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王府深规 2》的前篇

沈嫣儿是王爷的众多侍妾之一,长相清秀,五官精致,一副柔弱之相,深得王爷宠爱。

她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年幼时那年家道中落,所有女眷便卖为奴,她被将军买进将军府做丫头,后被将军收房,及其宠爱,将军因屡立战功,并深得皇帝信赖,后被封为王爷,将军府变成晋王府。

柳茹月是将军的正房夫人,将军母亲的侄女,将军虽不太喜欢,但当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取了她,将军被封王后,她便成了王妃,柳茹月大方得体,长得也算标志,对王爷也很好,而且很会管家,王爷对她也是礼让有加,但柳茹月不知为何过门后一直无子嗣,王爷又纳了很多妾氏,渐渐的柳茹月变得不安,脾气越来越暴躁,恰好家规中一条,无论那个妾氏受宠,前夜侍奉王爷的第二天一早就要给王妃请安,请责,以安抚王妃。

王爷身材魁梧,相貌英俊,文武双全,又写的一手好字,对待女人温柔又霸道,疼爱有加,王府里的女人无论受宠的或是不受宠的,都会衣食无忧,所有的女人都会爱上王爷,但又怕被王妃责打,都生活的及其矛盾。

一、嫣儿受责

“妾身嫣儿给王妃娘年请安,王妃娘娘万福金安,愿娘娘与王爷白头偕老。”嫣儿由丫头樱柠陪着给王妃请安,跪在那里等着王妃发话。

王妃只是喝茶,并不理睬,偷眼看着嫣儿,见她清丽脱俗,身材婀娜,楚楚动人,便气不打一处来,想想她自己已是三十多岁的人了,虽保养得当,但岁月不饶人。

半柱香的时间,嫣儿跪的两腿发麻,膝盖生疼,看王妃并没有想让她起身的意思。“你叫什么名字?”王妃发问。

“回娘娘,妾身沈嫣儿”“嫣儿…哼!长得一副狐媚相,连名字也这么妖媚,你简直就是个狐狸精。”

嫣儿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不敢说话。

“说,你给王爷喝了什么迷魂药,把王爷迷的神魂颠倒?第一次宠幸你就赐了凝嫣阁给你,还亲笔给你题字!”

“妾身惶恐,娘娘,妾身没有,妾身只是伺候王爷,王爷对妾身只像是待一只宠物,没有半分真情的,王爷对娘娘您才是念念不忘,王爷梦中呓语都是娘娘您的名字。”

“哦?当真?”“妾身不敢说谎。”王妃稍稍平息了一些怒气。“嗯,你还算是懂事,起来吧!”

“妾身不敢,妾身深知昨夜惹娘娘不高兴,请娘娘责罚,否则嫣儿万万不敢起身。”她知道,昨夜王爷在她房里过夜,今天这顿打定是免不了的,与其都是挨打,不如这样,让王妃消气,打得或许不至于太重,也会好熬一点。

“你还真懂规矩。”王妃微笑着说:“迎秋,扶她起来,带她去取家法。”

王府规矩,所有人受罚一律打屁股,无论是妾侍还是丫头、奴才,受责时需要自己把刑凳准备好,跪着把板子举过头顶,请求王爷、王妃或老夫人责打。若是他们不发话就要一直举着。

上刑凳之前受刑人要“自觉自愿”的把小衣退下,把臀部漏出,呈现在施刑人面前。挨小板打时不准以手护臀,不准跌落刑凳,不准讨饶,还要说“谢主子责打”之类的话。否则就要绑起来挨大板。打完了,要谢打并亮出受刑部位让施罚之人验刑。

嫣儿把刑凳搬到王妃面前,从刑凳的侧面拿下一块两尺长、一掌宽、三指厚,打磨的很光滑的红木板子,跪下举着板子说:“妾身嫣儿请王妃娘娘责罚。”

王妃不予理睬,玩弄着手里的一颗玉珠子。每个侍妾挨打时,王妃定要让她们尝尽苦头,以解心头之恨。

“妾身嫣儿请王妃娘娘责罚”她的声音大了一些。王妃还是不出声。

“妾身嫣儿请王妃娘娘赏打”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嫣儿的手臂举的发酸,但也不敢动。家法中规定,若施罚之人不说打得数目,受刑人就要保持姿势一直喊下去,直到主子发话为止。

“迎秋,接下板子,先打她四十下吧”侍寝第二日受罚的侍妾挨板子数最多不能超过四十,且不能把屁股打破,否则王妃和她的丫头就都会受罚。

“是,迎秋接过板子”“多谢王妃娘娘赏打”嫣儿给王妃磕了个头然后起身,将自己的小衣退至大腿以下,裙摆撩到腰际以上,趴于刑凳之上,只感觉到屁股后面凉凉的风。王妃看到嫣儿圆鼓鼓的白玉似的两片屁股蛋子,浑圆而丰满、白晰而有弹性,粉嘟嘟的,大腿处凝脂般的光滑,如羊脂玉一般。王妃看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当然这都转为恨,恨这丫头生的如此标志,连屁股也这样让人心生怜爱。难怪王爷这样喜欢她,之前的气以消大半,看到嫣儿的屁股她两眼似冒火一般,紧紧地攥着拳头。

“迎秋!给我打,狠狠的打,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用她那两片屁股蛋子勾引王爷!”

