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哥哥管教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藤条划过空气,完美的吻上我的臀……

我狠狠的喊:“不痛!”

每每后果是承受你更加盛怒的责打……

我不想气坏你,宁肯用自己的皮肉之躯给你发泄怒火……

怎么会不痛呢?但是我宁愿自己痛,也不远看你纠结在一起的眉宇……

当你丢下重伤的我,一个人离去,总会有泪水滴落在我心里……

哥……

我只是你的小被……

一个不敢说爱你的小被……

面试

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我最后整理了一次仪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迈着成熟女人特有的步伐,走进了面试大厅。一盏盏灯的熄灭,屏幕上出现我的PPT的精美的画面,我用纯正的英文描绘我构想,一阵阵的掌声中,我看见评委席主位上那双阴沉的眼睛,一个又一个刁钻的问题源自那双眼睛的主人。

我貌似是很争气的,因为越是刁钻的问题,为我赢得了愈加强烈的掌声……

花灯再一次点亮,我自信的昂起头,我坚信,女人真正的魅力,就是在强光下傲然而立。

竞聘结果立时得出,几乎没有悬念的,我从一个平凡的应聘者变成SY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助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在一声声祝贺跟表扬声中,我望着SY的董事长阵阵发毛,并不是我怯场,更不是因为他即将成为我的顶头上司,只为他那双眼睛……

在他人眼里,我刚才近乎完美的攻克了那些刁钻的问题,进而赢得总裁少许钦佩略带关怀的目光,只有我知道,这样的眼光代表着我即将承受什么。

时钟渐渐向17点进发,总裁用祥和的笑环视着大家“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早点下班吧。”转而又看向我“心叶,我送你,我很多东西要跟你谈,如果你方便,我想我们可以共进晚餐……”

我的心没有来的悸动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用淑女招牌式的微笑,轻轻颔首“好的,我很荣幸,董事长……”

我看着这个渐渐向我走进的男人,心里在一阵阵的痉挛,我怎么会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无奈,我只能微笑着挽着他的胳膊,陪着他演好这场戏。

也许,稍后他才不会那么愤怒……

“呵呵,心叶,你以后可以叫我Gray,不必那么拘谨。”

“恩,很高兴认识你。Gray……”

一副绅士淑女的作秀之后,我坐在Gray豪华跑车的副驾驶位置……

刚才的骄傲跟勇气,在车子发动的一瞬间统统化为乌有,我心虚的喊“哥……”

沉默……

我转过身,颤抖着抓着他的手“对不起,我……”

大手反过来抓住了我的冰冷的小手,仍旧是耐人寻味的眼神,笼罩着不安的我“省点力气吧,你不是刚下了飞机就来公司了么,先睡一会,养养神……今天晚上不会那么好过……”

尽管有了必死的决心,我仍旧是被那句话弄得浑身瑟缩……

三年前,我在论坛上认识了Gray……

他的沉寂、他的成熟、他的一切,让身在异国求学的我,深深地痴迷不已。

他只是单纯的喜欢SP,但是并不喜欢谁去做他的被,在他看来“情”不过是一个负担。

我苦苦哀求,他竟不肯收下我为被,情急之下,我在视频中用利刃狠狠划伤了手臂……

屏幕上那双暴怒的眸子让我心底狠狠的颤抖,我含着眼泪,以为一段不可能的缘分即将灰飞烟灭……那个时候,他的声音在音响中传出“从今天开始,你身上的每一根毫毛都是我的。”

两年来,我每日晨昏请安,从没有间断过,而他从一开始到现在,仍旧是那份含怒的冷漠,两年的虚拟调教生活,我谨言慎行,稍有差池引他动怒就埋头在视频前一跪几个小时,直到他叹着气,命令我起身……

更多的时候,我是在承受他的无明业火,纵然时常觉得委屈,但是我无怨无悔,毕竟他是我深深爱着的人……

学成归国的日子愈加临近,我骗他说我要到南洋发展,却悄悄把简历投进他公司的人事部。知道他日理万机,不会有闲暇去看应聘人员的简历,果然,我顺利的接到面试的通知。

本待有一天突然一身职业装站在他眼前,让他大吃一惊,然而我却忽略了,精明如他,为自己挑选助理,怎么会不亲自到场?

