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古堡的SP游戏
本文为转载,为寒照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梦果篇(DAY15-DAY21)

我睡着的时候,噩梦包围着我。

我醒来的时候,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来自何处。

我只知道身上好痒,我想要痛苦,我想要刀割进我的皮肤。

后来,我见到了哥哥。

哥哥叫我梦果。

哥哥给我挂上带着69号数字的项链。

哥哥跟我说,去吧,推开门,你就能得到你的解药。

梦果篇 DAY15

早上,梦果又一次在医疗室醒来,只有染血的床单还能证明她之前遭受的毒打,她的肌肤已如初生一般光洁白皙,完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今天第三个礼拜一,哥哥跟她说,第二阶段会在今天开始,而她的任务也会在今天开始。

“用你在第一阶段累积的大量资金,把尽可能多的人淘汰掉。”

一楼大厅,查理站在台上,说着第二阶段的规则。

如果说第一阶段还是玩家平行参与的游戏,第二阶段就是玩家之间的PK。

玩家每天将免费获得2枚玫瑰印,使用玫瑰印可强制他人使用一张自己的惩罚卡,并获得惩罚卡上的资金。如果用玫瑰印成功淘汰一个玩家(即让她伤重无法继续游戏),将获得额外的5万S币。

玫瑰印可以购买,1万S币一枚,每日上限购买5枚。

玩家日常除了会免费抽到2张惩罚卡外,还会免费抽到1张功能卡。

功能卡分为进攻卡、陷阱卡和奖励卡。进攻卡在使用玫瑰印时可以发动,陷阱卡在被人使用玫瑰印时可以发动,每轮限用1张。奖励卡随时可以使用。

例:进攻卡[双倍]:本次玫瑰印,对方受到的惩罚卡上的惩罚数量翻倍。

进攻卡[双重]:本次玫瑰印可以强制对方使用两张惩罚卡。

陷阱卡[反转]:使用玫瑰印的一方完成惩罚卡,被使用玫瑰印的一方获得卡上资金。

陷阱卡[大转盘]:对方玫瑰印无效,并必须参加大转盘游戏至6轮,己方获得对方大转盘获得的奖金。

奖励卡[8000S币]:获得8000S币。

陷阱卡因为是后手出,所以可叠加对方的进攻卡效果,比如使用玫瑰印的一方用[双重]、另一方用[反转]的情况,使用玫瑰印的一方将同时受到[双重]和[反转]的效果。

以陷阱卡反制对手并使其淘汰的情况,使用陷阱卡的一方亦可获得5万S币的奖励。

功能卡可以额外抽取,5000S币一次。功能卡可以交易。

功能卡持有上限为3张,如果超出持有,可选择旧的功能卡进行替换。

惩罚卡依旧是1000S币抽取一次。

惩罚卡无法主动给自己使用,但可以交易或交换其它惩罚卡。

每日晚休时,玩家手中剩余的惩罚卡将被强制执行。

梦果打开PAD,抽取今日的卡片:

【惩罚卡A110】木板2号—臀部—60—S币8000

【惩罚卡B203】皮鞭1号—胸部—40—S币8000

进攻卡[部位替换]:本次玫瑰印,对方受到的惩罚的部位可以由己方任意指定替换。

这两个礼拜以来,梦果一直是在从被毒打到恢复,然后再被毒打的过程中度过,她所知的只有自己很喜欢被打,越痛越兴奋,但要完成哥哥布置的任务,她却毫无头绪。

怎么办呢?哥哥的命令又不能不听。毕竟除了哥哥以外,她记不得任何事情。

梦果打开PAD:

梦果 69号

身体状况:良好

S币:654000

持有惩罚卡:2

持有功能卡:1

剩余玫瑰印:2

第一阶段靠着自己能迅速修复的体质,梦果玩了很多轮大转盘,几乎每次都要被打到昏迷才会停下来,于是积累了大量S币。

虽然哥哥有命令梦果尽量在第一阶段多赚S币。但疯狂地渴求被打,更多的是梦果自己的需求。

只有强烈的痛觉才能刺激她的神经,才能让她感觉她在活着,才能让她不去想自己究竟是谁,究竟来自何处。她的身体也很配合,越是痛苦越是感到快乐,甚至有时候的昏迷不是因为打得太过惨烈,而是快感超出了界限。

