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体罚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为_阿士匹灵_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本文为《珍妮的故事 1》的后记
本文为《珍妮的故事 3》的前篇

5

“被自己的妹妹打屁股的滋味如何?珍妮同学,你如果真的有羞耻心的话,我希望这顿打屁股能够让你变得更加优秀。”麦克说着,伸手在珍妮两片圆润的臀瓣上一边给了狠狠地一记巴掌,成功将珍妮屁股上的疼痛全部带动起来,引起了她低声的痛呼。

“玛丽可是你的妹妹,如果她是姐姐,我或许还不会如此为你感到羞耻,可被妹妹打了屁股,珍妮,我真切的希望你能够引以为戒。”麦克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在珍妮的臀肉上不断揉捏,年轻女孩子紧致的皮肤触感十分舒服,麦克有些舍不得。但他还是依依不舍的放开了珍妮的臀瓣,毕竟他一会儿还有更喜欢的事情要亲自来做。

麦克一手按在珍妮的腰上,想了想,他干脆直接用左胳膊环住了珍妮的腰,略微往上一提,珍妮便不得不将压得更低,甚至微微踮起脚尖以方便自己的屁股撅的更高。麦克的右手放在珍妮屁股上,轻轻的拍着,吓得珍妮不敢有丝毫动作,他说:“那四位同学可以下去了,希望你们的屁股可以提醒你们以后面对学习的态度!但是珍妮不可以,因为她还要接受老师我亲自给予的,一顿50下戒尺的打屁股。并且,是打在光屁股上。也就是说,珍妮,我会将你的内裤掀起来夹在你的臀缝里,让你的两片屁股露出来,展现在大家面前,然后用这把木制戒尺狠狠地打你的光屁股。明白了吗?”

听到麦克的话,珍妮眼眶又湿了,脸上热热的,麦克直白的语言让她感到羞耻。珍妮红着脸点了点头,声音如蚊子般大小:“明,明白了……”

一下扇在珍妮左边臀瓣上,厉声呵斥:“大声的回答!珍妮,你是把班规校规都忘记了吗?再不好好说话,我不介意将你带到走廊,扒掉裙子和内裤,好好的责打你的光屁股一顿,让整个年纪的人都来围观。难道要我这样,你才能学会听话吗?”麦克说完,像是不解气似的,又是一记巴掌扇在了刚才的位置。

珍妮身子一抖,喉咙里便呜咽一声,只得大声的说话,让教室最后一排的同学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是!我明白了,老师。请把我的内裤夹在臀缝里,用木头戒尺狠狠地打我的光屁股,让我再也不敢作弊。”说完这话,珍妮羞得睁不开眼,脸上滚烫。她埋下了头,头发散着,挡在脸颊两边,有些庆幸这个姿势让教室里的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很快她的庆幸就变成了恐惧,她感觉到麦克的手指勾住了她的内裤,然后将两片布料拉起来,夹在了珍妮的两片臀瓣之间,勒在了她的臀缝里。内裤原本就是比较紧身的三角裤,被拉进了臀缝里,珍妮觉得屁股沟里好像被勒了一条绳子,磨的臀缝间的嫩肉有点疼。而且不仅仅是臀缝,就连自己的私处,也被殃及,勒的十分不舒服。

麦克没有立即打她,他先左右揉捏了珍妮的两片屁股,似乎是在检查之前的伤,甚至一手拉起内裤,一手翻摆她的臀肉看的十分仔细。看完以后,麦克才拿起戒尺,却也不急着动手,他将冰凉的戒尺贴在珍妮滚热的臀肉上,然后说:“经过我刚才的仔细检查,珍妮,你的屁股今天上午似乎不止挨了那一顿打。在玛丽打你的屁股之前,你是不是还犯了其他错误,被长辈打了你的光屁股?”

