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房调教打屁股
本文为《紫竹苑 上》的后记
本文为《紫竹苑 下》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五节 挑情

啪!…啪!…啪!…

啊!…

这次稍微加快了一点节奏,连续三下抽在了臀腿交界处的嫩肉上。痛,痛,好痛!除了痛还是痛!令她感到难以启齿的是,除了这难以言传的痛楚之外,她还清楚地感受到了板风掠过我下体时带来的一种凉飕飕的奇异感受。她竭力压制着这令人羞耻的感受,可是敏感的身体却是如此诚实,那丝奇异的酥痒并没有在如潮的痛楚中被击退,反而益发清晰地争夺着她的感官。

已经无法数清过去了多少板子,只知道肌肤上不断被卷起的火热岩浆缓缓地往下移动,覆盖了整个大腿,又随之往纤细单薄的小腿席卷而去,灼烧得越发令人难耐。无法克制的哭泣声中,时而夹杂着羞耻的呻吟,体内那丝温热潮水已经漫溢而出,湿透了幽谷间的那片芳草地。

“啊!…爷,饶了奴儿吧……啊!奴儿…再也不敢了。啊…痛,爷…啊!饶了我吧…啊!…啊!…啊!”在那严厉的笞责下,月儿终于无法控制地辗转哀求,泪水涟涟。她只能以最后的力气和意志紧紧地抓住春凳上的手铐,来克制住自己不会从凳子上翻滚而下。已经哭得语不成声,可是,无论她如何求饶,云霁似乎一点也不为所动。

突然,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小奴婢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双娇小细嫩的玉足被板子抬起来,云霁的大手随即紧紧握住了那纤细的脚踝:

“你刚才的表现很好!现在,最后的四下板子是要罚你私逃出走。我希望你以后能很好地记住这个教训!”

“啊。不要啊,爷!不能打那里!”

惊叫声还未停,啪!啪!啪!啪!连续四下痛击干脆利落地落在了她的足心上。

“啊!!!”受刑的小奴婢不受控制地惨呼出声,整个身躯瞬间绷得笔直,钻心的疼痛几乎让她从凳子上整个翻转过来。云霁眼明手快,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一手轻柔地抚摸着已经红肿起来的足心。小丫头的小脸憋得通红,过了好一会才痛哭失声。

云霁这才抱着她安抚着:“好了,好了!已经结束了。宝贝真勇敢!不哭了,啊?”

小月儿哭得一塌糊涂,全身香汗淋漓,下体又一片濡湿。整个下半截火烧火燎的疼痛加上这样一身的狼狈,让眼泪如泉水般止也止不住。云霁温暖干燥的大手轻轻抚遍我的全身,让她终于慢慢缓过气来,可是仍然抽噎不止。

云霁试图抚慰了几次没有效果,索性俯下身来一举占领了那娇艳的红唇。舌尖轻轻地挤进她的唇齿之间,勾抹着那柔嫩的小舌,轻轻地搅弄。月儿在这样的挑弄下,暂时忘却了身上的痛,沉沦在他的吻中,更不满足地伸出自己的小香舌急切地探索着,寻求更深一层的安慰,渐渐的娇吟出声。臀腿上的疼痛好像暂时离她远去,而变成在一种交织着痛与爱的感受之间徘徊,她的娇喘渐渐急促,无名的希冀让她不由将自己的娇躯努力迎向他的手。

云霁却突然在此时停下手,离开了她的唇舌。一种莫名的空虚和迫切使她怅然若失,双眼迷离地望向抱她站起来的爷,一声不满的呢喃在意识迷乱间溢出来:“嗯…爷…不要走。”

云霁微笑不语,是时候了。他把小奴婢抱到大床边上,凑近她的耳边低笑:“宝贝,你忘记了你的承诺吗?你可是答应了爷会乖乖受罚的。”小丫头一个激灵突然清醒过来:天啊!还有三十鞭没有挨呢。

