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回忆录 SP
本文为转载,原创为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6》的后篇
本文为《甜蜜回忆录 8》的后篇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二十三章

陈婉完全平复心情,重新打理好自己,只有眼中的红意露出那么一点点不明显的破绽,等和宁岚一同站在包房门口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房中的音乐声已经停下,也没有了之前太多喧闹,两人有些疑惑,怎么这帮吵闹的家伙突然老实了?

宁岚门而入,眼前一幕,立马让心情刚刚平复的陈婉,眼中再次被热泪填满,就连平日里遇事冷静、运筹帷幄的宁岚,也是抬手捂住了嘴巴,黑色颇有些深邃的眼睛使劲的眨了眨,也是多出了一些闪光。

也不知是包房里谁最先忍不住掉泪的,现在,房里只剩泪人,女生们相拥而泣,男生相互搭着对方的肩膀,感受着兄弟情意,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那看似壮实的外表之下,谁人的心,不是同样脆弱,借着酒劲,也好大胆的为友谊挥洒一次眼泪。

“宁岚!过来!你小子,把我们的女神带走了!以后可要好好对她!”

“还用你说。”宁岚磁性的声音此时也是颇有些不稳,但是还是硬气的回到。“我不仅要说!我还要试试你有没有这个能力!来!”

“对!我也加入!”“还有我!”“我来!”

Bang!Bang!酒瓶子狠狠敲在桌上,显然是在向宁岚“挑衅”。

“你们这家伙,上次是没被教训够啊,嗯?”宁岚嘴边带着笑意,看着说话的那位学生会成员,怡然不惧。

这位成员和宁岚他们一起加入学生会,也是很长时间的交情了,对陈婉也是一直有着掩饰不住的爱慕,毕竟陈婉这等优秀的女孩儿,哪个男人不向往,更别说一起工作学习那么长时间了,除了这位成员,那喜欢陈婉的大有人在,只不过也都只能算是个过客,若是想转移目标选择另一位佳人宁莉,却还得叫宁岚一声大舅子,这一点让得在场几个男生突然之间联合起来要对付宁岚这个让人羡嫉的家伙,有一个那么好的女朋友,还有宁莉这么可爱的妹妹,据说还有一个已经毕业了的冰美人姐姐,这谁受得了?

“你行不行啊。”陈婉眼中带着热意,但是嘴边又挂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笑意,都不知道是哭着笑还是笑着哭了。

“你敢问这种话,小心的你屁股。”宁岚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回道。“你都打过了,我不怕了。”陈婉眨巴着眼睛,调皮的说道。

“你可别后悔,小妖精。”宁岚也是不示弱得笑着回道。

“来!谁先来!”宁岚豪气的走到桌边拿起一瓶酒就是吆喝道。

结果第二个人还没对饮几口,宁岚便是跑去厕所光荣了,差点还没来个“现场直播”。引得众人是一阵哄笑,但是对于宁岚,可是没人带着任何嘲笑的意味,人无完人,宁岚的酒量着实不算太好,毕竟平时就不抽烟喝酒的人,那酒量定是一般,但是那酒风却是洒脱,一点不含糊,不能喝我能吐啊!

陈婉在一旁和宁莉也是轻搂在一起,她们俩虽然不会分别,但是宁莉在未来的一年也是会无法在学校里见到这好姐妹和哥哥了,不免也有些失落,两个美人相互倚靠在一起,却是悄然形成了一幅美画。陈婉今天倒是没有组织宁岚喝大的意思,平时偶尔宁岚喝的有点多回到小家都是会被陈婉好一通教训,但是今天就在现场,却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守候着,眼中尽是柔意。

………..

不知不觉,众人便是被睡意醉意侵袭,不过还好在场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大家也都各自小憩了去。

宁岚再次睁眼,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3点半,这块手表也是承载着宁岚和陈婉的回忆,不过,后脑勺下的触感怎么这么舒服…沙发虽然也算高级,但是怎么也不能有这么柔软温暖的触感啊,使劲睁了睁眼睛,眼前却是出现了被蓝色衣衫包裹的两座丰满山岳,原来是陈婉的膝枕!看来这房里睡得最舒服的就是他了。

小动静也是把浅睡的陈婉弄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美眸,见到宁岚醒来,也是微微一笑,轻轻顺了顺宁岚的头发,眼中满是柔意。

