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美乐蒂故事集 2》的前传

人物介绍:

美乐蒂 女主
乔西 爸爸 / 玛丽 妈妈
罗杰 祖父 / 科拉 祖母 / 苏西娃娃 那个打屁股娃娃

圣诞节早晨,美乐蒂从她温暖的被窝中醒来,她拉开毛毯伸个懒腰,并看着自己那穿着粉红色娃娃睡衣的、细小的、六岁的身体。特别是,她又再一次的凝视这个一公分高银色的“P”字在她的两只手后面。

“噢,可恶”她在心中想着“今天一定很不好过,但却是我自找的……”

 那是在她被判定窃盗罪之前的两个月,她欠的债已经超过了她的能力范围,唐诺告诉她这只是从历史博物馆里“借”一点出来“只要我们有钱就还回来”。没几个月唐诺就失去了踪影,而美乐蒂被抓到时,左手还握着一个袋子。在2747年,大部分的犯罪仍然存在,但没有一个是由惯犯做的,犯罪几乎是个意外,只是有些人需要重新经历严格的学习……

法院判决美乐蒂要重新回到六到十二岁学习并重复三次,整整十八年的刑期。三天后的上午,她穿着一件宽松的长袍,被拖进法院的返老还童室。几分钟后就出现一个矮小可爱的六岁老女孩,她忍不住哭泣,她真的变成了孩子,必须接受所有对于孩子的限制,从漫长的六岁一直成长到12岁结束,然后她又必须被放到返老还童室再次转动回到六岁,经历另一次的六岁童年。到时如果她没有被假释,她还要第三次的重新经历这该死的六岁。

返老还童的发明,像是一段星球之旅,大大改变了人们的常识,虽然仍有“青春期阻碍”,但它仍对老年或疾病带来的死亡,产生了真正免疫力。返老还童只能单向的操作,能让你变年轻而不能变老,每次它都能使你至少年轻三岁。但它最大的坏处是,人们不能使用返老还童技术回到比青春期更大的年龄,这就叫做“青春期阻碍”,很明显青春期是一个天然的限制,不适用于返老还童技术。

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返老还童回到十二岁上下,大约是十一到十三岁之间,不会大于十三岁。要返回至到更小的年龄是更容易的,但有可能什么东西都不成熟。明显的,在基因模块架构中有些事情无法简单的控制,像是复杂的物理肉体与荷尔蒙对于人类青春期的影响。

起初这些“还童者”都会被当做成年人对待,尽管他们拥有像小孩子的年轻身体,结果这是错误的,许多早期的还童者惹上了麻烦…而且就停滞在那个年龄,他们对于青春期过山车般的情感毫无准备,而且没有人提供必要的支持、提供他们需要的辅导和训练。现在我们知道,人类的判断力与情感上的成熟度有部份会随着身体的年龄变化,还童者也许会保有所有成人时期的记忆,但他们的判断力与情感需求会跟着身体年龄变化,像个小孩子。这就是为什么,法律上规定所有的还童者都会像孩子一样拥有监护人,必须在有责任感的成人监督下成长。

就算是今天,还是有很多还童者对于这样的组合感到麻烦,他们青春期的情感问题导致损失了部份自由。现在,许多专家建议,返老还童最好是回到十岁以下,提供人们在青春期开始之前,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童年。而且每个孩子,不论是还童者还是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不论是自愿返老还童的人还是服刑的犯人,都必须至少有一个监护人担任父母工作。

当美乐蒂从返老还童室出来后,很快的,美乐蒂被介绍给她的新父母乔西和玛丽。在她的第一次童年时间里,美乐蒂将受到“打屁股爱好者”的照顾,他们享受给予屁股大量的拍打(有时也会接受),当然的,他们是被允许并且被鼓励的可以尽量惩罚美乐蒂的小屁股,但若造成任何不适当的永久伤害,他们则会接到惩戒或罚金。这项项目是由体罚局计划,既能让罪犯接受处罚又能尽快复原,这也能帮助轻刑犯缓刑当个还童者……如果美乐蒂表现得好,让法官觉得她有充分的悔改,她的下一次童年将会由拥有合格证照的父母来照顾,像是他们自己的孩子,虽然对美乐蒂而言是会受到更严格的管教,包含当她需要时接受打屁股处罚。体罚认为二十世纪让孩子自主学习是个失败实验,孩子将再度被当作孩子来管教,一个坏的“记录卡”或是一个难堪的判决,美乐蒂就会发现她的屁股将受到另外六年的严厉处罚。 

