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MM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小花卷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白书令推开门,瞟了一眼塌上的人,长发散在枕头上,红色纱衣凌乱地裹在身上,下身只勉强遮住了半个臀,莹白的双腿露在外面。随着呼吸,臀上的红肿若隐若现,睡的很是香甜。

白书令挑挑眉,有点想不明白这孩子心怎么那么大。但是这种衣冠不整毫无防备的状态,让他特别想在那人身上留点触目惊心的伤痕。

回头在门侧的墙壁上挑了一根硬马鞭,走过去捏着九分的力道抽在那人腿侧,长长一道口子倏然裂开,血流如注。

雪玉猛地皱眉闷哼一声,迷迷糊糊伸手去捂。

还没清醒?他轻甩一鞭抽在那人手背上,一道肿痕在全是骨头的地方隆起,那人疼地窜坐起来,眼里都是没睡醒的懵懂。

白书令眯了眯眼,啧,这天真无邪的小眼神…

他伸手撩开雪玉的衣摆,撩拨两下小口袋,又握住他的玉茎,上下套弄。“我把你关起来,你就给我睡觉?”

雪玉看见白书令伸手过来撩衣摆就彻底清醒了,局促地想躲又没敢,慢半拍的脑子还有点想不明白,不睡觉应该做什么?

看着那双眸子渐渐被情欲填满,白书令突然停了下来。雪玉毫不在意,眉开眼笑勾住他的脖子,叭地亲了一口,“主人你回来了!”

“嗯,想我了?”

雪玉连连点头,白书令按趴他的上身,去探那洞穴。

早上塞进去的药势好好的呆在里面,被它撑得边缘有点泛红,看起来可口的紧。白书令迫不及待地想品尝它,伸手拔出药势,带出一点液体。

他又用手指抽插两下,更多的液体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雪玉听见那粘腻的声音羞得耳朵都红了,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手臂。白书令笑他,“看样子你的小穴更想你主人呢。”

雪玉执拗地说,“我才更想主人。”声音闷闷的。

白书令笑他小孩子气,不再接话。只褪了裤子将他急不可耐的欲望进入那湿润穴,捏住他红肿的屁股说,“出声。”

“啊~”白书令顾及他第一次,进的很慢,雪玉的穴慢慢被撑开,身体慢慢被填满,雪玉觉得自己正在慢慢升华。

“哈啊~”白书令全部插进去,雪玉觉得自己被撑得满满当当。

“嗯啊啊嗯~”白书令开始抽送,雪玉的小穴努力吞吐,酥麻的感觉沿着脊柱直向上蹿,双腿直发软。

“呜呜(><)~”白书令一手捏着他的屁股不放,那块肿肉像要被揪掉一样坠着疼,另一手扶着他的胯,快速抽送,身体的充实和刺激直激得他眼角变红,眼眶含泪。

一番云雨过后,雪玉喘息未定,白书令坐他身边,忍不住抹了抹他眼角的泪。

看他稍微歇过来点,白书令又欠手地去从头到尾捋腿侧那条已经快止住血的伤口。把刚刚凝住血的地方都重新扒开,血又顺着白皙的大腿流了下来。雪玉一声不吭,由得他玩。

“今天把你关进来,你没看看这是哪?”

“我看见马鞭和那假马,我以为是主人的库房,嘶~”白书令正好扒开一块伤,雪玉疼得一口气没喘匀,差点咬了舌头,“并不敢乱动。”

白书令挑眉嗤笑,“假马?难怪你睡得着。”他温柔地牵起雪玉的手,“来,跟我来。”

雪玉起身,却没起来,腿上伤口的血流到膝盖,与塌上布单干在一起,雪玉边用另一只手去分边尴尬道,“主人,下次可以不搞这么多血吗?好黏。”

白书令看见好笑地很,“下次不可以,今天不会让你流很多血了,”他贴到雪玉耳边,轻声道,“只会让你很疼。”

雪玉刚站起来,就被主人俯身贴着耳朵说话,可怜的耳朵再度红得快要滴血,雪玉小小声,“好。”

白书令用唇去抿那通红的耳朵,微烫的温度染到唇上,钻进心窝。

“第一,我会很频繁打你,你每天都会很疼,考虑好能受得了再认主。”

“…我喜欢这样。”白得透亮的少年摸摸自己红肿的屁股,坚定道,“我喜欢主人,也喜欢主人这样对我,喜欢我的神经因为主人而颤栗,喜欢这种强烈的归属感。”

