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ff打屁股
本文为皮卡丘小妤原创

八月真的好热啊……偏偏沐柔又特别怕热。

也许有人会说,宅在家里开空调吃冰淇淋不好吗?可是……沐柔不巧正处于经期。痛经几乎是那个女孩的噩梦,沐柔的身体尤其不好,为了不让自己受寒,她连冷一点的水都不敢喝了,可是,天气真的很热……

无所事事的下午,39°的高温让沐柔几欲崩溃,虽然开了空调,可是她仍能感受到热潮的压迫。

“怎么办,好想吃冰阿,但是吃了的话肚子一定会很痛……”沐柔自言自语着,“要是我是男生那该多好啊!哪用担心这么多。”

一番思量下,沐柔把心一横,“算了!痛就痛吧!我都快要热死了,要是能凉爽一番,多痛也值得!”于是她从冰箱里取出以前买的可口可乐,还加了几块冰,干脆把风扇也调到最大档,坐在风扇前喝起了冰可乐。破罐子破摔的少女已经不去想着以后的痛苦了,只享受着眼前的舒适。只是她没有料到,她的行为带来的不仅是肚子痛,还有更痛的……

沐柔大口大口地喝着可乐,久违的凉快感(妤:其实柔柔夸张了,她也只是热了不到一个星期而已)蔓延到全身。身下是地板,面前是凉风,最畅快的还是口中冰凉与美味的交集,爽得她几乎要躺在地上。但正在此时,门外响起声音。沐柔连忙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刚站稳,门就开了,进来的是她的姐姐沐嫣。

沐嫣见到妹妹手中握着一杯加了很多冰的汽水,足前的风扇正处于最大档,当然立刻猜到自家妹妹刚才在干什么,不仅秀眉微蹙。同为女生,她自然知道,这样做对身体差的女孩有多大影响。

于是沐嫣问道:“柔柔,你在干什么啊?这样很容易受寒的!——而且,你那个来完了没?”

“额……差不多来完了啦。姐,人家真的好热嘛~”沐柔撒娇道。

沐嫣不为所动。她虽然是个妹控,但原则性的问题她可一点都不会含糊。“差不多就是还没完啰?沐柔,你可真厉害,有想过后果吗?”

沐柔照实说道:“有啊,会肚子痛嘛。我真的受不了这天气,所以才打算忍痛……”她还没说完就住口了,因为她发现沐嫣的表情越来越沉。

“你以为你这样做只是肚子痛痛就好了吗?拜托,你应该学过的吧!那样你子宫会受寒然后留下严重的后遗症,说不定还会生肿瘤!”沐嫣板着一张俏脸斥责她。

沐柔低着头讷讷说不出话,她确是没想到这么多,现在倒是颇为自己的幼稚感到后悔。

“算了,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等过了生理期,我再跟你算账吧。”沐嫣看妹妹这个样子,又想到她不久后就会经历的痛苦,不忍心再责骂。

沐柔却猛然抬头:“算……啊?!”

沐嫣沉着脸道:“冤枉你了?委屈你了?”

沐柔不敢再接口,僵在原地不动。要知道,她犯错的时候,沐嫣都会用体罚的手段惩罚她。所谓的体罚,说直白点就是打屁股了。沐柔曾屡次在犯了错误后,被姐姐把臀部击红击肿,直到她哭喊着对不起,并重复地保证下次不再犯错,沐嫣才会放过她。沐柔在被严厉地责罚后,总会被沐嫣搂在怀中温言安慰,但沐柔对这个姐姐,向来都是爱中带着点敬怕的。

见沐柔一直站着不懂。沐嫣放软语气道:“好了,你先做自己的事情吧,吃晚饭我叫你。”说着接过她手中的杯子,轻轻推了下她的肩。沐柔回到房间后则惴惴不安,生平第一次希望经期晚点结束。

当晚,沐柔的肚子果然剧痛了起来。她早有准备,吃下了一颗止痛药。可是在药效发作之前,就只能受着了。

沐柔装作若无其事地蜷缩在沙发上,一阵阵的剧痛让她连连皱眉,连泪水都差点流了出来。沐嫣本来想冷眼旁观让她自食其果的,可她终究不忍,倒了杯暖水递给沐柔,又帮她找了个暖贴。沐柔把水喝了,又把暖贴给贴上,总算好受了一些。

——少女生命中的几天过去了——

几天后,当沐嫣和沐柔吃完饭收拾桌子的时候,沐嫣突然问道:“柔柔,你生理期结束了没?”

