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哥哥管教

校规

Tim松开我肩膀的时候,我一下子失去重心坐在地上,他没有管我,径直走向一边拿了一号藤鞭在手里:“Candises,校规对所有学生都是公平的,我帮不了你!我警告过你不要这样,可是你不听,没办法,你只能承受了。”

我知道没有回转的余地:“可不可以……不要……不要……”我说不出来,但是我心里明白,即使我能承受藤鞭的疼痛,我也没法子承受裸体的屈辱。

“不要什么,不要裸体是么?”Tim含怒而笑:“你作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羞耻?想象一下明天学校里面会流传着什么,一个中国女孩在考试中舞弊!这才是真的羞耻!这也是我要狠狠教训你的原因,是你丢了中国人的脸!”

“你就真的不相信我么?”

“不相信!一个字我都不要相信!Candises我奉劝你最好尽早乖乖的过来接受处罚,一会考试就要结束了,你知道,处罚室是不会拒绝学生参观的。如果你在受罚的时候有观众的话,我不反对,你有足够的时间。”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能最大限度的维持自己的尊严,我缓缓的站起来,脱去了裙子跟制服,只剩下贴身的内衣内裤,可是我的手颤抖的不听使唤。Tim焦灼的视线下,我一瞬间有寻短见的决心,泪水决堤,我承受不住的蹲下来,蜷缩着身体,妄图把自己的皮肤从他的视线中解放出来。

Tim拉起我,轻轻把我带到他怀里,好一会,才又看着我的眼睛:“Candises,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我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可是一瞬间我真的奢望他的宽容与原谅。然而我好不容易铸造起来的心里防线又在他的质疑下崩溃。

“还是不肯认错么……”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我。

原来,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倔强不肯认错的顽劣女孩……

“老师……”我喃呢着开口。

Tim的眼里明显的闪过一丝心痛,我明白“老师”两个字刺伤了他,可是比起他给我的伤害而言,又算什么呢……

“可不可以……让我保留内衣……”我几乎听不见我的话语,我只能清楚的听见我的眼泪滴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Tim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可以……”说着,他动手退去了我的内裤,回手又撤掉了我的内衣,几乎是没有什么停滞,我被他狠狠的按在了刑架上。

所谓刑架,就是一个一米左右高见方的凳子,四条腿上分别有固定手脚的皮带,我被狠狠的绑起来,冰冷的凳子面接触我的皮肤,让我不由得战栗,我还来不及惊诧,疼痛已经袭来,身后无情的刽子手已经挥动了手里的藤鞭。

痛……

好痛……

简直痛的喘不过气,那样锋利的疼痛就像一把刀,那样狠狠的划破皮肤,又像是一团火烧过,流下热辣辣的痛,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同学们对藤鞭谈之色变,原来这样的痛苦是可以击碎一切的!

不,不是的……

再痛,也是皮肉的痛,在狠,也打不碎我那份心底的倔强!

疼痛蔓延着,啃噬着我的身体,也啃噬着我的心,身体的痛远远无法抑制那种被最亲近的人质疑的痛苦,我狠狠的咬着牙,任由Tim挥鞭痛打,再痛我也不要屈服,不要向一个不相信自己的男人屈服。

整个世界都可以怀疑我,只有你不可以!

责打进行到十下左右的时候,Tim走到我面前,抬起我的脸看着他:“认错!”他冷声命令着,几乎是咆哮:“听见没有,我叫你认错!”

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一份傲慢,我狠狠的别过脸去,不看那张陌生而熟悉的面孔:“我没做过……就是你打死我,我也是这句话!”

“好……”一下子我感到Tim近乎疯狂的愤怒“那我就打死你!”

“啪……”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增加了力道,我的身体本能的在刑架上挣扎,痛苦的嚎叫淹没不了身后的他那冰冷的话语:“你不认错,今天我就把你往死里打!”

每一次彻骨的痛苦之后,总传来他愤怒的吼声:“知不知错?”

我痛苦的摇头,哭声中夹杂着哀号,但是我不曾屈服,也不曾向他讨饶。

于是,身后的痛楚更加无情的袭来…………

如此循环往复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规定的三十下的数目,早已经被超过,但是责打仍旧在继续……

“如果你真的要打死我才肯相信我,你就打死我好了……”

用尽全身的力气,我歇斯底里的喊出这句话,然后就陷进了深深的黑暗里……

黑暗里,身后的剧痛还在继续,不过Tim的微笑却温暖一如往昔,让我不禁流下泪,滴进早已干涸的心湖里!