字字直戳心坎,还挺会说话,白书令挑挑眉,“那第二,我打你基本上都是兴起欺负你,不必担心你做错了什么。做错了我会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会明言惩戒。

“是,主人。”

“第三,打你尽量别叫少动,我喜欢安静一点,偶尔一声半声不会怪你。

“我会尽量让主人满意。”

认个主谈的全是要挨打,心里竟一点不委屈。本还以为他不知道会有多疼,许诺也该不会很靠谱。没想到竟都是真的,白书令知道这通红的耳尖是雪玉真的喜欢自己,想想腿上那么长的伤口被他反复折磨,雪玉也不动不叫。让雪玉下来走路他也不说腿疼,一点不娇气,白书令愉悦地很。

白书令牵着雪玉的手走到墙边,雪玉看到上面排列规整的马鞭缺了一根,突然想起什么,猛地回头去看塌上那根马鞭,又转过头确认了一遍,脸色微微发白地看向白书令,“主人,该…该不会这满屋子都是用来打…打我的吧…”

白书令突然有点庆幸雪玉没好好看就睡了,本来早上把他关进来就是想让他看看,吓吓他。现在亲眼看见他被吓的小脸发白,他的凌虐欲极度满足,庆幸没有错过。

“一点没错,”白书令笑着,用一根手指抬起雪玉的下巴,“怕了?”

“怕,”雪玉坦白道,“但还…有一点点兴奋。”

白书令眼见着他脸颊一点点泛红,知他说的是真的。觉得自己真是得了个宝贝。

挂马鞭的这面墙下面是一排长桌,整齐地摆着各种板子细鞭。不会太宽让人取不下马鞭,也不会太窄放不下东西。

白书令拿起一块紫黑色的板子,问雪玉,“今天就用这个,把你的臀打成与它一样的颜色,好吗?”

雪玉扬起笑容,“好的主人。”

“你来选一根细鞭,用来打你那朵汁液丰富的小花。”

雪玉就听不得白书令提自己水多,他也觉得自己似乎太过淫荡,刚缓过来的耳朵再次发红。低着头听话地选了一根细鞭,选好也不敢抬头看白书令。

今天这么两次,白书令也发现了他羞涩的心思,用手指帮他的耳朵降降温,轻声告诉他,“我喜欢水灵的小玉灵。”

雪玉惊讶抬头,绽开一个笑容,眼神都微微发亮。

白书令看看雪玉挑的细鞭,是短藤鞭。今天才是雪玉第一次挨重打,他心软了一下,“这个会很疼,越短越疼,你换一根吧。”

雪玉看了看,却坚定的摇摇头,“就这根。”

白书令眼里浮起疑问。

“主人说今天会让我很疼,我选的就是看起来比较疼的。既然选对了,就不需要换。主人不需要太费力就可以让我很疼,这样很好。”

白书令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仙,第一次遇见这么几次三番戳他心窝子的人,忍不住低头用嘴去堵那两片粉嫩薄唇,雪玉惊得睁大了眼睛。

他温和地轻舔雪玉的牙关,一步步攻城掠地,抢走雪玉嘴里所有的空气,挑逗着那根小舌,细细地品味说出那些话的这张嘴每一个角落的味道。

直到他发现这人鼻子也没有在出气的时候,好笑地停下来,拍拍他的小脸,“你要憋死自己吗?”

雪玉从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他能感受到这个行为中强烈的感情,他反应不过来,呆滞地吐出一口气,再吐一口,吸气。

“好了,来吧,要开始揍你的屁股了。”白书令牵他往榻边走。

雪玉乖乖跟过来。

白书令指着脚踏让他跪下,上身趴到塌上。

雪玉依言照做。

雪玉身上依然穿着白书令给他的纱衣,白书令喜欢若隐若现的效果,就只给他穿一件半透的纱衣,系一条衣带。刚才翻云覆雨之时也只是撩起他的衣服到腰上,现在白书令想让他自己撩。

雪玉发现自己腰间的衣带已经松了,也知道自己的屁股没有露出来,但是主人说挨打最好不动,他正纠结。发现他跪好后主人还没动,他试探道,“主人,雪玉可以整理一下衣服吗?”

怎么整理?白书令发现雪玉非常对他的口味,思路都可以在一个节奏。

白书令抱起手臂,意义不明地问他,“你打算怎么整理?”

