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桃心诫
本文为转载,由由悠久之翼提供,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粉色·桃心诫 2》的后记
本文为《粉色·桃心诫 4》的前篇

7. 手机录像:我也很想要……

凌悠然举起手机在苏小桃面前晃了晃。“想不想看好东西?”

苏小桃打开她的手,“你有毛病啊?我在温书!”上回都是因为这贱人才害得她被霍亦琛打,这仇早晚有一天得报。

凌悠然冷笑,点了播放键。

停车场。黑色轿车。引擎盖上有个白色的细长影子,旁边还站着一个侧脸优美的男人,他的手……

苏小桃跳了起来,想抢手机。凌悠然避开,跑出教室。两人一逃一追到了操场深处。四下无人,凌悠然将音量调到了最大。清脆的啪啪声让苏小桃身体又痛了起来,她心砰砰狂跳,霍亦琛那混蛋,一点自控也没有。果然被别人看见了吧!

“你怎么有这个的!”

凌悠然翻了白眼,“亦琛哥把你从保镖手里夺出来,然后一起走了。我跟出去,想他别太生气,然后就在停车场里看到了这个。”

“于是你就录下来了?”苏小桃头疼。

凌悠然不耐烦的吐了口气,“你不用担心,我不会给别人看的。我只是每天晚上自己睡觉前看看。”

“哈?”

“当时看到,有种奇怪的感觉……”凌悠然脸色绯红,“居然很想,在那里,被亦琛哥按住打屁股的人是我。”

停车场的惩罚为苏小桃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她的死对头凌悠然,居然变成了她的朋友。看来霍亦琛又莫名其妙的,达成了他的目的。

凌悠然棉花糖一样黏着她,求问各种细节与相应的心理感受。起初她很烦,但后来竟慢慢的接受,还很开心有了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即便以前在LA,她也没有什么女性朋友。原来,还真的有很多不能跟男人说的话题,可以说给同样年龄的女孩子听,她会听,也会懂。

尤其,凌悠然现在还很是羡慕嫉妒她。

——小桃,被打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疼啊!

——除了疼之外呢,会不会也有些幸福,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管束自己、训诫自己是件很美好的事?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亦琛哥,他人长得帅又那么聪明,很吸引女人。他呢就酷酷的,对所有女人都是不理不睬的样子。可他对你那么亲密,保护你,还管教你。他打你屁股,可那样是对最宠爱的孩子才会有的行为,不是吗?

——唉,好吧。挨打的时候,除了疼,还有羞。毕竟年龄也不小了,还要被当做孩子,摆好姿势脱掉裤子,趴在那里给他打,很不好意思的。有时候他打的太重,还会怕,怕这次他真的讨厌我了,再也不会关心我了。

——打得太重?有多重?

——很重的!这里,还有这里,肉最多,最容易痛,他就挑这些地方打。每次都淤青一大片呢。第一次挨打,我足足躺了三天才能下床。

——咻,好惨。你会哭吗?

——当然会,还会求他饶了我。有时不敢求饶,就求他不要打的那么快,或者不要只打一边。如果他真的很气,真的很想惩罚我,还会故意那样打呢。

——哇,那打完之后呢?看着屁股上的伤痕,觉得自己很悲惨?

——以前是的。但后来,他打完之后会帮我涂药,还会抱着我安慰我,还帮我揉。每次被他这样抱着,安慰,揉伤处,我就放心了,知道他只是想改正我的错误,并不是讨厌我了。

——哇,再多讲讲。那他做这些的时候,是不是很温柔很温柔?只要想象一下亦琛哥做着这些事的样子,我都融化掉了。

——嗯,每次他帮我揉屁股的时候,我都想,他的手好大,惩罚的时候很硬,安慰的时候又很暖。被他托着那里,我就想,如果这时我能变小变小就好了,在他的掌心儿里,住一辈子。有一次,我就那样睡着了,他怀里真的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朦胧中被他抱到床上,还亲了我的额头。虽然挨打的时候很疼——真的是很疼很疼,疼到你恨不得自己死了——但后面的事情都好幸福,觉得再疼也值得了。

