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缝上的记忆
本文为转载,为紫宵星辰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当你遇到天使,你会感觉幸运。当你遇到恶魔,你会体会热情。当你遇到精灵,你会找到快乐。当你遇到仙女,你会得到幸福。如果你一起遇到她们,你会怎么选择?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当一个园丁带着一份养料来到花园,他却发现花园中竟然有四朵花在一起盛开,怎么办?是找一株最好的花施肥还是把养料分成四份???

第一章

圣地亚哥学院是所以高质量教学著称的私立高中,这里每年都会出口许多“高级人材”,而且学院还很讲究“教学纯度”就是学院老师一定是要从本校毕业的才可以。

22岁的风继伦被分配到了艺术系助教,他去年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这里毕业,本想出国深造的他经不住校长的再三挽留,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成为一名助教。

“校园的感觉还真是有些怀念。”风继伦站在音乐系的走廊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看着学弟学妹们精神饱满地迎接新学期,风继伦决定自己也要做一个优秀的助教,以后要做一个世界著名的教授。

忽然间,从走廊尽头的房间中传来了一阵优美的钢琴声,琴声清脆动听。不用说这肯定是有人在琴房中练琴,带着好奇心的风继伦来到了门口,偷偷地往里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淡紫色礼裙的女孩坐在钢琴前入迷地弹着琴,风继伦听出了她弹奏的乐曲,那是结婚进行曲。

“新学期就这么努力想嫁人了吗?”听入迷的风继伦忘了自己偷听者的身份,大大方方地推开门,开玩笑地问道。

他这句话显然引起了紫衣女孩的注意,被中途打断的她显然并不高兴风继伦这个家伙的界入。

“要你管吗?白痴!滚!”紫衣女孩狠狠地白了风继伦一眼。

风继伦没料到眼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学妹竟然是个火暴脾气,出口就是一个滚字,这让他这个大帅哥有点挂不住了。

“大小姐,就算你想让我走,也不至于用滚这个词吧,女孩子家说粗话可是不好的哟。”风继伦顽皮地笑了笑,他想继续逗弄这个女孩子。

“我让你滚!听见没有!白痴!再不滚小心我把你打成猪头!”紫衣女孩出口不客气,长着一张天使脸的她却有一幅恶魔脾气。

“好好……你消消气好不好?”风继伦见硬的不行,改用软计策:“你知不知道,在咱们学院对学长无礼的罪过是很重的?是要被判打屁股刑的,你这么可爱,我可不忍心打你的。”

“学长?你是被派来扫厕所的吧!白痴!”紫衣女孩大概是骂得累了,见风继伦没有要走的意思,气呼呼地站起身离开了琴房。

风继伦这次算是撞了个硬钉子,他没料到眼前这个小女生竟然对自己的态度如此强硬,丝毫不买他的账。看着紫衣女孩的背影,他牢牢记住了这个身影。

……

这时,女生宿舍808室,油画系的才女龙玉岑正在细心地描绘着她的新作品—黄昏的海滩。外表娇媚的她其实是个乖乖女,是一个典型的可爱小天使。

突然间,宿舍门被呼地一声踢开,一个紫色身影闪了进来。

“紫心?你怎么了?”龙玉岑被吓了一跳,音乐系的李紫心是她最好的朋友,平时总是嘻嘻哈哈地,很少她一脸怒容。

“没事!遇到了个白痴!”李紫心还在记恨着风继伦,她暗暗发誓道,总有一天要让这家伙好看。

“没事?那咱们去图书室如何?”龙心岑好心地建议道。

“不去!”李紫心说罢,一心钻到研究复仇大法中去了,那个可恶的家伙,不仅打乱她神圣的婚礼进行曲,还说她冲撞学长,真是白痴到家了。

弄了个没趣的龙玉岑也并不生气,好脾气的她只是耸了耸肩,继续她的创作。

这件事很快便被遗忘了,龙玉岑和李紫心投身于了新学期,而风继伦也开始了他的工作。

一个月后,学校进行了一次考试,全班最后一名要接受40板子的处罚,可怜的李紫心因为昨天疯玩太久以至于在考试中睡着,不幸地沦为了他们班中的最后一名。

“今天中午去艺术处反省室接受处罚!”老师冷冷地看着李紫心,她也只得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一现实。

到了中午,没有胃口吃饭的李紫心站在反省室前久久不敢进去,在新入学的时候因为她练琴不认真没少挨老师的板子,可如今她已经是二年级学生了,一想到要在一个陌生人面前露屁股挨板子,她就紧张得手脚凉冷。

