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六节 任性的女孩子

(来自小说第七卷,第七章。)

黑暗的空间里,士道起初有些惊慌,但是士道坚信这个时候的自己已经没有让狂三戏弄的价值了,于是士道冷静了下来。

这时,一个人影从天而降跌落在空间里。士道定睛一看,是完全灵装状态的美九。此时的美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有些惊慌的环顾四周。

“美九…”士道出声。

听到呼喊的美九这才注意到士道的存在,脸上瞬间就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当即美九深吸一口气,就要攻击。

“不行…的唷。”突然狂三的声影出现在美九身后,两只手强行抓住了美九的下巴,让美九只能“呜呜”的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这里是我的世界,士道就努力的说服她不要在我们去救十香时攻击我们吧。”

“美九,你听我说。”士道开口,美九嫌恶的偏过头去,闭上眼睛完全不想理会士道。

“唉…”士道摇头叹气,果然单纯的说服是不行的。想到这里士道抬头:“狂三,听得到吗,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嗯,士道君,我听的很清楚哟。说吧,什么事。”狂三的声音很快的响起。

“帮我控制住美九,顺便帮我找一块板子来。”士道提出自己的要求。

“哎呀哎呀,难道士道想对美九做那种事情吗?”狂三的声音有些奇怪的响起。听起来就像是在…吃醋?

绝对是自己的错觉。士道做出自己的判断。这时黑暗的空间里又出现了几名分身,她们有的按脚,有一个还不知从哪里搬出一个箱子把美九强行按在上面,把美九的双腿略微分开。美九不停的挣扎着,却根本逃不出几个分身的掌控;想要通过天使发出声音来攻击,却发现自己与天使的连接似乎被切断;想要自己发出声音,却被堵住了嘴巴。发现完全无法反抗的美九渐渐停下了挣扎,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自己何时被如此粗暴的对待过,除了…那一晚。

那时,自己的名字还叫宵月诗乃。

那一晚,自己被自己的经纪人反锁在房间中,等待着某个电视台的台长来“临幸”自己。

最终,自己凭着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被玷污的觉悟拒绝了那个台长。

接着,自己就迎来了更加黑暗的未来。

被无端陷害,被粉丝唾弃,最终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就和现在,这无名的黑暗空间一样。

巨大的恐惧吞噬了美九,自己仿佛回到了那个被反锁在房间的夜晚。

“?”士道不解地看着低下头浑身打颤的美九。这么害怕的吗?

(诱宵美九:当然会害怕啦!一个女孩子,被几个陌生人以一个跪趴的姿势控制起来动弹不得,一个男人带着奇怪的笑容走到自己身后…这就算是男孩子都会害怕的吧?

五河士道:这…这倒是不可否认…但是我哪有奇怪的笑容!

诱宵美九:当时达令的笑容真的很奇怪啊!让人家心里发毛那种!

时崎狂三:啊啦啊啦,看来还有我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呢。下次要观察的更加仔细哦。

五河士道: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不…不要…”含混不清的说着求饶的话语的美九突然觉得身后一凉,自己的内裤被狂三的某个分身脱下丢到一边,灵装裙子也被掀起,美九那发育的十分饱满的臀部暴露在黑暗的空间中。

“啊!不要!”美九的情绪有些崩溃了,“不要上我,不要,我可以把你的精灵都还给你,求你不要强上我啊…”滚烫的泪水从美九的眼中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士道和一众狂三的分身相对无言。好像被误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美九发现气氛好像不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这时士道僵硬的开口:“那个…美九,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美九的脸瞬间涨红起来,“你们刚才什么都没听到!绝对没有!”

“嘻嘻嘻嘻,士道君,你刚才的反应真的好可爱啊。”这时狂三的声音在这黑暗的空间响起,“还请士道君快些解决。”

“美九。”士道低头望向被按着跪趴在箱子上的美九,“我没有那种意思,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平等交流一下。既然你没有意愿听,那我也只能对用一些激烈的方法来强迫你听了。”说罢士道拿过旁边狂三分身递过来的竹板子,向美九那饱满白皙的臀上挥去。

