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第二十三节 平静的生活

(来自原文,第二十卷第一章)

清晨,士道醒来。

一切如常,没有什么不对。

“今天…是几号来着…”士道模糊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样的记载。

“一会问问琴里就好了。”士道没有多想。

起床,下楼,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琴里,今天是几…?”

推开客厅的门,士道发现在客厅的沙发上,多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女。

齐脖的淡色头发,机械般的举止,淡淡的发出光芒的双眼总让人想到电脑荧幕的光线。

“你是…鞠亚?”

就算从未见过,这位少女给士道的感觉也是极为熟悉的。她是鞠亚,佛拉克西纳斯空中舰的管理ai。

“嗯,你好,士道。你的头发乱了哦。昨晚是趴着睡的吗?”

“啊?哦。”胡乱整理了下头发,士道却是疑惑起来。

自己为什么,一眼就认为她是鞠亚呢?

记忆逐渐的复苏,士道想起了经历过的事情。

想起了得到了始源精灵力量的艾克,在和他的战斗中,鞠亚借由二亚「嗫告篇帙」的力量获得实体。

想起了和DEM最后艰苦的战斗。

想起了那位牺牲自己和艾克同归于尽的始源精灵,崇宫澪。

“怎么了,士道,还没睡醒吗?”看到士道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琴里关心的问。

“没什么。话说,琴里,今天是几号来着?”

“果然没睡醒啊…”琴里叹了口气,“今天是三月十九日哦。”

距离战斗的那一天,已经过了一个月。

随后,大家怀着对澪的感谢和感伤之情,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

(这段记忆不完全正确哦。整个二十卷的故事都在「轮回乐园」中进行,所有人的记忆都受到了操纵)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士道感叹着。

突然,琴里起身抱住了士道。

“才刚刚过去没多久的决战,对不起,是我太粗心了。你不用勉强自己的,士道。”

感受着琴里的颤抖,士道微微咬紧嘴唇。

对于澪的事情,她或许要比大家都伤心吧。

毕竟,那是琴里最好的闺蜜。

再说,自己也在战前决定过,等全部事成之后,自己要抱琴里一次。

这样想着,士道反手更加紧的抱住了琴里。

“欸?”琴里有些惊讶,但还是没有挣脱,两人就这样抱着。

“原来如此。这样就能自然而然的抱上了呢,不愧是琴里,我学到了。”

一边的鞠亚拿出一个笔记本,边写边说着。

瞬间,脸红透的琴里起身冲出,从鞠亚的手中抢走了笔记本。

“你…你在干什么啊鞠亚??!”

“放心吧,这只是我在进行情报学习的动作表现。为了之后能够更好的复习,琴里刚才的动作我已经用影像完整的记录了。”

“完全无法放心好吗!赶紧删掉啊!”

“即使是司令也不能独自删除数据库的重要资料。要通过这个决定需要舰上两名以上船员的同意和圆桌会议的许可,即使公开这一段影像也没关系吗?”

“什么时候成了那么重要的资料了啊?!”

琴里高声的抱怨着,而鞠亚则是一副淡定的样子。

看着玩闹的两人,士道不由得笑了。

“你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琴里羞恼的看着士道。

“啊,抱歉抱歉。还没吃早餐吧?那我去做一些。话说…鞠亚,你能吃东西吗?”

“没问题的。这具身体可以做人类能做的所有事情,该有的都有,抱起来也是又轻又软的很舒服哦。你要试试吗?”

(话说抱起来的感觉鞠亚你自己怎么会知道?也许是和狂三一样的我抱我自己吧)

“暂时不了,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士道苦笑着。

“哼哼…看来如果不是琴里那种套路你是不会抱上来的呢。登录数据库—分类:使士道娇羞的方法—琴里式…”

“话说,擅自登录数据库可是犯错误的吧?”琴里像是发觉了什么。

“理论上是的。所以琴里要怎么惩罚我呢?”鞠亚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那就来个特别的惩罚的吧。如果不接受的话,那就把那段影像资料删掉吧。”听到这里士道才明白琴里的意图。

特别惩罚?士道有不好的预感。

“琴里是最高司令,当然有权利命令舰上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鞠亚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

“知道就好。”琴里似乎在闹别扭的样子,“士道去准备戒尺,鞠亚就先在这等着吧。”

“唉唉唉?”出乎意料的情况让士道惨叫起来,“为什么是我啊?”

