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大作战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yoshino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第二十节 奉献的时间

“这里,就是小女子暂时的栖身之所呢,还请士道君不要嫌弃。”狂三带着士道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进屋后,士道环顾着四周。

这是一个即将拆迁的旅馆,一路走来的房间都很杂乱,只有最里面的房间被细心的整理过,显得不是那么的乱。

“狂三,你一直都是住这种地方吗?”士道有些惊讶的说。

“嗯,虽然比起以前差了很多,可我却完全可以适应的。看来我也不是一个太过柔弱的人呢。”狂三抚摸着那破旧的沙发,随后自己坐了上去。

“回归正题。你今天带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想到正事的士道正容发问。

“没什么,我只是饿了。”狂三舔舐着嘴唇看向士道,一股寒意从士道心头窜起。这时的士道才回忆起之前「梦魇」的恐怖。

那是不靠空间震,亲手杀了上万人的存在。

“你…”有些懊悔今天的莽撞,士道不禁靠在门边要逃跑。

“从第二精灵的「嗫告篇帙」,士道君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吧?”狂三起身,伸出右手撑在墙上,士道就像牢笼中的囚鸟一样被狂三堵在了墙角。(狂三壁咚士道)

“嗯。”士道压下心中的慌乱,躲开狂三胸部的威压开口:“狂三是想回到过去,杀死制造始源精灵的人吧。但是狂三自己的灵力不够启动能穿越回三十年前的「十二之弹」,所以一直要吃掉身怀九位精灵灵力的我,对吧?”

“嗯嗯,有「嗫告篇帙」的存在,必要的解释可以省略了。”狂三看似很高兴的扬起嘴角,可是士道却是看到了狂三眼中隐藏的疲惫,这让士道有些惊讶。

“所以…”狂三踌躇了一下,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请士道君让我吃掉你吧。我吃掉你之后我会立刻回到三十年前,杀掉那三个人之后,始源精灵的存在就会被抹除,而士道君是由于我变成精灵后被吸光灵力才死的,精灵的概念不存在之后士道君自然也会复活回来。”

“当然,我这么做还是有些亏待士道君,所以我今晚就是士道君的,就当是给士道君的补偿吧。士道君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哦。”说着狂三已经把自己的校服脱掉,只剩下了内衣。

很巧,正是那天士道在内衣店为狂三挑选的那一身。

(小说原文写的更加嗨,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好美…”看着狂三的身体,士道不禁也屏住呼吸。

在窗外月光的映照下,几近裸体的狂三如同月光的女神,美得不可方物。

“士道君,来吧,今晚我就是你的…”说着狂三贴紧士道的身躯,抓起士道的手在自己身体上抚摸着。

“不要,狂三…”士道的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士道在意识清明的时候努力思考着解决的方法。但是看着狂三贴过来的身体,所谓的理智正在被一点点磨灭。

“不想做吗?我也是第一次呢,士道君看不上我吗?”月光下狂三也是羞红着脸,使得圣洁的女神似乎更加贴近凡间。

“狂三。”士道终于冷静了下来,“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男主性无能啊,没办法,要是有能早被一众精灵榨干了吧…)

“嗯?”狂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啊啦啊啦,我忘记了,士道君是对那种事情更加感兴趣的呢。”说着不知从哪里,狂三拿出一块板子和一根藤条,交到了士道手里。然后自己主动弯下腰趴到了沙发上,翘起了自己的臀部。

“欸?”意料外的情况让士道变成了豆豆眼。

“撒,士道君是喜欢带着内裤的呢,还是不带的呢?”狂三带着令人迷惑的笑看着士道。

“这个…这种事情…”士道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观察着逃跑的路线。

“不要—想着逃跑哦,士道君。「我们」都在外面呢。”狂三一句话彻底封死了士道想要逃跑的欲望。

“也就是说,如果我今天不做些什么的话,是没法离开的喽?”士道终于发现了问题。

“嗯嗯,对呢。话说这不就是士道君的期望吗?为了狠狠教训那个滥杀无辜的我。”说着狂三更高的翘起了自己的屁股,诱惑之意极其明显。

说实话,这样的从未曾见过的狂三,士道不心动是不可能的。仔细思考后,士道发现除了跟着狂三的思路走之外,似乎自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还有,士道总是觉得狂三在隐瞒着什么事想要述说,却是不好说出口的样子。