“是!”

迎秋是王妃的贴身丫头,从小就伺候她,能领会王妃的所有意愿。迎秋举起板子高高举起,板子夹着风声重重落下。呼—啪!板子打在嫣儿的左屁股蛋上,由于嫣儿的屁股弹性极好,瞬间板子被弹了回来。

“啊!”嫣儿倒吸了一口冷气,嫣儿的屁股一颤,瞬间出现了一道一掌宽的红红得檩子。因为嫣儿从前是王府的丫头,也被主子们教训了很多次,所以这下板子虽然觉得疼,但还不至于熬不住。

呼—啪!“阿!”呼—啪!“阿!谢王妃娘娘……”呼—啪!“阿!赏板子….”

呼—啪!“嗯!今后……”呼—啪!“阿!今后定当……”

呼—啪!“阿!尽心竭力……”呼—啪!“阿!伺候王爷……”呼—啪!“阿!和娘娘……!”

嫣儿一边挨打,一边气喘吁吁的说啪!“阿!”啪!啪!啪!啪!啪!啪!啪!板子不停的随着风的声音一下下落在嫣儿的屁股上。嫣儿觉得这板子比自己当丫头挨打时的还疼,她有些受不住了,扭动着雪白的小纤腰,屁股也跟着左右扭动,甚是好看。王妃见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迎秋,你这板子打得不疼啊,若是真的疼了,她怎么还敢使出她那套狐媚功夫,又扭屁股又扭腰的,这是给谁看,她平实就是这么勾引王爷的,不然王爷怎么会看上一个丫头。

啪!啪!啪!迎秋的手上又加重了些力道,打得更重了。二十几板子过后二十几板子过后,嫣儿雪白的屁股上重叠着一条又一条叠加的红檩子,两片如玉的美臀由白色变成粉红色又变成殷红色。啪!“啊!”嫣儿的屁股不敢再扭动了,又不敢从凳子上掉下来。只觉得屁股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实在受不了了就大喊“妾身谢王妃娘娘调教。”啪!啪!啪!啪!最后的四板子打了下来,四十板子终于打完了。屁股比之前大了一圈,又红又肿。

嫣儿舒了一口气,由丫头搀扶着下了刑凳,又跪在王妃面前:“妾身沈嫣儿谢王妃娘娘调教,请王妃娘娘验刑。”王妃斜了她一眼道:“转过去把受刑的地方漏出来吧!”“是”嫣儿提着裙子,把后面掉下的裙摆捧在手里,生怕挡着一点屁股又遭王妃怪罪。

王妃看着之前那两片洁白的屁股蛋子已经完全肿了,和凝脂的玉腿成了鲜明的对比,殷红殷红的。大腿更加白晰,臀部更加丰盈。王妃和蔼的看着她:“嫣儿妹妹,今天我打你也是王府规矩,看你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真是心疼啊,别的侍妾挨打完毕都要凉臀跪上一个时辰的,你就不必跪了,但是裤子还是不能穿起来,免得旁人看了说我偏袒。”嫣儿闻听此言松了一口气,心想这王妃娘娘也不是那么不好相处“谢王妃娘娘”

“迎秋,赐坐”“是”迎秋搬过来一把红木椅子,质地十分硬。“嫣儿,你就坐在这里陪我说说话,不然你不被罚跪就这么回房了,我以后该没法管教别人了”王妃转头对着丫头樱柠说:“樱柠,扶你家主子坐下。”嫣儿这才知道,王妃哪有那么好的心,屁股刚挨完板子,连碰一下都会疼出一身汗,怎么能坐得下呢?“王妃娘娘,娘娘心疼嫣儿,嫣儿感激不尽,只是若我坐下陪娘娘说话配旁人知道了还是会说娘娘偏袒于我,嫣儿不想让娘娘两难,嫣儿愿跪着与娘娘说话。”“九姨娘,你可别不识好歹,娘娘赐坐给你,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迎秋愤愤的说。王妃不说话,也不看她,又喝起茶了。