云霁轻笑,拉起她的双手吊在屋子正中间的银链上,银链的另一端轻轻往下一拉,绵软的娇躯立即被拉直了,只留前脚掌刚刚够着地面。他又拉过另一条银链,拴住了左脚脚踝,使劲一拉,左脚立刻向侧边被高高吊起,拉到不能再拉高了才系紧。这样,被高高吊起的纤细双手,顺着优雅的肩颈,沿着柔美的脊线蜿蜒而下,来到修长的玉腿,描绘出了一条凄美的弧线。

云霁环抱着双手,退后了一步,满意的欣赏着他的杰作。然后说了一句几乎让她当场晕倒的话:“我要去清洗清洗,你就在这好好的待着,反省反省吧。”

月儿无力地试图反对:“爷,奴婢会支持不住的。求求你。”她宁可他速战速决,解决掉那想来就可怕的三十鞭,也不要被这样羞耻底吊着等待惩罚。

云霁丝毫不为所动,边走向浴池那边的门,边说:“不许闭上眼睛。好好地看着镜子你的模样。否则我还要加罚!”

哦…

“落霞居”的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隐约可以听到小丫头急促的心跳声和喘息声。屋子三面都是镜子,无论她把头扭向何方都能看到镜子里自己那羞耻的模样。泛满潮红的脸颊上,迷离的眼神,几不可闻的呻吟从微张的樱唇逸出;原本白嫩的玉臀已经高高肿起,红肿得像要撑破薄薄的肌肤;一双修长的玉腿上紫痕遍布,只留下未被鞭笞过的内侧显示出原本的白皙娇嫩;被高高吊起的玉腿下,一丝亮亮的光泽闪烁着暧昧的光芒。所有这一切,似乎都更像在营造着一种靡乱的气息,而更不像是等待惩罚的姿势。静谧中,刚刚退潮的疼痛又开始叫嚣起来,混合着体内的热潮不断冲刷着她的意志。

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的思绪渐渐迷失在这股痛欲绞缠的波涛之间时,胸前传来的痛唤醒了她模糊的意识。抬眼看向镜中,云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一双大手重重地握住了高耸丰盈的玉乳,肆意揉捏着,那粉红的蓓蕾悄然在他手中绽放着诱人的光彩。带着薄茧的指尖摩擦过每一寸柔嫩都带来一分刺激。大手渐渐往下游移,却故意避开了所有敏感地带。哦…她欲求不满的吟哦,蠕动着身躯要求着更多,却蓦然发觉一切又突然离她而去…

唰!唰!唰!浸过冷水的皮鞭呼啸着抽向她的娇躯,带来了难以名状的疼痛。肆虐的皮鞭时而抽向光洁的背脊,时而甩过平滑的小腹,时而又抽向被高高吊起的大腿内侧…可是,这尖锐的疼痛似乎在这一刻被升华成了一种渴求。她甚至在急切的渴望着那偶尔会掠过乳尖的鞭子,渴望着这种痛楚来安慰那无尽的空虚。仿佛听到了她内心的渴求,灵蛇般鞭梢越来越多的亲吻上她的玉乳和柳腰,剧烈的痛楚在体内重叠堆积着越来越高的热潮,不断向外溢出的点滴玉液流淌过幽谷时,更带来了异样的酥痒…

鞭打还在继续着,云霁的一只手抚向了她胸前早已坚硬挺立的嫣红,揉搓拉扯着,触电般的快感让她的螓首向后高高仰起,发出了断续的痛苦呻吟。狠辣的鞭打在这时转向了伤痕累累的娇臀。啊!炼狱般的痛苦,颤抖的娇躯,不能自主的哭喊哀叫,牵动着束缚手脚的银链发出阵阵悦耳的声音,使她往地狱更深层沉沦下去。这所有的一切,在最后一鞭狠狠地抽上臀缝和掠过前端的花蕊时,把她抛向了高潮的浪尖…