“难道你要你可爱的妹妹亲自动手吗?”琴里斜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要我去准备戒尺,那岂不是要…”士道有些手足无措。

“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和平常一样惩罚她一次就好了。”琴里不知从哪里拿出了那根曾经惩罚过她的戒尺,丢给了士道。

接过戒尺,士道转过身来,看到鞠亚倒是意外积极的俯身在了沙发上。

老实说,鞠亚的身材倒是有些类似与耶俱矢和夕弦她们,观感体验自然是没的说,至于手感…emmmm士道没有那种奇怪的想法。

“我准备好了。”鞠亚在一边出声。

“那么,我可爱的妹妹司令官大人,你准备罚鞠亚多少呢?”对现实深感无奈的士道也只得由着琴里来。反正鞠亚似乎也没见到有什么不满或者不愿意的样子,自己就当一次工具人吧。

(这是真工具人啊…)

“嗯…”琴里做着最后的努力,“这种惩罚会很重的哦。不过如果你把那一段影像删除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哦?”

“我不会在战舰司令的面前再次做出违规操作。”鞠亚淡淡的语气却是让琴里有些咬牙切齿。

“那么,士道,交给你了哦。脱光她,四十下。”

“好的…欸?”士道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脱光?是不是有点太刺激了?

“根据琴里的表情和语气,我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把握认为琴里在为刚才的影像做努力。而且我可没有你们人类所谓的羞耻心哦。”鞠亚无所谓的起身耸了耸肩,伸手扯下了自己的上衣,将自己仅仅穿着内衣的上半身漏了出来,而且鞠亚大有将自己全部脱光的架势。

看着面前的状况,琴里哀叹一口气:“好了好了,鞠亚,闹剧到此为止,光屁股,四十下戒尺。”

“是的,司令官大人。”鞠亚停下自己要脱掉内衣的手,模仿着士道的语气开口。

“对付ai,真的是毫无办法啊…”默默的感叹着鞠亚的性能,琴里有些后悔为什么当时要将鞠亚设计的如此人性化。

很快,鞠亚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和裙子,再次俯身趴回了沙发。

顺带一提,虽然在琴里的要求下鞠亚穿回了上衣,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鞠亚的上衣并没有完全的穿好,而是皱皱巴巴的缩在鞠亚身上。那副样子让士道有些血脉喷张。此外鞠亚的姿势也有所改变,从之前的平趴变成了上下身呈锐角趴在扶手的姿势。这样鞠亚的臀部就更加高耸的翘了起来。

看着手里的戒尺,士道发现最尴尬的还是他自己。

努力的定了定神,士道有些自暴自弃的将戒尺贴到鞠亚那翘起的臀上:“准备好了吗,鞠亚?”

“随时可以开始。这具身体的状态很好。”鞠亚将自己的臀部翘的更高。

戒尺离开鞠亚的臀,然后带着风声打下。

“啪!”这一下士道用了五分力,目的是查看鞠亚的反应来确定接下来的力道。

“……”鞠亚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没有过多的反应。白皙的臀上,一条明显的红痕慢慢的浮现出来。

“啪!”第二下士道用了七分力,鞠亚依旧没有过多的反应,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只不过微微颤抖的身体和臀上鼓起的红痕表示着鞠亚的身体依旧是血肉之躯。

“啪!啪!”连续的两下打的鞠亚身子一歪,然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这两下士道用的是八分力,结果似乎除了留下两条红痕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收获。

“啪!啪!”依旧是两下,依旧是八分力。只不过这一次的戒尺落点从鞠亚的臀峰改到了臀腿相接处的嫩肉。鞠亚“哎呀”一声,略略的扭动了下臀部,似乎还是没有太多多余的动作。

可士道明白,这就是鞠亚大概可以承受的力道。原因无它,看鞠亚额头上的冷汗就可以明白鞠亚只是在逞强。

“啪!啪!”确定了力道后,戒尺的落点回到了鞠亚的臀峰。虽然臀峰肉多一些,但是被连续的戒尺抽打,滋味还是不太好受的。这一点从鞠亚越来越明显的颤抖和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就能感觉到。

看着光屁股受罚的鞠亚,琴里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此时,戒尺的抽打已经超过十下。士道的手法很熟练,把戒尺的力道均匀的分散在鞠亚的臀上,这样等一会治疗起来就不会显得某一处打的特别重而出现瘀血等情况。

(士道的惩罚越来越熟练了呢)