“醒啦?你再不起来我腿的都要麻了。”

“太舒服了,我可不想起来,我老婆的腿我还不能享受一会儿啦。”宁岚醉意没有完全褪去,但是脑中也算是清醒,赶紧借着酒劲耍耍赖,没有起身的意思。

“你在不起来之后的事可没法办咯。”陈婉拍了拍宁岚的口袋,又是看向宁岚放在一旁的包。“嘿嘿,你都知道啦。”宁岚略有些尴尬,看来是没瞒过这个小妮子。

“唉,以后要是天天有这枕头就好了。”宁岚有意无意的说道。“唔,看你表现了~”这回反倒是陈婉掌握着主动权。

“那我们偷偷溜吧。”“嗯。”

两人“鬼鬼祟祟”拿着东西离开了包房,留一屋子人横倒竖睡。

深夜凌晨的校园,空无一人,只有路灯闪着孤独的光,若是身处其中倒是会有一种这个地方只属于自己的感觉。

一男一女缓步走在校道之上,那速度真是有点慢…宁岚毕竟醉意没有完全散去,陈婉则是被旁边这个坏家伙打了屁股又塞了家伙,虽说疼意散去很多但是那后庭的满载感总归是不可避免。

“我们要去哪呀?”

“去我们最熟悉的地方。”“嗯?回家吗?”

“额…除了家以外,学校里最熟悉的地方。”

等两人停下脚步,已经是来到了学生会活动室,只不过一楼的铁门已经锁上,办公室却是在二楼,二楼除了学生会办公室意外还有着另一些组织的办公室,比如团委、后勤等等等等,每个组织都握有两把楼下拖拉铁门的钥匙,而学生会所有的其中一把,便是在宁岚手中,这道铁门,显然是关不住他们。

“你这坏蛋,今天非要羞死我啊,又是洗手间又是活动室的。”陈婉娇嗔道。

宁岚没有答话,只是笑笑。这个空间可是承载了他们太多回忆了,虽然大三便是退位,但是还一直在帮着做工作,着满载会议的地方就作为最后一站吧。看来平日在这办公室里呼风唤雨指点江山的前学生会长,即将要在这里被前副会长羞耻的调教一番了。

宁岚从口袋里摸出了之前偷偷藏进口袋的东西,那是一个无线跳蛋,可以通过手机控制强弱的高科技情趣玩具,不过似乎在睡着的时候已经被陈婉发现了。

“你老实说,这个你原本打算怎么用的。”“我..我没有..我就是..”宁岚试图蒙混过关。

(盯)

“我…我原本是打算,从厕所出来就给你放上的,但是…你哭的那么凶我哪还敢有什么动作嘛。”

陈婉轻笑两声,嗔到。

“你这流氓,我要是没被伟大的友情感动,看来还得被你欺负一番”说是这么说,但是那秋水眸中似乎闪过一丝失落,“你说,你当时是不是慌啦?”

“我,我怎么会呢,我耶,我宁岚怎么可能..”宁岚故作轻松的脸,笑意渐渐被清澈的眼神盯得越来越僵硬,“我,很慌。”

终于说出了实话。

“我就知道。”陈婉眼中清澈的不行,除了那深深的柔意意外,再没有其他杂质。

怎么回事,好像今天不止一次被陈婉掌握主动,不过宁岚也不恼,反而是也回望着爱人,如瓷般精致的脸庞越看越近,终于是夺走了红唇。

一番亲热之后,陈婉便是十分自觉地上身抚在案上,把娇臀递向了宁岚。

“婉儿请主人调教。”那声音中分明有些媚意,眼中更是有着期待,显然陈婉现在是非常想得到心上人的宠幸,无论是疼爱,还是疼爱,都想要。

撩动裙摆,再次查看了一番白内裤下红臀的伤势,心中有了底,便是把内裤两缘大手一抓,便是成为一线塞入臀缝,那粉色的小钻石若隐若现,再是轻轻一提,敏感私处的触感便是引得伏案的玉人儿轻吟一声,看来,宁岚不打算脱掉陈婉的小内裤了。

