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王府深规 4》的后记

王爷转身回到床边,看到嫣儿正在自己揉挨打的部位,叹了口气,然后不再说话,轻轻地拿开嫣儿的手,给嫣儿揉着臀部。嫣儿只是自顾自的哭着。

揉了一会,王爷去柜子里拿了止痛药,给嫣儿擦上,然后又拿了条毛巾浸湿后敷在嫣儿的屁股上。

“丫头!疼的还厉不厉害?”王爷心疼得问。

“呜……你说疼的厉不厉害?”嫣儿没有任何称呼,赌气的说。

“好了,别哭了,是本王打得重了些。”王爷后悔的说。“但是你也真的太不像话了,病了怎么能不吃药呢?”王爷埋怨道。

“你还知道我病着阿!”嫣儿抽泣的说。

“呵!”王爷苦笑一下:“丫头啊,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哼!我就是没规矩了,你是不是还想打我啊?呜……你不如打死我算了!”嫣儿越说越气,把头埋在手臂里,又哭了起来。

王爷轻轻地朝嫣儿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丫头!刚才本王告诫过你的话是不是忘了?”王爷严肃的说。

嫣儿不敢说话,继续哭着。

“唉!”王爷叹了口气。“好了,好了,不哭了,本王错了。”王爷抓着嫣儿的胳膊,试图将她抱起。

嫣儿此时还在和王爷赌气,挣扎着不让王爷抱自己,扭动中无意碰到了吹弹可破的臀部,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王爷见嫣儿如此犯倔,又怕她再碰到痛处,所以也不动她了,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嫣儿刚刚被打过的地方。

过了一会樱拧在外敲门:“禀王爷,侧妃的药熬好了。”

“端进来吧。”王爷吩咐道。

“是。”樱拧应了一声把药端了进来,和蜜饯、牛乳一起放在桌子上。

“你下去吧!”

“是。”樱拧放下药走了出去。

“丫头”王爷见嫣儿的哭声小些了,柔声说道:“药好了,起来把药吃了吧。”王爷几乎乞求的语气。

嫣儿还是趴在床上没有动,也不出声,她还在和王爷置气。

“来,听话,吃完药再吃些蜜饯,就不会觉得那么苦了,乖。”

又过了一会见嫣儿还是没动静“丫头!快点起来,吃药!”王爷的声音强硬了起来,命令道,并伸手扶起嫣儿。

嫣儿许是被王爷打怕了,听到王爷用命令的口吻,便半推半就,慢吞吞的起身。

“唉!”王爷又叹了口气,小心的将药碗端过,用勺轻轻地搅动着,然后用嘴试着温度,觉得有点热就吹吹,然后再试,再吹……直到温度合适,再送到嫣儿嘴边。

嫣儿吃力地用手撑在床上趴着,痛苦的喝着王爷亲自喂的药,王爷将药碗放下,顺势将嫣儿抱起侧着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勺一勺的喂着,不一会,药喝完了,王爷将嫣儿小心的抱在怀里,把蜜饯放入嫣儿口中。此时的嫣儿像一只小猫一样,很乖。

王爷还是继续给嫣儿揉着屁股,嫣儿任凭王爷怎么哄也还是不理王爷。

“丫头阿,别闹了,本王累了,你知不知道,本王已经两天两夜都没有合过眼了。”

嫣儿看了看王爷红红的眼睛,心疼得趴在王爷的怀里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听话,以后好好吃药。”

“王爷……是嫣儿不好……嫣儿以后一定好好吃药……呜……嫣儿以后会乖……呜……”

“好了,不哭了阿。”王爷拍着嫣儿的肩膀哄到。

王爷将嫣儿轻轻放在床上,自己也上了床,将手臂放在嫣儿的脑袋下面,就这样二人渐渐睡去……

十五、王爷被贬

又过了几个月,六姨娘诞下一女婴,王爷很是欢喜,老夫人似乎不怎么高兴,听说是位千金,连看也不肯看一眼。

九月的一日,王爷因朝中之事惹怒皇上,被皇上贬为庶民,并发配到神仙岛。

……

“侧妃!侧妃!”樱柠急冲冲的跑来。

“怎么了?这么急?”嫣儿问道。

“奴婢听说王爷被贬了,而且被发配到神仙岛,无召不得进京。”

“为什么?”

“奴婢不知道,奴婢也是听下人们说的。”

“那这府里的上上下下怎么办。”

“听说皇上念着王爷曾经有功于社稷,准许家眷继续住在京城,吃朝廷俸禄,但是听说好像不能带下人。”

“王爷什么时候走?”

