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古堡的SP游戏
本文为转载,为寒照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晓雪篇 DAY3

也许是目睹的公开处刑太过残酷,晚上晓雪没有睡好,做了个长长的噩梦,醒来已是一身的汗,在浴室洗了个澡,天才刚亮。

再躺到床上,晓雪翻了几个身却再难睡着,想着这几天的经历,与现实完全不在一个世界中,心中生出一种荒诞和不真实感,但大腿上还没褪去的淤伤却提醒着她一切都是真的,到底能不能撑过一个月呢,会不会有恐怖的事情等着自己,晓雪不敢再想,穿好衣物走出了房门。

应是太早,大厅里没什么人,却看到雅婕百无聊赖的在踱步。

“嘿,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啦,不再休息休息?”晓雪打招呼道。

“躺了两天了,再躺就要退化了,倒是你,怎么起这么早?”雅婕反问。

“睡不着呗,你的伤还痛么?”

“还没好完全,不过不碍事了,浪费了两天,下面可要加油了。”

“你可别这么冲动了,你又不缺钱,这么拼命做什么。”

“说的也是,可是我的屁股好痒啊,好想被揍,嘻嘻。”

“哎,真是人要犯贱,神仙难救。”晓雪调侃道。

雅婕也不生气,问道:“你这两天也尝过sp的感觉了,怎么样,有没有一点喜欢?”

“才没有,我可没你那么变态。”话虽如此说,晓雪却想起了那个带面具的男人,有点可怕,可又有点说不清的感觉,竟然有那么一丝期待再见他。

“今天是第三天,对吧,美臀大赛今天要开始了唉。”雅婕突然想到。

“美臀大赛?就是比谁的屁股漂亮么?”晓雪之前就听双马尾提过。

“对啊……”雅婕边说边打量着晓雪,啧啧道,“有戏,嘿嘿,你的艺校没白上。”

这倒是雅婕的真心话,晓雪练舞十多年了,以前在艺校也是小有名气,身材凹凸有致,特别是翘臀惹人怜爱。

“你也不差啊,天天健身的,怎么着也能进个前几名。”晓雪说道。

“哪有你这么天生丽质的,之前的主就说我的屁股不够圆润,像男人的一样。”

“何止是屁股,我看你全身都像男人,就差个把了。”在雅婕面前,晓雪说话没有顾忌。

“哎哟哟,我要是带把,早就把你给办了。”雅婕也不示弱。

“别贫了,看看今天抽的卡吧。”

雅婕先点开:

【惩罚卡A411】细藤条—臀部—60—S币6000

【惩罚卡A207】皮鞭1号—臀部—50—S币9000

“否极泰来,否极泰来,哈哈,多好的卡,又爽又值钱。”雅婕非常开心,“快瞧瞧你的。”

晓雪也打开pad:

【惩罚卡B003】手—胸部—40—S币3000

【惩罚卡A271】热熔胶鞭3号—臀部—50—S币10000

“哇,10000的卡,怎么办?”晓雪问道。

“我觉得你可以赌一赌,毕竟你有金主呢,卖掉要损失多少小费呀。”雅婕想了想道。

“唔……”晓雪纠结了起来。

晓雪心中挣扎一番之后,决定不卖卡了,先把那张10000s币的用了试试,毕竟自己的屁股昨天都没有挨揍,理应承受得住,而且那个男人会手下留情吧。

按着pad上的显示,她进入了131号房,却发现空无一人。

等了几分钟,男人还没有出现。

“不会这次是行刑人来打吧,那屁股得被抽成什么样啊。”晓雪惶恐起来,望眼欲穿地看着房门,盼着男人的到来。

足足等了半个小时,熟悉的身影才出现在晓雪的眼帘。

晓雪连忙站起,道:“你……你来啦。”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男人说话。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女士。”男人很有礼貌地弯腰致歉。

“没事……”晓雪又想到自己居然会对一个来打自己屁股的这么期待,心里五味陈杂。

男人靠近她,抬起她的下巴。

虽然隔着面具,晓雪仍是感觉男人的鼻息吹在自己的脸上,那双看不真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良久,男人才道:“你学坏了,美丽的女士。”

