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王爷虽有不忍,但又不得不从布袋里拿出银针朝着嫣儿肿得发亮的臀部刺去。

银针刺进嫣儿皮肤的一瞬间,血珠从嫣儿的臀部冒了出来,嫣儿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全身一颤,双手用力。

王爷的心仿佛在那一瞬也被银针刺痛,他多么希望这银针是刺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嫣儿身上。

王爷的眼眶有些微红,鼻子有些酸,他再也不忍心刺下去了。

“丫头……”王爷轻抚着嫣儿的屁股,一大颗泪珠落了下来。

“王爷……是嫣儿让您……担心了……”嫣儿断断续续的说道。

“丫头,本王看着你这样,心如刀绞啊。”

“大夫!”王爷朝着外厅喊道:“可还有别的方法么?”

“回王爷,只要将肿胀出的血放出来即可,用刀子划破也可,继续打直至打破也可,只是……”

“说下去!”

“只有针刺不会留下疤痕。”

“知道了……知道了。”王爷心疼,却又……

“王爷,感觉皮肤被刺破后,没有那么疼了,您继续吧。”嫣儿为了不让王爷那么心疼,故意说道。

“好……好……”

王爷狠下心,不停地向嫣儿的臀部一针针刺去,血不断地往出流,王爷的心也在滴血……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嫣儿的屁股上和大腿上满是血迹,王爷放下银针,用帕子轻轻擦拭血迹。

嫣儿疼的浑身颤抖,满身汗水。

王爷将嫣儿请放在床上,又王嫣儿屁股上敷了点止痛药,嫣儿觉得后面凉丝丝的,舒服多了,也没那么疼了。

“好点了么?”

“嗯”

“休息一会吧,折腾大半天了。”

“嗯。”

嫣儿渐渐睡着了,王爷则一刻也不闲着,不停的往嫣儿的伤处敷冷毛巾……

十三、侧妃身世

一个月以后,正值年下,王爷也想借助着喜庆的日子,将嫣儿封为侧妃,以后她便不必无故再受皮肉之苦。

“母亲,我想封九姨娘为侧妃。”

“你封她做什么我不管,但我有个条件,你要有后。”

“好,请母亲放心。”

“那就好,等有人怀孕了你在封她吧。”

“好。”

……

半年后,二姨娘和六姨娘相继有孕,王爷也如愿以偿的将嫣儿封侧妃。

嫣儿被封为侧妃后,每天规规矩矩的去给老夫人和王妃请安,从不敢懈怠,虽然每都要听老夫人的训示,但总算不用挨打了。

一日王爷朝中无事,突然想起曾经答应过嫣儿带她出去,后来由于公务繁忙,就暂时搁置下来,一直没有兑现承诺。想着便来到凝嫣阁。

“丫头,换上男装,本王带你出去散散心。”

“真的?”嫣儿喜出望外,搂住王爷脖子,笑得合不拢嘴,王爷顺势将嫣儿抱起,你爱的看着她,轻拍着嫣儿的屁股说道:“像个孩子似的!。”

“王爷兑现诺言,嫣儿当然高兴了!”

嫣儿换好衣服要随王爷走出了王府,王爷带嫣儿来到一条幽静的小路,一路上嫣儿兴高采烈,跑跑跳跳,王爷也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的无忧无虑。小路的尽头是一条小河,四周环绕着群山,此处人迹罕至。嫣儿此时看起来似乎不像刚出来时那么高兴。

“丫头,怎么了?不开心?”王爷关心的问道。

“没有不开心,只是想到了一些从前的事情,这里依然是这么美,但现在已是物是人非了。”嫣儿忧郁的说。

“你在这里也有回忆?”王爷试探的问。

嫣儿歪着头看着王爷俏皮的问:“难道王爷也在这里有回忆?”

