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测试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趴在指定的测试位上,雅琴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

所谓测试位,其实很像医院里处置室的那种床,只不过多出了一些绑带和卡扣。

雅琴是作为“人类神经电信号采集工程”中,“疼痛信号”采集组的测试员,嗯,其实叫被测试员更准确。

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不断完善,人类已经可以构建非常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为了使得虚拟现实拟真度更高,各大虚拟现实技术公司联合几大科研机构,共同开启了“人类神经电信号采集工程”,旨在通过一系列人体实验,彻底建立人类神经电信号的数学模型。

作为测试员,雅琴的工作并不是无偿的,事实上,她正是相中了项目方许以的高额补贴才申请加入痛觉信号组的—其他组的补贴比痛觉组要低一大块。

她是真的需要钱,如果短期内没有大额资金入手,她自己所欠的债务将无法偿还,而无法偿还债务的她,无法想象会被那些凶神恶煞的催债人如何对待。

当然,这一切相对来说都还远,现在摆在面前的是,她要如何熬过整个测试环节—据参加了上轮测试的好友所说,痛觉测试组很多人都是哭着出来的。

“为了钱,拼一把!”

正在给自己打气的雅琴,突然感觉到后背一凉。

被吓了一跳的她回过头去,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已经站了一个身穿西服的男人,男人正把一个不知是什么用的仪器连接在她身上。

“为什么是男人!我不同意!”

雅琴大声抗议起来,同时脸色却害羞的一片红润。

无怪乎她会害羞和抗议,因为她参与的实验小组是要测试臀部的疼痛反应,也就是说,她现在正光屁股被捆绑在测试台上。这样羞耻的样子,她怎么会愿意被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看到?更别说年仅22岁的她至今还么有交过男朋友,这样的处境让她觉得羞到无地自容,却又无法反抗,因为此时她的双手双脚都被绑上了结实的绑带,腰部和大腿上更是各有一条宽达20多厘米的宽厚绑带,使得她全身都无法动弹。

“女士你好,我是本次测试的负责人宫洋,让我来为你解释。”一个听起来非常干练的女声响起。

雅琴的目光转向声音发出的位置,发现那里是一个类似试验台的设备,之前那里并没有人,而此时正站着一个身着职业套裙的约莫30岁上下的女人。

“因为本实验对击打力度的要求很严格,所以在实际测试中,会由经过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员进行操作,也就是您身边的男士。”

“测试为双盲测试,所以我们并不知道您的姓名及其他信息,并会对测试数据做最严格的保密,保密级别为机密级,您可以放心。”

“这……这不是保密的事,毕竟屁股被男人看到……”说道这里雅琴的声音越来越小,实在是太羞耻了。

“相关的内容我们已经写在合同条款上,您也进行了签字确认”宫洋声音淡漠,想必是发生了很多此类事情:“强调一下,您可以现在选择退出,合同就此终止,如果实验开始后您中途选择退出,需要支付所有一次性实验用品的成本。”

“不,我不退出,请开始吧……”有那么一瞬间,雅琴非常想说我要退出,我不参加了!可惜,现实的压力让她没法放弃如此快就能挣得大笔现金的渠道,毕竟那些讨债人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实在是太可怕了,她可不想自己亲身经历一遍。

“好的,疼痛测试组,第三小组,第27次测试,现在开始。数据连接启动,电极信号接入,数据链接测试……”随着宫洋那稳定而清爽的声音一声声传来,雅琴只感觉自己头上戴着的类似棒球帽一样的设备中有什么东西刺了自己一下。她知道那是一次性的实验用神经电信号采集电极,是为采集自己的神经信号而用。

“标准测试,第一步,标定疼痛信号,开始!”

啪!