沐柔手一抖,差点把碗摔了。沐嫣看着她的反应,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立刻把那点微笑藏了起来。

沐柔知道,自己是斗不过姐姐的,不诚实只会招来更严重的后果,所以最终还是哭丧着脸回答:“结束了……”

沐嫣觉得她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但她当然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平静地说道:“嗯,拿给你半小时准备时间,半小时后你就先面壁跪着好好反思你的行为。”

“喔……”沐柔无精打采地回到自己房间,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但又不想什么都不做就等处罚,就调了个30分钟的闹钟,随便找了本书翻了起来。

——少女忐忑ing——

小闹钟响起,沐柔把它按掉,苦着脸站了起来。刚刚她根本没有把书看进去,全程心不在焉。时间过的很快,沐柔也只好走到房间门口对面那堵墙,跪着开始思过。

沐嫣出来看了她一眼,确认她是在罚跪了,提醒了两句不许乱动之类的话就又走开了。她知道沐柔不喜欢被看着这么羞耻地被罚跪,也相信她会比较自律。沐嫣虽然会惩罚妹妹,但某程度上对她也是很宽容的。

20分钟过去,沐嫣把沐柔叫了起来。沐柔轻轻揉着微微发麻的膝盖,跟着姐姐进了房间。沐嫣对罚跪的感觉更偏向于用在反思过错而不是体罚的一种,所以一般都不会让沐柔跪很久。

沐嫣坐在了床边,手中拿着一把竹制戒尺,对沐柔说:“先给你热热身,过来趴我腿上吧。”沐柔撅着嘴,慢慢走到她身边,爬上床边趴到了她腿上。

一般来说,如果惩罚的数目比较多的话,沐嫣会先给沐柔做个热身,用手或者比较轻的工具——比如她现在手上那根轻飘飘的戒尺——把沐柔的屁股打成微红左右的色度,免得她一下子受到太重的处罚而受伤。热身的时候都会用比较轻松的姿势,就好像沐柔现在全身都处于床上的平趴式OTK,,不然就是直接趴在床上,反正都是不用施力的姿势。

沐嫣掀起了沐柔的迷你裙,然后用戒尺轻点了一下沐柔的屁股,“啪”的一声打了下来。

啪!啪!这种戒尺打在臀上的声音很清脆,每一下都啪啪有声。不过打下来也不会太痛,只会 感到一点点刺痛而已。

啪!啪!啪!啪!沐嫣沉默地打着,沐柔也沉默地挨着。两姊妹在此时,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一个专心打,一个专心挨。

啪!啪!啪……打了三十几下,沐柔原本白如凝脂的翘臀已染上了一大片隐约可见的红晕,身后刺痛着,但是沐柔忍着揉一揉的冲动,乖巧地等着姐姐的指示,只希望可以减轻自己的惩罚。

沐嫣倒是主动帮她揉了揉屁股,沐柔原本刺痛的臀部经几下温柔的揉动,已经完全没有在痛了,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庆幸,看来姐姐还是会对自己手下留情的……

沐嫣轻轻把沐柔放下来,说道:“好了,去把上身伏在书桌上,屁股撅高。”

沐柔便走到桌前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撅的高高的,无助地等待着责打。

沐嫣拿了一块板子走到她身后,看到她的短裙滑了下来遮住了臀部。毕竟少女羞涩,沐柔没有主动把它再掀起来。沐嫣帮她调整了一下,使裙子往上身的方向滑动,又把她的小裤裤拉到了大腿中间。裸臀受罚还是比较安全,因为沐嫣可以清楚地知道沐柔的状况,从而调整力度。