这板子比起打四糸乃的那一块可要小的多。也只有三指宽,一米长,由于竹制的关系也并不重。但是士道觉得对于美九来说已经可以让她吃一些苦头,从而认真听自己说话了。

当然如果这时的士道知道被自己视为“心灵的绿洲”的四糸乃被美九那样拷打的话,保不齐士道会用同样的板子回敬美九。

“啪嚓!”清脆的声响回荡在黑暗的空间中。可以明显的见到美九那白皙的臀上迅速的肿起一条红痕。“哎呀!”美九没有预料到板子来的如此之快,猝不及防下惊呼出声。随后美九抬起头,愤恨的看着士道。

士道没有理会美九的目光,对准美九的翘臀又是一板子打下。“啪嚓!”“嗯…”美九咬住嘴唇让自己不叫出声。

不得不说,作为公众人物,美九对自己皮肤的保养还是很不错的。作为少女比起其他部位更加私密的部位,美九的臀部肌肤有着让其他女性为之嫉妒的弹性和水嫩。

虽然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但是士道还是有些着迷竹板与美九臀部相接的触感,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觉的加重了。

“哎呀哎呀,士道先生开始发力了呢。”

“是的呢,「我」。”

“嘻嘻嘻嘻。”

狂三的几个分身低着头窃窃私语,士道满脸黑线。

“哎呀哎呀,士道先生生气了呢。”

“好-可-怕-啊。”

“嘻嘻嘻嘻。”

“完全没在害怕啊……”士道无奈的叹气,开始专心对付美九开始泛红的屁股。

“啪嚓!”“啪嚓!”美九的屁股被士道手中的竹板不停的责打着。美九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丢人的叫出声来。可是眼泪这种东西却是在不听指挥的啪嗒啪嗒落下。

“啪嚓!”“啪嚓!”美九的屁股被打的肿起了薄薄一层。士道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是时候攻破美九的心理防线了。士道暗暗的给手里的板子再次加力,狠狠的打在美九臀腿交接的位置。

“pia!”美九完全没有意料到竹板子可以打的这么痛,忍不住喊叫出声:“啊呀—!”

士道乘胜追击,在美九喊叫声还没停下的时候又狠狠的打下一板,和上一下完全重叠在一个位置:“pia!”

美九的喊叫声被瞬间打断,疼得眼球突出,却是因为上一声的喊叫耗尽了肺里的空气,完全叫不出声。

“pia!”又是狠狠地一板,又是相同的位置。美九再也忍不住,不禁开口求饶:“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好痛啊!”

士道心中一喜,脸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又在美九臀腿相接的嫩肉处落下一板:“pia!”

这连续的四下板子几乎打掉了美九最后的尊严。之前就算被打烂屁股也不叫的觉悟早已被美九抛到九霄云外,现在的美九就是一个被按倒打光屁股的小女孩,哭着祈求着板子不要在落下。

士道见火候已到,停下板子,蹲到美九身旁:“美九你现在认真听我说,不然的话…”说着士道用手在美九屁股上拍了一记。“哎呀!”美九恐惧的喊出声:“你说,你说,我什么都听,不要再打我的屁股了,屁股要烂了…”

“你的屁股离烂还早着呢!”士道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随即摆正心情,“美九,我一会要和狂三去救十香,请你不要在我们救人的时候出手对付我们,好吗?等人救完之后,我可以跪在这里让你活活打死都没问题,但是现在,请不要阻碍我们。”

“你…你为什么要去救那个叫十香的女人?要发泄你自己的欲望的话我随便给你找个精灵都可以,难道只有她是特别的吗?”美九没想到士道如此大费周章竟然只是为了这么一件事,不禁出声问道。

“美九!”士道闻言脸色铁青,抡起板子又在美九已经肿得很高的臀上狠狠打了一下,“你如果再说出这样的话,我今天就真的在这打烂你的屁股,让你好好感受一下屁股肉一片一片掉到地上的感觉。”

“……”美九被吓得不敢出声。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生气的士道。一边狂三的分身们也不在出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情况。

“我和十香,和大家的关系,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肮脏。”士道压抑住心里的怒气,“我去救她,只是为了完成我对她许下的承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救她出来,我都会和她在一起。这不仅是和十香,和四糸乃,和耶俱矢,和夕弦,和琴里,大家都是一样的。只要我还没有倒下,我就会努力的去把她们一个个从痛苦的边缘拉回。这是我,五河士道,存在的价值。”

“……”美九的眼神产生了变化,“如果我,当时能遇到这样一个人,那么我就不会变得和现在一样吧。”美九心里默默的想着。

见到美九沉默,士道以为美九还没有答应,心里一急,当即就跪在了美九面前:“我求你,美九,就算不要出手帮我,至少也不要阻碍我。十香,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啊!”

