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王府深规 3》的后记

二十板子很快便打完了,不轻不重,每寸皮肤都痛着,却无碍行动。两个臀瓣和晶莹剔透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涂了一层胭脂,煞是好看。

“回老夫人,二十板子已打完,请老夫人验刑。”吴嬷嬷回道。

“嗯,蔓茹,起来吧!”老夫人满意的说。

“谢老夫人!”蔓茹从春凳上起来,跪在地上。

“蔓茹啊,你来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就没个动静呢?什么时候你给王爷添个儿子,你就不必遭受这皮肉之苦了,你挨打我也心疼啊。”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说。

“是妾身没用,妾身不孝,让老夫人揪心,今后妾身自当尽心竭力伺候王爷,为王爷添丁。

“嗯!下去吧!”

蔓茹起身从丫鬟手里接过斗篷披在身上,然后跪在原来的位置。

接着,四姨娘如霜起身,将斗篷解下递给丫鬟,不屑的脱下裤子,露出圆润紧实的两半屁股蛋,虽不算嫩白,但很有弹性,然后像二姨娘一样趴在带着温度的春凳上,四姨娘曾是某戏班的台柱子,和五姨娘是一对姐妹花,同住在寒霜阁,小时候学戏时,由于自己淘气、不认真挨打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看起来她脸上并无惧色。

“啧啧啧啧!你还真自觉!”由于芸霜性格高傲倔强,老夫人并不太喜欢她。

“谢老夫人夸奖”芸霜依然不屑的应者说。

“呵!打吧,三十板子。”老夫人知道她屁股禁打,所以多加了十板子。

芸霜早已习惯了,并没有觉得奇怪,也不求饶。

“是!”吴嬷嬷应了一声随后举起板子,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

芸霜抱紧春凳,咬住嘴唇,加紧大腿,臀部高耸,随着板子的起落上下摆动着自己的屁股,以减轻疼痛。

三十板子对于芸霜来说并不算什么,屁股只是有些微红。

“老夫人,三十板子已打完,请老夫人验刑。”吴嬷嬷回道。

“嗯,下去吧!”老夫人用余光瞄了芸霜一眼,并不愿与她多说话。

芸霜和二姨娘一样,穿上斗篷跪在原来的位置。

“老五,该你了吧!”老夫人发话。

五姨娘芸雪哭着从地上站起来,脱下斗篷,趴在春登上。

“我说老五啊,你看看你,回回挨打都哭成这样,你就不能像你姐姐似的,有点骨气?你说你们这亲姐俩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老夫人无奈的摇着头说。

五姨娘继续哭着不应声,虽然她和芸霜是亲姐妹,但是性格截然相反,芸雪小时学习时因为怕挨打所以很乖,也很认真,所以很少被打。

“哎!你要是真怕挨打,就挣点气,赶紧给王爷生个儿子。”

“呜—我也想给王爷生儿子啊,可是王爷都不去我那,我都有小半年没见过王爷了,呜—我跟谁生啊?”如雪不平的抱怨着。

“你说什么?王爷不去你那?”老夫人很疑惑。

“母亲,最近王爷都是在我这里过的夜,其它妾侍那很少去的。”王妃赶紧接过话说。

王爷与王妃相互对视了一眼。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老夫人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如月啊,为了晋安繁衍子嗣,你要贤惠啊。”

“是,母亲,儿媳记下了。”

“打二十!”老夫人发话。

芸雪无奈的趴在春凳上继续嘤嘤的哭,细腰下面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屁股裸露在外,迎着光看皮肤像白玉一般,半透明似的。

啪—!啪—!啪—!啪—!“呜—!啊!呜—!嗯!呜—咳!嗯……”板子夹着风伴着芸雪的哭泣声一下一下打下来。

疼痛袭击着整个臀部,柔软而有弹性的臀肉随着板子声颤抖着,纤细的腰肢痛苦的左右扭动,却又不敢有太大幅度的动作。

二十板子打下来,芸雪的屁股已经变成艳红色,和青白色的寝衣成鲜明的对比。

接下来是六姨娘孟紫菡,由于娘家贫穷,以做小本买卖为生,所以身材瘦弱,她和其她姨娘一样,把屁股放在春凳上,等着板子的降临。当年由于家境贫寒,母亲又生了个弟弟,她无奈卖身王府,老夫人见她长像漂亮,虽然身子瘦,但是屁股却不小,老夫人说这样的人会生养,就给王爷留下了。