学会遗忘

痛……

好痛……

为什么会这样痛,我难以承受的呻吟着,不知道是谁握住我的手,很承受不住的,我本能的抓住那双手……

“Candises……”

不知道是谁轻轻的喊着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看见了Tim关切的眸子跟Lisa哭肿了的眼睛。

我已经躺在病床上,苏醒的一瞬间,剧痛开始侵蚀我的神经,我痛苦的一句话说不出,只能无声的流出眼泪。

“对不起……”Tim看着我,只是眼中仍旧是那份冷漠:“我擅自增加对你惩罚的数目。”

“是不是到了现在,你还不肯相信我?”看着他,我的眼泪突然间干涸了,在巨大的委屈面前,眼泪变得毫无价值。

他愣了握住我的手久久没有说话……

“Candises,我相信你……”他我看见他眼里的怜悯的神情,我明白他的所谓相信不过是怜悯罢了。

我心里很冷“老师,我累了……想睡一下。”

似乎被刺痛了,他狠狠的握住我的手,深深的把额头抵在我头上:“不要这样……Candises……我相信你,真的我相信你……”

“老师……”

“叫我Tim……叫我,叫我啊……Candises……我知道你痛,很痛我知道……对不起……”深深地看着我,Tim似乎很紧张的看着我“我知道你跟我怄气,不过怄气无所谓,你身上伤的很厉害,不要乱动,不要生气……”他有点语无伦次,我看得出他的慌乱,但是心底仍旧是冷冷的……提不起一丝温暖!

“出去……”

“Candises……”

“全世界都可以不相信我,因为他们怎么看我我根本不在乎。只有你,你没有怀疑我的权利……”我冷冷的看着他—看着那个曾经我傻傻的想要“依靠”的男人,我的毫无保留换来的是什么?是在我承受委屈的时候的冷目相对,是在我脆弱蒙冤的时候挥鞭相向,他给我的没有信任,没有保护,只有无情的虐打跟残忍的伤害……

“Candises,对不起……”

“对不起,这个词,对我而言没有效果……”

走出医院的病房是我收到Tim处罚的十三天以后的事情了,几乎一分钟都没有耽搁,我直接到学校办理了退学手续,教务办公室里面我看见了匆匆赶来的Tim跟已经穿上级长制服的Su……

突然觉得好可笑好可笑,看着这两个人,原本的那一腔爱和恨都一瞬间空白了,我知道,这里真的没有我留恋的了!

不论是那一份让我推心置腹的跨国友谊,还是那份懵懵懂懂的青涩的爱情了!~

Tim有些激动,直接抓住了我的手,第一次,他在学校里面使用中文跟我说话“你怎么跑出来了,身上还疼么,听说你要退学,又在胡闹什么……”

一旁其他老师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们,而我看着Tim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甚至,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他……

叫Tim?不,已经早就没有了那份恩情……

叫老师么?不,看见他急切的眼神听着他中肯的问候,我怎么也不忍心,再用那生冷的两个字刺伤他……

无言,仍旧是沉默无言……

“Miss Candises,退学手续已经正式办好,只要你在这里签字,这份手续就正式生效了,但是,我建议你还是考虑一下……”

我木然的看了一眼Tim,又看了一眼我曾经认为是姐妹的Su……

回首,我轻轻睁开被抓着的手!我掏出钢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是Candises Xiao,是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萧心叶……

我走到Su的面前:“明天晚上,是你的生日舞会是么……”Su有点木然……“我会送上我的祝福的,Su……再见……”

