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Nico小姐姐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被打屁股就像坐过山车,一会儿害怕一会儿飞。

告诉你一个秘密,说真的,猫特别喜欢被打屁股,如果你掀起猫尾巴,拿藤条以一定频率抽在猫屁股上,猫会性福的大叫并且不断把屁股怼向你的手。

就像有些人,希望能够找到“打自己屁股的人”,在这条路上不断摸爬滚打,并且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将自己的胖圆大屁股展示在对方面前,扭来扭去,变幻各种体位以获得被打屁股的不同疼痛体验,从轻到重,从白到红,直到第二天,看到一切跟凳子相关的物件都会心脏一紧,他们的短期目的就达到了。

如果说打屁股能够使一帮人如此着迷,那这项运动也一定有其自身的优越性。

相比起成人项目来说,打屁股似乎看起来没什么年龄限制,有很大一部分人在童年时期就已经“实践”过了。

我在之前租住过一阵公寓式房子,夏天天热大家都开着门通风,邻居家住了一对暴力妈妈和熊孩子,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因为加减乘除的数学题遭到噪音骚扰,即使关上门,也能听到妈妈大声质问儿子“10+5等于多少,”并且手中随时握着一根从楼下捡来的树枝,一旦答错或者反应太慢,就会毫不留情的抽在熊孩子的屁股上,之后就换成熊孩子拼命嗷~“妈妈别打了!别打了!”可是到了第二天天一亮,该吃吃该玩儿玩儿,熊孩子跟没事儿人一样,皮的不像话。

如果你小时候也有类似的经历,那恭喜你,你已经拥有了一项别人想要都无法弥补的人生体验。

不过我倒也并不认为打孩子是件对的事儿,但在家长所掌握的温柔说教手段超出了熊孩子犯错的预算,是否实施惩戒措施?动用肉体或是精神上惩罚,哪种对孩子造成的影响更大?这个显然是个开放性的问题了。

有种心理学上的说法,大概是说,要是碰上特别爱管事儿的家长,小时候被严厉管教,比如一犯错就被打,在当时,确实会让人产生厌烦心理。然而在长大之后终于拿到了人生的控制权,再也没人敢对他们动手动脚的时候,主动把对身体的伤害权交给别人,会获得安全感。

不过如果你已经长大了并且想尝试童年被打屁股的感受,找个所谓的“爸爸”进行角色扮演,可能是最接近童年的办法了。

当然大多数爱好者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打孩子而来的,他们热衷于成年少女像水球一样的屁股,有弹性还反光,一巴掌下去微微泛红,或是鲜肉少年紧致的屁股,一紧张起来,肌肉的线条清晰可见。“把屁股撅起来!不许动!”此言一出,代表即将要开始了。

有经验的执鞭者会选择不同的工具,从热身工具逐渐变成效果更显著的工具,比如先是用手,再用拍子,皮带,藤条,戒尺,鞭子。不断冲击被打者的承受底线。

对于成年人来说,有一定的情趣意味被涵盖在其中,在距离性器官最近的部位被人如此关怀,除了疼痛本身使身体分泌的内酚酞(快乐因子),还包含着心里上的强烈羞耻感,羞耻感又会使肾上腺激素上升,脸红心跳,血液循环变快,随之又会兴奋。

工具,力度,频率,姿势,双方的身心状态,都是重要因素,能不能享受一次愉快的打屁股运动,就需要双方的配合了。

如果你在相关网站搜索引擎上输入“打屁股”或者“SP/Spanking”,你会发现很多相关视频,比如:主人打仆人,老师打学生,丈夫(妻子)打妻子(丈夫),老板打秘书,几乎能满足你的一切幻想,还有些剧情版,告诉你发生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尽量解释的接近现实生活中的合理。但你还是能看出他们在演戏,也并不影响对此产生快感。

还有些群众玩家愿意把动漫或者影视作品里的相关镜头,都剪辑出来发布在互联网上,点击不亚于哲学比利。演员通常来说能把挨打演的十分生动,表情和声音都很到位,这是大家爱看的,还有些出戏的演员,在剧情里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别人挨打,脸上的表情比挨打的人都疼。

对于执鞭者的乐趣就像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满足了好奇心,拿到了掌控权,听到了呻吟声,满足了施虐欲。

有很多人都想了解,打屁股究竟有多疼,尝试过一次愉快打屁股的人会告诉你,就像吃变态辣鸡翅,很疼也很爽,还会上瘾。还有人说,像在坐过山车,一会儿害怕一会儿飞,期待结束又不希望马上结束。

也有些初出茅庐的爱好者还未得到其中的乐趣,会告诉你很疼,下次也不想要了。

所以我再必须要强调一下游戏规则,准备工作注意工具清洁、挨打部位要避免生殖器官和尾椎骨附近,比如男性的睾丸,这些是神经分布比较多的地方、结束之后由于毛细血管破裂会有红肿,先冷敷,24小时之后再热敷。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