果不其然,宁岚拿出那个高科技小恶魔,对准小豆豆便是按了上去,划开手机屏幕,打开了“控制器”,向上一滑,便是感觉到手中一震,随之而来的是娇声一呼,然后那内裤上的水印又湿一分,香臀开始有些闪躲这震动,轻扭起来。

不过真要说躲闪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稍微躲开一点之后,马上又会训着那震动再次贴上来,摩挲几息再次扭走,宁岚的手却是一直没有动过,仅仅是放在原地,也不出言调戏这妮子,任由着她假装矜持的享受,显然她还不知道宁岚手根本没动,只是自己在不断寻着这快意的震动而已。

随着那雪白内裤上湿渍越来越大,宁岚一把把陈婉背对自己抱入怀中,拉过椅子抱着美人坐下,一手打开两条娇羞的玉腿,另一手拿着躁动的小恶魔便是往里裙里送,虽然一开始没找到位置,但是听着小美人背靠在自己怀中嘤咛的声音,便是把手停在了她反应最为强烈的地方,这回倒是不再让她有机会逃走,对着那最敏感的地方,在手机屏幕上猛地一滑,在夜晚空旷的活动室中震动声简直有些吵闹。

“嗯嗯~嗯啊~唔嗯~”

怀中玉人儿脸红到耳根,娇羞的呻吟声渐渐盖过了震动声,娇躯在怀中不断的扭蹭着,玉腿想合上却又像是不太敢关,但是被宁岚放下手机的大手在大腿内侧赏了几巴掌之后便是不敢再有动作,乖乖的打开着双腿,任由着震动在小樱桃上作怪,由于是背对着宁岚又没办法抱住爱人,只能是双手捂着羞红的脸颊,分着腿面对着活动室的大门被宁岚调戏着。

若是这时候门外有人经过,绝对会被这香艳的一幕惊到,当然,那楼下的拖拉铁门已经被宁岚再次挂上了大锁,若是有人再次打开,定会听到动静,自然是不会有人能看到这一幕的。

“嗯~嗯~主…主人…婉儿要去了…嗯!嗯~”“不许去。”

“那就请主人一会儿狠狠惩罚婉儿这个…沉迷快感的坏学生会长吧…嗯啊~嗯~”“”

宁岚无语,陈婉这妮子,今天怎么那么主动是因为知道今天逃不过在活动室被打屁股的命

运,所以选择了最干脆的做法吗。

“嗯嗯~!主人..婉儿婉儿要丢了~啊嗯~要在活动室里丢了,太羞人了呜~嗯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感觉到拿着小恶魔的手越发湿滑,怀中娇躯一震抽搐,便是喘着粗气仰倒在了熟悉的怀抱中,宁岚也是把湿滑的小恶魔关掉,故意放在陈婉眼前,问道。

“怎么回事呀,小妖精,这个是被谁弄湿成这样的呀?嗯?”

“唔…主人别欺负我了…是婉儿弄湿的,没有得到允许就高潮了,请主人好好打淫乱的婉儿..光屁股惩罚。”陈婉倒是显得没太多顾忌,虽然也是放低了声音,但是羞人的请罚还是完整说出。

见陈婉并没有给自己更多欺负她的机会,宁岚便是从包里拿出了皮拍和透明的亚克力板子,不用说,那都是专门打这小妖精屁股的工具,但是陈婉看到这透明的小板子的之后,明显动容了一番,看来是对这个板子有着些许敬畏,嘛,任谁曾经被这玩意连续打上整整一千下都会怕的吧那次惩罚也是让陈婉印象深刻了,吹弹可破的小香臀到后来甚至破了皮又青又

肿,是少有的重罚了。

看出自己宝贝儿那敬畏的神情,宁岚也是心中一软,知道这妮子绝对是想起上次被这家伙惩罚的情景,虽然一千下一次不少,但是那力道也是被他控制着,但是看那最后的“成果”便知,绝对是疼的不行,连调教有素的陈婉都是姿势连连崩溃,又是躲闪又是遮挡,真正的恳求着自己停下,但是最终也没喊出那能救命的安全词。

“不打太多好吧,五十皮拍五十板子,一共一百下,好好接好,就饶过你。”“嗯,主人请。”

陈婉站起身,重新分开双腿伏案,不过这次,却是分腿有些犹豫,因为她也知道,因为刚才一翻高潮,内裤绝对已经湿透了,此时要在这活动室中撅臀展示这羞人的情况,显然是让得她也颇有压力,不过还好,稍一挣扎,便是把姿势稳定了下来,把那依然留有些肿意的翘挺小屁股向宁岚递了去……….

