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古堡的SP游戏
本文为转载,为寒照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晓雪从没想过自己会有住进古堡的一天,然而她现在就躺在地中海风格的小床上,惊奇又兴奋地体会着房内散发出的浓浓的古欧气息,华美的吊灯、逼真的油画、带着繁复欧式花纹的家具以及精致的玻璃小玩意。

即使是最棒的私人定制旅游也未必能住到这么高级的地方吧,她心里想到,只可惜她不是来旅游的,她是来赚钱的。

事情是这样。

雅婕是晓雪的闺蜜,一个抖M和深度的SP爱好者,经常向晓雪展示自己实践的成果,每次晓雪都嗤之以鼻,说她天生欠抽。

有次雅婕失踪了一个多月,回来后不敢回家,在外面租了房子。晓雪前去探望,却见她浑身是伤,前胸后背纵横交错的疤痕显示好多处都被打破了皮,屁股和大腿上大片的深色淤伤残留更是证明她被狠狠摧残过。她虽知道雅婕的癖好,但还是被这次的严重程度吓了一跳。

雅婕却对自己的伤势毫不在意,她兴奋地拉着晓雪的手说道:”你猜我这趟赚了多少,二十六万!美元!啊哈哈哈,我发财了!”

“阿姐,你被打傻了吧?”

晓雪看了雅婕的户头才彻底相信。

“给这么多钱就为了把你打成这样?你是遇到哪个洋凯子了?”晓雪奇道。

“切,钱是凯子给的没错,但也是我凭本事拿的,你是不知道,那游戏太有意思了,不仅能被打个爽,还有这么多钱赚。哇哈哈哈!等老娘伤好了还要去!”

“你从哪找的路子这么野?真能赚这么多我也要去,不就是被打么,疼一疼就过去了,又死不了,这么多钱呢。”

“话说回来,死了的确实没见过,半死不活又没拿到钱的倒是有不少。”雅婕突然正色道,“我看你还是别去了,你没老娘的智商和运气,会财色两空啊财色两空。”

“屁咧,运气先不提,从小到大哪次考试你赢过我的,还好意思说我的智商。”晓雪道,“我方才说说罢了,凭啥要去被人打,得了这么多钱也没地花,现在我生活这么安稳,我知足!”

可天有不测风云,三个月前,晓雪家遭逢巨变,她欠了一屁股债的父亲病倒了,母亲弃他们父女而去,医院催钱,债主催债,晓雪微薄的工资根本难以为继,生活陷入绝望深渊。

这时她想到了雅婕说的游戏。

晓雪篇 DAY1

“咣、咣、咣…………”老式大摆钟发出沉闷而悠扬的声响,一共7下。

该起床了,晓雪揉着惺忪的睡眼。

刚到古堡,就有管家一样的老头告诉晓雪,今天7点半之前到大厅集合,只能穿戴古堡准备的衣物,迟到或违规者将被驱逐出去。

一件连衣裙,一条项链,一双小皮鞋,就是全部的衣饰。晓雪四处找了也没有发现内衣,只能光溜溜得把连衣裙套上。

所幸哥特式的连衣裙非常华美,材质柔软舒适,尺寸大小似为晓雪量身定制的一般合身,虽无文胸,上身的裁剪却是很好的烘托出了胸围,露出了迷人的事业线。

晓雪本是个美人胚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便觉得是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一般。

唯一不足的是,裙子也太短了,晓雪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竟把整个屁股都漏了出来,只怕走快了都能给人瞧见臀缝。

“肯定是幕后老板的恶趣味。”晓雪想到,不过既然来了,只能硬着头皮穿了,大不了走路时候步子迈小点。

项链看着像纯金的,特别短,像是就着晓雪的脖子做的,再短一分便就要勒住,上面挂了个镶钻的大大的数字,23。

等晓雪捂着裙子走到,大厅已是站满了形形色色的女孩,衣着都很相似,项链上个数字则各不相同。

晓雪的脑子里想到了古代皇帝选秀的场面,又想到艺考、模特面试,觉得其实现在也挺相似的,大家都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境遇。

很快她在人群中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嘿,雅婕!”晓雪喊道,“你怎么在,出发那天没看到你,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们姐妹一场,当然要过来挺你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下面凉飕飕的?”雅婕说着就去拉晓雪的裙摆。

“啊!你要死啊!”晓雪吓得跳开,却发现裙子一腾,差点走光,惊叫出声。

“哈哈哈……”雅婕却在一旁笑得开心,“怕什么,等会被打,还不是要让人看光了。”

“哟嚯,My ladies,Welcome! 欢迎各位小姐姐来到罗德古堡。”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丑模样的人,蹦蹦跳跳地站上了大厅最前方的讲台上,“Myname is Charlemagne Themis,你们可以叫我查理,这个月的古堡游戏将由我主持,Good luck to everybody,希望大家都能收获快乐和金钱!”