下面的同学们都低声笑起来,说实话,即使是在约克镇,像珍妮这样18岁念高三的大姑娘大小伙子们,很少会在家挨打,而且自从他们上了高中,就极少还有人会被家庭教师打屁股了。

可是麦克的话她不敢不老实回答,毕竟她的哥哥乔和班主任麦克曾经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彼此认识,她如果敢说谎,被揭穿以后屁股是一定会被打开花的。她脸上又烫起来,听着同学们在麦克的默许下小声说着“据说珍妮每天都会在家被打屁股”、“你们看她的屁股就知道,肯定是经常被打光屁股了”、“我听说不仅她父母打,她的哥哥,还有玛丽,家庭教师,所有人都可以打她的屁股”、“你们看她的肥屁股,肿的样子就知道挨的打少不了,姿势做的又标准又熟练,一定被打了很多次吧”诸如此类让她感到无地自容的话。

她把头埋的更低,假装自己是一只鸵鸟,事实上现在若有个地缝,她一定恨不得钻进去了。麦克等的很不耐烦,戒尺敲在珍妮的屁股上催促她,没有办法,珍妮只好带着哭腔开口:“是的,老师。我今早因为晚起,被家庭教师打了屁股。之后在来学校的,的路上……又被我的哥哥打了屁股。”

“我就知道,不听话的女孩,始终都有一个红肿的屁股,只有一个刺痛的屁股,才能教会你们如何听话,不是吗?”麦克笑着,顺手把戒尺放在珍妮的腰上—那戒尺摇摇欲坠,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他又开始把玩珍妮的两瓣屁股,甚至是夹着的内裤和臀缝,“那么你的家庭教师,和你的哥哥,是怎么样打你的屁股呢?珍妮,详细的描述出来,告诉同学们,让大家也引以为戒。”

珍妮努力维持着身子不动,但麦克拉扯着珍妮夹在臀缝里的内裤,让她的私处被摩擦着蹭来蹭去,不仅勒的难受,竟然又渐渐有了感觉。但她必须克制住自己,绝对不能让同学们看出端倪,深呼吸了一下,她尽量让声音平和的开口:“是—我,我被我的家庭教师,按在了腿上。她是一个,是……是一个中年妇女,力气很大,我穿着开裆裤呜……”说到这里,珍妮不免停顿了一下,她实在太羞耻了,但感觉到屁股上立即挨了麦克的一巴掌,她只好继续说:“我被她拉到腿上趴着,然后她,她就用发刷打了我的光屁股。呜,后来,在车上,在,来学校的路上。我又被我的哥哥,按在腿上,脱掉内裤……打了,打了光屁股嘤嘤嘤……”

说完这些话,珍妮羞的身子一抖,她又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了,但随即清脆的一声,戒尺便掉在了地上。麦克没有立即去捡戒尺,先是扬起巴掌,左右开弓的狠狠扇了珍妮十下,然后才捡起那柄木头戒尺,说:“原来珍妮是这么不听话的孩子,不乖就是要受到惩罚,相信一个红肿刺痛的屁股,可以教给你你以后应该怎么做。在家不听话要被惩罚,在学校也是一样。”

他将戒尺贴在了珍妮的光屁股上,拍了两下,教室里嘈杂的嘲笑和讨论声便立刻停止,同学们都安静下来,看着麦克,和珍妮通红的屁股。麦克说:“在上学期的期末考试里,珍妮同学,竟然敢作弊。而且,还被巡查的老师,当场抓住。该科成绩为零分。所以珍妮,这次是我们年级的最后一名,还拉低了我们班级的平均分。按照校规,珍妮,告诉我,你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珍妮哽咽着,感到十分的恐惧,此时羞耻感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强烈,她心里很清楚,这顿打屁股由玛丽来做,和由麦克来实施,是天差地别的。玛丽打屁股虽然也很疼,但是麦克经验丰富,又是成年男人,他会把珍妮的屁股打开花的!想到这些,珍妮不免啜泣,呜咽的说:“按照,按照校规,我应该将内裤夹在臀缝里。被班主任,也就是您—麦克先生,用戒尺……噢……用戒尺打光屁股50下。以此来警示我和同学们,呜,不要,不要再犯这样愚蠢的错误。”