“啊!”毫无征兆,疼痛突然的出现在了臀峰处,疼的雅琴不自觉的叫了出来,之后想到打自己的是个陌生男人,又很快羞耻的闭上了嘴。

疼痛稍微过去,雅琴费力的扭转过头,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西装男手上正拿着一块黑色的长条状板,看样子好像是木头的。那样子让她想起古装剧里的戒尺,一样的尺余长,一样的厚度,一样的……疼。

“痛觉信号标定成功,实验正式开始”显然宫洋并不想给雅琴更多的休息时间,实验很快继续开始。

“第一组,臀部上区,钝物击打,一级力度,10次,开始!”

“收到,臀部上区,钝物击打,一级,10次,我要开始了,准备好。”一直没说话的西装男第一次说话,实话说,声音还挺好听的,雅琴是个声控,她喜欢声音好听的帅哥。

然而很快她就不喜欢了,因为这个声音好听的帅哥,又举起了手里的戒尺……

啪!“一!”

啪!“二!”

西装男每打一下,就吐字清晰的报出自己所击打的数量,好听的嗓音钻入雅琴的耳中,却让她一点也喜欢不起来,因为此时她那挺翘的屁股正在承受前所未有的疼痛。

啪!啪!

抽打正在继续着,令雅琴格外难受的是,西装男一直都打在她同一侧屁股上,没有另一侧来分担疼痛的左臀每打一下疼痛都在增加。

啪!“十!第一组完成!”

随着声音,西装男向后撤了两步,结束了此组实验。

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雅琴庆幸自己终于挺过了第一轮。当然,她知道自己要受的苦还远远没有结束,这只是个开始。

果然,很快宫洋稳定的声音再次响起:“第二组,臀部上区,钝物击打,二级力度,十五次,开始!”

随着西装男重复了一遍宫洋的命令,戒尺再次携带风声落在了雅琴可怜的屁股上。

这次是右臀,力度明显比刚才大得多,只挨到了第7下雅琴就控制不住的叫了出来。

在疼痛面前,什么羞耻心,什么面子,全都不堪一击,叫出第一声的雅琴就再也控制不住,每挨一下都会痛苦的喊出声来。

啪!“十一!”

“啊……”

啪!“十二!”

“啊……疼!”

……

啪!“十五!第二组实验结束!”

“啊啊太疼了……求你们……轻点……”第二组在力度和次数上都比第一组增加了,雅琴所收到的痛苦就随之增加,她现在觉得右臀的疼痛正在“化开”,蔓延到整个臀部。

“第三组,臀峰,二号工具,一级力度,10次,开始!”

还来!雅琴被吓了一跳,她怕这样没有间隔的打下去,自己会受不了而崩溃。

好在西装男这次没有立刻开始,而是在接到命令后转身向后走去,由于角度的问题雅琴并不能看到他去了哪里,但是猜也能猜到是去拿新的“刑具”了—没错,雅琴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在被上刑!

果然,很快西装男又再次站在了雅琴的身旁,手中拿着一根一米左右的藤条!

雅琴曾经接到过讨债人的一段视频,威胁她如果一个月内不还款,她的下场也会这样。

视频上一个女人就被这种藤条抽的臀部、大腿伤痕累累皮开肉绽,十分吓人!

所以在看到男人手中的藤条时她顿时吓得浑身发抖,险些就放弃继续实验,好在理性告诉她在这里起码还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总好过还不起钱被打的血肉模糊。

西装男用藤条在她的臀峰上点了点,示意即将开始。

就在雅琴深吸了一口气时,第一下藤条落下,准确的抽打在她的臀峰上。

“一!”

意外的是,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疼。

很快她便明白,这不是藤条威力小,而是之前宫洋的命令里明确说了“一级力度”。

现在看来,无论戒尺还是藤条,一级力度都还在她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依然是半边屁股,这次是右边。

藤条以三秒左右的频率稳定落下,很快这一组就打完了。

“第四组,臀峰,二号工具,二级力度,15次,开始!”果然,没有任何停顿,藤条的第二轮抽打开始了!

嗖~啪!