嫣儿无奈由樱柠扶着咬牙坐到了那把及硬的红木椅子上。屁股刚沾到椅子就不由得以咧嘴,疼痛瞬间又回到屁股上,又不敢发出声音,王爷所有的侍妾无论何身体怎样不适,在王爷、王妃和老妇人面前一定要端庄。嫣儿强忍疼痛端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放于身体左侧,面部表情还要自然随和,可以说是如坐针毡。王妃并不理睬她,悠闲得看起书来。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嫣儿的屁股已经痛的麻木了,没有王妃发话,嫣儿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娘娘,一个时辰的时间已经到了”迎秋小声地和王妃说。“哦?哎呀,嫣儿妹妹,瞧我,光顾着看书,都把你忘了,你不会怪姐姐吧?”嫣儿被樱柠扶起来,又跪在王妃的面前:“能得王妃娘娘赐坐,是妾身的福分,妾身又怎敢怪罪娘娘。”

“妹妹,这些日子老夫人身体欠安,昨日请位寺庙的大师看了一下,说是让抄些经文便可消除老夫人的病痛,妹妹可愿意帮我抄一些么?”嫣儿知道王妃想方设法的折腾她,但又不敢违背:“妾身愿为老夫人尽孝心,也愿为王妃娘娘效力,请娘娘把经卷给妾身,妾身这就回去抄。”“呵呵,照理说是应该让你回房抄写的,但是那位大师说,这经文不可离开我这明月阁阿,否则抄多少也是没有用的。”王妃笑里藏刀的看着嫣儿。这时,迎秋搬过来一张矮桌,把经卷和宣纸都准备好了。“妹妹,姐姐知道你刚刚挨了打,所以赐给你一张矮桌,你不必坐着抄录,以免碰到你的板伤。”

“嫣儿谢王妃娘娘体谅。”说着便和樱柠一同跪于桌前,樱柠磨墨,嫣儿便开始抄写。王妃说乏了,便会内阁休息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这本经卷已抄完,嫣儿不敢打扰到王妃休息,双手把经卷捧与头顶,跪在正座前面,等着王妃。半柱香的时间迎秋从内阁出来接过经卷:“王妃娘娘心疼九姨娘,姨娘可以回去了。”“写王妃娘娘恩典,妾身告退。”被樱柠搀扶着嫣儿费力的站起来,经过一天的折磨,她的膝盖和屁股都疼痛难忍,苦不堪言,一瘸一拐的回到凝嫣阁。

二、王爷的爱抚

樱柠将外门轻轻的关上,小心的扶着嫣儿进了里屋:“姨娘快褪了下衣让奴婢给您上点药吧,若是王爷今日还来咱们这,明日姨娘还要挨打呢。”樱柠微皱眉头,忧心地说。

嫣儿静静趴在床上,面无表情,樱柠轻轻的褪了她的小衣,又把杖伤药轻轻的涂在嫣儿红肿的两片臀瓣上,生怕动作大了会碰到嫣儿的板伤,樱柠的手刚刚触到嫣儿的屁股上,嫣儿的臀部一紧,“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姨娘忍着点,一会就好了,奴婢会轻轻的。”嫣儿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想着以后矛盾的生活,感受着臀部的肿痛和膝盖的麻木,心中委屈,低声啜泣着,她爱王爷,她希望王爷来,又怕王爷来。

“姨娘,不要哭了,奴婢已经把药给您擦上了,赶快起来擦把脸吧,一会到了跪迎王爷的时辰了,若是触犯了规矩,怕是王爷要怪罪了。”樱柠叹了口气接着说:“您也知道当年三姨娘的事情吧。那年三姨娘刚进王府,仗着王爷对自己的宠爱,王爷进她房的时候她没有跪迎,结果王爷一怒之下将她用家法处置,之后便把三姨娘休了,现在还在府里做粗使丫头,当年王爷那么宠她,却因为这一点错就让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当天使家法的时候我也在场,是用大板子打的,屁股上都已经血肉模糊了,还昏死过去几次,王爷都没有一点不忍,直到现在那位三姨娘走路还都是一瘸一拐的。”

王府规矩,所有侍妾要在每日申时至酉时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跪迎王爷,以示对王爷的期盼和敬仰,而王爷会在这个时候回府,并无声无息的进入任何以为姨娘的房中,王爷无论进到那个姨娘的房里,第一眼都要看到姨娘在门口跪着,丫头在姨娘的身后跪着。

樱柠给嫣儿重新上了妆,二人跪在门口,等待着王爷的驾临。半个时辰的时间,嫣儿听到一阵脚步声,是王爷,嫣儿顿时心跳加速,欣喜地等待着王爷开门。吱嘎—门开了。“妾身嫣儿给王爷请安。”嫣儿抬头望着王爷,掩饰不住的开心。王爷扶起嫣儿,小心的将她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回头对樱柠说:“你下去吧!”樱柠退出,将门关上,守在门口。