——小桃,我也好想要亦琛哥为我做这些,怎么办……

——凌悠然你开什么玩笑。

——好啦,我知道他是你的。人家只是每天睡觉前想象一下,好像我今天犯了什么错,他板着脸说要惩罚我,然后就……

——打住!想也不许想!……唉,想象戒尺好了,不要想象藤条,那东西真的会死人的,我最讨厌它。

其实她和凌悠然有点相似,张扬跋扈的外表下,都是颗希望有人来好好疼爱的少女之心。凌悠然本是这学校的女王,现在连她也向苏小桃示好,部下们自然不敢不从。

有了朋友,学校生活变得容易很多。

凌悠然不久即追求言君孝成功,两人正式出双入对。说着她不是他类型的言君孝,还是对明明与她同一型的凌悠然敞开了大门。她有些挫败,但很快也就释然了。中午那对王子公主在邻桌吃饭,簇拥着他们的跟班,她被吵的很烦。凌悠然很仗义,邀她一起过来吃,她敬谢不敏。

第二天中午,凌悠然甩掉了言君孝,也喝令跟班们不许靠近,单独坐在了苏小桃身边。

“苏小桃,我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

她压低了声音,“你是怎样令到亦琛哥打你屁股的?”

“还不是荒唐的家规,这个也不许做那个也不许做!那么多事情,我怎么记得住!哎,等等……”苏小桃狐疑的盯住她,“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凌悠然朝不远处跟篮球队一起吃饭的言君孝抬了抬下巴,“还不是他。我都感觉不到他喜欢我诶。”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管我怎么任性发脾气,他都只是说,‘不要胡闹’‘不要胡闹’,好没劲哦。”她撅嘴,“我想尽办法他也不肯碰我。”

原来这姑娘是想男朋友疼爱她。

“那你直接跟他说好了,说你想他严厉一点。”

“我说过了啊,可他那么迟钝,都不懂。”

“这样的话……就试试做真的很坏很坏的事吧。”她说,“当众让他难堪什么的。”

支招给凌悠然的感觉好奇怪。她从来只是想该怎么逃过惩罚,今次却换想怎么主动被惩罚,很不习惯。

静下来,也有些想知道,霍亦琛为什么会想到用这方法来惩戒她呢?

“霍叔叔,我想问你个问题。”为表恭谨,她今晚亲自煮了意面给他吃。

他大概知道吃人的嘴软这个道理,应对的很认真,“问吧。”

她将胸中的疑问倒给他听。

他答的顺理成章。“你是孩子啊,不打屁股打哪里。”

这理由真是说了像没说。

学校里见到凌悠然,她哭丧着脸。“我真的做了很坏很坏的事,可是他还是没有碰我,却说要跟我分手!”

看她哭的可怜,苏小桃有点自责,拉她坐下。脑海中霍亦琛的回答,越发清晰。

“我想,那件事只有大人对孩子才会做。男女朋友之间,关系会很难平衡吧。他不是你的监护人,不是大人对小孩子的亲情,而是平等的爱情。如果他真的打疼了你,你就不会爱他了。”

“可是亦琛哥打疼了你,你还是爱上他了啊。”

“胡说!我才没有爱上他!”

“……你看看你,脸都红了,你就是爱上他了,还不承认。”

苏小桃连忙捂脸,真的红了吗?

才没有,凌悠然胡说,霍亦琛对她来说是监管者一样的存在,怎么会爱上他。

放课后,言君孝篮球训练完才回家。走廊里,一个长发迷人的身影正倚靠在储物柜上等他。不用看清她的脸,就知道是谁。

他记忆里,只有一个女孩这样等过他。

苏小桃单身提着书包,甩在背后,“言君孝,有些女孩,希望被男朋友宠爱。就好像大人对孩子一样,霸道一点,她会更喜欢。你懂了吗?”

