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玉妃转 下》的前篇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第一章 父亲的家法

“啊—”不知多少次,娇羞都听到玉妾妃房里传来呻吟的叫喊声交杂着各种清脆的拍打声,“啪啪啪……”声声入耳。妾妃是娇羞的娘亲,因为是妾所以娇羞只能喊她玉妃。每次爹爹一来娘亲的院子,仆人们遍抱着娇羞,默默的推了出去。可是那声音却穿过院落,径直落到外面玩耍的娇羞耳中。

实在忍不住好奇的心,娇羞偷偷溜进了院子。只能听到啪啪的声音正有节奏的拍打着,还有玉妃轻轻的背声“家法第二十条,夫君打妾臀时,如果妾用手挡,则夫君可再狠狠抽打妾臀五下,如果妾叫喊声音过大引起夫君不满,则夫君可再狠狠抽打妾臀多打十下,如果妾胆敢与夫君顶嘴,则夫君可再狠狠抽打妾臀二十下……”

“还有呢!” “是,还有,还有……请老爷赎罪,妾身忘记,忘记,“你说什么?!给我大点声!”“是!妾身忘记了。”娇羞听着爹娘似懂非懂的说话声,心里像揣了头小鹿一般,小脸儿涨得通红!她将门缝悄悄推开一点,小脑袋使劲往里一探!只见玉妃正被爹爹按在膝头,玉妃粉嫩的翘臀赫然呈现在眼前,臀上红红的巴掌印……

“忘记了?!这家法家规我在祠堂是怎么和你们说的,你都听什么去了?!”啪!又是一巴掌!“说话!”

玉妃的臀轻轻颤抖着,小心翼翼的回道:“老爷让妾婢们必须牢记家法,倒背如流,每日必温习一遍,如敢忘记,依法从事!”

“那你是怎么做的?嗯?把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吗?!爬到床上去!”

“是!请老爷狠狠责罚妾身吧!”床上玉枕横陈,玉妃趴将上去,将粉嫩的裸臀高高撅起!一把戒尺不是什么时候到了爹爹手中。爹爹先是扬手将戒尺高高举起,冷冷的问道“该打几下?自己说!”

“打十下……”玉妃颤颤巍巍的说。

“十下?”扬起的板子啪的落在屁股上,“你觉得十下就能记住了?!”啪!又是一板子。爹爹手里的戒尺是三指宽,一指厚,半米多长的竹板。娇羞对这个戒尺又敬又畏,小小的心理还有莫名的渴望。不自觉的学者玉妃的样子,将身子俯下,将小臀部高高撅起。仿佛那板子是落在自己的臀峰上。

“啊,”玉妃忍不住轻叫出来,“请老爷责打妾身二十下。”

“这还差不多。自己数着!如果我听不见就算没打。”爹爹厉声教训道。

“是。”玉妃的双臀轻颤了一下。已经被打得绯红的臀部又高高撅起,露出湿湿的凤,爹爹的手上下摸索了一会,突然将扳指猛的塞进凤阴。“啊,”玉妃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见爹爹的戒尺,一板一板打在玉妃的臀峰之巅,“啪、啪……”只两戒尺,玉妃的粉臀上就留下了两道紫红色的印记。“一下、两下,啊—”玉妃娇喘着,扭动着雪白的小纤腰,屁股也跟着左右扭动。

“趴好!才两下就受不了了?更狠得还在后头呢!”说罢啪啪啪!又是三下。“啊—啊—三下,四下,五下,”“第五下数慢了!从来! “哼,还敢求饶!看我怎么收拾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爹爹将手里的扳指摘下,终于打完这这二十下,玉妃已泣不成声,却又不敢使劲哭出来。第二十下数的几乎是哭音儿了。紫红色的臀掰翘在空中,颤颤发抖,爹爹的大手啪又拍了上去,“啊—”玉妃忍不住叫了出来。那颤抖的臀峰已是吹弹可破,几乎承受不了这重重的惩罚了。