“啊?”晓雪不明所以。

“下午有美臀大赛,你料定我不会打你太狠,才敢用这张卡的吧?”男人柔声道。

晓雪的小心思被猜中,有些羞愧,脸上泛起红霞。

“没有关系,女士,只要你听话,我可以打得轻些。”男人又道,“把碍事的衣服脱了吧。”

知道这次再也躲不过了,晓雪乖乖地褪下连衣裙,右手横在胸前,左手护着下身,低着头扭捏地站着。

男人拿出惩罚用的鞭子,轻轻地点了点晓雪的两只手臂,说道:“把手放下,站直了。”

晓雪犹豫了下,还是照做了。

男人看着晓雪的身材,心中暗暗称赞。春笋形的双乳饱满挺拔,乳头是少女的粉红色,盈盈一握的腰肢连接着蜜桃般的翘臀,双腿修长笔直,肥瘦适中,紧致没有赘肉。纵然阅女无数,这么极品的素人他也是很久没见到了。

“转过去。”

背部线条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柔和的光彩,两个明显的腰窝突出了玲珑的曲线,美得男人有些恍神。

强按下冲上去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男人命令道:“弯下去,双手抱着腿。”

晓雪的韧带很软,毫不费力地将头抵到了腿上,一头秀发如丝绸般滑落。

男人一边用鞭子在她的臀腿间划动,一边说道:“规矩还是一样,自己报数,不准叫唤,不准乱动。”

“知道了。”

“啪!”

“1!”

热熔胶做的鞭子韧性很足,打人极疼,虽然男人使力不重,晓雪仍然被打得差点叫出来,屁股上红印清晰可见。

“啪!”

“2!”

……

前二十鞭均匀地由上到下打在屁股的不同位置上,显示出男人娴熟的手法。

第二十鞭以后,每一下都附在之前的红痕上,疼痛加倍,每一鞭都让晓雪的身子微微颤抖,咬牙强忍着才能把腿绷住。

三十鞭之后,晓雪报数的声音已经有些变样,身上开始起汗,屁股上爬满了红白相间的鞭痕,双手死死扣着腿弯保持着姿势。

……

“啪!”

“39!”

“啪!”

“40!”

晓雪喘着粗气,准备挨下最后10鞭,男人却停了手。

“不错,美丽的女士,今天的表现让我满意。还有10鞭,我会很快打完,不需要报数了,允许你叫出声,知道了吗?”

“知道了。”

男人空甩了几下胳膊,然后把鞭子用力地贴在晓雪微肿的臀肉上,压出一道沟壑,提醒道:“注意,要来了。”

狂风骤雨般的10鞭呼啸而上,如果说现在男人用的力是十分的话,之前40鞭才只有三四分的程度,晓雪没想到鞭子会这么重,心里没有准备好,被打得嚎叫起来,眼泪夺眶而出,再也站不稳,一下扑倒在地上,屁股上多出十道交叉的紫红色棱印,很是醒目。

男人搀扶起晓雪,却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晓雪没有反抗,眨巴着红肿的眼睛,委屈地看着他,心想不是说好打轻点的,最后那十下显然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男人用手轻轻擦拭着晓雪的眼泪,说道:“今天你很配合,最后10下是奖励。”

晓雪不知该说什么好,打得这么狠怎么就成奖励了。

“这里的美臀大赛可不是日常的审美标准,屁股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是拿不到好名次的。”男人看着困惑的晓雪,解释道。

这个理由还勉强可以接受,晓雪释怀了些,只是屁股上的伤疼的厉害,忍不住伸手去揉。

男人将晓雪横着卧在自己腿上,轻抚她的臀部。

一股伴着痛楚的快感涌上晓雪的心头,让她春情萌动。

捕捉到晓雪身体的变化,男人慢慢把手滑向翘臀下的隐秘处。

晓雪一惊,慌忙的从他身上爬起,却又被男人一把搂住,挣脱不得,只好颤颤地说:“这,这不在惩罚卡的范围里了吧。”

男人面具后的脸似乎轻笑了一下,将她仰面朝上,在她丰腴的胸部轻拍了下,说道:“现在在了,对吧。”说完拿起晓雪的pad,在她的另一张惩罚卡上点击了使用。

“唉!我还没决定用不用呢。”

“可惜,已经不能反悔了。”

“你这个……”晓雪有些生气,但又不敢得罪他,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我这个什么?”

“你耍赖!”

