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文涟漪仔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考试失利

初三的最后一次月考成绩出来以后,我没能保持年级前3名的成绩,顺势滑到了年级第7名,虽然班级还是第一,但是这个压力对于即将升入初四的我属实算得上小小的打击。而且一向英语成绩没有第二的我,居然没有拿到英语第一,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找不到原因。

但是心里确实也是挺压抑的。怎么就会突然变成这样了呢,学习规律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一如既往的勤奋(亲们,我是很勤奋的,虽然有时候狂妄点,不羁点,但是勤奋是所有老师给我的肯定,真的真的)。

晚饭在食堂打饭菜,心里压抑着委屈,虽然老班没有批评我什么,告诉我再接再厉,还是说相信我。并且安慰我说,这并算不上下降。只是我从来没遭遇过而已。

但是心里还是不愿意承担这样的结果,在高处习惯了的人,即便寒冷也喜欢俯瞰苍茫,看不清什么,却喜欢那种感觉。

“同学,你要什么?”打饭菜的姐姐问我。

我没有注意,可能一直在想着成绩的事情。

“哎,你要什么?”那个姐姐显然因为成天做这么一种工作而感到不耐烦。

“你什么态度,还读书人呢!”

我最最最最最讨厌在外面别人用读书人的身份座位他们可以对我妄为的资本。

“你什么态度?一个打饭的。”我没好气的说。

“你什么学生啊,你这样的学习也学不好!”她在不经意间戳破了我正在烦恼的忧愁。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把带有汤和米饭的餐盘哗啦一下,全扬在了她的身上,之后跑到没人的角落里大哭,特别的没出息。她居然在情急之间看见了我的胸卡姓名,很快告诉了食堂管理员,管理员联系到了我的班主任。

我哭完了,直接回了寝室,没有心情再去班级学习。我那时候还不会控制自己失落的情绪,简单的说,就是太少经历失败了。

回到寝室,我看了会儿杂志,拿出放在寝室的各种辅导材料,扔了满地。我痛恨这些给我带来成功的喜悦也给我带来失败悲哀的东西!

我讨厌我还要学习还要继续努力,我想快乐,我不要这么去承担,我不要学习才是我的一切,甚至撕毁了自己辛苦做完的习题册!我连幼儿园的画册都保存着,今天我却撕毁了自己最最在乎的书籍。拿自己最最心爱的东西发泄,带给我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

我把自己的情绪发泄的差不多的时候,发现有人推门,门很用力的被推开。因为我把书本扔了一地,有的堆在门那里。

“干什么呢!”又是他粗壮有力时而让我害怕的声音。

“管不着!”我冲着老班大喊,的确我被这次考试折磨的负起极了,一切事务,在我的眼里都失去了平时的乐观和可爱。

是的,年少的我,连考试的失误都经受不起,年轻和成长要的是各种阻碍和代价。

“啪!”的一记耳光扇在我的脸上,我几乎可以感受得到他手上的硬茧。

我冷冷的看着他,打我的脸。不是很疼,但是很伤心,老班,看来是有分寸的,大抵是我的话太过不讲道理和放荡不羁。

“你想干什么!你怎么如此的狭隘!”老班打完我指着我的鼻子骂。

“我就是如此的狭隘!我受不了了!”我大声的冲他喊,发泄一个孩子对仅仅因为成绩的不满。

“你受不了什么?!”依然对着我唾液横飞的大骂。

“一切,我一切都受不了!我不要念了,我要回家!!!”

