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林庄园趣闻录
本文为赤.莲原创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你这样子的美人出现在森林里,是打算做什么呢?狐狸甜腻的声音在耳畔回荡,你跟着一只红毛狐狸的脚步踏进隐秘之森深处。你不确定这是否正确,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一连几天的迷失,你已经感觉精疲力尽,若不是狐狸的出现,你甚至以为森林再无活物。

你跟在狐狸的脚步,雾气越来越大了,你开始犹豫了,再向前就真的什么都看不清了,但是狐狸一直友善的摇尾巴。示意你靠近,你狠下心来,继续跟随,脚步轻盈,小皮靴落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发出“踢踏踢踏”的清脆声,在这条路的尽头,你止住脚步。一间与森林气息完全不符的豪华庄园出在你面前。你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推开门问问,就算不能收留,讨口水润润喉咙也不是坏事,但你的手刚刚碰在铁门上,两扇铁门居然不约而同的自动开启,仿佛早就知道你会到来。你疑惑的看着门,还是决定靠近。

这是一条漫长的小道,你甚至怀疑铁门入内后再无尽头,但是谢天谢地,你终于来到豪华庄园的内大门,你气喘吁吁的想推开,却发现橡胶木大门随着你的靠近已经为你自行开启。类似酒吧的吧台前,一只狐娘正笑眯眯的看着你,其实你也不清楚这是不是酒吧,你只是通过几个好友的描述产生的无端联想,但是她身后的柜台上真的有很多酒,以及一柄硕大无比的木桨。

“欢迎~迷途的客人~你看起来好像十分疲惫”狐狸抖了抖发髻上红色耳朵,它看起来毛茸茸的,让人很难忍住抚摸它的欲望。她的两指搭着一支翡翠水烟斗,非常满足的吸了一口,又极礼貌的避开你吐出烟尘。她转身吞云吐雾间,你注意到她身上的白布好似一套和风巫女服,整体红白配色为主。身后的鎏苏上悬挂着两个小巧的铃儿。你发誓你不是福瑞控,但是眼前这个毛茸茸的家伙真是格外有魅力。

“这天可真冷,要来一杯暖暖身子吗?”她转过身去,取出调酒的器皿开始搅拌。你点点头,她开始报菜名。“我们这里有热牛奶,金汤力,血腥玛丽,来点什么?”

你开始有点口干舌燥了,不知道是被庄园粉红的灯光渲染,亦或是炉内炭火烧的正旺。你破天荒的点了一杯酒,就是她手里摇晃的那杯。她告诉你,这叫做金汤力。是用柑橘风味的金酒伴随汤力水和冰调制,加入一片苦柠和两三个松子点缀,你望着高脚杯中散发气泡的液体,心想着会不会和雪碧一个味道,毕竟也有柠檬。

咕咚咕咚

略!

好苦!一股柑橘气泡水带着松子的香味在口腔回荡,而后未去皮的柠檬苦涩随着气泡炸裂在口腔渐渐散发出来。苦中带有些许回甘。你几乎要握不住杯子。摇曳间,你的杯子脱手,所幸杯子被狐娘的毛茸茸大尾巴接住,你松了一口气。狐娘接过杯子,把残酒倒进冰桶里。

“好险啊~客人,打碎杯子可是要另外收费的哦?”狐娘眯着眼,清洗着着高脚杯。你感受到脸上开始发烫,不知道是酒精的影响还是羞愧难当。“所以说,您该不会未成年吧?”她的目光锐利,一双丹凤眼眯成一条细缝。随着她的注视,你的脚步不经意的后退,确实,她说的没错,你只是想尝尝她手里的那杯酒,其他的一切都抛之脑后。“啊明白了,原来是未到饮酒年龄的坏孩子呢~我说的没错吧?”

你红着脸,只是微微点头表示认可,她从柜台里取出一个手环给你别上。你望着手环上的标签,脸更红了。是的不错,上面画的正是一个白嫩的屁股。“这是坏孩子手环,请在体验结束后去最后一个房间消除,不要试图自行破坏哦~结束后归还手环时如果没有变化的话,我亲自押送客人你进去哦~”她说着展示着那个硕大无比的木桨,你咽了口口水,点头示意你明白。她终于道出主题。

“欢迎来到秘林庄园,您应该是了解过的对吧?需要我详细介绍吗?”

