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股调教女儿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养父养母

小燕的爹好赌,还不上赌债,就把小燕卖了出去。辗转了两三个“中间人”,坐了几次火车,小燕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买主。

明亮的客厅里坐着一对中年男女,小燕看他们衣着光鲜华美,再看看自己脱得光溜溜的,便忍不住怯怯地缩起了手脚。

男的约有四十上下,只撇了小燕一眼,就不满地开口道:“几万块钱就换了这么个玩意儿?黑不溜秋,瘦了吧唧,胆儿小的跟耗子似的!这特么怎么玩儿!”

他旁边的女子笑得有几分尴尬:“在咱家养养就白净了,你别看这孩子瘦,那胸脯儿,那屁股,都有肉!而且胆儿小好啊,会伺候人,”女子放低了声音,凑近了男子说道:“咱们自家养的,总比外面贴上你的那些干净听话,只要你的心不在外面,我保证把这孩子调教的乖乖的,每天伺候你,成么?”

男子闻言,从身前茶几上拿起一个苹果丢在小燕脚下,命令道:“苹果是给你的,转过身,跪下,撅着屁股跪着吃!”

小燕生怕买主不满意,把自己赶出去。因此赶忙照着吩咐跪好,乖乖地撅着屁股啃起了苹果。

“倒是听话,屁股也圆,”男子语气稍缓:“以后我就是你爸,她就是你妈,这几天你先跟你妈好好学学规矩,要是不听话就好好收拾你!”

第一顿打

小燕从小就经常挨打。

上面有一个能干的姐姐,下面有一个受宠的弟弟,而小燕呢,就正好是爹妈眼里最最“多余”的那一个。屋里的鞋底、门栓,院里的藤条、树枝,爹娘随手抄起来就是没头没脸地一顿招呼。

就像一切看人脸色长大的孩子一样,小燕的胆怯中隐藏着挣扎求存的聪颖。见识了这栋别墅的气派,吃了保姆拿来的自己从未体会过的美味的点心,小燕打定主意一定要让爸妈满意、一定要留在这个家。因此,不到半天,小燕就已经学会了养母教给的“规矩”。

彻彻底底地洗漱后,妈妈给小燕涂上了润肤乳。第一次全身香喷喷的小燕低着头跪在养父的书房里,按照养母的吩咐说道:“妈妈说,晚饭好了,小燕伺候爸爸下楼吃饭吧。”

养父“嗯”了一声,继续看秘书电邮过来的发言稿,小燕微微抬头,眼前是一张宽大的红木办公桌,桌上正放着半盒名片,上面印着质朴的三个黑色魏碑小字:周大进。

“爸爸,妈妈担心您的胃病,让小燕求您按时吃饭。”

养父周大进对小燕的进步大感惊讶,合上电脑,笑着问道:“进步得挺快,中午时还不敢说话呢。是不是妈妈打你屁股了,所以才变乖?”

小燕的脸红了,头埋得更低:“没有,爸爸。妈妈说小燕的第一顿打要请爸爸亲自调教。下午妈妈已经教了小燕挨打的规矩了。”

一番话,说得周大进心痒难耐。周大进很喜欢打女孩子屁股,尤其上了四十岁之后,不愿吃药伤身的他从女孩红肿的屁股和求饶的呻吟中享受到了极大的征服感。

“来!趴到爸爸腿上来!”小燕连忙听话地绕过办公桌,站在养父身侧,将身子趴了上去。

周大进用手抚摸着女孩的屁股—皮肤有些粗糙,肤色不白但形状很好,很翘,虽然还没发育,但可以想见这宽胯骨的女孩将来必定会有一颗饱满的屁股。

“求爸爸调教小燕,求爸爸狠狠打小燕的屁股。”小燕一字一顿地谨慎开口,生怕记错了惹爸爸生气。

“啪!”周大进斜斜地扇了一巴掌下去,小燕屁股上的肉微微地颤着。“一,谢谢爸爸。”小燕不但没躲,反而努力把屁股撅得更高了些。

“啪!“”啪!”“啪!”“啪啪啪!”周大进左右开弓,连扇了数下,小燕吃痛,扭了扭屁股。“呃啊……十,十一,十二,谢谢爸爸。”

