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王府深规 2》的后记
本文为《王府深规 4》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七、自杀未遂

嫣儿想着想着,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笑容转瞬即逝。“樱柠,王爷多久没来过了?”“姨娘,说不定王爷今天就会来咱们这了。”“呵呵!”嫣儿苦笑了一下。“王爷永远都不会来了,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他不相信我。”嫣儿留下了伤心地泪。

“姨娘,您别这么想,若是王爷不相信您,怎么会还让您住在凝嫣阁,而且王爷没对您有任何惩罚,说不定王爷这几天忙于朝中之事呢!姨娘,您别胡思乱想了。”“樱柠,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我不叫你,你不准进来。”“是!”樱柠应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嫣儿伤心地哭了一会,将自己的裙带解下,绕过房梁,绑了个死结,又将椅子搬到房梁下面,站了上去。嫣儿手抓绳子,叹了口气,将头伸进打过节的绳子中,双脚用力将椅子踢倒,然后紧闭双眼,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少卿,嫣儿已处于弥留之际,门突然开了,王爷走了进来,见没人出来迎接很是疑惑,往里屋走去,只见嫣儿面部通红,额头上青筋暴出,汗珠点点,眉头痛苦地皱着,眼神涣散,嘴唇微张……

“嫣儿!”王爷大叫并飞快的冲了过去,将嫣儿一把抱下来,打横放在了床上。樱柠间屋里有动静,也跑了进来。“啊!姨娘!姨娘你这是怎么了?”樱柠边哭边说。

“快去找大夫来!”王爷怒吼着。

“是!”樱柠快速跑出去。“王爷,九姨娘没什么事,过一会就会醒过来,只是她的身体有些虚弱。”大夫不慌不忙的说。“哦!你们都下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她。”王爷坐在床边,看着嫣儿,她瘦了,憔悴了,心想:你怎么这么傻,本王这样生你的气都是因为在乎你,你怎么能……?“唉!”王爷不由得叹了口气。

半炷香的时间,嫣儿有了意识,她却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微微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这个男人正盯着他看,王爷!怎么会是王爷,难道天上真的可以想什么就有什么么?嫣儿心里疑惑的想着。

“你醒了!”“王爷!?”嫣儿迅速起身,跪在床上。“妾身参见王爷。”“躺下吧。”王爷冷冷的说。嫣儿见王爷冷着脸,觉得心里委屈,赌气不出声,静静的重新躺好。

二人僵持了一会。

“想死是吧!?”王爷的口气里带着些许生气,但声音依然很冷。“反正王爷已不再需要我,还管我的死活做什么?”嫣儿带着绝望的眼神,心灰意冷的说。“好,你想死,本王就成全你!”王爷顿时勃然大怒,青筋暴起。“樱柠!”王爷怒吼道。“奴婢在!”樱柠从门外跑了进来。“去把家法给本王拿来!”“王爷?……”“快去!”樱柠跪爬倒王爷脚下:“王爷,姨娘身子虚弱,求您等她身子好了再打吧!”

樱柠哭着向王爷求情。王爷一脚把樱柠踢倒在地。“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丫头说话,快去!”王爷咆哮着。王爷见樱柠跪着不动,冲到门口:“来人,请家法!”然后回头用颤抖的手指着樱柠说:“你去刑房领100鞭子。”“王爷,这关樱柠什么事啊?”嫣儿着急的跟王爷辩解着。“你要打要罚就尽管冲着我来好了!”嫣儿赌气的说。

“姨娘,奴婢甘愿受罚,但求王爷不要把姨娘打得太重。”说着就往刑房走去。家丁们把刑蹬搬进凝嫣阁,放在屋子中央,便出去了。“把门关上,在外面守着,没有叫你们谁都不准进来。”

“是!”家丁们从外面把门关上,在门口守候。王爷拿起刑蹬侧边的板子在自己的手上拍了两下问道“还想死么?”王爷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威胁的说道。

“哼!”嫣儿冷笑“王爷要打就打便是,问这不疼不痒的问题做什么,我死不死与王爷有何相干?”嫣儿赌气说道。王爷刚刚平息下的怒火被嫣儿这句话彻底点燃,怒火中烧,将嫣儿一把掀翻在床,嫣儿没有反抗,任凭王爷粗暴的扯下她的衣裙,扒下她的裤子,举起板子刚要落下时,看到嫣儿的屁股上淡淡的伤痕。很是不解问道:“你屁股上的伤是哪来的?”

