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竹苑SP小说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紫竹苑 中》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一节 触怒

云霁终于发怒了!小月儿被反扭着胳膊丢到了大床边,她刚要仰起身来辩解,云霁的大手早就一把把她摁得动弹不得,另一只手随即把下身所有的裙裤褪到了膝弯处。

“不要!啊…”惊呼声还未停,云霁的铁掌已经狠狠地落到了她光裸的臀上。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连续十下响亮的抽打让她刹那间几乎喘不过气来,双腿忍不住乱蹬,似乎这样就可以缓解那火热的疼痛,却忘记了这违反规矩的举动将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该有的规矩。”云霁冷冷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久经调教的月儿当然知道这决不仅仅只是所谓的“提醒一下”而已,而是要用所有爷认为“合宜”的工具和手段,教到他认为给她长足了记性为止。上一次的“提醒”,云霁用了手掌,戒尺,竹板和藤条足足打得她从臀至胫没有一寸肌肤再呈现原来的白晰幼嫩,变成或红肿或绛紫,而她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牢牢地记住了“规矩”没有再违反。虽然月儿很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狂风骤雨,但是连日来郁积的幽怨却令她没有象往常一样娇声求饶,而只是把头深深地埋入了软软的被褥之中,眼泪悄悄地从眼角滑下…

见月儿并没有预料之中的虔诚认错,云霁的怒火终于积累到爆发点:“看来我确实把你宠得无法无天了!”说完甩手就进了内室。

室内静悄悄的,只剩下月儿刚刚挨打时激起的沉重喘息。她知道爷是去拿用来惩罚的工具了,虽然因为连日的委屈无声地反抗了他,可经过了长久调教的月儿甚至不敢在他离开时挪动身体分毫。

静谧中,她又忆起了这些天的委屈:十来天前的一天早上,她在他的抚摸和深吻中醒来,清晨迷迷糊糊中的挑逗特别刺激着她在调教下已万分敏感的身体。迷糊中体内的热度已经一波高过一波,花丛中已是一片濡湿。她略嫌不耐地扭动着,无声地要求着更多的赐予。就在此时,一个属下的汇报把他带离了她的身边,他只轻轻地给了她一个吻就匆匆离去。

接下来连续十来天,他一直忙的不可开交,不仅连她精心准备的饭菜往往放到凉了也没有吃,就连晚上也是深夜才入房,而一上床就沉沉入睡,次日一早就不见了人影。别说往日的缠绵热情,有时一天连一句话都说不上。不到十来天,他已经明显地瘦了一圈。而她也是寝食难安。白天,因为担心他的身体而整日忙于为他精心准备好饭菜点心宵夜送去书房,却往往是热着端去,冷的端回来再热,有一次还因为挡住了他出门而被他虎着脸训斥了两句,令她委屈不堪。

夜里,从那日的欲求不满中积累的欲望却日渐水涨船高,而爷一向严禁她自己解决欲望,只能每夜躺在床上,望着床头镜中粉雕玉琢的娇躯在想象中黯然入睡。今早一醒来,身边又是空荡荡的,她终于再也忍不住,甩手不伺羹汤,甩掉贴身侍卫,自己跑出了门散心。可是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天后的疲累却更加剧了她心头的委屈。不料傍晚刚刚回家,爷已经兴高采烈地回来了。他没在意今天的晚饭已经迟了,只让她去准备简单一点的饭菜。她虽然疲累不堪,却也高兴他今天终于可以正经吃一顿饭了。四个他平素喜欢的菜很快做好,并在他的狼吞虎咽下很快被消灭掉。餐后,他兴致勃勃地把她抱在外厅的贵妃椅上躺下,就为她宽衣解带起来。可不知怎的,吃饭时看他狼吞虎咽时的高兴劲瞬时就没有了,她却益发委屈起来,扭扭捏捏地不肯就范,不言不语地试图甩开他的手。他细语温言的试图安抚,她却变本加厉的别扭起来,一声不吭。终于就有了开文的那一幕。

正在胡思乱想中,云霁带着东西回来了,一言不发地一一摆在了月儿的身边。她忍不住偷偷扭头一看:戒尺和藤条是老朋友了,其他三样却让她的心一下凉到了脚底,全身肌肤不由微微颤栗:一束九根小指粗细的柳条鞭;一根紫檀木的板子,指宽两尺长;一根三股皮鞭。后两者都由于常用桐油擦拭而泛着乌亮的光。一根柳条的威力远远及不上坚硬柔韧的藤条,可是这柔软的九根柳条同时打到身上,同时引发的多处疼痛却又比单处疼痛剧烈几倍;紫檀木板子带来的沉重打击远远超出了薄薄的竹板子;而皮鞭带来的尖锐痛楚能轻易的瓦解掉一切坚持。这三种刑具云霁从不轻易使用,更何况一次都用上。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给我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了。