周大进桃花不断,也有几个专门做m的女朋友,但像小燕这样乖巧、羞怯的小女孩,他还是第一次接触。

在小燕的屁股被打成一团粉红之后,周大进俯下身,在小燕耳畔低声说:“爸爸会用尺子再打你十下,然后我们就去吃饭。”小燕只觉得爸爸放在自己屁股上的手热热的,自己的脸上也热热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更细了:“求爸爸调教,求爸爸狠狠地打小燕的屁股。”

“嗖—啪!”“啊!一!谢谢爸爸!”红木戒尺在小燕的屁股上留下一道嫣红。“嗖—啪”!“二!谢谢爸爸!”小燕的屁股翘得高高的,不躲不闪。

“嗖—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狠狠地抽在一模一样的位置上,“啊!”小燕忍不住抬起身子,两条细细的小腿蹬了起来。

“小燕错了,小燕错了……呜呜”不知是因为疼还是因为怕,小燕的眼泪流了出来:“求爸爸重重地打小燕的屁股……呜呜……”

小燕的哭求对周大进而言,无异于上好的兴奋剂。他一把按住小燕的腰,抡圆了胳膊一下接一下舞动着戒尺。

“啪啪啪!”“啊!呜呜……谢谢爸爸……”

周大进一边用手揉着女孩儿的屁股上横七竖八的檩子,一边满足道:“先不打了,咱们先去吃饭,爸爸饿了。”

小燕赶忙爬起来,忍着疼跪下说:“谢谢爸爸调教,谢谢爸爸打小燕的屁股。”

周大进用手抬起小燕的脸,对这个女孩的清秀很是满意,尤其那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睛,里面还含着两汪眼泪。“不用谢,吃完了饭,再接着调教!”

养母的责罚

这顿饭,小燕直直地跪在椅子上,将周大进想吃的菜肴逐一夹起来,一口一口地喂进周大进的嘴里。

周大进的嘴角上挂着些烧鹅的卤汁,小燕刚想伸手去擦,就听养母笑着开口道:“燕儿啊,用你的舌头,帮你爸把嘴舔干净。”

小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张小脸“腾”地红了。然而,在养母的挑眉和养父的玩味注视下,小燕还是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庆红啊,你还真是会调教,”周大进拉住了夫人的手,动情道:“你对我,真用心!”

“燕儿啊,听到妈妈的命令,不马上去做,会怎么样啊?”季庆红对着丈夫妩媚地一笑,复又转过头调教养女。

“小燕伺候爸妈的态度不好,屁股应该挨打,求妈妈调教。”

季庆红点了点头:“先伺候你爸吃饭,等睡觉之前妈再打你屁股。”

一顿饭过后,周大进直呼享受,坐在沙发上一边划拉着怀里的小燕,一边和夫人闲话家常。季庆红心头暗喜,买了这么个又年轻又乖顺的小妖精在家,何愁丈夫不疏远外面那些烂花野草。小燕则按照养母的吩咐,用嘴含了祁门红茶,等周大进想喝时便喂给他。

不知不觉间,夜色深了。季庆红看丈夫有些疲倦,便提议回卧室。“燕儿啊,把那边儿柜子里的红色盒子拿出来带着,在把旁边的藤条拿出来,跟爸妈回卧室!”周大进听见夫人如此安排,心头大喜,欣欣然搂着庆红走去了二楼的卧室—那间他已经整整一年没有走进的卧室。

“哎呀……庆红你这真是……哎呀……嘿嘿……”季庆红吩咐小燕从盒子里拿出来、含在嘴里的竟然是一根硅胶阳具,颜色、大小、样子都像极了周大进自己那一根。

“好好含着,不许掉了,也不许用牙咬,要是等会儿上面有牙印儿,我就活儿打死你!明白了吗?”庆红半笑半真地命令道。

“唔……”小燕忍着呕吐感,拼命点头。

在那张定制的大床上,周大进靠着床头坐着,小燕则跪趴在床上的懒人沙发里,侧身面对着周大进,这样的姿势,既能看到小燕口含阳具,又能看到她挨打的屁股。

“唔!”“唔!……呜呜”藤条比起戒尺要疼得多了。小燕的屁股早已挨了几十下戒尺,还在肿着,藤条“嗖”地抽下来,疼得小燕几乎跪不住。

“唔!唔!”小燕不敢躲也不敢喊叫,她只能左右摇晃着屁股,企图能舒缓些许疼痛。

“嗖—啪!嗖—啪!”“唔!唔!呜呜……”小燕疼得满脸泪水,混着口水顺着阳具滴落下来。

看着小燕疯狂扭动的红屁股,纵横情场的周大进也忍不住兴奋起来—

“庆红,庆红,明天再揍她,现在,我想你了!”

