气,举起戒尺—重重地挥落—!

“啪!!”

“啊!咿!!”小晴的脑袋一瞬间麻木了,所有的事情都在此时被疼痛驱赶得一干二净,现在的她只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嗓子,自己还可以叫喊,其它的事情都已经完全消失在脑海里了。

母亲也并不给她缓冲的机会,仅仅是在下一秒,下一戒尺就打在了另一边的屁股上。之后,戒尺一左一右一左一右地落下,小晴断断续续地哭喊,两条腿也几乎站不住了,要不是母亲在一旁扶着她简直要跪在地上打滚。

“不许叫!”母亲暂停了惩罚,向着小晴骂道。小晴也瞬间闭上了嘴巴,全身被剧烈的哭泣震得颤抖。

“叮咚。”正在这时,门铃被人按响了。母亲回过头看了两眼大门,随后放下尺子,走过去去开门。小晴涕泪满脸,脑子勉强还能转过弯来,但只是这样就足够她猜到门外的人是谁了。

“吱呀—”

“诶呀,老师您来啦!”

“我今天给小晴多带了些题,下课时间应该会更晚一些…您又要出门了吗?”

“吃完饭才准备出发,老师您也先吃饭吧。”

“好,不对,小晴呢?”

外面安静了一下,随后是母亲的喊声:“小晴!给我保持住姿势!敢动一下有你好受的!”

老师没有说话,但想必已经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了。

小晴一个人站在屋子里,双手仍然抓着脚腕,屁股仍在隐隐作痛。她不清楚刚刚那几下让自己的屁股变成什么样了,但她知道肯定不会太好看。

没多久,外面一边吃饭一边小声谈论着什么的声音结束了,传来了收拾碗筷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大门打开又关闭的响声,小晴用直觉思考也知道,这是母亲去上夜班了。

脚步声逐渐接近,随后房门被推开,一个四五十岁的、瘦瘦高高的老阿姨板着脸走了进来。她带着不开化的眼镜,脸上的皱纹多但不深,眼睛只是微微睁开,却很有威慑力。这个人一看就很是古板且严厉,她就是小晴的母亲给小晴请的家教老师。

“听说你不好好写作业,偷看小说,是吧?”老师的声音十分低沉,就像寺庙里古旧的钟声一样。

小晴的本已流干的眼泪又重新溢了出来,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这次的成绩单我已经拿到了,你知道吗?你的成绩可是直线下滑啊。”老师走得近了些,继续数落着,“然后,你没有好好反思好好复习,反而在这儿看小说?还是说看小说才是你成绩下滑的根源?”

小晴的的脸拧在了一起,眼泪不住地掉下来,什么也没说。

老师一转头就看见了扔在一旁的那本小说,她一把拿起那本书来撕得粉碎。随后,她打开小晴前面的柜子,拿出了里面的皮带来。

这条皮带是专门为小晴定制的。它很是柔韧,系在腰上并不是很好看,但作为武器来讲,它那恐怖的样子十分有威慑力。而且,它的材质是特殊的,抽在肉上几乎能让人以为自己的肉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小晴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软了,背部被汗水浸透一大片,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老师用脚拨了几下,把小晴的两条腿分得更大了。可以看到,她的大腿内侧早就被风吹得湿透了一片,那条缝隙里现在还在闪着亮光。

“啪!”重重的一皮带下去,小晴疼得几乎要跳起来。她生生地将叫声吞了下去,两条腿蹬来蹬去,颤抖得更厉害了。

“啪!”又是一鞭,小晴的屁股上已经开始出现一道道淡淡的血棱,除此之外是大片大片的殷红。

“啪!!”“啊啊啊啊!!”

“啪”“我错了!!”

“啪!!!饶了我!”

皮鞭一下一下地、无情地抽在小晴可怜的屁股上。小晴泣不成声地道着歉,但这根本是无济于事,老师完全不会因为她的几句求饶就轻易放过她。

“啪!!”“呜呜!”

“啪!啪!啪!!”

一下接着一下,这疼痛似乎永无止境。小晴身上的汗浸透了她的身体,嘴唇几乎要被咬出血来。

“啪!!”

“啪!!!啪!”