所以每当梦果的身体快速修复完成后,巨大的虚无感又会笼罩着她,让她不得安宁。

但这次哥哥的命令是让她去伤害别人,她无法从伤害别人这件事中得到快乐。

第二阶段开始后,梦果茫然地站在大厅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喂,你,站那的69号。”一个长得有点凶的短发女孩对着梦果说话。

“呃?”

“傻乎乎的,果然是胸大无脑,你这种花瓶最适合在第一批被淘汰掉。”女孩边说边在pad上划动着手指。

一个行刑人走过来,把她们带到一个单独的房间。

“5号许灿灿向69号梦果使用玫瑰印。执行【惩罚卡B226】皮鞭2号—胸部—50—S币12000,69号是否使用陷阱卡?”行刑人说道。

梦果摇摇头。

惩罚开始,行刑人将梦果的连衣裙脱去,让她跪在地上,双手向后握着脚踝,这个姿势让梦果的胸部尽可能的挺起。

梦果的胸特别大,与她纤瘦的身体形成强烈的对比,在美臀大赛8进4的时候,城堡还故意给她准备了奶牛服。

此刻,灿灿正轻蔑地看着梦果硕大的乳房,她今天抽到了两张鞭打胸部的惩罚卡,想要一次性将梦果的胸打烂掉。

“啪!啪!啪!……”

行刑人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把梦果的乳房抽得像台风中的树苗,翻飞晃荡,一道道鲜红色的血痕印上,如同妖艳的纹身。

梦果又进入了熟悉的挨打状态,全身每个毛孔都因为痛楚而兴奋着,嘴里发出的不是尖叫,而是兴奋的呻吟。

“哼,被打还这么开心,果然是个犯贱的浪货。”灿灿辱骂道。

梦果心里并不否认,她不知为何自己就是这样的体质,她此刻只想享受每一鞭给她带来的快感。

梦果双乳上的红印越来越密,伤痕重叠处已经开始渗出血珠,随着痛感的强烈,梦果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声越来越大,下身越来越湿。

惩罚还剩最后几下,行刑人有目的性地连续几下都抽在梦果的乳头上,梦果尖叫着,伴着乳头传来的剧痛,下身的热液一下子喷射出来。

“哇塞,居然真的被打到高潮了,果然够骚够贱,但是接下来就不会这么开心喽。” 灿灿说着,又在PAD上划了划。

“5号许灿灿向69号梦果使用玫瑰印。执行【惩罚卡B309】戒尺1号—胸部—70—S币15000,并使用进攻卡[双倍],69号是否使用陷阱卡?”行刑人说道。

梦果还是摇摇头。

梦果的双乳已是红肿不堪,好几处都渗着血,再140下戒尺上去,肯定退出游戏了。灿灿这么想着,心里有些得意,5万S币就要到手了。

行刑人找来一张矮小的圆桌,命令梦果双手放在背后,身体贴着圆桌跪直,圆桌的高度正好将梦果的双乳托住,现在梦果丰满的胸部就像两块大肥肉,放在了案板上。

行刑人活动了一下手脚,接着拿起戒尺,开始狠狠地砸向梦果可怜的双乳。

虽说要执行140下之多,行刑人显示出了优秀的职业素养,从开始就没有留力,每一下都能将梦果放在圆桌上的乳房拍扁,甚至打得跳起。

“啊哈啊!啊!……”

梦果哭嚎着,尖叫着,快感却又在身体里累积起来。

梦果的双乳上如调色板一般被打出紫黑青红各种颜色,鲜血渗出得越来越多,甚至有些溅射到她的手臂和脸上。

惩罚过半,梦果的上半部分乳房已经不成样子,淋漓的鲜血甚至染红了圆桌,行刑人都已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