你摇了摇头,羞涩的从书包里取出一张类似广告卡的小卡片:秘林SP庄园,给予您最优质的服务~♡

“阿拉~看样子是初次来的客人呢?这样的话,不如选个主贝通吃套餐吧?一次付费两种不同的体验。”狐娘热情的向你推销着。展示着手中眼花缭乱的主贝照片。“我们的采用盲盒机制,如果运气好的话,10连啪一个保底,90连啪一个大保底”你苦笑不得,看着她手里只有眼部画着黑条的白毛妹,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来这么多次,话说这样子真的不算是侵权吗?

“那么请来抽卡吧~你可以从主动卡池和被动卡池各抽取一张哦,但是因为是套餐机制,一旦抽到概不退换哦。”你点点头,扫了一眼支付金额,心中一阵绞痛,但是想想这种服务机制,暗自安抚自己。第一张开始了。你选的是被动卡。“寻迹灵感的黑猫?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只要你不太迷信,她会是个好伴侣,记得事后要温柔的揉揉她的脑袋安抚哦。”你点点头,表示记住前台狐娘的对话。第二张开始,你放开卡面整张卡散发出耀眼的金光,连狐娘都眼神都变了。“这不可能……居然在赠送服务里出现ssr稀罕卡?!难道您就是传说中的欧皇客人吗?”但是当她看清楚卡面后,脸色又开始变了。“方便问一下您是为什么来本庄园吗?”

你犹豫了会,从书包里取出一张试卷,红笔标着一个大大的分数:82,算不上格外优异,却也不坏,但对于好胜自律的你来说宛如晴天霹雳,你在班级里属于名列前茅的女生,对于这种考试的失误耿耿于怀,于是采用这种方式来对自己自我激励。狐娘接过试卷,又看看你,随后把试卷交还与你。“可惜了,我还以为你毁灭世界了呢”狐娘将那张金卡交给了你,你仔细看了看卡面,只要一个贵族女帽和名字“L小姐”

“您相信平行世界论吗?”临走前她突然问了一句。

你并不明白她的意思,只能摇摇头说你不相信。她点点头,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所见之人,可能并非你所见之人。”而后便把房卡交给你“菊房间,归你,当你结束后,请按服务铃。下一位技师会过来服务。时间为两小时内免费,超时按每小时50%服务费收费。”

好贵!你内心一整,看着前台的钟表,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明明是一种欧式罗马庭院,每个房门却贴着正楷楷书“梅兰竹菊”四个大字。你推开属于自己的房间,映入眼帘的正是一张山河秀丽屏风,走入房间,你才注意到这个房间的华丽性。金雕龙飞呈祥红木大床,两旁的红木床头柜上各摆上琳琅满目的药品软膏。华丽木质硬墙上选挂着着三捆长短不一的藤条。你拉开抽屉,熏香下叠着一捆束好的皮鞭,接下来的抽屉分别摆着皮牌和木板,发刷这种工具直接摆在床头也没有违和感,在看着角落摆放的富贵竹盆栽,在它身旁有个花盆浸泡着数根藤条,如果不仔细观察还真不知道呢。这简直就是古代王亲贵族居住的房间,居然被用来做这种事。你捧着一个鹅绒枕头发呆,正犹豫要不要去洗个澡,却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你上去开了门。

门外,一只和你差不多高的黑色猫娘正低着头,没有看你,看样子应该是你点的黑猫了吧?你热情的把她迎进房间。

是个害羞的孩子呢,一头黑色短发,发末梢带着点浅粉,橘红色的眸子带着一抹狡黠之意。她说话很小声,以至于你不得不侧耳倾听才能明白她的用意。她坐在床铺上,双手揉捏着那浅绿色的短裙。看样子格外紧张;你喝了一杯房间自带的乌龙茶,缓和一下心境。虽然你很想和这个孩子聊聊天喝喝茶,但是这个高昂的价格实在是不能让你在浪费时间了。