“哈……”男人似乎很高兴,晓雪第一次听到他笑出声,又听他道,“来,坐直了,把胸挺起来,这次真的会轻些打,我保证。”

事已至此,晓雪也只好照办,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娇嫩的双乳还挺立着被男人审视,羞得晓雪俏脸绯红。

左手搂着晓雪的香肩,右手轻轻揉捏着她的酥乳,柔嫩又紧致的触觉从指尖传来,让他不忍释手。

晓雪被他弄得难耐,只得出声道:“请……请开始惩罚吧。”

“啪!”

“1!”

“啪!”

“2!”

……

男人没有骗她,出手确实不重,场面更像是在调情而不是惩罚。

双乳在男人的大手下翻飞跳跃着,时而相撞时而交错,慢慢变成粉红色。

晓雪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40下很快结束,晓雪的眼中含泪,红红的胸膛起伏着,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二人沉默了几秒,男人突然一下把她推倒在床,将身体压了上去。

“不要!”

还残存的理智占了上风,晓雪使出浑身力气把男人推在一旁,拿起衣服和pad,顾不得穿上,飞快跑出了房间。

男人没有阻拦。

下午,美臀大赛开始第一轮初赛,所有玩家都可参与。

因为要穿丁字裤,晓雪在雅婕的强烈要求下修剪了下身的毛发,由雅婕亲自操刀。

初赛只是简单的走台步,晓雪轻车熟路,完成地很轻松。

最后的结果,晓雪和雅婕双双通过初赛,获得5000S币奖励。

通过初赛的32人将在三天后进入第二轮选拔。

“很简单对不对,我就说你肯定会过的。”雅婕说道。

“第二轮还是台步么?”晓雪问道。

“第二轮比小才艺,你跳舞这么好,肯定没问题,我就有点悬了。”

对上了自己的强项,晓雪放下心来,16强的奖励是没跑了,对雅婕打趣道:“我教你呀,学个三天,怎么着会跳个‘小苹果’了。”

“呸,谁要跳‘小苹果’,楼上的人要朝我扔番茄了。”

接下来几天都在平稳中度过,唯一不同的是,晓雪再也没见到那个带笑脸面具的男人,行刑人换成了没有感情的白人女子,动作标准而有力,迫使晓雪只敢使用轻点的惩罚卡,没有男人的小费,收入也是直线下滑。

第六天下午,美臀大赛第二轮开始,晓雪看了一眼pad,现在总收入是92000s币,过了第二轮奖金是10000s币,一比一换成美金就是有10万多,按照现在的汇率,也是晓雪拥有过最多的资产了,这才第6天,按这个情况翻5倍的话就是50万美金,天呐,晓雪都能想象自己变成富婆之后的样子。

第二轮32进16,晓雪跳了一段现代舞,闪转腾挪,婀娜多姿,把好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没有悬念的进入下一轮,雅婕来了一段健身瑜伽操,倒是也挤了进去,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另外,晓雪发现7号思琪也晋级了。

“恭喜,舞跳得真好。”赛后,思琪过来跟晓雪打招呼。

“你的肚皮舞也很厉害了,一看就是专业学过的。”晓雪道。

“那当然,不打无准备的仗嘛,每次来古堡前我都会找教练学这个。”

“你来过这么多次,说说看第三轮是比什么的呢?”

“你先别管第三轮比什么,想想明天参加会员派对的事吧。”

“会员派对?”又出来一个晓雪不知道的活动。

“第二轮晋级的16个玩家会被邀请参加会员派对,大部分会员都会参与进来,可是能拿到大把的小费哟。”

“派对就是被他们打屁股么?”

“打屁股,玩游戏,各种各样的花样,如果你能够接受,还有性虐待甚至是性行为。”

晓雪脑子里闪过各种各样荒唐奇淫的场面,又道:“也就是说,无法接受的事情可以拒绝的,对吧?”

“话是这么说,”思琪道,“那些会员会用各种办法套路玩家,让玩家不得不做,你还是要多留几个心眼。”

“总觉得好可怕。”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有人护着你?”

“唉……我都好几天没见他了。”接着晓雪把之前的事情跟思琪说了。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玩出格了,嘿,怪只能怪你太勾人。”

“你还说笑呢,你说他会不会怀恨在心,然后在会员大会上故意刁难我?”