我知道,一顿痛打在所难免,只是没想到这样快,暴风雨就要来临……

车子缓缓停下,我知道,这里是他的豪宅。

一路我都低着头,他一声不吭的在前面走,我也一声不吭的在后面跟,穿过大厅,进了他的书房,他在老板椅上坐下,盯着我看,我被他的视线灼伤的无所遁形,双膝一软,跪倒在他面前……

“哥,叶儿错了……”

“站起来”他命令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有胆做,就得承受后果,怕是没有用的,跪也没有用的。”

我尝试着站起来,但是腿已经软得不听我使唤,还没站直,就又跌倒在地。

我低着头,看着他的脚尖踱步到我跟前,一双有力的手握住我的双肩,他几乎是把我拎起来的,到了跟他平视的高度,他抬起我的下巴,强迫我看他的眼睛:“看来,我该让你好好尝尝鞭子的滋味。”

鞭子?

我心里恨恨一颤,罢了,被他痛打一顿,不正是我夙兴夜寐的事么……

坦白

“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他把我放在沙发上,平稳的声音压抑着他的怒气“你昨晚在新加坡打电话给我,不是么?你在新加坡的那份工作呢?辞了?还是偷跑出来?你怎么知道我这里要招聘?”

我低下头,又被他强制拉起来,无奈,我心虚的看着他的眼睛:“哥,我,我根本没在新加坡找工作……”

“你说什么?”

“我这些天,只是住在新加坡的一家旅馆里面,为今天的面试做准备……”

“好,准备!”他怒极反笑,“你的PPT不得不让我折服,你到哪里也就十几天的时间,能做出这样的简报,怎不容易,叶儿”,你倒是不简单!”

我当然明白他恶狠狠的说出那“不简单”三个字是语带双关,我没办法再去面对他的眼睛,深深的垂着头,不肯说话……

他容忍了我的逃避,继续发问:“你怎么知道我公司要招聘,而之前被聘用者的名单里面,为什么没有你?”

“我……”

“说!”他有些严厉,吓得我浑身发抖!

“我~我入侵了SY的内网后台……”我的天,单凭这句话,就够为我的屁股迎来好一顿痛打,自从接触黑客之术后,曾被哥哥严厉禁止。哥说过,法律的底线,碰触不得!没想到,我第一次侵入商业网络,居然是哥哥的公司,我心狠狠的跳着,仿佛它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能力跳动多久了……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我看见他,紧紧握住的拳,他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愈加的冷峻。我再也坐不住,滑落跪倒在他脚边:“哥……叶儿知错了……不敢了……”

他叹了一口气,“你走吧……明天我给你定飞机。”

“什么”我愣了,彻底的愣了,随即疯狂的抱着他的腿:“不要,哥不要,这条路叶儿走了三年,终于走到哥哥身边,哥你要怎样处罚叶儿都可以,不要赶我走……”

他眼里也盈满了怜惜,在此抬起我的下巴:“处罚?你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会得到什么样的处罚么?”

“不论哥哥怎样处罚,叶儿都愿意承受……”

“你受不了的。”

“不,我受得了,叶儿宁愿被哥哥打死让人抬出去,也不要自己走出去。”

他伸手捂住的我的嘴:“住嘴。不许乱说!”又看了我许久:“你确定要留下来么?我会罚你罚的很重,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及其惨痛的代价,甚至,可能会超出你的承受能力……”

我用手抹去眼泪,狠狠的点头!

“叶儿,你……你怎么就这样不让我省心!”他把我揉进怀里,多少次在视频中梦寐以求的情景如今终于成为现实,我多少次憧憬这样的画面,然而此时我却只是战栗发抖……

天知道,纵然我喜欢SP多年,但是身上却是一个手指头都没被人弹过,多少次跟哥哥讨论第一次实践的情景,哥总是在视频中犹豫着笑“我会估计你的承受能力的,不会让你痛到受不了,不过,这是在你没犯错的前提下……”

我嬉笑“倘若叶儿犯下弥天大错呢~”

那双眼睛变得深邃:“那,恐怕就要变成你日后的噩梦了……”

他强迫我走到一个柜子面前,扶着我的手,拉开了柜门,我立时呆住了……

柜子里面上上下下整整齐齐的挂着的,居然~居然是刑具!