开始吧,你对身旁的猫娘拍拍膝,严格来说你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是主贝,只是某次机缘巧合下觉醒的奇怪的癖好,各类美文和视频浏览了不少,SP美图就更不用说了。但是实际操作还是头一回,没办法,这也是优等生的苦衷。黑猫望着你一眼,随后慢悠悠的趴在你的膝上,你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压在自己的膝上。你没有忍住,伸手抚摸她圆滑的屁股蛋,虽然隔着一层薄料,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那股水灵感,随着你的爱抚,她忍不住喵了一声把你吓的够呛,反复确定她没有事后,你决定要开始动手了。

啪!一声脆响。在她的臀上炸开“哈缪!”她吃痛的死死握住你的双膝。你有点手足无措,轻轻的拂过她的脑袋,直到她的腰肢渐渐放松,你才开始再次落掌,只是这一次你有意的留了三分力。

一连十余下巴掌,连你的手掌都有点酸痛,不得不说你是个较差的主动,她的腰肢上都有几个掌纹,这很危险。为了更好看清楚她的状态,你决定撩起这连衣裙,里面是纯色的木棉胖次,真可爱,你露出一抹姨母笑,她好像注意到什么满面修好的伸手要挡,却被你抓住小爪子,着实向着圆臀上步了两掌,她喘息着,蜜穴流出一抹晶莹剔透的液体。你明白,她已经有感觉了。

啪!啪!啪!虽然你很珍惜时间,但是在不休息一会你的手估计就会废掉,眼前这只小猫正扭动着臀部,她的屁股呈霞红色,颇有几分诱人,你决定休息几分钟,缓缓胳膊,和她聊起了,不知不觉话题就转到喜欢的画师身上。你一连提了几个,但是很明显都没有得到黑猫的好感,真是个挑剔的小猫呢,你必须想点更优秀的画师。你绞尽脑汁想了几位,直到最后一位,你明显看见她的尾巴翘起来,好像颇为自得摇晃起来。你望着她这幅骄傲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但至于她为什么如此,你好像并没有明白。总之先用发刷给她梳毛吧。

你拿起发刷,顺着她的短发一遍遍给梳理,她眯着眼发出惬意的呼呼声,除了你偶尔坏心眼的几个巴掌能把她惊醒,但是她好像没有抗议的意思,那么差不多到最后一步了。你停下梳理,用发刷刷背点在臀上,连她都反应过来要发生什么,臀部绷紧宛如冻豆腐,你轻轻抚摸她的尾巴毛示意她放松,随后发刷就落在她身后。

她象征性的踢踏了几下腿就没有动静了,因为确实也没有太疼,你拍了几下放下发刷,把猫咪抱起来哄了一通。你让她离开了,这很有趣,但是恐怕并不适合你,你按了服务铃,期待着第二位技师。

不一会功夫,门外传来敲门声,你快步上去开门,一位银发的女性戴着一个与卡牌一模一样的贵妇帽,她好像习以为常的一般走进房间,在床头放下一捧血色小花,你望着那捧鲜花,感觉有些不适,它不像蔷薇或者玫瑰,一股诡异的氛围。

“晚上好,甜心,我们长话短说,你需要点什么?”她一进房间就开始调整房间的布局,拉上窗帘,锁上房门,等这一切都调整好后,她搬来一张长椅坐在你面前询问起你的需求。你低下头,望着她傲人的胸脯,不由得面红起来。“嗯?是我太匆促了吗?自我介绍一下,遇见我是非常幸运的,在你面前的既大不列颠的淑女,这件庄园的代理人,L,别傻,这不是真名,在这里要保证客人和技师的名誉问题,都是用代号的哦?”她笑了,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从她进门你就对她的精灵耳好奇不已,不知道种族算不算保密项目,你还是弱弱的发问。

“嗯,有趣的问题,吾确实是某种不死族,你问这个做什么?想体验一下吸血吗?那要在收费栏上加收30%,别一脸惊讶,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比如说男性就没有这项服务。没有为什么,纯粹是我比较挑食,就像德古拉只吸食处女的血一样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你问为什么?很难用现代科学和你解释魔典学,你可以大概理解为吸血时会注入一种神经毒素吧?其快感若是用人类高潮来形容大抵就是一瞬间去了30次;但是无论你消费多少次,吸血服务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不,你不会死,相反流一点血对你颇有好处,你生物老师应该说过,最重要的是这种神经毒素过量射入会让你情不自禁的对我产生好感,第三次注入后既无法离开我,我们一般称为[血仆]”