玛丽大力抓住美乐蒂的手臂将她拉了起来,美乐蒂的长袍几乎就要从她小小的身体上滑落,玛丽惊呼“噢!妳真是太可爱了,我们将会得到许多乐趣,妳说呢,美乐蒂。”当乔西的手挥向美乐蒂穿着薄薄衣服的小屁股,美乐蒂惊叫了起来,“亲爱的,我们肯定会得到很多乐趣的,虽然我不确定美乐蒂会觉得有多好玩……”

在黄昏之后,美乐蒂的头发扎成一条辫子,穿着一件可爱的黄色洋装,跟着她的新父母回到家,玛丽(“记得要叫我妈妈”)带她上楼去她的新卧房,墙壁上挂满了跳舞的狮子和泰迪熊。玛丽开始跟她讲家法,为了“确保妳能遵守所有的家法”,玛丽坐在那整齐的丝质床单上并将美乐蒂放在她腿上。

“美乐蒂,妳真是个非常坏的小女孩”她接连着骂“竟敢去偷窃那不属于妳的东西,为了这个原因,我就要给妳顽皮的小屁股一顿打”玛丽将她的小女儿转身,让美乐蒂脸朝下,屁股翘在她的大腿上,一把掀起美乐蒂的小洋装,玛丽开始隔着美乐蒂的白色小内裤打屁股,用她细长的手掌产生清脆的声响。美乐蒂的屁股突然感受到巴掌带来的疼痛,她惊叫了起来。这比她预期的还要痛!痛很多!

“噢,等一下,妈咪不要!噢噢,拜托,还没好,等…噢! 等一下…我们可以…哎唷!…讨论一下..噢..妈妈!…等一下!…哎唷!…不…停手…哎哟! 妈咪!”

让美乐蒂惊讶的是,她很快的发出呜咽的声音,尽全力的在求饶…就像所有的孩子屁股挨打时一样的反应,她的妈妈完全忽略了她的请求,持续用稳定的节奏重重打她的小屁股!

“不…妈咪! 别打了! 我会听话! 拜托! 哇阿阿! 妈咪! 不要! 别再打了!!!”

这样翘着屁股挨打,让美乐蒂感受到她完全就是个顽皮的小女孩,而不是成人。这是出自于幼小童年的天然反应,就像是内心深处的保护网,所有犯错将得到原谅,这个保护网会控制你部分的情感,强迫思想进入一个孩子气但接受学习的情境。美乐蒂将从这样的经验中找到扮演小孩的感受,透过情绪上的转换,将不再是从前那个五十岁老练事故的女人。

“美乐蒂,现在妳可以了解妳是需要这打屁股的。事实上,妳还需要更多更多这样的对待,妳未来的几年(噢…)屁股将会挨更多用力的责打,为妳的邪恶付出代价。我猜妳将会开心的笑…而且露出牙齿(屁股)!”玛丽一边俏皮的说,手一边滑向美乐蒂的棉质小内裤,将它拉到大腿并继续往她赤裸的屁股打下去!!

“不…! 噢拜托, 妈咪, 不要脱光!! 噢! 阿噢! 不要光屁股!! 噢~~好痛!! 我要穿上内裤! 真的好痛! 妈妈拜托让我穿上…”

“当然不行,美乐蒂,像妳这样顽皮的小女孩就是需要打她细嫩的…年轻的…红色…赤裸…的屁股,(呜啊啊啊!) 来教导她做一个好女孩。妳的屁股现在已经像蔷薇一样红了,看起来,稍微碰到就会很痛,不过我还是要继续教训妳,直到我觉得妳被打够了!”

虽然是在私人空间里,光着屁股还是让美乐蒂感到非常的丢脸,屁股就这样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她觉得非常的窘迫。再一次的,保护网增强了她的反应,更加适应了她的“年龄”。美乐蒂开始在她妈咪严厉的手掌下呜咽哭泣,调皮的小屁股在处罚下变红,她现在已经在玛丽的控制之下,快速的变成了一个大声哭叫的小女孩。“呜啊啊啊啊! 我会乖! 不要打了!!!”

她的第一次打屁股终于结束了,玛丽将美乐蒂转身过来,然后在腿上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很快的,这个新的孩子停止了哭泣,玛丽帮她穿上一件前面印着Boswell Bunny照片的棉质睡衣,然后将她抱上床。“爹地在四小时后会上楼来再打妳一次屁股,所以亲爱的,妳最好现在就立刻睡觉…”这话让美乐蒂又重新的呜咽了起来,但她还是很快的就睡着了,尽管等下三点她又得露出光屁股。