读书识字

小燕在原本的学校里已经读到了五年级。季庆红给了她一套中英文对照的古诗文和两个电子词典,对她说:“给你两个月时间,白天自己查字典,晚上读给我和爸爸听。你要真是个苗子,妈妈就好好地教你读书。”

“谢谢妈妈!谢谢妈妈!”小燕的屁股还肿着,但心里却因为这套书而乐开了花。

季庆红明白,就算是个玩意儿,也只有精致的玩意儿才能入得了周大进的一双法眼。女人要精致,不单是脸蛋儿、身材、床上的手段,更要紧的是知识和见识。小燕眼下稚嫩可爱,但往后若想长长久久地拴住周大进的心,就必须读书。

“啊!小燕疼!啊!妈妈饶了我吧!啊!”季庆红抡着戒尺狠命地抽打,小燕的屁股和大腿上满都是一片一片的红紫斑驳。开始时,小燕还能按规矩报数、道谢,但季庆红越打越重,直打了百多下后,小燕实在忍不住哭喊求饶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季庆红心头有气,一半是因为小燕基础太差,另一半则是因为周大进又是一整个星期没有回家。

“让你不好好伺候你爸!让你不好好读书!我打死你个小屄玩意儿!”“啊啊啊!疼啊!妈妈别打啦,求您别打啦,小燕好好伺候爸爸!啊!”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Oh, my beauty, how wonderful you are! You are slender and gracious, just like the flowers in the early spring. I failed to find another girl as charming as you.”

小燕背了整整三天,屁股也被狠狠地打了三天,终于在星期五周大进在家时背出了杜樊川的这首《赠别》。果不其然地,周大进的眼睛亮了起来:“小燕,你知道什么是豆蔻吗?”

“妈妈说,豆蔻是就像小燕一样。妈妈还说……”

“妈妈还说什么?”周大进笑着拍了一下小燕的屁股,追问道。

“妈妈还说,豆蔻很好看……小燕的乳房……就像豆蔻一样,爸爸会喜欢玩儿……而且……爸爸越玩儿,小燕的乳房就会越大、越好看……”小燕的声音越来越低。

“哈哈!你妈妈教的太对啦!”周大进坐着,刚好和站着的小燕一般高。他左手揉着小燕的胸脯,右手捏着小燕的屁股,心里盘算着怎么调教眼前的小妖精。

伺候爸爸

卧室里,周大进昂首叉腰地站在床边,小燕在床上半跪半撅着,用一双小手捧起爸爸的阳具,小心翼翼地用舌头舔着。季庆红则坐在小燕身后,用散鞭抽打小燕撅起的屁股。

散鞭打屁股本来不怎么疼,但小燕的屁股这几天一直挨打,晚餐前又被周大进用巴掌尽力扇了一顿,因此早已经红肿不堪,饶是季庆红只使了五分力气,也疼得小燕屁股一颤一颤地哆嗦。

“啪啪啪啪!”小燕徒然地扭着屁股,舌头却不敢有丝毫停歇。她极力不去理会屁股上连成一片的痛楚,只一心一意地集中全部精神伺候着爸爸。

“呃啊……唔……唔唔……啊……”小燕的呻吟声连带着口水一并裹在周大进的阳具上。

看着扭动躲闪的红肿屁股,听着抑制不住的痛苦呢喃,感受着舌尖带来的温润刺激,周大进很快地变长、变硬了。

这一次,小燕没有去旁边的小床休息,而是按照妈妈之前的嘱咐,跪坐在一旁,揉搓着自己身前尚未长成的双乳。

不出季庆红所料,这一次,周大进果然十分尽兴。

第二天,周大进离开后,季庆红专门为小燕订了一个奶酪蛋糕作为奖励。

“多吃点儿!多吃点儿有营养的,没事儿多揉揉胸脯儿,屁股上再天天的挨打,我们燕儿就能很快地长大,变成个胸大屁股翘的小骚货,到时候就能好好地伺候你爸了!”