还没等我顺平这口气,他拿起窗台我用来打扫卫生的鸡毛掸,向我走来的时候,我还没来得计躲闪,他就一把把我摁在我的小床上,扯下裤子,狠狠的抽打。我不知道他在打我什么,学习下降?知道了我在食堂闹事?在寝室大闹?还是刚刚和他的顶嘴。

从来没有过的疼,从来没有过的委屈。

“啪啪啪啪啪”混着嗖嗖抽动空气的声音,最终泄落在我的屁股上,又是挨打,又是打在屁股上。

我听着嗖嗖的空气声音恐惧到发抖,任何一下抽下来,都带给我心惊胆战的疼。

啪啪啪啪 嗖嗖嗖嗖

一边躲着不断下落的抽打,恍惚看见了有鸡毛飞下来,落在了我的眼前。

啪啪啪啪 我没有哭喊。只是抓紧床单,扭动着身体,尽量分散抽落的疼痛。

甚至认为,这次成绩下降,应该被罚被打。那么好,我用你给我的疼痛代替我要发泄出去的愤怒和惶恐。

“嗖嗖 啪啪 嗖嗖 啪啪啪啪啪”我疼得抓住了老班的胳膊,死死的用指甲扣住。

老班用他更大的力度,抽在我道道红檩的屁股上,我疼得赶紧撒手紧紧的握拳。

我不要说话不要求饶,我要用难以言表的疼,来宣告我这次的失败,成绩,在一个孩子的眼里仿佛是天大的事情。

老班也不说话,很认真,很努力的揍着我正在挨抽的屁股。每一记,都钻心的疼,要把屁股抽裂一般。

啪啪啪啪啪……又挨过数不清的棍子。

“啊~疼~”我突然呻吟了一声,随即有着一股酸楚要像外涌出。

我咬着嘴唇,硬挺的咽下,龇着牙继续让他啪啪的抽打。不住着抽动着身体。

嗖嗖~~~啪啪啪啪啪 不知道多少下又打在了抽过的地方造成了无数的交叉,总之,屁股有种皮肤被撕开的断裂,上演到我的心脏,心脏开始绞痛。

啪 啪 啪

老师,你知道不知道这种疼,我委屈我惶恐,这样的时候,我更害怕疼痛,不再是那个因为调皮和不懂事挨板子的姑娘,此刻,我也是个弱者。比起抽打,我更需要您的关爱,请不要告诉我,您的抽打,是对我的爱。我虽不羁和狂妄,却也柔弱无助,我是个女孩子,我也想变乖变得不叛逆。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老班依然一句话不说 他现在只用武器和我对话。

啪啪啪啪 鸡毛掸子 吞噬了我所有的承受能力。

一种疼沁入骨子里,刻在心上。我用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心脏位置,请它不要来翻搅我的胸腔,也许我还要哭泣。

另一只手不顾一切的保护自己抽打的屁股,是的,鸡毛掸子抽在了手上,手摸到了触目惊心的伤痕,道道清晰,摸上去很疼很疼,像是灼伤的皮肤洒以盐碱,埋葬着我屁股上的沟壑。

鸡毛掸子无处可抽,屁股也再无处可大抑或再打。是,连重复的可能都不再有。我只希望,没有打破出血。

手上挨了几下抽,顿时红肿青了起来。动了动手指,弯曲都开始发疼,老班停手,眼泪顺流直下。

没有哭喊,只有成串的泪水滴下,瞬时决堤。没有求饶,只有心脏一次次的不安和委屈烦躁。

没有哭喊,只有成串的泪水滴下,瞬时决堤。没有求饶,只有心理一次次的不安和委屈烦躁。

“穿好,把你自己这屋子收拾干净!”老班刚打完我,居然让我干活。

我趴在床上,摇头。疼痛让我难以移动。我想我的屁股一定特别惨。

半天没有说话了,刚要开口嗓子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于是清了清嗓子,轻轻的说:“您……您让我缓……一下”说完有点哽咽,眼泪又流了出来!