“听说今天必须要离开京城。”

“快,樱柠,帮我收拾东西。”说着,自己边换衣服,边拿些曾经王爷赏给自己值钱的东西。

“侧妃,您干什么啊?”

“快点,我要跟王爷一起去。”

“侧妃,听说神仙岛是个没人居住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快点,别磨蹭了,那有王爷就行了。”

明月阁,七姨娘听说此事,速来向王妃报信。

“王妃娘娘,听说王爷被贬了……”

“我听说这件事了。”

哐啷!王爷推门进来。

“茹月,你愿意跟我去么?”

“王爷……我……”王妃吞吞吐吐的说。

“老七,你呢?”

“我……”

“呵!”王爷冷笑了一声:“不必说了,母亲需要照顾,你们留下来替我尽孝吧。”

“是……”二人异口同声。

就在此时二姨娘产下一男婴,王爷为其取名奕晨,老夫人乐的合不拢嘴,得知王爷被贬的消息,心里也不只是什么滋味。

王爷来到听雨阁,见到刚刚生产完,身体虚弱的二姨娘,心里不是滋味:“蔓茹,是我对不住你。”

“王爷,我听说了,只是我刚刚产下晨儿……”

“啊,你好好的呆在府里把奕晨抚养成人吧。”说完就走了出去。

王爷来到寒霜阁,芸霜和芸雪准备好行李正要往出走。

“你们这是……”

“王爷,我们都听说了,还请王爷放了我们吧。”芸霜理直气壮地说。

“好……好!走吧。”

……

王爷走在路上,他原本也没有想带着谁去,他只是想和他的女人们道个别,没想到……

王爷来到聆风阁,六姨娘抱着女儿跪在门口,王爷将她扶起,抱了抱女儿,和六姨娘说了会话,便去了八姨娘的屋子。

“静琬……”王爷此时不知将如何面对她。

“我都听说了。”八姨娘面无表情的说。

“你要跟我走么?”

“我不会跟你走,我不能忍受你的心里时时刻刻装着别的女人。”

“我对不住你……”说着从袖口拿出一块美玉,送给静琬“这个给你留作纪念吧。”

“呵!”静琬冷笑“‘何必珍珠慰寂寥’,王爷还是自己留着吧。”

“对不起……”

“王爷不必自责,这本不是王爷的错。”静琬落泪“是我错把王爷对我的宠当做了爱。呵呵呵呵呵呵!”静琬苦笑着。

“静琬,我真的爱过你。”

“王爷,那不是爱,爱是一生都不会变的,王爷从来就没有爱过。”静琬擦了擦眼泪,绝情说的说:“王爷请回吧,在王府里至少衣食无忧。”

王爷走出聆风阁的院子,静琬用刀子划破手腕,浸在泡有玫瑰花的温水里,静静的……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王爷朝着凝嫣阁的方向走去,心想:看来是我错了,原来,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呵呵,我的女人们都不愿意跟我受苦,她们宁愿没有我,而享受丰富的物质。呵呵……王爷苦笑。

王爷走到凝嫣阁的门前,驻足思索,最后决定不踏进凝嫣阁,他害怕那丫头犯起倔来执意要跟着他。

王爷转头走出王府。

王爷走后,老夫人就派人把二姨娘的孩子强行抱到王妃处,美其名曰:二姨娘产后需要休息,不宜自己带孩子,故由王妃替为带养。六姨娘听闻此事,长出了一口气,把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自言自语道:“幸好你是个女儿……”

王爷出府后,在府外不远处看到一熟悉的身影,背着一个包袱站在那里,王爷快步上前“丫头,你……”

“王爷,我在这等了你好久了。”嫣儿轻松的说。

“你……是来送我的?”

“嗯?送你?哦!呵呵,是啊,一直把你送到神仙岛。”

“丫头……”

“走啊!”嫣儿拽着王爷的胳膊。

“嫣儿,你听我说,我现在已经不是王爷了,我是被发配到神仙岛的。”

“嗯!我知道啊!走吧!”