当我踏入舞池的那一刻,我知道,全场震惊的呼声是因我而其……多少次参加舞会,我都是保守的穿着旗袍出席,并不是我没有能力支付那些礼服高昂的价格,只是我认为旗袍是我身份的象征……我是中国人,我身上的旗袍跟脖子上的翡翠玉佛始终提醒我,我是一个中国人,同时,也向其他人传递一个信息,在这个宗教思想严峻的国家里面,我是一个异教徒……然而,宿命中在这个城市中的最后一场舞会,我穿上了华丽的晚礼服……一条白色的披肩让我嫩白色的皮肤若隐若现,翠绿色的礼服包裹着我的胸,华丽的裙摆跟高高的舞鞋让我的线条更显得高挑,第一次,我使用了彩妆,并且把总是盘在脑后的头发做成了卷发披在肩头,最重要的,一条白金项链下,一个美丽的十字架吊坠闪烁着华丽而冰冷的光芒,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以一个天主教徒的身份出席舞会,Su的震惊是显而易见的,我得意的微笑,我成功的吸引了整个舞会的注意力……Su……好戏刚刚开始……

忏悔

所谓原罪,是新约中的说法,而在新约思想下,虽然不是很强调“恕罪”,但是这个国度有教堂,有牧师,有洗礼,当然,也有忏悔!十八岁生日,我不相信Su不会请牧师来受洗!Tim走过来,他的眼睛里面带着疑惑,我知道他有很多事情要问我,但是我不想给他机会,轻轻的微笑,我启朱唇:“老师,好久不见……”他窘了一下:“也不是很久吧,前天不是在学校见过么……”他不自然的笑,我知道他不想再这个时候发作:“Candises,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么?”“当然,那是我的荣幸。”握着Tim的手,我缓缓步入舞池,华丽的转身,我们翩翩起舞……

“你想干什么。”Tim沉下了脸,深深的看着我仿佛要看透我。

“没什么……”我别过头,不去看他深深忧郁的眼神。“你想找真相给我看?”突然变了声调,Tim拉着我偶然一个转身,他的眼神变得犀利。“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过问,不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了!”Tim的话说的有点有气无力,他的眼里蒙上了一丝挫败感。

“Tim……你……”我觉得很突然,一向嫉恶如仇的他,怎么会变得这样?“怎么?不喊老师了么?”又带着一丝调侃:“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不相信你,其实我也好后悔,当时那样冲动。如果是你真的舞弊,那么重的打,早就让你开口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灯光下他的脸庞显得棱角分明。我突然有一丝错觉,仿佛童话中的王子临世……他低头看着我,然后狠越矩的把我按在他的胸前:“傻丫头,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怪我怨我,就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原谅自己,我怎么可以不相信你?怎么可以那么对你?所以,当你决定退学的时候,我不敢拦你,不敢管你……虽然想到你会赌气,会做一些事情来惩罚我,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退学这样严重。你知道么,我当时真想把你拉出去在打一顿,又想把你搂在坏里好好安慰一下,可惜我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我曾经那样对待你……那样伤害你……”

Tim的话让我震惊,然而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一曲已经终了,全场灯光亮起,牧师已经捧着十字架走进来,神父托着装有升水的银壶走到最前面。Su站在大厅中央接受所有人的祝福……眼看着祝福的人纷纷退到一边,洗礼即将开始……我挣脱了Tim紧握我的手,走到Su的面前,“愿天父保佑他最虔诚的女儿,Su……生日快乐!”说罢我在Su的额头轻轻一吻,在我的胸前划了一个十字。我看见Su震惊的眼神……我转身的一刹那……我听到Su跪倒的声音……(PS:这一段不太了解天主教的朋友可能就看不懂了,天主教义里面是不允许对本教的教徒进行伤害的,同时在Su的眼中心叶是一个异教徒,对异教徒的伤害是“天经地义”的……然而当心叶也归于天父的庇佑下时候,那Su的行为就属于“犯罪”需要被惩罚!)

……

“叶儿,看见帅哥你就会发呆么?”我回过神,哥哥有些愠怒的表情看着我,回头看见电脑上我尚未完成的文件,在稍微的回味了一下哥哥的话,我不禁囧了一下。

“董事长……”

“阿强不是外人……”哥宠溺的抚摸我的头发“以后也要叫他哥哥,知道么?”哥哥????我抬头看了一眼Tim,无奈的低下头,很不情愿的又不得不发出一种甜甜的发腻的声音:“强哥……”

“我还以为,你更习惯叫我老师呢……”那边的人,端着一杯咖啡走近办公桌“听说你是从新加坡偷偷跑来的……你这个丫头怎么就喜欢偷跑呢?”我知道,他是语带双关,…那一次,我成功的利用了Su的信仰,当神父拿着十字架准备为她洗礼的时候,她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哭泣着诉说她陷害我的事实,祈求她心中的天主的原谅。我不知道,现实中天主是否真的存在,但是我知道,是Su心中的那个天主,为我惩罚了这个伤害我的人……所有人都被Su的陈述所震动。

