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校生打屁股
原文为Cospanker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第一章

三年三班来了个转学生,米米,是个发长及肩,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女孩子。柔顺服贴的直发乌黑亮丽,予人气质中带点可爱的感觉,从头发中露出的两只耳朵使她显得更有灵性,像是奇幻世界里来的精灵。

与这样的印象相反,米米其实是个反应迟钝的女孩。这从她初到新班级的自我介绍中就可见一斑。在说完名字之后,米米就站在台上呆呆地傻笑,直等到老师问她从哪个学校转来的啊之类的问题时,才恍然大悟般开口回答。被问及兴趣时,米米呆了一阵,脸上浮出像是挂了个问号的表情,才缓缓说道:“我想……痾,发呆?或者是睡觉呢?”

就是这么一个有些古怪、有些害羞、有些散慢的女孩。从外型上看来无疑是个可爱的女孩,但她的双眼却常不知聚焦在哪里,傻傻地飘浮着。她正是带着这样的眼神走向小晴隔壁的座位。小晴是这班上的中心人物,顶着俏丽的短发,个性外向活泼又健谈,在女校里可说是既受欢迎,又容易受到仰慕甚至爱慕之情的人物。可以说个性跟米米全然迥异的小晴,不知为何,在看到米米这样的眼神时,顿时对她的天然呆感到可亲可爱,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她。人生地不熟的米米,就在小晴的帮助下,逐渐融入新环境,同时也交到了转学后第一个朋友。

然而一个星期后,却发生了某个事件,大大地改变了米米的新生活。

那是个极为平常的早晨,大概是逐渐熟悉新环境了,米米不再因认床而睡不好,又重新拾起懒惰的赖床本性。第一节刚好是她们班导师的课,她怯怯地喊了声报告,不安地站在门口,想着该怎么为自己的迟到道歉。老师招她来台前,对她说:“我知道你刚转来,可能人生地不熟的,但都一个礼拜了,也不能拿这个当理由。虽然你是转学生,我也不能够因此宽待你,你还是得要受点处罚,知道吗?”

听到“处罚”这个字眼时,米米的眼神闪过一丝恐惧,她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是,我知道了。”然后径自将书包放在脚边。正当教室里还没有人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时,米米便已经手脚利落地褪下了自己的内裤,将裙子掀起,手撑着黑板,对着全班露出自己赤裸的屁股。

如果她背后有长眼睛,应该就会发现全班同学惊讶的表情,而感到不对劲才对。然而她太迷糊了,一次又只能想着一件事情,对于她而言,听到“处罚”这两个字,不快点做好准备,像以前总是因为害羞而磨磨蹭蹭的话,只会让挨打的数量增加而已。于是她心里想着的只是,想不到到新学校这么快就要被打屁股了,运气真差,这类的感受,根本没注意周遭,也无从感到害羞。因为这类动作对她而言早已是如此习以为常了,被打屁股也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将双手伸进裙摆里,用手指勾住内裤,一口气拉到膝关节处,一面将裙摆撩至腰际一面翘起屁股,这几个分解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的完成了,真可说是训练有素!以前学校的老师看了应该会如此赞许吧,但在这所学校里,这只意味着没有人有时间来得及出声阻止她,更何况众人惊讶都来不及了,哪还说得出话来。

当老师赶紧叫她起来时,她还搞不清楚状况地问:“怎么了?不是要打屁股吗?”才知道原来老师只是要叫她到后头罚站而已。这所学校根本是没有体罚的。米米的脸这时才瞬间刷地红了,纵是迷糊的她也终于了解到自己出了什么糗,赶紧将内裤提了上来,双手一面整理裙摆一面像是要护着屁股不让人看见似的梳理着。老师不知所措地要米米不用罚站了,回去坐好上课吧。米米的脑袋却嗡嗡地响,几乎无法思考自己现在的窘境。想不到是穿回内裤的此刻,才让她感到那股迟来而久违的害臊与羞愧。

这个大新闻立刻被街谈巷语给广为流传,米米成了八卦的中心,人人看了她都不免耳语几句,有的甚至当面调侃她。走到走廊上,彷佛全部的人都在盯着她瞧,甚至直直地盯着她的屁股。女生的八卦能力是很可怕的,一传十,十传百,恐怕现在全校都知道,二年三班有个转学生,刚转来一个礼拜就对着全班大露性感裸臀的新闻事件了。