咖啡

小燕的床是季庆红费了心思的。四只床脚上各连着一副粉红色的皮质镣铐,从床头至床尾还依次拦着五道寸许宽的皮绳,方便将人固定在所需要的位置。

小燕的上半身被绑在床上,两条腿则被镣铐拴在两边的床脚上。她反手扒着两瓣屁股,将稚嫩的私处完全展露出来。

“求爸爸妈妈调教小燕,求爸爸妈妈狠狠地打小燕的屁股。”小燕拱了拱身子,把屁股撅得更高了一些。

周大进搂着夫人,笑道:“我等会儿再玩儿,先看你怎么把丫拾掇干净喽。”季庆红抿嘴一笑:“成,那你就等着吧!”说完,拿起一只长五寸、宽二寸、带握柄的皮拍子,扬手在小燕大腿根上“噼噼啪啪”地连抽了十多下。小燕疼得直吸气儿,扒着屁股的手却不敢放松,她的两片屁股还是洁白的,只是屁股和大腿的交接处已经成了浅粉色,微微地颤着。

“谢谢妈妈调教,谢谢妈妈打我的屁股。”“不忙谢,这才哪到哪儿,今儿爸爸妈妈要好好地调教燕儿一整天呢。”“是,求爸爸妈妈好好地调教小燕。”

“俩手用点儿力气,把屁眼儿露出来!”“是!妈妈!”季庆红戴上一副医用手套,手指上抹了一些润滑油,在小燕的肛门口转圈按压。

小燕又是害羞肛门处的异样感觉,又是担心自己的屁眼儿脏了妈妈的手。“阿……”随着手指的用力,小燕下意识地呻吟出来。

“啊!”季庆红一手继续扩张小燕的肛门,另一只手则用两根手指掐住小燕刚挨过打的臀肉,用力拧着。“啊!谢谢妈妈……”

小燕的肛门受到刺激,忍不住一张一闭地收缩,只要一缩,大腿根内侧的嫩肉就马上被妈妈拧起来转圈。小燕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咬着牙尽力控制着不听话的屁眼儿。

小燕的屁眼儿油津津、粉嫩嫩的,季庆红看扩张得差不多了,就抽出手指,将灌肠器的管子插了进去。

小燕不用再扒着屁股,她用心感受着灌肠袋里的咖啡一点一点地流进身体,感受着皮拍子一下接一下地打在屁股上。一种奇异的感觉慢慢地出现,她的脑海中竟然接连地浮现出爸爸和妈妈睡觉时的画面……

“啊……妈妈……求您调教我……”小燕的脸色潮红,季庆红伸手抠了下她的私处,不由得笑了:“小玩意儿,骚逼里流汤儿了!”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咖啡灌完了,小燕的屁股已经被打得通红。但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更期待似的,轻轻摇晃着屁股。“妈妈,求您打我,狠狠地打我的屁股。”

小燕的肚子里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季庆红帮小燕松开镣铐和皮绳,嘱咐她务必清洗干净了再回来。

小燕一共灌了三次,其间周大进用嘴喂她喝了两杯加了奇亚籽的牛奶补充体力。后面两次季庆红特意让小燕的屁股稍作休息,改为抽打脚心,又痒又痛,又被镣铐拴着避无可避,小燕全身发抖着不住呻吟。

三次沐浴后,小燕屁股上的颜色上只剩下一层淡淡的粉红。周大进命令小燕分开腿趴在大床边,将身子伏在床上的懒人沙发里,又试了试高度,满意后才让小燕转过身来,先用舌头伺候自己。

小燕将爸爸的阳具含进嘴里,用心地来回舔着。季庆红则绕到小燕身后,用小鞭子狠抽小燕的屁股—果然,随着小燕抑制不住的哭泣,周大进兴奋了起来:“求我,求我玩儿你!求我!”