眼前是一个微微见红的美臀翘在空中。沐嫣愣了一下,还是挥起了板子,打在了沐柔的屁股上,发出好大“啪!”的声音。

“唔……”沐柔轻声呻吟了一下,板子跟戒尺比起来,声音稍微没那么清脆。但它的痛感自然要强很多,一板子下去,屁股上就多了一块浅红。

沐嫣一板子一板子地打着,每一下都狠狠地打在了沐柔的屁股上,带给她叠加着逐渐强烈的疼痛。沐柔开始微微扭动着身体,喘息也越来越密。

啪啪啪!又是三板下去,又快又狠,沐柔忍不住“啊”了一声,又扭了一下身体,此时她已经挨了十五板子,臀部从微红变成了粉红,越显可爱。

“不要乱动喔。”沐柔听到沐嫣的声音,立刻又摆好了姿势。沐嫣的声音并不严厉,甚至有点温柔的意味,但沐柔不由自主地总是全听她的话。

啪!啪!……“哎……啊……”

沐嫣继续抽打着妹妹的屁股,每一板都结结实实地亲吻上了沐柔的屁股上,让她呻吟声越来越大。

啪……啪……啪……啪……“哎呀,姐……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打了有四十来下的时候,沐柔的屁股已经接近通红,也有些肿了。她痛的忍不住开始求饶。

板子微微一顿,当沐柔以为沐嫣要放过自己而松了一口气时,又一板重重地落了下来。

“啊!”沐柔没料到这一下,大叫了出来。

“很痛吗?”沐嫣在身后问道。

沐柔赶紧说:“很痛!姐姐~我错了嘛,你不要再打了。”

沐嫣只是冷笑了一下,啪!又一板落下。

“你也知道痛啊。你不是不怕痛吗?既然做得出,就要料到后果呀。”

沐柔无言以对,板子又一连串地连续落下,沐柔痛的身子一歪,屁股没有再高高撅起。沐嫣也没计较,只是板子的力度又重了几分。

啪!“啊……”

啪!“啊唷……我真的知错了啦……”

桌子上滴上了几滴晶莹的水滴,有点像是杨枝上落下的甘露,不过这只是少女挨打时疼出来的泪珠……

啪啪!“啊呜……”

啪!“好痛……呜……”

沐柔已经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下了。好像是五六十下吧?反正她的屁股已经通红,整个肿了起来。脸朝下的她脸上没有泪痕,不过眼眶中残留的泪滴说明了她的痛。

沐嫣终于停止了抽打。拍了拍沐柔的背,说:“好了,不要哭了,趴到床上去吧。”

沐柔缓缓弯腰提了一下快掉到地上的内裤,一瘸一拐走到床前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趴着,全程都在可怜兮兮地啜泣。她已经不再想沐嫣叫她趴床上干什么了,臀上的痛楚完全夺走了她的注意力,但她根本不敢碰,以她的经验来说,一碰就会很疼!

沐嫣也走了过来,伸手欲揉。沐柔赶紧躲了一躲,沐嫣说道:“不要动,我帮你揉开硬块,不然接下来的几天都会一直痛。”

揉开硬块的过程是很痛的,但不揉的话会更疼。一番思量下来,沐柔还是妥协了。

沐嫣轻轻地帮她揉着火热的屁股,上面果然有些地方硬硬的,沐嫣就会略加力度按压着,疼得沐柔嘶啊乱叫。

——按压硬块ing——

沐柔在一番“温柔按摩”后,筋疲力尽地瘫在床上。她听到沐嫣好像走开了,也没多想,静静趴着,偶尔抽泣两声。

沐嫣很快又回来了,沐柔转头看了她一眼,在看到她手中的藤条后,瞬间害怕得大哭起来。

“哇啊——姐——不要用这个啊!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不要打了——呜哇……”

沐柔不顾羞耻,边哭边语无伦次地求饶。她只尝过一次这根藤条的威力,第二天屁股还在一直剧痛,完全坐不了椅子。她可再也不想挨藤条了!