王爷剑眉微蹙道:“是啊,但是本王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

“这里有王爷喜欢的人吧?”嫣儿好奇的问。

“呵呵!你这个小妖精,什么都敢问!”王爷笑着责怪道。

“怎么不敢问阿,这里没有人,你不是王爷,你是我相公。”嫣儿理直气壮的回答。

“呵呵,你猜对了,在这里我曾深爱过一个美丽的女子,是她让我知道,这嘈杂的闹市中还有一个这么安静的世外桃源。我们经常到这里聊天,我有什么心事就向她诉说,她总是能在我不开心的时候给我安慰。”

“深爱的美丽的女子?有多爱?有多美?”嫣儿眨着毛茸茸的大眼睛俏皮的问道。

“很爱……很美……”王爷若有所思的说:“她很善解人意,也很温柔,跟她在一起时我总是会觉得很轻松、很舒服。”

“是她美还是我美?王爷爱她深一点还是爱我深一点?”嫣儿追问道。

王爷注视着嫣儿,思索着,许久没有说话。

嫣儿意识到自己说的话让王爷为难了,化解道:“王爷,嫣儿跟您开玩笑呢,您不必当真,王爷爱她嫣儿不生气。只要让能嫣儿永远呆在王爷身边嫣儿就知足了。”

王爷伸手将嫣儿搂在怀里。

“那王爷为什么不娶她?”

“当初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母亲不同意她进家门,说她是个狐狸精,把我的魂魄摄去了,如果我想和她在一起就只能让她永远做妾,连侧妃都不能做,她还说只认柳茹月做儿媳,并以死相逼。”

“后来呢?”

“开始是我犹豫了,我想永远和她在一起,但是永远做妾就意味着永远都要无缘无故的挨板子,受训诫。我不想让她受委屈,所以试图说服我母亲,但是没有结果。后来听说他被皇上选中……”王爷深邃的眼神望向远方,不再说下去。

“那她现在做了娘娘?”

“没有,她倔强的很,扬言非我不嫁,在进宫的前一天晚上悬梁自尽了,皇上一气之下降罪于她们家。王爷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唉!”王爷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是我无能,我保护不了她……还害了她,也害了她全家……这件事本王从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王爷说完如释重负一般。“好了,现在本王说完了,该你了,丫头,你的回忆不会是在这里有个情郎吧!”王爷打趣道。

“嗯—的确有个情郎。”嫣儿煞有介事的说。

“嗯?”王爷皱起眉不悦的说:“真的?”

“王爷都可以有深爱的女子,嫣儿为何不能有情郎?”嫣儿看着王爷微怒的表情,坏笑着说:“我的情郎是王爷!哈哈哈哈哈……”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之中。

“你这丫头,找打是吧!赶快从实招来,否则,小心你的屁股!”王爷将大手举在半空,半笑半怒的说道。

“我的家就住在这里,我有一个像仙女一样的姐姐,小时候我很调皮,每次受母亲斥责,姐姐都护着我。她经常带我来这里玩,每次来这里我就可以忘了烦恼,可是我十三岁那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姐姐突然去世了,父亲被发配了,在路上身染重病……我和母亲还有家中的奴仆被变卖,母亲在被卖的途中身心俱损,也去世了,我在被卖到一户人家作丫鬟,可是大家都嫌我笨,总是欺负我,我不堪打骂,便想逃出去,却又被他们抓了回去,后来被他们卖到妓院的途中就遇到了王爷。”

“你姐姐……?”王爷欲言又止。“哦不,你父亲……是不是叫沈学山?”

“王爷认识我父亲?”

“你姐姐是……沈凝儿?”

嫣儿凝视着王爷“我姐姐就是王爷深爱的女人?。”嫣儿将信将疑的问。

王爷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

“王爷,我想姐姐不会怪您的,姐姐一定是心甘情愿为王爷而死。”

王爷拉着嫣儿的手,死死的攥住,像是怕嫣儿跑掉似的。

“王爷……”嫣儿欲言又止。

“问吧!”

“是因为我长得像姐姐,王爷才喜欢我的么?”

王爷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是的,一开始的确是因为嫣儿的长相,王爷才如此宠爱她,此时他不知如何回答。

“王爷若只爱姐姐,那我以后就学着姐姐的妆容和姐姐的言行伺候王爷吧。”

“不!不用!”王爷下意识的说。

“王爷,我愿意做姐姐的替代,只要王爷高兴,别说是做姐姐的替代,就是为奴为婢,嫣儿也心甘情愿。”

王爷紧紧地将嫣儿搂在怀里:“不许乱说,你现在是本王的侧妃,什么为奴为婢!”王爷敲了敲嫣儿的头责怪道:“你这小脑袋里天天都想着什么呢?恩?!”

