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小诺第35号样本
本文为尼小诺原创
本文为《第35号样本 04》的后记

“是那个结论!博士!”

“是的!和预想中的完全一样!”

研究所里的众人正在交谈,一位中年的研究员和几位年轻的研究员在看着刚刚得出结论的一项研究报告发表着各自的看法。规整的纸上排布着密密麻麻的数据、表格还有与之对应的照片佐证,研究员激动地传阅着与之对应的是一旁的研究员,他的眉眼之间显出了些许的不安,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在这个场合再说些不解风情的话了。为了这项研究,他和他的同僚们已经好几年没有好好的放松过了,为的就是这一刻验证结论的喜悦。

“博士,这项研究您确定要进行下去吗?······”

“为什么不呢,这是一项伟大的成果,是上帝交给人类的一把钥匙!”

他激动地在一旁翻看着,眼神里充满了光,语言里赞叹着令人激动得成果。仿佛在这一刻,他口中赞美的上帝就是他自己。

按照惯例,每年的4月都是学校里的学术月,所有具有科研资格的博士们都会在这个月集中和在校的学生进行交流。当然这个过程中如果被科研项目的负责人看中,在经过短暂的面试之后就可以加入科研项目。当然随之而来的培养计划、升学计划都是按部就班进行的事情,在很多同学眼里,这里便是“鲤鱼跃龙门”般的捷径。

当然,考入国立医科大学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进入这所学校的自然也是各个地方学生群体中的精英。但医学并不是一件能够马上立竿见影获得成效的学科,它需要研究和时间,而在这其中,时间就显得尤为重要。从学士到博士这其中少则十年多则几十年的情况是非常正常的。而在这其中,精英与精英之间的竞争就更为激烈一些,所以学术月所带来的捷径,不如说节省了宝贵的时间。

尽管如此,学术月的氛围依旧是融洽而热烈的,虽然这样的机会少得可怜,但总归还是能够激起大家求知的欲望。与这些站在人类医学研究前沿的专家们对话,对自己的研究课题或是学业方向,多少都会有一定的启发。而所有的重头戏,都会在月末的闭幕式上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闭幕式会在学校的迎宾礼堂里举办,这所礼堂的装修规格丝毫不亚于国家级的会议场地。会场内能够容纳超过一万名观众,所有的灯光和舞台布置都不是言语可以概括的,金碧辉煌四个字似乎都不能完整地形容它的全貌。一年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里这座礼堂都是不被使用的,只有在学术月的开幕和闭幕式上才会被打开使用。

其中以闭幕式最为隆重,按照往届的管理顺序,首先会由麦德申集团的现任总裁进行讲话,他是整个学术月活动最大的赞助商。所有学术月中所用的器材开销都会由他一一提供保障。他的目的则是宣传旗下最重要的研究所,昌德研究所的相关情况。研究所的所有研究项目都是由国家的重点科研基金进行支持的,当然麦德申集团对这个研究所的投入显然更多。研究所每年投入投产的新型药品在医学治疗的各个领域都是十分前沿的,与此同时也为集团创造了用之不尽的财富。

国立医科大学的学生中有三分之二的毕业生都会在昌德研究所任职,有些学生甚至是在校状态也已经在研究所里进行工作了。这一切都源于研究所完善的晋升和保障制度,对比下来丰厚的薪资反而是这其中最少吸引人的地方了。国立医科大学的校长也会在闭幕上进行演讲,照例他需要进行一场演讲来为这场交流会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他会对所有本次学术月中的研究项目进行总结和评价,同时也会公布所有通过学术月拟定的通过考核的学生名单,名单上的同学将会优先适配培养计划和升学名额。

只不过今年校长的演讲中有些许不同,在演讲的最后他不仅仅谈到了医疗对整个人类的促进,在帮助人类抵抗自然的约束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们的研究促进了全人类的发展,我们的成果促成了各行各业的发展!”

台下不时地爆发出掌声,台下坐着的学生、老师甚至是一些留学进行学术交流的学者都被校长富有感染力的演讲打动。礼堂里灿烂绚丽的灯光,每一个人都穿着得体的衣服,眼神中透露着难以掩饰的自信,这是这个国家里规格最高的医学研究基地,他们代表着这个国家最高的医学研究水平,他们也是这个时代里最富有生命力的研究者。

“校长的研究课题总是那么的切入实际,相比之下我们这些人可就逊色很多啦。”

“像他这样,执着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学者可不多,真想问问他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台下的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可校长的话锋没有停顿,转而向大家公布起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台下众位的赞许声中,校长满怀激动地拨动着翻页器。

“在这个场合,我非常高兴同大家宣布,在我的研究团队的领导下,我们的研究课题有了突破性的成果。大家知道,我一直在致力于研究灯塔水母基因与人类基因的重组课题,灯塔水母独特的周期性再生特性对我们人类生命科学的研究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这其中有很多很多的研究方向,而我的研究中发现它竟然能够克服我们器官移植领域的难题,它的能力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排异的问题。如果成功,它将让人类的器官移植水平迈进崭新的时代,未来·······”