言君孝先是迷惑,听完这番话,邪魅的笑了笑。“苏小桃,你这是第二次勾引我吗?”

什么跟什么啊。

“悠然是个不错的姑娘,虽然有时任性了点。但你顺着她一回,给她她想要的,她就会是最完美的女朋友。”

8. 乍暖还寒:病中的惩罚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苏小桃本来好好的煎蛋,听到这声吼,无奈回头。“我的衣服全丢进洗衣机里了。看到这件在旁边,就先拿来穿穿。”

霍亦琛青筋暴露,“脱掉!”

要不要这么小气啊,一件白衬衫都不舍得借她,还这样气急败坏的吼她,“借件衣服穿,也违反家规了吗?”

他俊眸含了威胁的光,“如果违反的话,你现在已经趴在我腿上了,哪有顶嘴的份。去换掉!”

好嘛,换掉就换掉。

她撂下煎锅,赤脚跳过大厅,去卧室换衣服。

霍亦琛松了一口气。

自从这小丫头被空投到他的公寓已经将近1年,他们过了磨合期,又有家规的约束力,如今能做到融洽相处。但偶尔,他还是会爆发一下。

就比如刚才,看到她只着内衣,披了他的衬衫做两人的早餐。细长的腿光溜溜露在外面,她还赤着脚,纤足伶仃。

那一刻,他血液在血管中奔涌,接近爆炸。

衬衫事件的后遗症是,苏小桃的轻薄衣着让她在初春的乍暖还寒中,光荣感冒。鼻子红的像番茄,喉咙发炎,咽口水都疼。学也上不了,只好躺在床上,裹紧被子。

霍亦琛试试她额头,发烧了。烧的还不轻,她迷迷糊糊的在梦里喊妈妈。

打电话给韩宵澈,“你过来一趟,带个护士。小桃可能需要打针。”

“你不能带她来医院吗?我这儿忙的要死。”

“小桃不喜欢去医院!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是忙着看病还是忙着泡小护士!?”

韩宵澈明显被戳中痛处了,讪讪的答应前往,但嘴上不忘还击。“哎呦喂霍少,这才一年工夫,你被那丫头吃的死死的了,她不想上医院你都顺着。您这到底是管孩子还是惯孩子啊!”

“废话少说,快来!”他挂了电话。

韩宵澈滚来的很快,稍事诊治,怪霍亦琛多事,“就是春季感冒而已,你丫紧张的跟她得了绝症似的!你知道多少病人等着我这专家门诊吗?”

韩医生吩咐护士过来打针,“得,我回去了。小丫头交给小魏处理,你一切放心。”

霍亦琛石头落地。

但打针也不顺利,他刚离开房间30秒,小护士就被轰了出来。“小姐说不让打针,让我出去。”

“她情况怎么样?”

“不严重,烧比刚才退了些。但我还是建议打针,毕竟放着发烧不管很容易发展成心膜炎。”

霍亦琛下巴一紧,推门进了卧室。

果然,苏小桃现在清醒了,正鼓着腮帮子生气。

他落座床边,“为什么不打针?”

“很疼的啊!”

“但是对你有好处的事,受一点痛苦也应该做。”

“我不要,不要!以前发烧也没有打过针,不照样活到了现在吗!”苏小桃没好气的顶回去。以前爸爸经常不在家,妈妈也不关心她。她小时候身体弱,很容易感冒,也容易发烧。发烧时自己拿块湿毛巾物理降温了事,也恢复的很好啊。

她看到护士手里的针筒就害怕,才不打针呢!

霍亦琛沉了脸,“你打不打针?”

仗着身处病中,她腰板比较硬,“就是不要!打死也不要!”她发着烧,难道他还能罚她不成?

