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 打屁股 sp
本文为转载,为欢喜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一)

前几天,他从澳洲回来,我们去了以前常去的那家宾馆

其实我是从心里恨他的,为了绿卡,娶那个夺我爱的女人

他没有怎么变化,只是比以前黑了些,壮了些,看上去倒更有男人味了

他走的时候我下了很多诅咒,也说了永远不再见他面的话

可是两年多过去了,我再也没能找到打我的人,他们都太爱我,不知道我的喜好

每次乏味的作爱以后,我总是怀念那段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日子

他先到宾馆,所以我走进屋的时候他一把把我揽到怀里

我扔下包,狠狠的打他、踢他,他都把我死死的抱在怀里

我从他的怀抱中知道他也想念我,想念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他忽然把我拖到床边,然后他坐了下去,像很久以前那样把我按在他的膝上

那天我穿了一条及膝的裙子,被他轻易的扒了下来

他总是喜欢一条一条的脱我的裤子,他说这样是冲动的酝酿过程

我赤裸的出现在他面前,我感到空调的风冰凉的吹过我的屁股

他的巴掌很快就下来了,啪、啪、啪的一下接一下

他大约是生疏了,下手很轻,不像以前那样激烈了

但很快他找到了感觉,下手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快

打到十来下的时候,我的屁股开始感到火辣辣了

那种火辣辣混合着痛与快感使我很快就湿润了

我扭动着屁股,寻找着我喜欢的那种容易满足的姿势

而他不停歇的一下又一下狠狠打着我的屁股

他的手掌带着温度,我能感受到那种熟悉的温度,那一刻,我想哭

我开始疼痛,有点忍不住了,我觉得他忘记了打多少时候是最恰当的

我想提醒他,所以开始强烈扭动身子

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察觉,仍然重重的下着手

终于我忍不住喊出声来:疼死我了,你想打死我啊

他猛的住手了,把我翻过身,狠狠的吻我,我看见他的眼角竟然滚下泪来

(二)

他在静安宾馆打电话给我,405房间,他让我去找他

在这之前我接到林的电话,我几乎以为自己不会再去

可是,我去了,因为我渴望他的手掌击打我屁股的感觉

房间很大,他坐在那里吸烟,面前是笔记本电脑

我佯装去看他在电脑上写什么,人凑了过去

他就势狠狠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我不由自主的感到心跳

他让我去浴室洗澡,我进去没有关门

水冲着我的身子,我仰起脸,然后看见了他

他关上水笼头,把我按在了墙上,手掌毫不留情的打了下来

我没有擦干,所以他打下来后水滴四射

他一下又一下,啪,啪,啪,用力均匀

我的屁股承受着他的巴掌,竟然感觉到幸福

他一把抱起我,把我扔在床上

然后用腿压住了我的小腿,拿出他准备好的尺

尺宽宽的,是我喜欢的类型,打在屁股上有种快感

他用心的打着,好像在完成一件杰作

我的屁股开始渐渐发热,有了一种麻木的痛感

和林不同,他喜欢我叫出声音,因此我喉中发出低低的声音

尺子打屁股的感觉有时比手还好

我享受着他的击打,有种被压迫的美感

屁股上的痛开始加剧,我扭动着身子,叫着

他竟然更重的下手,一下接一下,好像永远不知道疲惫

我的脸埋在柔软的床单里,身子弓起来,屁股翘着

他开始冲动,扔下尺子,把我翻过身来

我一下子翻过来,抢过他的尺,照着他的身子一阵乱打

他吃痛和我对打起来,但是我手中有尺,他又让着我

因此很快被我按倒,屁股上吃了狠狠的几下

我扒下他的内裤,露出他白白的屁股

我轻轻抚摩了一下他的屁股,然后用力打了下去

看着他的屁股变红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我喜欢

我们一直闹了有一个多小时,直到彼此筋疲力尽

我们倒在了床上,你看我,我看你的笑

我们没有做爱,我们紧紧拥抱、亲吻

(三)