“他这种上流人士不会这么小肚鸡肠吧,到时候你看看他的反应呢,说不定是因为觉得羞愧才不来找你的。”

就算思琪这么说,晓雪还是心情忐忑,不知道会员派对上会发生什么。

……

晓雪篇 DAY7  7:00 PM

会员派对开始,16位玩家被带到2楼一个很宽敞的大厅里,厅内摆满了各式自助美食。大厅正中空出一块圆形区域,16张椅子座朝外、围了一圈摆放在其中。

晓雪她们被行刑人蒙上眼睛,领到椅子上撅着臀跪着,裙摆太短遮不住,16个白花花的屁股绕成了一个圆。

接下来就是会员们粉墨登场了,人未到、声先至。

“哟hohohoho,这次的小屁股们看上去还可以啊!”声如洪钟,身材巨硕,长相如熊一般的男人走在最前。

“不行,不行!”后面跟个瘦猴子。

“他娘的,死老九就会说不行,你家那些马子最厉害,把你榨成竹竿了。”说话的是一个光头。

“哟hohohoho,阿强,你忘了老九的名号怎么来的么,一夜九次郎,哟hohohoho。”

这三人貌似很熟,走在一道,跟着进来的是一男两女。

“大姐,这次让我先挑怎么样,每次最好的都被你占了。”说话的是那个男的,染了个红毛,带着个大金链子。

“哼,就你那眼力,先挑也挑不出个好货来。”大姐很性感,穿着晚礼服,酥胸半露。

“二姐,大姐说我眼力不行,你给我挑个呗。”

“滚,谁是你姐。”二姐穿着紧身皮衣,寒着脸,一副人畜勿近的模样。

“二姐、二姐,你知道我为啥叫你二姐,叫她大姐么?”红毛凑到二姐旁边说道,“因为她胸大,你胸小,本该叫她大姐,叫你小姐,可又觉得小姐有那么点……”

那二姐听得怒极,飞起一脚踹去,却没踢着,只能喝道:“红毛崽,信不信老娘现在就削了你!”

再后面是三个西装笔挺的公子哥。其中一个戴金丝眼镜穿枣色西服的说道:“哎哟哟哟,红毛你真是个勇士,罗刹女也敢调戏。”

“只怕勇士要变成烈士咯。”旁边的大背头笑嘻嘻地说道。

二姐闻言,猛地回头,骂道:“你再说一次罗刹女试试!”

“得,两个烈士了。”

另外个身材健硕的白色西装男子没有说话,淡淡地看着他们。

接着来的有一个洋人神父,一个印度人,一个泰国人,他们没什么交流,径直走向厅中间。

落在最后的是个纹身怪,看着像华人,只穿了一条裤衩,浑身肌肉异常发达。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带着自己的几个女奴,女奴们光溜溜的,菊花里还塞着各式的尾巴,随着他爬进厅内。

“呯!呯!”查理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大厅里,手里拿着两个刚发射的礼花喷筒,彩带掉在他小丑模样的脸上,甚是滑稽,听他说道:“ladies and gentlemen,本次的会员party正式开始,希望各位会员大人玩得愉快!”

“哟hohohoho,我要这个。”熊一样的男人站到了雅婕的身后。

雅婕突然感觉到一只巨大的手掌按上她的屁股,竟能覆盖她一整边的臀瓣,还毛毛糙糙的,仿佛真似熊掌一般,不禁泛起惧意。

“熊大,这次你可悠着点。”光头说道。

“强哥,熊大哥上回干啥事了?”红毛好奇地问光头。

“硬是用巴掌把人家小姑娘给拍晕过去了,害的人家退赛,他娘的,你说缺德不缺德。”光头回道。

“我上次才用了七分力,那女的也太不禁打了,这个看着扛得住。”熊大边说边用力一捏,“哟hohohoho,这个有练过。”

雅婕被捏得牙齿打颤,一片屁股仿佛要被撕开一般,心道遇上个阎王,这次死定了,还不如不晋级呢。

晓雪等待着选择自己的人,心里想着会不会是那个男人,却感觉到一双纤细的手抚上屁股。

“皮肤真好。”被红毛叫大姐的女人边摸边赞叹道,又转头问了句,“寒少,不介意吧?”