他的发言让掌声从未停下,校长抬抬手,示意大家停一下掌声,像极了马上要说到重点的老师在提醒着学生们做好笔记。

“未来我们的器官移植将不再被艰难的排异所困扰,依靠自身干细胞的增殖,我们可以得到属于我们自己本体的器官。各位,在人死亡的那一刻,身体会瞬间减少35克的重量,而一只灯塔水母的重量也恰好是35克,我将它称之为—【生命的重量】。”

“如果这项研究得到攻克,那么我们,将真正赋予一个生命以—【灵魂】。”

校长的话音引得台下一阵骚动,可是突然礼堂的侧边门却被猛地撞开了,站在门后保安被突如其来打开的门迎面撞到了脸上,痛苦地捂着脸跌落到一旁。几位离门比较靠近的女生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原本井然有序的会场却被这突入起来的一幕惊得失序起来。一名近乎是半裸的女生突然冲了进来,手中的抱着的文件也散落一地,白纸落在地上,散出的瞬间被卷着抛向空中。站在舞台上的保安反应过来,立刻将女生制服摁在地上,女生的下身没有穿衣服,臀部红肿突出满是紫色的痕迹,臀峰的皮肉更是晕出两团血红,泛着血色。

她的身上显然经历过很多事情,不是这样的场合能够讲清楚的。

保安见状立刻将上衣脱下盖住了女孩的下身,尽管他知道女孩以这样的方式闯入会场已经是犯了大错,但她宁愿在这样情况下闯入一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他能做的也只是在自己职责的前提下尽可能保住女孩的尊严了。女孩被摁在地上发出威胁地低吼,呜呜啊啊地朝着眼前的资料伸着手,企图挣脱死死摁着自己的保安。这时门外的一位中年人也步履匆匆地赶过来,但很显然他没有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台上的校长错愕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捡起其中一张散落在地上的白纸,仅仅是看了一眼,目光便被纸上的内容吸引了过去,而后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孩,快步走到女孩面前,大声质问她:

“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了?”

“畜生!你怎么有脸站在这里!恶魔!”

女生愤怒昂起的脑袋又被保安重新摁在地上,但她的眼神直到这一刻也不忘恶狠狠地盯着校长。校长低下头,沉默地摆摆手示意保安将女生拖出去,不要影响正在进行的会议进程。只是在这其中,文件袋里散落的U盘却在不经意间掉到了主席台下,第一排的一个学生顺手把它揣进了裤兜里。保安和主任整理着散落的纸张把它们重新装进文件袋里,而另外的一些保安和学生会成员则安排着学生们有序的退场。

在这一刻,惊慌失措的学生们和学者、因为愤怒而离席的总裁团,台上默不作声低头沉思的校长,芸芸众生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女生被用衣服包裹着架出了礼堂,学生们从备用出口被安排离场,唯有那块U盘落在口袋里,随着人群离开了这所是非之地。

在时间的长河里,这场意外被永远封存在了那一代毕业生的脑海中,只不过那是后面的故事了。随后爆发的大规模疫情彻底让这段记忆沉寂了下来,人们谈论起当年的事情最多的便是那次夺去六分之一人口的疫情了。

只不过现在,这段记忆需要被重新提起了。

自从档案室里的失窃事件发生以后,校长反而是反应最小的那个人,或者说他不被允许着有除安静以外的其他反应。相比而言有一群更加神秘的人对这件事情显得尤为的重视,原本无事的他现在也在忙着接见各种官员和到访的神秘人物。每次这些人到访的时候,行政楼就会对外关闭,荷枪实弹的警察会在这些出入口站岗,与此同时进出的人员还会被严格安检。在沈心怡看来,这样严格的安检流程似乎只会有机场的登机口才会遇见。

繁杂的安检流程阻碍了人员进出的效率,老师们再也不能像往常一样自由地进出行政楼,而是要接受安检才可以进入。但是安检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进行,只有当这些人来找校长的时候,安检岗才会被设置在出入口里。如此一来,原本正常的教学活动已经被打乱了,尽管有老师发出抗议,但是这些声音到了校长室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该有的安检还是存在,进出楼的时候不走运的老师甚至要排队半个小时。

老师们的课间时间也只有半个小时左右,如此一来如果需要备课或者携带下堂课所需要的资料、课本什么的,安检时间也会耽误下堂课的进程。但是管理上却丝毫没有松动,只是让老师合理地安排时间,不要耽误应有的教学进度。而随之而来的,便是老师只能尽可能地减少往返行政楼办公室的次数,携带一天所需要的全部教学资料已经是常态,老师们也放弃了原有的挎包,而是和学生一样背起双肩包来上课了。