米米下课根本不想走出教室里,甚至不想跟班上同学有眼神交流,从中传来的讥嘲感是多么可怕呀!她只好把头埋在臂弯,装作在睡觉,其实默默流着眼泪。她纵使迷糊,纵使呆呆笨笨的,也是有感觉有感情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的。小晴在一旁看着这样的米米,心里想着的念头却不是马上去安慰她,反而是浮现起那时的画面。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眼尖的小晴心想,那时米米的屁股,虽然乍看白白净净的,细看却可看出臀峰彷佛有着条形的隆起。她在心里盘算,米米转来的时间点,跟这样的痕迹要消退所需要花上的时间,莫非……她的心头隐隐浮现一个念头,一个令她感到兴趣、甚至隐然有些令她兴奋的念头。她必须搞清楚,直接问米米应该是最快的方法。对,就直接找她问个清楚吧,小晴心想。

第二章

米米被小晴带到校园里没有人的角落去,她不知道这名班上的活跃分子想做什么。虽然小晴可说是对她最好的同学,但她的亮眼始终让米米认为自己无法踏入她的圈子,她那闪闪发亮的世界。

“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诚实地回答我。”小晴看着米米的眼睛,认真严肃地说:“那天为什么你会毫不迟疑地露屁股出来呢?”

天啊,又来了。米米心想。她可不愿再受到这方面的刺激,登时想扭头就走。小晴却抢在她前面,拦住了她,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拜托你了,我不是要取笑你,而是……”突然,小晴的脸反而红了起来,“好吧,要探知别人的秘密前,也该先告知自己的秘密。就跟你说了吧,其实,一直以来,我对打屁股这件事,有莫名的憧憬。”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米米一脸胡涂地问:“你是说,你想要打别人屁股?”

“这个问题嘛……”小晴犹豫着:“答案既是‘是’,却也同时是‘不是’。老实说,看到你的光屁股时,我也曾兴起想打你屁股的念头,但,一股更大的冲动占据了我,我彷佛更想要处于你的处境,站在你的位置上……”

“你想被打屁股?”米米不可置信地问,小晴点了点头,脸更红了。“怎么会,打屁股很痛的啊!”米米惊呼,小晴急忙掩住她的嘴,所幸四周没有他人经过。看到总是充满活力、带动班上气氛的中心份子,竟在眼前像小孩子那般扭捏,米米不禁笑了。觉得自己跟她的距离好似近了几分。

“其实呢,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米米说道:“只要你读过圣泉女中,你也会把那些动作做得那么流畅的。”

“那是,你之前读的高中吗?”小晴问。米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那是所私立高中,实施严格的体罚管理,犯了错肯定是要挨打的。刚进去的时候既害怕又害羞,因为都是要打光屁股的。但后来发现几乎没有学生能够完全不被打的,当每个人都一样掀起裙子褪下内裤,把屁股翘得高高的时,这就很自然而然地成为生活的一部份了。”

米米顿了顿,继续补充道:“我以前住的又是乡下地方,生活圈封闭,我还以为每一间学校都是会打人屁股的。哪里想得到有不打屁股的学校呢?”小晴不由得默默地笑了,米米的胡涂本性实在太可爱了,“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呢?”米米说,很有默契地,小晴也同时在心里这样说。

小晴兴奋地吞了吞口水,问道:“其实,我那天还看到,你的屁股上头,彷佛还有着微微突起得痕迹,看起来就像……就像挨打的痕迹一样。那不像是你在学校挨打的痕迹,那时你都转学一个礼拜了,不会留这么久吧。我在想,是不是你在家里也会被打屁股呀?”

“那是你没被狠狠地打过才会这么认为,打得狠的话那痕迹可是很恐怖的……”这次换米米脸红了,她试着镇定,但她不擅长说谎,心一横,想说不如就全盘托出吧。“但其实,你说的没错,这是被我妈打的。本来她也不打我的,当初在选高中时,无意间参加了圣泉女中的说明会,才接触到体罚的信息,了解到打屁股作为一种管教的手段,以及关爱的方式云云。不知怎么的就说服她了,而且实际就读后,在我身上确实收到了效果……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要不是工作调职的关系,她也不会想让我转学了。”

“所以现在,换她在家里对你施行体罚教育?”