“起来!”老班边说边拿烟出来,让自己冷静和安静。

我死死的爬起来,屁股处向断裂了一样失去了只觉,太多的次数,抽打也必然麻木。

记不清是怎么穿上的裤子。只记得穿好以后,撅了半天,才勉强的能直立起来。

“太疼了”我唯唯诺诺的说出三个字。

“去……收拾好。”我看着满地的狼藉,一蹲一起的打理,又是一阵惨烈的折磨和疼痛。终于收拾完好。看着老班,不说话,意思是整理完毕。

老班把窗户打开。放走烟味儿。

我站在自己的学习桌旁,有气无力的站着。手扶着桌子,支撑要塌下来的身体。眼泪依然滴答落地。

五分钟的沉默,我看见他苍老的脸,看见他把打火机放回烟盒的手在发抖,打火机掉在了地上,他轻轻的捡起,又颤抖的放回。把烟盒放在衣兜里,向我走来。我把双手都扶在学习桌上,意思是老师,你可以继续打。

他把鸡毛掸子放在桌子上。我看了眼刚才给我造成痛苦的武器,深呼吸。

“谁规定非要是你第一的!你不顺心了就随意发脾气?!你上课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学校是你家吗?!

“浮躁!狭隘!狂妄!暴躁!放肆!毫无容忍!无法无天!受不得失败!”老班再次指着我的鼻子骂。老班用他自以为最最狠毒的语言刺激我。

“做不成大事!白白看好了你!!!对你比对我自己的儿子还放在心上,这就是你给我的回报么?你知道不知道我专门分析你的卷子到深夜,我爱人你的数学老师每天都最先批改你的题单和习题,我们甚至把你的字都记得一清二楚,我们关关切切你的所有,包括你的情绪,甚至我们有时候和儿子聊天的时候还要问问你在班级过的好不好!我们每周都向所有的老师问你的情况,甚至在监控里都要多看你一眼,不是怕你不学习,是希望你快乐,希望你好,我们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你,你呢,你给了我们什么!就一次考试失误而已,你就说你什么都受不了,不要学习了,受不了一切是么?好,好,我今天就让你受不了!

说完,又拿起鸡毛掸子狠狠的抽向我的后背,我让他恨铁不成钢。我看见老班的眼泪和鸡毛掸子一起挥下来,我的不懂事,也同样给爱我的他带来了莫大的伤害。他的心被我的年少轻狂遭禁的一塌糊涂。原来男人也是会哭的。

我抓着衣服两手交叉抱着自己,自己给自己最后的安慰。忍着哭嚎,让老班狠狠惩罚和责打。

身疼得遍体鳞伤,心里翻江倒海,死去活来。

“啊~~~别打了,疼”我几乎是撕心裂肺的喊出来。

我开始抽泣,我能感到自己脖颈上的收缩。一阵眩晕,我倾倒在了地上,疼痛,总给我轻度的眩晕,包括打针的疼,也是如此。

屁股上的疼痛惊醒了我,我半侧着身子,咽了下口水对他说:“我,让您错爱了。对不起您的重视。”

说完顾不得形象,几乎是爬到床边,发抖的对他说:“别打了,别打我。”

老班红着眼睛看着我问:“我就想听你说一句话。”

“我……我再也不会放弃自己,好好学习。”我靠在床边,后背又开始隐隐作痛。泪水涌出来,我的脸被泪水冲洗的干涩发痒。

“重新说!” 

“我再也不会放弃自己,老师我错了,我真的明白了,我不会了,我永远不会这样了,我知道教训了,我对不起你和数学老师。我错了,我懂事,我不再狭隘了,我懂了,真的懂了”

“老师,你别走,我不想擦药,太疼了,有话和你说!”我叫住他。

老班坐在我床尾的位置,看着我:“想说什么。”

“那药太疼了。”我还是带着哭腔的说。

“嗯,你就想说这些吗?”老班问。

“不是吖。我想问问我是不是把您气坏了,5555555”

“是。”没想到他这么直接的回答。

“哦,那、、、那你现在是不还生我气呢。”我半天依然没说道主题。

“是。”他依旧回答的斩钉截铁。

老班的回答让我彻底绝望,于是说:“哎呦……啊……疼~~”

老班要紧的打量着我,于是说:“等一会吧,我还是去拿药。”