“嫣儿只想让王爷轻松、舒服,王爷把嫣儿当作什么,嫣儿并不在乎,就算让我替姐姐死,我也是愿意的,只要王爷开心。”嫣儿轻松的说着。

“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不让你说你还说。”王爷的大手向嫣儿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什么替身,你就是你,本王甚至从来都没以为过你们居然是姐妹。”王爷些许生气地看着嫣儿。嫣儿此时不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王爷见看了看天说:“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嗯!”嫣儿点头跟着王爷。

路上,嫣儿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

“嗯?”

“当年,姐姐叫你什么?”

“相公!”王爷言简意赅的回答。

“王爷……?”嫣儿一边走一边问。

“呵!你这丫头”王爷摸着嫣儿的头说道:“什么时候说话变得吞吞吐吐的了?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我现在不是王爷,是你相公!。”王爷用手刮了一下嫣儿的鼻尖。

“您……打过姐姐么?”嫣儿一脸好奇。

“嗯?”王爷一愣,瞬间缓过神来,笑了一下:“你姐姐那么温柔、那么懂事,才不像你这么不听话,我怎么会舍得打她呢?”

“噢!原来王爷是在责怪我不乖呢!”嫣儿嘟起小嘴,撒娇的说。

王爷的大手用力的往嫣儿的屁股上一拍说:“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矫情,明明是你问的,反倒怪起本王来了,你说你是不是找打?”

嫣儿一边用手揉着屁股,一边调皮的说:“嗷—!好痛啊!哼!我就知道王爷偏心。”

王爷再次将手高高举起,吓唬道:“你敢再说一次?”

“不敢了,不敢了相公!呵呵!”

………

十四、王爷的梦

最近朝中事务繁忙,到处战乱,王爷即将为皇上出征,王爷也有一大堆公务要忙,他已经近半个月没有去凝嫣阁了,嫣儿七八天前得了风寒,一直不见好转。王爷整天呆在书房研究战事,无暇顾及其她。

这天傍晚,王爷已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太累了,就伏在桌子上睡着了。这时书房的门开了,从门外走进一美丽女子,身着白色纱裙,衣袂轻飘,步履轻盈,玉骨冰肌,清丽脱俗。

“相公!相公?”女子柔声唤王爷。

王爷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凝儿?是你么,凝儿?”

“是我,相公要注意身体啊。”

“凝儿,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我好想你啊!”

那女子笑了笑说:“相公,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怎么会,凝儿,我此生最深爱的人就是你。”

“呵!相公,别自欺欺人了?”

“不,我说得是真的,我这一生只爱你一个人。”

“不,你现在爱的是嫣儿。”

“不,不可能,我宠爱嫣儿完全是因为她长得像你。”

“相公,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与你在梦里相见,你要想清楚,如果你心里爱的依然是我,那我便可与你常相厮守。”

“好啊!如何常相厮守?”王爷高兴得问。

“嫣儿现在病了,身体虚弱,我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且容貌相似,我可以借此机会附在她的身上,稍加装束就会变成我生前的模样,就可以与你常相厮守了。”

“什么?不可以……不可以……。”

凝儿依然微笑着说:“为什么不可以?你不是还爱着我么?”

“可是她是你妹妹阿,你忍心么?让她替你去死?”

“无论是替我活着还是替我去死,她都是我的替代,生死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你愿意,嫣儿一定会心甘情愿代替我死的。”

“不,不行,不可以,你不能这样做。”

“相公,承认了吧,你现在的确已经不需要我了,我之所以这么久还没有去投胎,就是因为放不下你,我怕没人陪你聊天,没人懂你,可是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因为自从你遇到嫣儿后就再也没有想起过我。”

王爷一时无语。

凝儿继续说道:“善待嫣儿吧,她会比我更值得你爱。”

“凝儿,你不要走好不好?偶尔过来陪陪我!”

“好吧,我不走,但我以后不会再到你的梦里来了,我会直接附在嫣儿身上陪你,你自己选择吧。如果你还爱我的话,那就让嫣儿替我去死吧,我要走了……”

凝儿说完话就像门外飘去,王爷并没有留她,王爷最后对她说的一句话是“不要伤害嫣儿,我不许你伤害她。”

猛然间,王爷从桌子上惊醒,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王爷心有余悸的用袖口擦了擦汗。突然想起那天在山谷中嫣儿说的话“那我以后就学着姐姐的妆容和姐姐的言行伺候王爷吧。”“就算让我替姐姐死,我也是愿意的,只要王爷开心。”想到此处,王爷不禁觉得后背发凉。

王爷起身急匆匆地向凝嫣阁处走去。

凝嫣阁,嫣儿无力的躺在床上。

“侧妃,药熬好了,趁热喝了吧。”樱拧端着药进来。

“放在那吧,太烫了,你先出去吧,一会我自己喝。”

“是”樱拧应了一声随后退下。开门时正遇王爷,王爷用手指往嘴上一放,示意樱拧不要出声,本想给嫣儿一个惊喜,却不料见到了这一幕。

嫣儿见樱拧出去,吃力地爬起来,将放在桌案上的药碗,端起来,倒在床下的痰盂里。正准备躺回床上时,余光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王……王爷?”