小燕急忙按照刚才的高度撅好,一手扒开屁股,一手将润滑油抹进屁 眼儿,带着哭腔恳求道:“求爸爸调教小燕,求爸爸狠狠地玩儿小燕的屁股。”

“啪啪”“啪啪”,周大进并不自己动,而是紧紧握住小燕的腰肢,来回撞击。小燕难受极了,三次灌肠后她已经十分疲惫,强烈的异物感和隐隐的撕裂感让她几乎要昏死过去。但小燕也怕极了,她怕伺候不好爸爸,让爸爸妈妈生气。因此,在她明白了爸爸的需求后,不等爸爸动手,就咬着牙自己来回扭动了起来。

周大进大乐,腾出的双手开始左右开弓、狂扇小燕的屁股—“啪啪!”“啪啪啪啪啪!”巴掌扇在屁股上的声音脆生生的,混合着阳具来回抽插的声音,让周大进上了天堂!

妈妈的礼物

小燕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才完全恢复。不过,即便在肛门撕裂、屁股不能挨打时,小燕也一直坚持一早一晚跪在爸妈脚下,恭恭敬敬地请求调教。周大进早上忙,通常一边让夫人帮着穿衣服,一边让小燕自己扇耳光、学狗叫。晚上则是花样百出,从打手心、挠脚心,到用小鞭子抽乳房、阴户,不一而足。

饶是周大进纨绔惯了,也不由得对小燕动了几分情—这是第一个彻彻底底属于他、整副身心伺候他的女孩。于是,他让小燕以自己保姆家超生黑户的身份,用“方菲燕”的名字在天子脚下落了户。

这名字自然是出自季庆红,她想的是“春色遍芳菲,闲檐双燕归。还同旧侣至,来绕故巢飞”,希望借助小燕让周大进珍惜“旧侣”、眷恋“故巢”。打着为小燕庆祝的名义,她还特意准备了一套情趣服饰。

周大进笑着翻看夫人准备的套装,拣出一副乳夹,在小燕眼前晃了晃,问道:“喜欢吗?等会儿把这个夹在你乳头儿上!”小燕看那乳夹上坠着粉红色的绒球,确实可爱,便咬着唇用手掬起两只乳房,低声道:“喜欢,谢谢爸爸妈妈……啊!”

白金的乳夹连着粉色的绒球儿,衬得小燕的一对儿乳房白嫩嫩的可人—被收养了两个月,每天的护肤与燕窝让小燕的身上变得白了,乳房和屁股也更加圆润了。

配套的还有粉色的项圈和白色毛茸茸的狗尾巴。小燕穿戴整齐后,背上驮着小皮鞭,让周大进牵着爬了几步。

“这个好!哈哈!遛狗,还当锻炼身体啦!”周大进牵着小燕在客厅里绕了一圈,又想牵着她上楼去卧室慢慢地玩儿。

小燕停在楼梯前,抬起头为难地看着周大进,哀求道:“爸爸,一上楼,小燕背上的鞭子就会掉下来的,求求爸爸,让小燕叼着鞭子爬吧。”

周大进板起脸,命令道:“求爸爸就得挨打,忘了规矩了?”“没忘,没忘,”小燕双手捧起鞭子:“求爸爸调教,求爸爸狠狠打小燕的屁股。”“嗯!”

“啪啪啪啪!”周大进先在小燕背上胡乱抽了十几下,看着她屁股不住地微微摇晃,便伸出手一边用力揉捏她的乳房,一边坏笑道:“是不是屁股痒痒了,好好求爸爸,爸爸就赏你一顿打!”

小燕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自从那天挨着打被爸爸妈妈玩了屁眼儿之后,她的身体就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以往挨打时战战兢兢,如今却好似越来越期待屁股挨揍,越来越期待妈妈的调教和爸爸的阳具了,刚才在把尾巴塞进屁眼儿时,屁股就已经发痒,很想挨打了。

“求爸爸狠狠地打小燕的屁股!”说罢,小燕转过身去,用手将尾巴撩起来,低低地伏下身子,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周大进来了兴致,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挥舞起鞭子,照着小燕的屁股就是一顿猛抽。

“啊……谢谢爸爸……啊!”

“小骚玩意儿,本来想回卧室再调教你,没想到你这么贱,哈哈!庆红,把那电动的夹子给丫夹在骚逼上!”

季庆红答应一声,拿着夹子走过来,命令小燕分腿跪直,而后利落地将两只电动夹子一前一后夹在了她幼嫩的阴户上。

“啊!啊!!!嗯!”季庆红刚把开关打开,小燕就不住地尖叫起来:“爸爸,爸爸,求您打我,爸爸!狠狠打我的屁股,求您了!”小燕拼命控制着不让自己继续尖叫,但她的屁股却不顾羞耻地越撅越高,颤巍巍地渴求着鞭打!

