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主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夏老板慢慢的把软木塞重新塞进红酒瓶的时候,他一定不会忘记30年前的那个暑假,也正是那个暑假打开了他的另一面人生。

大凡富二代,通常都有点变态。夏老板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就好像小学时候同龄的男孩们在看奥特曼、巴啦啦小魔仙的时候,他已经学会用电驴拖着苍老师的代表作品并按照番号种类加以归类。

“男人,天生就是色狼。”说到这里,夏老板不由自主的点起一根烟,也顺便把全世界的男人全部一棍子打死了。“你们第一次摸女人的下体是几岁?”夏老板吐了个烟圈,然后傲然的伸出了食指,弯了弯,“那年我应该9岁。”

“那年是暑假。你也知道,我有个远方表姐家里一直不好,住在海边的一个县城里。但穷人的孩子都争气,给她一骨碌考了个市二中。哎呀呀,真是厉害啊……”夏老板不停的摇着头,他这种差点连初中都考不上的人其实心里依然有着高学历情节,不然也不会雇那么个啥都不会的研究生秘书了。

“本来我和她倒是井水不犯河水,结果有一天让她翻出了两张白卷……”夏老板突然愣了愣,每个人都不太愿意揭露自己的黑历史,不过夏老板长出了一口气,“其实我的白卷多的要命,家里人也一直不闻不问。倒是这表姐激动的像亲妈似的,居然把我按在桌上打了一顿……”

夏老板又顿了顿,“这一顿真让我恼火了,关键是还让她占了上风,没处告状去,这怎么得了?这整整把我憋了快半年,直到那年期末考试,我突然想到了办法。”夏老板神神秘秘的俯过身,小声道:“你知道‘淫羊藿’这种东西吗?”

大凡生意人都是一肚子坏水,夏老板绝对是天生的生意人——这是一个春药。想想看一个小学生哪里会知道春药这种东西?必然是夏老板处心积虑,花了近半年时间查阅资料终于给他找到了这么个玩意。

“本来呢,我是想给她晚上『提提神』的,结果一个不小心量放得有点多。”夏老板说的有点自豪起来,“结果连续几个晚上,她都在被窝里‘干活’。头一天我就想偷偷拍下来,但不打灯拍出来太黑。结果后来想起我拍dv的时候,只要拍到遥控器就会拍到亮光,我估计遥控器的光可以拿来照明……然后嘛……”夏老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显然,夏老板到今天都不知道红外线夜视是怎么回事。但是就凭他这种天生的邪恶,做出什么事情都不会奇怪。

“结果这事情一举两得,大概连续一个晚上没好好睡觉,她期末居然有一门课考了50分。”夏老板说到这里用力一拍大腿,“这下我就有办法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只能算个小人,憋了整整半年,我一定要出这口气。而且我要把这半年的利息都还给她。”

“别以为我就把她的成绩单拿给爹妈看看,让他们揍她一顿——这太便宜她了。”夏老板露出了他老奸巨猾的笑容,“那天她拿着成绩单回家让我瞄到了,我先一把抢过来……”

“哟哟哟……好高的分数呀!”夏老板——当时还是小夏——猛然夺过成绩单,蹦到沙发上大声喊着。

表姐急了,“快拿来,你这小崽子!”

小夏哈哈大笑,“好啊,给你就给你。你可以拿着这个好好想想我妈回来之后怎么收拾你……”

表姐一听这话,如同挨了当头一棒。其实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直不愿意去想,因为越想越害怕。

小夏坦然的坐在沙发上,“你说,她会用这根鸡毛掸子抽你呢,还是等我爸回来一起用皮带抽呢,还是把你爸妈也叫过来四个人一起打呢……”

表姐吓得手足无措,原地晃了晃,居然腿一软扑通一下坐在了地板上。口中喃喃自语道,“怎么办……这……怎么办……”

小夏更加坦然的赖在沙发上,干脆把脚抬起来搁在茶几上,“对啊,怎么办呢……要不干脆改一下考卷?”

“改……改考卷?”表姐本来已经彷佛灵魂出窍,一听到这三个字彷佛如同快淹死的人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也不顾后果如何,一把抓住小夏的左手,“表弟……快……救救我……”

小夏表情严肃的看着她的双手,直到她意识到什么,把双手松开,这才淡淡的说,“改考卷对我来说完全不难,但做什么事情都是要有代价的……”

“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了,帮我改一下吧!”表姐跪着哀求道,眼圈都已经红了。

小夏冷笑下,“做什么都行?我不信。”

“我发誓!”表姐伸出了右手指着天,正准备发个什么誓言,就被小夏打断了。

“发誓要有用,那还要监狱干什么。”小夏伸出两个手指,拈起这张成绩单,“这样吧,这张成绩单由我保管,我会给你去做一份假的让你交待。你要是中途敢违约,那这份成绩单就会快递到你爸妈手里。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说着小夏就慢慢踱着四方步走到附近的复印店去,而表姐则全然不知自己掉进了一个怎样巨大的陷阱里。 

暑假正式开始了。白天爸妈自然都上班去了,现在家里有个表姐就更加放心。况且这表姐还是个“学霸”,期末考试拿了80分都哭红了眼圈,来照顾自家那个只差交白卷的混帐儿子,那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等爸妈都走了,小夏就顾自己打游戏。表姐一看,就忍不住说话了:“怎么作业还没有做完就玩游戏了呢?”