“嫣儿你干什么呢?”王爷强压怒火,平和的问。他希望嫣儿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把药倒掉。

“刚……刚刚喝完药,准备躺下……”嫣儿以为王爷没有看到,所以……

“药,喝完了么?”王爷特意把喝字说得最重。

“喝完了!”嫣儿心虚的回答。

王爷顺手抓起立在门口的鸡毛掸子,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愤怒的说:“本王最后问你一次,你刚刚到底在干什么?”

嫣儿见王爷太阳穴处青筋暴出,看样子王爷是真的生气了,知道瞒不过下去了,就低着头小声说:“药太苦了,我喝不下。”

“大点声!我没听到。”王爷命令道。

“王爷—”嫣儿撒娇的说:“我只是得了伤寒,不碍事的,过几天就会好了,王爷,您别生气了。

王爷被气急了,其实他是在害怕,怕凝儿真的会替代了嫣儿,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掀起嫣儿的被子,强行将嫣儿按在膝盖,扒了裤子就要打。大概是怕自己在气头上把嫣儿打坏了,索性将手里的鸡毛掸子往地下一扔,用巴掌招呼起嫣儿的屁股。

嫣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愣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王爷的巴掌就雨点般的拍下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接二连三的打下来,又快又狠。

啊—!哇—!嫣儿吃痛不过,大哭起来。

“我说怎么吃了这么久的药都不见好转呢,原来是都被你倒掉了!”王爷一边训斥一边打。

见王爷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索性用手护住屁股,被王爷将她的胳膊强行扭在背后按住,然后继续打着。

“啊—!王爷,我错了……啊—!我再也不……不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

“说吃不吃药!嗯?”

“啊—!吃……我吃药……我吃!”

“呜……啊—!我真的吃药,别打了,王爷……啊—!别打了……王爷,呜……。”

此时嫣儿的屁股上已经挨了六十多下巴掌,冰肌如雪的小屁股瞬间变得妖娆可人。王爷听到嫣儿的求饶,手劲渐渐减轻了许多。

嫣儿见求饶有效,又忽然想到那天王爷对她说过姐姐也曾叫王爷相公,便想着借此称呼来博取王爷的怜爱。

“我知道错了……呜……相公……别打了……”嫣儿借机撒娇,没想到王爷一听到“相公”二字好像更加生气。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接连十几巴掌不给嫣儿一点喘息的机会。痛得嫣儿挣扎着向后踢着腿。

其实王爷并不是生气,而是害怕,听到嫣儿叫他“相公”他就浑身发凉,他是真的很害怕失去嫣儿。

“啊—!啊—!”一阵痛彻心扉的叫声,王爷停下了手,紧紧地将嫣儿抱在怀里。

“呜……呜……嗯……呜……!”嫣儿不停的哭着。

“丫头,你听着!”王爷命令道:“以后不准叫本王相公!不准……”王爷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嫣儿打断。

“呜……为什么?呜……”嫣儿一边抽泣着一边问道。

“没有为什么!你记住就是了。还有,不准说‘死’,不准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听到了没有?”

“呜……!”嫣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本王问你话呢,听到了没有?”王爷严厉的说。

“呜……听到了。”

“要是以后再让本王听到或看到了刚才的那几条‘不准’小心你的屁股,记住了吗?”

“呜……呜……”

“记住了没有?”

“呜……记住了!呜……”

“樱拧!”王爷将嫣儿小心的放在床上,起身走到门口处把樱拧叫了进来。

“奴婢在!”

“去把药再熬一遍,端过来,再拿些蜜饯来,对了再拿些牛乳。”

“是!”樱拧应了一声,转身要走。

“回来!”王爷叫住樱拧“记着,以后每次侧妃吃药时,你都拿蜜饯和牛乳来,还有你要看着她把药喝完再走。”

“是,奴婢记下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