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王府深规 1》的后记
本文为《王府深规 3》的前篇

日复一日,转眼间半年时间过去了,王爷几乎每晚都一样,申时来,等嫣儿睡了再去王妃那里,嫣儿每天白天出去走走,傍晚就是等着王爷,生活过的也算舒服。

八月的一天,王爷朝中无事便早些回家,来到凝嫣阁。嫣儿见王爷来了高兴得过去,搂着王爷的脖子,王爷打横抱起她放在床榻上。

“相公,嫣儿自小进了王府就再也没有出去过,相公可否带我出去转转。”

“那怎么行?你真是越来胆子越大了。”王爷用一根手指点着嫣儿的额头说。

“相公”嫣儿扯着王爷的胳膊,拉着长声撒娇的说。“人家只是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整日呆在王府,不准出门,又没有什么事可做,妾身的骨头都要生锈了。”

“哦?没事情可做,那你是想继续像以前一样做丫头喽?”王爷用手刮着嫣儿的小鼻子。

“王爷不带我出去就算了,干吗这样吓唬我。”嫣儿不高兴得嘟着小嘴。

“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求着人家办事还这么理直气壮。怎么不带你出去,就不叫相公了是不是?”王爷眯着眼睛哄到。

“谁让王爷总是拿妾身开心,妾身生气了。”嫣儿亦嗔亦笑的说。

“好好好!本王以后不拿你开心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娘子?”

“呵呵,下次?那这次呢?”嫣儿学着王爷的口气,煞有介事的说。

“哈哈哈哈……你这小丫头,好吧,左右着两天朝中无事,本王就陪你出去走走。”

“妾身谢王爷!”嫣儿喜上眉梢。拽着王爷的袖子就要往外跑。

“唉唉!你干什么啊?”

嫣儿回头不解的看着王爷:“相公不是要带我出去么?”

“哎呀,你这丫头,也太猴急了吧,本王从前怎么过没看出你这么毛躁。要出去也得等本王安排一下阿,这样吧,过几天,本王把事情安排好就带你出去。”

“好吧”嫣儿不高兴得说“相公不要食言啊。”

……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朝中事情渐渐又多了起来,王爷也暂时没时间带嫣儿出去,嫣儿便自己想起了办法。

一日,她打发樱柠出去办事,自己便穿着樱柠的衣服,冒充樱柠声称出去给九姨娘买药补身子,府里的下人都知道九姨娘受宠,所以没人拦着。就这样,嫣儿顺利的出府了。嫣儿出来后心情格外的舒畅,到处跑跑跳跳……

樱柠回到凝嫣阁发现自己主子不见了,自己的柜子被翻过了,钱没少,倒少了件衣服,她知道主子一定是自己偷着跑出去了,很是着急,又不敢声张,是在屋子里心惊胆战地等着,希望九姨娘可以在王爷来凝嫣阁之前回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嫣儿越走越远,嫣儿的肚子有点饿了,她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带钱,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算了还是回去吃吧……

嫣儿又走了很久,觉得这条路好像不是自己来得时候走过的那条路。“糟糕,迷路了。”嫣儿自言自语的说。

这也难怪,嫣儿从小进王府就再也没出来过,再加上自己出来时高兴过了头,也没记路……

申时,王爷高兴的来到凝嫣阁,进了门没见嫣儿跪迎,只见丫头樱柠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王爷以为嫣儿生他的气了,便走进里屋,边走边说:“娘子,本王明天带你出去好不好啊?恩?”里面没人应声,到了里屋看到没有人,很是诧异,“樱柠?!”

“奴……奴婢在”樱柠快速从外屋跪爬进来。

“你主子呢?”

“回王爷,奴婢……奴婢……”樱柠颤颤巍巍的说。

“快说!”王爷愤怒的说。

樱柠哭着说“奴婢不知道。”

“你是怎么做奴才的!?”王爷起身一脚踹在樱柠的肩上。

樱柠挣扎着起身跪好“王爷,今天上午,姨娘让我去给其她几位姨娘送王爷赏赐礼物,说是以后大家长走动,奴婢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姨娘穿走了奴婢的衣服不见了,奴婢真的不知道姨娘去哪了。”樱柠哭着说。

王爷皱起眉“你主子身上带钱了么?”