戒尺的抽打很快,已经来到了二十下。鞠亚臀上的每一块肉都被打了至少三下,红痕均匀的分布着,看着有些特殊的美感。

但鞠亚完全不这么认为。鞠亚低估了光屁股挨戒尺的疼痛。现在的鞠亚只觉得似乎臀上被点燃了火焰,火辣辣的疼痛从自己的整个臀部传来,甚是难受。

这还不算。由于鞠亚的失误,自己受罚的姿势可以说是最痛的。高高耸起的臀肉对疼痛的耐受力变得令人难以相信的低,鞠亚的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

“对不起鞠亚,我打的太重了吗?”士道观察到鞠亚的反应,有些慌张的询问道。

“没…没关系,可以继续。”鞠亚表示自己还能受。一边的琴里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口。

得到肯定的答复,士道再次挥起了戒尺,在鞠亚的臀上挥下了第二十五下。

“啪!”“唔…”鞠亚已经失去了之前的从容淡定,而是有些忍受不住的呻吟起来。

“啪!啪!啪!”愈加红肿的娇臀,带来的是愈加难熬的疼痛。鞠亚轻微的扭动着臀部,显现出一副受不了疼痛的样子。

但是士道明白。这是受罚人的正常反应。鞠亚的上限难以置信的高,区区四十下戒尺只会让初次受罚的鞠亚感到有些难捱,却不会真正的伤到鞠亚。

这样的鞠亚,简直是受罚的完美选项。

这样想着,士道又打下一戒尺。

“啪!”“唔…”

“30。”士道和鞠亚心中默默的数着。

“接下来的十下,鞠亚报数。”一边观察已久的琴里突然出声。

“啪!”“唔……31…”随着戒尺的落下,鞠亚低低呻吟一声,然后报出数目。

“啪!”“嗯…32…”

“啪!”“33…”

……

四十下戒尺,说快不快,说慢也不算很慢,十分钟搞定。

“嘶…”鞠亚想要起身,却是牵动了臀上的伤,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鞠亚,别动。”士道放下戒尺,用手轻轻的给鞠亚揉着缓解疼痛。

“这就是被罚的感觉吗…”鞠亚自言自语。

“似乎,还是挺不错的呢…”

“怪不得琴里天天都有点期待的样子。”

最后这一句,鞠亚说的很低。

“?”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士道决定假装没听到。

琴里靠在墙边,用奇特的眼神打量着士道和鞠亚。

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呆着,没有再说话。

第二十四节 终将落幕的她(结局篇)

(来自原文,第二十卷第五章)

“和你的约会,也很不错哦。”

说完这句话,天香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士道赶紧上前要扶起天香,天香却是自己又坐了起来,装束在那一瞬间变回了十香。

看着满脸担忧的士道,十香笑了:“天香都说完了吗?”

士道点点头。

“那么,士道,我们再走走吧,好吗?”

依旧是默默的点头,只不过…

“为什么,十香,要弄的像生离死别一样?虽然早有猜测,可我不敢相信。”

听完士道的话,十香回过头来,带着明媚的笑容。

“就让我来说明吧,少年。”

不知何时,所有的精灵都来到了这里。大家都带着严肃的表情,其中二亚出声道。

又是默默的点头。

“少年应该注意到了,十香和我们大家所有的不同。唯一一样,我们都有,只有十香没有。”

“那就是,名字。”

士道身子一颤。

所有的线索串联了起来。

是啊,所有的精灵现界都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只有十香的名字是士道取的。

这一点,和澪何其相似。

“和我们大家不同,十香也是和澪酱一样的初始精灵。”

“随着澪酱的死亡,所有精灵的力量都在逐渐的消散着。”

“凡人不配拥有神之力,所以大家的灵结晶都会消散,归于虚无。”

“而十香,她没有肉体,将和灵结晶一起消失。”

“这就是,所有的真相。”

或许是早有了准备,士道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

士道只是牵起了十香的手,带着笑容轻轻开口。

“我们,再去逛一逛吧?”

“嗯!”十香也带着同样的笑容回应。

在这逐渐崩塌的街道上,两人牵着手,并排走着。

身后,精灵们离着两人远远的,努力的不想打扰到两人。

“士道,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我那个时候着实被十香吓了一跳呢。”

“还有还有,当时士道给我的黄豆粉面包,那真是人间绝味啊。”

“哈哈,十香喜欢就好。”

“士织酱真是可爱呢,好想再看到一次。”

“不,唯独这个不要再提了吧?”

“不过,在童话世界,冲过来救我的士道真是帅气呢。”

明明是平常的对话。

明明两人都带着笑容。

可这一切,都让身后跟着的精灵们抹着泪水。

最后,伴着夕阳,两人来到了公园的长椅。

把士道按坐在椅子上,十香开口:“咱们,再来一次吧?”