小晴死死地咬着嘴唇,两个膝盖越靠越近,最终并在了一起,并且死死地夹着—她早就有尿意了,但从开始写作业直到现在都还没去过一趟厕所。她是在要憋不住了—

“啪!”皮带狠狠地抽在了小晴的大腿根上,痛得小晴的脑袋嗡地空白了她惊叫一声,两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眼泪啪嗒啪嗒地落在地板上。

“站起来。”老师冷冷地说。

小晴两腿分开,整个人光着红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脸哭个不停,直接无视了老师的话。

老师一沉脸,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小晴的手腕,直接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仅仅两下就扔到了床上去。接下来也她也没动嘴,而是直接上手,把小晴翻了个面,让她面朝上躺好。

老师抬起小晴的两条腿来,让它和身体之间形成了90°角。随后拿起小晴的两只手来,分别搭在了膝盖窝上。

“自己抱好,把大腿分开。”老师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去,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随后拿出了一卷粗胶带纸。

她把小晴的手和小腿根部牢牢地粘在了一起,随后才向后一站。

小晴的私处被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外面的薄皮已经掩盖不住里面的嫩肉了,每次呼吸都会让它打开、里面的粉红色暴露无遗。仔细看去,小晴的阴蒂也已经挺立起来了,顶开了一串长长的缝,缝隙里面若隐若现地闪着水光,似乎随时都会流下来。

老师盯着她,折起皮带,用力一拉—

“咻啪!”一声巨响从皮带处传来,让小晴不寒而栗。

老师一条腿跪在了床沿上,一只手抓住了小晴的右脚腕,对着小晴的侧面,高高地举起了皮带—

“啪!”“啪啪啪啪!!”“啪啪!”

皮带雨点般地落了下来,小晴痛苦得乱叫,身体不受控制地左右扭动着。屁股在这暴雨中越肿越高。

“啪!!!”

重重的一下结束了刚刚没有一点喘息机会的猛打,小晴的屁股这才有机会变色—由粉红变成深红、由深红变成黑红。如果现在摸上去,就会发现她的屁股已经结块发硬了,有些地方开始掉皮,开始渗出血印子…总之是很可怕的样子。

小晴剧烈的喘息和身体起伏终于开始平缓下来了一点。但实际上,惩罚还远未结束。

“啪!”一皮带重重地抽在了小晴的一侧的大腿根上,她痛叫一声,那片原本洁白的地方也出现了一道吓人的红印。

老师从床上离开,站在了小晴身体的正前方。她仍是抓着她的一只腿向一侧压着,然后举起另一只胳膊,重重地抽在了她的大腿内侧上。

“啊!!啊!!!!对不!啊!!对不起!!好疼!!!!啊啊!!”

皮带抽在新肉上,特别是抽在大腿内侧上的感觉,简直像是要把人的腿砍断一样疼。小晴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疼痛,她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猛烈挣扎—两条腿猛烈地蹬着,想要把老师踢在一边。

“啪!!”皮带这次重重地落在了小晴的私处上,小晴更是痛叫到失声,剧烈的疼痛让她失去了其它的能力,一些尿液开始溢了出来。

“啪!”又一鞭下去,柔嫩的私处已经变得粉红,微微地肿了起来,与此同时却溢出了更多的液体,哗啦哗啦地,全部顺着臀缝流在了床上和地上。小晴呜呜地哭着,想要制止住自己的身体,但吃疼的身体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只是一味地尿着,直到膀胱全部排空。

老师阴沉着脸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冷声道:“排完了?”

“完……完了…………”小晴结结巴巴地回应道。

“啪!!!!”

“啊啊!!!!!”

只是听声音就知道这是十分狠的一击,若不是小晴的手和腿被绑在一起了,她简直要跳起来。但老师的攻势不会随意停,她不断地拨开小晴想要并回来的左腿,又不断地将皮带抽在小晴的私处上。等到最后停手时,小晴的私处已经肿起一指头高了。她呆滞地张着嘴,猛烈地抽泣着,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惩罚中走出来。

老师放下皮带来,走出了房门,不久后拿了一块毛巾回来,俯下身来,擦拭着着小晴湿透了的私处,那温柔的感觉和刚才判若两人,甚至让小晴怀疑惩罚是不是已经结束了。但她自己清楚地知道,这只会是一个开始。老师每触碰一下私处,小晴就会痛得倒吸一口凉气,更不要说拿毛巾来擦拭这本就很是敏感的地方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一种惩罚了。

老师用手指轻轻地拨开了两瓣唇,用毛巾的一个角裹住了一根手指,随后把它仔细地塞入了小晴的身体中,左右拧动着擦了起来,擦得小晴身体一缩一缩地颤抖着,叫声越来越娇越来越怪,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但很快,老师把毛巾抽了出来,后退一步,从桌子上拿起剪刀来,擦擦两下,把绑着小晴双手的胶带纸剪开了。她把剪刀放下来,回过身,又从背后的柜子里找出了一个细长的小板子。她慢慢地走了回去,换回了之前那副严肃的面容,压着小晴一条腿的那只手压得更低了。

“掰开,自己来。”

小晴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呆滞地望向天花板,身体还在轻微地抽搐着,手仍是抱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老师一看她这个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侧过身,一手将小晴的两条大腿压在她的胸前,随后挥起板子来就打她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

毫无规律的打击感,无论是谁都能看出来这是乱打的,目的只是为了迫使小晴乖乖听话。同时,老师也向小晴喊道:“你要是不自己掰开,我就一直打下去!”