“请便。”白西装的男人说话了,这声音晓雪再熟悉不过,是他!

“不行,不行,不行…………”老九一边念一边到处摸着,似乎哪个都看不上。

“他娘的,老九你能不能别念了,都知道你不行了。”光头说道。

“你懂个锤子!”老九回道,“老子阅臀无数,哪像你个没见识的,四五十岁的老腚都下得去手。”

“你懂个大麻花!年长有年长的好处,可惜这里都是小姑娘,他娘的。”光头道。

“哟hohohoho,姜是老的辣,屁股是老的有味,你强哥就喜欢啃有味的老屁股。”熊大笑道。

几圈下来,其他人也都挑到了姑娘。红毛见剩下几个落选的,一并拖了走,嘴里还说着多多益善,罗刹女轻蔑地看着他,嘴里骂道:“猥琐下流的玩意。”

<!–nextpage–>

接下来,会员们各自带着挑到的姑娘前往大厅内属于自己的一块区域。

每个会员区域都站着两名行刑人,负责提供SP工具或是充当打手。

晓雪被带到大厅的一角,跪在女人面前。

女人取下晓雪的眼罩,晓雪看了看她,非常漂亮的女人,妆化得很精致,气质可以与一线明星比肩。

“莫晓雪对吗?你可以叫我岚姐,我的小奴都这么叫我。”岚姐声音虽柔美,却是有三分威严。

“岚姐。”

“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寒少这么上心,你站起来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这么有料。”

“是。”

“衣服脱了。”

在女人面前脱光总是放得开些,晓雪没有迟疑,露出了曼妙的胴体。

岚姐的手划过她各处敏感的肌肤,心里暗暗赞许,嘴上却说:“身材是不错,但还欠些味道。”又道,“跪下来,舔我的脚。”

晓雪闻言一惊,她只是听说过有这种桥段,真要自己下嘴去舔,一时间难以接受,跪在地上不知所措起来。

岚姐看她迟迟不动,说道:“果然是没怎么接受过调教,我今天就给你做个免费的培训。寒少啊,你这次该好好谢我了。”

“这个……岚姐,我听说无法接受的事情是可以拒绝的。”晓雪不知道岚姐要对她做什么,鼓起勇气回道。

岚姐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轻笑着说道:“你这个姑娘倒是挺有意思的,确实在派对里你对不喜欢的事情说不,但你有没有想过得罪会员的下场。”

晓雪从她轻柔的语气中听出一股寒意。

岚姐伸手捏了捏晓雪的脸蛋,说道:“晓雪,看来你还是没搞明白,在古堡里,会员和玩家从来就不是平等的,规矩由会员制定,钱由会员来给,让我们这些会员开心了你们玩家才会开心,不然的话……”岚姐靠近晓雪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可。能。会。被。折。磨。到。死。”

晓雪的心咯噔一下,好像暂停了跳动,吓得坐在了地上,脸色苍白。

“哈哈哈哈……”岚姐笑得很开心,“瞧把你吓得,我开玩笑呢,我要真敢弄死你,寒少不得找我拼命。”

晓雪总觉得岚姐的话不像开玩笑,尤其是看到了之前残酷的处刑之后,说不定真有不少姑娘就在这古堡里被活生生打死了。

“呐,晓雪,我不逼你,你自己说,岚姐的调教课上还是不上,可是倒贴学费的哟。”

“我,我上。”晓雪想起自己的立场,本就是为了赚钱来的,平平安安度过这一个月,回去还高利贷,拿钱给爸治病才是初衷,即使受点委屈又如何呢。

“这才是乖孩子!来,跪好,双手放在脑后。”

晓雪这次很听话。

“首先,你要记住,在调教进行中,我就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雪奴,需要做的只有服从和感受,明白了吗?”

“明白了。”

“很好。”岚姐的两根手指抚上晓雪的嘴唇,“这个小嘴是谁的。”

“是雪奴的。”

“舔。”

晓雪用不太灵活的舌头勉强啜弄着,岚姐的手指修长好看,还有淡淡的香水味。

“唔!”

岚姐的手指猛的插进了晓雪口中,捅到深处,晓雪一阵恶心,本能的想咳嗽又被手指堵住,十分难受。

“忍住!坚持一分钟。”

这一分钟过得十分漫长,岚姐一将手抽出,晓雪便剧烈咳嗽起来。

岚姐见晓雪的手已经放下,重重地甩了她一巴掌,喝道:“我允许你把手挪开了吗?”