他说他要走了,他说他很想念我

我想到了林,他是我现在的全部

我很为难,我觉得自己有种撕裂的痛

其实我想念他温润的唇和柔软的抚摩

林近来很忙,市场不好让他很不好过

我总是很无聊,一个人逛东逛西

他的电话让我心痛,我想我没有办法抗拒

我还是去了新锦江,那间没有窗的屋子是我的天堂

我迟到了两个小时,他很生气

他说我不尊重他,他等得以为我出事

他罚我跪在地上,然后必须承认自己错了

我跪了,心里有种没有尊严的感觉

他走过来,让我伸出手,然后不知从哪里他找来尺

我不喜欢被打手,因为痛且没有快感

可是他已经狠狠的用尺打下来

我的手一麻,然后是痛彻心扉,我的手怎么也不肯伸出来了

那天我穿的是筒裙,被他从上面一拉就拉走了

然后我被他摁在膝盖上,用力剥去了底裤

啪~啪~啪~,他没有丝毫怜惜的打下来

我本能的一弓身子,几乎从他身上滑下来

他一把揪住我,把我扔到床上

然后他解下皮带,轻轻的用皮带扣从我屁股下方慢慢抚摩到后背

接着,没有预兆的一下狠打让我大大的抽了一口冷气

屁股上一阵巨痛令我不禁喊出了声

他不知怎么的,那天特别烦躁

他跑去洗手间拿来小毛巾塞住了我的嘴

然后他站起身,狠狠对着我的屁股和背一阵抽

我真的是痛疯了,我的背从来不让人打的

可是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尖叫和挣扎

他很专注的一下又一下抽打我

我的屁股很快就火辣辣的疼了

而背部的火烧火燎更是让我忍不住在床上翻起身来

他按住我,用腿抵住我甩动的腿

然后他的皮带又一次亲吻了我的屁股

这次他避开了我的后背

可是我的屁股上很快出现了许多突起的红痕

那天,我被打得很厉害,厉害的让我害怕

打完我,他没有来安抚,只是一个劲的吸烟

最后他认真的看着我,说他想为了我离婚

我也很认真的看着他,然后告诉他他疯了

(四)

不要去迷信一个男人说爱你

就像不要去迷信一个男人会为你离婚一样

我是个胆心的人,这注定我做不好第三者

我不喜欢战争,不喜欢吵闹,所以我往往逃避

他吻我的时候喜欢用手抚摩我的背

他总是说我像个孩子一样喜欢攀着他

其实他错了,我对所有的男人都这样

我知道他们都喜欢女孩无条件依靠着他

我们约在淮海路的“海上星”

我们喝了很多咖啡,我们流了很多眼泪

在自己编造的故事中,我们沉沦

然后我们就去找宾馆,在感动以后我们选择发泄

我穿着黑色的连衣裙,裙边上有细密的花纹

他把我温柔的按倒在宾馆白色的床上,然后撩起了我的裙子

他轻轻的剥去我的底裤,手掌上下抚摩着

在他的抚摩下,我忽然开始发抖,我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他把所有的枕头收集起来,一共有四个,又把被子叠在一起

他让我趴在这些东西上,这样屁股就可以高高的翘起来

我趴在一片柔软中,心里不知怎么的,也就好受起来

他的第一下竟然没有预兆,我彻底弓起了身子

我已经好久没有挨打了,屁股的抗打性大大降低

在他手掌的挥动下,我很快感到了疼痛

我扭动了一下腰肢,被他用力按住

他频率极快的打着,像是一种疯狂的发泄

我感到疼,我感到屁股上一阵又一阵的火热

这时他从冰箱中取出冰的啤酒,整罐倒在我的屁股上

我几乎是跳起来的,我大叫:你这个疯子

他把我按在这片水中,狠狠的打,每一下都清脆响亮

我感到狼狈,因为我竟然觉得有高潮

如此不期而遇,使我兴奋,也使我无法面对

火辣辣的疼和冰凉的液体在我的肢体上交融

而他从包里取出早已经准备好了的尺

我喜欢宽宽的尺,可是他带的不是

他带的尺很长,很硬,而且很窄

他用力的打下来,尺硬生生的击打在我的屁股上

我感到陷入肉中的刺痛,我拼命扭动身子

他用尺轻轻碰触我全身敏感的部位

每一下都做停留,每一下都像一种挑逗

然后在我似乎开始享受的时候

他会狠狠挥动尺,剧烈的击打我

最后我坚持不住了,我开始求饶

我踢开枕头和被子,我在床上滚动

他起初还是挥着尺子追打,后来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疼痛

他把我拉到身边,那一夜,他吻遍我所有的伤口

(五)