上首一根藤条跟一条皮鞭横着搭在壁挂上面,然后从下至上一共四排刑具竖直挂在那里,依次是藤鞭、皮鞭、皮拍、木板……

爱好SP多年的我,对这些传说中的可怕工具,稍有了解,伤害力是自上而下的递减,而同一排工具中,伤害力又是从左到右的递减……

刑具冰冷的陈列于眼前,我不敢相信,这些工具用在我身上是什么滋味,一时情急,眼泪溢出了眼眶,像是求救一样蜷缩在他怀里,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哥……”

“自己选一样吧。”他的气息从我耳边传来,“当然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随便一样,都够让你皮开肉绽。”

我的手有点颤抖,但是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倘若不勇敢的面对惩罚,哥哥恐怕永远要成为我生命中的历史了,我把最上首的皮鞭拿下来,双手托着跪下来交给哥哥……

“哈,叶儿,你选了最重的刑具呢~”哥饶有兴致的弯下腰,在我面前摆弄着那根皮鞭,墨黑色的鞭身散发着骇人的气息,根部有两指粗的鞭子,头部却只有一根筷子那么细,但是看着我就知道,着工具的威力。

哥翻起我的左臂,看着手臂上因为当初胡闹留下的淡淡的疤痕,掂量着手里的工具,哥轻声调侃:“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这鞭子抽下去就会见血呢,估计你的屁股上,将来要布满疤痕了。”

我一味的哭,没听出哥哥玩笑的口吻,心里只想,惩罚结束之后,还有没有命在。

哥哥拉起我,把鞭子重新挂回到柜子里:“不吓你了,傻丫头,哥那里舍得对你动鞭子?”

我吃惊的抬头看着他,透过泪眼,他的眉宇深深的纠结:“虽然你气得我要命,但是我怎么能那么残忍的对待你,一顿鞭子,估计不死也能要了你半条命……”说着他把我抱得更紧:“让我生气的是你,让我心疼的也是你。”

我把头埋在哥哥的怀里,过了好一会,才彻底相信哥哥刚才只是吓我……我轻轻喃呢“好坏的哥哥,居然吓叶儿,叶儿还以为哥哥真的要打我呢……”

头上传来了一丝减了温度的声音:“我只是说,不会对你动鞭子,这顿打,你是逃不掉的,而且,会很重、很痛,会让你明白对我撒谎跟不听我的话,是多么严重的错误……”

重责

哥命令我去洗了一个澡,忐忑的我在热水下回了回神,换上了哥哥为我准备的纱制睡裙,走进书房,我悄然无声的跪倒……

他仿佛是王者,由上至下的俯视我:“心叶,知错了么。”

认识哥哥以来,他总是喃喃的叫我叶儿,只有我犯错热闹了他,才会称呼我为心叶。

“叶儿知错了……”我抬头望了一眼他,抑制心底的恐惧在一次泛滥出来。眼眶微微发红。

“叶儿,你听着,从明天起,你就住在这里,跟我一起生活,每天我会带着你一起去上班,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当然我也会监督你的一举一动,我不想给你订立什么规矩,也不想用什么条条框框去约束你,我希望你做什么,不希望你做什么你都清清楚楚,忤逆我的后果,是你难以承受的……懂么?”

我轻轻的点头。

哥哥站起身,打开那装满刑具的柜子,我的心又纠结起来。

哥回过头,盯着我看了许久,然后取出一块竹板、一把皮拍跟一根藤条,出了竹板的位置比较靠左侧,藤条跟皮拍都是最右面的一个。“你第一次受戒,哥不绑你,也不在书房里面打,那样似乎有些过于严厉了,到卧室去吧,趴在床上,不会那么难受。”哥扶起我,一路搂着我的肩膀,来到卧室。

看着柔软的床,我不奢望能够躺下美美的睡一觉,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今天这里是我受难的刑场。

我按照哥哥的指示,吧枕头垫在小腹下,标准的受刑姿态。裙子被高高掀起,内裤也被无情的褪下。身后的旖旎风光暴露在哥哥眼前,哥哥有些怜惜的碰触着。

“如果说是简单实践,我应该先轻轻打几下,这样工具打下来才不会那么难过……”哥平静的说:“叶儿,虽然是受罚,如果你觉得一下子不能承受那样的痛,哥哥也可以帮你热身……”

我心里有些酸楚也有些感动,尽管我也期盼着哥哥巴掌的滋味,不过此刻我明白自己的作为让哥哥多么震怒,也知道,他是真的不忍才让我承受的处罚大打折扣。

“哥,叶儿……叶儿~愿意直接受罚,必热身了……”

“丫头……你很勇敢……”哥哥抚摸着我的头发,“啪……”

一声脆响,疼痛毫无预兆的袭来,简直要把我的骨骼震碎,我的天,怎么这样痛?