身体被翻转过来,屁股接触了空气,才知道他这人就是心狠手辣,怎样都虐的下去。

“不要……”

左右臀瓣各吃一掌,啪啪两声将她的求饶剿灭于无形。

发烧中对痛觉居然还是相当敏感,她扭动着也躲不开。身体有轻微水肿,被击打的臀肉,凹下去很久也没有起来。

“咝——好痛,你、你好凶,人家病了你都不放过……住手,别打……痛——”

他刚开始打的并不很重,毕竟她这会身子弱,但见她不肯就范,还是不松口,他力道越来越大。手掌不停的挥下,五指印很快刻在了她的小屁股上。

打了20多下,她还是只喊疼,不答允。

他硬着心肠继续重责。但不想她真的青肿,因此再下掌避开了受罚最重的臀峰,而是打稍微靠下的与腿相接的部分。那里打了20多下,再换臀际两侧。最后她小小的臀全部红了起来,面积很大。

这样心疼她,在她看来却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叫她屁股的所有区域都不落下,全部打过才算数。每一寸肌肤都火辣辣的疼,她想,还不如乖乖打针,说不定很快就过去,不用现在这样,咬牙忍受着他硬掌的持续痛打。

他打到50下,她身体疼,他心更疼,看着腿上那泛红滚烫的翘臀,竟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怎么办?

她嘤嘤的哭着,“别再打了,我、我打针就是……”

如释重负。

他起身去请护士,被她拉住。她脸颊绯红,倒是与红红的屁股相映成趣,“等一下,等一下再去叫护士。被她看见这样,好丢脸的……”

发烧,挨打,但还想着要面子,不想被人看见屁股打红。这丫头真是令人又爱又气。

她打针时,硬要留他在身边。针头刺进那软嫩的肌肤,她闭上眼睛,死死抓住了他的手。

液体渐渐注射进她的血管。

他轻轻的说,“结束了。”

她这才睁眼,看护士离开,“她没有发现吧?”

“这……”他尴尬的低头,“刚才那么大声音,她站在门外,肯定听见了。”

她将脸埋进了枕头。“我恨你!”

恨他吗?

还记得一年前,第一次行家法时,他连番用了木板和藤条惩罚她的屁股。那一次她好几天不能下床。那时自己心有不忍,但手下无情,抽到她的屁股青黑瘀块、沟壑红痕遍布,破皮流血都不停止。

现在,只用手打了几下就心软,她皮肉稍微受点苦,都完全反在他心上,恨不得马上帮她吹吹,为她揉去痛楚。

那个字出现在心中,但他不敢去正视。

她才只有17岁,他只是她的霍叔叔。她是他好朋友的女儿,全世界那么多女孩,只有这个他不该爱上。

可能,只是单身太久了……

9. 新来的女人:厨房的惩罚

霍亦琛开始和女人约会的事,苏小桃当然有察觉。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不明白自己在乎的是什么。是怕他像爸爸一样,有了别的女人就再也不管自己吧?

夜晚她凑到他房间里去,跪坐在他床边,手托腮,手肘撑着床沿,抬头看他。

“怎么了?”

他本来在读书,被她这样子逗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她问,“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他合了书本,俯身将她抱到床上,温柔的与她对视。“要记住,即便我有了女朋友,还是会一样的关心你,还是会把你放在我心中的第一位。你后面,才是其他女人。”

这话很好听,也说到她心里去了。

可他不会反悔吗?

她轻轻将头搁在了他的肩上,“如果你的女朋友对我不好,你要帮我,不准帮她。”

“傻孩子,如果她对你不好,我不会帮她,我会离开她。”

她心里却还是空空的,觉得这样的妥协,缺了些什么。扭着肩头撒娇,“我今晚要睡在这儿。”

“胡闹。”“那,你亲我一下。”

他很想说这也是胡闹,但还是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

霍亦琛带了他的女朋友回家,苏小桃在房间里听的一清二楚。她知道这男人太有魅力,一旦敞开门,女人们会蜂拥而至。但还是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快,就给他带了一个姑娘回家过夜。