第二次的挨打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乔西(“现在是爹地了,美乐蒂,妳可以称呼我爸爸或先生”)一开始先让她在墙角罚站了五分钟,乔西则是坐在美乐蒂的床上,透过镜头看着她。五分钟后,乔西命令美乐蒂趴上他厚实的大腿,她的新爹地很快的将她睡衣拉到了肩膀,露出光屁股,完全不理会她的羞愧;不理会她的恳求。在乔西大手掌的挥舞下,美乐蒂的屁股显得很微小,屁股依然粉红着,并还能感受到之前挨打留下的刺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被爹地重重的打屁股,美乐蒂很快的就觉得屁股着火了,比起下午被妈咪打的时候更快就烧了起来。

“窃贼?很好,在这房子里出现小窃贼会发生什么事?小姐,他们会在光屁股上得到很好的教训,屁股很快就会变成红色。妳知道吗?美乐蒂,我最喜欢惩罚顽皮女孩的屁股了,我会好好盯着妳,只要有任何差错妳就会趴在我大腿上。对了,年轻女孩,妳将会发现服从我们会比妳偷东西、骗人要过得更好。在这之后,妳将不会想要做任何不适当的行为。是的,妳不听话时就只能趴在这哭泣,让我处罚妳没规矩的小屁股,我会将妳的屁股变成真正的红色,就像是现在。噢,这光溜溜的屁股看起来是多么疼阿。处罚结束后妳必须立即回到床上,今天没有妳的晚餐。”

终于结束了,美乐蒂虚脱的趴在爹地腿上大声的哭泣,乔西一边帮她揉屁股一边告诉她,“今晚这样够了,明天我会跟妳介绍你的新爷爷奶奶;他们会找机会告诉妳,他们对妳是多么的失望…”美乐蒂听到这个消息又大叫了一声……这代表会有更多人可以管教并揍她屁股……

那是两个月之前发生的事了。在那天之后,美乐蒂的屁股挨了很多、很多次的打,每天都至少会被打一次屁股,有时候两次、有时后三次、甚至会一天被打四次屁股!每次她的反应都像个小女孩,每次她都觉得非常的丢脸、羞愧,而且当然的,她全身上下都对打屁股感到非常恐惧。

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过得很糟,晚上八点钟就要上床,如果被要求要更早上床,就表示她睡前会被打屁股。晚上睡觉时是不穿衣服的,光着屁股直到早上妈妈帮她穿衣服打扮,并泡在浴缸里洗澡,不用淋浴。美乐蒂莫名的渴望且需要快乐的嬉戏、尽情奔跑(如果被允许的话)。不算太糟糕的是,现在她起床坐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生那些糟糕的事,她微妙的开始适应这个过程。第一次,她真的再也不想要冒险重新经历这样的过程了,并开始学习到一些她以前忘记的正确行为。很幸运的,她在九月后“出生”,可以等到到明年开学,不需要那么快的就开始学校生活…

今天是美乐蒂在新家要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她并不是很期待圣诞老公公带来给她任何东西,她想,很明显的,今年一整年她都是个非常没有规矩的坏女孩……唉。美乐蒂下床后,小跑步下楼。

当她看到壁炉上的东西,才看一眼她就畏缩了。看来她最恐惧的事还是成真了。一只写着她的名字、非常大的袜子挂在那里,里面插着数根看起来很邪恶的藤条。乔西和玛丽的袜子也挂在那里,塞满了水果和礼物。罗杰和科拉的袜子也同样塞满礼物挂在那儿,她的新“祖父母”。不过…在那里…在树下…对!它果然在!一个“打屁股苏西”娃娃!美乐蒂还以为她要等到明年!

打屁股苏西娃娃(或是打屁股山姆娃娃)对于每个罪犯的改过向善是个很重要的一部份,这可以消除他们复杂的感觉,不论独处或是跟同伴在一起,都能适应扮演这个年龄。这是个美妙的玩具,不论是在“返老还童的”或是“真正的”孩子之间都非常受欢迎。

美乐蒂得到的娃娃看起来有些老旧,差不多已经有四~五年了,但娃娃几乎跟她一样高,即它与她是比例因为一五年老会是对成人。在娃娃的小手上印了一个小小的“P”字(当然这是罪犯专用版),它柔软的身体做的栩栩如生,用了一种特殊材质填充在臀部上,拍打或撞击臀部时就会像真人一样晃动变粉红,重复拍打会越来越红,而且苏西会跟着大声的哭泣、呜咽、并乞求原谅,像是:“哇阿阿阿阿阿!”、“妈咪不要!苏西会乖!”、或“别打了,我会乖!”。把苏西娃娃的棉质小裤裤从腰上拉下时,则会听到“阿,不要脱我的裤子”、或“不要露出来,妈妈拜托,不要光屁股!”若抓着苏西站直,它会说“妈妈,我是个坏女孩。”或像是“我猜我屁股需要挨ㄧ顿打,是吗?”。这是个很好的方式让还童者(或真的孩子)抒发他们生活中外在限制的挫折。