麦克点了点头,又说:“对,要让你的屁股提醒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只有屁股痛了你才知道听话。哼,但是,50下戒尺只是校规,你拉低了班级的平均分,我必须再抽打你愚蠢的屁股十下,来惩罚你愚蠢的行为!珍妮同学,你一共要为此,付出光屁股被抽打60下的代价。希望你,和所有人,都可以引以为戒。”

同学们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讲台上那个被打的红肿的小屁股上,珍妮仿佛能感觉到那些目光一样,觉得十分难堪。麦克将她夹在股沟的内裤又往上提了提,珍妮嘤咛一声,随即戒尺便已经狠狠地抽到了她的屁股上。

麦克打人是很有规律的,他会连续几下都抽在同一个地方,直到那一处变成深红色,他才会挪动一点戒尺,抽在紧挨着上一道痕迹的地方。从臀峰以上腰往下的地方开始,一条一条,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屁股,不仅仅是臀腿处,而一直要到大腿的上方才会停止。

挨完麦克的戒尺,那个人的屁股,就会变得好像两个浑圆的大桃子,高高的肿起来,呈现出深红的色彩。

在第一道痕迹上,麦克足足抽了五下戒尺,珍妮感觉这仿佛是在用刀子割她的屁股,又像是在那一处烧上了一把火似的。那种剧烈的痛感,让她疯狂的想要跳起来,双手捂住屁股,好好的揉一揉。或者是拿上一根管子,打开凉水,猛的的往那里冲过去。

但是不可以,珍妮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将撑在黑板上的手掌握成拳,拼命咬住自己的嘴唇,忍耐住这种强烈的痛感,努力保持姿势的不变,驯服的把要继续受惩罚的部位,像献祭一样的抬高。

第二道痕迹已经是连续的五下,麦克的戒尺落地又快又狠,成功的将珍妮抽出了呜咽声。这个可怜的女孩,小声的哭着,脑子里疼的一片茫然,甚至无法去好好数一数麦克打了多少下。

第三个五下,整齐的抽在了珍妮臀峰的地方,那里原本挨的就是最重的地方,在大红色的屁股上,一道深红很是扎眼。而麦克此时,响亮的五下毫不间断的抽在珍妮臀峰最突出的地方,让颜色变得更深,而可怜的珍妮,也“嗷”的一声惨叫了出来。

麦克暂时停下来,仔细看着那个十分凄惨的小屁股,肉鼓鼓的,那种红色一看就是挨了顿结实的打,尤其臀峰一道,很明显是深深疼进了肉里。屁股肿着,向外肿胀开来,就好像正在被发酵的面包,正在不断地增加体积变得更大。麦克对这个小屁股的样子还算比较满意,但这还不够,他要让整个屁股,都变成一种深红色,今天的惩罚才可以结束。想到这里,他伸手压在珍妮肿的最厉害的地方,慢慢的捋了过去,看着珍妮抖个不停地样子,笑着重新起身准备继续惩罚。

“这不过才十五下,省省你的力气吧,珍妮小姐。还有四十五下,这场惩罚才会结束,你这欠揍小屁股,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疼痛,以此来提醒你,你应当做什么,不应当做什么。”

说完那些话,麦克又将珍妮的内裤往上提拉了一点,竟使得她的下体被勒的非常清楚,骆驼趾也让人一览无余。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正是性欲高涨的时候,台下的同学们都吸了一口气,尤其是男孩子们,有的屏住呼吸涨红脸,有的呼吸急促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珍妮红彤彤的屁股,和被纯白内裤勒的紧紧的下身。

麦克自然也看见了,他年近三十,还没有女朋友,最近一次做爱的时间,都要以年来计算了。虽然经常可以打这些年轻女孩的光屁股,但今天这样刺激的感觉确实很久没有过了,他感觉得到自己下体的膨胀。调整了一下姿势,他便又迫不及待的把手里的戒尺敲在珍妮饱受折磨的屁股上。

