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八节 美九的忏悔

(来自小说第七卷,终章。)

“呐,达令,我还有一件事要说。”后台的休息室里,由于灵力被封印灵装消失不见,只能赤身裸体的美九对面前正有些手足无措的士道说。

“美美美美美九,你先把衣服穿上!”士道慌乱的别过脸。

“不需要。”美九低下头,“请达令把四糸乃叫过来。”

士道满头雾水的给四糸乃打了电话。不一会,已经将灵装散去,穿着可爱的粉色连衣裙,带着大遮阳帽的四糸乃出现在门口。

“士道哥,找四糸乃有事吗?”四糸乃低着头,害羞的开口。

“哟,这不是美九酱吗?居然这么快就脱光了,士道君可真是心急啊。四糸乃你可要加油了哦。”这时四糸乃手上的四糸奈开口说。

“不…不是四糸奈说的那样…”士道慌乱的摆手否定,而四糸乃猛地涨红了脸,把空出的右手死死的捂在四糸奈的嘴巴上。“呜呜呜…”四糸奈发出痛苦的呜咽,那样子颇为滑稽。“那个,我相信士道哥…”四糸乃低着头说。

一旁的美九忽然“砰”的一声跪在地上,把士道和四糸乃都吓了一跳:“美九(小姐),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啊。”

“对不起,四糸乃。”美九颤抖的低着头,眼泪不停的流出来,“我知道你们三人没有被我控制时候的记忆,我也知道你的伤可能由于天使的原因以奇迹般的速度恢复,但是这都不能弥补在那一刻我带给你的痛苦。就算这一切最终可能只有我一人记得,但是这不能成为我逃避的借口。”接着,美九一五一十的,将她在休息室内对四糸乃做的一切说了出来。

笔者:美九酱当时是以为四糸乃的「冰结傀儡」让四糸乃那么快恢复的吧。

诱宵美九:是的。毕竟当时没有想到三三会出手呢。

时崎狂三:有二亚一个人这么叫我就够了,美九你也来…

诱宵美九:有什么关系嘛,三~三~酱~

时崎狂三:那个…我突然有点事,先离开了。

笔者:哦。唉?三三你别走嘛。

狂三钻入到影子里,再无动静。

还没有听完,四糸乃脸色变得惨白,身体摇晃了起来。士道赶紧上前扶住四糸乃,四糸乃微微的抬起头看着士道的脸:“谢谢你,士道哥,我没事。”说着四糸乃推开士道的怀抱,努力的站稳身体,房间内良久无言,只剩美九低低的抽泣声。

“美九小姐。”四糸乃开口,描述跪在地上的美九浑身猛地一颤,抬头看着四糸乃的脸。四糸乃低着头,就算是跪在地上的美九也无法看到她的表情,“美九小姐说完,四糸乃就记起来当时的场景了。”

说着,四糸乃觉得自己双腿发软,也差点跪倒在地。幸亏士道一直关注着四糸乃的情况,见势不对赶紧一把抱起四糸乃。四糸乃感激的看了士道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说,“当时的四糸乃确实很痛很痛,但是四糸乃不恨美九小姐。”

听完这句话,美九的眼中充满了不敢相信。四糸乃抬起头看着美九,眼睛里都是悲哀的笑意:“美九小姐的心情我感受过,在我没有遇到士道哥之前。那时候的我胆怯,懦弱,被AST追杀也只会逃避。子弹打在灵装上很痛,四糸乃想哭,却不敢。因为四糸乃知道,四糸乃只要哭泣,天空和大地都会被冰封印,所有的有关无关的人都会受到伤害。那时的四糸乃真的快崩溃了,但是那一天,四糸乃遇到了士道哥。士道哥的伞很温暖,士道哥就像四糸乃的太阳一样。美九小姐肯定也是因为没有遇到自己的太阳,才会那样扭曲的对待四糸乃的吧。既然四糸乃现在好好的,那么也就没有理由对美九小姐再做一遍那样的事了。”

“四糸乃,我…”美九根本无法克制自己,眼泪决堤般的涌出,“谢…谢谢四糸乃可以原谅我这样一个充满了罪孽的人,我…我…”

“不过,四糸奈可是无法原谅这样的美九酱呢。”终于有了开口机会的四糸奈在这个时候开口。“四糸奈你在说什么啊,我…”四糸乃想辩解,却被四糸奈反捂住了嘴巴。然后四糸奈凑到四糸乃耳边说悄悄话,四糸乃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这样…真的…可以吗?四糸奈?”