二级力度下,藤条划过空气发出了可怕的声响,打到屁股上,是一种远超刚才的疼痛。

一级力度的藤条,打在身上是一种较为舒缓的疼,没有戒尺那么硬,疼痛主要在皮肉之间。

而到了二级力度,随着藤条挥舞力气的加大,速度加快,屁股上的疼变成了一种锐利的,仿佛要撕破皮肤的疼,这种疼其实是最难忍受的,所以第一下雅琴就疼的叫出声来。

“啊!!……”远超刚才的叫声。

除了疼之外,更因为这疼痛来的突然。

紧接着,这种疼会顺着皮肤蔓延到臀肉上,由尖锐的疼痛转变成更深层的绞痛。

然而她还没有消化完这种疼痛,第二下就来了—

嗖~啪!“二!”

“啊啊啊!求你了,这个太疼了!”

嗖~啪!“三!”

……

虽然雅琴一直在请求打轻一点,而且看起来也确实楚楚可怜,但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西装男却一直保持着同一个节奏和力度,丝毫没有怜惜她。

嗖~啪!“十五!第四组结束!”

“啊呜呜呜……疼……求你们让我休息会……”

不知第多少下开始,雅琴终于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

“在第一阶段实验结束后会有足够的休息时间,请放心。”

宫洋的声音传来,可雅琴却并没有因为所谓休息时间而高兴,因为她听到一个词叫“第一阶段”!

“原来,这样的疼痛,仅仅只是第一阶段?那接下来会多么恐怖……”

正在胡思乱想间,雅琴突然感觉到身下的测试台在动。

不到十秒钟,测试台就完成了一次“变形”,手脚都被捆住的雅琴,也毫无反抗的随着测试台的变化被摆成了上身平趴,下身却立起的姿势,像是一个直角的“7”。

这个姿势比刚才的整个人平趴更加的羞耻,但是雅琴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臀部的疼痛时刻在冲击着她的大脑。

“第五组,臀部下区,三号工具,一级力度,10次,开始!”

“果然,想必下一组就是二级力度15次了”一成不变的一级力度,10次,雅琴已经苦中作乐,总结出规律来了。

这次的工具是类似安装了一个把手的皮带,啪的一声打在雅琴臀部的下方。

宫洋说的没错,西服男确实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雅琴的屁股只能说挺翘,但是绝不算太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西服男依然能够精准的控制本就柔软的皮带只打雅琴左半边屁股而不伤右边,着实有些技术。

果然,一级力度的抽打对雅琴来说并不算太难熬,很快她就挨过了十下。

她知道,真正难挨的是之后的是十五下二级力度的抽打。

没有给她更多的准备时间,第六组抽打很快便落在了她可怜的右臀上。

啪!

很神奇的是,明明雅琴已经感觉到现在皮带抽在屁股上的力度确实加大了不少,不比刚才的戒尺和藤条差,可以她偏偏感觉到自己能够忍受这种疼痛。

皮带抽在屁股上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皮带的疼主要集中在皮肤上,却不像藤条那样尖锐,而是一种火辣辣的疼,而且这种疼来得快,去的也快,一阵火辣辣后没有藤条的疼那么“回味无穷”,在第二下抽下来前就已经不那么疼了。

这其实就是疼痛信号采集实验的根本目的,那就是收集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疼痛所造成的神经电信号,以此来建立较为可靠的数学模型,应用到虚拟现实或其他科研项目中去。

啪啪啪,皮带的抽打声很有节奏,比藤条稍快,约2秒钟一下。

随着抽打的继续,雅琴感觉自己屁股上的疼痛在“累积”,而痛感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皮带刚刚打上去的时候,并不那么疼了,火辣辣的感觉也不明显了,反而是抽完之后一秒左右,能感觉到皮肤下面的臀肉一阵疼痛,这种疼比刚才刚开始被抽的时候强烈了不少,令雅琴再次紧张了起来。

好在,就在她即将受不了再次求饶前,十五下的第六组打完了。

“好了,第一阶段实验完成,休息十分钟。”

宫洋的声音传来,对雅琴来说不亚于天籁,她实在是太想休息一下自己那饱受摧残的屁股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