“啪……啪……啪……”

房间里面只有这一种声音,震慑于哥哥的冷漠,我不敢发出任何声响,紧紧的咬着牙。狠狠的五板打过,哥哥有轻轻的碰触了我的臀。

“怎样……”哥哥喜欢说短话,这是他的魅力所在,也是我深深困扰的地方,Gray。他是一个完美的攻心主义者,他的几个字经常把我的千言万语打击的溃不成军……

我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呼吸,眼泪和着汗水,流淌下来,轻轻的喊一声:“哥……”我听见的声音是那么脆弱而沙哑……没想到,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一种刑罚可以让人瞬间如此憔悴。

“很难熬吧,叶儿。”他用手抚摸我的长发:“我想你一定很痛,不过这几下只是帮你适应适应,这板子真正的威力你还没有见识到……”

我有一点绝望,不争气的啜泣着,身后的脆响再一次爆发,威力比原先重了许多,我在也顾不得形象,不要命的哭叫起来。

又是五下,哥哥停下来:“叶儿,想说点什么?”

我不是那么愚钝的孩子,当然知道哥哥要的是什么:“哥哥,叶儿知错了……”

“很好”

又是五下的痛苦,我简直要崩溃了,这样的惩罚要进行多久,屁股上面恐怕早已经没有好肉了……“还记得我给你顶过的规矩么,撒谎算不算大罪?”

“是……撒……撒谎是大罪,哥哥说,犯了错在撒谎要罪加一等……”

“恩,叶儿……刚才15下,算是你自作主张的惩罚……接下来15下是惩罚你对我的欺骗!”

我不知道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是……叶儿愿意受罚……”

他用手轻轻的揉着我的痛处“这15下,我要用全力了!”

与刚才的暴怒相比,此时他的话很轻柔,但是这样的轻柔让我更加战栗,我知道我应该说点什么回应他,但是我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哥……”

“恩?”

“没~没事,我只是……只是想叫你一声……”

身后传来他肆意的轻笑“叶儿,告诉我,挨打的滋味好受么?”

我埋下头,不知道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才能让他满意。

“一定不好受,我知道……”哥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伤处:“不过,疼的还在后面,丫头,要开始了。”

“啪—”第一下,我狠狠的咬着牙关,双腿在剧痛下一阵阵的痉挛,我狠狠的咬着嘴唇,这样剧烈的痛真的让我无所适从。

“啪”第二下,我痛苦的把头仰起,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才那一板子简直要了我的命,一瞬间屁股以下没有了知觉,但是很快疼痛蔓延我的全身。

“啪—啪!”连着的第三下跟第四下,我几乎窒息,我用尽力气大声尖叫,仿佛只有发出声音才能舒缓这样的重责给我带来的痛苦。

“啪—”这下狠狠的砸在臀峰上,左右两边同时受痛,我忍不住挣扎,仿佛双腿跟上身被硬生生的分开,我控制不住的大喊:“哥!哥~”

“啪—啪—啪!”回应我的是三记无情的痛打,我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臀上的痛楚让我意识涣散,只是大声的哭喊求饶:“不要,哥~不要啊!我知道错了,不要啊!哥~饶了叶儿,饶了叶儿!啊?饶了我啊……”

“啪!”狠狠的一记,打在我臀腿交界处,从前在网上看过,那是SP噩梦中的噩梦,一板子打的我浑身乱颤,托着长长的嚎叫声,我觉得自己要死了:“哥!救命~救命……”

身后沉默的刽子手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我趁着这休息的瞬间,大声的哭叫:“哥,饶了叶儿,饶了叶儿……”矜持跟修养一下子跑到了九霄云外,除了祈求饶恕,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来缓和我的疼痛。

“啪—”这一记简直要让我的心脏停止跳动,我从来没想过哥能给我造成这样痛苦,痛苦的尖叫让我喘不过气,一瞬间我认为我要死掉了,窒息的痛苦简直让我觉得死也许是一种解脱。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