“来,把小衣褪了,让本王看看你的伤。”王爷知道嫣儿今天要挨打,所以办完公事后就迫不及待的过来看她。

嫣儿趴在榻上惊讶的看着王爷,她万没想到王爷会这样在乎她。

“快点阿,难道让本王替你脱?”王爷温柔的看着她。

嫣儿还是没动,把脸埋在胳膊里偷偷的哭了。

“怎么了,怎么哭了,本王是怕弄疼了你。”

嫣儿哭得更厉害了。

“好吧,别哭了,本王会轻轻地帮你脱下来”

王爷撩起嫣儿的裙子,将她的裤子小心地剥掉。看到又红又肿的屁股,顿时心里像什么被东西戳了一下,心疼不已。王爷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嫣儿的屁股,并用嘴轻轻的吹着。嫣儿觉得凉丝丝的很舒服,就像炎热的夏日,偶有清风袭来,虽然屁股很痛,但心里暖暖的。

“还疼吗?”王爷关心的问。

嫣儿回头看着王爷,没出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泪水还在不停的向外涌。

“有没有用冷毛巾敷过?”

“还没有。”嫣儿抽泣着说“刚刚回到凝嫣阁就到了跪迎王爷的时辰,樱柠怕误了点,只是给我擦了些药。”

“怎么她折磨了你一整天么?”王爷皱着眉头忧心的问。

“嗯”嫣儿点了点头。

“你受委屈了。”说着转身,拿着毛巾向水盆走去,用冷水投了毛巾,轻轻地敷在嫣儿红肿的屁股上,然后坐在床边。嫣儿突然一头埋进王爷的身上,痛哭起来。由于动作幅度较大,毛巾从屁股上掉下来。嫣儿已经被王爷感动得一塌糊涂,伤口的疼痛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王爷有些不知所措“哎呀!你这丫头,怎么不知道轻一点呢?,屁股不疼了是不是?”王爷一边把毛巾再次给嫣儿敷上,一边说。“瞧瞧,毛巾都弄掉了,人们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伤还在身上,怎么就忘了疼了!看来这顿打还是打轻了。”王爷的语气很柔和,带着一点点心疼,一点点责备,还有一点点玩笑。嫣儿哭得更厉害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好不好,你都把本王的心给哭碎了,是不是伤口又疼了?”王爷柔声得哄着她。

“起来,本王再去投投毛巾,你也能舒服一点。”说着就要起身。

嫣儿一把抱住王爷,不让他离开。“王爷,嫣儿不怕痛,嫣儿不要离开王爷,王爷别走。”嫣儿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王爷心疼得抚摸着嫣儿的头,心中懊恼。他讨厌这样的家规,但无奈这条规矩是老夫人定下的,因为老夫人年轻时曾被夫君宠爱的侍妾“骑在头上”,所以,王爷的父亲老将军去世后,他母亲便立下了侍寝第二日必须挨打这条规矩,以告诫侍妾无论何时都不得凌驾于正室夫人之上。

王爷叹了口气对嫣儿说:“嫣儿,本王以后不会再在你这里过夜了,你以后也不必受这样的委屈,本王不会再让别人打你了。”

嫣儿惊诧的抬头看着王爷不解的问:“王爷……?”

“呵呵,本王从今以后会每日都会来这里陪你,把你哄睡着以后,本王便去王妃那里过夜。”王爷眯着眼睛,温柔的看着嫣儿。

嫣儿大吃一惊,眨着清澈如泉水般的眼睛,问道:“可以这样么?”

王爷关爱的看着嫣儿。“家法规定前夜侍寝的侍妾会受罚,本王不在你这过夜,你就不算侍寝,自然也就不必受罚了,只要你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就应该不会挨打了。”

嫣儿幸福的一笑,唇红齿白,脸颊还挂着泪痕,柔美又俏皮。

“哈哈,你终于笑了,以后可不许哭了。”王爷抚摸着嫣儿的头发,轻轻拭去嫣儿脸上的泪珠。

“来,趴好了,本王去投投毛巾,再给你敷一会。”

嫣儿紧抱着王爷不肯松手,撒娇的说:“不,嫣儿不怕疼,嫣儿只要王爷。”

“哈!你这丫头”王爷轻轻地刮了一下嫣儿的鼻子,宠溺地说:“别任性了,今天本王就在这给你敷屁股,不做别的,等你伤好了不疼了,本王再来收拾你。”王爷坏坏的笑着。

“来,听话,趴好!”

2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