两卷细麻绳同时被丢在她身边,雪白的细麻被特殊的颜料染成鲜艳夺目的红色,这是他为了加强麻绳紧缚在月儿白晰的躯体上的观感而专门制作的。平时云霁戏弄他的小奴婢时,往往都是把她摁在膝头,一手玩弄着她全身上下的敏感地带,一手轻拍细打,除非他的兴致特别高,才会把她用红绳束缚起来玩弄,欣赏她欲躲闪而不能的窘态。而即使是平常的惩罚,云霁也只是要求她跪俯在床上或地上,高高翘起玉臀接受惩罚。虽然规矩是不许乱动,毕竟也能稍微挪动身躯,可以偷偷地就着拍打的势头稍稍减轻落下的力道。只有在月儿犯了大错,需要动大刑的时候,云霁才会用麻绳将她紧紧地绑在床上或刑架上,让她丝毫动弹不得,实打实地承受来自他的鞭打。

一恍神,全身已经被云霁剥的一丝不挂,紧接着,月儿的双脚被紧紧地绑在了床侧刚及脚踝的床屏上,一双玉手也已经从身侧被拉向头顶,紧紧的绑在了另一侧的床屏上。平时游戏时的束缚,云霁喜欢将红绳绕过月儿全身,欣赏那强烈的红白对比。只有在惩罚时,才会只绑住手脚,目的只在让她动弹不得,而又不会因为绳子在身上而减少任何一点点鞭抽棒打的落点。而这样一来,她的上半身紧紧地贴在了床上,前后绳子一受紧,再也没有任何余地去闪避即将来临的惩罚。这就是云霁,无论是欢愉还是痛苦,都会让她享受到那滋味的极至。

头被扭转到对着床头一侧,床头的整面镜子可以让她清楚地看到自己被紧紧绑住受责罚的羞耻摸样。

“不许闭眼!”话音未落,那把竹制的长戒尺已经快速地吻上了小月儿微微泛红的雪臀。即使已经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月儿还是用了极大力气才忍住了差点冲口而出的叫声。随着戒尺雨点般的落下,火辣辣的痛感立时从臀峰向四周迅速蔓延开来。已被刚才的泪水模糊了的双眼,她无助地望着镜中的人儿,咬紧牙关苦苦忍受着那急速挥下的戒尺。她知道:爷的抽打从来都是没有规律的,让你无法猜测下一板将会落在那里,这种不确定感无形中加剧了痛苦的感受;而他又永远会平衡照顾到每一侧,不允许有任何遗漏的地方。

镜子里两瓣丰腴翘挺的臀肉已被染成了桃花般的粉红色泽,云霁还是不紧不慢的控制着“热身”的节奏。之所以叫“热身”,是因为这只是为了把小奴婢的两瓣臀肉打红打热了,而没有一点点红肿出现。控制这个过程的节奏和延长它的长度会给云霁带来最大的听觉享受。因为这个时候,臀部上的肌肤仍然紧致细密而富有弹性,刑具与皮肉接触的声音最为清脆悦耳;若等到臀肉已经被打得又红又肿之时,发出的声音就所去甚远了。在所有工具中,除了沾了水的手掌以外,又要数竹子与皮肉接触的声音最为清脆。虽然云霁最喜欢,也最常用的是用他的大手伺候小月儿的玉臀,但因为手掌兼有的安抚性质,他从不在对她的惩罚中用手掌。因此,他自制的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竹制品成了月儿唯一的“热身”工具。

今天的过程似乎延续得特别的长,已经快要上百下了吧?屋子里只有戒尺接触皮肉时的清脆响声和月儿尽力压抑着的喘息声。云霁是一个最求完美的人,无论是听觉,视觉,还是情欲上的享受,都会追求极致的完美。她可不敢在今天的情况下为自己即将要吃的苦头再雪上加霜。

火辣辣的感觉被很好的控制在两瓣臀肉之上,而没有延伸到其他任何地方。灼热中夹杂的刺痛感渐渐升温,紧紧地控制住月儿现在的神经感受。喘息声渐渐压抑不住,偶尔溢出一两声极低的呻吟。什么满腔的幽怨,早已在这没有止歇的抽打中飞到了九天云外,她满脑子只在想着如何在最佳的时候讨饶。她当然知道今天一顿好打是逃不掉了,可是何时该求饶以求尽量减轻爷的怒火呢?