沐嫣沉着俏脸斥责:“你这次做事太任性了,真是不顾后果,不给你个深刻的教训你是不会记住的。”

“不要啊!我记住了啊,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沐柔痛哭着哀求,期望获得姐姐的饶恕。

沐嫣看她哭得可怜,差点就要饶过了她,但最终还是硬起心肠道:“不行!你要自己趴好,还是我找绳子把你绑住打?”

沐柔绝望了,只好不情不愿地乖乖趴着,无助地哭着,等着可怕的藤条。

沐嫣道:“我也不多打你,就十下吧。不过你要记得报数,还有不要叫得太大声,不然被邻居听到了,丢脸的还是你自己。”说完,她在空中挥了挥藤条,发出可怕的嗖嗖声,然后就抽了下去。

嗖~啪!!“啊!!!”沐柔大叫一声,又大哭起来。沐嫣抓住她企图往后伸的手,按在了她腰上,提醒道:“快报数啊。”

“呜呜呜……一。”沐柔边哭边报了数。她红红的屁股上多了一条深红的细长藤条印,触目惊心。

嗖~啪!又一记藤条落下,抽在了第一下的下面一点点。

“呜哇……二……”

嗖~啪!“三!我错了呜呜……”

嗖~啪!“啊,四!好……痛……”

嗖~啪!“哎哟……五……”沐柔痛苦地扭着臀,像一尾离开了水的鱼一样做着无用的挣扎。

嗖~啪!!“呜啊……七……”

“报错了喔。”沐嫣提醒道,“这次就算了,下一记从七开始数。下次不准再数错了。”

“是的……呜呜呜呜……”

嗖~啪!!“啊……是……是七……”

嗖~啪!!“啊呜……八……”

嗖~啪!“九……痛……”

嗖~啪!“十……”最后一下打完,沐柔像虚脱一样,把脸埋到床单里默默流泪。沐嫣轻轻摸了一下她背,她全身颤抖了一下,呢喃道:“对不起……我知错了……”

沐嫣看她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安抚道:“没关系,惩罚已经结束了喔……”

沐柔不语,轻轻啜泣。沐嫣拿了张纸巾,温柔地擦拭着她的脸:“柔柔不要哭了,你看你脸都花了。爱笑的女孩才长得漂亮呢!”

沐柔轻声重复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要打了……”

沐嫣搂着她说:“好好好,不打了。我去拿毛巾帮你消肿。”

她去拿了一条毛巾,用温水浸湿了,放在了沐柔通红中带着深红鞭痕的屁股上,坐在她身畔陪伴着她。沐柔渐渐也平静下来了,安静地趴着不说话。

过了一阵子,沐嫣把毛巾拿走,细心地帮沐柔上了药,沐柔觉得原本滚烫的屁股变得清清凉凉的很舒服。沐嫣说:“柔柔,你在这里先休息着,等等时间差不多了就洗洗睡了好吗?”

“嗯,姐姐掰掰。”沐柔已经缓过来了,目送着沐嫣离开并关上了门,趴了一会儿觉得无聊,随手拿起之前丢在床上的手机,微撑起上身就看了起来。

原来时间也才九点,离她睡觉的时间还差得远。沐柔的闺蜜发讯息给她,于是她就跟闺蜜聊了起来。

“柔宝,你有看新出的那本原耽嘛?超好看的~~”作为原耽女孩的闺蜜兴奋地说着。

沐柔回:哪一本?

对面说:就那个《左后方的你》啊,你要去搜一下吗?

沐柔说:可以啊,作者叫什么?

闺蜜回了四个字:八月正暖

沐柔差点从床上掉了下来。她差点以为闺蜜是知道了自己的事来嘲讽自己的……

“八月正暖啊……”沐柔撩了撩头发,随手擦了擦脖子上的细汗,自嘲着自语道,

“这名字取得可真……妙。”

——全文完——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