啊!!!…她尖叫出声,全身剧烈抽搐颤抖着。

啊!!!…哦!!!…软绵绵的身体还在云端徘徊,空虚的花园突然被狠狠地贯穿了,炙热的坚挺熨烫着她的空虚,突如其来的满足让她再次激烈地叫喊出声来,旋即又低叹着满足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云霁已经来到了她的身侧,结实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她滚烫的身躯,肌肤的紧贴让她能感受到其中蕴藏的强大力量。温热的气息挑逗着她敏感的耳垂:“小奴儿,抬起头,看看你的样子。啧啧,真美!看来你很喜欢爷的鞭子呢。”阵阵酥麻刺激得她呢喃不断,意识渐渐迷失在这羞人的挑逗之中。

噢!已经饱受苦楚的娇臀上被狠狠地拍了一掌:“你好象很不专心哦!”淡淡的语气中全是山雨欲来。

小月儿意识迷醉,满心委屈地看着他:“嗯,好痛!”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在他的引导下望入镜中。呀!她惊呼一声后紧紧地闭上了眼帘。那是我吗?她又偷偷从眼缝中望去,雪白如玉的娇躯遍布着淡淡红痕,宛若一条条冶艳的红藤紧紧缠绕;染上情欲的双眸闪着点点泪光,几缕汗湿了的秀发散乱地贴在额际鬓边,未褪的潮红为娇俏可爱的绝色容颜平添了几分妖娆,几分痴狂;下半身紧紧地贴住爷那修长挺拔的身躯,染着红晕的身子已经酥软不堪,只能将将靠着手脚上紧缚的银链勉强站立。羞得无地自容的她,却似乎再也无力将眼睛从镜中移开去。

云霁好笑地轻噬着她的耳垂,惹出了一声不满的轻吟。一只手覆上了胸前坚硬得隐隐泛疼的殷红蓓蕾,肆意揉捏,左右撩拨,指尖在顶端轻抚转动,拇指和食指快速逗弄已涨的满满的红豆;另一只手则穿过山峦,突然欺上了神秘的花园,在顶端的花蕊中嬉戏玩耍,粗糙的指尖在嫩蕊中轻轻的揉搓着,仿佛带着魔力的手指让她既想逃避这羞人的感觉,又想要索取更多,从而引发了阵阵娇喘;体内紧胀的炙热在不停地细细研磨着,似乎要熨平里面的每一丝褶皱。几个敏感的地方同时遭到猛烈袭击,让她整个人象被悬在空中般找不到依附,这让人疯狂的感官刺激让小奴儿怎么也抑制不住地大声呻吟起来。

云霁的双唇猛然噙上她的唇,将声声的呻吟含在口中,不让她发泄出声。她焦灼地在有限的范围内扭动着螓首和身体,渴求着更多的爱抚…在她以为自己快要被烈焰焚烧殆尽的时候,他一手挥散了她满头青丝,同时腰身用力一送,昂扬猛然没入了美丽的禁地,似乎直达了灵魂深处。他双手托起雪臀开始了有力的上下抽送,将她捧的高高的,又狠狠的落下。她的颈项向后弯曲得像垂死的天鹅,一头光滑柔顺的青丝在疯狂地律动中划出了美丽的风景。月儿早已忍受不住这强烈的快意,瘫软地依附在他身上,一阵强似一阵的闪电划过她黑暗的世界。她已经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如一叶孤舟,在欲望的波涛中被不断地抛上落下,任由他带领自己攀上一波又一波的高峰…

当月儿再次清醒过来时,已经躺在“烟波池”假山边上的竹榻上。迷糊中,只感觉到一股股温热的潮水不断地冲刷着下体异常肿胀敏感的花蕊,一阵阵熟悉的感官刺激的从睡梦深处渐渐清醒,那一波波似松似紧,如浪潮般涌来的强烈感觉,正在向同一个地方奔去,让她不由的睁开眼睛,向那激情汇聚的地方看去。原来云霁已经将她放置在竹榻上,正在用假山上引来的温水替她清洗着下体。为了怕压着伤痕累累的娇臀,他只把她的上半身放在竹榻上,而两条玉腿则高高架在了他的双肩上。小丫头忽然意识到,这样一种姿势,却不是让那秘密花园绽放在他的视线内,一览无遗。她羞得立即要起身离开,却牵动了后臀处处伤痛,不由低呼一声,颓然躺回榻上。云霁看到她已经醒来,却在乱动,不满地轻拍了一下她的大腿,惩罚似地揪住前端那一点殷红,轻轻的一个拉扯,再一次猛吸进口中,用力的吮吸着。