以常人来看,梦果的伤势已经可以退出游戏了,灿灿在一旁露出残忍的微笑。

行刑人又命令梦果躺在圆桌上,因为圆桌很小,只能托住梦果部分腰臀,她的上下半身都自然下垂碰到地面,双乳上的鲜血顺着她的肩膀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行刑人开始抽打梦果伤得没那么重的下乳。

“啊!啊!啊!……”

继续尖叫着,梦果甩动着她涨得通红又满是汗水的脑袋,身体被剧痛刺激出的快感又一次达到巅峰,抖动着双腿,梦果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惩罚还在继续,梦果的双乳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红的大馒头,随着戒尺无助地跳动着,梦果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兴奋。

140下打完后,行刑人叫来医疗人员,经过检查发现,虽然梦果的双乳看着被摧残得非常严重,实际内里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

许灿灿感到难以置信,她无法理解梦果被打成这样居然只是轻伤,但又只能接受城堡判定的结果,沮丧地走开了。

梦果醒来还是在医疗室,只是这一次,她的眼前多了一个人。

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少女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你……你是谁?”虽然双马尾看上去很萌,但梦果对陌生人还是有几分畏惧感。

“呐,你就是梦果,对吧?”双马尾笑嘻嘻地说道。

“是……”

“别怕,你哥哥让我来帮你呢。”

出了医疗室,双马尾向梦果介绍两个女孩,这两个她都见过,是晓雪和雅婕,雅婕在会员派对上和她一起玩过游戏,而晓雪和她一起参加了美臀大赛决赛,最后还拿了冠军。

“你好,梦果。”晓雪说道。

“好……”

“梦果还真是腼腆呀。”雅婕说道。

“呐,我们四个人第二阶段就组队啦。”双马尾笑嘻嘻地说道,“谁要敢惹我们,就打爆她的屁股!哈哈。”

“第二阶段原来这么残酷的。”晓雪说道,“岂不是到最后都没几个人能通过游戏?”

“是这样的,但是对于会玩的老手,第二阶段能在不怎么挨打的情况下拿到大量的S币。”双马尾说道。

“太吓人了。”雅婕说道,“还好我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第二阶段,不然肯定已经挂掉了。”

“哼哼,我们组有寒少家的女人,还有一只不死鸟,怎么想都不会输啦,雅婕,我们两个就抱着她们的大腿好了。”双马尾说道。

“不死鸟?”晓雪和雅婕都没有听懂。

“梦果有特异功能。”双马尾把晓雪和雅婕拉在身边,故意小声得说,“她的有超强的恢复能力,不管被打成什么样,睡一觉就好了。”

“啊?”晓雪和雅婕面面相觑,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之前对你用印的那个女生叫许灿灿,她是个老手,她跟其他2个老手组成一组,已经干掉好几个落单的了。”双马尾对梦果说道,“我们先帮你报仇。你的钱不是很多嘛,先买5个玫瑰印,再抽些惩罚卡,然后只管抽功能卡,抽到奖励卡就用掉,功能卡抽到3张上限就用100S币的底价交易给我们,直到我们每人持有1张进攻卡,2张陷阱卡。”

“噢……”梦果点头道。

抽取功能卡的时候发现,卡池里大量的是奖励卡,而且以奖励一两千S币的卡居多,梦果一共花了近40万才把所有人的功能卡凑齐。

“主办方果然很坑,搞这么多奖励卡冲淡卡池。”雅婕说道,“不过梦果你也太有钱了,你是怎么赚到这么多的?”