雪玉正要说话,白书令又补了一句,“说的具体点。”

雪玉明白了,有一点羞,但还可以说,“我想重新系一下衣带,把衣服撩到腰上,把…把雪玉的臀露出来给主人打。”

白书令愉悦道,“准了。”

雪玉起身整理,衣带系好,捞起下身的衣物别在衣带里,趴好笑眯眯汇报,“主人,雪玉的臀准备好了。”

“嗯,很好。”白书令满意他的进步,坐在旁边,伸手去揉搓昨天打完红肿未消的屁股。

他知道这样揉虽然能忍,但也应该是疼的,看雪玉老实趴着纹丝不动,怕他太紧绷,“你这样趴着下身不动就好了,”白书令伸手去拍拍他曲线诱人的背,“上身可以…”

那背丝毫不紧绷,甚至可以说放松地很。甚至雪玉的手指都是放松的,没有攥成拳。

雪玉用胳膊支着身体,闻言转头,“主人?”

“你上身可以动,胳膊累了趴下就行了。”

雪玉开心一笑,“好的,谢主人。”

白书令左手放在雪玉腰上,右手用板子以五分力,从臀尖到腿根先打一遍,打的不快,慢慢给雪玉红润的臀又铺上了一层均匀细致的大红色。

第二遍白书令用了九分力,砸在臀尖上一声脆响,雪玉微微仰了仰头,粗重地出了一口气。

白书令看了一下他细长的手指,依然是放松的。

继续挥板子,臀肉被砸得泛白又弹起,弹起后充血变得更红。

又几轮下来,整个臀红得像要滴血,严重的地方起了血痧。白书令左手手掌都是雪玉的冷汗,雪玉胳膊终于撑不住,微微动了动,整个上身都趴在床上,大口喘气。

白书令取了个帕子,去摸雪玉的脑袋,入手全是冷汗,雪玉微微蹙着眉,闭着眼睛,睫毛上都挂着冷汗。感觉到触碰他睁开眼睛,眼神迷离地朝他笑。

白书令给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看见他的发丝都黏在脸侧和脖颈上,“休息一下,我帮你把头发束起来吧。”

“好…谢谢主人。”雪玉嗓音微哑,呼吸未稳。

化出人形的玉灵并不需要吃饭喝水,只要他的本体玉在白书令身上,他就可以得到仙术的滋养。

但听他声音发哑,让白书令有点舍不得不管,还是给他拿了一杯水。

把水杯递给雪玉,看他小口嘬着,白书令笑了笑。拿起榻边的发带,仔细拢起雪玉的发丝,在脑后束好,将发尾顺着雪玉的背放下。

雪玉喝够了,就枕着右臂,闭着眼睛休息。呼吸渐渐平稳,眉也舒展开了。

白书令坐下看着他,看他嘴唇微白,却没有齿印。

修长的手自然地放在塌上,手背掌骨明显,几根青筋安安稳稳,进门时那一鞭的肿痕横在中间,被雪玉漂亮的白皮肤衬得略显狰狞。手指细长,骨节处淡淡一点粉红,掌心洁白,没有任何伤痕。

白书令略感兴奋,舔了舔唇。

雪玉缓得差不多,睁开眼睛去看白书令。他眼神清明了许多,微笑着喊主人。

嗓音恢复,但稍显虚弱,轻轻一声,让白书令感觉有只小猫在他心尖上挠了一爪子。

“嗯,”白书令俯身,托起他的左手吻了一下手背那道肿痕。然后想起身帮雪玉托一下身体,“动动腿,麻了吧。”

雪玉被吻得开心极了,反手握住白书令的手,右手也凑过去,最后把白书令的小臂都抱住,用脸去蹭了两下,“不麻。”

白书令笑了,“…好,我不动,你自己慢慢动动。”

雪玉幅度很小地动,白书令右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雪玉,疼吗?”

“疼。”

“这样撒娇是不想挨了吗?”

“没有…没有撒娇,只是喜欢主人。”

白书令受用得很,“你怎么挨个打挨的这么放松,还越挨越喜欢我了?”