可是紧张归紧张,紫心还是鼓起勇气推开了反省室的大门,低着头走进了这个让她痛恨的地方。

“老师,我是二年级钢琴A班的李紫心。”李紫心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她根本不敢抬头看人。

“李紫心同学?你这次考得可不太好噢。”一个好听的男性声音传来,温柔而且带些许幽默,这让李紫心产生了不少好感。

然而当她抬起头的时候,与行刑官四目相对时,两人不禁都惊呆了。

“是你!”风继伦认出了李紫心就是那个紫衣女孩。

“怎么会是你!”李紫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倒霉到家了,行刑官竟然是前些日子被自己骂得很惨的那个“白痴”

“原来你叫李紫心。”风继伦脑子飞快地转运了一下,一个不错的复仇计划在脑中诞生了。

李紫心索性不再多说什么,横下一条心,冷冷地说了一句“请老师责罚。”大有英雄准备就义时的大无谓精神。

“好!那咱们开始吧,李紫心同学。”风继伦坐到了沙发上,示意让紫心趴到他的大腿上。

“真是倒霉到家了!”紫心感觉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趴到风继伦的大腿上的,接着屁股后面一凉,裤子被褪了下来。

“啪啪”两声,风继伦重重地打了两下,很用力,打出了两道粉印子。紫心咬紧了牙让自己不要叫出声来。

“你不要不为前些日子的事道歉?冲撞老师是很重的罪噢。”风继伦看着紫心粉嫩的小屁屁,心中产生了一些不忍。

“去你的死人头!”又疼又羞的紫心牢牢地记住了风继伦这个家伙,这个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男人。

“身为一个女孩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口粗话!”风继伦也是有一点点生气了,身为老师教育学生也好,学长教训学妹也好,都该给这个丫头一点点教训。

“啪啪。”两下更重的板子下去,紫心的小屁屁上立刻出现了两道清晰的红印,板子似乎要陷到肉里面一般,随着臀峰的一通乱颤,紫心已经是疼得眼泪流出了眼眶,还没来得及叫疼,板子又吻上了她的小屁屁。

“你会后悔的!你公报私仇!”紫心带着哭腔不服气地叫道,光图嘴痛快的她却苦了屁股,又硬又结实的板子狠狠地打在光屁股上,每一板都像地狱一般。

“还不服气?那再用力!”风继伦看着紫心的小屁屁已经肿起了一层,心下有些怜香惜玉,可是这种顽劣丫头要是不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她是不会学乖的。想到这,他左手紧紧按住了紫心的腰,让她不至于乱动。右手把板子扬得更高,带着呼啸风声落在了紫心那个已经红肿的臀峰上。

“啊……疼……你这个……”这巨大的疼痛让本就已经疼痛难忍的紫心感觉自己的屁股快要烂掉了,本想大骂风继伦是混蛋的她这次很聪明的没把后两个字说出口。

“服不服?”风继伦感觉有些后悔了,看着紫心疼得全身直抖,他不知不觉地放轻了手劲。

“我……”李紫心想说不服,可是屁股已经疼得快麻木了,再嘴硬下去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可是要让自己对这个禽兽屈服,也着实说不出口。

“真是个倔丫头!”风继伦放下了板子,扶起紫心并替她穿好了裤子。“好了,你可以回教室了,记得以后认真学习。”

紫心揉着肿得老高的屁股,心下充满了委屈和羞愧,眼泪还是顺着脸颊不断地往下流。

风继伦见状,心底竟然不由地升腾起了爱怜之心。他一把捧起紫心的小脸,轻轻地替她擦干了眼泪,“很疼吗?对不起。”

紫心没料到风继伦竟然会替自己擦眼泪,她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看着风继伦。这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目光充满了异样,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谁!谁要你假好心!”最后还是紫心先开了口,她甩开风继伦的手,转身便往外跑去,因为她不想风继伦看见自己红透的小脸。就在她跑到门口时,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问了风继伦一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是猪头还是笨蛋?”