我换了香水,林在很长的日子里竟然都没有发现

可是他却知道,他在我第一天换的时候就察觉了

他说:你以前用的是资生堂的,现在用的是雅诗兰黛的

我惊讶的望着他,我想也许但凡女人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

他回过一次澳洲,他说已经和妻子摊牌了

我说我早就不盲信爱情了,我也惧怕孩子

所以婚姻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这样相处很好,很有规则的游戏对所有的人都有益处

国庆的时候我在宾馆他的房间里呆了整整七天

我们没日没夜的亲吻、抚摩、作爱

他说:天啊,欢喜,我越来越舍不得打你了

我说:你错了,你只是暂时失去了兴致,那并不因为你爱我,你是不会爱的动物,我也是

中间我们只出过一次门,买了一堆食物和王菲的新专辑

我们用他CD机的外接喇叭把《王菲》放得轻柔妩媚

我们在《女皇的新衣》中一次又一次精疲力尽

热爱这样糜烂堕落的生活,热爱这样日夜不分的放纵

他买了10月9日去英国出差的机票

他说:向公司请假,跟我去,我们再去看苏珊的脱衣舞

其实我更怀念在苏格兰的宾馆里疯狂SPANKING的夜晚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只是摇头,我要做个认真上班的好孩子

10月8日,我们去金茂“九重天”吃了火烧冰激凌

回宾馆,我们没有开任何灯,黑暗中我们的眼睛像猫

他把我轻轻按在床上,我穿了连衣裙,扣子从颈子到脚踝

他一颗一颗的解开扣子,直至我完整的袒露在他的面前

他翻过我的身子,他的力度很温柔

他解下皮带,冰冷的皮带扣刺激了我的肌肤

我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而他的挥动如约而止

我竟然没有察觉疼,我只是觉得自己有点冷

疼是从第二下开始传递的,抽在我的大腿上

我低呼了一声,哽咽在喉咙里的感觉

他仿佛得到了鼓励,后一下的力度又有所加强

这下完整的抽在屁股上,从右到左,完整的疼痛

他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推向沙发

我弯腰趴在了沙发背上,双手撑着沙发垫

这样的姿势比趴在床上难堪,因为这个角度暴露的不仅是屁股

他仍然用他的皮带,他明知道我不喜欢被抽打,可是他觉得兴奋

他抽得很用力,眼睛放光

我趴在那里,只觉得疼痛不停的在蔓延

我的大腿和背不时的被误打,一阵阵揪心的疼

他在抽打的过程中不时会用手指挑逗我,他乐意看我扭动的腰

王菲还在那里唱:他既不能热吻,就当买错衫不要恨

夹杂着他挥动皮带的声音,皮带抽在肉上的声音

一切变成了一种靡靡之音,它带着煽情的热气迎面而来

不需要语言,我们只要肢体,疼痛像是一种触手可及的幸福

(六)

跟他去了趟香港,住海逸酒店

他白天去应酬,我就没有目的的购物

以前看《壹周刊》的时候说香港有SM酒店

我试图寻找,但是未果

有阳光的下午我就躺在酒店的浴室里

丰富的泡沫把所有的思想淹没

我喜欢赤裸的感觉,坐着走着或躺着

没有什么比赤裸圣洁

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

在香港的日子里,我只买了香水和睡衣

睡衣是浅蓝色的,丝制,透明

我洒了香水上去,肢体与气息就此纠缠

他半醉,用力把我拉起床

我坐起来和他生气,他便较了真

我站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看着睡衣在他的手中撕裂

我说你是个疯子,他红着眼说是的

由于睡衣的牵拌,不用绑我也很难挣扎

他按住我,手掌带着酒后的温度

我只是感到冷,并没有感到疼,我隐隐绰绰的想:空调该关了

他没有听叫我呼疼,手下便加了力

睡衣已经破得很不堪了,一直从背部向下滑

他索性把我拦腰抱起,趴在了他的膝上

总是在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是他的小孩,犯了错所以受罚

他击打的幅度越来越打,另一只手勒住了我的腰

我蹬着双腿,因为我被睡衣勒痛了皮肤

他没有理会,他专心的打我,这好像是他的工作

我开始感到冷以外的疼痛,热与冷交汇得没有理智

竟然开始感觉委屈,不禁抽抽涕涕起来

抽泣是一种鼓励,他以为我已经入戏

他重复着击打的动作,好像很享受

我顾着自己委屈,眼泪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紧贴着,心又远离,一种行为,两处感受

(七)