第二十四章

宁岚把微微躁动的小东西往包裹红臀的内裤里一放,又是调整了一下位置,这下这小恶魔又是可以好好欺负一番小豆豆了,陈婉轻轻嘤咛一声,倒也没多大意外,便是塌下腰等待着皮拍落下。宁岚把内裤边缘再次带进臀缝,把两瓣带着伤痕的臀瓣裸露了出来,略微调高小恶魔的强度,便是万事俱备,便是拿起了皮带,点了点臀峰,抽了下去。

Pia!“嗯唔~一,谢谢主人。”Pia!“二!主任辛苦了”

Pia!“嗯!三,婉儿不敢了..”“不敢什么了?”

Pia!“啊!四,不敢再擅自高潮了。”

“你好歹也是个学生会长,怎么可以在这么严肃的地方随意高潮?嗯?”

Pia!“呃嗯!五,婉儿婉儿没忍住。”

“我看你就没想忍吧,你这小骚货。”

Pia!“嗯!疼…六,是…是婉儿沉迷于快感…婉儿是坏女孩儿”“坏女孩儿应该怎么办?”

Pia!“嗯哼!七…应该像这样被主人狠狠的抽屁股。”

…………..

陈婉在疼痛和快感参半的状态下有些恍惚的报完了五十下数,毕竟现在是凌晨,那精神状态定是不太稳定,皮带猛抽而下会猛然惊醒,但是随之而来的快感又是让她全身酥麻,她能明显的感觉到那快感正在重新迈向顶峰,若不是有内裤兜着,可能现在她谷间跨过的桌角已经被洪水淹没了吧。

“哈—哈—嗯嗯…嗯啊~啊~唔…”

陈婉喘着粗气,娇臀上的炽热感又回来了,明明屁股上是难忍的疼痛,这五十皮拍抽的着实不轻,覆盖着整个臀部,甚至连连接玉腿的部分都已经赤红一片,但是那咫尺之处跳蛋的微震却又是不断的给予着快感,让得小脸蛋潮红无比,似羞耻似享受,最终的呻吟更是越发藏不住,诱人娇声回荡在房中。

宁岚放下皮拍,拿起那可怕的透明小板子的时候,陈婉突然起身,眼神迷离至极,环抱住宁岚的脖子,宁岚能从哪儿娇躯上感受到明显的颤抖,也不知道是疼痛还是小恶魔在作祟。

宁岚也被弄得有点懵,不过确实有些小担心,毕竟下午已经挨过惩罚的陈婉现在又被这般羞打,可能忍耐限度会有些吃紧,便是准备开口问,却被陈婉有些颤抖的声音先行一步。

“岚,你坐下好不好,这个我不抱着你可能撑不到最后…”陈婉带着哀求的轻声在耳畔响起。

“嗯,那我稍微给宝贝儿轻一点,乖。”宁岚听到陈婉叫自己的称呼便知这是在戏外的请求,考虑到情况,便是很快柔声安慰着怀中此时变得十分弱气的美人。

“不要!”陈婉却是出人意料的回道,还在肩头扭着脑袋蹭了蹭。

“不要放水,狠狠打…可以比…唔..不对,要比刚才的更重…我都接着,我想把今天好好记在心里,答应我好不好,老公。”陈婉那细微的声音明明很小,但是却带着一丝坚定。

“,好。”宁岚更是意外这个小妖精明明是很怕这个工具的,没想到居然要求自己更狠

的打,比刚才更重可是要达到惩罚的力度了,难怪陈婉会说可能撑不到最后。

此时的宁岚坐在椅子上,陈婉则是面对宁岚环着爱人的脖子,纤细的柳腰被宁岚一只手环住,两条玉腿则被宁岚一条腿在中间隔开,红臀此时则是对着门口,这个姿势宁岚并看不见陈婉的小红屁股,对主来说难度也提升不少,但是对于两人多年来的经验来说,还真不算什

么才怪。

“那那我开始咯。”宁岚问出这么一句话简直是掉了不少气势。

“我的屁股可不给这样弱气的主打,嘿啊!”陈婉本想消遣一下宁岚,没想到这一板子直

接是把她给打怂了。

“唔人家话还没说完呢。”