樱柠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奴婢的钱银没有少,姨娘应该是忘了带钱。”

王爷起身出去,吩咐家丁出去一条街的找,自己也发疯似的出去找。此时的王爷心里只剩下担心。

嫣儿无力的坐在路边的青石上,此时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饥饿和劳累让她已经没有力气走下去了。她想现在王爷已经回来了吧,一定回来了,他看到我不见了会怎么样呢?生气?还是着急?王爷会派人来找我么?还是会让我自生自灭?王爷知道后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正在嫣儿想的出神的时候,忽然看见远处有一道光,并隐隐听见有人在喊“嫣儿”

光一点一点的近了,声音也一点一点清晰了,“是王爷!王爷亲自出来找我了?”嫣儿兴奋的自言自语。

“王—爷—!我在这呢!”

王爷听到声音几乎飞奔过来,嫣儿跑到王爷身边搂着王爷的脖子。王爷爷紧紧地抱住了嫣儿。此时,王爷狠狠的掐了一下嫣儿的屁股,然后啪!啪!的打了两下,下手力度很重,嫣儿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疼的大叫。王爷扛起嫣儿就往府里走,边走边用自己的大手重重的往嫣儿屁股上招呼。每打一下嫣儿就大叫一声,并扭动着身子。一路上,嫣儿的屁股上不知被打了多少下。

到了凝嫣阁,樱柠还在堤上跪着,没有王爷的旨意,她不敢起来。王爷把嫣儿甩在榻上,嫣儿只是哭,不敢动,也不敢多说什么,她从没见过这阵势,王爷对她从来都是百般疼爱,百依百顺,可是今天的王爷却面目狰狞。

王爷用力将她的裙子扯下来,又狠狠地撕开她的裤子,粗暴的将嫣儿按在榻上,瞬间冰肌莹彻的大腿和刚刚挨过巴掌的桃红色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嫣儿用力的挣扎着,王爷的手死死的按着嫣儿的腰,然后用自己常年征战沙场,长满老茧的大手一下一下,狠狠地打在嫣儿桃红色的屁股上。

啪!“啊—!”嫣儿哭着喊叫着用力踢着腿,可是无济于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王爷……嫣儿之错了,王爷啊—哈!不要打了!”

王爷的巴掌可不必王府里的板子轻,虽然是用手打,嫣儿还是疼的受不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王爷,求求您,不要打了,阿—!”

嫣儿的屁股已经变成深红色,比之前大了两圈。嫣儿还是扭动着屁股,可是腰却被王爷的大手死死的按着,一动也动弹不了。

王爷什么话也不说,也不听嫣儿的求饶,只管打着,而且一下比一下重。

嫣儿咬牙挺着,还是忍不住大声叫,大声哭,大声求饶。

此时,门外有人来报:“王爷,张大人求见!”

“让他到前厅等本王!”说完便走了出去。

嫣儿趴在床上边哭边用手轻揉着自己的臀部,樱柠也爬过来用冷毛巾给嫣儿敷在屁股上。嫣儿哭的很伤心,她以为王爷是因为不喜欢她才打他的。

一个时辰后,门框当一声开了。嫣儿听到声音心里一惊,樱柠快速出去跪下哭着说:“给王爷请安!王爷,求您不要再打姨娘了,奴婢愿去刑房领刑,姨娘的屁股真的比能再打了,请王爷开恩!”樱柠不断的磕着头请求着。

王爷不理樱柠,径直走向里屋,嫣儿迅速从榻上爬下来,跪在地上:“王爷,妾身之错了,王爷饶命阿!”嫣儿边哭边说,不住地磕头如小鸡啄米。屁股上的冷毛巾一掉落,疼痛让她忍不住趴在地上。

王爷还是不说话,捡起毛巾,把嫣儿从地上抱起,让她俯卧在床榻上,眼睛里流露出不忍得神情,她掀起嫣儿盖在屁股上的裙子。嫣儿害怕的回头,抓着王爷的手,用请求的眼神看着王爷哽咽着说:“王爷,求求您不要打了,妾身实在受不了了。呜呜呜呜……”

王爷拿开嫣儿的手,继续把裙子掀起,王爷看到嫣儿鬓散发乱,眼睛肿肿的,屁股红肿的发紫,吹弹可破,映着还是雪白的纤腰,长腿,竟艳若桃李,下身居然有了反应。

王爷把持着自己,用手轻轻抚摸着嫣儿的屁股,嫣儿疼得一哆嗦。“都是本王不好,本王不应该下手这么重。”说着起身把毛巾浸在冷水里然后回来给嫣儿敷上。这是嫣儿哭得更厉害了。“怎么了,很疼么,是不是刚刚本王用力重了,碰到你了?”王爷顿时慌了神。嫣儿摇着头,不说话只是不停的哭。“那是怎么了,你还在怪本王么?本王向你道歉,本王以后一定不会再打你了。”

嫣儿呜呜咽咽的说:“嫣儿以为王爷不爱我了,以后再也不会喜欢我了。呜呜呜呜呜……”

王爷抚摸着嫣儿的头发:“傻丫头,怎么会呢,你今天把本王吓坏了,也急坏了,你知道么本王多么害怕找不到你,多害怕你会出事,找到你的那一瞬间,本王真的是又喜又气,因为爱你,所以今天本王才会下了这么重的手。”

“可是王爷今天的样子好可怕,王爷从来没有对妾身这样过。”

“你这丫头也太心急了吧,本王今天没什么是,本打算明天就带你出去,可是一回来却听樱柠说你不见了,还没有带钱,你能理解本王当时的心情么?”