“哼!”云霁不满于她走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击打的节奏突然停顿了下来,月儿趁机赶紧喘口气平息一下。一口气尚未喘过来…

咻啪!咻啪!咻啪!

突如其来的连续三下剧痛快速掠过臀峰,几乎撕裂了她刚刚集中起来的意志。

“啊!”

脱口而出的哭喊已经收势不及,又为她赢来了左边五下,右边五下的连续的藤条抽击。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十下过后,娇颜上流下的,已经分不出是汗水还是泪水…

云霁这才把藤条稳稳的停留在她的臀峰上,冷冷的声音传来:“规矩?”他问的是挨打的规矩。月儿心里知道:爷的规矩是再简单不过了,可是对她来讲却又再困难不过,因为他在惩罚上的一丝不苟总会让她屡屡犯规。

“第一,自己准备好…呜…跪请责罚…呜…”她不敢怠慢,哽咽着回答。准备,包括准备好自己的身体和工具。“落霞居”是专为惩罚她这不听话的小奴婢而精心设计的居所,经由她们专用的“烟波池”与内室相连。爷若要用家法,小奴婢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在把自己内外清洗干净,美丽的胴体上不得有除了绳子以外的一丝半缕。还要仔细揣摩爷当时的心思,准备好相应的罚具,跪在“落霞居”入门处等候。

月儿当然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今天爷的心情本来很好,刚开始时只是想稍示惩戒而已。后来被激怒时,她仍无声反抗,并没有乖乖到“落霞居”内将自己准备好。“呜…爷,奴儿不敢了…奴儿这就去…”

啪!啊…月儿小声呜咽着,臀峰上狠狠的一鞭提醒她不要试图转移话题。“第二,不许乱动…”

何谓乱动,这可完全取决于爷的主观判断。小范围内的挣扎扭动是被允许的,但一旦动作范围超出了爷的视觉美感,就会被定义为“乱动”而带来更严厉的惩罚。而她刚刚的乱踢乱蹬,不用说,自然是超出允许范围之外的了。“还有!”啪!又是狠狠的一鞭。

“第三,不许大声哭喊…”爷其实十分喜欢欣赏她在鞭打下梨花带雨,欲躲不能,婉转娇啼的样子,可是他决不允许她黄莺般的嗓音因为哭喊而变哑。

“很好!”藤条敲了敲她的小脑袋:“看来你这里记得很牢嘛。”又转回臀峰停留在那里:“那看来就是这里没有记性了!”

“爷,奴婢知错了。呜…”“知错?哼!我看未必。我相信每条规矩十下藤条会帮助你牢牢记住的。我不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再看到你违反规矩。否则,每次再加十下!”

“是,奴儿谨遵爷的教训。呜…”“看着镜子!不许闭眼!”这也是爷加重惩罚的一种有效手段:加强她的羞耻感。

月儿深吸了一口气,再次面向镜子。镜子中,玉臀上原如凝脂般的肌肤已经被染成了深桃红色,上面整齐平行的覆盖着藤鞭留下的十来条高高隆起的红痕。脸上泪水和微微汗水已经润湿了两鬓的秀发,略现急促的喘息晕红了两颊。藤条急速划过空气的尖锐地响起…

藤条这回从下腰稍下的部位开始,每落下一鞭,丰腴的臀肉就会荡起微微的涟漪,藤条紧紧咬住陷下的臀肉再抽起后,留下一条微微泛白的伤痕,随即又会变为深红色而且高高隆起。每一鞭都平行地落在上一鞭之下,熟练的技巧使每两鞭没有任何重叠,落点之间又没有任何的空隙。这样一来,就可以尽量不会叠加在上一条伤痕之上。藤条的力度过于集中,如果伤痕交叉,就很容易撕裂幼嫩的肌肤。云霁爱极了她永远如幼儿般细致娇嫩的肌肤,因此,无论他如何恼怒,总是能够控制小奴婢受罚的伤痕不会皮开肉绽,他宁可尽量延长惩罚的时间和增加惩罚的手段,也不会给她完美的身体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疤。因此,即使是最厉害的惩罚,也最多只在她的肌肤上留下隐隐渗血的痕迹,而这种痕迹,会在戈家特制的清凉外伤药的处理后很快恢复。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唔…奴儿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呜…”小奴婢泣不成声地认着错,却还是不敢求饶:爷怒火仍盛,这时候求饶,非但没有效果,反而是火上浇油。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爷…啊!”第二个十下抽在了臀峰以下的地方,与刚才的鞭痕已经有一定的交叉点,更加令人难耐。云霁稍微放慢了一下抽打的节奏。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啊…”在这最后的十下里,月儿的低喊几乎没停下来过。由于整个丰臀上已伤痕遍布,没有下手的地方,云霁把这最后十下都抽在了臀腿交界处的嫩肉上。不可名状的剧痛让小奴婢的身体瞬间绷得笔直,整个上身向上仰到再伸展不了的角度。理智提醒着她咬紧牙关,没有尖叫出声。可是却再也顾不得“不许闭眼”的命令,她的双眸痛苦地紧紧闭上,晶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眼帘上,缓缓坠下。