“嗯,圣泉女中会配发给每位家长一个方便随身携带的‘爱的小板’,过去她都用那个打我。虽然木板是比较轻便型的,但连续地打下来也很让人吃不消。比较严重的处罚就由学校处理,可能用比较厚重的长形‘教师用板’,最重的级别则是藤条。被藤条打,光是挨个一下,就真是痛彻心扉了,你要是真挨过,铁定不会再对挨打有任何幻想或兴趣了。”米米看小晴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一口气又说了许多。

“又没打过怎么知道呢?”小晴展露了笑颜说道:“你当时的痕迹,让我猜猜,是藤条?”

“是啊,说到这个还真惨。要转学的时候,我妈大概是怕往后的学校没有体罚,怕爱的小板威力不够用了,还特别跟学校要了只藤条。这可苦了我了。她一心想试试藤条的威力,明明我那回只犯了点小错,竟就用藤条打了我五下。真是的,我高一一整年也才在学校挨过一次藤条啊!痛死我了。”

小晴的眼神炯炯发亮,像是看见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在她眼前开启。后来她们又聊了许多,从打屁股的细节,到关于彼此的家庭、之前的生活,已经像对无所不谈的好朋友了。米米告诉小晴,她的父亲在她国三时去世,母亲一方面得肩挑起经济重任,一方面又得管好处于叛逆期的少女,或许是因此才会用打屁股这样的方式去管教她。米米也知道母亲的辛苦,就算不借着打屁股的管教方式,也足以明白她对她的爱。因此也不曾反抗过母亲,更何况她早已被圣泉女中训练得如此驯良。

小晴的脸上忽然翳上一层阴影,她告诉米米,自己的家庭其实并不快乐。她家境虽然富裕,但父母却都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管她,只请了个佣人打理家务。她回家也很少见到父母,多半时间只能见到虽然熟悉又亲切但始终不是血亲的女佣。她父母很容易吵架,小时的记忆里发生过好几次。后来他们就不吵了,但并不是因为感情变好,而是他们连见到对方都不想,因此总是偶尔才回来,互相错开彼此的时间。小晴说,她会的打屁股情结,或许就是源自于那股被关爱—甚至更强烈的—被管教的想望而来。米米听了她的一番告白,忽然一阵感动,两人从这个时刻开始,真正地推心置腹,成为了知心的挚友。

“那你怎么不自己试一试?”米米笑问道,因为小晴央求她有机会打她的屁股看看。

“我……我家总是有佣人在,上哪打呢?何况……”小晴的脸又红了一阵:“由别人来打,才有被关爱,被管教的感觉嘛……”

于是这两个女孩约定,找一天上米米家“参观参观”,并试试各种不同的工具。米米一点儿也不想被打,小晴只得先捺下想要打人屁股的欲望。但还好,她更大的愿望是被好好打一顿屁股,在这一点上,她仍是对这趟体验行充满着期待的。约定的日期逐渐到来,就看那隐藏在未知的未来里的未知的世界,能带给她多大的满足了……

第三章

终于约定的日子到了,两个女孩有些害羞、又有些兴奋地,一路上聊着无关紧要的事,其实心里想着的都是待会儿即将发生的事。

米米的家看起来跟一般人家没有什么两样,很平凡的一户民宅。只是它座落于郊区,人口较稀疏,周围没有什么人家,房子跟房子间都隔着一小段距离。小晴不禁心想:是不是为了令打屁股的声音不让邻居听到,才刻意选了这栋房子?