晓雪只能重新摆好姿势。

岚姐在晓雪的胸前擦了擦手上的唾液,又问:“这奶是谁的?”

“是雪奴的。”

岚姐捏起晓雪的一个乳头,拉得老长。晓雪吃痛,身体往前倾去,又挨了一巴掌。

“不准动!”

岚姐从身上拿出两个带着铃铛的夹子,夹在晓雪的乳首上。尖锐的疼痛让晓雪轻呼出声。

“转过去。”

娇滴滴的蜜桃形臀部出现在岚姐眼前,即使同是女人,岚姐也有点心动。

用手重重的拍了几下,岚姐问道:“这屁股是谁的?”

“是雪奴的。”

“雪奴喜不喜欢被主人打屁股?想好了说。”

“……喜欢。”

岚姐在行刑人那里挑了一个皮带,先是横放在晓雪的屁股上,说道:“主人要用皮带抽你的屁股30下,自己报数,打完了要说感谢,明白了吗?”

“明白了。”

“啪、啪、啪……”

“1,2,3……”

熟悉的痛感又从臀上传来,经过这7天,晓雪已经有点习惯,甚至有种说不出的充实感。

屁股被抽得左摇右摆,双乳也随着节奏微微晃动,带出一串清脆的铃声。

30下毕,娇臀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晓雪第一次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啊!”重重一下抽在臀腿之间,把晓雪打得尖叫出声。

“雪奴,刚才的话都忘记了么?”岚姐问道。

晓雪才想起没有说感谢的话,忙道:“……谢、谢谢主人打雪奴的屁股。”

“大点声!”

“谢谢主人打雪奴的屁股!”

“要不要继续?想好了说。”

“……请主人继续打雪奴的屁股!”

塑胶的板子30下,木板子又30下,岚姐手上控好力道和角度,把晓雪的屁股打成了均匀的鲜红色。

晓雪比起刚入堡时候,耐打能力已然强了不少,虽挨了90下,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只觉得屁股又辣又胀之余有一丝特殊的感觉,竟不是十分难受。

“真漂亮。”岚姐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十指从晓雪的细腰沿着臀线一路抓到大腿根,红肿的屁股被抓出十条白色的细痕,转眼又消逝。

“啊~”晓雪被抓得又麻又痒,轻叫出声,刺激之下,下体竟有些湿润起来。

岚姐见晓雪慢慢进入状态,准备进行羞耻度更高的调教。她从行刑人那里拿过一根马鞭,说道:“雪奴,双手把屁股掰开,主人要清清楚楚地看到你的P眼和小B。”

直接的言语刺激着晓雪,让她脸颊绯红,命令过于羞人,晓雪虽进入了被调教的状态,仍然迟疑着不动。

“啪!”狠狠一下打在晓雪背上,直把晓雪抽得躬起,鞭头皮梢留下一个清晰的红色倒三角型印记。

“快点!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不敢再抗拒,晓雪依言把最私密的地方大大方方地曝露在岚姐面前。

“说,‘请主人检视。’”

“请、请主人检视。”

晓雪的菊门紧张地收缩着,未被开发的秘处微微泛着水光,用马鞭鞭头轻轻掠过,带起一抹银色。

“如果换做是男人,无论如何都忍不住了吧。”岚姐心想道。

“主人要打你的臀缝两侧各20鞭,手掰住了不能松,明白了吗?”

“明白了。”是打两边,而不是中间,晓雪多少放松了些。

岚姐显然是熟手,鞭头落点十分准确,渐渐把两侧嫩肉抽成了深红色。

“呃、啊……”虽不是中间最要害处,痛感还是比之前强烈许多,晓雪不禁每次都呻吟出声。

打完,晓雪出了一身的细汗,急促地喘息着。

岚姐见状知道差不多了,便道:“雪奴,这次调教到此为止,起来吧。”

“是,主人。”

晓雪乖乖地重新在岚姐面前跪好,岚姐为她摘下了胸前的铃铛,称赞道:“真是个乖孩子,以后在寒少面前也要像今天这么配合,有你想不到的好处呢。”