“这个力道够你受了吧。”终于轮到宁岚调戏陈婉了。

“唔…还可以再重一点”看来这妮子是真的要挑战一下极限啊,再重一些打到五十下估计

又是要青肿了。

“唉”轻叹一口气,宁岚再次加大了力道把水晶拍砸在了另一半翘臀上。

Pia!清脆的拍击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隐隐作疼。“嗯嗯!!啊…嘶….疼谢谢主人。哈—哈—”

宁岚听着他嘶疼的声音心中悄悄划过心疼,但是为了满足这小妮子,看来是无法放水了,也没让陈婉报数,只是任由她搂着自己,从那玉臂上的力道他能感受到,此时的陈婉真的疼的难以忍受,但是这样的疼痛,她还要好好接48下。

每打一下,虽然宁岚都会给足时间给陈婉缓一缓,深深的喘着粗气,娇躯的颤抖甚至算得上剧烈,是害怕、也是疼痛所致,那唯一支撑她勉强把疼臀摆到原来位置的勇气,来自她紧紧抱着的怀中人,这种剧烈的疼痛,无论是出现在谁身上都会被判定成对自己的伤害,但是,她能忍着这般灼烧和痛击,并且还任由其在这么一个环境中不断的累积,都是对宁岚的信任,宁岚会让她疼,但却不会害她。

Pia!“啊!!嗯嗯!!呜呜…嘶….啊….哈—哈—哈—呜呜呜”

第十二下开始,陈婉就已经疼哭了,并不是很么花里胡哨的网络用语,而是单纯意义上的疼哭了,嘤嘤的哭泣声在耳畔响起,每一声哭泣都是如在宁岚心中生生划卡一道口,虽然挥下拍子也需要一定体力,但是那点消耗显然不算什么,但宁岚的呼吸也是越发的紊乱,每一下打击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长,陈婉此时的位置看不到宁岚的表情,那平时深邃坚毅的瞳中,竟是偷偷泛起了些许热意。

从这一下之后,宁岚没落一下拍便是脖子一紧,那是陈婉尝到屁股上难以忍受的疼痛玉璧下意识收紧的力量,但是每一次剧痛之后,便是会有一只温暖的大手温柔的给刚刚响起脆响的那一瓣深红臀部轻轻爱抚,明明每一下都疼的那么深刻,甚至自己都不太敢去碰触,但是那只大手却是像有回复的魔法一般把疼意淡去,简直就是可怜美人的救星。

陈婉当然没有拒绝这样的爱抚,这显然已经不是单纯的惩罚了,而且这样下去,她也深知自己应该没有办法熬到第五十下,也不知现在究竟是想寻求那疼痛还是那爱抚了,亦或者,是两者的完美结合。

Pia!“啊!!嗯嗯…嗯啊哈—哈—”

……

……

……

Pia!“呀嗯!啊…嘶哈—哈—”

两下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久,每次都在陈婉平复一些急促的呼吸,那原本冰凉但是现在却是已经有些被红臀的温度温暖的板子才会轻点两下,提示着她下一板即将来临,那玉璧便是再次狠狠搂紧恋人的脖颈。

终于,令人心碎的疼呼在清脆的拍击声催动下,响起45声,陈婉已经整个人瘫软在了温暖的胸膛中,但是这份平日里为她遮风挡雨的温暖,在此刻的作用也是淡化了许多,好一段时间,那凉中带着红臀温度的板子也没再轻点上已是深红青肿的疼臀。

“主人”

“”没有回应。

“主人?”

“嗯”

“请…请主人赐予婉儿的…的光屁股…最后的…最后的五下板子”

“….”

“主人…主人….婉儿想要…求求主人打屁股吧”

“….”

“宁岚?”

“我”宁岚轻叹一声,却还是没能给出回答。

“老公,啾”

红唇从上而下,印在宁岚唇上,小巧的舌头也是自然的探入嘴中,略一番缠绵便是退了出去。

“充过电了,现在有力气了吗,嘿嘿。”

真无法想象这是刚刚还在自己板子之下哭的梨花带雨的陈婉,虽然眼角的泪痕依旧,连淡妆都是被抹花,但是她…依旧对自己..笑了。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