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师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人物介绍:

男主角:景浩然,39岁,本市商界叱咤风云人物,身家过亿,风流倜傥,独身,太太去逝十多年,一个有着传奇经历的人物,成熟稳健、仪表非凡,有着许多的红颜知己。

女主角1:初雨晴,28岁,名校高才生,几年前,一场无情的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吓傻了可怜的母亲,为了念高中的弟弟妹妹,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在豪门景浩然家,当起了他女儿景纤纤的家庭教师。是一个活得平淡从容,不张扬、不造作,朴素中透出华丽、聪明、待人善良又亲切的美丽女子。

女主角2:景纤纤,景浩然的掌上明珠,18岁,读高中,由于身体较差,体质过敏,在家休学。是一个天生丽质,聪明可爱的翩翩美少女。

一、初见

初雨晴站在景府豪宅前,心里不免有点七上八下的,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患病的母亲及正上大学的弟弟、妹妹,说啥她也不会来豪门应聘当家庭教师的。

前几天朋友跟她介绍,景府公开招聘家庭教师,其工资待遇非常不错,是她之前打工的几倍,她考虑后,最后答应今天前来应聘。

当然像景浩然这种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雨晴早有耳闻,不知他的女儿如何?反正,听介绍人说,之前的一个星期内,已辞退了好几个家庭教师了。

哎!雨晴深深叹了口气,是福不用躲,是祸躲不过。想到这里她又恢复了平日的自信,信步迈入了豪府。

豪宅男主人景浩然,此时正倚在舒适的沙发上,一边悠然自得地抽着雪茄,一边想着一会要见面的纤纤的家庭教师,为了心爱的女儿,他可以舍弃一切。

“老板,那个初小姐已等在外边。”

“嗯,让她进来。”景浩然仍倚着没动。

“您好!我叫初雨晴。毕业于XXX大学……”

好温柔动听的声音,半眯着双眼的景浩然,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端正了坐姿,仔细地打量起眼前的女子:

幽雅的谈吐超凡脱俗,

清丽的仪态无需修饰,

那是静的凝重,动的优雅,

那是坐的端庄行的洒脱,

那是天然的质朴与含蓄混合,

像水一样柔软,

像风一样迷人,

像花一样绚丽…..

不知是看惯了天天围绕在自己身边,那些浪漫奔放,风情万种、美艳如霞、激情热烈的红颜知己,还是雨晴的婉约淡雅、沁人心脾、圣洁素净、清爽朴素打动了他,一时间景浩然看得有点呆了。

雨晴介绍完自己后,不见景浩然的答复,忍不住看向了他,发现他正傻盯着自己看,不禁哑然失笑。景浩然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嗯嗯……”他假装打量着嗓子,同时拿定主意,聘用眼前的女孩,不知为什么,他认定了纤纤的家庭教师非眼前的女子莫属。

景浩然拿起手机,不知拨给了谁,没接,又连着拨了几次,一直无人接听,他那浓厚的眉,越拧越紧,放下电话,朝外喊到:“刘妈”

“哎…”应声进来一们五十多岁的妇女(家里的佣人),“先生,什么事?”

“你去纤纤房间,把她叫来,就说让她下来见一下新来的家庭教师。”

“哦,好的。”刘妈走了出去。

雨晴心想:原来刚才他的电话是拨给女儿的,这个女孩明明在家,却不接父亲的电话,看来……雨晴不免有点担心。

“先生,纤纤小姐,把自己反锁在房间时在,不肯出来。”刘妈报告着,

“为什么?”“听王医生讲,从今天开始,纤纤该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打针治疗了,纤纤说啥也不打针,在房间大吵大闹呢?王医生也正愁着呢。”

“哦,你先出去吧。”

浩然继续拨了几次纤纤的手机,不但没接,最后还关机了。他无奈地嘲着雨晴笑笑。

“不好意思,初小姐,纤纤从小没母亲,被我宠坏了,经常会耍些小脾气。不过你放心,她绝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我希望你和她能成为好朋友,帮我管一管,哎,女儿大了,有些心事,她不好跟这作父亲的讲。”

“景先生,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纤纤?”此刻不知为何,雨晴很想见见她,看看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只能这样了。”景浩然和雨晴一前一后地向纤纤的房间走去。