依然扳着脸出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市里的那盏大钟像极了他的脸。一会儿他把药拿回。来到我床边:“自己弄,还是我来?”语气依然严肃着。我想真的还是没消气。

“自己弄吧……”我害怕的看着他。

我脱了裤子,拿着药,对自己有点不忍心下手。一道道或红或肿或淤紫的痕迹,有几处还抽出了血印。我想是不是再打几下估计就能皮开肉绽了。以前老班打完最严重会青一些紫一点,大多时候只是当时肿起来,一天也就好了,今天伤的触目惊心让我的心紧紧的抽动了一下。

正在我犹豫不肯给上药的时候,老班一把抢过我拿在手里的药,对我说:“给我!”

我不情愿的交给他,不想让他的大手在我的屁股上使劲的揉,要知道那样又疼了一次。

可是看见他依然没有缓和的表情,忍着疼,咬牙挺着让他摆布我受伤的臀部。

“知道为什么挨打吗?”老班边给我上药边问。

我点点头。

“为什么……”老班继续擦药。

小孩子最怕挨完打的发问,本来已经很羞愧,还要自己去总结刚才被揍的原因。

于是我含糊不清的说:“我知道了。”力图掩盖自己刚挨完打的害羞和疼痛。对于为什么挨打,显然不愿意去面对。

老班好像看出我的小心思,于是上完药,让我自己弄好裤子,对我说:“不是因为你成绩下降打你,你自己也知道,你成绩考最好的高中,不成问题,哪怕就是现在这个成绩,甚至再下降一点都没关系。”说完看着我的脸,我赶紧点头表示接受老班的分析和鼓励。

“你自己说,我什么时候因为你没考好打过你?”

我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于是又赶紧摇摇头。

“其实,今天成绩出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放在心上,甚至都没觉得你稍稍的下降给我带来什么惊讶。”老班开始恢复平静的语气,我跟着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让我没想到的是,一直在我眼里开朗你,居然如此的狭隘,把这种失败去发泄到别人身上,负气到这种程度,居然说出不要我们管,你自己也不要再读书这样的话。”说完继续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最让我生气的是,你根本不会面对自己的失败,你把自己的失败随意的迁怒,甚至可以放弃自己。我觉得我对你的重视和爱戴,被你的负气攻击得功亏一篑啊,孩子!”

说完,用巴掌重重的拍下。那句“孩子”听起来失落无力,意味深长。

“哦……嗯”我羞愧的答应着

“自己说该不该打?”我最怕问我这样的话,让自己承认自己活该挨打。

我把脸埋在手臂里,点头,不好意思看他。

“干什么呢,来,让老师看看……”老班扒开我的胳膊,要看我的脸。

我闭着眼睛对着他表示不要看他,实际上是不好意思面对刚才打我的人。

“哭!每次打完都哭!哭得悲痛欲绝的!但就是不长记性!”老班看着我潮湿的脸,浅浅的骂道。

我突然睁开眼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句:“那您还哭了呢!”说完就觉得开始后悔。

气氛突然凝重下来。

“你别那么多废话了。”安静中突然冒出一句老班关于对我语言的评论,原来我的实话实说变成了他找借口托词的“废话”……

原来男人都是不喜欢被识破的。

那么好吧,我把自己的不羁和张狂写在脸上,倒宁愿他把对我的关爱和重视深深的藏在心里。

上了初四,我在感觉自己逐渐长大。有了更多的想法,更多的主意。张扬个性以及怎样张扬个性似乎是这个时期孩子们的主导。

要面临中考的我还是很自觉的放弃了一些自己平时喜欢的东西,比如游戏,比如“聚众赌博”。

所谓长大应该是可以将自己的过去重新拾起并重新的分析定位。我开始回忆自己的所有好的坏的一系列事情,结论是:自我感觉依然良好,除了脾气不是太好之外,也就是说,还是没有完全长大。

学习要继续,生活要继续。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