嫣儿安静的趴在床上,不挣扎也不哭喊。“王爷是在关心我么?”嫣儿阴阳怪气的说。“嫣儿,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王爷有些心疼了。“反正王爷也不会相信我,多说无益。”“嫣儿,别赌气了,告诉本王”王爷哄到。

“王爷是在关心我,还是怕我死在王府里,对王爷的脸上不好看?”啪!王爷彻底被激怒了,板子随着风声突然落在嫣儿屁股上,嫣儿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震的一哆嗦“啊!”。“好!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本王就成全你。”啪—!啪—!啪—!啪—!王爷使足了力气,一连十几下,又快又猛,嫣儿的屁股很快变得红肿。嫣儿死咬着嘴唇不出声音,任凭王爷的板子肆意的在她娇嫩的小屁股上肆虐,一动也不动,心里赌气的想若自己快些死了,屁股就不用这般遭罪了。

“还想死么?嗯?”王爷停下来疾言厉色的问。“说话!”王爷见嫣儿还是不出声,也不动,更生气了。啪—!啪—!啪—!啪—!嫣儿的屁股已经青紫,有的地方已经破皮了。王爷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不停的挥着板子。“还想死么?说不想本王就不打了,说!”

啪—!啪—!啪—!啪—!嫣儿咬牙挺着,眼角流出伤心地泪,额头渗着大颗的汗珠,双手死死抓着被子,不出声音,也不动,只是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啪!—啪!—啪!板子的速度慢了下来,力气也轻了许多。“疼么?说疼,本王就住手。”王爷近似于妥协的说。还是没有声音,渐渐地,嫣儿失去了知觉,她感觉自己应该快要死了吧,眼睛越来越沉。紧抓着被子的手渐渐地松开了。

啪!…啪!…啪!王爷轻轻的拍在嫣儿的屁股上。“你若疼就叫出声来,叫出声来本王就不打了。”

王爷一步步在妥协。嫣儿的屁股已经渗出血来,王爷也生气了,现在剩下的只有心疼。嫣儿还是没有出声,王爷终于扔下板子。“丫头,怎么这么倔呢?”王爷平心静气的说,带有一丝责怪,却又舍不得。见嫣儿还是不出声,上前轻轻抱起嫣儿。“丫头!丫头?”嫣儿已经昏厥了,脸色惨白,眉头微皱,嘴唇已经被咬出血来。

王爷见此情景后悔不已,把嫣儿搂在怀里,轻轻的拭去嫣儿嘴唇上的血迹。“来人,把大夫找来,再去刑房把樱柠叫回来,叫她不必受刑了。”门外的人应了一声便各办个的事去了。王爷就这样一直抱着嫣儿,轻轻抚摸着嫣儿的屁股,看着昔日白嫩如玉的两片嫩肉,现在变得伤痕累累,满是肿块,心疼、后悔充斥着王爷的内心。“丫头,醒过来,不许吓本王。”

王爷轻轻唤着,眼泪在眼圈里转了许久,终于落了下来。“丫头,醒过来吧,都是本王不好,本王不该这么久不理你,你醒过来,本王向你道歉,好不好?”不一会,大夫被请过来给嫣儿号了脉:“王爷,九姨娘的外伤倒是没什么事,养几天就会好,只是身体有些虚弱,而且……”

“而且什么?快说!”王爷焦急的问。“九姨娘她一心求死啊!”“什么?一心求死?”王爷以为嫣儿只是跟他赌气,没想到……“老夫已经给她含了参片,过一会她就会醒过来,但是她心火郁结,从脉象上看心里像是有莫大的委屈,王爷最好是等她醒来后让她大哭一场,把心中的苦闷都宣泄出来。”“好,本王知道了。”

“这是药方,老夫告退了。”王爷来到屋外,此时樱柠从刑房赶回来:“奴婢参见王爷。”“本王问你,你家主子遇到什么情况会哭?”“回王爷,姨娘平时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咬牙挺过,很少哭,只有……”

“只有什么?”“只有提到王爷不相信姨娘时,姨娘才会默默落泪。”

“好,本王知道了,去照顾你主子吧。”“是”樱柠应了一声,往房间里走。“对了,你主子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王爷突然想起,便问道。

……樱柠一听王爷这样问,心里一酸,哇的一声哭出来,回过头,跪向王爷:“王爷!呜—”王爷眉头轻皱:“起来说话吧。”樱柠起身“王爷,自从那天您当众打了姨娘以后,王妃娘娘隔几天就会带人来凝烟阁。”樱柠抽泣着,停顿了一会。

“王妃?她来做什么?”