她们坐在床沿,继续聊着些学校啊生活方面的话题,但心思早已不在那儿了,只是两人都不知道如何该开始。最后是小晴主动打破了僵局,像米米示意,问她:“所以,我该怎么做呢?我是说……关于受罚的准备……”

米米从一旁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个小型的板子,小晴想,那就是所谓的“爱的小板”吧。接着米米又拿出一根细长的藤条,藤条约莫是一根手指粗,看起来很有韧性,被这样的藤条打,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小晴情不自禁地幻想了起来,一面用手摸着自己的屁股,像是屁股真的被打了一样。不过也差不多了,这样的幻想,待会儿就真的能够实现了……

“已经开始害怕了吗?”米米取笑她道:“还是正在幻想被打屁股的感觉?”心事被人一眼就看穿,小晴的脸整个烧红了起来。“我想就先从爱的小板开始吧,如果你能够接受,再试试恐怖的藤条也不迟,只是,就怕你的幻想因此破灭了呢。”米米说着这些的时候,小晴不知为何,竟然从中感受到一股威严。她真是那个迷糊又呆头呆脑的米米吗?还是当拿起了板子后,真能激发出一个人的潜力呢?她还没能想透,米米便令她趴到她的腿上。小晴想象这样的画面已经很久了,当下仍是感到些许迟疑,原因无他,正是因为米米的转变换起了她心中的一丝恐惧。本来只是朋友间的游戏一般,但此时,两人之间本来平衡的立场关系,似乎有些微妙地改变了……

但她还是趴了上去,并自动地撩起了裙子,脱下内裤。她感觉到褪下的内裤磨蹭着她的膝盖,松松得像是随时都要滑落,然后是木板冷冷的质地,接触到她那细致敏感的臀部的肌肤。她忽然了解到,原来这就是“受罚”的感觉。明明她不是因为做错什么而挨打的,但,一旦趴了下来,像这样屁股高高地翘起,心里就会突然涌上惭愧、害羞、反省、与屈服混杂的复杂感受。并且真实地害怕着,哪怕身后的人是米米—她的同学、好友、最不可能与害怕这两个字联结上的迷糊少女—也顿时令她感受到一股慑人的压力。就算是最爱哭闹的小孩,被像这样拉到大腿上趴下,也定会顿时安静下来吧。她此时就是这般安静、紧张,咽着口水,等待将要发生的一切。现在的她,并不觉得这是自己的欲望与选择,而是感到自己只能默默承受这一切了。

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小晴感觉自己似乎都要听见秒针的声音了,终于,一个板子落下,打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小晴几乎不敢相信,这样响亮的声音是自己的屁股发出来的。米米打得并不重,但对于小晴从没挨过打得屁股而言,这份疼痛虽可堪忍受,却仍是超乎想象的。想不到这板子明明看起来轻轻薄薄的,打来还有这等威力!连着几下打下来,小晴就开始哭叫求饶了。米米的手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她们早已说好,一切要如同受到真正的惩罚一般,无论怎样都不能放水。而约定的数目是一百下,小晴着实后悔了,米米本来建议是一轮先打五十下,那是她妈妈,也是圣泉高中所规定的,爱的小板最低的基本处罚下数。但她才刚挨了不到二十下,就觉得屁股上火辣辣而不间断的痛苦,实在是太难受了。时间变得如此漫长、难熬,而痛苦竟不断在累积。

一百下打完,小晴的屁股红通通的一片。小晴本来觉得自己被打得这么惨,屁股肯定惨不忍睹的。但此时,或许是因为打完后略略休息了一阵,竟感觉镜中自己那比想象中完好许多的屁股,竟然还挺漂亮的。因为肤色的缘故,她的屁股应该是很容易红的,但想不到竟这么耐打。深浅不一的红色像在她的屁股上开出漂亮的花,余痛未消略为酥麻的感觉,竟让她一时忘了方才求饶的情景,反而有点陶醉了起来。

她和米米又开始若无其事地嬉闹起来,她是穿不上裤子了,非要米米也脱了内裤陪她不可。米米说可以,但如果你要试打人屁股的话,只可以用手打。我平常挨揍都挨得怕了,可不想没事再挨板子啊。小晴笑嘻嘻地同意了,把米米抓来自己膝盖上,兴奋地掀起她的裙子来。米米薄薄的白色小内裤近在眼前,轻轻一勾,她浑圆而白皙的屁股就这么一览无遗了。米米的屁股似乎比自己的更大一些,更丰满一些,小晴心想,难道是因为常挨打的缘故吗?米米一直被小晴盯着屁股看,不由得脸红了,赶忙说:干嘛啦!要打不会赶快打呀。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