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F.rava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照映面颊的昏阳逼迫着瑰羽同学提开双眼,当她一脸茫然的望向置留好作业的黑板后,周围齐刷的笔写声响告诉了她关于自己自习课速补计划完全泡汤这件事已然成为了现实。

少女搓揉着困意未去的眼窝,如往常一样度过了一小段思考人生的发呆时光,随后便梳理起她“倒下”前的残留记忆,所幸那并不是什么难以寻求的答案,很明显半个小时前的她还在生物课堂上“摇摇欲坠”。虽然温柔和蔼、让每一个青涩男生都为之脸红的蔚晴老师哪怕是坐在那里都会如同美丽的艺品,提引着众人被这隐约的芬香和文雅气质所俘获,但生物学科的枯燥在瑰羽身上所体现的成效要比其他同学严重很多,而这也是每一位偏科少女都会苦恼的事情。

瑰羽心有余悸的望向身边成摞的书本,默默为自己不尊重课堂的行为道了一歉,于是便开始寻找,那做到一半就“物理性搁置”的生物课笔记。但只要稍加思索,少女就应该明白眼前的异样,按理说从那个时候开始入眠的她,此刻应正醒于生物书本之上,但现在她低头能看到的只有透明桌板所倒映的模糊面影,以及少许干巴的橡皮灰。

橡皮灰……

仿佛再一次提起了某些记忆,瑰羽同学的脸色开始变得慌乱不堪,那种模样就像是多年后在朋友面前被提起某个羞于言表的经历一样,让女孩儿的心跳伴随着红晕填入面颊两旁。

画……画还在那上面!!

瑰羽急忙拍了拍正在奋笔疾书的同桌,而对方也只是瞪大了双眼,用眼角的余光示意她说话。

「兰嫣兰嫣!我的……我的那个……你别写了!我的生物书呢?」瑰羽的急切和她同桌的淡然反应截然不同,仿佛发生了什么天大的要事。

「啊?啊……你终于醒了。」对方停下了手中的水性笔,望向自己躁动不安的同桌兼闺蜜。

「你的书在下课时被蔚晴老师拿走了。」

「怎么会!它不是压在我身下吗!?」

「亏你还能问出这个问题,把书抽出来可费了我不少劲呢。」兰嫣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耸肩舒展着自己久坐的身躯,继续说道。

「另外老师说,如果你醒了就去办公室找她。」

「!!!!」这种每个学生时代的孩子们都最不愿意面对的“老师找你”式句式终究还是降临到了瑰羽耳边,于是叮当离桌的声响成为了二人放学前最后的别言。少女小跑着穿过一个又一个廊道,任那夕阳在窗框间不断回闪自己的眉眼,也不顾及随时都有可能会在拐角出现的教导主任,在这毫无装留的眼神中,剩存的只有那一个让瑰羽不敢设想的疑问。

老师发现了那张画吗…………?

如果是的话那就糟了…………

很快瑰羽的疑惑就会得到解答,站在办公室门前的她已经紧张到不敢抬眼去看那透映内室的小窗,她用轻柔到几乎无法造成声响的力气敲击着门扉,等待进入的允许。

「请进。」熟悉又如鸣鹂般好听的声音,在厚重木门的隔衬下多了一丝静气,但它依旧不可能抚平少女的紧砰心跳,尤其是在其推开大门后,那映入眼帘的办公桌台,以及上面敞开的生物教科书让女孩儿的内心一下凉了半截。

「老师………您……您叫我……?」

瑰羽稳住了慌乱的神情,她微鞠一躬后便一眼不离的盯着面前这位已候多时的“大姐姐”,而此时此刻,包裹着修长身型的花边白衫以及披置在肩上的榛色风衣,还有那翘搭双腿上穿套的黑皮长靴,将蔚晴老师这优雅中稍带倦意的体态毫无收意的呈现在了瑰羽面前。与课堂上无论何时都保持着精气沉稳的面容相比,在这略微燥热的办公室内,就连那阻托下巴、微眯双眼的感性模样都渗透出了一丝慵懒,并用如月芽花叶般抿笑窝弯的饱满朱唇勾弄着少女的稚心。