二、纤纤

景家别墅共分三层,纤纤的房间在三楼,他们刚上三楼,隔着房间的门,就听到里面一个女孩在大喊大叫,还不时有东西砸在门上、地上的声音,“刘妈,把房门打开。”刘妈急忙找来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然后,景浩然和雨晴先后走了进去。

房间里到处都是纤纤乱扔的各种小玩意儿,一个长发女孩正趴在床上哭泣,“纤纤!”景浩然刚叫了一声,就见纤纤反手将床头一个金属小闹钟,向后一扔,浩然本能地一闪,“碰”地一声,一下子击中了身后毫无防备的雨晴。

“嗯!”雨晴痛叫一下,一下子捂住了被击中的左额头。“初小姐,你没事吧?纤纤!你!……”景浩然气得不知所措。

雨晴揉了揉打疼的额头,见景浩然紧张地望着自己,笑了笑说:“哦,没事,没事”只见被击中的地方,有一大块於血。

正闹腾的纤纤,一听砸伤了人,吓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不安地望向雨晴,而此时,雨晴也正好将目光望向了她,四目相对,两人都刹时惊呆了,映入雨晴眼中的纤纤,完全出乎她的想象,瘦瘦弱弱的一头垂直的长发,两只美丽的大眼睛,因为哭过,有些微红,但是却那么清彻纯真,精致的五官,恰到好处,皮肤白嫩得能掐出水来,此刻正惊慌地盯着自己。这个自小就失去母爱的女孩,虽然家值万贯,被父亲万般呵护,但那毕竟代替不了母爱,望着那无助恐慌的眼神,雨晴有些心疼地,慢慢地走向她,这是一个需要女性疼爱的女孩。

今天当家庭医生王阿姨告诉她,要开始第二个疗程的打针治疗后,纤纤就开始莫名的烦,半个月前,因体质问题,她已进行了第一个疗程的治疗了,连着打了一个月的屁屁针,喝了一个月的苦药水。屁屁最后打针打得都不敢碰,走路都费力。歇息了半个月,又要进行第二个疗程的打针治疗,纤纤一想到那尖锐的针头,扎进肉里的滋味,就怕得要死,正好赶上景浩然又给她找了个家庭教师,她更是烦,又无人倾诉,于是就无理取闹,结果砸中了雨晴。

当雨晴微笑着向她走来,眼神中满是疼爱,无半点责怪,纤纤如同梦中,多少次,自己在梦中遇到仙女姐姐,她不但长得漂亮,心地也很善良,总是微笑着望着自己,关心她,爱护她,牵着她的手,一起漫游在美丽的天堂,醒来却是南柯一梦,无数次泪水打湿了枕巾。而此刻翩翩向自己走来的这人,像极了梦中的仙女姐姐,纤纤好激动,好高兴,恰在此时,雨晴向她伸出发温暖的双手,纤纤情不自禁地跟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手,紧紧地牵住,再也不愿松开,生怕一松开,梦醒了。

“仙女姐姐,你终于来了,”纤纤喃喃自语,

“仙女姐姐?”咋听见纤纤梦呓般地叫自己仙女姐姐,雨晴的心被深深震憾了。这是一个感情丰富,内心孤单又脆弱,渴望女性疼爱的善良纯洁的女孩子。

雨晴轻轻地坐在纤纤的身边,纤纤很自然地把头倚在她的胸前,就好象她们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非常默契,雨晴疼惜地理顺着她的头发,好温馨、好感人。

站在一旁的景浩然一感慨万千,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见如故吧。他不忍心打断这美好的情景,悄悄地退出了房间,感谢上天的厚爱,送给他们父女一个美丽的天使。

雨晴和纤纤彼此依靠着,谁也不说话,应了那句古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纤纤,喜欢我做你的老师吗?”“嗯,喜欢。”

“如果你愿意,就叫我姐姐吧。”“姐姐,我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好了,纤纤,既然喜欢我做你的姐姐,那么姐姐问你,今天做的对不对?”

一听雨晴的语气有点不对,纤纤惊慌地抬起头,看到了雨晴那发紫的额头,“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没想到会打伤你。”

“我不是说这事,还有哪错了?”“嗯…..”纤纤不知雨晴什么意思?