很快的乔西和玛丽也下楼了,发现他们的小女孩正玩着圣诞老公公带来的娃娃,她将娃娃横过大腿,就像是重复她自己昨天早上挨打的样子。不久后,罗杰和科拉,她的“祖父母”从他们家来到了这条街,这也差不多是该拿下袜子的时候了。乔西架设起摄影机,像是一般家庭一样摄影留念,而美乐蒂一付臭脸的拿起她装满煤块与藤条的袜子来到了乔西和玛丽的桌子前。

“让我们来看看,美乐蒂”乔西说。“我们有支漂亮的木鞭,这只应该是苹果树,恩,很好,一只漂亮的去皮胡桃木鞭,…噢,亲爱的美乐蒂,这还有只藤条!”他抽出一条72公分长、7公厘粗的藤条,“这看起来就像是中学学校在使用的藤条,美乐蒂,妳去年一定真的是个淘气不乖的女孩。”

“不过妳最近两个月表现得还不错,”妈咪和善的说,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乔西,“这也是圣诞老公公送你娃娃的原因。”

“妳知道等下我们要做什么,美乐蒂”爹地说,“数看看有多少煤块,然后我们挑一只新家伙来试试。”

美乐蒂慢慢的从她袜子里掏出一颗又一颗的煤块,……一共有十二颗。

“科拉,就从妳开始给美乐蒂第一次的鞭打。”玛丽说,将手上苹果树木鞭拿给一个看起来五十几岁的妇人,“美乐蒂,去妳祖母那。”

“我们现在正在拍美乐蒂”乔西摄影着。

美乐蒂不情愿的走向科拉,她笔直的坐在椅子上,那张美乐蒂常在上面挨打的椅子。科拉将美乐蒂拉到她的两腿之间,趴到左腿上,用右腿紧紧将美乐蒂固定,她很快的将孩子的内裤脱下来,并将睡衣拉高到她背后,“罗杰,抓住她的手腕。”科拉说,她的丈夫遵从了,树枝条猛烈的抽下,“阿阿阿阿阿…..”美乐蒂同时大叫,木鞭不偏不倚,一条一条的制造出鞭痕,每下树枝粗糙的表面画过她赤。裸的屁股,就伴随着她的哭叫。树枝条快速的抽打,啪!啪!带着风声挥舞下来,一条条红上的肿痕像是着火一样存在。当她挨满完整的12下,美乐蒂哭泣的站到墙角罚站,而她的“家庭成员”一个一个在拆着圣诞节礼物。大家看完彼此的礼物,美乐蒂也稍微冷静了些,她知道这距离结束还很远,在今天晚上前她将会被每一支木鞭打满12下,从她的新“家人”手中得到。

在厨房哩,玛丽问乔西:“你确定要用那只藤条?美乐蒂并不是个重刑犯,我觉得那对于这个年纪的女孩……”

“这是由体罚局惩戒处送来的,所以一定没问题。我同意这似乎是太严厉了,但他们是专家,我们也发誓圣诞节鞭打要使用他们送来的工具……”

接下来是美乐蒂拆礼物的时间,她的家人也分别有送她不同的圣诞节礼物,除了玩具,每个家庭成员也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给她,让她在最后打开。

美乐蒂打开新妈妈给她的礼物,里头是个新的发刷,有着漂亮的枫叶红,包含把手一共24公分长、8公分宽、厚度整整一公分。

“今晚我们可以试试这个。”玛丽愉悦的说。

“妈咪!”美乐蒂抗议着“还有那些藤条耶!!!”

“我想作为发刷,它不介意多等几天再让妳试验看看。”

“真是不友善的家伙”罗杰嘲笑着。

“爷爷!谢…谢谢妈妈,这是个很好的发刷。”美乐蒂痛苦的记得,父母多次的强调了礼貌的重要性。

下一个礼物是爹地送的,如同预料中的,也是打屁股用的工具。这是一只看起来不舒服的、三十公分长椭圆形的木桨。它拿来打屁股的那个区块全长18公分、宽10公分、而且也有整整1公分的厚度,木桨上漆着明亮的粉红色,上面画着蔷薇色的光屁股,在木桨板的边边写着:“美乐蒂专属打屁股木桨”,中心印着一小段诗。

“告诉她妳真的关心她…大声的击打…光屁股!”