就像是当时宇宙中的六喰,看似毫无情感波动,但却是默默的喊着“救救我”。

想着似乎之前琴里有过类似的经历,自己也是选用同样的方式解决,士道拿起了藤条。

“来吧狂三,我的灵力是不会给你的。但如果你想要一顿痛打,我还是可以给你的。”士道回应着。

“欸?”似是有些惊讶,狂三发出了从未被士道见过的可爱声音,随后狂三又换上了那副捉摸不透的表情。“那可要谢谢士道君了。”

“趴到那边床上,把内裤脱掉。”既然决定要做,士道就不会再退缩。

“好的。”狂三起身,从沙发上来到了床边。

稍稍想了想,狂三跪到了床边,把上半身俯到了床上,然后缓缓脱下自己的内裤。

“哎呀哎呀。”

“嘻嘻嘻嘻。”

似乎有细小的声音从床边的影子里传来。在狂三抬头瞪了影子一眼后就再无声音。

“好美啊。”看着如同女神一般的狂三跪倒在床边,翘着自己在月光下显得极其雪白的屁股的情景,士道不禁脱口赞叹道。

(第三季动漫只有两个角色没崩:令音和狂三,超级真实)

“…”狂三却是罕见的没有搭话,只是娇羞的低下头去。

看着狂三的样子,士道把藤条放在狂三高高翘起的臀上。感受着臀上那一抹冰凉,狂三不由得缩紧了身体。

“原来狂三也会害怕啊。”感受着藤条那一端传来的些微颤抖,士道有些玩味的说。

“啊呀啊呀,士道君也有强势的一面呢。”狂三捂嘴。

人说话的时候,注意力会不由自主的有部分转移,这就导致心理防线有所松动。士道趁着狂三回应自己的时候挥动起藤条,在狂三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一条肿起的红痕。

“啪!”“啊!”绝对出乎意料的一下,狂三发出略带惊慌的喊叫,然后就马上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啊啦啊啦,士道君,偷袭不是君子所为哦。”

“对付坏女孩,可是不用讲君子道理的。”士道趁着狂三抗议的当口又抽打下一鞭。“啪!”

“嗯!”狂三很努力的不叫出声,但呼吸还是变得有些粗重。可能是真的觉得愤怒?又或者是心里隐隐的感觉?士道并没有留手,这两下都是实实在在的抽打。两条有些暗红的痕迹在狂三雪白的屁股上浮现出来,显得有点触目惊心。

“啊呀啊呀,士道君可真是不留情呢。对付我这样一个弱女子还能下如此狠手,我可真是委屈啊。”说着狂三便低下头用手捂住脸,“呜呜”的假哭起来。

“狂三…”士道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在那两条痕迹下面又一次的抽打而下。

(正:话说这个时候你不该停手吗喂)

(反:但是停手剧情该怎么接啊喂)

(正反:所以只能对不起了,狂三小姐)

(狂三:???????)

“哎呀!”这一下打的位置有些偏移,与之前的两条痕迹有些重叠。疼得狂三倒抽一口冷气,一时间却是说不出话来。

或许觉得这是个让狂三敞开心扉的好时机,士道借着这一下的力道微微扭动了一下身子,藤条在空中划过一圈,以更加强大的力道回到狂三的臀上。

“呜…”狂三一口咬在床单上,发出类似猫咪一样的哀鸣,却是没有喊叫出声。

这一下打完,狂三的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屁股上的痕迹增加到了四条。

“还能挨吗?”看着狂三的反应,士道有些慌乱起来。现在的情况下,狂三的好感度如果下降,那将是致命的。

“啊啦,士道君还在关心我呢。我好高兴啊。”虽然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但是狂三的声音依旧能被士道清楚的听到。听着与平常并无太多变化的声线,士道放心下来。

“这三下算是一个热身。”整理一下思绪,等狂三呼吸渐渐平静下来,士道开口说,“接下来,我还会再打狂三四十下板子和六下藤条,就当是结束,怎么样?”