“啊!~不要!…”强烈的快感再次袭击了月儿已经脆弱不堪的神经。

云霁灵巧的舌尖在洞口外徘徊游移,惹得身下的人儿轻颤连连,口中发出似悲似喜的轻吟。偶尔欺入一点,却又立即退出,在她刚刚放松的一刻,却又顽皮的再次轻探。渐渐探入幽径深处,调皮地拨动内壁,每一个褶皱都是他嬉戏的地方,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波涛,掀起一潮又一潮的巨浪。月儿的上身早已离榻而起,绷得像一张快要断掉的弓。出口的呻吟已经是支离破碎,无力的左右摇摆着头,只觉得小腹一阵阵痉挛,不断有水从私处流出…

这一夜,她已经不记得是如何结束的了。只知道,在竹榻上,在烟波池里,被他翻来覆去地要了无数次,一次次的哭喊求饶,只换来一波波不断地痉挛抽搐,直至他将他滚烫的欲望狠狠地释放在她体内,她才解脱出来,昏然睡去。

次日醒来,已经日上高空。小丫头慵懒地趴在床上,双臀上的火辣痛感已经被清凉的药膏抚慰着,减轻了不少。屋里屋外都静悄悄的,只有窗上的竹影轻轻摇动着。她浑身酸软无力,可是肚子里传来的阵阵饥饿感催促着她起身。不得已,只得咬着牙想轻轻欠起身子,却又无力地重重摔回榻上。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调侃的声音响起:“终于醒了,小懒猫!我还以为你要睡到天黑呢。饿了吧?我已经叫人准备好早饭了。”

想起疯狂的昨夜,小月儿羞得把头埋在了锦被中不肯抬头。云霁笑着抱起她,替她梳洗干净,又把我抱到餐厅里,细心地在椅子上铺了软垫才放她坐下。食物的香味勾起了月儿的馋虫,她把所有的扭捏羞涩都抛至脑后,大快朵颐。在终于吃饱喝足了以后,才想起云霁来,可是桌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她不好意思地笑笑:“爷,要不,月儿再去给您准备一份?”

云霁笑着揉了揉我仍然披在肩上的头发:“不用了。我早就吃过了。谁跟你一样,小懒猫!”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爷,怎么今天这么晚都不出去?”

云霁故意板起脸:“看来我昨天晚上说的话都不记得了。我说过这三天哪儿也不去,就陪着你的。”

月儿高兴地跳了起来,却牵动了昨天留下的伤处,疼得龇牙咧嘴的:“真的?哎哟!”

云霁赶紧把她抱住:“你看你,才刚打完就忘了疼!”

月儿双手紧紧地搂住他:“人家高兴嘛。您好久都没有这样陪着我了。”

云霁轻轻地刮了刮她的小脸:“我这不是把所有事情一忙完就来陪你了吗?还发脾气!这次事情一完,大哥又把老五也派过来帮忙了,接下来应该会闲下来一段日子,爷好好陪着你。”说着又板起了脸:“何况,我看你最近又把爷的规矩忘得一干二净了。接下来这个月,爷会好好重新调教你的。”

啊?不要啊!还没来得及反对,云霁又不紧不慢地说道:“本来你昨天晚上还欠下的九十下板子和九十下鞭子,今天应该开始执行。可是,今天早上上药时,我检查过你的伤势,还受不住马上再挨打。所以,一并记下来,三天后才开始执行。这三天,就算是你的假期了。”

小丫头在心里扮了个鬼脸:打一下给一个枣,我才不会感谢你呢。大坏蛋!