“丫头,你要是来送我的,现在就赶紧回去,我看着你走。”晋安的大手轻轻地往嫣儿臀部拍了一下。

“我不要,我不是来送你的,我要跟你去!”嫣儿有些生气。

“你以为去神仙岛真的能当神仙么?那里……”

“我知道那里什么都没有。”嫣儿打断王爷的话:“可是那里有王爷啊。”

“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是王爷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以后不准叫我王爷了知道么?”晋安用力抓着嫣儿的肩膀,大声吼道。

“那我叫你什么,叫相公会被打,叫王爷又会被骂。”嫣儿嘟着嘴,委屈的说。

“呵!”晋安被嫣儿的话逗笑了,歉意的说:“丫头,你跟着我会受苦的,听话,回去吧。”

“我不!我就要跟着你,我不会回去的。”

“不行!”晋安不想让嫣儿跟着他受苦,抓着嫣儿的手就往王府的方向走。

“哼!”嫣儿甩开王爷的手,哭着走向王府,晋安目送她直到她回去,才放心的慢慢悠悠往前走,心里充满了伤感……

夜晚,晋安走到一片树林,那里没有客栈,他就想着将就一晚,明天再走,突然觉得身后像是有人跟踪。

晋安先按兵不动,然后猛地回头,发现在一棵树的后面,晋安快步上前……

“嫣儿?……你不是回去了么?”

“我没回去,我只是躲在拐角处偷偷看着你,等你回身走了,我才出来,一直跟着。”嫣儿低着头,像犯了什么错似的。

啪!啪!两大巴掌不轻不重的打在嫣儿屁股上。

“啊!”嫣儿捂着屁股大叫。

“不让你跟着,怎么就不听话呢?”晋安心酸的看着她。

“反正我不会去,打死我也不回去,反正这个时候连城门都关了,想回也回不去了,你要是不让我跟着,你就自己走吧,别管我。”嫣儿得意的说。

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饿了吧!”

“嗯!”嫣儿笑着点头。

“走。”晋安拉着嫣儿去猎一些野味。这一晚她们就在野外相互依偎着睡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嫣儿跑跑跳跳的在前面,晋安背着包袱在后面:“丫头,你这包袱里面是什么东西啊,这么重。”

“哼!现在你知道重了啊,你不知道昨天我走的多辛苦。”嫣儿埋怨道。

“呵!到底什么东西啊。”

“都是你以前赏给我的珠宝啊,还有我们的衣服。”

“衣服?你还拿了衣服?”

“是啊,不然,路上我们换什么。”

“哈哈,你想的可真周全啊!”

有了嫣儿的陪伴,晋安觉得心里也没有那么苦闷了。

“王爷,真舒服!”嫣儿愉快的说。

“什么?”

“王爷您不觉得很轻松么?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轻松过。”

“是啊,我也觉得很轻松,好像身上的包袱都被卸掉了一样。”

“真好,就我们两个人……”

晋安搂过嫣儿,二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十六、王爷出征

王爷和嫣儿来到神仙岛,由于神仙岛久无人住,连个房子都没有,王爷只好与嫣儿自己动手搭建自己的房子,还好现在天气不冷,再过几天,天气就凉了,嫣儿把曾经的珠宝首饰当了换了些钱,买了些日常需要的东西,白天王爷砍树,嫣儿就负责给王爷打打下手,生火做饭,由于嫣儿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做饭时把小脸熏得像花猫一样,看得王爷又心酸有好笑。

没几天,房子盖好了,很简陋,但总算不用露宿了,由于神仙岛没有人居住,所以资源多的是,王爷和嫣儿每天以砍柴为生,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嫣儿还是乐在其中。

一日,嫣儿见王爷整日劳累,心中暗自心疼,决定做点什么逗王爷开心,她突然想起姐姐,在她心里一直以为王爷是因为姐姐才对她这么宠爱,于是这天她身着一身白衣,将头发挽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其余头发散开,眉眼之间也回忆着姐姐当年的妆容上妆,然后走到湖边,坐了下来,等着王爷。

过了一阵子,王爷划船回来,看到岸上的人,心里不由一惊,想起曾经的那个梦,吓出了一身冷汗,快速划至岸边。

嫣儿见到船起身站了起来,学着当初姐姐端庄大方的举止。

王爷下船抓着嫣儿的胳膊:“你把她怎么了?”

把嫣儿问得一愣:“嗯?王爷?把谁怎么了?”

王爷一听声音还是嫣儿的声音,细看眉眼之间虽妆容相似,但嫣儿总有一些俏皮在脸上。心总算放下大半了。

“你是嫣儿……还是凝儿?”王爷问道。

“王爷猜呢?”嫣儿调皮的反问道。

王爷抓过嫣儿的胳膊,将她夹在腋下,照着嫣儿的屁股连打了几巴掌。

“阿……王爷,啊……疼……呜……”

王爷的手没有停,继续愤怒的打着,打了一会,王爷的气消了一些,把嫣儿放开,嫣儿哭得梨花带雨,可怜兮兮。

王爷将嫣儿搂在怀里,狠狠的说了一句:“以后不准再这样吓本王了,听到了没有?”说着很掐了一下嫣儿的屁股。

“王爷……呜……我没想吓你,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看着王爷整日这样劳累,嫣儿只想学姐姐的样子,陪陪王爷。”

“傻丫头!”王爷责怪道,边说边擦去嫣儿脸上的泪水。“为什么要学你姐姐?”