雪玉抬起头,思考了一下,“我真的很喜欢主人打我。昨天主人打我,我发现我放松,疼痛可以一直蹿到我的指尖。但我若是紧张,绷住手臂,它就过不来了。我喜欢主人每一个动作都引起我身体和神经的颤抖,喜欢完全归属于主人。”

“从主人把我捡回来每天用仙术滋养,时不时还那样温柔细心地帮我补裂,我就开始喜欢主人了。”

“每天都在越来越喜欢主人。”

白书令又被哐哐戳了顿心窝,小锤子雪玉角度刁钻地一下下往里凿,凿得他一阵酸涩差点没掉下泪来。他看着那认真的双眸,“主人也很喜欢你。”

所以同意了他认主。其实虽然他那样要求雪玉,但他自己想了一下,如果雪玉不接受,他好像也舍不得拒绝。

雪玉美滋滋继续蹭他胳膊。

“那我们继续吧。”

雪玉放开他趴好。

乖得简直要了命了。

白书令深知放松也有极限,看看雪玉休息一会颜色变暗发紫的臀肉,轻轻抚摸都带起那具身体的战栗。

…但是手感很好。

休息一会依然偏烫,用手揉搓刚好温热,肿胀的皮肤不再嫩滑,而是很有质感的略微粗糙磨手。

他用力揉搓,肿肉被按下去,却没那么有弹性了,像有了一层硬壳。雪玉忍不住,浑身都在抖。

白书令看他反应,还是怕他忍不住咬牙,不小心再咬了舌头。取了一根布条,“抬头,张嘴。”

雪玉乖乖听话,气息略重。

白书令将布条勒入他唇齿之间,在他脑后系了个蝴蝶结。

雪玉合不上嘴,虽然不太明白,但也只是眨了眨眼。

“怕你咬了嘴。”白书令温柔解释,“一会儿要是哭了,可以出声,不要大叫就好。不过,估计到时候你也没有力气大叫了。”

雪玉又眨眨眼,乖乖点头。

白书令坐在雪玉右边,换了左手执板子。一板子打在发紫的臀尖,雪玉果然忍不下,猛地一仰头,手弯了一下,喘息粗重。

白书令左手打人比右手要重,他又把右手放到雪玉腰上,左手继续挥板。

雪玉觉得休息一会疼得更厉害了,几板子就轻易地冲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他疼得想弓背,想打滚,想往左边去躲开那块火辣辣的板子。

但是主人的手轻轻搭在他的腰上,他就想拼尽全力让主人的手安稳地摆在那。

他大口喘气,闭眼努力放松,结果身体颤抖的幅度奇大。他感觉不到疼痛来他身体里蹿,他觉得那疼就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咬,怎么也不肯来他的脊背,头皮。

他感觉主人的手轻轻在他的背上拍了拍。

雪玉呆了。怎么了?我是不是动了?主人的手刚才还在我腰上吗?为什么我不能全盘接收了呢?

疼痛不肯进入他的身体,他可能还动了。他失落极了,像失去了什么宝贝,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没一会儿塌上就湿了一大片,甚至还存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他想起主人说,估计他会没有力气大叫。

他突然就盼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疼到脱力,才能老老实实地待着呢。

白书令本来看他抖得厉害,想着拍拍他的背安慰一下。结果小孩哭得奇惨,还努力不出声,眼看着塌上都快让水淹了。

“雪玉,”白书令停下板子,轻抚他的背。“雪玉,来,喘口气不要哭了。”

雪玉眼泪汪汪看向白书令。

白书令扶起他的上身,伸手给他解开布条,帮他揉揉脸颊。“好点了吗?可以说话了吗?”

雪玉垂着眼点点头,将双手并拢伸向白书令,“主人不如把我绑起来,吊起来,免得我乱动。”

“你没有动,你只是抖得很厉害。”

雪玉坚持。

白书令看他眼睫上挂满了眼泪,湿漉漉地垂下来,实在漂亮又令人心疼。他拿起湿透的布条搭在雪玉细瘦的手腕上,逗他,“用这个绑?”

怎…怎么湿成这样…

尽管白书令说过喜欢,尽管那只是口水和泪水,他也还是下意识害羞,疼得煞白的小脸又泛上来一抹红。

“我今天不想绑你,虽然你说的方法听起来还不错。”白书令轻轻擦完他的眼泪,“是我打快了,你不要难过,我们换个方式。”他挑着眉笑道,“我允许你动,但你要回来,要靠过来让我继续打你,好吗?”

“好。”雪玉对自己失望极了,他发现挨打不动好难做到。不管自己是放松接受,还是绷紧强忍。现在听到这个要求,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到。点点头主动趴好。

白书令看他虽然很好欺负地答应了,但依然没有开怀,将右手撑在塌上,“来,抱着。”

雪玉转头一看,果然开心地眉开眼笑,扑过来抱紧。

“尽量靠着我。”

雪玉兴奋地扭动,紧紧贴过去,扯到屁股上的伤,微微皱了皱眉。

“好,我不会打轻。”白书令扬起左手,不轻反重地打了下去,雪玉狠狠一哆嗦。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