她的父亲暴怒的把她拖到地下酒窖里面,她的母亲粗暴的剥下了她的衣服,仿佛那不是她的女儿。我,Tim,牧师和神父,还有参加生日宴会的所有人,看着Su的父亲挥舞着藤条,抽打在她洁白的皮肤上……看着她臀部的伤痕,我又怔怔的的看着Tim,呼啸而下的鞭打声让我战栗,Su的尖叫声回荡在我的耳边,每一下都在她光洁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痕迹,每一道痕迹又让她深深的战栗,对她的痛楚我感同身受,毕竟不久之前,我狠狠的挨了一顿藤鞭……

优雅式,妩媚!

从痛苦的回忆里面走出来,我做在哥哥的车上,看着眼前谈笑风生的Tim……

“Lisa……”我突然大叫一声,把哥哥跟Tim都吓了一跳,哥猛地一个刹车,两个人同时转过来看着我,我歉意的点点头:“额~我是突然想起来……Lisa怎么样了?”

我不能不关心那个孩子,因为她身上毕竟流淌着我的血液……

“她好得很,很健康也很快乐,经常跟我问起你……”Tim很温和的对我笑“Lisa现在在SY旗下的那所私利学校念书,现在初中二年级,有时间,你可以去看她……”

“好的,有时间我会去看她的……”

有人说,时间是最可怕的巫师,他可以悄悄的把岁月在我们毫不知觉的情况下带走。来到哥哥的公司已经数月,跟哥哥在一起的日子充斥着幸福与激动。如果不是哥哥需要去应付那些上流社会的名媛的话,那样的生活堪称完美!

总是有那样的晚上,我静卧在卧室里面,听着哥哥的卧室里面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我心里总是有一种异样的酸楚。

尽管哥哥曾经搂着我的肩膀,刮着我的鼻子对我说,那只是一种交际,一种应酬,一种不得不承担的责任。

所以,每一个早上,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哥哥的卧房,细数着他身上的点点吻痕的时候,眼角眉梢总是有可以浮起一丝细腻的浅笑。哥总是宠溺的把我搂在怀里,吻吻我的额头牵着我,一起去客厅用早点……

一直到那一天……

我走到哥哥门口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哥哥拥抱着一个女人从卧房里面走出来。

那一刻,我为她的美丽所震惊,什么叫倾国倾城,什么叫闭月羞花,什么叫沉鱼落雁,好似都不能形容这样的美丽,更重要的是,在她淡妆素裹的面庞上,那双妩媚的眸子,似乎要勾住灵魂深处,那最柔软的地方。

哥看了我一眼:“你先自己吃饭,我送优雅回去……”

优雅?

那个女人叫优雅?

我没有心思去琢磨哥哥反常的原因,只是有些莫名的失落泛起在心底,一个转身,我窜进了哥哥的卧室,好似在逃避什么一样,然而,很快,泪水疯狂的溢出来,狠狠的刺伤了我的眼球,但是我却倔强的不肯闭上眼睛……

我终于知道了哥哥反常的原因……

哥哥床上,纯白色的床单上,那一抹刺眼的鲜红……

看着那一滩血迹,我突然觉得好冷好冷,这个房间里,我再也感受不到哥哥的气息,仿佛心底那种熟悉的感觉已经一去不复返……

从到哥哥公司第一次,我没有去上班。

漫无目的的,我开着车在马路上面闲逛,好久好久,其实我也说不出来是多久,一种疲倦让我的心里空空的。我停在路边,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淌……

回过神来,已经是下午两点钟,突然意识到胃里面空空的,我不禁苦笑,居然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我从车上下来,准备好好安慰一下我那忧伤的胃。

抬起头,我突然发现,我竟然来到Lisa的学校门前……

也罢,先去看看那个可爱的小丫头吧……

SY旗下的私立学校,相当于这个城市的富二代集中营,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所以,我要找Lisa并不难。

刚刚走上楼梯,一阵哭声就传进我的耳边……

进入视线的是一个身着教师制服修长性感的背影,那背影狠狠扬起手臂,然后狠狠挥下……

啪……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