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作弊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园丁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啊!”

“有清蒸鲈鱼啊!”

“很难得看得到这么好的。知道你喜欢吃,就买了。”

在厨房做晚饭的妈妈,站在炒菜锅前,脸被炉火烤得略显红润,她说。

“我最喜欢吃啦。谢谢妈妈!”

小含楼着妈妈的脖子,亲昵的在妈妈的耳旁说着。

“好了好了,我要透不过气了,我还要烧菜呢。大小姐!”

“哎。”

然后立刻把脖子一缩笑了。细想一下,为了不被妈妈看破……

不过此时妈妈正忙着做饭,所以对于小含的脸色什么的似乎没有太注意。

“爸爸呢?”

小含觉得奇怪,她今天回来的也不算早了,可爸爸怎么不在家呢。

“刚才接了个电话,匆忙出去了。”

“单位里有事吧?”小含的心一跳,不会是……

“大概是吧。我在检菜,也没来得及问。”妈妈翻动着锅里的青菜,

“你上次说看中的那件衣服给你买了。不知道尺寸合不合适,你穿起来试试吧。”

“啊!”

小含不由得眼光一亮。

“已经买啦?在哪里在哪里……”

“急什么,吃过饭再试也一样嘛。”

“妈,妈,让我穿上看看嘛!”

“现在不行,菜烧着呢。等我烧好菜再说,等……”

妈妈忙着烧菜,小含的要求没法答应。

“我自己去拿吧,在哪里啊?”

“就在大房间的床上放着呢……”

小含先跟母亲打个招呼就去了,看见平摊在床上新买的衣服。

“啊,好漂亮的裙子!”

她刚想用手摸摸看,忽然皱起眉头,呆呆地站在那里,踌躇不前了。

“算了,不穿也罢。”她不怎么痛快地这样自言自语。

然后她用下巴颏按住衣服领子,两手抓住两个袖口,两臂伸直,拿衣服和身体比较,只是这样比着站在镜子前看看而已。

蓝色的及膝连身裙,配白色的丝衬衣。对于皮肤白皙,长着漂亮大眼睛的小含来说,是非常合适的。

“真好!”

不知道妈妈什么时候进来的,她就站在旁边看。

小含站在镜子前,左右看看,扭着看看后面,摆出各种姿式对着镜子看。

“啊,为什么不穿起来?”

“不为什么……”

“不穿上看就不知道合适不。要是不合适还可以赶快去换呀!”

“可是我现在不想穿。”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换衣服呀,等晚上换了衣服再试吧。”

小含撒个谎逃避了追问,但那声音没有力气。

这时,厨房里的发出了热水壶的尖叫声。

“啊!水开了。”

“快去冲水吧”

两人赶快把衣服放下,然后快步去了厨房。

“你的学生装也穿了几天了,该洗洗了。”妈妈笑着让她往桌子上摆盘碗。

??“嗯。”

“啊,已经过了六点。爸爸还不回来。”

“我可饿啦。”小含有点馋的看着盛着鱼的盘子,“鱼冷了就不好吃了呀。”

“馋猫,等等你爸爸。”

一切都安排妥当,大家在桌子旁坐等。

门上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啊,是爸爸回来了。”

妈妈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去开门。

爸爸走了进来,脱着外套,他木着脸,一声不吭的把外套挂了起来,他忽然沉重的叹了口气,看了小含一眼。

就是这一瞬间,小含知道,完了,爸爸一定是被班主任叫到学校里去了……

“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妈妈一边盛着饭,一边说,“单位里有事情啊……”

“单位里有什么事情?!”爸爸有点粗暴的回答着,接过了饭碗,一声不吭的吃了起来。

妈妈有点莫名其妙,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再看女儿,也是没精打采的吃着饭,最喜欢吃的鱼也没怎么动筷子。

“呶,小含,你没有精神哪,怎么啦?”

“嗯,什么事儿也没有。”

“可是跟往常不一样呀!”

妈妈盯着小含仔细地看她。”

“什么事儿也没有。”

小含依然顽固相抗,她躲着妈妈的眼睛低下头来,突然撒娇的情绪和委曲的情绪一起涌上心头,一双大眼睛也湿了。

“跟谁吵架啦?”