“没问题没问题,我相信美九酱也会同意的。”

“那…好吧…”四糸乃勉强同意了,转头看着士道,“士道哥,请你把耳朵凑过来…”

“四糸乃真的要这样吗?”士道听完也有些为难的问。不等四糸乃回话,四糸奈抢着拼命点头:“没问题没问题,士道君就照着四糸乃说的做吧!”

“那个…美九。”士道转头看向还在地上跪着的美九,“请你照着当时四糸乃的姿势趴在那个架子上。”

“是!”美九用很大的声音回应道,“我照做!”美九快速的起身,顾不上揉揉自己疼痛的膝盖,赶紧跑到之前四糸乃被抽打菊花的刑架上,俯身趴了上去。随后美九回过头,指了指一边还粘着四糸乃血的板子,“这时当时四糸乃挨打用的板子,不多不少打了20整,请四糸乃和士道狠狠责罚我!”说罢美九把头转了回去,闭上眼睛等着板子打下来。

士道看着那带血的板子,想象着四糸乃在刑架上哭嚎着求饶的画面,心中竟然泛起了一些杀意。这时四糸乃伸手拉住士道的手说:“士道各位,冷静下来。四糸乃没问题的。”

士道晃晃头,把刚才的杀意抛出脑海,“四糸乃不用担心,我不会冲动,我自有分寸。”说着士道拿起之前狂三给士道用来“劝说”美九的板子,“美九,你用来拷打四糸乃的板子,我不会用来再打你。那种痛我相信四糸乃也不愿意让你尝到。我就还用你挨过的这一块板子打你四十下,给你一个狠狠的教训。打的时候记得报数,和道谢。”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些要求,都是四糸奈要求的。

“是,达令!”美九大声的回答道。一旁的四糸乃歪着头:“士道哥,什么是美九小姐挨过的?”

“……”一滴冷汗从士道脸颊划过,“没…没什么…四糸乃不要管那么多了!”

“好…好的…”被士道的气势所震慑,四糸乃不再多问,只用右手捂住眼睛看着美九赤裸的屁股,脸不由得红起来了。(一只手捂住眼睛,然后叉开手指,这是四糸乃正确的捂眼方法)

士道双手举起板子,瞄准美九那圆翘的、还带着之前被打过的淡淡红痕的臀,一板子抽了下去。

“啪!”“一!谢谢达令!”伴着一声脆响,美九清晰的报数。随着板子的离开,美九臀上又一次浮现起板痕。这一次,可要比之前的重的多。

“啪!”“二!谢谢四糸乃!”四糸乃把四糸奈举到眼前,看着第二条板痕浮现在美九的臀上。

“啪!”“三!谢谢四糸奈!”四糸奈摆着手。

“啪!”“四!对不起四糸乃!”四糸乃不安的低下头。

四下板子,美九的两片臀肉被打了个遍。美九坚强的咬着牙,通过大声的报数来发泄疼痛。

“啪!”“五!谢谢达令的板子!”士道苦恼的摸了摸鼻子,这莫名其妙的羞耻感是怎么回事…

“啪!”“六!谢谢四糸乃的原谅!”“啊…”四糸乃不明所以的发出声音。

“啪!”“七!谢谢达令的教训!”士道边打边看向四糸奈,这都是什么羞耻play…

“嚯呀美九酱,四糸乃说原谅你了,可以不用再道谢,只要报数就好了。”四糸奈终于发现了士道的目光。

“啪!”“八!”

“啪!”“九!”美九声音开始发颤了。士道的板子还是很有分量的。

“啪!”“十!好痛…”美九的整个屁股已经完全通红通红的了。

“四糸奈…”四糸乃看向四糸奈。

“没关系没关系,士道君有分寸的。”四糸奈安慰道。

“可是,美九小姐看起来好痛的样子。”四糸乃不安的看着由于疼痛不自觉扭动屁股想要缓解疼痛的美九。

“这算是让她赎罪吧。四糸乃的屁股连士道君都没有打过,却被她先打了,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四糸奈一本正经的说。

“!”四糸乃的脸涨红起来,把两只手同时伸到四糸奈肚子里。“啊呀呀呀呀呀痛!四糸乃你要干什么!”四糸奈发出惨叫声。

“对不起,”四糸乃赶紧把右手伸出来,“很痛吗?”