晓雪看着这个说话中西合璧的怪人,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总觉得他画得花里胡哨的眼睛里藏着一丝冷漠和凶残。

“你上次来的时候也是他么?”晓雪问道。

“不是,上次是叶梅主持的。”

“叶梅,那个著名主持人?”

“没想到吧,人家在圈里可资深了。”

“Quite! Quite! 安静! 威~~~~武~~~~”大概是对底下叽叽喳喳的状况不满,小丑做着鬼脸喊道。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来过好几次了,有的妹子是first time,anyway,我反正要把游戏规则说清楚。

晓雪尽力听着查理中英混杂的冗长的规则介绍,默默把规则要素在心里罗列了一遍。

首先,游戏时长是一个月,坚持完一个月即是胜利,淘汰的方式有两种,一是主动放弃,二是被堡内的医疗团队判断身体状况无法继续游戏。

S币:玩家通过参加各类游戏或者交易得到的货币,一个月的游戏结束后,玩家可以将持有的S币换成同样面值的美元,淘汰的玩家则一分钱都拿不到。

每个礼拜一,玩家都可以无偿领取5000S币。

游戏方式:

1、  参加各种奇奇怪怪的比赛,赢的人拿钱,输的人受罚,部分比赛需要参赛费。

2、  玩大转盘,参加者被打拿钱,三个转盘会决定玩家被打的部位、工具和数量。每一轮被打过后可以拿钱,一旦转盘转动就必须挨打,不然视为放弃所有奖励。第一轮拿200,第二轮400,公式是100*2^n,参加费用是1000S币。理论上可以拿到天文数字,但实际情况是过了第三轮才能不亏本,而且越往下越难熬,是风险与收益都很大的游戏。

大转盘每日限玩一次。

3、  惩罚卡。

玩家每日早上会随机抽取两张惩罚卡,完成卡片上描述的惩罚可以获得相应的S币,惩罚卡可以交易,可以互换。

可以额外用S币抽取惩罚卡,费用是1000 S币一次。

每日晚休时,玩家手中剩余的惩罚卡将被强制执行。

规则介绍完,每个玩家都拿到一个手机大小的pad。

晓雪将其启动,果然,上面显示了当前自己的游戏信息:

莫晓雪 23号

身体状况:良好

S币:5000

持有惩罚卡:0

这时突然有一串大红字占据了视线“请点击屏幕抽取两张惩罚卡”

“快点了看看呢!”雅婕催她道。

【惩罚卡A127】木板3号—臀部—40—S币6000

【惩罚卡A203】皮鞭1号—臀部—20—S币5000

“哇,运气这么好,什么游戏也不用参加,就一万多进账了。”雅婕羡慕道。

晓雪有些云里雾里,问道:“这两个疼不疼的?”

“疼是有点疼啦,特别是对你这样的新手来说,要不你跟我换一张吧。”雅婕摇晃着手里的牌。

“你抽到的是啥?”

“喏,一张是最不值钱的打耳光,手打,20下,1000S币。还有一张是散鞭,打背的,60下才3000S币,怎么样,换不换?”

“要换的话怎么弄?”

“你在pad上点发起交易,选择卡片,再选择是要交换还是出售,你的卡就会挂在交易大厅里被其他人看到。或者你扫我的pad,这样能直接和我交易。”雅婕教她道。

“倒是跟玩手机游戏一样。”晓雪道。

“对啊,很好上手的,怎么样,考虑好了没?”

“不换不换,我家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恨不得再去抽几张呢。”

“我劝你还是别作死的好,抽到特别重的没人要,只能砸在手里,一次就能把你打个半死。”雅婕道,“你不换,我就去玩大转盘了,你要不要跟来看看,很刺激的。”

“这边5间房都是玩大转盘的。”雅婕指着说。

还未走近,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就从门缝里传来,让晓雪毛骨悚然,说道:“你确定要去么?感觉好可怕。”