小夏笑了笑,“我的作业自然不用你费心……说起来,表姐啊,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表姐自然记得,叹了口气,“好吧,我帮你把作业都做了……”

“nonononono。”小夏摇摇头,“我都说了,我的作业真的不用你费心。你先去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下午1点钟开始到2点,我要你做很多事情。”

表姐心里渐渐的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到了下午1点,小夏把客厅的沙发拖到了正中,然后拿着一本硬面抄,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自言自语道,“表姐啊,我记得你说过成绩不好的小孩是要给点惩罚的吧……”

表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她显然还记得那次痛揍表弟的时候自己说的话。

“过来,趴到沙发的背上。”

表姐吓得退了半步,“你……你要……?”

“昨天是谁说什么事都做得?”小夏叹了口气,“果然还是靠不住啊,算我白帮你了。我还是去找个快递公司吧……”

“别,别!”表姐肤色本来就白,这一下就更白了,“我,我听你的……”说着,她就彷佛不让自己后悔似的,快步走上前,趴在沙发靠背上。 

表姐穿的是格子衬衫配着紧身牛仔裤,本来就显臀。等趴下之后,屁股高高地翘起,就显得更加丰满了。

小夏没有急着责打,而是轻轻的摸着表姐的翘臀,一本正经的教育道,“表姐,我们都知道满分是不可能考到的对吧。你一般应该考几分呢?”

表姐的脸上充满了羞愧,“9……90分。”

“那好,为了让你记住这次考得不好,你少一分我就打你一下,可以吗?”小夏突然觉得这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充满了违和感。

表姐一想到接下来要被弟弟打屁股,脸涨得绯红,话也不敢说。只是低低的嗯了一声。

小夏装模作样的点点头,高高地扬起了手,“啪”的一下打在了表姐的屁股上。表姐轻轻哼了一声,把头埋进沙发里。

小夏继续拍打了几下,显然表姐完全不觉得疼。硬面抄面积大,而且表姐还穿着牛仔裤。几下之后小夏停手了,“表姐,你说我这样打你是不是为了你好?”

表姐羞愧难当,只顾闭着眼睛拼命点头。

“打得这么轻,你觉得是不是便宜你了?”

表姐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犹豫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夏又摸了摸表姐的牛仔裤,“你这裤子太厚了,我打得很累。脱了!”

表姐的头脑里顿时彷佛一片空白!

“脱?”

“脱!”小夏加重了语气。

表姐又尴尬又无奈,只好慢慢的解开牛仔裤,小心翼翼的露出了半个屁股……

小夏把本子往地上一扔,“连脱都不会吗?”说着他心一横,伸手抓住表姐的牛仔裤,重重往下一拉,就拉到了膝盖以下。还没等表姐反应过来,就用力把她按在沙发靠背上,“你说,你听不听?听不听?听不听?”说话间右手已经连续拍打在表姐的屁股上,本来白白嫩嫩的屁股顿时泛起了一层好看的粉色。

表姐忙不迭的答应着,“我听话,我听话……”一边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挡。这下小夏彻底爆发了,从沙发边上摸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破布条,“还用手挡?”

表姐双手捂着屁股,此刻只剩下啜泣的声音。

小夏看她似乎心里防线已经崩溃,毫不犹豫的将她的双手捆住,破布条的另一头绑在沙发前面的两只脚上,然后强行分开表姐的双脚,把她的双脚也捆绑在沙发后面的两只脚上。

这时候小夏看着表姐粉红色的屁股,还有那条白色的内裤,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颤抖着双手捏住了表姐内裤的两侧,以最快的速度往下一拉!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的看见一个女孩的光屁股,粉嫩的菊花微微的开合,下面还有神秘的花园隐藏着。他彷佛看呆了一般,完全没有理会表姐尖叫和哭泣,只是呆呆的看着,足足看了1分钟,才回过神。

这时候,小夏的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见好就收。”越是淘气的学生越是知道,人的底线其实是可以不断的被挑战的。但是一旦越过了那条底线,对方就可能破釜沉舟。因此他想了想,取出了一把竹尺——接下来,他要专心的打表姐的屁股。

“闹够了没?”小夏突然“啪”的一下打在表姐的左臀,“就被这么打了几下,就闹成这样子?你想体验下你爸妈双打的感觉?”说着,他又啪的一下打在了右边。表姐的臀部顿时出现了两道深红色的印痕。

表姐还在继续的哭闹,不停的喊着“放开我,放开我……”小夏挠了挠头,这个情况显然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不过他很快就有了办法——那就是一边打一边等。表姐不停的喊叫,小夏就不停的打。左一板,右一板,左一板,右一板。打着打着,表姐的屁股开始发紫了,而表姐的声音也越来越轻了。

“还叫唤吗?”小夏冷冷的看着表姐,然后啪的又是一板子。

表姐这时候已经闹得没力气了,只能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轻轻的摇摇头。

小夏看着她哀求的眼神,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好,那今天就到这里。不过,你今天很不配合,我很生气。”

表姐的眼中透出了恐惧!

小夏放开了表姐。表姐的双手已经被捆的发麻,此刻想提起裤子都困难。可是小夏厉声道,“我让你穿上了吗?!”说着,他挥舞着手中的竹尺。表姐显然已经被威慑了,急忙把内裤又往下脱了一点,只敢用双手遮羞。

表姐的身体有着惊人的柔韧度,居然完全合乎标准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小夏本来还想借此机会再抽打她几下,不过看了看这紫红色的屁股,还是算了。于是他左手分开表姐的菊花,右手把生姜牢牢地插了进去。末了,还用食指顶了几下,确定已经插到底部。

表姐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而且那片秘密花园里似乎也有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分泌了出来。小夏自然明白这是什么,但他并不急着点破。他只是继续发号施令,“现在你去洗个澡,然后给屁股上涂好云南白药。3点到5点之间只能光着屁股趴在床上,做什么随便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表姐小声回答道。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