“士道君,我说过,今晚的时崎狂三除了灵力,其它的一切都是你的。士道君想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哦。”狂三并没有犹豫,用相当于是答应的话回应着。

(这里原文狂三真的是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了,只是士道没有答应。毕竟这是约会大作战而不是约炮大作战)

“那狂三可以稍稍准备一下,我要开始了。”士道放下藤条,拿起了狂三准备的板子。

这是一块成年男子的巴掌大小和宽厚相仿的板子,另一端则是渐渐缩小成把手的样子,握起来很顺手。

稍稍把玩了一下板子,士道走上前去,左手按住狂三光滑的背。这样做是为了防止狂三因为太痛而挣扎以至于不小心打到其他更加容易受伤的部位。

被士道手碰到的瞬间,狂三的身体向触电一样的颤抖了一下。但是瞬间狂三似乎就明白了士道的心意,渐渐平静了下来,配合的又把自己已经拥有三条藤条伤痕的屁股翘的更高了些。

“要开始了哦。”板子在狂三臀上拍打了几下,然后抬了起来。

虽然有被分身打过的经历(详见短篇二),但是被同龄男生打还是第一次。纵使是狂三也觉得有些羞耻。之前藤条的时候两人距离较远,狂三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当士道的手按在自己背上的时候,那种温暖的触觉还是让狂三的脸红了起来。

赶紧把头埋到床单内以免士道发现自己的表情,狂三闷闷的“嗯”了一声,权当是对士道的回应吧。

“…?”有些惊讶狂三的反应,士道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板子被挥动在空中,然后落下。

“啪!”“嗯…”伴随着清脆的拍击声,板子落在狂三屁股上,留下一条淡红的痕迹。狂三微微呻吟了一下,却是没有太激烈的动作。

“啪!”“嗯…”又是一下板子,依旧是狂三的低声呻吟,听起来却是猫咪一样的撒娇。

肯定是自己在乱想吧?士道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踢出脑海,接着笞打着面前的屁股。

“啪!啪!”顺着板子的力道,狂三微微的扭动着身体。这样的动作虽然有些羞耻,但是能有效的减轻一些疼痛。见到狂三的小动作,士道却是没有说破,只是接着自己惩罚的动作。

“啪!啪!”由于板子并不算很宽,因此士道选择的是两边臀部一边一下的交替打法。红色渐渐的在在狂三臀上泛滥开来,有着盖过之前藤条痕迹的趋势。

“呜…嗯…”狂三的反应倒是很一般,只有些微的颤抖和低声的呻吟,听起来倒是诱惑更多一些。

“狂三可真是…不。老。实。啊。”狂三的表现让士道觉得有些丧气,不由得就加重了手上的力气。

“啪!”“嗯啊!”更加清脆的声音,换来的是狂三略微大声一些的喊叫声。

“啪啪!”连续的两下打在更加靠近狂三臀缝嫩肉处。几乎有些抑制不住的,狂三发出惊慌的喊叫声:“哎呀!”

此时正是乘胜追击的时候。士道没有很多犹豫,接着把接下来的板子打在相同的位置上。

“啪!啪!啪!啪!”连续的击打让狂三终于有些忍受不住,回过头来用士道从未见过的神色看着士道:“请…士道君换个位置打…”

“嗯?刚才是谁说今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狂三小姐不会说话不算数吧?”士道带着些许坏笑看着狂三的眼睛说。

“呜…”狂三有些后悔之前的话。但是事已至此,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而且,自己也并不讨厌被这样。

这样想着的狂三也只能是叹一口气,听天由命。

看着狂三恢复了姿势,士道重新挥动起了板子。

还是绕过了那片敏感的区域。感受着身后传来的些微不同的痛感,狂三安心似的又叹了口气。

正当士道的板子要打下时,突然窗户上的玻璃爆裂开来,几个长相完全相同的女孩飞了进来,身旁还围绕着几片书页。

“啊呀,来的似乎不太是时候呢。”

“在行男女之事吗?”