风继伦被紫心的言语逗笑了,“风继伦。好好记住吧,李紫心小姐。”

“我记住了!疯子被过继给乱伦的家庭。”紫心恶意地曲解风继伦的名字,然后飞也似地跑了。

“这个丫头!”风继伦感觉自己手掌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幽香,心中产生的化学变化让他更加牢记了紫心。

晚上,紫心趴在床上,心里不止一千一万遍地骂着风继伦,屁股上的疼痛让她根本无法入睡。

“紫心,你怎么了?”龙玉岑还不知道紫心被打的事,好奇地问道。

“没事!”被打屁股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告诉朋友呢,紫心连忙假装想睡觉的样子钻进了被窝。

“没事就好。”龙玉岑是个实心眼的丫头,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不像紫心那样充满了心机。

“对了,你知道吗?听说明天我们班就要派助教来了,听说是个玉树临风的大帅哥耶。”龙玉岑有些兴奋地说道。“有这样的老师教我们,我想我的画技一定能飞速增长。”

“是吗?”紫心没好气地说道,“八成又是一个没用的绣花枕头吧。”她最讨厌有长相没内涵的男人。

“才不会呢,听说风老师是咱们学校当年的状元,不仅是画技一流,更是弹得一手好钢琴,而且还……”龙玉岑还想往下继续说,可紫心却打断了她。

“慢着,你说他姓风?”好讨厌的姓呀,紫心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妙。

“是呀,好象叫风什么伦。怎么了?”龙玉岑不解地看着紫心,不明白今天晚上紫心是发什么神经。

“没什么了。”紫心不再多说什么,眼前又浮现出了风继伦那张让她痛恨的大臭脸。梦中她梦到把风继伦丢到了河里,痛快地看着他被河水淹没。

第二天,龙玉岑特意起了个大早,来到画室中准备完成她的大作—黄昏的海滩。她认真地一笔一笔地描绘着,海滩是玉岑最喜欢的地方,她认为海是神圣的,而黄昏笼罩的海滩则是美景中的美景。为了这幅画她一个假期都没有回家,为的就是把自己心中最美的地方用画笔描绘出来。

就在玉岑全身心地投入到创作中的时候,风继伦也因为要准备助教用的材料而早早来到教室中。他轻轻推开门,一个女生的身影闪进了他的眼中。

七彩的晨光从窗户射进来,像是一件披风一般照在龙玉岑的背上,在阳光的衬映下,风继伦感觉自己像是看到了天使一般,一双纯白的翅膀似乎在龙玉岑的背后扇动。一张恬静的面孔仿佛投入到了油画中一般,这一切本身就像画一样美。

风继伦缓缓地走到龙玉岑身后,而龙玉岑一直专心着创作,丝毫没有发现陌生人的靠近。

“最后一处了,怎么才能把自然的感觉发挥到最佳呢?”龙玉岑眨眨眼睛,有些为难地看着已经基本完成的大作。

“用这两个颜色调和一下如何?然后轻轻涂一层。这样就显露出了夕阳西下的余辉之美。”风继伦忍不住说道,他也是非常喜欢海滩,当年也创作了不少关于海的作品。

“噢是吗?”龙玉岑光顾画自己的画,听到有人提醒就直觉性地画上了最后一笔,甚至都没看看说话的人是谁。

“终于完成了!”龙玉岑看着完美的画卷,上面一笔一道都是自己心血的结晶,成功的喜悦让她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这个笑容好象是山林间的小溪一般,甜美而纯洁,不带一丝杂质。把风继伦的目光深深地吸引住了。

高兴过后,龙玉岑才想起应该向指导自己的人道谢,她回过头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站在自己身边,不禁脸一红小声说道:“谢谢你的指导,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不用客气,我叫风继伦,是今天新来的助教。你呢?”风继伦看着柔美的龙玉岑,脑中挥之不去的却是李紫心顽固不化的身影。和龙玉岑一比,李紫心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从地狱来的小恶魔。

“你是风助教?我叫龙玉岑,请多多指导。”出身书香之家的龙玉岑很懂得礼节,规矩地向风继伦行了一个六十度鞠躬礼节。

“你喜欢海滩吗?”风继伦对于这个礼貌乖巧的小女孩很是有好感,于是当场和玉岑海阔天空地聊起天来。把他对于海的理解,艺术的神韵和美的感觉统统拿出来和龙玉岑交流,而龙玉岑也被风继伦高深的艺术理念所吸引,一男一女两人就这么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转眼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时钟指向了八点钟,其它学生也基本上快要来教室了,可风继伦和龙玉岑还沉浸在共同幻想着威尼斯湾的美景中,突然间门开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玉岑,我出门洗脸忘带宿舍钥匙了,你把你的借我一下。”接着,紫心的小脸随之探了进来,然而当她看到风继伦和龙玉岑坐在一起时,目光中一下充满了杀气。

“噢?钥匙是吗?好的,给你。”龙玉岑还不知道紫心和风继伦之间的过节,她伸出钥匙准备递给紫心,还开玩笑地说道:“真是的,是不是还没睡醒呀,钥匙都能忘带。”

紫心接过钥匙,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玉岑:“你不是早上起来要画画吗?怎么会在这约会呢?”