“嗖—啪!啪!啪!啪!啪!”周大进使足了力气抽了下去,小皮鞭不会伤人,但造成的疼痛感却极强,“啊啊啊……呜呜……啊!”小燕疼极了,身体也兴奋极了:“爸爸!爸爸!呜呜……打我……求您打我……啊!”

周大进又狠抽了几下就停下手,季庆红也心领神会地关了遥控。“唔……呜呜,”小燕两条腿扭在一起,哭着哀求:“谢谢爸爸,谢谢妈妈,求爸爸妈妈继续调教,继续打小燕……继续……”

“继续什么?除了屁股,燕儿还有哪儿想挨调教啊?”季庆红笑眯眯地问。

“还有……求爸爸妈妈调教……调教小燕的这儿……”

“小骚玩意儿还真上道儿!”周大进大乐,打了个哈欠,道:“今天累了,明天再接茬儿调教你!”

“是,谢谢爸爸妈妈调教,谢谢爸爸妈妈打我的屁股。”小燕虽然不情愿,却只好低下头按照规矩道谢。

“刚才叫得……啧啧啧,那叫一个浪!还有这儿,这儿,地上流了这么多骚汤儿!”周大进撇嘴:“今天晚上不许睡觉!好好地跪一晚上!”

妈妈的怒火

周大进南下考察半个月,季庆红眼睁睁地看着刚刚回心转意的丈夫又一次离开了家,身边带着秘书苏美媛。

“我知道你不待见美媛,可她到底为我流过孩子,哪儿能说断就断了啊……”季庆红不能生育,闻言气得流泪,却也无可奈何,只好把气撒在小燕身上。

“那么多雌激素、蜂王浆灌下去,连个例假都灌不出来!养着你干什么吃的!”季庆红命令小燕分腿跪直,拧她腿根和下体的嫩肉。

“呜呜……小燕知道错了,妈妈别生气了……”

“知道错个屁!整天发骚,屁用没有!长屁股干什么用的!把骚屁股撅起来!”

“是,求妈妈调教,求妈妈狠狠地打。”

“我打死你个小骚娘儿们!”季庆红用的是最薄的皮拍子,图的是声音响亮,打着过瘾,好得又快。

“唔……唔……”妈妈打得太快,小燕来不及报数,只好跪得直直的,控制着屁股一动不动地乖乖挨打—爸爸喜欢自己小声叫、喜欢自己扭屁股,妈妈却刚好相反。

“小骚玩意儿,打你屁股便宜你了!”季庆红把小燕按倒:“把两条腿分开、抬起来!”“是,求妈妈调教!”小燕用手抱住双腿,露出下体。

“啊!”皮拍子重重地落下来,抽打在阴户上。“不许叫!”

“啪啪啪啪啪!”“唔!唔唔!”娇嫩的阴户哪经得起打,小燕疼得直哆嗦。

“毛儿都没长齐的小逼玩意儿!让你去勾搭人有个屁用!”“啪啪啪啪啪!”“啊……唔唔……”小燕死死地咬住嘴唇,疼得满脸都是泪水。

“啪啪啪啪啪!”季庆红越打越气,眼见着小燕的下体高高地肿了起来,才喘着粗气道:“看我今天打不死你!趴下!”—下体不能多打,但屁股抗揍!

“我打死你个小骚货!让你勾搭人!让你生不出孩子!”季庆红死死按住小燕的腰肢,使出吃奶的劲儿疯狂地抽打小燕的屁股。嘴里骂的,也不知是苏美媛,还是小燕,抑或是她自己。

“唔!唔!”小燕拿出全部意志,控制着自己的嘴巴不要尖叫,身体不要挣扎。

“啪啪啪啪啪啪!”小燕的屁股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啪啪啪啪啪啪!”屁股上出现了血点子,“啪啪啪啪啪啪啪!”……

就在小燕觉得屁股变得麻木,神智也有些麻木时,季庆红终于停了下来。

“谢谢妈妈调教……谢谢妈妈打我的屁股……”小燕的声音非常沙哑,道过谢后,便不知不觉地昏睡了过去。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