“很恶心呢,不过等你们搞定后再解决你们也是可以的。”

“毕竟到死也没有尝过女孩滋味也是很可怜呢。”

看着突然出现的几位女孩,士道惊讶的发现这些女孩和自己梦中见过的样子完全一致。

而旁边的狂三却是丝毫不在意自己裸露的情况的样子站起身来,用冷到彻骨的声音开口:“区区赝品精灵也来打扰我和士道君的幽会,罪无可赦。”

“赝品精灵?”

“好大的胆子!”

“敢侮辱我们父亲大人!”

“干掉他们!”

几位少女脸上显现出愤怒的神色,作势就要向士道和狂三扑来。

“「刻刻帝」,「七之弹」。”

巨大的时钟在狂三身后显现,静止时间的攻击在几位少女冲下来之前就已经到来。毫无争议的,几位少女被定在半空,然后被从影子中伸出的手拉入影子。

“「刻刻帝」,「四之弹」。”

又是一发子弹,被打破的窗户魔术般的修复,丝毫看不出破损的痕迹。

“狂三,那是…”惊魂未定的士道看向狂三询问道。

“啊啦,看来…到…极限了…”狂三却是向着士道微笑一下,然后就倒在了地上。

“狂三!”士道赶忙冲过去扶起狂三。仔细的查看后发现狂三只是睡着了,士道才放下心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士道疑惑的自语道。

“啊啦,士道君想要知道吗?或者说,士道君做好了知道真相的觉悟了吗?”突然狂三的声音传来。士道疑惑的回头,却发现狂三依旧是静静的熟睡着。

随后士道恍然。因为床边的影子蠕动起来,一个穿着灵装的狂三从中走出来。

“嗯。我当然要知道真相。”士道坚定的回应道。

那个分身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熟睡的本体,然后对着士道开口:

第二十一节 少女的轮回

(书接上文)

“先从结果来说,你已经死了,士道君。”房间里,眼罩狂三,也就是那个分身一开口,就是这样爆炸性的言论。

“可是…我还活的好好的啊…”士道更加疑惑了。

“204次。”眼罩狂三伸出手来,“这是「我」从轮回的时间中拯救士道君的次数。”

士道的心颤抖着。

“就在那天下午,也就是「我」在天台上和士道君见面,定下约会约定的时候,艾伦出现了,将士道君当场斩杀。”

士道静静的听着,心在颤抖。

“随后目睹到士道君死亡的精灵全部反转,几乎毁掉城市。”

“就在那时,「我」想到了办法。”

“「我」和已经死亡的士道君接吻,取回了之前由于一次玩笑般接吻被士道君封印的「六之弹」。”

“然后,「我」利用天使的力量重启了这一切。”

“接下来的六天,DEM社对士道君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攻击方式包括但不限于「猛兽」,魔术师突击,还有刚才的赝品精灵「尼别科尔」。”

“士道君一次次的被攻击,「我们」也努力的保护着士道君。”

“一但出现一点失误,士道君就会死亡。然后「我」就会与士道君接吻,取回灵力,然后再度开始轮回。”

士道的心狂颤着。

“就在刚才,又一次攻击被化解了。幸亏这次士道君没有死亡,否则已经接近极限的「我」,能不能再次使用「六之弹」都是问题。”

“所以…”突然眼罩狂三的嘴巴被一边伸出的手捂住了。

士道回头,发现熟睡中的狂三已经醒了过来。

“看来我不在的时候,「我」说的很开心呢。”狂三用危险的眼神看着一边的眼罩狂三。

“所以…狂三…这都是…真的吗?”士道颤抖着身子问。

“嘛,今天就这样吧,士道君请回吧。”没有过多的解释,狂三将士道拉入影子中。等士道回过神来,已经是在大楼的外面了。

“狂三!狂三!”士道在楼外喊着寻找着,却是没有任何回应,连之前的入口也再寻找不到。

带着满心的不解,和“要把所谓‘最恶的精灵’为大家做过的事告诉大家,不能让她默默付出”的使命感,在提出了向佛拉克西纳斯的传送请求后,士道消失在了这里。

(原文里这一段,还有之前狂三的一句“为了士道君,请「我们」都去死吧”,个人觉得是狂三超级圈粉的时候,但是约战四都要成天国了,这一段基本不可能能做到了吧…)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