“呜—”樱柠边哭便继续说:“整顿王府风纪。”“继续说。”“王妃每次来都会把姨娘捆起来,让迎秋用藤杖打姨娘。”“什么?你说藤杖?王妃用藤杖打嫣儿?”“是!而且姨娘每次是裸臀受责”“那是处置下人用的东西,王妃怎么敢用藤杖?”“王妃娘娘说:‘姨娘做了不耻之事,用家法惩治是辱没了家规。’所以……”

“放肆!”王爷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樱柠忙跪下:“王爷息怒。姨娘每次都被打的伤痕累累。”“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本王?”“王爷不信姨娘,姨娘不许奴婢乱说,怕说了王爷也不会相信。”

“哎!”王爷叹了口气说:“这个傻丫头啊!”眼里流露出不舍和自责。“王爷,王妃娘娘每隔七天就会来打姨娘三十藤杖,每次姨娘的伤害没有完全好就又被打。”“今天是第几天?”“回王爷,第六天,明天王妃娘娘就会带人来了。”

此时,门外有人隔墙来报:“启禀王爷,林大人求见!”“让他在前厅等本王,本王马上就到!”说完告诉樱柠:“照顾你主子去吧!”说完就走了出去。樱柠给嫣儿敷了药,过了一会嫣儿醒过来。“樱柠。”嫣儿用微弱的声音说。“姨娘,您终于醒了,可吓死奴婢了。”“王爷呢?”“刚刚有位大人要求见王爷,王爷去前厅会客了。”“哼!”嫣儿绝望的哼了一声。“我要是真的死了,或许王爷会在这里多呆一会吧!”

“姨娘,王爷他真的是有事,您别胡思乱想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快到申时了!”“扶我起来吧!”“姨娘,别起来了,王爷不会怪罪的。”“呵呵!”嫣儿苦笑了一下,“我知道王爷不会来,可是我已经习惯了等他。”樱柠劝不住,只得扶着嫣儿去外屋跪迎。嫣儿每动一下,就会牵扯屁股上的疼痛,看着嫣儿脸上痛苦的表情,樱柠也痛苦不已。没过多久,王爷快步来到凝嫣阁,朝事繁忙,她心里却一直放不下嫣儿。

王爷推开门的一刹那,王爷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她上的这么重,还会起来跪迎,嫣儿也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王爷真的会来。嫣儿很快回过神来:“妾身参见王爷。”嫣儿面色苍白,声音微弱。王爷小心将嫣儿抱起,生怕再弄疼了她。王爷轻轻的吻了一下嫣儿的脸颊,又用心疼而带有责备的口气说:“丫头,傻了么?伤的这么重还起来做什么?”王爷将嫣儿轻轻俯卧在床上,樱柠拾取的从外面关上门。“疼的厉害么?”王爷心疼的问。

嫣儿不出声,也不看王爷,只是把头朝里趴着。王爷叹了口气:“别怄气了,是本王不该把你打得这么重。”王爷抚摸着嫣儿的头发。

“王爷不是要成全我么?为什么不把我打死?”嫣儿赌气的说。“本王向你道歉,别生气了,来,让本王看看你的伤。”王爷温柔的哄到,说着掀起嫣儿的裙子。嫣儿不顾疼痛突然起身抓着王爷的手说:“王爷,你信我么?”王爷刚想回答信,突然想起大夫和樱柠说的话,要让她大哭一场,只有他不信她的时候她才会哭。“来,趴下,听话。”王爷避而不答。

“王爷信我么?”嫣儿依然倔强的要着答案。“嫣儿,本王以后会好好对你,不会不理你了,快趴下。”嫣儿慢慢趴下,表情好像平静了许多,甩开王爷的手:“哼!”嫣儿苦笑“王爷不信我,为什么还要管我?”