“试试吧,我大转盘的运气一向还行,大不了被白打一顿,反正我皮也痒了,嘿嘿。”雅婕边说边拉着晓雪走进一间空闲的房间。

进门就看到一个白人女性,三十来岁的样子,比晓雪高了半个头,起码175以上,穿着皮衣,肌肉发达,神情严肃。“行刑人。”雅婕小声对晓雪说道。

“两个?”白人女的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道。

“我一个。”雅婕指着自己。

“OK,扫一下,这里。”

交了参加费,雅婕来到3个转盘旁开始游戏。

第一轮。部位:臀部。工具:皮带。数量:30。第一轮奖励:200。

“我就说我玩这个的运气不错吧,刚好热身。”雅婕边说边将连衣裙脱掉。

雅婕虽算不上大美女,但勤于锻炼,身体线条非常漂亮。据她自己所说是为了更抗打。

现在她正光溜溜的趴在三角形的刑凳上,身体被顶成V字型。

行刑人每一皮带都是抡圆了挥出,把雅婕的翘臀抽得左摇右晃,30下很快就结束,雅婕的屁股变成漂亮的鲜红色。

晓雪是第一次接触SP,好奇地问道:“她打得好重,疼不疼啊你?”

“舒坦,哈哈,我都憋了好久了。再来!”这点程度对雅婕来说只算小儿科。

第二轮。部位:臀部。工具:尺。数量:20。第二轮奖励:400。

“轻松。”雅婕玩大转盘的运气似乎真的不错。

尺子是塑料做的,黑黑的特别光滑,威力比皮带要大些,每一下都在雅婕的屁股上留下更深的红痕。

雅婕似乎感觉非常受用,每次被揍都发出兴奋的哼声。

“有这么开心么?你这个小变态。”第二轮结束后晓雪问道。

“就是这么开心,我下面都湿了,你要不要摸摸看。”雅婕说着拉过晓雪的手。

“咦呃~”晓雪忙把手抽出,“这种话也说的出,羞不羞。”

“哈哈哈……”调戏晓雪,看她的反应,一直是雅婕的一大乐趣。

第三轮。部位:胸部。工具:细鞭。数量:40。第三轮奖励:800。

“这次是不是有点重?”晓雪问道。

“嗯,有点,但还不至于让我害怕,来吧。”

这次雅婕双手被捆住吊起,脚尖点地,像是跳水运动员那样,身体被拉长,更突出了肌肉线条,让晓雪看了都羡慕起来。

双乳毕竟比屁股要敏感得多,鞭子虽细,疼痛确是异常尖锐,尤其有几次下抽到了乳头,更是让人难以忍耐,雅婕首度露出痛苦的表情,发出呻吟声。

40下过后,雅婕胸前已是伤痕交错密布,幸而行刑人力度控制当,没有一道伤是破皮的。

晓雪替雅婕擦了擦汗,关心道:“你还好吗?撑不住就算了吧。”

“我还好,现在停太亏了,我跟你说,这游戏不玩五轮以上还不如出去买卡呢。”

第四轮。部位:臀部。工具:木板。数量:30。第四轮奖励:1600。

“是不是屁股会比较容易转到?”晓雪问。

“对啊,毕竟spank就是打屁股嘛,而且也最不容易造成内伤。”雅婕道。

果然看到第一个转盘上有2大块颜色都写了臀部,晓雪心想这游戏还算人性化,要是老打胸部,估计就没人受得了了。

木板较为厚重,打上屁股发出一声声闷响。行刑人的力气很大,每次都把雅婕的屁股拍扁再弹起,刑毕,屁股已经肿大一圈,深红发紫。

晓雪轻抚着雅婕的伤处,道:“看起来好严重,没事吧?”

“还没到我平时实践的强度呢。”雅婕说道。

第五轮。部位:背部。工具:棘条。数量:10。第五轮奖励:3200。

“哇,棘条都被我抽到了,还好只要10下,不然得被打死。”

“棘条是什么,这么可怕的?”晓雪问。

“最吓人的就是这个了,带刺的藤蔓拧成的,每下都带血。”雅婕指着第二个转盘说:“你看,就那么一小条,都能给我转到。”

“听着就吓人。你还说自己运气好呢。”

行刑人让雅婕双手扶着横杠,背部绷直,“7”字型站着。

雅婕深吸一口气,凝神以待。

“啊!”第一下雅婕就没忍住呼出声,棘条带着一串血珠从背上抽离,留下一条狰狞的伤痕。

晓雪看着一阵揪心,仿佛自己后背被打了一样。

十下过后,雅婕的整个背上已经鲜血淋漓,缓了好一会才松开抓得僵硬的手,慢慢站起来。“我那张散鞭抽背的卡只能卖了,哎呦,这玩意真厉害。”

晓雪看着她一背的血有点眩晕,脸色苍白,道:“我刚刚真以为你要被打死了。”

“皮外伤,外边有医疗室简单处理下就行了,衣服是穿不上了,你帮我拿着吧。”雅婕又转头对行刑人说道,“不继续了,stop。”

“现在停止你一共获得6200s币。”白人女的说道,“通过下一轮你将获得12600s币,你确定要停止吗?”