“我,我才没有呢!”玉岑被好友一说,脸刷地一下红了,“风助教指导我画完了我的大作呀,你看。”玉岑满意地把自己的作品递给紫心看。

“风助教?”紫心瞟了风继伦一眼,这个家伙竟然一脸轻松的样子,真恨不得在他的脸上印两个清楚的巴掌印。

“玉岑,这是你的朋友吗?”风继伦忍着笑装做不认识紫心,想不到一开学就认识了两个性格各异的女孩子。

“是呀,她叫紫心。是……”玉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紫心强迫消音了。

“是不是她的朋友干你什么事!”紫心的态度还是一样恶劣,欺负自己就算了,竟然还跑来勾引自己的朋友,风继伦这个家伙的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喂,小姐你的态度为什么要这么恶劣?长得这么可爱,可是脾气实在太恶劣了。”风继伦笑嘻嘻地看着紫心。这个小丫头还真是有意思,想不到这两天竟然能接二连三地遇到她,这就是缘份吧。

“就是呀,紫心,风助教是好人耶。”龙玉岑好不容易摆脱了紫心的魔掌,让自己重新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他是好人?好个屁!他是好人,那希特勒都能领诺贝尔和平奖了!”紫心扬起她的下巴,眼中充满了蔑视。

“紫心!”龙玉岑不明白今天这个铁杆姐妹是怎么了,风继伦又没惹上她,怎么紫心就是和他过不去呢。

“天呀,难道我在李小姐心里,就是这么恶劣的家伙?”风继伦有点欲哭无泪,昨天虽然让紫心挨了板子,可那是学校的规定呀,又不是他风大少的主意。

“对!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天下无敌超级恶心可恶丑陋的笨蛋白痴加弱智,蠢猪傻瓜加痴呆。”紫心就像一个在念咒语的女巫一样,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风继伦的胸口,完全是一个水壶的姿态。

“紫心你真是太过份了耶!!”这下就连好脾气的龙玉岑都为风继伦抱不平了,“风助教是好人!不许你这么说他。”

紫心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碍于好友的面子,于是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用鼻子哼了一声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了满头雾水的玉岑和已经快被气炸了的风继伦。

“对不起,风助教。其实紫心不是坏人。真不明白她今天是怎么了。”龙玉岑连连替好友向风继伦道歉。风继伦则大度地表示了不在乎,其实他的心里是非常在意的。为什么同样都是女生,可是差别竟然如此之大。

整整一天,三个人都各怀着心事,紫心一直在咒骂着风继伦,其实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记恨风继伦。其实从始至终,风继伦也没对自己做什么太过份的事。打扰她弹琴只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而且有人欣赏自己的琴声应该是件高兴的事。至于板子事件,那是因为自己考试得到了倒数第一,就算没有风继伦,那四十板子还是会落到自己的小屁屁上。

“反正怎么样都是他不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的紫心所性不再多想,把疑惑放在心底,用恨来掩盖真实。

下课后,玉岑主动把紫心约到了学校公园,她要弄明白今天早上紫心为什么会如此反常。

“玉岑,你找我什么事?”紫心咬着棒棒糖,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

“紫心,你告诉我你和风助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岑郑重地看着紫心,虽然紫心平时灵牙利齿喜欢捉弄人,可并不是一个喜欢乱骂人的女生。

“跟你说了,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紫心想避过这个话题,“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你不要打岔!我不信!”龙玉岑被紫心说中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并不能动摇她想知道事实真像的决心。平时她是笨了些,老实了些,可不等于她是笨蛋。

“不信算了!”紫心有些心虚,“你要是喜欢他就跟他说不就好了,不关我的事。”话虽这么说,可她似乎感觉心底有那么一点点不希望风继伦和玉岑在一起。

“紫心!你变了!你骗我!”牛脾的玉岑就是不相信紫心说的话,她顽固地不肯放过紫心。

“你好烦呀!跟你说没事就是没事啦!”紫心说着转身就想离开,可是玉岑却一把抓住了她,“我不让你走,你要告诉我真实。”

“龙玉岑!”紫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遇上这么一个顽固不化的朋友,她还真是无奈呀。

“到底怎么了!”玉岑丝毫不肯让步。

“没事!”

“不信!”

“不信算了!”

“你骗我!”

两人就这么在公园里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吸引到了路过的教导主任。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