“差点当场去世。”四糸奈抱怨着,随即把嘴巴凑到四糸乃耳朵边,用四糸乃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这也是为了让美九酱好受一些。毕竟将来四糸乃要和美九酱长期相处,如果有了这么一层隔阂,士道君就不好办了。这样让士道君打美九一顿,一是给四糸乃出一口气,二是让美九酱心里至少有一种两清的感觉,这样以后相处起来就不会很生疏了。”四糸奈偷偷的给四糸乃分析道。

“很有…道理。”四糸乃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但马上又用担忧的眼神望着美九。

“啪!”“二十五!”美九的声音开始带了哭腔。毕竟再怎么说,美九也只是一个比士道大一个年级的少女,被这样光着屁股打板子还是很难为情的。更何况士道没怎么留手,板板到肉,美九的屁股已经肿得很高了。

“啪!”“三十!”美九带着哭腔的报数声还算清晰。

最后十下,士道打算给美九来几下狠的。“美九。”士道开口。

“怎么了,达令?”美九抬起头,用红肿的眼睛看向士道,眼眶蓄满了泪水。

“我记得,你还打了四糸乃的那里对吧?”女孩子的私密处士道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这样代替。

“唉?哦,是的。”美九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

“那你当然也要受到到类似的处罚。”士道下令,“把手放到屁股肉上,把屁股肉朝两边分开。”

“士…士道哥,不要。”四糸乃出声求情。当时美九打在四糸乃臀肉上的大板子固然疼痛难忍,但是随后抽打在臀缝的藤条更加让四糸乃不寒而栗。“四糸乃,相信士道君。”四糸乃本想再次出声,被四糸奈阻止了。

“士道哥,四糸乃先出去了。”四糸乃实在不愿意看接下来的画面,先行走出了休息室。随后又忍不住好奇心,偷偷趴在门缝往里看。

无意往后一瞥,看到正偷看的四糸乃的士道轻轻一笑,也没有点破。看着美九先是把手放到臀肉上先是揉了揉被打肿的臀肉,然后用力分开了自己的臀肉,露出了自己的臀缝嫩肉。

士道咽了一口口水。这么刺激的画面还是很少见的。士道甩了甩头定下心神,从旁边拿起一根类似于木条一类的东西。这根木条手指粗细,半米长,正适合对女孩子的臀缝嫩肉进行处罚。

“美九,”士道说,“我会在你的臀缝里打五下,就当是给四糸乃赔罪了。”

“没有问题,如果四糸乃愿意,达令还可以打的更狠。”美九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答。

“要开始了。这几下就不需要报数了,痛了就喊出来发泄吧。”士道用木条在美九的花心点了点,看着美九条件反射的收缩菊花,然后稍稍用力打下木条。

“嗯…啊…”美九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这一下木条并没有打在美九的雏菊上,而是打在更加偏左一些的嫩肉上。

等美九喘匀气,士道又是一下抽打。这一下打在偏右的地方。“啊呀…好痛…对不起四糸乃…”美九这才明白当时的四糸乃到底有多痛苦。自己当时用的力可比士道现在大多了。

“啪!”这一下打在美九的雏菊正中,美九身体不由得一晃,差点从刑架上掉下来。“对不起,四糸乃…”美九嘴里轻声说着道歉的话。

“啪!”又是一下打在美九那由于刚刚挨了打疼得收缩起来又放松的菊花上。“啊呀呀呀呀呀!”美九再也忍不住了,惨叫声破口而出。

“最后一下,趴好。”士道把美九由于挣扎而变形的姿势恢复原状。用手里的木条轻轻戳着美九的嫩菊。看着由于紧张不停收缩舒张的菊花,士道眼神一动,在美九菊花彻底舒张开的瞬间在上面狠狠打下最后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九忍受不住那非人的疼痛,直接从刑架上掉了下来。士道眼疾手快丢掉木条一把扶住美九。

“谢谢达令的惩罚…”美九的妆容虽然由于狂飙的眼泪花了,但美九还是微笑着看着士道,“达令真的好温柔,我最喜欢达令了。”说着美九把头埋入士道怀中,呼吸着属于士道的体味。

“达令。”美九通红着脸开口,“美九后面很痛,达令帮忙揉一下嘛。”

“……那个……”士道冷汗狂流。

“达令~”

“不可以,美九。”

“达~令~”

“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美九”

“达!令!”

“好啦好啦!我照做就是了!”总觉得自己要是不那么做就死定了的士道只好把美九抱到床上,轻轻的为美九揉着红肿的屁股肉和菊花。

门外,四糸乃带着通红的脸偷偷的离开了。

“士道!”突然门被大力的推开,十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台下的观众一直在喊着什么安可,主持让我来后台找下,耶俱矢说士道和美九…你们在干什么啊!”十香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情景。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十香…”士道慌乱的辩解着,而美九一句话没说,把头深深地埋在士道的怀里,幸福的微笑着。

“最喜欢你了哦,达令。”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