去必胜客,吃了七个鸡翅,万分满足

他喝着咖啡,微笑着看我消灭鸡翅

尝试着喝了新推出的三文鱼汤,觉得比不上酥皮蛤蜊汤

他说:小孩子,多吃点,会做好梦

出了必胜客,又拐入肯德基

要了份圣诞,吃得津津有味

他总是宽容的买单,然后看我吃光

他说:满足不容易,所以愿意尽最大可能满足你

满足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奇怪在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

有时“卡地亚”手表带来的满足比不上收到“坏坏兔”的别针

所以,我常常劝自己知足常乐

满足在夜里听来容易联系到性

然后是高潮或湿润之类的联想

我大约是个想满足又不容易满足的人

这表现在任何一个方面,包括性

我们去了“香格里拉”,他在那里已经住了一个星期

他喜欢换宾馆住,所以我也像是在考察上海宾馆一样

宾馆比不上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你不敢使用它的浴缸

而我喜欢用“恒隆广场”四楼“云都温泉”代理的香浴珠泡澡

自恋的文字到这里便打住吧

下面仍然回归到我们的游戏

我们在城隍庙买了红色的宽丝带

他用丝带系住了我的手脚

红色总是带给人欲望,而这种欲望通常不是性

而有着身体的映衬,红色便让人有暴力的倾向

他说他越来越舍不得打我,所以要借助视觉

我安静的躺在床上,柔软的被子摩擦着我的脸

我的身子下被垫上了四个枕头

这让我的身子过分弓了起来,有种凉意

我等待着第一下鞭打

因为他说过今天想用皮带

他去英国时买了专用来SPANKING的皮带

尺把长,一端被分成了两条

抽打在身上的声音比一般的皮带闷

而且疼痛感也来得比较迟缓

我扭动了一下身子,想调整一个姿势

可是他按住了我,他的强硬让我感觉到了他的兴奋

也许是用对了工具的原因,他比平时更投入

我觉得比疼来得更快的是烫,然后一点点蔓延

丝带把我的手勒得有点难受

我说:你把它们解开吧

他根本不理我,这时候他心里没有宽容

他的抽打幅度开始增加,挥动也更加有力

皮带抽到腰时的感觉很痛

这种部位实在比臀部脆弱许多

这时候我总是会低呼几声

虽然这样的声音对他只起了刺激的作用

这顿打时间很长,丝带解开时我的臀部早已是一片红痕

通常他会帮我温柔的上些去淤血的药

可是我们的欲望突然都高涨

我们细密的亲吻到一起,肢体的纠缠是无声的

(八)

没有人爱的时候一定要自恋

学着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喝咖啡

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明白的道理

每天给自己一个洗泡泡浴的机会

然后透过被雾气打湿的玻璃看自己

学着欣赏自己的每一寸,每一寸

他在这个和那个城市中飞来飞去

将近圣诞了,他说:我要离开20天

我说:你是自由的,这与我无关

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太爱他的时候

心里竟然有一种悲壮的感觉

没有天荒地老的时候就只能天诛地灭

我们选择老锦江里那间没有窗的房间

它很黑,唯一的窗在厕所里

床上的白色枕头非常大,大得可以淹没理智

我们摸黑作爱,从床上到地上

不断的变化中,湿润了彼此的全部

模糊的高潮总是在突然间迸发,我们无路可退

我裸着身子躺在床上

他坐在床沿上吸烟

我看着红色的烟头忽明忽暗,有点心酸

我想起身去洗澡,他忽然拉住我

我说:我没有兴致,我想洗澡

他用手指按住我干燥的唇,他说:宝贝,乖

屋里真的一点光也没有

黑暗中我被按倒在床上

空调里吹着暖气,可是我感觉不到

他摸索着什么,我不知道

但是我的肌肤告诉了我

那是皮带,卡地亚的,是我送他的圣诞礼物

我已经很少在第一下感觉到疼了

这次也不例外,我木然的接受了第一鞭

黑暗中挥动的声音是一种力度的像征

疼是后来才蔓延开的

我无法记得到底挨了多少鞭

他的呼吸很急促,视觉上的障碍有时能增加兴奋度

我陷在一堆柔软的被子和枕头中

没有人能看见我,可是我知道自己在扭动

这种扭动不再是为了任何人,只是因为自己

他扔掉皮带,把我抱在膝上

他的手掌开始击打我的屁股

我踢着双腿,这次是为了迎合他

其实我开始厌倦了这种游戏

我不再觉得它兴奋而刺激

它应该是作爱的前序,缓和而温柔

黑暗中,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他们应该健康的作爱,喘息,纠缠

为什么要选择击打呢?我开始迷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