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咏者的纹章sp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终章RSolenya原创
本文为葉詠者的紋章的同人文
封面图截取自FIREBALL66的原创图片

“悠蘭逹!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

憤怒的斥責聲突然回蕩在一層大廳中,只見一個金髮的、約摸有二十多歲的女生正提著一根藤條,在訓斥著一個茶色頭髮的少女。少女似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呵斥嚇到了,低著頭輕聲啜泣起來。圍觀的群眾有些不知所措,互相交頭接耳—

“艾薇姐姐,悠蘭逹隊長是因為什麼才要被懲罰的啊?”一個身著短裙、戴著眼鏡的女孩問向她旁邊穿著華麗、腰后配著長劍的另一個女孩。

“莉莉安,隊長她…在我們這次的護送任務中對敵人的實力判斷錯誤,導致我們陷入一整個幫派的圍剿中。最後雖然由於援兵的及時趕到,我們仍是戰勝了敵人,可我們這裡損失慘重,就連護送目標也葬身亂戰。但其實這件事我和黛芙妮也是有責任的。而那個人是對組織來說很重要的人物,因此回來後克莉安莎便對悠蘭達大發雷霆……”

“都給我安靜!”克莉安莎扭過頭,對著吵鬧的人氣一聲呵斥,少女們立馬鴉雀無聲。

整個大廳此時寂靜得可怕,明明站著一群人,卻只能聽見清脆的腳步聲。

“你究竟有沒有認識到錯誤?!悠蘭達!”克莉安莎在大廳中來回踱步,時不時站住訓斥悠蘭達兩句。

“我……”悠蘭達的聲音明顯帶著哭腔。她的左手搭在胸腔前,右手緊緊地攥著裙角,手心中滿是汗珠。“我不應該魯莽判斷,以至於任務失敗…”

“僅僅是失敗?!你知道我們為了救你們,賠進去了多少重要物資和符文捲軸嗎!這哪裡是失敗?簡直是慘敗!我們只因為你的一念之差,就做了多少無用功,白白浪費了多少物資?!”

克莉安莎怒罵著,反復數落著悠蘭達的錯誤。

“對不起…對不起……”悠蘭達早已泣不成聲,只是一個勁地道歉,聲音卻越來越低,逐漸失聲。

克莉安莎冷冷地看著面前不斷認錯的少女,沉聲呵斥道:“抬起頭來!”

悠蘭達用手背迅速抹乾眼淚,緩緩抬起頭。她還在抽泣著,臉上滿是淚水。

“我原本以為你是這裡最大的女孩,不會再犯那些艾薇曾經因為粗心而出現的失誤,便把你提為隊長。可我想錯了,看來你也還是一個孩子,也還需要懲罰才行。”克莉安莎揮動著手中的藤條,藤條撕裂空氣的聲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說吧,你自己覺得應該懲罰你多少下。”

“一……一百下…”悠蘭達聲音顫抖。

“大點聲!我聽不到!”

“…一百下…!”悠蘭達緊閉著雙眼,用還算大聲的音量喊出了這個數字,“請…您責罰。”

“好!”克莉安莎一步邁上前去,用左手抓著悠蘭達的手臂,讓她背對著自己,然後按著她的背部,命令她抓住自己的腳踝。隨後,克莉安莎掀開了這可憐的小姑娘的長裙,又一把拉下了她的內褲,露出了她潔白的臀部。

接著,克莉安莎站到了悠蘭達的左手邊,一隻手按著她的腰部,另一隻手緊握藤條,放在悠蘭達的屁股那裡虛晃了兩下,熟悉了熟悉力道。

克莉安莎扭過頭,向哭泣著的悠蘭達說道:“我每打一下,你就要報一個數直到第一百個為止。但是若是你有一個數報錯了,那就加罰十下!”

在人群裡站著的艾薇皺了皺眉頭:“這責罰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黛芙妮湊到艾薇耳旁,道:“我們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好,這件事我們兩個也是有責任的,讓悠蘭達姐一個人受罰太不公平了。”

“先看看吧,萬一打到一半克莉安莎氣消了,便也會感覺到這懲罰有些過於重得離譜了。到時候應該會原諒悠蘭達的。”

克莉安莎沒有廢話,藤條在空中比劃了兩下,便徑直打向了悠蘭達的小屁股。悠蘭達毫無防備,慘叫一聲,向前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但她忍著痛迅速站回了原來的姿勢和位置,並喊出了第一個數字:“一…”

“啪!”克莉安莎完全沒有猶豫,又迅速擊出了第二下,力道絲毫沒有減弱。悠蘭達連剛剛的第一鞭都沒有緩過來,現在又挨了第二鞭,與第一鞭擊打的位置基本重合。皮肉撕裂般的痛感讓悠蘭達幾乎失去思考的能力。她低聲哭著,喊出了下一個數字。

“啪!啪!啪…!”克莉安莎極快地揮舞著藤條,每一下都力道十足地抽打在悠蘭達可憐的屁股上。悠蘭達一邊哀嚎著,一邊報著數,早已泣不成聲,幾次差點失去知覺。

不出一分鐘,悠蘭達的內褲從大腿根部滑落到腳踝處手緊抓的地方,屁股上已經滿是傷痕,甚至有些還滲著血。可克莉安莎似乎是沒有消氣,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