“我肯定我们会常常用到它,”爹地说,“妳想现在先尝一点它的味道吗?或是…”

“不!谢谢爹地,这…不需要,谢谢你送我这…这可爱的…木桨。我相信这会帮助我成为一个非常好的女孩。”

下一个是奶奶的礼物,美乐蒂拆开盒子后看到一组全套四样的“疼痛内裤”,这是特别针对挨打过后的屁股设计,厚厚的小女孩内裤。你曾经有在衣服里被尼龙绳勒住的感觉吗?疼痛内裤的设计就像是有尼龙细绳在里面…在包覆臀部的那部份,一般口语称作“咬人的东西”。第一件只有一点点的尼龙条纹、比较薄、看起来像一般的黄色棉质内裤,但若穿起来,臀部位置上每一条的纹路都会黏上屁股,会有短暂刺痛的感觉。若坐下来(例如在墙角),当孩子将自己本身的重量压上这内裤的特殊材质,就会造成更频繁的疼痛。下一条是粉红色的,上面印了小小的发刷和木桨的图示,这件非常的小、穿起来会很紧、也很明显的会摩擦臀部上皮肤,比起第一条,它有两倍多咬人的东西,会更频繁的黏在屁股上。第三件是白色的,印制着红玫瑰与光屁股的图示,这件的设计非常的醒目,就算穿在短裙下面,任何人也都会知道这个孩子正穿着疼痛内裤,它咬人的纹路跟第一件黄色的差不多,但纹路更深、造成的疼痛更剧烈。最后一条应该不能称作内裤,它的长度到大腿和膝盖的中间,跟之前的裤子设计目的一样,让挨过打的光屁股,疼痛延伸到两腿。穿上件,对于任何一件孩子洋装的长度来说都会非常明显的被看到,而且它咬人家伙的浓密度比起第二件又更多,而且不仅仅只在臀部的地方有,大腿上也有。

穿上任何一件疼痛内裤站着都是很不舒服的经验,坐在上面的感觉又会更糟,当到墙角反省的时候,穿在刚挨过打的屁股上,就算是站着都算相当严厉,若是挨打过后的坏女孩被要求穿着疼痛内裤坐下……

“噢不…奶奶…呃…我的意思是…谢谢您的礼物,我想我应该很快就会穿到它们……”

爷爷的礼物外观上看起来很普通,一件符合美乐蒂身材的红色洋装,有一排漂亮的花纹和A字形打折裙襬。当美乐蒂拿近一点看那花纹,她发现那是跟她新的粉红色疼痛内裤上一样的发刷和木桨图案(同一家公司出品的嘛),洋装的背后有好几颗钮扣,最上面的那颗比其它颗都来得大,下面沿着肩线横向排着三颗钮扣,美乐蒂很快的翻起裙子下缘检查,果然,那里也藏着三颗钮扣。这是一件处罚用洋装,裙子非常的短,大部分的时候内裤都会露出来,特别是在弯腰的时候,那三颗钮扣的功用则是可以将群摆扣到肩膀上,当罚站至墙角的时候可以完全展现那刚挨打完的红PP。不过美乐蒂还是得说……

“谢谢爷爷,送我这么可爱的洋装!!”

“亲爱的,妳为何不立刻穿上呢,也穿上科拉送妳的小裤裤?”爷爷说,“当妳冷静点后,我将用下一只木鞭给妳另外的12下…”

当妈妈带着美乐蒂上楼时,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很快的她换上了红色打屁股洋装,搭配了相衬的粉红色疼痛内裤。当美乐蒂走在下楼的阶梯上时,刚才被木鞭打过的屁股给她带来了清楚的疼痛。乔西调整着摄影机角度,爷爷坐在躺椅上,胡桃木鞭就放在旁边。“亲爱的,过来,站在我前面。”罗杰迅速将裙子上的三颗钮扣拉起扣上,抱起美乐蒂坐在他的腿上,美乐蒂一边微微扭动一边听着爷爷对她训话,很长一段在讲如何成为一个好女孩,还有他对她去年的行为是如何的感到失望,最后爷爷将美乐蒂横放在腿上,妈妈优雅的抓住她的手,爷爷把那可怕的疼痛内裤拉至膝盖并拿起胡桃木鞭。

咻—啪!! “阿阿……!!”爷爷打得比奶奶用力!!

咻—啪!! “噢…阿…..!! 不!!”这实在太痛了!!

咻—啪!! “呜哇!! 不!! 爷爷! 我会乖! ”

咻—啪!! “阿阿…不!! 我的屁股!! 哇!”

咻—啪!! “呜…! 哇阿!! 爷爷!!”

咻—啪!! “(啜泣) 哇阿! (啜泣) 哇阿阿!!”

咻—啪!! “阿…!! 哇阿阿…! (啜泣) 不要! 哇!”

咻—啪!! “阿阿阿阿阿….!! (啜泣)”

咻—啪!! “阿阿阿阿阿….!! (啜泣) 哇阿阿阿阿!”