三十下抽过,月儿浑身瘫软在床上,久久缓不过劲来…不知正在哪一层地狱中晃悠,迷糊中一种温柔的力道轻轻揉上她受尽苦难的双臀。原来云霁已经解开了她手脚上的束缚,把她抱在怀中抚慰着那颤颤的红臀。月儿终于哭了出来:呜呜…爷…你好狠啊…奴儿要疼死了…这下你记住爷的规矩了吧?奴儿记住了…奴儿再也不敢了…呜呜…

揉了一会儿,云霁放开了她:好吧。我相信你在接下来的惩罚中一定会乖乖的,不会再犯规了。现在去准备一下吧,一支香工夫.说完,就走了出去。还要罚??当然了,月儿一点也没有因为爷刚才的温柔抱一丝侥幸心理,她深知刚才的责打只是为了提醒她应记住的受罚规矩。而今天违反家法的劣行,自然还为自己赢来了被严加管教的一晚。

第二节 偷窥

云霁惬意地斜倚在书房暗室里的软榻上,就着手边的美酒惬意的欣赏着对面墙那边的旖旎风光。说起这面墙,还要归功于他的小娇妻。

是的,月儿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傲月山庄”唯一的女主人。只不过,在这个位于山庄中心的湖心小岛他们的居所“紫竹”中,她就是他唯一的小奴婢。他的性子偏静而不喜闹,每天在外头的事务已经够繁杂而且要应酬各方个面的人,不仅劳力而且劳心。

因此,只要他一回到这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天地中,就会屏退下人,他可不愿意与娇妻耳鬓厮磨的时候还有一大堆人在旁免费欣赏。而月儿虽然已经嫁给他三年了,但在房事上仍如少女般娇羞,只要房外感受到任何外人的气息,就坚持不让他越雷池半步。

后来,在他又偶然发现对她的家法管教竟然可以大大提高她对情事的敏感和高潮时,他就索性把所有贴身仆从的居所挪到对面湖岸边。只要回到岛上,就会屏退下人,让他们回到岸上,然后发动机关,把连接湖心和湖岸的铁索桥沉入湖底,只有在有事召唤时,才会拉响召唤铃声。

这样,“紫竹苑”就成了他们真正与世隔绝的小天堂。而月儿,他可爱的小娇妻,就成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小奴婢”,得管吃管穿管他的一切生活起居。还好,这个小奴婢很聪明伶俐,把他的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条,还有一手上好的厨艺,紧紧地拉住了他挑剔的胃。

言归正传,说回这面令云霁得意的墙,灵感起于刚成婚时,月儿不满于他的冷落时愤愤地说道:“要是有一面千里镜就好了,我可以随时随地看到你。”这让云霁突然想起,书房的这间暗室有一面墙是与“烟波池”相连的。

听闻西域有产一种特殊的镜子,可以用来透视另一边的东西,而另一边却看不到这边。他早想弄来用于收集情报,没想到也可以派这样一种好用场。镜墙改装好之后,他还暗自得意了好久。月儿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花“天价”来改装一面浴室的墙,他暗自偷笑地哄骗她:这种产自西域极罕见的“水晶琉璃”会散发一种强烈的气场,对人体的健康十分有利,而且裸露的肌肤接受这种气场会有更好的功效。他搂住她低笑:我还不是想把你养的健健康康的好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月儿听后浅笑不语。后来却悄悄地把软榻挪到这面墙边上,每每在沐浴后还要在软榻上休憩一会,让他得以更近距离地欣赏到她新浴初起时的慵懒风情,这又是意外之喜了。

有时候,云霁也不好意思地想:幸好其他兄弟姐妹不知道,否则,一定会惊讶一向清冷谦和的老三也会有这样的“邪”情逸致,那他的千年道行可就毁于一旦了。而且,大姐若是知道,肯定少不了一顿好训。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