她不怀好意的贴着墙壁听,但隔音不错,什么也听不到。

只一想象着,距离不到半米的墙壁那边他正和那女人做着什么猥琐的事,她就很想摔东西。

次日清晨,她起了大早,正坐在厨房中饮咖啡,一个赤脚女人走了进来。

两个女人碰上面,苏小桃不想给她好脸色,没有打招呼。对方倒很随和,为自己倒了杯水,愉快的与她攀谈。“亦琛说家里有个孩子,就是你吧。”

声音真好听,悦耳但不粘人,应该是个独立但不失柔情的女子。她忍不住侧头看了看,长的也很美,瓜子脸,细长的狐狸眼。真是可恶。

她不咸不淡的点了个头。

女子也不介意,一边喝水一边说,“奇怪,当亦琛说孩子,我还以为是8、9岁那种……不过也没什么。”

苏小桃眼神在她上三路下三路打量几番,猛然发现她身着的白衬衫正是她那次穿的那件。

于是出言指责,“你穿了他的衬衫吗?快去换掉吧,他会很生气的哦!”

女子被逗笑,她笑起来就更美丽。“他不会介意的。”

“好吧,别怪我没提醒你。”

坐等这女人被霍亦琛吼。

霍亦琛这时出来,在他女朋友的唇上轻吻一下,道了个早安。看上去很是柔情蜜意嘛,苏小桃狠狠叉着盘子里的培根鸡蛋。他第二个才来亲她,例行公事的头顶吻,很是敷衍。眼看着他回去和女朋友聊天,竟对衬衫视而不见,她快气炸了。

怎么她不可以穿,别的女人就可以!

还说什么她是第一位,别的女人都是后面的。这人果然食言的好快!既然他不仁,就别怪她不义。

趁他去洗澡,她将杯里还剩不少的橙汁,泼在了那女人身上。衬衫立马遭殃,女人则尖叫了一声,怒不可遏。

“你是故意的!”

霍亦琛闻声奔来,见这情景,登时心领神会,对苏小桃瞪起了眼睛。

女朋友气的哼哼,“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恶劣!有人生没人教吗?”

“够了!”他居然马上调转了枪头,“你既然知道她是孩子,说话这么重干什么?”

女朋友没想到这对错分明的状况,霍亦琛居然护着苏小桃,那张俏脸一会青一会白,回房穿了衣服,转身就走出了公寓。霍亦琛则脸黑的站着,自始至终没有劝过一句。

好吧,这下算是吹了。苏小桃舒服的搅着果酱。

一个抽冷子,身体被拉下了高脚凳。双膝着地,咚的一声,疼的咧嘴。还没来得及揉一下,身子被按在了墙上。

霍亦琛一手按住她的背,一手抄起一根长柄木勺,狠狠向她腰下劈去。隔着布裙,啪啪的声音触耳惊心。

她没想到他刚才还为她赶走了女朋友,转眼就发怒开打,又惊又痛,“喂喂,你自己把不到妞,打我干什么!?”

他一言不发扒掉了她的短裙,另一手则托着她的小腹向后用力,逼迫她屁股撅了出来。木勺既狠且急,一下一下的击打她的翘臀。

这是她第一次呈站立姿势挨打,因为挥刑具时画出的半弧更大,施力更重。几板子下来,她就被打的站立不稳。他抽打的不仅有那两瓣嫩肉,还有下面仅着丝袜的腿。每一板子下去,她都疼的跳脚。

“我、我错了……我不该泼她的,别打了……啊、啊——我认错还不行吗……好疼啊……”

木勺停住了挥动。

他声音冰冷,“家规。”

好久没用那个东西了,看来这顿打他是真的好认真。

她噙泪。“没有礼貌,50下。”

“还有呢?”“没有了……”“刚才顶嘴!”

“是、是……顶嘴,10下。一共60下……”

“没有认识到错误,加10下。”他褪下了她的丝袜,直到膝盖,“报数!”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