“王爷,嫣儿错了,嫣儿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嫣儿跪在床榻上,不住地磕头。

“嫣儿,你这是干什么阿,快趴下吧,屁股不疼了吗?”王爷无奈的苦笑着。

过了一会,嫣儿的屁股不那么疼了,王爷看着嫣儿的红肿的眼睛,温柔的说:“娘子,本王想要你……”嫣儿害羞的一笑……

王爷小心的进入了嫣儿的身体……

五、王妃的陷害

深夜……

“啊—!不要啊,王爷,不要打了,嫣儿知错了……”嫣儿梦中大喊。

王爷被吵醒,看着嫣儿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紧闭双眼,满头大汗,轻轻地抱起嫣儿,柔声唤道:“嫣儿……嫣儿?……”王爷感觉心如刀绞,“都是本王的错,嫣儿,你不要这样,醒醒。”

王爷轻轻的拍打着嫣儿的脸颊。嫣儿慢慢的张开眼睛。“嫣儿,本王不该打你这么重,以后不会了。”嫣儿搂着王爷的脖子:“王爷,嫣儿以后也不会让王爷担心了。”“嫣儿,时间不早了,本王要走了。”“相公!不要。”嫣儿抓着王爷的胳膊,不舍得说。

“本王也不想走啊,若再不走,恐怕明天你又要挨打了。”王爷轻轻地拍了一下嫣儿的屁股。“嫣儿宁愿挨打!”嫣儿紧紧地把王爷的胳膊搂在怀里,信誓旦旦的说。“哈!你这丫头,你不怕挨打,也不怕本王心疼么?”王爷拨开嫣儿的手“你这屁股伤的这么重,不能再挨打了。”王爷心疼的看着嫣儿。

“好了,本王走了,快睡吧!”王爷把嫣儿轻轻的放躺下,盖上被,然后走了出去。明月阁,王妃没有入睡,她身穿一件大红色的丝绸寝衣,浓妆艳抹,等着王爷,她知道王爷会来的,尽管每次王爷都不碰她,也不和她说太多的话,但她还是希望王爷来她这。

哐啷—!门开了,王爷走了进来,王妃柔情似水的看着王爷万福了一下娇滴滴的说“妾身参见王爷”。王爷看了一眼王妃,没有任何反应,轻轻地说了一句“还没睡啊”边说边更衣。王妃用撩人的声音说“王爷,妾身为您更衣吧。”说着将手软软的搭在王爷的肩上。

王爷把拨开王妃的手:“本王累了,睡吧。”然后向床上走去。王爷背对着王妃躺着。“王爷,您可不可以看妾身一眼啊!?”王妃委屈的说。“本王真的累了,我们睡吧,好么?”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王妃气的直咬牙,她恨嫣儿,没有嫣儿的时候起码王爷偶尔还会看她两眼,可是现在……虽然王爷每天都来,可是他从来不肯跟她多说一句话,更不肯碰她……

次日,王妃叫了一个家丁过来,屏退下人,跟家丁耳语了几句。“王妃娘娘,这个万万不可啊,奴才不敢。”家丁战战兢兢的说。王妃拿出一打银票:“这是一万两,事成之后你拿钱走人,走的越远越好,我会把此事压下来,让王爷不予追究。”“这……”“你不用现在答应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这个时辰,我会派人找你过来。不过你可要想好,你不想办这差事,自会有别人愿意做这事,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

“是!”家丁思索了一会又说道:“王妃娘娘,这事可是关乎奴才的姓命啊,娘娘真的能让王爷不追究?”“那是自然,到时王爷定会叫人把你杖毙,我已经吩咐过刑房的人,打几下后,就把你扔出去,只是你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不要让王爷再看见你。”

“好,王妃娘娘,奴才不考虑了,奴才答应您。”“好!”王妃拿出两张银票给了家丁。“这是赏你的。”“奴才谢王妃娘娘。”家丁跪地谢恩。

“明日未时,你就按我说的做,到时我会把九姨娘骗到明月阁。”王妃寂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道凶光。