“王爷不是深爱着姐姐么?”嫣儿无辜的问。

“傻丫头!那是以前。”王爷摸着嫣儿的头,认真地说。

“难道王爷不是因为我长得像姐姐才……”

“一开始是,但后来我就慢慢的爱上你了。”

“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王爷抓着嫣儿的手放在自己的胳膊里,慢慢的往前走。

“那王爷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嫣儿俏皮的问。

“不知道,也许一开始就爱上了你,只是我不知道而已,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梦……梦醒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离不开的是你,而不是你姐姐,所以那天当我看见你把药倒掉的时候才会那么生气。”

………

一个月后,已是冬天,王爷可能是这些日子劳累的原因,身体状况日渐愈下,这天夜里王爷开始咳嗽,后来渐渐发起高烧来,嫣儿在睡梦中被惊醒,看着王爷的脸烧得通红,吓坏了。

“王爷!王爷?”见王爷没有反应,嫣儿用手摸了摸王爷的额头。

“天啊!好烫。”嫣儿自言自语道,一时不知错所,突然间嫣儿想起若用玉石刮背,可缓解发烧症状,正巧他们手里一块上等翡翠玉佩,嫣儿费力的把王爷扶起来,靠在床头上。用那块玉佩刮着王爷的背部,然后又把王爷轻轻的放躺下,把所有的被子都给王爷盖在身上,又用湿毛巾搭在王爷的额头上,之后又熬了点姜水,给王爷喂了下去,整整一夜,嫣儿忙的不可开交,王爷出了一身汗,身子总算没那么热了,后来嫣儿又困又累,又怕王爷有事,所以就趴在床前小憩一会。

清晨,王爷睁开眼,觉得浑身好像轻松了很多,刚想要起来,发现额头上搭着湿毛巾,伸手拿了下来,又看见嫣儿趴在床边睡着:“丫头!丫头?”王爷轻声唤着。

嫣儿迷迷糊糊的醒来:“王爷,你总算醒了,昨天真是吓死我了。”

“昨天……怎么了?”

“昨天夜里,你一直发烧,身体烫得吓人,还好我有这个。”嫣儿拿出手中的玉佩。

“这个……?”

“这个是王爷第一次赏我的东西,那天我没舍得当,没想到昨天竟派上用场了。”嫣儿一脸轻松的笑着说。

“那这么说……你昨晚一夜没睡?”

“嗯,差不多吧。”

“你这丫头,快上来睡会吧,不然你病了,我还得照顾你!”王爷命令道。

嫣儿躺在王爷的怀里,觉得暖暖的,很舒服,昨晚忙了一夜,也累了,就这样很快睡着了…………

又过了几个月,王爷与嫣儿在湖边钓鱼,此时从湖的另一端来了一叶小舟。

“王爷真是好悠闲啊,莫不是人在神仙岛就真的过上了神仙般的生活?”那人打趣的说道。

“张大人,好久不见啊,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王爷了,呵呵,以后别这么叫了。”王爷让嫣儿先回屋,然后和张大人攀谈起来。

“诶!皇上今日命我前是来请王爷回京的。”

“呵呵,皇上怎么会突然想起一个罪臣?”

“王爷,实不相瞒,边境……”

“边境?当初那首领不是被我打败了么?现在有敢起事端?”

“是啊,他听说王爷被贬,就……王爷,皇上说了,恢复您的爵位,不知您还肯不肯为国家效力。”

“张大人,言重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就算皇上不复我爵位,我也一样回去的,不过……”

“王爷有何心愿?”

“呃……你去王府把一个丫鬟樱柠带到神仙岛,然后再……再给我些钱……”王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哈哈哈!原来是这事,好说好说,这事就交给我了。”

“好,张大人,你把樱柠带过来,我就跟你回京面见皇上。”

……

张大人走后,王爷回到房间:“丫头!我……”

“王爷,我不让你去!”嫣儿不悦的说。

“别闹,本王快去快回。”

“不!王爷,我怕!”

“呵!不用怕,边境的首领本来就是我的手下败将,是听说我被贬才又起事端的。”

“可是王爷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

“傻丫头,本王怎么会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呢?我已经告诉张大人,明天樱柠就会过来,让她照顾你……”王爷哄着、劝着。

第二天,张大人如约将樱柠带到神仙岛,王爷也随张大人回京了……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