“叉开腿,把扳着取出来!”爹爹命令道。

“是!”玉妃将白玉葱般的小手伸到自己的身下,轻轻一身劲,绿色的扳指带着晶莹的液体被取了出来。“站起来。”爹爹摸索着玉妃更加丰盈的臀部命令道。

玉妃赶紧从床上起来,手里还拿着那个扳指。

“去!凤点头!”爹爹脸上阴沉沉的看不出表情。

什么是凤点头?娇羞真不得其解,只见玉妃已转过身躯,背对着爹爹,身躯略向前倾,臀瓣微张,一只手扶住前面的桌子,另一只手将玉扳指轻轻放在臀缝之间的凤肛处,用双臀紧紧夹住。“还有戒尺!”爹爹丝毫不怜惜,又冷冷的喝道。“是!”玉妃赶紧接过戒尺,又塞到臀峰之间。本来就及挺翘的臀部,此时更是如活火山般蓬勃欲出。

第二章 戒尺高悬

自从看见爹爹用家法惩戒玉妃后,娇羞便对戒尺有了一种渴望,特别是爹爹当天命令玉娘做的“凤点头”那一幕,牢牢印在娇羞的小脑袋中,常常退去众人,躲在房里,退去衣裤,趴在床上,将粉臀高高撅起,悄悄将一把戒尺塞到两臀之间,然后慢慢加紧……脑海中还兀自回想着,当日爹爹痛打玉妃肉臀的一幕,幻想着自己的屁股正在挨着那无情戒尺的严厉惩罚。

还未到及第的年龄的她,但身体已经凸显女人的丰盈,特别是遗传了玉妃粉嫩的翘臀,雪白的酥胸。

今天,娇羞又屏退了丫鬟,急不可耐的趴到床上,撩起衣裙,脱下裤子,将饱满的臀部撅起。这一次,娇羞又学着爹爹的样子,将一个玉扳指也狠狠的往自己的小凤肛处插去!“哎哟!”毕竟是第一次,娇羞疼的直叫唤,但是疼痛却伴随着凤肛膨胀的快感,欲罢不能!使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扳指全部塞到凤肛中,淹没到凤肛中的扳指由亮变热,娇羞趴在床上低喘着,美丽的小脸儿变得粉红,羞涩和满足的眯着眼睛,娇羞多么渴望此时,有一个男人正高举着戒尺,狠狠的迎向她饥渴且肥美的玉臀啊!凤穴中也被白色暖暖的液体浸湿了,虽然娇羞还不懂的这是什么,但却更加耸起了自己白白的臀。

就在娇羞独自享受快感的时候,房门哗的一声被推开了。娇羞慌忙起身,忙手忙脚的提上裤子。但这一幕仍然让偶然闯入的玉妃收入眼底。玉妃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又由红变白,又白变绿。娇羞转头一望,见进来的竟是玉妃,顿时慌了神色。真恨自己大意,竟忘记插上房门了。 玉妃霎时明白了一切,含着眼泪看向娇羞。女儿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甚至是—看到了什么!想到此不禁心惊。

玉妃和娇羞各怀鬼胎,四目相望,一个心惊一个心虚,刚才未来得及取出的扳指仍夹在凤肛,刚才趴着只觉得涨的慌,但此时,娇羞直直的站着,两瓣臀紧紧的夹着,那凤肛已被涨的生疼。娇羞只得强忍着,汗水不禁从腮边流了下来。

玉妃半天才定会神儿来。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门外,院子没有别人,她这才信步走进屋子,咣当一声将门关上,复又插上门闩,走到娇羞面前。娇羞站在原地,手脚发抖,都快把头地道地上了。

玉妃深深看了娇羞一眼,拿过一张椅子坐下,顿了顿,张口问道“羞儿,你这是在做什么?谁教你的。娇羞见问,头低的更深,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儿,吓得泪花点点,啪嗒,啪嗒落到地上。

玉妃见此景,心不禁软了下来,拉过娇羞,替她提好裤子,系上汗巾子,扳起娇羞的头,说道“你说实话,娘不罚你。”娇羞人不敢抬眼,但不得不开口说道“没人教娇羞,是娇羞自己想的。”

“你若不说实话,可别怪娘重罚你!说是不是有人教的?”娇羞听玉妃一说,小脸突然涨的紫红,仿佛被窥透了心思一般。咬着娇唇,一声不吭。

“啪!”玉妃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厉声道“快说!”娇羞吓了一跳,心中一紧,屁股也被夹紧了。谁知此时,小小的凤肛已经承受不了玉扳指和丰臀的里外夹击,“哎哟”一声,凤肛处太疼了,娇羞竟忍不住叫了出来。

玉妃看出端倪,一把拉过娇羞,掀起裙摆,拔下裤子,看到女儿已经成熟挺翘的臀部,不禁心中一怜,在扒开两瓣臀缝,只见一股白色的阴液从凤阴出喷流而出,而紧闭的凤肛已经变得紫红,如将要怒放的菊花。