第二日未时。

“姨娘,王妃娘娘身边的迎秋来请姨娘。”“哦?请我做什么?”“说是王妃娘娘有请,也没说什么事。”嫣儿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又不得不去。“好吧,帮我更衣吧。”明月阁“妾身嫣儿参见王妃娘娘。”

“妹妹这么拘礼做什么?”王妃和蔼的说。“来,坐下”王妃起身将嫣儿拉向自己的座位。“王妃娘娘,妾身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妹妹,是不是姐姐从前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让妹妹对姐姐有了嫌隙?”“妾身不敢,王妃娘娘今日找妾身可有什么吩咐么?”

“瞧妹妹这话说的,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王府这么大,我们又不能随便出去,所以只有我们姐妹之间聊聊天解解闷。“昨日皇上赏了王爷些西域进贡的水果,王爷都拿到明月阁来了,那果子味道甜美,口感也好,软软滑滑的,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尝尝。”王妃笑容可掬的说道。

嫣儿见王妃一改往日严厉之相,心里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王妃一直和她聊家常,转眼间申时到了,王妃还没有让嫣儿回去的意思。且王妃还在自顾自,滔滔不绝的说,嫣儿插不上嘴,也无法开口。嫣儿心里在打鼓,若是误了跪迎的时晨,恐王爷会不高兴。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辰,王妃突然说道:“妹妹,申时到了,看我今天太高兴了,聊天把时辰都给忘了,快回去吧,今天王爷还会去你那,别误了跪迎王爷啊。”“谢王妃娘娘,妾身告退。”说着急匆匆的向凝烟阁走去。此时有一人正藏在嫣儿床榻底下,嫣儿未曾察觉。“樱柠,快帮我更衣,王爷喜欢我穿平常的衣服。”衣服刚穿了一半,哐啷,门开了,王爷走进来,嫣儿急忙出门跪迎。

王爷见嫣儿如此匆忙极为不解,扶起嫣儿向里屋走去:“出了什么事?”嫣儿刚要回答便愣住了,王爷也愣住了。之间里屋一家丁穿半裸着身体站在床下,极为惊慌的样子。“王爷恕罪!是九姨娘勾引奴才的,不关奴才的事”家丁跪在地上,颤抖的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九姨娘,奴才对不住您,可是的确是您先勾引奴才在先啊!”王爷脸色变得铁青,横眉怒视着嫣儿。

“王爷,妾身冤枉,妾身是被陷害的。”嫣儿忙跪下解释道。“陷害?那这件事你怎么解释?”“王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王妃请我去明月阁闲聊,过了跪迎王爷的时辰,刚回来就换衣服准备迎接王爷。”“换衣服?屋子里有个人你会没看见?”“王爷,刚刚真的没有人,樱柠可以作证,妾身知道王爷喜欢我穿平常的衣服,就急忙换下来,还没换完就……王爷这个人我真的不认识。”嫣儿解释道。此事瞬间传遍了整个王府,王妃闻讯赶来。

看见此情此景装作极为吃惊的样子。嫣儿见王妃娘娘来了以为遇到了救星:“王爷,王妃娘娘可以作证,今天下午妾身一直在和王妃娘娘聊天。”“九姨娘,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等淫荡之事?你今天何时来过明月阁啊?”“王妃娘娘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爷愤怒的笑着。“嫣儿,本王对你如何?”“王爷,妾身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您的事情,王爷求您相信我。”嫣儿住着王爷的大腿祈求道。“王爷,或许九姨娘真的是被冤枉的,不如问问这家丁都知道些什么。”王妃故作镇定的说。

王爷闭上眼点了点头,背过身子。“我问你,你说你与九姨娘有染,那么九姨娘的身体是什么样子?”嫣儿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再想想也是好事,家丁没看过自己的身体,一定不知道什么样。“会王妃娘娘,九姨娘身体温润如玉,嗯……滑滑的,小腿处有颗红痣,极美……”王爷怒火中烧的转过身:“住口!来人,把他拉进刑房杖毙!”王爷怒吼。接着俯下身死死的抓着嫣儿的肩膀:“嫣儿,本王这么用心待你,你却做出如此对不起本王之事!哼!”说完把嫣儿推倒在地。

嫣儿忙跪起:“王爷,妾身真的没有,妾身发誓真的没有做过对不起王爷的事情。”呜……王妃轻声对迎秋耳语了几句:“告诉刑房的人,往死里打,一定要确认死利索了再扔出去。”迎秋赢了一声便退下。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