珍妮对于这些事情尚不知晓,只是屁股上挨的戒尺突然重了起来,痛感也越来越强烈,她只好把屁股撅的更高,来迎合责打,希望可以得到一点的可怜。却不知道,这个动作,带给了麦克多大的刺激,他伸手捏住了珍妮夹在臀缝里的内裤,将它提的更高,导致珍妮的下体被勒的更加清楚。而珍妮涌出了更多粘液,它们糊在内裤上面,把它浸的就快要透过去,以至于下体竟然就在麦克不断地抽打下,变得越来越清楚,几乎就要显露无疑。

珍妮终于似乎意识到什么,她想要开始挣扎,可屁股刚刚一扭,那种滑腻的感觉就从下体传来,这下她只觉得更加羞耻。一想到自己的私处几乎就被大家完全看了去,珍妮羞得面色通红,就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一样,撅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希望时间可以静止,这样人们就会忘了她。

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戒尺不过才挨了一半,还有整整30下戒尺要抽在她早已饱受折磨的小屁股上。珍妮疼的厉害,感觉身后又肿又胀,好似被发酵的越来越大的面包,皮肤都被撑了起来,透着深深的红色,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只看一眼便会觉得好像自己的屁股也开始发麻。

麦克又抚摸了一下她裸露的光屁股,捏了捏开始逐渐变硬肿起的臀肉,感觉到并不严重,珍妮的屁股再承受三十下抽打完全没有任何问题。揉捏完了珍妮的屁股,他没有立刻开始继续打屁股,麦克假装调整珍妮臀瓣里夹着的内裤,拉着那勒的紧紧的布条,蹭着珍妮湿漉漉的下体左磨右擦,引得这年轻的女士身子一阵激灵。

麦克看的差不多了,便又继续扬起了戒尺,一时之间噼啪作响,教室里又充满了这让人羞耻的声音。刚才珍妮的脸还因为这种羞耻而红的厉害,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屁股才是最红的地方,不过五下,便让珍妮泪水涟涟,再顾不得什么害羞不害羞,满脑子都只剩下一个疼字。肥硕的屁股撅着,面对着教室里的人,麦克只给了她几秒钟的休息时间,便往下挪动稍许,继续抽打她肿痛的屁股。上一道痕迹的痛还没完全消失,接着便又是毫不停歇的五下狠狠抽在了臀腿上方。珍妮痛的呜咽一声,身子一抖,两瓣鲜艳的臀肉颤巍巍的跟着身子抖了两下,内裤就夹在臀缝里跟着滑来滑去,弄的珍妮在疼痛羞耻,和若隐若现的快感之间,越来越湿,两腿微微发颤。

还剩下二十下,这场看似完全没有尽头的责打终于进行了三分之二,就快要结束了,珍妮感觉自己似乎看到一线希望。她等待着接下来的严厉的戒尺,而那种锥心的痛楚,也永远如约而至。戒尺抽在她臀腿的地方,这里和臀峰一样肿胀的十分厉害,自然打在这里也比别处痛上许多。

“呜!嘶……”珍妮没有忍住,哭出了声,那仿佛被刀子剜掉肉一般的疼痛,让她很想嚎啕大哭,可是她还是忍了下来,只是继续低声的抽泣着。

戒尺的一端在她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敲着,麦克又暂停了抽打,这让珍妮有些恐惧,她想,麦克是不是又想出什么鬼主意了。实际上,麦克只是看到她像油桃一样又红又肿的屁股,心里觉得十分喜欢,很想将那碍事的内裤和裙子全部扒掉,要着惨兮兮的女孩儿光溜溜的屁股蛋,赤裸双腿和下身,一齐趴到他的大腿上。他一定要将这欠揍的屁股,用他的大巴掌,亲手左右开弓的抽上几十下,要她惨叫哭泣哀嚎求饶,看她白嫩的两腿发抖被迫张开,露出美丽的私处任他观赏,再将那个被打可怜兮兮的屁股好好的抽捏一番,揉圆搓扁任凭他摆弄。