虽然皮肤不算白,但是屁股也不黑,白而结实。紫菡虽然心里深爱着王爷,也盼着王爷能宠爱她,可是偏偏王爷不喜欢她,偶尔到他房里坐坐,很少行房事,她的心里也渐渐的怨起王爷来。

啪!啪!啪!板子一下下打下来,开始紫菡还紧咬着嘴唇不出声,当第九下板子打下来的时候,她挨不住了“嗯!”发出呻吟声,心里越想越委屈,打到最后竟嘤嘤的啜泣起来。

七姨娘是一个富商的庶女,与六姨娘和八姨娘同住聆风阁。体态丰腴,皮肤白净,与王妃的远房表亲,她嘴很甜,又经常巴结王妃,所以王妃平日里很照顾她,挨打也很少,但是王爷很讨厌她那副不真诚的嘴脸,几乎不怎么去她房里。

吴嬷嬷的板子依旧一下下的打着,却比打其他几位侍妾力度轻的很多。

八姨娘是一个小官的女儿,身材匀称,面若桃花,温柔、贤淑,穿着素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王爷曾在一次庙会上与她相遇,二人一见倾心,王爷开始很宠她,自从有了嫣儿以后便对她比从前淡了许多,只是偶尔赏赐一些她平日里喜欢的东西,高傲的八姨娘总是不屑一顾。

十一、众妾受刑(下)

转眼之间到了嫣儿,嫣儿起身趴在春凳上,圆鼓鼓的屁股跃然凳上。

老夫人看了王爷一眼问道:“新来的?”

“是,母亲。”

“你叫什么名字?”

“回老夫人,妾身沈嫣儿。”

“嫣儿……”老夫人念叨着:“听起来怎么像那个狐狸精的名字。”老夫人自言自语道。

“把头抬起来,让我看看。”老夫人命令道。

嫣儿将头抬起,眼睛向下看,不敢冒犯老夫人。

“怎么长的也像个狐狸精。”老夫人转头对王爷说:“晋安啊,你又是在哪弄了这么个妖精啊?”老夫人不满的说。

“母亲,她原来是咱么府里的下人。”

“下人?我怎么没见过呢?”老夫人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吴嬷嬷,打她四十板子。”

“啊,母亲?”王爷急着为嫣儿求情。

“嗯?怎么了?”

“母亲,其她人都打了二十板子,我看也打她二十吧。”

“不行,你这么宠她,她还这么不争气,就得打。”老夫人言辞坚定:“吴嬷嬷,给我狠狠地打,她是妖精狠点打没关系,别打破了就行。”

“母亲!我也没……没怎么宠她。”王爷着急的说。

“哼!还说不宠,我每次都多打老四十板子,怎么没见你说情啊?”

“母亲……!”

“够了!王爷想因为个妖精忤逆你的母亲?”老夫人斥责道。

“儿子不敢。”王爷无奈的说。

“打啊,愣着干什么?”

吴嬷嬷得令,将嫣儿的裤子往下拽了拽,裤子被拽到接近膝盖处。

嫣儿紧抱春凳,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她知道这顿打一定轻不了,听到刚刚王爷为自己求情遭到训斥,心里很不是滋味。

吴嬷嬷听到老夫人让狠点打,心里也无所顾忌,便狠狠地向嫣儿的屁股上打去。

啪!第一下板子夹着风打下来,嫣儿全身一颤,屁股上呈现出一道粉红色的板子印。一股剧痛蔓延着整个臀部。

啪!还没有化解第一板的疼痛,第二板呼啸而至,打在第一板旁边一指处与上一道红印并排。

啪!第三板子打在前两板子中间,重叠在前两板子之上。之前的两道板痕已变成两道血凛。

啪!第四板打在臀腿交界处,嫣儿疼的紧抓春凳,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啪!第五板和第三板几乎打在同一位置上,嫣儿的屁股已经变得微肿了,她紧咬着嘴唇,把头紧紧的埋在春凳上,尽量用肩膀掩盖住自己痛苦的表情不让王爷看到。