咻—啪!! “呜呜呜呜….阿……阿 (啜泣)”

咻—啪!! “阿阿阿阿……阿…呜(啜泣)”

咻—啪!! “哇阿阿阿阿阿阿!!!!! 哇阿阿阿阿阿阿!!!!!”

木鞭充满弹性的鞭打,在美乐蒂每一鞭大声的尖叫哭泣中结束,这12下鞭痕让美乐蒂大声的哭泣喘息,眼泪狂奔,完全符合六岁孩子挨打的样子。最后一下结束后,爷爷揉了揉她的光屁股,然后又用手快速的拍打了四、五下,让美乐蒂又再度尖叫哭泣。然后…噢…可恶的爷爷又拉上那可怕的疼痛内裤,让她在墙角罚站哭泣,直到中午,一直到午餐,她得有礼貌的坐在桌前,而她挨过两次鞭打、刺痛的屁股还穿着疼痛内裤!

当美乐蒂站在墙角时,乔西播放出好几段她“值得纪念”的打屁股片段给全家人看,罗杰和科拉看得非常开心,而美乐蒂在听到她自己的哭叫和求饶声时,脸红得跟屁股一样。

实在是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午餐了,疼痛内裤不断的在她挨过鞭打的屁股上带来的更多的疼痛。

“我实在不懂,”她擤着鼻子说,“只有很少数真正很乖的孩子会喜欢圣诞节…”

“妳不懂为什么体罚局会让我们这样子对妳?亲爱的,因为妳违反了法律,才会被安置在我们这里接受照顾,这是个处罚。正常来说,对大部分的孩子来讲这都是个特别美好的日子,只有对妳才会是个特别糟糕的日子,你会接受到许多次的鞭打,比起一般的不服从规定又更严厉些。”

“我知道,在圣诞节、复活节、和我的生日,都必须被严厉的打屁股,我知道这是我处罚的一部份,但这还是不公平!”

“亲爱的,这只会发生在妳的第一个循环,”玛丽回答“只要你这次不要表现得太糟糕,下一个循环就会有所不同,会更像是对待正常的孩子…”一般而言,对于不是太严重的罪犯,判决只会判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打屁股爱好者”的家庭,另外三分之二则要由法官判定,可能会是更严厉的生活(跟打屁股爱好者生活)或舒适的生活,跟一般的父母生活,他们会将妳当做自己的孩子教导,表现好甚至有可能免除第三次轮回(几乎从未发生),通常在第三次大家都会表现得很好,可以过舒适的生活,只有少部份恶意持续捣蛋的家伙会在第三次也得过严厉的管教。每次要进行下一次的返老还童时,法官都会做出判决。

玛丽说“好了,美乐蒂,妳可以回到房间换掉裤子,我知道这疼痛内裤一定…不太舒服,我让妳换上正常的内裤进行墙角反省。但洋装还是要穿着,让纽扣扣在上面,你的下一次鞭打会在三点,妳就坐在墙角待到三点。”她笑了笑,补充说,“坐那张木头椅子,亲爱的,这段时间妳可以玩你的新游戏。”

墙角时间是美乐蒂最恨的处罚其中之一,而且她知道,她以后还会有很多时间得待在墙角。美乐蒂安进的玩她的新计算机游戏“你会吗?”,这游戏互动让孩子学习生活与伦理知识,孩子只能选择正确的做法,不见得是最好的做法,但一定是对的选择。

三点一到,“好了,亲爱的,我们上楼去妳的房间。摄影机也一起。”妈妈左手抓着美乐蒂的手臂,右手拿着早上打过美乐蒂的去皮胡桃木鞭。在房间哩,妈妈坐在床上将美乐蒂拉到面前,木鞭放置一旁,妈妈快速的将美乐蒂脱光,包含袜子也脱掉。美乐蒂羞得面红耳次,在新家人面前赤。裸还是感到窘迫。妈妈让她趴在腿上后就用手快速拍打她的光屁股。

“噢! 妈咪! 噢! 为什么? 噢! 不是用木鞭? 阿!”

“亲爱的,妳还是会得到应该的鞭打,这只是帮助妳快速热起来,好让妳的光屁股能准备好接受鞭打,我相信在被爷爷奶奶打过后一定很痛…我现在还能看到痕迹。”

妈妈一边说,一边仍用稳定的节奏快速拍打屁股,直到变成温热的粉红色。然后让美乐蒂站起来,用枕头垫在床边,快速的将她女儿的手腕绑在前面“这样才能不让妳的手乱动”。最后让美乐蒂趴在一迭枕头上,温热的光屁股高高的翘在空气中,妈妈左手固定住孩子,右手拿起充满弹性的胡桃木鞭……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在十秒内,美乐蒂赤。裸的臀部上快速的挨了十二下鞭打,在她的小屁股上出现十二条平行的鞭痕。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呜喔喔喔喔!!”美乐蒂觉得她屁股立

“呜哇阿阿阿阿阿!!!”