“嫣儿不管你做了什么,本王都会原谅你。”“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嫣儿突然大怒,让王爷吃了一惊,他从没想过这样如此柔弱的女子,竟然会有这么大脾气。“什么叫原谅我?我做了什么错事需要王爷原谅?”嫣儿怒吼着,用拳头砸着被子,可脸上却没有一滴泪水。

此时,王爷心想:怎么还不哭呢,哭完了,本王就告诉你实话啊。“嫣儿,不管你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本王的事情,本王都会想以前一样对你。”“王爷不信我,就由着我自生自灭吧!”嫣儿突然平静下来。

王爷再也忍不住了,他宁可让她继续病着,也不愿再看到嫣儿这样伤心了,王爷不顾嫣儿的反抗,将嫣儿紧紧地抱在怀里。“丫头,本王信你,别伤心了,其实本王从来就没有不相信过你。”嫣儿不再挣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那为什么王爷还要这样对我!呜——呜—!”嫣儿边哭边说。王爷见嫣儿大哭,心中暗喜,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心想:哭吧,好好地、痛快的哭一场。

过了一会,王爷见嫣儿的哭声小些了,便对她说:“丫头,你知道这些日子本王是怎么过的么?”

“王爷逍遥快活,每天换一位侍妾。”嫣儿还在赌气。王爷摇摇头“本王每天都在想你,可是本王想不通,为什么你屋子里有人,你会看不见?”“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那天早已过了申时,王妃才放我回来,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了那件事。”嫣儿呜咽着。

“说实话,那天本王真的很生气,想着以后都不来凝烟阁,但是本王却每天都会向你,今天经过这里,本王的身体就跟着心来了,当本王看到你吊在房梁上的那一刻,你知道本王有多着急、多后悔么。”

“那你还打我……呜—!还打得那么狠?哇—呜—”没有尊称,不叫王爷,只有说不尽的痛苦和委屈的泪水。王爷轻轻拭去嫣儿脸上的泪水:“本王当时就是想教训教训你,让你以后断了寻死的念头,打到你求饶了再训你几句就算了,谁想到你那么倔,被打晕了都不肯求饶。”王爷微笑着,用手刮了一下嫣儿的鼻子。“你当时哪怕是吭一声,本王都不会继续打了。”

“王爷既然信我,为什么刚才我问王爷的时候,王爷避而不答?”“哈哈!”王爷笑了一下说:“今天你昏迷的时候,大夫说让你大哭一场,病好的快,所以……”

“王爷”嫣儿紧紧地搂着王爷的腰“谁都可以不信嫣儿,只有王爷不可以!呜—呜—呜……只有王爷不可以不信嫣儿”

“好了,不哭了,是本王错了,本王向你道歉,不哭了,啊!”王爷摸着嫣儿的头发哄到。

“啊—呜—嗯—”嫣儿大哭着,边哭边打着王爷的后背。“丫头,越来越放肆了,竟敢打本王?”王爷打趣的说道。

“呜—呜—打了又怎么样,王爷要治罪就打死我算了。”嫣儿不讲理的泄愤。王爷轻轻的拍了了一下嫣儿的屁股,嫣儿一哆嗦:“这么大胆,还敢说死?以后不准提死了,听到没有?”王爷训斥道。

嫣儿哭的差不多了,王爷又用冷毛巾给她敷了一会。“嫣儿,是不是这段时间,王妃经常来欺负你?”不问还好,听王爷问起,嫣儿心里一酸,委屈又爬上心头,她点点头,又哭了起来。“别哭,别哭,本王为你做主,本王为你做主。”

八、真相大白

“丫头,时候不早了,明日一早,本王再过来,你先睡吧。”

“看来王爷还是不愿在这里留宿!”

“本王是怕你挨打!你这丫头怎么越来越矫情了!”王爷笑着说。

嫣儿撅着小嘴,不情愿的说:“妾身恭送王爷!”“丫头,明天,本王就藏在你这里,你就再委屈委屈,到时本王要抓她个现行。”

“嗯”嫣儿点了点头。

次日,王妃带着迎秋和一些婢女照例来到凝烟阁。

“参见王妃娘娘。”

“呵!嫣儿妹妹,怎么这么想不开呢,王爷不理你,你就寻死觅活的?”王妃幸灾乐祸的说。

“王妃娘娘,妾身不怕受罚,也不怕死,但求王妃娘娘告诉妾身一句实话,让妾身死个明白。”

“哦?实话?哈哈哈哈哈!”王妃大笑了一会转头对迎秋说:“你们都下去,在外面守着,不叫你不准进来,本妃要和九姨娘好好说说话。”

“是!”迎秋应了一声,带着所有的婢女退下。

“王妃娘娘,这里就你我两个人,能否告诉我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呵!既然你想死个明白,那我就告诉你,只是,你知道后,要把这个吃了。”王妃拿出一包东西,扔给嫣儿。

“好!”嫣儿捡起那包东西,爽快的答应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