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孟鑫知道他本可以有选择的。孟茹允许他六点钟和朋友一起去酒吧,但必须在八点半之前头脑清醒地回来。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转眼就八点了。孟鑫正和朋友们喝的正起劲,却不得不频繁看着手表。这时又像往常一样听到了朋友们的嘲笑。

王波已经微醺,红着脸揶揄着孟鑫,“你最好得走了,孟鑫,否则你的小孟茹会把你屁股揍红的。” 围坐的朋友瞬间爆发出一阵笑声。 

但是孟鑫也有些小醉了,他可不想就这样被朋友们嘲笑,借着上头的酒意回答到:“我已经习惯了,兄弟们。我认为再来几瓶啤酒才是正确的选择,就算挨孟茹一顿打也是值得的,有什么大不了的。来,帅哥,再给我们来一打啤酒。”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孟鑫此刻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现在可没有刚刚那么自信了。尤其是当他回到家里关上门并走进客厅看到孟茹那严厉的神情,他总算是意识到了刚刚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其实刚才在酒吧里时,他就知道他一见到孟茹就会改变主意,但他实在不想被朋友嘲笑是个懦夫。现在他看到女儿穿着薄薄的白色吊带衫短裙,生气地瞪着自己,他不得不再次质疑自己自私而愚蠢的决定。

孟鑫换好拖鞋走进客厅,本来坐在沙发上的孟茹站了起来,生气地双手叉腰瞪着孟鑫,严厉地说到:“爸爸,我告诉你八点半回来的,现在都迟到一个小时了。我不想再说了,你应该知道等你的是什么。”

孟鑫今年38岁,此刻却害怕地看着他17岁的女儿。他的妻子彭倩和闺蜜们要一起出去玩一周,像往常一样,孟茹负责管理并惩罚他。孟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因为行为不端被妻子打一顿屁股,他很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在他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彭倩就说过,她不喜欢因为以后他的一些不良习性而互相争吵,而更喜欢用打屁股来作为一个快速且有效的解决方案。当然,她拥有最终裁定权。孟鑫深深地为彭倩着迷,也非常赞同这个可以维护家庭和谐的观点,因此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她的管教。 

自彭倩第一次打孟鑫屁股以来,现在已经十八年了。孟鑫知道,如果没有这套管理制度,他们肯定早就离婚了。并且同样重要的是,他绝不会在工作中像现在这样表现优异,在公司晋升到了高级经理的职位。这一切都是因为彭倩管教他非常严,包括他在工作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孟鑫知道因为彭倩的纪律和管教,他在工作中做的比原来自己能做到的要好的多。 

孟鑫开始并不喜欢孟茹负责管教他。但后来发现她是一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中学生,并且能够狠狠地打他的屁股,他才意识到彭倩在不在的时候让她来负责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他的朋友们早就知道彭倩会打他屁股,他们后来也意识到孟茹也会打他。实际上,在孟茹第一次打他屁股之后就发现了。那段时间彭倩不在,但孟鑫还是在餐厅的座位上不时的扭来扭曲,看上去非常不舒服,那样子像极了他经常被彭倩狠狠地打屁股之后的表现。在朋友们半开玩笑半强迫的逼问下,他很快就承认孟茹之前打了他屁股,并且以后每当彭倩不在时都由孟茹来管教他。

现在孟鑫家的客厅里,孟茹走到孟鑫身边,揪着他的胳膊将他带到了餐厅。一把餐椅已经放在了餐厅正中,更糟糕的是,孟鑫看到了那把自己非常熟悉的相当厚实的木制发刷放在餐桌上,离餐椅很近。那正是他妻子和女儿在他屁股上经常使用的发刷,今天他的屁股将会和它再亲近亲近。

孟茹坐到餐椅上,再次瞪了一眼孟鑫,命令道:“把裤子和内裤给我脱掉,爸爸。”