但小晴这次的斗争态度似乎很强硬,她紧闭着双眼、扭曲着面容,就是一声不吭,也一动不动。她像是要决定反抗,决定抗争到底。

老师连打了二十多下,打得自己都浑身是汗,见小晴仍然还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咬了咬牙,直接站了起来,高声说道:

“好、好,你硬气了是吧,懂得反抗了是吧,好!我这就打电话告诉你妈!”说着,她就要去掏手机。

“不要!!”小晴失声地叫了出来,她心里的最后一处防线被轻易地攻破—老师完全知道她最害怕的究竟是什么。她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顿时如瀑布一般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再次打湿了床单。

“我听话…我听话还不行吗……”小晴泣不成声地完全躺在床上,双腿向上折起并打开,又露出了那熟透了的螃蟹壳一般的私处。随后,她颤抖着把手伸了下去,随着一下猛烈的颤抖,她抓住了那两瓣唇,并将它们缓缓拉开,向外界展示出了她身体内最柔弱、最敏感的那块粉粉的肉来。

她的脸红透了,是羞耻的绯红,和下半身随处可见的殷红形成了不怎么般配的搭色。从未这样充分地暴露在外界的嫩肉开始感觉到了外面的寒冷,在一次次轻微的颤抖中逐渐紧缩起来。

老师伸出手,将两根手指伸进了小晴的私处。她一把捏住了那最为特别的一处小凸起,一瞬间,小晴浑身一震,嘴里开始呼出热气来。她搓动着那阴蒂,刺激着它,让它逐渐变大、变结实、冲破重重阻碍立了起来,但前来迎接它的却是一记重重的敲打。

—“啪!”

“啊啊啊!!!”

身体内最柔弱的地方被人在最为敏感的瞬间猛地敲打,任凭小晴再怎样坚强也无法再逞能下去了。她的身体左右扭动着,想要逃离这里,但理智抑制着她所有出格的行动,因为那会引来更加可怕的惩罚的。

“啪!!!”

“咿呀啊!!!!!”

刚刚被打得萎缩下去的阴蒂重新探出头来,却再次遭受到了要命的打击。这一下打得它几乎折了起来,上半部分全部变得通红,甚至有些破了皮。此时小晴的叫声已经只能用惨叫来概括了,她连一个完整的音都无法发出来了,只能像被电击一般颤抖着、断续着叫喊。

“啪!!!!”似乎是老师的全力一鞭,重重地、结结实实地打在了那片已经有点红肿的嫩肉上。这一鞭直接让小晴完全崩溃掉,她双手瞬间捂住了私处,夹住了腿在床上痛号着打滚,眼泪鼻涕沾了一床单,那哭声就算是德国○粹听了都会心疼不已。果然,老师也没有再惩罚下去,而是默默地走开,把所有惩罚道具都放回了柜子里,随后走向了卫生间。没一会儿,又拿着伤药和两块毛巾走了回来。小晴此时已经背面朝天,抱着枕头趴着一个人哭了起来。她叹了口气,走了过去。

她轻轻地坐在了旁边,侧过身,把热毛巾敷在了小晴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刺激得小晴直倒吸凉气。老师把手放在了毛巾上,轻轻地揉了起来,小晴的眉头仍在紧皱着,看得出来还是很疼,但至少比不处理要好多了。过了一会儿,老师把热毛巾拿了起来,又把冷毛巾敷了上去。

小晴仍在抽泣着,一直都没有停。

老师伏下身,不断地摸着小晴的头:“好了好了,老师也是为了你好,虽然手段暴力了些,但你不要觉得因为我只是你妈雇来的家教就觉得我只是为了钱才管教你的。其实不是哦,我也很喜欢你,我也很关心你,但你总是那样不认真,我真的很着急,所以才会用一些非常手段来管教你……好了好了不哭了,来,我给你上药。”

小晴抽泣的幅度轻了很多,她翻转过身来,打开双腿,眼泪汪汪地看着老师:“疼……”

“好啦好啦知道啦,我这就给你上药……”老师第一次对小晴露出了温柔的表情,亲了亲她的额头。

“嘶……老师…好疼……”

“不疼伤怎么会好呢?…………”

一旁地面上仍未被打扫的碎纸屑,飘飘摇摇地,好似要起舞一般地借着风飘旋了起来。我想,除了小晴自己,没有人再会记得它原本是一本小说了吧?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