她虽然看起来很友善,但是你觉得很危险,而且价格上面也难以接受,所以拒绝了。她体谅的点点头。“好吧~可以理解,现在能说说你的需求吗?挑选三样你需要的工具。”

你选了L小姐的手,一条戒尺和一条类似教鞭的短藤条。你在挑选时,却被她一把拉住手腕,她灿白的手不断摩挲着你的小臂。那条手环格外著名“嗯哼哼~看样子我们有一位坏孩子啊~”你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替你加了一件木板,作为坏孩子的惩罚~那么,你打算以什么身份开始呢?我可以是母女,师徒,主仆,或者你能设想的。”

教师,你明确的表达了要求,并跑去拿出书包里的试卷,她接过仔细查看一下,把试卷摆在一旁。“有些题目已经超纲,而且你已经尽力了……”

你依旧坚持着。

“好吧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她站起身来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身上的水手服正好符合你学生身份,显然也没有太多出戏的地方。“接下来,你就要称呼我为L夫人,作为你的班主任,明白了吗?”

你点点头,感受到心律加快,自己是班主任是一位年老体衰的老妇女,尖酸刻薄,自己虽然是尖子生但是对她也没有几分好感,而眼前这位美人老师若真是自己的班主任,该有多好。没有太多犹豫,你趴在她的膝上,尽可能的向着她腹部挪了挪,以免弄脏她的连衣晚服。不得不说,这种材质的布料触感很舒服,你的两腿轻轻摩挲着她的腿根。轻如蝉翼,薄若宣纸,最重要的是对肌肤非常贴合,宛如水流一般的柔和感,你还在考虑之后要不要向L小姐问问这种材料。她已经开口“那么开了哦,做好准备。”

你点点头。她轻轻喉咙,声线多了几分锐利。“亲爱的,你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好好反省,反正,我对你很不满意。”

对不起,你低着头,小声道歉着,她的腔调带有一股高贵气息,关是这种气势就足以凌人,被她怎么一说,你的内心更加内疚起来。

“看样子你复习的并不够,还是说根本没有用心复习?”

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你张口想要辩解,身后立刻挨了重重的一掌,你深吸一口气,她的巴掌看似小巧,却暗藏杀机。她掌上抱着一层白丝绒边手套,一看就是不沾阳春水的淑女,但恐怖的怪力却差点叫你尖叫出来。明明只是手掌却叫人产生一种垒球棒打在身后般的钝疼感。你逞强的紧闭上嘴,想要给她留下好影响,但是,打屁股哪有只打一下呢?

第二掌,第三掌,你忍不住哀嚎一声,身后的炙热感和酸疼正在不断加剧,你承认你看过不少SP视频,里面的任一一个女被都没有在前几个巴掌叫出声来的,但是身后实在火辣的慌,你压低嗓音,请求她给你一点时间缓缓,她却掩嘴笑道。

“我说,你该不会以为是过家家吧?”

啪!!!一掌掴在臀上,叫你身子忍不住绷紧。确实,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要求的,反省也是你自己要的,你有点羞愧,耷拉着脑袋,没有在说话,甚至还撅高一点臀部迎接着巴掌。但是这份勇敢也只坚持了两三掌,你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闪躲起来。打在身上终究是痛的,这份痛楚在脑海里汇聚多了,就情不自禁的躲开了。

L小姐一掌挥空,拍在自己的长腿上,她愣了愣神,自己明明是盯着人臀上最厚实的部位的拍打不可能会出现空挥,但是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你觉得脊梁骨一阵发凉,巴掌迟迟没有落下,你胆怯的回头瞟一眼,她的脸色不太好,琥珀色的眸子宛如恶狼一般盯着羊羔,如果你不是那个羊羔就好了,你吓得连忙低下脑袋,不敢搭话,但是其实你心里也有数了吧?鸵鸟蹲可不是处理的最佳方式。

“我希望你真的有在反省……”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