“這樣不行,我不能讓悠蘭達姐一個人承擔所有過錯。”黛芙妮焦急地看著受罰的悠蘭達,“我要出去和克莉安莎說清楚,這件事情不只是悠蘭達姐的過錯。”她不顧旁人的勸阻,擠開前面的人跑到大廳中央,伸開雙臂,用身體擋在了悠蘭達的前面。

“呼—啪!”呼嘯的藤條沒有剎住它的動作,直直地打在了黛芙妮的小腹上。黛芙妮表情有些扭曲,捂著小腹半蹲了下來。克莉安莎見此狀況,疑惑地收起了藤條。悠蘭達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仍是止不住地一邊抽泣,一邊穿著粗氣,小腿不停地微微顫抖。克莉安莎看著闖進來的黛芙妮,冷聲問道:“黛芙妮,你過來做什麼。”

悠蘭達聽見竟是黛芙妮闖過來之後,一邊喘氣,一邊說道:“黛…黛芙妮,不要…管我,快回去…,這…這是我…應得的懲罰……”

黛芙妮轉頭向悠蘭達露出來一個勉強的笑容,低聲道:“沒事,悠蘭達姐…一切都會沒事的。”

隨後,她轉回頭,對著克莉安莎道:“這件事情不全是悠蘭達姐的責任,我也是有過錯在內的。您要懲罰的話,就連同我一並懲罰吧!”

克莉安莎看了看黛芙妮,又看了看悠蘭達,忽然冷笑兩聲。她沉吟幾秒,道:“有意思,竟然在這種時候向我展示你們有多團結友愛。那麼正好,我剛好打到手累了,也剛好想到一個新點子,就由你來監督實行吧。”

說罷,克莉安莎走向寢室的方向,一分鐘後,手上拿著一個發刷走了出來。

她走到了悠蘭達身旁,命令她跪在地上,並將發刷交給她。自己走到大廳後方的座位上坐下。

“悠蘭達,你就用這個發刷自己打完剩下的六十七下,就用我那樣大的力道。那麼黛芙妮,你就站在哪裡監督著並幫她報數,順便數數她有幾下沒有用力,之後告訴我,我幫她打完這些力道不足的。但若是你報的數比我的少,就說明你在包庇她,我也會給予你一定的懲罰的。”克莉安莎冷笑著說道,“另外,悠蘭達,你剛剛報數有報錯一個,所以目前還剩七十七下。那麼,開始。”

悠蘭達跪在地上,俯著身,她的屁股在空氣中暴露著,正對著圍觀的所有人。她的臉早已通紅,嘴巴張著,卻發不出來聲音,大腦一片空白。她舉著發刷的手顫抖著,良久,才打下了第一下。

“啪!”清脆的擊打聲,同時,黛芙妮也用顫抖的聲音報出了數:“一…”

悠蘭達的動作不是很快,但聲音都很響亮,想來是害怕加罰,亦或是害怕黛芙妮難辦。自己打的確不如別人打更疼,並且在擊打前都會有心理準備,不至於叫出聲來。可巨大的羞恥感、擊打先前傷痕的觸點般的痛感一下又一下地猛擊著悠蘭達的心臟。

“啪…”這一下悠蘭達打得有些歪了,以至於聲音聽起來像是洩了氣一樣。克莉安莎皺了皺眉頭,卻沒有說什麼。

悠蘭達的屁股和大腿根部由一開始的通紅變為嚇人的深紅色,好多地方都有著淤青,甚至破皮流血。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終於,隨著一聲重重的擊打聲,和黛芙妮帶著哭腔的報數聲,漫長的懲罰階段終於暫時結束了。悠蘭達重重地放下手臂,撫摸著自己傷痕累累的屁股,不止地抽泣著。黛芙妮附身撿起發刷,緊張地抓著,看著克莉安莎走來,顫抖著低聲道:“一共…有十三下沒有用上勁。”

克莉安莎看了她一眼,緩緩開口道:“還算誠實,我一共聽見了九下沒有用力。不過既然你說是十四下那麼就按十四下來。”

說著,她一把拉起仍跪在地上的悠蘭達,接過發刷,隨意搬來了一把大廳周邊放的凳子坐下。二話不說,就將啜泣著的悠蘭達按在自己的腿上,重新掀起已經落下的裙子,無視掉悠蘭達的哭號,狠狠地打完了剩下的十三下。之後將自己腿上的女孩向外一推,悠蘭達便滾落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痛卻又使她彈了起來,轉而趴在了地上埋頭痛哭。黛芙妮急忙過去扶起來她,悠蘭達便抱著黛芙妮的脖子,將頭埋在她的身上失聲哭了起來。

克莉安莎站起身來,扔下了發刷,頭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門。

另外兩位隊員急忙趕來,一邊安慰著悠蘭達,一邊護著她回到寢室中,幫她止痛療傷。

傷好了之後,悠蘭達也並沒有記恨著克莉安莎,也知道她做這一切也是為自己好。並且,她和黛芙妮的關係又近了一步,成為了無話不說的摯友。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