“放松!”有经验的玉妃轻喝女儿。将新笋般纤细的玉手,轻轻的探如娇羞的凤肛中。“噗”的一声,一个鹌鹑蛋大小的玉扳指被取了出来。

“裤子不准提上,到床上趴下!”向来温柔的玉妃突然一声厉叱!  娇羞吓的腿都软了。光着粉臀,连忙趴到床上。

娇羞偷偷瞧去,只见玉妃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竹尺,娇羞高耸的粉臀,不禁颤抖起来。看着玉妃一脸盛怒,目光严厉。一场惩戒将不可避免,戒尺已经重重举起!高悬在娇羞粉臀之上!

第三章 玉妃教女

“趴好了!”玉妃双目微皱,手中的戒尺仿佛千斤重,女儿的幼臀高高撅在床上。也许这是所有女人的必经之路,这是女人的宿命,自己尚不能改变,女儿又如何能摆脱的了呢?

想罢,玉妃心中一狠,戒尺含风,“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向娇羞的臀峰!“啪啪啪啪!”紧接着又是狠狠的四尺!娇嫩白皙的臀上登时印上了四条两指厚的印记。

“啊—疼—”娇羞实在忍不住,大喊出来。

“不许喊!”玉妃呵住娇羞。手轻轻的抹了抹女儿肿起来的红臀。四条印子已经有了手感。只是这小臀儿太嫩,只这几板就已经要破了一般。

玉妃又将娇羞的衣服往上一推,露出纤细的小蛮腰和整个臀型。 “说!把扳指放到凤肛是谁教你的?”

“没有人教,是羞儿自己想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数下屁股板儿,用力比刚才又重了一倍!

“还敢撒谎!不说是不是不想要屁股了!快说,不然打废了你!”

娇羞从未见玉妃如此动怒,吓得浑身颤抖,粉臀已被打出数条红杠,“娘饶命啊!女儿知错了。“跪起来说!”玉妃扬手啪的又打在娇羞伤痕累累的肉臀上。

“啊—是!娇羞这就说,”娇羞撅着红肿的臀,慢慢的从床上爬起。复又强忍着臀峰处颤抖的疼痛,跪爬到玉妃脚下。

“回娘,是娇羞,娇羞那天,偷偷看到的……”

“把腚转过来!”玉妃喝道。

娇羞红着脸,将颤臀转给玉妃。

“高高撅起!”又是一声断喝。

娇羞只得把脸儿深深地埋到地上,将颤抖的臀部高高撅起,既紧张又兴奋,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玉妃扬起手,狠狠的拍打在娇羞的屁股上,臀瓣上又多了几道手印儿。

“是。娇羞看见爹爹在给娘的凤肛塞玉扳指,所以娇羞……”

“所以什么?还不快说!还没挨够板子?”

“所以娇羞才学着爹爹的样子,将扳指塞到……塞到自己的凤肛处。娇羞知道错了,请娘赎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娇羞一边说着,玉妃一边用手抽打娇羞的肉臀。娇羞,疼的想叫却又不敢叫,一边吸气,一边向玉妃回报。

听完娇羞的话,玉妃即羞愧又暗自松了一口气。玉妃宁愿娇羞是自己看到得,是自己愿意的,也不愿她被是被强迫,被勾引的,甚至是被他爹爹强行惩戒的……

因为,玉妃曾在和玲珑小姐一起接受老爷的家法时,亲眼看到,老爷的大手向玲珑小姐的凤阴处摸索去,抽出来时,老爷拇指上的的那只金戒指便不见了。而玲珑小姐是老爷的亲生长女啊!老爷魔爪,居然连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虽然生活在男人是天、男人是命的社会里,玉妃身上母性的爱,仍然让她不能接受,自己的亲生女儿被父亲调戏。哪怕那人是自己至高无上的丈夫。

想到此,玉妃的目光落到了还撅着红紫臀瓣的女儿身上。玉妃怜惜的用手摸着娇羞臀上戒尺的尺痕,打的好重啊!玉妃有些不忍,“起来吧。”

听到玉妃发话,娇羞这才轻轻的站起身来,在玉妃身旁垂手而立。

“听着,羞儿,今天这顿打,是为了让你长记性,不该看到的东西,永远都不要看!如果你想要,早晚有一天你会得到。但是,在你该得到这些之前,我不准你在想它!更不准你再看它!女人的臀是为一个男人而生的,除了这个男人,你自己是不能随便动的!直到你的臀找到它的男主人,那个男主人将为它开第一次荤,从那之后你的一切也就属于了这个男人。但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你的父亲、兄弟、家人!而是你未来的夫君!你可记住了?”