小含一声不吱,只是摇摇头。但是她终于控制不住而哭了。

“怎么啦?”妈妈有点惊慌起来,好好的这又是怎么了。她看了眼沉着脸的爸爸,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直沉着脸的爸爸重重的放下碗。

“怎么了,怎么了。你自己去问问你女儿今天做的好事!”

那是今天第三节数学阶段测验时发生的事。

一道几何证明题。

不论小含如何思考,那道题目就是证明不出来。她明明知道,这里面是有一个定律的,只要用到就应该能证明出来,但她就是想不起来,大概因为记得不牢靠的缘故吧。她的数学应该说也还勉强。前面的题目都挺顺利地完成了,但只有在这儿给卡住了。

小含被难住了,她只好把它往后推,把后面的题目提到前边来做。

可是,可是今天的题目又是特别的难,后面的大题目基本上都不会。她真有点急了―前面的那些题就算一个不错的全对也只有六十分啊。要是后面的证明题一道也做不出来,那这次测验就注定完了。一想到这样的卷子被爸爸看到之后的结果―小含难过的想哭出来―因为物理考试不及格挨打过了才没两个礼拜,又要被打了呀。

让谁帮帮忙吧……

可是这是在作弊啊。

小含惶恐的看了一眼在讲台上趴着看书的数学老师。

要是被抓住可就全完了……

坐在前边的是本班和小含最要好的同学默默。

默默的数学好像还不错,虽说她一学期也有几次测验不及格,但比起她这样的要好很多了。今天的卷子对她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默默现在已经停笔了,她低着头,看着卷子,似乎在考虑什么。她想,为什么事儿呢?有答不出来的?还是已经全部答完了?

还是请她帮忙吧。小含看了一眼手表―好快,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了,再过十五分钟就要收卷子了。

得快点了,不然就来不及了啊。

数学老师大概忽然想到了某个题目,正在黑板上画着谁也看不懂的复杂图案。

小含悄悄的扯了扯默默的裙子。

默默不由得扭过头去:“什么事儿?”当然是用眼睛这么问…

“答出来啦?”

对方当然也是用眼睛说的。

“现在是考试呀!”

“求求你,帮帮忙吧。”

小含的眼睛里带着祈求的神情。

“好吧,当心啊……”

仍然是用眼色同意对方之后扭回头来恢复原来姿势。

就在这一会啦。

只要能证明出两道题来,就能得十几分。及格是肯定没问题的。她一面心算着要默默帮几道题才能确保分数一面从草稿纸上撕下张小纸条来。

上面只写着:“证明1、2。”

瞥了一眼讲台上的老师,只见她皱着眉头的望着她一直在看的那一本书。

小含提心吊胆地把纸折叠成小块。

留心邻座的同学,悄悄丢了过去。不能丢的太高,丢在默默的脚边就可以了。

她小心的注意着周围,悄悄的举起手

就在这时,以为讲台上的老师只是稍微动了动身体,没料到她却问道:

“小含,什么?干什么哪?”

她谈话声音很高,说完立刻站起,快步地朝小含跟前走来。

小含丧魂失魄一般,只是低着头。

数学老师一言不发,从小含的课桌上抬起团成小纸团的那个纸条,转身回到讲台上去了。

班里同学吃了一惊,像是表示哀怜似地一齐望着小含,但同时又各自继续写自己的答案,没有一个人小声地说一句话。

老师无表情地打开她没收的纸条,看了一眼,眼眉只是稍稍动了动,又皱着眉头看她的参考书。

小含仿佛胸部被捆得紧紧的,简直失去了把答卷送到讲坛上去的勇气。

过了一会儿,下课铃响了,小含的脚好像颤抖着走过来。

“好,到时间了。交卷子了,课代表,去收一下。”

老师对剩下的学生们说完,她对小含说:“你,马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说完她就带着她一起走出教室。

“这是怎么回事?”

数学老师开门见山地问小含。她把纸条捅在她的眼前……

小含抬头瞥了一下,但她立刻低下头来。站着的脚感到直打软儿。

怎么回答才好?她自己的确是做了错事。一声不吭。

“你承认这个吗?”

老师有点火冒了,用有些急躁的声调重复说了一遍。

老师问的是你承认吗?小含想,承认,是什么意思。这当然是她写的,老师天天看她的作业,难道还看不出她的字吗?为什么还要让她承认自己写了?