不过,能暂时逃过眼前的惩罚,毕竟还是一件好事。爷既然这么说,这三天就一定不会再挨打了。三天后的事,留到三天后再来烦恼吧。她现在应该操心的,是如何计划好好地度过这三天快乐时光。

云霁好笑又无奈地敲了敲我左摇右晃的小脑袋:“你呀!记吃不记打的东西。唉…”

第六节 新规矩

三天后的早上,云霁练完功,把陪练的侍卫银鹰打发回岸上。回到寝室的时候,小丫头已经不见人影,而且室内也已经整理得井井有条了。他满意地笑了笑,来到“烟波池”内,闭上眼睛,慢慢舒展四肢,好好地泡了小半个时辰,才满身清爽地走进了“落霞居”。

进门处,小奴儿温软顺服地跪在楠木地板上,以最标准的请罚姿势柔顺地以首触地,婉转若黄莺的声音怯怯地响起:“小奴婢恭请爷赐罚。”顺服的小奴婢螓首低伏,柔若无骨的小臂轻轻搭在两鬓边,柔顺的青丝用白玉簪松松绾起,一茎碎发软软地卧在颈窝出,益发衬出如白璧般的颈项温润滑腻。一双玉臀高高翘起,上面的伤痕早在“凝脂毓玉霜”的调理下恢复如初,圆润挺翘的臀峰上稳稳地停放着那根紫檀木板子。云霁满意地点点头,伸手拿起板子,轻轻地摩挲着她晶莹剔透的肌肤。板子从娇臀沿着背脊优美的曲线滑到了颈旁,轻轻挑起了她的下颌。只见娇颜上黑密如蝶翼的长睫轻阖着,只下颌似有似无的微微迎来,看似从容的样子,只那微颤的蝶翼泄漏了心底的羞涩与害怕。

云霁没有马上实施惩罚,反而转身将板子放回架子上,来到大床上坐好。看着小奴婢连忙膝行过来他脚边乖巧地伏下,他才悠悠然地开口:

“为什么受罚?”

“奴婢日前犯了爷的规矩。”

“罚多少?”

“九十下板子,和九十下鞭子。得爷垂怜,分三天施行。”

“很好!你要知道,这九十下板子和九十下鞭子只是对你日前行为的惩罚。鉴于你屡屡犯规,爷从今天起会好好重新调教你。看来是爷的规矩太松了,爷会再好好给你立几条新规矩。哼!”高翘的娇臀被重重地拍了一下:“爷保证让它从今以后,一想到犯错就会颤抖起来。”

不等她回话,啪!又是狠狠地一掌拍下:“现在,到镜子前趴好!”

被突如其来的两巴掌打得有点害怕,小奴婢连忙爬到镜子前乖乖摆好姿势。

云霁从床边的箱子里,拿起了一串七彩琉璃珠,放入润滑的香脂中浸着。这串七彩琉璃珠是一个西南的朋友送给他的宝贝,共串有大珠九颗和小珠九颗,大珠和小珠之间系着两条不足一尺的细金链。金链与珠链连接的这一头像极了绽放的花蕊,仔细看去,其实是一个由一颗细小圆润的鲜红色石珠做成的小夹子,可打开成两半夹住私处的花蕊,圆润的石珠既能保护娇嫩的花蕊不受伤害,却也轻易不得脱落,精巧的造型令人远远望去辨不清真假,仿如饱受蹂躏娇艳绽放的花蕊。金链的另外两头各缀着一只七彩宝石蝴蝶,两片蝶翼薄可透光,连同两条细细的触角,颤颤地就如随时要凌空飞去。这两只夹子却是用于一双玉乳之上,只是金属的质地使之带来的痛感远远超过下面的彩石夹。而由于金链长不足一尺,就把跪伏着的小奴婢的活动范围牵制得极小。通常在这种跪伏的姿势下,如果夹上了上下两端的夹子,她就只能保持着塌腰耸臀的姿势一动不动。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