孟鑫不得不按照女儿的指令解开皮带脱掉了外裤,再用手指伸进内裤往下拉。女儿的视线几乎与他的下体在一个水平线上,尽管已经在她面前一丝不挂很多次了,但此时还是有一些害羞。不过孟茹早已非常习惯见到爸爸的下体,因为早在孟茹开始打孟鑫的屁股前,彭倩就允许孟茹来观看她打孟鑫的屁股,几乎就像多子女的家庭一个小孩挨打,其他的兄弟姐妹在旁边观看一样,只不过孟茹是他们的女儿。

孟鑫把裤子和内裤褪到了脚踝,站直了身子,将衬衫也提到腋下的位置,然后低头敬畏地看着他的女儿。孟茹指着自己短裙下白皙的大腿命令道,“爸爸,趴好!” 孟鑫立即按照指示趴到了女儿的大腿上。

当孟鑫把自己的全部重量压在女儿的白皙而光滑的大腿上时,他知道这顿打一定轻不了,就像他之前经历的每一次。不过,很快他就放松了下来,他感觉到女儿在用手盘旋抚摸着他的屁股。无论是孟茹还是彭倩,这一直可以让他很平静,他总是利用这段时间来反省自己是多么不懂事,只要他按照被告知的那么做本可以避免被打屁股的,但是这种状况还是经常发生。他知道尽管他现在在公司里职位很高,需要做出一些非常重要的决定,但是回到家里,一切都归彭倩负责。他是一个工作狂,在家也总是接听电话,发邮件或是做其他工作,而彭倩做家务,洗衣服做饭,并为他做了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她对此感到非常满意,她喜欢这样做,并不觉得自己像个保姆而认为这是妻子的职责。但她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强势的女性,且可以从管理孟鑫中获得满足,当然,打他的屁股让她更加满意。

每次孟茹把爸爸按到她的腿上,她都会这样抚摸着他的屁股,她知道这样可以让他平静下来。过了一阵,她高高举起了手,用力的打在孟鑫的屁股上,啪!

接着一下又一下地交替打在他不同的屁股瓣上。啪啪啪啪!

看到爸爸的屁股随着自己手掌的击打变平又弹回,看着它们变的越来越红,孟茹感到非常高兴。她也知道她的爸爸对这些热身般的击打已经很习惯了,但她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将开始在她的腿上扭动,痛的叫喊和求饶。

啪啪啪啪!

果然,过了几分钟,孟鑫忍不住发出浅浅的呻吟声,在她的腿上小幅度的扭动。所以孟茹学着像妈妈一样开始狠揍爸爸的屁股。先是连续在左边屁股上连续打好几下,然后又在右边屁股上连续打几下,来回反覆的抽打。

啪啪啪啪!

孟茹经常去健身房练哑铃,借此增强自己的肌肉力量。当她的手掌打爸爸的屁股打到刺痛的时候,她知道爸爸的屁股要疼的多。所以即使手很痛,她也继续用力地抽打爸爸的屁股。这个经验也是妈妈传授给她的。

孟茹之前还观察到,当妈妈打爸爸的大腿时,他更厉害地扭动妄想躲避,但他同时又知道双手必须牢牢地放在地板上以确保没有试图遮住屁股。她很有信心好好地打爸爸一顿屁股,就像之前妈妈打他的屁股一样。

啪啪啪啪!

孟茹非常开心地把爸爸的大腿也变成了和他屁股一样的通红。她停下了手,稍微扭转过身体拿起了厚实的木制发刷后她用发刷在孟鑫的每瓣屁股上点了两下,用以警告爸爸即将发生的事情。她可以明显地到爸爸害怕即将到来的发刷屁股绷紧,整个身体都变得很紧张。 

孟鑫总是和他的朋友说,他对发刷打屁股早已习以为常。虽然不那么好受,但都能轻松挺过。但他没有告诉他们的是,在被这可怕的厚重的木梳子打了二十下后是什么感觉。现在他仍然努力地伸展胳膊保证双手伏在地面上,但已经忍不住流出眼泪,并在女儿光滑的大腿上扭来扭曲试图躲避如此可怕的发刷,但毫无疑问他失败了。

“孟茹,饶了我吧,爸爸知道错了。”

啪啪啪

“孟茹,我再也不敢不听你的话了,别打啦……”