王爷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自己又无能为力,急的如坐针毡。……

啪!啪!啪!啪!啪!板子接二连三的打着,没有给嫣儿一丝喘息的机会,每打一下,嫣儿的身子就疼的一颤。

倒第二十下打下来时,嫣儿的屁股已经肿的有之前两个大,紫红发亮,恐怕再打就要破皮了,老夫人有话在先,不准打破,吴嬷嬷见势朝嫣儿羊脂般的大腿处打去。

嫣儿的唇已经被咬破,流出殷红的鲜血,她大口的喘着粗气,为了不让王爷跟着心疼,她始终没有发出一声呻吟。

板子一连十下砸在嫣儿右腿上,当第三十板子打下来后,嫣儿右面的大腿和屁股一样,盈盈欲破。

嫣儿头上的汗水已浸湿双鬓,寝衣也已被汗水湿透。

王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板子毫不留情的打着,他多希望这顿毒打能够早些结束,让他这样看着嫣儿痛苦,简直像用刀子剜他的心一样。

吴嬷嬷将板子打在嫣儿的左腿上,嫣儿觉得自己仿佛就要死了,她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她本能的轻微扭动着腰部,希望能够减轻一些痛苦。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最后的十板终于打完了。嫣儿已经疼得不能动弹,虚弱的长出了一口气。

“老夫人,四十板子已打完,请老夫人验刑。”吴嬷嬷放下板子回道。

此时王爷起身欲走到春凳旁将嫣儿扶起。

“坐下!”老夫人严厉的说。

老夫人见嫣儿一动不动说:“打完了还不起来,是不是还没挨够啊?”

吴嬷嬷见势用巴掌拍了一下嫣儿肿胀欲破的屁股。嫣儿疼的一哆嗦。

嫣儿缓慢的从春凳上爬起来,跪在老夫人面前虚弱的说:“嫣儿谢……老夫人……训诫……日后……定尽全力服侍王爷……”

“呦!你这身子可真是娇贵啊,挨两下打就虚成这样了。看你那一脸狐媚样子,装给谁看呢?”

“嫣儿不敢。”

“不敢?哼!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霸占着王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嫣儿以后不敢了。”

“嗯!今天就到这吧,大家都散了吧。”老夫人满意的说。

众侍妾异口同声的说:“谢老夫人训诫。”然后依次走出祠堂。

王爷再次起身欲搀起嫣儿。

“晋安,你坐下。”

王爷再次被迫坐下,嫣儿缓慢的起身走出祠堂……樱柠在外守候也是心急如焚,见嫣儿出来赶忙上前搀扶……

十二、祠堂里

“晋安,你看看你这样子,不过一个区区侍妾,你至于心疼成这个样子么?”

“母亲,您为何要这样对她啊?”王爷懊恼的说。

“就因为她是狐狸精,你没见她挨打的时候连声都不吭,这说明她用妖法护体呢!”

“母亲……”

“好了,别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日子就只呆在那个狐狸精那,其他侍妾你连碰都不碰一下啊!啊?”

“母亲,她不是狐狸精,您为什么……?”王爷没有再说下去。

“你看看她长得样子,从前你父亲就宠着二夫人那个狐狸精,现在你又与你父亲一个德行!”

“母亲,嫣儿她和二夫人不一样,她很守规矩。”

“哪里不一样,仗着有张漂亮的脸蛋,就勾引男人!”老夫人越说越气。

“母亲,我宠着她,都是我的错,你为何要这般毒打她啊?”

“呵!”老夫人冷笑了一声“你还知道自己错了,我告诉你,就因为你宠着她,我才这样打她。从前训诫别的侍妾的时候,没见你这样,你居然要为一个狐狸精来忤逆自己的母亲!”老夫人越说越气。

“母亲……”此时王妃想要打个圆场。

“你闭嘴!你还要替他瞒着,等什么时候那个狐狸精凌驾于你的头上你就知道苦头了!”老夫人打断王妃的话训斥道。

转头又对王爷说:“晋安啊,你今年也三十多岁了,也该有孩子了,你看看你自己纳回来这几个妾,都是些不不会生养的,你宠她们有什么用啊?”

“母亲,儿子不孝,让母亲费心了。”王爷无奈的说,他只想快些离开祠堂飞奔至凝嫣阁。

“晋安,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明年的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怀孕,你那个狐狸精,我还要重罚!哼!”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出祠堂。

“王爷……”王妃此时想要劝劝王爷。

“别说了,今天谢谢你,我去看嫣儿了!”边说边向祠堂外走去,只剩下王妃一人孤零零的留在祠堂。

刺痛!心痛……

王爷随即来到凝嫣阁,看着嫣儿伤痕累累的屁股和大腿,甚是心疼,嫣儿强忍着疼痛,不想让王爷担心。

王爷命人拿了最好的棒伤药和止痛药,给嫣儿涂在屁股和大腿上,然后将被子轻轻的盖在嫣儿身上。

嫣儿觉得下身一阵凉丝丝的,虽然疼痛并没有减轻多少,但还是觉得比刚刚舒服一点。

“丫头,疼就哭出来吧,别撑着了。”王爷心疼又无奈的说。

“王爷……现在好多了……”嫣儿有气无力地说。

“唉!”王爷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抚摸着嫣儿的伤处,手刚一碰到伤处,嫣儿疼得身子一颤,随即发出一声呻吟。