晓雪对着雅婕摇摇头,示意她别玩了。

雅婕心中挣扎了会,说道:“妈的,再赌一轮好了,被打得一身血就拿几千也太亏了。”

第六轮。部位:私处。工具:尺。数量:50。第六轮奖励:6400。

雅婕如招雷击,崩溃地捂着头蹲在地上。

晓雪上前劝道:“退出吧,好不好,这么打谁受得了啊。”

雅婕咬了咬嘴唇,道:“不行,那前面的打都白受了,我扛得住。”

伤痕累累的背贴上刑凳,双腿妇科检查似得伸直打开,雅婕喘着粗气,紧张得迎接着将来的剧痛。

“嗷!”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雅婕惨叫出声,一条红痕从小腹穿过私处直到大腿根。

“啊!”

“啊!”

“啊哦!”

晓雪已经不敢再看,只让一声声惨叫刺激着自己的耳朵。

二十几下过后,雅婕已经涕泪齐流,早已没有之前神气的表情,整个下半身都在无法控制得发抖。

行刑人毫不手软,五十下结束,雅婕的下体已经肿成一个血红色的馒头。雅婕痛得脑子缺氧,意识模糊,瘫软在刑凳上。

这时几个医护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先是问雅婕:“你的身体受伤较重,是否选择放弃游戏?”

雅婕虚弱地摇摇头。

那几个人相互示意,开始翻动雅婕的身体,评估她的伤势,过了会后,对雅婕比了个大拇指,道:“还可以继续,建议你先去医疗室做处理。”接着都匆匆地走了出去。

晓雪陪雅婕在医疗室处理完已经接近中午了,雅婕的精神好了不少,只是下体伤重,需要卧床插导尿管。

“哎,真背,我这几天是没法陪你玩了,你等下先把板子打的那张卡用了,不要都挤在晚上,屁股会受不了的,知道了没?”雅婕懊恼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就在这好好休息吧,那你抽到的惩罚卡怎么办?”

“都卖掉好了。”雅婕道,“唉,你在外面小心一点,别看到收益高的就参加,我就是教训。”

吃过自助餐式的午饭,又带了点给雅婕,晓雪拿出pad准备用自己的第一张惩罚卡。

点击使用后,系统显示:请在30分钟内到制定房间接受惩罚,房间号113。

“咦,是一间小卧室。”晓雪推开门奇道。

“我喜欢在卧室打人。”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

晓雪吓了一跳,心道:“行刑人不是都是女的么?”却见一个高大硬朗的西装男子站在床前,脸上戴着笑脸面具,正看着自己。

“别怕,来,走近些。”男人的语气还算温柔。

晓雪蹑手蹑脚得靠近,怯生生地打量着男人,似想要看出他面具后的长相。

男人伸出一只手。

晓雪踌躇了一下,慢慢的把手递了过去。

男人却将手拉过,低头轻吻她的手背。

晓雪没想到出现这种状况,脑子一片空白,立在当场。

男人似在轻笑着,说到:“脱衣服吧,美丽的女士。”

晓雪虽也有过男朋友,但还没发展到坦诚相见的时候就分了,所以从没在男人面前脱光过,一时羞红了脸,扭捏着不动。

“紧张么?”男人伸手搭上晓雪的肩膀,手感僵硬。

“我,我从来没有实践过……”晓雪小声道。

“放松,深呼吸。”男人给她捏着肩。

一阵舒适感传来,晓雪果然慢慢地放松下来。

“来吧,不脱也没事,跪在床上,背对着我。”男人说道。

晓雪不敢再拒绝,脱了鞋子跪在床沿。

“屁股坐下来,手撑住床,腰往里收。”

晓雪觉得男人的声音虽不大,却带着一股让人想要服从的魔力,不自觉地就照着做了。

男人拉起她的裙摆。

她轻轻“啊”了一声,却没动作,应是心里有了准备。

男人将裙子卷到腰上固定好。一个蜜桃般的美臀坐在双脚上,身体的重量让臀型更加突出。

“不错。”男人称赞道,“3号板子,40下,自己报数。”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