茫然地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让姐来帮你想。”雨晴顺手把纤纤按趴在自己的腿上,“啪!”地一声,手起掌落,一巴掌打在纤纤柔软的屁屁上,“啊。姐姐,你……”雨晴的举动,让纤纤措手不急,脸腾地一下就红到了耳根。

“啪啪啪……”雨晴毫不客气地挥动着胳膊,继续揍着纤纤那圆圆的翘屁股,纤纤极力忍着,因为此刻的她,羞大于疼,她依稀记得,那还是自己小时候,有一次犯错,被妈妈这样按着打了一顿屁屁 .从妈妈去世后,再也没人打过她的屁屁 ,在纤纤看来,打她的屁屁 ,那是妈妈的专利。可如今,却被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老师—姐姐,打了屁股 ,虽然觉得很难为情,自己都十八岁了,是个大姑娘了,还被打那里,可她的内心却不反对姐姐打自己的屁屁 。她想起了一句俗语“打是亲,骂是爱。”

突然纤纤觉得身后一凉,她惊慌地转头向后看,见姐姐已把她穿的小裙掀到了后背上,露出了里面可爱的绣有卡通图案的小内裤,姐姐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退下了。

冰雪晶莹、汉白玉般滑嫩的肌肤,很圆、很翘,经过刚才的一番拍打,已染上了一层红晕。

“嗯~~别~~”纤纤好羞,姐姐要打自己的光屁屁 ,她不安地扭动着可爱的小屁屁 ,从内心深处对姐姐有了一层淡淡的怕。

“别动!以后敢不敢乱发脾气?乱扔东西了?”

“……”纤纤不知为何没作声,“啪啪啪”雨晴明显加大了力度,

“呀~~不敢了~~”纤纤吃疼,连忙回答,一想到因为乱扔东西还打伤了姐姐,纤纤的心里好难过,“对不起,姐姐”

“还有以后不许无端不接家人的电话.”

“嗯”

“配合医生,好好治病,按时打针、吃药,好不好?”

“……我….我……”

“啪!啪!啪!”“我什么我?好,不想说是吧?那我打到你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啪~~啪~~啪~~~~”纤纤粉红的屁屁 ,越来越红,雨晴的手都热乎乎地疼,真有点于心不忍,可一想到为了纤纤的以后,她狠狠心,继续用力地打着。

“呜呜呜……”纤纤轻声地哭泣着,就是不说话。屁股已被打得红彤彤得,有点肿了,雨晴心疼得泪水溢满了眼眶,心想:纤纤你快说话呀,你怎么这么倔呀,姐姐真的没法再打下去了。啪啪啪……

雨晴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一滴滴地落在了纤纤那正红发得发烫的屁屁 上。正想求饶的纤纤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是姐姐的眼泪,姐姐哭了,是恨自己还是疼自己?她好后悔,为什么不极早答应姐姐呢,可一想到每天都要打针吃药,她确实很犹豫。

“姐姐,我错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我打针,我吃药,求你别哭好吗?我怕……”

“打疼了吧?姐帮你揉揉。”

虽然很疼,但那是姐姐对自己的爱,有一个心疼自己的姐姐管着,疼也乐意,也幸福。

“姐,我是不是让你失望了,求不要离开我。”

“傻样,只要纤纤愿意,姐永远陪着你。”

“姐姐,我想…..”“你想干什么?”

“我想明天再开始打针,行吗?”“为什么?”

“…嗯…今天被姐姐打了,我怕被别人知道。”纤纤窘得连耳根都红了。

“被打屁股,害羞了?那可记住了,以后别犯错误,姐姐就不打了。好,待会儿,我们一块去征求一下王医生的意见。”

“姐,以后每次打针,你都陪我好不好?”

“……”雨晴一时犹豫了,说实话,雨晴最怕打针了,打针时那种又怕又羞又疼的压抑气氛,她真的受不了,平日遇上这种场面,她都会跑得远远的。可望着雨晴那恳切的目光,她又不忍心拒绝,这个刚见面且认了妹妹的女孩,对自己是如此的依赖,把她这个姐姐当成了主心骨,自己如果拒绝,她该是多么地失望啊!

“放心吧,纤纤,姐姐一定陪你。”见雨晴同意,纤纤露出灿烂的笑容,雨晴分明看到那笑着的眼角旁,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姐,我好喜欢你!为什么以前我不认识你呢?”