那是瑰羽臆想中的主。

「啊,陈瑰……嗯……瑰羽同学,睡好了吗?」蔚晴老师的轻声哼笑依旧那么温柔甜美,她用那刻意改口的半名称呼示意瑰羽不要太过紧张。

「老师……我……」可这一笑反而是更加激起了女孩儿的畏惧之心,在咬唇闭塞了一小段时间后,她终于一边抠弄着小手一边道出歉来。

「对不起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一定不会上课睡觉了……」女孩儿的声音越发微小,两支脚尖也隐约对在了一起。

「啊,没什么的,老师知道的。」蔚晴理过自己秀美的直长发,把低头不语的瑰羽拉到了自己面前。

「瑰羽同学今天在体社忙得太久了吧,连午休都没有多少,老师理解你们这个年龄需要足量的休息,也就没有叫醒你。」

「唔……谢谢老师……」看起来老师是暂且原谅了自己没有认真听课的过错,并自愿给予了她一段难得的休息时间,这个举动让女孩儿的内心稍稍存有了些许感激。

「老师刚刚已经把这节课要画要梳理的知识点给你补充好了,如果可以的话就让老师给你补个课吧。」

「这……这不大好吧……会耽误老师下班时间的……」

「老师总不能擅自给你休息后还让你一头雾水的看着课本吧,如果跟不上进度那我可就失职了。」

「真的……太谢谢老师了……」少女紧绷的内心稍稍得到了舒缓,呼吸也跟着顺畅了许多,看着不远处桌面的课本上那密麻却又不失整洁的知识点划线,再加上老师稍带连笔但优雅得体的字型,这一系列的温柔待遇让这个平时在老师们面前不是很亮眼的小女生一时间受宠若惊,不知道要怎样去表达自己的谢意,因此只是红着脸向自己面前这位“大姐姐”微微低首的同时,飘忽不定的闪着那一双亮莹的大眼睛。

蔚晴有意识的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羞答答的小女生,比起学生时代的自己,瑰羽同学的样貌可以说算得上是标准的小校花级别了,这朴素的高校服饰无法完全掩挡女孩儿发育成熟的曲线型体,在半仰视的角度下,一张低头微埋于胸颈间的羞涩小脸正已它自以为“不会被察觉”的念想不断摇蹭着,从外指边因夕阳晃映而凸显的汗晶也被偷偷攥握进蓝黑格纹的短裙内,这份依旧无法释怀的紧张体态让蔚晴明白,瑰羽并没有放松下某些警惕。

稍微有点……有趣……

她立刻止住了自己不得当的臆想,那是作为教育者应该保留的刻度把握,应该为其保守的隐私,在瑰羽这种正值青春的晨花年纪,首要之事就是抚慰这类女孩儿敏感的内心,有的时候装作不知也是一种明智之举。

可她做不到,在繁忙劳燥的教课工作后,蔚晴小姐起了一点点美妙的私心。

「那就~坐过来吧,瑰羽同学。」短暂沉寂后再度拌开的柔唇于那喘息中压低了不知道多少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声线语调,如果那句话是说在瑰羽的耳边那她肯定会浑身酥软到无心学意,不过现在对于早已心神不宁的少女来说,也差不了多少。

和其他即将“亲近”老师的学生的一样,瑰羽一声不吭的坐在了身边备好的转椅上,她的举止谨慎又稍带一丝生硬,尤其当自己弯腰抚裙的瞬间,托顺臀部裙摆的动作仿佛因为某些别想产生了迟疑,在短暂停顿后立刻将那绷显的圆巧翘臀贴合在了椅子的软面,而此时顺势擦干汗水的双手也紧紧按握住了前身的裙纹,带动小臂连接起轻微上耸的一双骨感玉肩,让这性感的三角坐立曲线通过颈背和下凹的腰身再次吸引蔚晴老师的视线回落到那可爱的圆臀之间。

虽然并没有被发现,但蔚晴还是难掩羞意的用腕肘遮挡自己的鼻唇,试图藏住作为教育者脸上不应该出现的些许红晕。而当这位在体态与心理上都无比拘谨的小女生向其靠近时,一种难以言表的亲近心理迫使她耸肩倾身,将披搭在肩上的榛色风衣抖落于凳背,让刹那间拂面而来的水香气息将瑰羽同学砰跳的内心“捆束”得更为紧密,并为那张羞红的小脸再添上了一丝晕色。