“我……一直被打就有了。”梦果说道。

“唉,我也想要个打不坏的身体。”雅婕感叹道。

“你真的想要嘛?或许我可以满足你,嘻嘻,只要你愿意当小白鼠。”双马尾笑着道。

“呃,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会让我去做什么实验吧,还是算了,听着好可怕。”雅婕摆着手说道。

“那我们的策略是什么?”晓雪问道。

“策略就是……”双马尾看向梦果,“先让梦果这只不死鸟去消耗对手的卡牌。梦果,你待会把玫瑰印都用出去,逼她们把陷阱卡也用掉,然后我们再上。”

“这样梦果会不会太可怜了,一直要被打。”晓雪说道。

“没事,放心,打不坏她,她还很开心呢。”双马尾道。

梦果没有反驳,脸倒是红了。

今天已经接近晚休时间,大家商量着明天动手,先各回自己房间。

梦果、晓雪和雅婕都走了之后,双马尾一个人蹦跶蹦跶着上了二楼。

刚想进自己房间,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辫子。

“好你个小云儿,”金丝眼镜怒气冲冲地说道,“谁让你去找梦果的。”

“我不是帮她嘛。嘻嘻。”双马尾也不害怕,笑着说道。

“她恢复能力这么强,还用得着你帮。”金丝眼镜把她放开,指着她说道。

“可她笨啊。”双马尾道,“只能挨打,怎么帮你淘汰选手,增加你的小白鼠数量呀?”

“所以你就让她一下子用了这么多钱,给你们做嫁衣?”

“互相帮助啦,总之我保证,这次游戏,除了我们四个,全都被淘汰掉,行了吧?”双马尾眨巴着眼睛,卖着萌说道。

“哼。”金丝眼镜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说道,“这样还差不多。”

梦果篇 DAY16

许灿灿和她的同伴正站在大厅里,看到梦果过来,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到底是人是妖怪,怎么看上去跟个没事人一样?”许灿灿看着梦果的胸部,连衣裙装不下梦果硕大的双乳,白花花的乳肉露了一半在外面。

“她就是你昨天用了两个玫瑰印还没搞定的那个么?”旁边一个高个子女的问灿灿。

“就是她,我用了2个印和一个双倍,怎么隔了一天像没受过伤一样,太古怪了。”灿灿说道。

“我……我要对你用玫瑰印。”梦果对灿灿说道。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挑战我们?”高个子女子说道,“其他人看见我们就绕路走,你倒好,来找死来了。”

“灿灿,她想死就成全她。”另一个女孩说道,她嘴唇上打了钉子,脖子上还有纹身,一副小太妹模样。

“行,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打不死。”灿灿说道。

行刑人把两人带入一个房间。

待灿灿出来的时候,梦果已经趴在地上动不了了,从后背到屁股再到大腿,都是触目惊心的鞭痕,虽未出血,但黑紫交替的皮肤彰显着惩罚的惨烈。

梦果全程又高潮了3次,她在地上享受着阵阵余痛。她刚刚对灿灿用了3个玫瑰印,都被陷阱卡反制了,灿灿还在她身上追加了一个印,她整整挨打了半小时。

“我没办法了,小月你去吧。”灿灿对高个女子说道。

“哼,我有4个玫瑰印,2张进攻卡,不信弄不死她。”小月说道。

又是一轮疯狂的毒打,小月已经对梦果使用了3张玫瑰印,并且在一张抽打私处的卡上用了双倍。

现在梦果的状态已经惨不忍睹。胸部、背部和大腿上布满了黑紫色的鞭痕,渗出点点血迹,屁股已经皮开肉绽,往外冒着鲜血,私处红得像被放在火上烤过一般。

强烈的痛楚反复冲击着梦果的灵魂,她已经意识迷离,因为高潮次数太多,她身体上没有被鞭打的部分泛上了桃红色。

医疗队的人判定梦果仍然可以继续参加游戏。

“真是邪门。”小月无法理解,“正常人痛都痛死了,你怎么还没事。”

小月手指在pad上划着,用出最后一个玫瑰印。

“16号范小月向69号梦果使用玫瑰印。执行【惩罚卡A239】板子4号—臀部—80—S币16000,并使用进攻卡[石缚],69号是否使用陷阱卡?”行刑人说道。

“是……使用陷阱卡[反转]。”梦果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什……”范小月蒙了,因为梦果一直在挨打,她都已经忘记了梦果也是玩家,也会用陷阱卡反制。