啪啪啪

又是狠狠地十下发刷,孟鑫停止了在孟茹的腿上扭动,老实地趴在那里,他没有力气再挣扎了,除了随着发刷不断地落在屁股上而无法控制地哭泣。

孟茹打算用发刷在爸爸的每边屁股上狠狠打五十下,这也就是个普通的数目把。有时候会揍的更多,但却很少少于五十下。而且通常她最后十几次要比之前打的都要狠一些,这样当她放回发刷结束这场惩罚时,可以看着她爸爸趴在自己腿上哭得眼泪汪汪。

今天孟茹没有太过狠心,揍了孟鑫五十下发刷,但最后的十几下让孟鑫哭的稀里哗啦的。

孟茹看着大腿上的爸爸,等着孟鑫平静下来后,孟茹揉了几下他的屁股以引起他的注意,接着命令道:“好了,爸爸,你可以站起来了。站在你专属的墙角,双手放在头上,不要东张西望。”

当孟鑫从女儿的膝上爬起来时,一切在眼泪中都变得模糊了,不过和以前一样,他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扭着小步往墙角走去,裤子和内裤还在脚踝上,没有孟茹的命令,他当然不能将他们提起来。当他走到墙角,把鼻子贴在墙上,双手抱头,看着那堵离眼睛近到模糊的墙,同时默默告诉自己,以后必须要乖乖的听女儿的话。当然,当他平静下来的时候他也知道,无论他之前每次怎么承诺自己将会表现得更好,最终他都没有这样做。因为只要他一和朋友在一起,脑海中不负责任的情绪都会占据上风。只有当他在工作时情况才不同,因为在公司里他是主导者。只是他不像妻子和女儿那么幸运,能够打没有按他的要求做的下属的屁股。

孟茹总是让她爸爸在角落光屁股罚站至少二十分钟,有时候甚至会让他在角落里罚站三十八分钟。他不是三十八岁了么,那么多大岁数就罚站多久。孟茹回忆起在她小时候也曾像爸爸一样罚过站,但和她爸爸不同的是,她很快就已经成长为一个负责懂事的中学生,而且现在还可以管教不懂事的爸爸。

终于今天的罚站时间结束了,孟茹命令道:“好了,爸爸,你可以把你的内裤和裤子穿起来了。”

 孟鑫听见赦免的命令,立刻弯下腰来拉起裤子,他知道孟茹会盯着看他红彤彤的屁股。他穿好裤子后转过身来看着女儿:“对不起,孟茹,我下次会听话的,不会违抗你的命令。”

孟茹从来没有把他的道歉当回事,因为她知道爸爸会再次违反诺言不听话。但她也不在乎,因为她知道怎么处置她不听话的爸爸。

孟茹看到爸爸的脸上都是泪痕,说道:“好的,爸爸,去洗把脸吧,今天就到这里。”

“好的,孟茹,再次说声对不起。” 孟鑫也知道这个道歉有点假,之后的事实也会证明是这样,但他觉得说出来更好点。他一走进浴室就迅速地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屁股和大腿,发现它们像往常一样被打得红肿,有些地方还变硬了。但是现在他已经平静了下来,尽管屁股还是疼得很厉害,他还是微笑着告诉自己,这也许没那么糟糕,多喝两瓶啤酒是值得的。

孟茹在楼下听到爸爸走进浴室,立马来到了浴室门外,她非常确定爸爸会打电话告诉他的朋友发生了什么。她知道他总是这样做,不仅是在她打他的时候,妈妈打他的时候也这样。她知道爸爸喜爱吹嘘。她站在那里听到爸爸在电话里告诉他的朋友王波,他刚刚被女儿打了一顿。但他的笑声听起来不是吹嘘的假笑而是发自肺腑的。这个电话确认了孟茹的想法,爸爸认为她对他非常严格是对他最好的帮助。同时这也对她和妈妈来说非常有效,这也他们就没有其他家庭那么多的冲突,因为在那些家庭中,没有同样的惩罚制度。 

现在轮到孟茹在群里告诉她的闺蜜们,她刚刚又打了她爸爸一顿。好事的闺蜜在八卦完了这次惩罚之后忙着追问下次打她爸爸屁股是什么时候。

当然,她应该很快就有机会了。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