第二天,雨晴刚上楼,正好碰见王医生从纤纤的房间走出来,难道纤纤打完了针?脑海刚闪过这个念头,就听王医生说:“初老师,你可来了,纤纤说啥也得等你来了才打针,哎!”“哦,我答应她的。”雨晴不好意思地嘲她笑笑,“你说,你在她身上使了啥法力,她怎么就那么听你的。”

雨晴听了很感动,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缘份吧。

见雨晴和王医生一起进来,本来坐在床边的纤纤,一下子站起来,局促不安地叫了声“姐姐。”雨晴点了点头,握住她的冰凉的小手,“在等姐姐吧,以后姐一定再早点来,好了,别紧张,咱们开始吧,怎样打?”

“让她趴床上打吧。”王医生分咐着。

纤纤乖乖地趴在了床边,雨晴轻轻地帮她退下衣服,露出少女如水般滑嫩的肌肤。昨晚挨打的红晕早已退去,见王医生选好下针的位置,在一圈圈地消毒,雨晴的心紧张到了极点,按压着纤纤衣服的手心里,全是汗。倒是纤纤显得比较放松,雨睛别过脸去,

慢慢地闭上眼睛,这情景正好被王医生看见了,心里窃笑:弄了半天,她也怕打针呀!看那比纤纤都紧张的样子,也真难为她了。

王医生手起针落,“嗯”纤纤轻轻地哼了一声,随着身体也稍微震颤了一下,雨晴明白,进针了,可她仍闭着眼,不敢看。好在推药的过程,纤纤一直静静地趴着,没再发出任何声响。

“好了,打完了,初老师,帮她稍按一下。你的魔力可真大呀!纤纤小姐刚才的表现实在好,以后也要这样啊!”王医生感叹着,从她的感慨里,雨晴不难想象,以前打针时,纤纤有多么地不配合,她好感激纤纤给自己这么大的面子。

雨晴边按揉着棉签,边问:“纤纤,疼吗?”

“还好啦,有姐姐的陪伴,疼也能忍受。”扔掉了棉签,一个可爱的小红点清晰地印在了纤纤白嫩的肌肤上。

纤纤回头看了一眼,见雨晴正呆呆地盯着自己的屁屁 看,赶紧爬起来,羞涩地看了雨晴一眼,马上把裤子提上。雨晴见了便打趣到:“哟,还害羞了,光屁屁 都被姐姐看了,还打了,并且以后还得天天看呢!这可是你求我的啊!”

“姐姐,别说了,人家真的很……”

“好了,姐姐知道你很难为情的。今天表现不错,很勇敢。休息一下,我们要学习了。”

雨晴本来就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才华横溢,纤纤呢,冰雪聪明。两个才貌双全的天使般的美丽女孩。妹妹崇拜姐姐,姐姐欣赏妹妹,她们互尊互爱,相益得彰。有雨晴这样的好老师,高中知识对于纤纤来说学起来游刃有余。雨晴给她定的目标是,两年后考取自己的母校。否则屁屁不用要了。

纤纤的体质差,雨晴就跟王医生商量,制定了一系列的体育锻炼。每天学习任务完成后,雨晴便陪着她加强锻炼,健身房里,留下她们无数的汗水和快乐!

纤纤变了,变得越来越活泼开朗,也越来越离不开这个姐姐了。在雨晴的督促下,她的身体也恢复地很快。

对于纤纤地变化,有一个人感触最深。那便是豪宅的主人—景浩然。

其实,自从第一眼见到雨晴,他就发现自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她,一个清新脱俗,落落大方的女子。只是自己的背景太复杂,生怕给单纯的雨晴,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从未向她表示过,而是一个人默默地注视着她,欣赏着她,关心着她的一举一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雨晴的倩影牢牢地刻在了他的心窝,镌在了他的脑海,挥之不去。

景浩然推掉了许多的外部应酬,呆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多看看雨晴,哪怕一句话不说,只要看到她,浩然的心里就很踏实、很满足。

他常常一个人站在楼上的飘窗前,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雨晴跟纤纤快乐的身影。

在浩然心里,雨晴就是一杯散发着幽幽香气的淡淡清茶,即使不施脂粉,也显得神采奕奕,潇洒自如,风姿绰约,从容得体……

景浩然是在等雨晴慢慢地适应他的家庭,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向她表白。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