“嗯。”晓雪轻声允诺。

大厅各处噼啪之声仍未停歇。

雅婕趴卧在熊大的大腿上,承受着比板子还恐怖的大巴掌,屁股已经肿得老高,紫红发亮,嘴里不住地痛叫出声。

思琪双手被吊起,洋人神父一边用长鞭抽得她左摇右晃,一边拿着圣经念念有词。

红毛让几个女孩叠罗汉似的一个人趴在另一个人身上,拿板子上下翻飞,拍得起劲,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也随着节奏不住跳动。

罗刹女一边拿皮鞋踩着一个女孩的头,一边拿皮鞭狠抽,女孩已经哭得不成样子。

刺青怪让他的女奴轮流抽打被挑选的玩家,自己则边看边和另一个女奴做活塞运动。

寒少、大背头、金丝眼镜这西装三人组已经收手,饶有趣味的看着厅内的光景。

“唉,寒少,你看上的那个的妞怎么让给了岚姐。”金丝眼镜说道。

寒少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岚姐那块区域。

“好像那边已经结束了,寒少,还不快去,晚了怕是又要被人抢走。”大背头推了推寒少。

寒少却把目光移了开去,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8:30 PM

会员派对进程过半,会员和玩家可以开始自由活动。

老九站在一张桌子前,拿了5枚骰子,2个骰盅,吆喝道:“小姑娘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我老九来送钱啦!”又不知从哪掏出来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玩老九SP骰子游戏,轻轻松松赚钱回家去。”还附了玩法介绍:老九拿2个,玩家拿3个。掷出点数比老九多,每多1点,可得1000S币。掷出点数比老九少,每少1点,被老九用特制皮鞭抽10下。

规则显然对玩家有利,好几个女孩聚了过去,第一个玩的是19号,两把就赚了8000S币,看得其他人都眼红起来。

晓雪也想去凑个热闹,却被思琪拉住了。

“别上当,你知道他是谁么?”思琪说道。

“你认识他?”晓雪奇道。

“吃人不吐骨头的庄老九,赌场从东北开到澳门,骰子和盅都是特制的,他听声音就知道是几点,而且还能做手脚。”思琪道,“玩下去要倒霉的,不信等着瞧。”

“哎,不行不行。”只听老九叹气道。现在玩的是35号,第一把老九7点,她12点。

“又不行!”第二把老九5点,35号10点。

35号已经拿了10000S币,嚷着还要玩,第三把,老九11点,35号7点。

“怎么这样。”35号说道。

“小姑娘,我这40皮鞭可不好挨,这回先欠着,下回你赢了再抵消怎么样?”老九说道。

“行行行。”35号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第四把,老九10点,35号15点。“你瞧,还反赚了1000,我老九对玩家最好了。”老九道。

“再来!”35号已经相信老九就是个送钱的冤大头。

“这样吧,已经第五把了,我们玩大一点,你比我多1点拿2000 ,比我少1点打20下,怎么样?”老九又道。

“好!”

第五把,老九12点,35号9点。“哎呀,老九赢了,怎么样姑娘,是打60鞭还是先欠着?”

“欠着欠着。”

第六把,老九11点,35号6点。35号还是选择欠着。

第七把,老九12点,35号8点。35号已经不敢再玩了。

“哎呀,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总计240鞭,我会打轻点的,我老九对玩家最好了。”老九肉都没有的脸上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行刑人将35号脱光,双手向上吊起。

老九拿出一个木盒子,盒子一侧有个圆孔,孔里插着个黑乎乎的把手。他握住把手将盒子里的东西缓缓抽出,这是一根黝黑毛乎乎的长鞭,还泛着油光。

“这宝贝我是照着新加坡鞭刑的鞭子仿制的,带有天然的勾刺,平时浸在豆油里,肯定会让你欲仙欲死。”老九说道。

“啊!”第一下就让35号大叫起来。鞭子抽在后背上,留下紫色的伤痕与点点的血珠。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回荡在大厅里,35身上的鞭痕越来越多,越来越深,伤口间留出的鲜血刺激着老九的神经,让他更加疯狂,鞭子更多地抽向双乳、胯下、大腿内侧等敏感处,撕咬着35号的嫩肉。