一方面来讲,这对于美乐蒂是仁慈的,但另一方面来讲,这是她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候!她趴在枕头上整整大哭了五分钟,直到疼痛慢慢纾缓并调整呼吸平静下来,这时候妈妈已经将睡衣准备好了,美乐蒂穿上睡衣休息了几分钟,她趴着,睡衣手腕处用别针固定在床垫上,防止她在去摩擦到那刺痛的屁股,虽然仍在哭泣,美乐蒂从妈咪那得到一些安慰后进入了梦乡……

但在圣诞节结束之前,美乐蒂还有最后一次的鞭打在等着她,将会由爸爸来执行,她的屁股将会尝到那只中学学校藤鞭的味道。

七点的时候,爹地将摄影机放在左肩上,叫醒午睡的美乐蒂,他帮美乐蒂把床垫上的别针解开,抱她去浴室,那里浴缸已经准备好了,他迅速的将美乐蒂睡衣脱掉,泡到温水里。虽然热水一开始让美乐蒂的屁股感到有些刺痛,但她很快的就发现这可以稍微减缓她之前挨打造成的疼痛。全身赤。裸的在一个男人面前还是让她很害羞,但慢慢的在照顾下,她再次适应了孩子的情境,她站起来让爹地帮她洗澡,只有当毛巾擦过伤痕累累的屁股时缩了一下。

是时候了,爹地从浴缸里拉她出来,细心的帮她擦干,让她穿上一件T恤带她回房间,而小屁股完全暴露在外面。爹地把她的小椅子拉出来放在房间中间,将毛巾折两折放在椅子上,启动摄影机拍摄这个位置。

“好了,美乐蒂,到椅子后面弯腰抓住椅座,亲爱的,抓紧点,我保证你绝对不会想放开的,若你手离开了椅子,表示在妳原本的12下后会再额外增加鞭打次数…用藤条,这只中学学校使用的藤条,总之,妳绝对不会想再多挨几下。快,弯腰。”

她的心跳得很快,她站到椅子后面弯着身子,紧紧抓住座椅的边缘,小巧的光屁股高高翘在空中,完整的臀部一览无疑,邪恶的藤条一定会带来火辣辣的疼痛,就连那敏感的屁股与大腿交界处也完全暴露在藤条的威胁下,爹地从她旁边走过,美乐蒂感觉到藤条横轻轻放在她脆弱的臀部上,爹地站到她身旁鼓励了一下,说这只会比他用手打再痛一点。然后藤条离开了她的屁股……

咻—啪!! “阿阿阿阿…噢!!”这种痛太恐怖了,比手糟多了…

咻~啪!! “啊!呜哇! 不!!!”痛得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太痛了!

咻~啪!! “阿阿阿阿呜喔!!! 爹地!!! 别打了!!”美乐蒂手忍不住离开椅子摀住屁股,双脚跳离地面像只小马。

“美乐蒂,拿开妳的手!!”爹地怒吼,“妳将多得到额外的五下,小女孩,把妳的手拿开!”

美乐蒂赶紧恢复姿势,呜咽着辩解着,“太痛了! 太多下了! 我…真的受不了…!”

咻~啪!! “阿阿阿阿!! 不!! 呜呜呜呜呜”美乐蒂像个婴儿一样大声的哭泣,四条红色的鞭痕平行的肿了起来。

咻~啪!! “阿阿阿阿哇呜!”美乐蒂又跳了起来,第五下打到她屁股最下缘的柔软地带,这下比起其它下来得更痛!美乐蒂不知道她要如何才能控制住自己抓住椅子……

咻~啪!!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咿咿咿!!”第六下打在她右边屁股的下方,整个烧了起来,在这样的痛苦下,是她一生中哭得最用力的时候了,六条横过屁股上的鞭痕,开始有些硬了,这真正是中学学校用的藤条,六岁的孩子还没能准备好承受它。

“我给妳点时间恢复到妳的姿势,美乐蒂。”爹地说“这对妳来讲是严厉了些,我会尽量不要重迭打到那六条鞭痕,但妳的屁股太小了,亲爱的,我不是很有把握。”

五分钟后美乐蒂的处罚重新开始,接下来的十一下,美乐蒂尽全力的努力维持姿势不要乱动,屁股下缘到大腿,和前面几下鞭痕的更上面,都疼得难以忍受,她又再次的失去控制,再被加了额外的五下鞭打,她恳求不要再用藤条了,如果再用藤条她可能会死掉……

终于,美乐蒂捱完了12下藤条鞭打,爹地将她抱到床上,坐到旁边让美乐蒂趴在他腿上,没有要再打屁股了,他涂抹了一些药膏在那肿起的鞭痕上,“我也不想这样对妳,但规定就是规定,美乐蒂,某位法官判定要用中学学校等级的藤条处罚妳……在调查期间妳是不是不太合作……”

“那…那个男人!”美乐蒂思考了一下,“就因为我不愿意帮他口交!! 他说他可以帮助我,但我拒绝了!!”美乐蒂趴在爹地腿上,啜泣着、用不完整的句子描述当她被拘禁时发生的事。让她惊讶的是,她的爹地非常的生气!