“是我写的……”声音小的象蚊子叫一样。

“说,你要丢给谁?”老师的声音提高了。

她当然不能说出来。说了会把最好的朋友默默也牵连了进来,考试作弊,肯定会被记零分的。为了帮自己,把默默也害惨了,这样的事她怎么做的出来。

小含沉默着。

“为什么不回答?……好,小含,我也不问你了,反正学校是有规定的,作弊一律是零分。你自己好好反省反省!”

老师紧皱着眉头,开始整理桌子上的什么。

这时,下一节课的铃声响了。

“你先去上课,我会和你的班主任说这事的!”

老师又说了一遍。

“是这样啊……”妈妈听着小含抽抽搭搭的说完了经过,“那你是不对啊,考不出也不能去作弊啊!”

“18岁了,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爸爸的火起来了,“一天到晚考不及格,现在好,又作弊起来了。真是越大越有出息!”

小含呜呜的哭着。

“哭……哭……现在就会哭!待会有的你哭的!”爸爸几乎要拍案而起了。

小含哭的更厉害了。

“呜……呜……”

“好了好了,”妈妈赶紧拦住爸爸,“在吃饭呢!别弄的大家都胃痛,什么事情晚上再说好了”

“吃完饭回自己房间里去做功课,待会和你算帐!”

一顿丰盛的晚饭就这样结束了。

傍晚的时间特别难捱,小含一个人在房间里做着功课,外面响着妈妈收拾桌子,洗碗的声音―就和平常一样。可待会一场暴风雨就会落到她的头上,她的眼泪滴在书上。

就这样好不容易捱到了七点过后,爸爸走进了她的房间。这时候她倒有种解脱的感觉。

她站了起来,小心的看了一眼爸爸手里拿的皮带。

“爸爸……是我错了……”

眼泪又扑簌的掉了下来。

“现在才知道错了吗?”爸爸样子好可怕,她偷偷的看了一眼爸爸。

“是……是……我错了……我不该想作弊的……呜呜……”

“你也不是小学生了,怎么一点轻重都不知道!作弊想骗谁啊,高考的时候你也去作弊?!”

我是……怕你打才作弊的呀。小含委屈的直哭,你要是不为成绩打我,我才……才不作弊呢……

可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她只是低着头抽泣,小巧的肩头微微的耸动着。

“是……我错了……呜呜……我再也不会了……”

“你就是从来都不长记性!”

“不……不会了……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自己该做什么还不知道?”

“哎。”小含一边哭着一边把写字台上的文具和书本都归到一边。灰色的宝丽板贴面的写字台的边缘已经被磨的圆润了,她都记不得趴在上面挨过多少次的打了。

转过身去,脱掉了裙子―因为知道要挨打,她没有换家里常穿的睡衣―趴在了写字台上。那种熟悉的凉意又一次略过她的肌肤。

爸爸的脚步移动了几下,停了下来。小含的身体不由的颤抖起来,她知道爸爸现在已经把皮带举了起来……

啪―!

“哇―”小含疼的几乎跳了起来,本能的用手去揉着发麻的屁股。

“把手拿开!”

“呜呜呜……”

“快点!”

小含缩回了手,抽泣着,屁股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皮带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带着风声又一次重重地落在她只穿着白色内裤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小含的身体痉挛着,裸露在外面的娇嫩的肌肤上慢慢渗出了又一个红色的痕迹。

小含抽泣着。今天爸爸打的好用力,他一定是气坏了。

想到这里,她哭的更伤心了。

皮带带着呼啸声落在了臀部的肌肤上,发出了激烈的噼啪声。每一鞭落下臀部便凸起一道印痕。

啪!啪!啪!啪!啪!啪!

起初小含忍着没有出声,到后来禁不住哭着求饶了。

“哎呦,不要再打了……疼……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爸爸没有理会她的求饶和眼泪,这次他非要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不可,他一点都没有减轻鞭打的力量。

“我保证乖乖的……保证……好好念书……我……保证……不要打我了……呜呜……”

……

小含记不得这样的哭喊和鞭打持续了多久,但终于一切都平息下来。屁股上象火烧般的疼痛难忍。她听见爸爸的走出去房间时关门的声音。她几乎都不想起来―腰象要断了一样的麻木。

趴了一会,她才慢慢的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她就这样靠着写字台纹丝不动的站了好久,让降临的夜幕把她包围,平息她的疼痛。然后,她打开了台灯,小心的开始换衣服。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