「怎么了?看起来你并不舒服的样子。」

「没…….没有……没事的……老师……」毫无撒谎经验的瑰羽在新的问候传过耳畔之际以一种并不算自然的速度摆好了“学习架势”,她倒也没傻到面对蔚晴老师的刻意亲近不会存有任何异想,但这好似少女漫画中大多师生情节都会而设法塑造的暧昧氛围,在套应进作为同性身位的两人时,那别样的抵触情感和在癖好上本身就不同于他人的矛盾对碰,竟也使瑰羽稍稍带出了一丝内心的期待,虽然她也说不准那颗求得“安心”的果实究竟为何物。

「那么就从你睡前开始讲起,你应该还带点印象吧,老师上课说过,蛋白质分子结构的多样性决定了蛋白质分子功能的多样性,如果我们将它概括的话……」

蔚晴老师不再耽误“授课”的时间,她在抬笔点念自己写好的知识划线时立刻恢复了课堂上教学的认真态度,虽然相比之下不难从其频繁换气的语速中感受到些许倦累,但她依然保持着自己略有抬高的声线,并与此同时更为细心的用“半问半提”式讲法来引导瑰羽回顾着她入睡前脑部残留的最后一点知识记忆,以为接下来的教课做好铺垫。这张口之际便已明确的课程规划也着实让瑰羽同学为此敬佩不已,按理说这种劳人心神的课后回补,不论在哪个层面看都应该只是简单的旧点梳理和新点归纳,并用习题来将它们生硬的刻进那些“偷懒坏孩子”的脑中,但蔚晴老师好像并不着急的样子,她的讲解不紧不慢,在面对精神上仍因睡梦初醒不久而浑噩头脑的瑰羽,其在用语理解上的拿捏十分得当且没有半点急切,而这也同样让少女明白,之前的再多羞涩念想都不应带入到现在这堂意义朴实的教课,老师是真的不希望她在将来复习的时候于此处发生什么有失其责的疏漏,于是在解明心意后,瑰羽也跟着绷紧住精神并专心起书本来。

就这样,并不算短暂的时光仿佛回落于楼间的夕阳,盯凝之际慢的无与伦比,但稍不在意就会转瞬移过,二人的补课逐渐接近了尾声。

「额嗯~啊……好累啊………基本上就是这样了,呼………虽然老师不会布置作业,但如果你其他主科已经复习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也不妨再看一看,换换脑子嘛。」一边这样叮嘱一边舒展着身体的蔚晴老师在双手拉伸过头顶之际,挺起了她傲人的身段曲线。之前不断拨弄的细柳垂发在窗沿微风的吹拂下,撩过脸颊的同时也撩过瑰羽久坐后再度因枯燥知识而沉寂的内心。尤其是刚刚那句叮嘱,好像不需要任何预兆或衔接,其语气在正经的补课结束后便立马回归到了瑰羽来前的慵懒声调,再加上一张在微笑中抿咬嘴唇,紧闭双眼,发出伸展过后舒适轻呜的可爱模样,让瑰羽收拿笔本的同时忍不住又偷看她了几眼。

「辛……辛苦了,老师,我会回去找时间复习的………如果……你能让我们班主任少留点作业的话……嘿嘿……」似乎在经历了一堂补课后,之前紧张羞涩的瑰羽现在也放开了不少,并语气稍显轻松的和老师打起话趣来,虽然这确实没什么笑点,但还真的蛮符合学生和老师之间因年龄段差距而仅能进行的玩笑交流场景,不过蔚晴老师倒也配合,一脸亲和的笑容表达了自己愿意“试试”的意思,为这看似和谐中又稍带尴尬的课后闲语添入了一丝融洽。

「不过……没想到老师教课的样子和平时真不大一样呢……」

「哦?那你是更喜欢……老师什么样子呢?」

突如其来的提问点燃了瑰羽继续了解蔚晴老师的兴趣,而少女也暗自承认了自己可能稍稍有点上了劲头这件事,因为之前只是想尽快补好课离开的她,在感受到这位“大姐姐”不同于课堂上的别样性格时,一种说不上来的深入欲望迫使她难以回答出“都行”这种敷衍的话语。