士道会意,拍了拍自己的腿。十香轻轻的褪去自己的裙子和内裤,趴到了士道腿上。

“可要轻一点哦,士道。”

“那当然。”士道挥起巴掌,落在十香翘起的臀上。

“啪!”清脆的拍击声在傍晚的公园回荡着。

“哎呀!”十香发出一声呻吟,“不是要轻一点的吗?”

“不要乱叫哦。”士道假装没听到十香的问题,接着拍下巴掌。

“啪!”“呜…”十香扭过头去,一副受气的样子。

“啪!”“呜…”

“啪!”“呜…”

几下巴掌下去,肉眼可见的十香臀上泛起淡淡的红色。

略略顿了顿,士道接着拍打起十香的臀部。

“啪!啪!啪!啪!”

巴掌不停的拍击着。伴着十香的呻吟,世界也渐渐的崩塌着。反倒是长椅上的两人格外宁静。

“啪!”这一下巴掌士道略微加了些力。听着十香有些哀怨的呻吟,士道坏笑着又是狠狠几巴掌。

“哎呀呀!”十香痛的发出一声哀鸣,眼睛里已经有了点点星光。

“啪!啪!啪!”拍击不断,十香也是不停的呻吟着。疼痛倒不是那么剧烈,所以十香的呻吟倒也有些撒娇的成分。

可是巴掌还是很痛的。在士道的责打下,十香也渐渐有些承受不住了。

「轮回乐园」渐渐的崩塌着。很快,只剩下了精灵们站着的草地,和那一条长椅的周围依旧完整。

“最后一下了哦,十香。”看着面前因为疼痛而泛着泪花的脸庞,士道柔声的说着。

“嗯。”十香用力的点着头。

“啪!”清脆的拍击声,宣告着惩罚的结束。

缓缓的替十香揉着,士道抬头看着夕阳。趴着的十香也略略调整了下姿势,和士道看着一个方向。

这么美的景色,自己却为什么想哭呢?

不行啊。士道默默的对着自己说。

要给十香,留下最好的回忆啊。

“那个…”

就在这时,身后的四糸乃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开口,“我要在这里用掉我刚刚的获胜权力。”

“四糸乃…”其他的精灵们看着,却是无人阻止。

“加油,四糸乃。”四糸奈挥着拳头。

默默的点头,四糸乃来到七罪身边。

“四糸奈…可以让七罪小姐保管一下吗?”

七罪有些无所适从的接过四糸奈。

精灵们看着四糸乃走近士道和十香。

“嗨,四糸乃,是来道别的吧?没想到四糸乃是第一个来的呢。”抱着十香的士道回头看向四糸乃,笑着开口道。

可是,这笑容,却是让四糸乃泣不成声。

“士…士道哥,四糸乃最喜欢你了。”

“欸?”意料外的情况让十香和士道有些呆滞。

四糸乃红着鼻子,继续叙述着。

“从…从士道哥救了我的那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士道哥,无法自拔。这一份喜欢,不输给任何人,包括琴里小姐,包括七罪小姐,也包括,十香小姐!”

“唉?四糸乃你在说什么啊?”由于惊讶,十香握着拳头,“要你这么说的话,我其实也对士道…”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滑过自己的脸颊。

随着这颗眼泪,十香的心理防线,崩溃了。

“是啊…我…我也喜欢…士道…”

控制不住的哭泣。

为了不让大家因分别而难受的想法,已经消失不见。

“我的喜欢!和大家…大家的都不一样!但是!也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人!”

“我不想消失啊!”

“我想一直陪在士道身边啊!”

“我想和士道度过更加长久的时间啊!”

“我不要…”

“我不要和士道分开啊啊啊啊!”

大颗大颗的眼泪滑落,十香泣不成声。

看着为了顾及大家的感受而故作坚强的十香露出如此表情,士道那也是尽可能表现的平静的脸庞,也再控制不住。

为了不悲伤?为了笑着度过最后一刻?见鬼去吧。

此时,把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传达给十香,才是最该做到的事情。

“我…我也喜欢十香!喜欢的难以自拔!我也不想分开!想要一起走到最后!”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会是这个样子啊!”

“十香!”

“士道!”

两人互相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亲吻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世界发出一道强烈的光芒,剩余的事物也瞬间崩解。

光芒落下,士道睁开眼睛。

这是晚间的海滩边。这一幕,士道是如此熟悉。

这便是澪,消失的那个海滩。

此时,大家,以及周围的风景,和遍地的残骸,都没有变化。

唯独十香,已然消失。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