狂三的分身们早就放开了美九的手脚。美九从箱子上爬起来,屁股上的疼痛让美九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美九没有在意这些。她呆呆地看着士道,看着这个为了自己所爱的女人,去求作为敌人的自己不要出手的男人。

“啪嚓!”美九那已经被冰封已久的心,碎裂了。

“以前的我,也多想有一个可以为了我付出自己一切的男人啊。”

“既然这样,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

“我给你两天时间。”沉默良久的美九终于开口,“两天,如果你不把那个叫十香的女人带到我面前,我就用尽我的全力,杀了你。”

“谢…”士道的感谢还没说出口,黑暗的空间泛起一道道的裂纹,随即空间碎裂,士道和美九眼前一亮。

“姐姐大人!”耶俱矢,夕弦和四糸乃正在为突然消失的美九担忧,这时突然见到空间像镜子一样破碎,美九从中掉落出来,当下就惊喜的喊出声,聚集到美九身旁。

“担忧。这个男人没有对姐姐大人做奇怪的事情吧?”夕弦用担忧的眼神望着美九,耶俱矢和四糸乃也是一样。

“没有。他可没那个能力对姐姐大人动手动脚的。”稍稍安慰了一下精灵们,美九转头望着士道和狂三,“记得我们的约定,赶紧去。”

“谢谢你,美九。”士道真诚的向美九道谢。随即带着狂三,在其他三位精灵警惕的目光下离开了会场。

美九转头,向三位精灵说:“走吧,我可爱的精灵们,我们也去看看。”

“看看一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拼搏到什么样子。”最后的一句话,美九说的很小声。

第七节 DEM的夜

(来自小说第七卷,第六章。)

“唔…啊呜呜呜呜~”十香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这是为了让自己快速清醒而做的必要动作。

“嗯?”十香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完全不能移动。

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十香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完全不能移动。

“士道…士道去了哪里?这里又是哪里?”十香担忧的自语着。

“这里是DEM日本分社。欢迎你的到来,「公主」。”突然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十香转头一看,把自己抓来的艾伦正站在那里,旁边还有一个白发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

被那个男人盯着,十香感觉全身汗毛倒竖,一阵没来由的恐惧感萦绕心头。十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开口发问:“我记得你是叫艾伦,那个男的叫什么,被他看着我很不舒服,请让他离开。”

“我…我好像被她讨厌了?”男人转头看向艾伦。

“被你那愉悦的目光盯着,我觉得正常人都会感觉到不适。想打招呼你可以换个别的方式。”艾伦没好气的回应。

“初次见面,「公主」,我是艾克(这里的翻译有很多,笔者采用了动漫里的翻译“艾克”),你希望我用什么方式和你打招呼呢?是先拔掉你的牙齿呢,还是先拔掉你的指甲?”男人用平静的声音说出让十香极度恐惧的话语。

“你—!”十香努力想起身,却瞬间被不知名的力量压制住了。一旁的艾伦开口:“不要挣扎了,我的随意领域精确度是这个世界上最高的,你的限定灵装完全不够,你需要其他力量才能略微阻挡我。”

“其他力量?”没等十香琢磨清楚艾伦话里的含义艾克那愉悦的声音再次响起:“艾伦,我想到一个玩法。先把她脱光。”

艾伦叹了口气。一个响指,十香全身的衣物瞬间同时爆裂,连限定灵装都没有幸免。于此同时椅子上的束缚也同时解开,椅子沉到了裂开的地板下。由于随意领域的关系,十香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被强迫的悬浮在了空中。

“艾伦,你的随意领域更强了啊。”随口赞叹了一句,艾克不知做了什么,一个看起来就让人发寒的刑讯架忽然从地下冒出来,取代了之前椅子的位置。

这个刑架不知由什么金属制成,散发出幽蓝的光泽,看起来十分坚固。在艾伦随意领域的压制下十香根本没得反抗,被强行按趴在刑架上。

4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