「额……都……都行……」

然而她终究还是没好意思说。

「什么啊……居然敷衍老师……」说着蔚晴老师略有不悦的枕趴在桌台,无聊中把双手伸直并扭动手腕,轻轻的拍打起桌面来。虽然这种“不满”的姿态有些玩笑成分在里面,但她的依然像极了一个正在闹别扭的小女孩,以至于瑰羽被这种不知是否该被称为“撒娇”的模样逗弄得阵阵轻笑,在她眼里蔚晴老师总能将她的认真与随和在课堂与闲时之间转换自如。

「不过……老师也没比你大多少,大家都是女孩子,也不需要这么拘谨嘛。」

「没有……只是单纯……不知道怎么回答……」方才还在这和谐氛围中逐渐放开的瑰羽又一次陷入了无言的沉寂,蔚晴老师的情绪变化确实有些超出了她的初期印象,慵懒声线中的”性感”再度取代了方才的融洽亲昵,似乎不论是什么样的姿态,只要刻印在这张美人脸上,就会让一切都变得那么合乎情理。

但为何……在少女内心中会产生一种不应存在的期待……

而那期待又是什么呢……

「瑰羽同学……?」

蔚晴老师打断了对方的“赏物”兴致,一脸不解的看着发呆的她。

「啊……那个……老师还问过其他人这样的问题吗?」

「嗯?也是有过的,曾经有一位你的学长就和我补过课,当时我记得他还义正严辞的说他觉得没所谓,像我这么负责的老师不论什么性格他都不会讨厌balabala的……然后他还很正经的分析了一下喜欢我这种类型的男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噗……这个年龄的男生果然都是傻子吗~」

虽然蔚晴老师口中的那位男生在其眼里好似一股不解风情的样子,可瑰羽却能从中感受到这份愿意表述直白心意的果敢,而时常因和蔚晴老师亲近而羞涩寡言的她,也小小的希望过,自己可以跟那个男生一样,与这样一位在心中抱有特殊好感的“姐姐”侃谈心声,但在沉重的学业压力下,这种本身就因师生关系而略有隔阂的交融现状在内心细腻的未成年少女面前,还显得那么难以放开,就连来到这里的主要理由,也不过仅仅是担心那一点只属于自己的微小癖好不被发现而已。

「我都有点忘了,那个男生打名字叫明……额……什么来着……」

「老师……」

「他的名字明明很好记啊……可我怎么……」

「老师?」

「啊!不过我还记得我们当时学的地方,是关于化合物层面的知识点!」

「老师!!」终于瑰羽将她细小到连蚊虫都吓不走的声调提高到了足以打断蔚晴老师自说自话的程度,而对方却好像早有准备的样子,在依旧保持温和笑容的同时止住了嘴巴。

「那个……我该回去了……」语调再度细软下来瑰羽低头做好了收拾书本离去的架势,她饱含歉意的微微点头,试图求得老师的谅解,不过本身,老师也并没有什么理由留她就是了。

然而只是瑰羽单纯自己这样想罢了。

「对了!我们也来回顾一下那段知识点吧,如果教科书没有改版的话,应该是52页来着。」

  ………………

  ………………

「哎?」

少女突然间蒙了眼。

「嗯?怎么了?把书翻到52页呀,老师来抽查抽查你,嘿嘿。」

突然到无法回避的要求让瑰羽于恐慌中冷汗外冒,这种久违的心虚感就好像小时候自以为会躲过闯祸追究的小孩在晚饭过后被突然叫到书房一样令人难以忍受。而出自这看似轻松和蔼的蔚晴老师口中,那精确到少女不得不为其心生怀疑的页数提醒,更是直勾勾的揪住了她原本早该放下的戒心,并使那随之而来的羞意,伴随着某些不愿面对的未来,通过红晕「涂抹」在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上。

「怎么了?翻呀……」

「……………」即便极尽全力想要止住身体的颤巍,但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却无法停下盯凝中的抖动。

「只是简单的看一下罢了,瑰羽同学,你怎么突然紧张起来了呢?」也不难听出,蔚晴老师逐渐沉调的语气中所带有的一丝不满,而她的眼神却意外不如其声调般冰冷,那之中透露出来的情感,好似一种得意,又好似一种期待,她稍稍有点无法控制,这微妙到可能会让自己事后感到自责的私心。

1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