范小月还没回过神来,就被行刑人脱了衣服,双手双脚都被拉开到极限再缚住,以平趴的姿势吊在半空中,如同古代五马分尸一般。

绑好小月,行刑人搬来一块厚石板,石板顶上有个环,行刑人拿绳子在环中穿好,又在小月腰上绕了几圈拴住,把厚石板挂在了小月的腰上,这便是石缚卡的效果。

范小月体型高瘦,腰很细,如今腰上挂了一块厚石板,巨大的重量几乎要把身体折成V字型。

还未开打,小月已经痛得龇牙咧嘴,满头大汗,只感觉自己身体快要断了。

“啪!”

行刑人一板子重重地砸在范小月的屁股上,把她身体打得一震,腰上的厚石板随之微微晃动,粗粝的绳子摩擦着她的皮肉,更是加重了她腰间的痛楚。

“啊呀~啊哟!……”

小月不顾形象,大声痛叫着,屁股上的剧痛还可以忍受,腰间的石板却仿佛要将她的灵魂拖入地狱里。

行刑人打得不快,每一板下去,都要等待石板晃动一会,再打下一板。

不多久,小月的腰间就被磨出鲜血,血液一滴滴的顺着绳子流到石板上。

无尽的煎熬终于让范小月崩溃了,在打到50多板的时候,她大哭着,嘶吼着要退出游戏,她已经无法忍受哪怕再多一秒钟。

许灿灿和小太妹在等着小月传来捷报,传来的却是她退出游戏的消息,当即大惊失色。

这时,双马尾、雅婕和晓雪走了过来,双马尾对上已经没啥卡片的许灿灿,雅婕和晓雪则轮流对小太妹使用玫瑰印。

许灿灿自然是很惨的被双马尾淘汰出局了。雅婕和小太妹则是互相伤害,各被反制了两轮,轮到晓雪的时候,小太妹还有一个玫瑰印,一张进攻卡。

小太妹心里清楚,晓雪肯定有陷阱卡,无论怎样,她都没有胜算,干脆哭唧唧地求饶道:“这位姐姐,我的伙伴都退赛了,我也没有卡了,你放过我吧好不好,你要钱的话,我可以把我仅有的6万S币都转给你,随便拿张惩罚卡和我交易就行。”

“这个……”晓雪有些迟疑,她本来也只是想坚持到游戏结束,没有要淘汰别人的意思。

“求求你了。”小太妹看她有些动摇,又说道,“我保证以后谁也不去招惹。”

“算了,你走吧。”晓雪想了想说道。“钱也不用给我了,没了钱你遇到别人还是要淘汰。”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小太妹开心地握住晓雪的手晃来晃去,“那我走了,姐姐你真是个好人。”

见到晓雪很快就从房间里出来,双马尾和雅婕都觉得很奇怪。

“你已经干掉她了?”双马尾问道。

“没有,我放她离开了。”晓雪道,“她已经没有卡了,我看她哭得有点可怜。”

“唉,晓雪。”双马尾道,“你的心太软了,她可不是新手,以后肯定会找机会报复。”

“没事,晓雪,她的同伴也没了,我们有四个人,她能把我们怎么样?”雅婕说道。

双马尾想了想道:“也是,说不定过一会就被其他人干掉了。我们还是去看看梦果吧,她还躺在那呢。”

三人来到梦果和小月的那个房间,梦果因为之前的惩罚太过激烈,现在已经睡着了。

她们摸着梦果刚刚被鞭打的屁股、背部等处,都觉得不可思议,才这么一会,看伤痕的模样,仿佛已经恢复了十天半个月了。

“等她睡醒,伤估计就好了。”双马尾说道。

“她怎么会这么厉害的,天生的?”雅婕问道。

双马尾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嘿嘿,这可不能说,说不得。”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