“他没有权力这么做……嗯…我要杀了他…不,我要让他尝尝跟妳一样的滋味,或更多!像他那样的人就应该照他自己定的规矩来办。他大概知道我很喜欢藤条,认为我不会关心妳。这表示他并不清楚,我也是个人,不管我之前有什么喜好。我发誓服从判决。我还是必须给妳那些额外处罚。妳不用担心,我想不久之后将会看到他得到他的处罚…”

美乐蒂感觉好多了,至少知道以后不会有脱离她正常年龄能接受的惩罚,她觉得六岁被英国中学使用的藤条鞭打实在是太恐怖了。

一小时后爹地叫醒美乐蒂,将她放到膝盖上,“我要给妳那额外的十下,我跟妈妈拿了妳的新木桨,看到了吗?”在那邪恶的粉红色木桨上写着:

告诉她妳真的关心她…大声的击打…光屁股!

爹地拿起木桨,温和的拍击美乐蒂赤。裸的臀部,不过仍然让美乐蒂尖叫,因为她的屁股已经是伤痕累累。很快的她就在爹地腿上大声哭泣,但最后十下很快就结束了,美乐蒂被抱回床上度过了她的悲惨圣诞节。

三个月之后……

美乐蒂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另外三位女性也被胁迫进行性交易,其中一位拒绝的也在圣诞节被藤条鞭打,但因为她是重刑犯,她的管理人认为这是合理的。让美乐蒂有些窘迫的是,她的录像带被当成证物,证明她发生的不公平情况,她趴在爹地腿上,赤。裸、充满鞭痕的屁股被展示了出来。

詹姆士,这个滥用职权的书记,被判强奸罪,以及伪造政府文书,他侵入计算机修改了判决,加上英国中学学校的藤条,代替55公分长、5公厘粗的儿童藤条送到许多家庭中,儿童藤条可以对美乐蒂的光屁股造成足够的疼痛了!中学用藤条禁止使用在八岁以下的轻刑犯!

三个月之后詹姆士被判了八次的四~八岁循环,刑罚比起美乐蒂要重。并针对这个多次性犯罪者,法官判定抑制他的Y染色体。法庭中,美乐蒂坐在妈妈的腿上,听到他抗议的大吼,美乐蒂忍不住笑着。当詹姆士返老还童时,Y染色体会被禁止,会变成一个四岁的女孩,并一直维持女孩的身分直到下一次返老还童循环,他必须学会女性的感受……

审判宣判后一个星期,下午七点前,美乐蒂穿着她的兔宝宝睡衣坐在窗前偷看隔壁的房子,她的新邻居在打她们的小女孩,他们会拉开窗帘、打开窗户,美乐蒂就能看见并听到。她微笑着看到小女孩的光屁股在她妈妈手下变红,当她哭泣时,美乐蒂几乎要大声笑出来。她的新爸爸用着适合四岁孩子、四公厘厚的木桨给了她更重、更痛苦的击打,以后这孩子光屁股会经常感到灼热的痛。

“亲爱的,在享受你的报仇?”妈妈进入房间问,

“噢!对不起,妈妈,我知道我不应该偷看,但…”

亲爱的,没关系,妳认为他们为什么会打开窗户…而且在星期六还将床移到了窗户旁,在詹姆士变成小孩后,我们会设法安排让你看到她屁股挨打的样子,”妈妈右手拿起了发刷,“不过,这是妳睡前打屁股的时间了,亲爱的,把窗户关上拉起窗帘,并回到妳的床上!”

美乐蒂脸一红,听话的趴上妈妈的膝盖,睡衣被拉起,露出六岁的小屁股,被她自己专属的发刷打屁股,在妈妈清脆、稳定的拍击下哭泣,很快她的屁股感觉又痛又热,她一边哭着一边告诉自己,“我很幸运,拥有真正关心我的父母。”

当妈咪将她哭泣的孩子抱回床上,在美乐蒂的耳朵旁轻轻的说,“希望几年后,我们还可以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妳…”美乐蒂破涕为笑着希望这能实现……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