老师们与学生们的作息时间不同,每每都会有老师被保安大叔误以为是学生迟到而拦下来盘问的情况,久而久之,整个学校里的人都对这样的生活,这样的日子产生了不满。最后的妥协之下,征用了各个年级的学生会办公室用做了老师们暂时的休息室,像是这样的办公室本就没有什么人去打扫,将原有堆积的杂物清理出来符合老师们工作的条件同样是一件没人想干的差事。最后又是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充当了免费的劳动力,将最后的卫生问题解决了。

一切尘埃落定,教学秩序恢复到了往日差不多的水平。实验楼里,沈心怡正带着研究生们一起做着季同老师的研究课题,她的脑袋里却一直装着林芸和季同老师在办公室里给自己灌输的信息。信息量太大让沈心怡的大脑有一些宕机,研究实验进度一直也没有什么进展。持续的实验数据错误让她有些烦躁,搜索论文的电脑屏幕吸引了她,她摘下自己的手套和面罩,坐在电脑前开始搜索。

只不过她并没有搜索和她现在课题有关的内容,而是直接开始搜索起了校长的论文。校长做了半辈子的研究,论文更是检索不到尽头,尽管有很多论文并不是校长自己一个字一个字写的,但其中的方向性也是颇具独到的见解,几乎是站在了世界医学发展的前沿。若是将大家的学识必做【站在巨人的肩膀看世界】,校长的研究绝对能称得上【无人区探索】一般。

沈心怡调整了一下论文的检索条件,将时间设置到了20年前。论文的条目一下子少了很多,而其中有一篇论文引起了她的注意。论文的引用次数竟然是0,相较于校长其他几百上千引用次数的论文不同,这篇0引用的论文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论文的标题是《灯塔水母与人体基因重组的应用研究》,看了简介索引,沈心怡大概了解到了这是一篇关于灯塔水母基因组与人体基因组重组的实验研究,并以此为基础研发的一款新型抗排异药物的应用研究。只是当她想将这篇论文下载下来时,页面却被跳转到了一篇空白页上。沈心怡以为是电脑有些卡顿,她重复尝试了几次可是都是一样的空白页面。她觉得有些困惑,便将论文的标题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与教室里的研究生们道别后便走出了实验室。

“原来你是问这篇论文啊,你去问一问校长吧,他自己应该会比较清楚。”

“可是季同老师,他······不会告诉我的吧?”

季同老师拍了拍沈心怡的肩膀,看着她说: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况且这可是他的学校,他是校长,这样的封锁何尝不是对他这个校长最大的讽刺吗?”

可是一旁的嘈杂却打断了沈心怡的思路,原来是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几周之后,终于有老师坐不住了,一位女老师就是在排队等待安检的时候和警卫起了冲突,她还将和警卫起冲突的视频拍了下来,而警卫则是警告她不要乱拍。她当着警卫的面将视频被发到了社交媒体,本想着让大家参与讨论引起舆情迫使学校做出让步,可是帖子刚刚发出不到5分钟便被删的干干净净,而且自己的社交账号也被封禁了。不仅如此,就连参与转发、评论甚至浏览的账号,与之相关的帖子都被删除,账号被封禁。她自己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手机里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随后自己也被赶来的警察被带走调查。

沈心怡趁着人群混乱,快步溜进了行政楼里,原本的警卫注意力也被集中到了这个不配合警察调查而被强行带走的女老师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沈心怡溜进了大楼。

至于那个被带走的女老师,在警察局的问询室里便不安生,面对着警察的询问有气无力地回答着,给人一种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感觉。参与问询的警员也被她的样子弄得眉头紧锁,压着心中的怒气。在女老师看来自己不过是发表了一些正常的抱怨,顶多是问询一通说教一番便会被放出去了。可是随着事情的发展,女老师觉察到了一些不对劲了,自己已经在拘留室里待了一整天了,到了傍晚也没有任何警员来通知自己可以出去。

警员送过来的盒饭本就不好吃,她只是草草吃了些便放在了一旁,终于捱到了晚上7点钟的样子,警员来着两位女警来到自己的拘留室门前。女老师心想着一定是可以放自己出去了,顶多是让自己签一个什么保证书什么的。可是女警进来后,竟然给自己戴上了手铐,还是反绑在自己身后的姿势。手铐的铁疙瘩膈得她的手腕疼痛不已,但是女警并没有理会她的抱怨,将她压着身子推进了停在门口的车里。

车内的空间拥挤,自己本就被反绑着双手,女警一左一右坐在自己两旁,两只收将自己的肩膀固定住,脸被死死摁在了前座的座椅靠背上。粗布摩擦着她的脸颊,她刚想调整姿势又被女警强大的手劲给摁了回来。车辆行驶并不算平稳,每一次颠簸都能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要被震得脱臼。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