约莫打了一百二三十下,老九体力不支,吩咐行刑人继续。不似老九体型瘦弱,行刑人的力道明显更大,也不管35号全身已没几块好肉,抽得十分卖力。

又过了几十下,35号的喉咙已经连吼叫都发不出,只会随着鞭打抽动着浴血的身躯,像一条紫红色的蚯蚓。

医疗队的人跑步进场,强行停止了行刑人的动作,将35号抬出场外。

晓雪看得心砰砰地跳,这个庄老九居然如此残忍,庆幸自己没有参与,不然脑子一热,下场也跟35号一样。

“哟hohoho,老九又拿他的皮鞭炖肉吃了。”熊大笑道。

“这次厉害了,炖得稀烂。”光头道。

“我看是炖糊了,吃不下了,口味太重。”红毛在一旁插嘴道。

“老九就是这么重口味,他家的那些女人,整天就缠着他,要把他操弄得动都动不了。”光头又说道,“不就是因为老九一有力气就喜欢打她们,把她们打得死去活来的。”

大厅另一侧,金丝眼镜开了一局飞行棋,邀请了4个玩家,雅婕和曾经出现在医疗室的69号也在其中,另两个是11号和47号。玩法是原本的玩法,但为了加快节奏,采用1机定胜负的方式,另外,每个格子都写有奖励或是惩罚的内容,强制玩家执行。

“美女们,我先说好,除了棋面上的奖励和惩罚之外,在每局比赛结束后,我会根据你们的排名给予一次性的赏罚,第一名获得10000S币、无惩罚,第二名获得5000S币、惩罚50皮带,第三名获得2000S币、惩罚100皮带,第四名没有奖励、惩罚200皮带加100藤条。”金丝眼镜用一般的语气陈述道。

按照飞行棋规则,玩家需要投掷出6点才能出发,没有掷到6点的玩家只能留在“基地”,每回合还要挨10下板子。47号运气不错,第一次便是6点,雅婕则是第二个出发,运气最差的69号足足被打了60下板子才走出第一步。

棋盘上每一格的惩罚和奖励都是金丝眼镜亲自设计的,并不都是简单的挨打或给钱,很多时候都带着他个人的恶趣味。

比如,47号踩到了一个格子,上面写着,与离你最近的玩家舌吻两分钟,期间持续被鞭子抽打屁股。

11号踩到了一个另类的,让其他3个玩家轮流咬她的乳房,每人一分钟,按留下的齿印数量,给相应乘以200的S币。而其他人也很大方,把她的胸部咬得通红。

69号踩到一个用啤酒灌肠再被板子打得喷出来的重口惩罚。

雅婕踩到一个得罪人的奖励格子,选择其他3人中的1人,她会被藤条抽打50下屁股,剩余2人和雅婕自己各获得1000S币。

47号踩到被其他3人轮流踢击裆部。

11号踩到一边舔舐前面玩家的菊花,一边被后面的玩家用马鞭抽打屁股。

……

第一局比赛结束,4个玩家都已伤痕累累。11号虽然出发较晚,却是第一个到达终点。47号第一个出发,却在终点处来来回回纠结了很久,连续踩一个打耳光的格子,脸被打肿了才到,获得第二名。69号出发最晚,却在最后关头撞掉了雅婕的棋子,将她顶回老家,获得了第三。最惨的就是雅婕,明明第二位出发,骰子却和她作对似的,总是1、2、3,最后还被69号撞回了老家,落得一场空。

“来吧,美女们。”金丝眼镜将身上的皮带抽出,活动活动手腕,准备实践之前说过的规则。

11号和69号的惩罚很快就结束了,金丝眼镜看似不壮,出手却也虎虎生风,这二人的屁股被抽得深红发紫。雅婕在一旁心情郁闷,这回的古堡游戏她似乎一直霉运缠身,刚被熊大拍得肿胀的屁股又要受200皮带、100藤条,说不定又要被请进医疗室,虽说她是个抖M,能享受痛苦带来的欢愉,但入古堡到现在也太遭罪了。

雅婕颤巍巍地撅着裸臀,等待着惩罚的来临。她的屁股上本就色彩斑斓,有之前几日的旧伤,有被熊大揍出的淤肿,也有刚刚游戏中受罚的新伤,只怕再多打几下就要渗出鲜血来。

“嗯,啊,呃啊…………”随着皮带的呼啸声,雅婕痛苦的呻吟着。

7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