只可惜,这一切只是他的幻想,他只是个年近三十的单身汉子,不是这漂亮屁股主人的男朋友。麦克将思绪抽出来,继续用戒尺敲打珍妮的屁股,故意往她的下体,和肛门处敲击,引得珍妮身体战栗,喉咙间抑制着阵阵呻吟。

“剩下这二十下,我要求你报数,并且每一下报数后,都要为你的错误诚恳的道歉。明白了吗?女士。”麦克把戒尺横在珍妮屁股上,拍了拍,吓的这女孩一颤,他没有半点不忍,却觉得这种掌控感有意思极了。

珍妮啜泣着,带着哭腔开口:“是的,我知道了。”

麦克却不太满意,敲在珍妮屁股上的戒尺用了点力气,“是的?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呢,小姐。学校可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你再这么没规矩,我只好叫你的父亲来亲自扒了你的裙子和内裤,好好教教你规矩—当着大家的面抽你的光屁股了。”

珍妮很怕麦克会真的将父亲叫来,吓得练练摇头,身子也跟着动,连带着被抽打的肿起来的臀肉也跟着一颤一颤的,红扑扑的,就好像两尾跃动的红色鲤鱼。

“抱歉,先生。是的,我会在每一下抽打后,都立即报数的,我知道了,先生。”珍妮强忍着抽噎,努力让麦克听清她的话。

麦克总算比较满意,一下接着一下的挥起了戒尺。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放慢了速度,每一下戒尺抽下去,都会先显示一道泛白的印子,然后被圆润的屁股弹起来,显示出深深的红。

整个教室里充满了珍妮想要哭叫,却又竭力隐忍的声音,她抽泣着报数,诚恳的道歉,并且认错。当然这“诚恳”,究竟是她真的悔改,还是只因为屁股实在太痛,大家都心知肚明。

“一!对不起先生,我不该考试作弊。”

“二!噢!对,对不起先生!我不该,不该考试作弊!”

“嘶啊,三!对不起,先生……呜,我不该,考试作弊。”

……

“呜呜呜对不……七,对不起先生,我不该,考试,考试,考试作弊……”

……

“十!!啊!先生,我错了!哦不!不不不,抱歉。”说错的时候,那一下便不算,麦克抚摸了一把珍妮刺痛不堪的屁股,重新狠狠地抽了上去。

“啊!!”珍妮痛的尖叫,她疯狂想要把这个多灾多难的屁股移出她的身体,可惜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任由眼泪不断落下,“十,对不起,先生,我不该考试作弊呜呜呜呜……”

……

“十三,对不起,先生!我,我不该考试作弊。”

“十五,对不起……噢!不,十四,十四!天呐,求您,不要,不要重来呜……”痛蒙了的珍妮,终究还是将数字数错,而按照校规,一旦数错了数,就要重新开始。

麦克是很喜欢打她屁股的,但这时候听到珍妮的声音,又虚弱又无助,楚楚可怜的让人心疼。虽然麦克感觉不到这种心疼,却在无意识撞到珍妮眼神,看到她脸蛋上泪痕的时候,又鬼使神差的说:“嗯,这下不算,再加一下。”

虽然要多挨两下,但比起全部重来,还是好了太多。珍妮甚至愣了一秒钟,然后才着急的感谢麦克:“是,谢谢先生。请先生继……噢!!啊……嘶,十,十四,对不起先生,我不该,不,不该考试作弊。”还没有说完感谢的话,戒尺便已经打断了她,强烈的剧痛让珍妮顾不得其他,赶紧按照要求报数,只怕晚一秒钟又要重来。

麦克冷哼一声,正为自己刚才没有要求重来而后悔,懒得搭理珍妮,更加用力地继续抽打她的屁股。

“十五,呜……对不起先生,我不该考试作弊……”

……

“十九!!啊!好疼……不,我是说,对不起先生,我不该考试作弊。”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