“丫头,本王对不住你。”

“王爷……嫣儿不痛……”嫣儿双眉紧皱,痛苦的说。

“嫣儿,疼就喊出来吧,别扛着。”

“嗯……”嫣儿痛苦的呻吟着,大口喘着粗气。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

王爷看着嫣儿被汗水浸湿的双鬓,心中说不出的难受,恨不得能替嫣儿遭受这疼痛。

“丫头,你别这样,告诉本王你的感受,让本王知道你现在有多痛,别自己撑着,看着你这样,本王简直是生不如死啊。”王爷一边用手帕擦着嫣儿额头的汗,一边说。

“王爷……我很痛……我感觉……我好想要死了……”

“丫头,不许说死,你不许死,本王不准你死,你听到了没有。”王爷心痛欲绝。

“王爷……从来都没有……这么痛过……”说着便晕了过去。

“樱柠,快去把大夫找来,快去—”看着嫣儿惨白的脸和没有血色的唇,王爷心急如焚。

“是!”樱拧也被吓坏了,应了一声就赶紧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大夫给嫣儿把过脉:“禀王爷,是疼痛过渡引起的晕厥,需用银针将肿胀处刺破,把血放出来,疼痛才能慢慢减轻,伤势也会好的比较快,否则止痛药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只是……”大夫停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王爷着急的问。

“会很疼。”

王爷双眉紧锁,半晌没有说话。

“王爷,将这参片让她含在嘴里吧,一会她就会醒过来。”

“不是说要用银针刺破肿胀处么?趁她现在晕厥,感觉不到疼痛,你赶快施针啊!”王爷着急的说。

“禀王爷,需先用参片将她苏醒才能得以施针,否则她将有性命之忧。”

王爷无奈,将参片放在嫣儿口中,让她含着。大约半炷香的时间,嫣儿慢慢睁开了双眼。

“好苦……”嫣儿觉得嘴里有什么东西,她本来就对苦味很敏感,下意识的将参片吐了出来。

“丫头,你醒了?是不是还是很疼。”王爷关切的问。

嫣儿轻轻的点了点头。

“丫头,你听着,一会大夫会用银针刺破你的皮肤,你要忍着点。”

“王爷……可不可以……不让大夫施针啊?”嫣儿些许羞涩的说。

“嗯?……”王爷不解。

大夫听出嫣儿的意思:“王爷,只要将九姨娘的皮肤刺破即可,此举无需技巧,王爷也可为九姨娘施针。”大夫说道。“老夫去门厅候着。”

“好,可是要刺多少啊?”王爷忧心忡忡的问。

“自然是越多越好,用针刺不会留下疤痕,也好愈合,但是血也会流出的很慢,所以至少也要刺上百下。”

“知道了!你出去吧。”王爷吩咐到。

“王爷针刺之前要把这个让九姨娘含在嘴里。”说着又拿出一片参片递给王爷。

王爷接过参片:“好,知道了。”

“老夫告退。”说完就去了前厅候着。

王爷将嫣儿慢慢抱起,放嫣儿的屁股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将参片递到嫣儿嘴边:“丫头,含着。”

嫣儿并不喜欢参片的苦味,却又不想让王爷担心,勉强的把参片放入口中。

“我要开始了,可能会很疼。”王爷心疼的说。

“嗯”嫣儿依旧点了点头,本能的用上齿咬着下唇。

王爷把左手递到了嫣儿的嘴边:“要是疼的话,就咬着。”

“王爷,嫣儿忍得住。”

“本王不是让你忍着,本王想感受你的疼痛,让本王和你一起承受。听话,咬着!”

嫣儿回过头,俏皮的一笑说:“把王爷咬伤了,嫣儿会心疼的。”

“傻丫头,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啊。”王爷也勉强的笑了一下。

嫣儿抓过王爷的手,死死的攥住:“王爷,我痛得越厉害就会抓的越紧,王爷一样能够感受嫣儿的痛。”

“王爷,下手吧!”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