“羞儿谨记娘的教诲!绝不辜负娘的期望!”娇羞郑重跪下,向玉妃重重磕了一个头。随之撅起的臀瓣已经变得红肿难辨,但玉妃深信,自己的女儿,从此将深藏此臀,直到有掀起它衣裤的夫君到来……

第四章 背咏家法

豫王府的女人们最重大的事情就是背咏家法。并在每月初一、十五到祠堂学习家法,务求将家法熟记于心。而每月的月底的那天便是老爷抽查的日子。这一日,无论长房还是妾俾,都要沐浴更衣,里面只着一件透明纱衣,将粗粗的红绳紧紧的绑到大腿根儿和腰上,以突显出臀部的轮廓。外面罩一面落地风衣。在天明之前,到达祠堂集合。

六月三十,正式老爷抽查家法的日子。玉妃的丫鬟蝉鸣把玉妃收拾妥当,给玉妃罩上一件外红里暗的披风。扶着玉妃到祠堂报道。只见祠堂外面丫鬟们给主人脱下披风,祠堂里面已经跪下了不少妾妃,因为豫王府家规森严,所以祠堂内 每个妾妃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按照地位等级划分,老爷的正室跪在最前面,然后后面每排跪10人。每个妾妃来到祠堂后都必须先给正室磕头行礼。玉妃也不例外。她走到正室豫夫人的面前,俯身跪下,轻轻叩头道“妾身玉儿,给夫人请安。”

豫夫人正跪在红色软垫儿上,对玉妃的问安竟如没听见一般。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玉妃,当看到玉妃高高翘起的乳臀时,豫夫人的眼里像冒火一样。玉妃跪在那里,没有豫夫人的发话,不敢抬起头来。

玉妃身后站了许多来给豫夫人请安的妾室。她们看着玉妃跪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虽然都为玉妃愤愤不平,但谁也不敢吱一声。

“老爷来了!”就在这时,抽查的时刻已到,豫王已走入祠堂。重妾妃们赶紧向豫王请安。

豫王走到堂前,见玉妃竟然跪在豫夫人前面。脸色突然一变,不悦的问道“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豫夫人这时,粉面带泪,向豫王深深叩首,说道“请老爷责罚妾身吧,妾身不能帮老爷管理好后院妃子,妾身无能。”

豫王阴沉着脸道“你细细说来!”

“是,今日一早妾室便来到祠堂,众妹妹们纷纷来给妾身跪请。玉妃来给妾身请安时,却只是跪着叩头,竟一声不吭,”

“妾身见玉妃不说话,觉得很是蹊跷,便预询问,不想老爷此时已经进来。而那玉妃此时,非但不归位,反倒竟跪在了妾身前面!”  豫王看向玉妃到“可有此事?”

“回老爷,并非如此。玉妃没有……”

“哼。闭嘴!我没让你解释!”豫王转身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道:“还不快滚回原位!难道你真不把老爷太太放在眼里?!”

“是。”玉妃低着头回到太太后面第一排第六位的位置跪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敢落下来。

“《家法》开始!”

“家法家规,妾之根本,夫惩夫罚,臀之幸也。妾臀为君而生,妾身为君而欢。贱妾贱臀无以回报,恳请夫君,先在开始抽查。”豫王对家规核心的背咏很满意,接下来就是随机抽查妾俾们的关于家规每一章每一条的背咏情况。

“上月颁布了什么新家法?”

“回老爷,上月颁布的家法是:入夏后,陪老爷侍寝时,要到院门口着透明纱衣正面跪迎,臀部撅起度必须高过头顶及腰身,如果老爷不能看到臀峰,则视为不敬!

“不敬该如何处罚?”

“不敬,轻者用戒尺自行抽打贱臀二十下。略严重者,由老爷用手打贱臀五十下,后自行用戒尺抽打贱臀二十下。最为严重者,由老爷用戒尺抽打贱臀,直至老爷满意为止。”

“很好,”豫王见夫人对答如流没有丝毫差错,便用戒尺在豫夫人高耸的肉臀上抽打了一下,以示奖励。并将戒尺放到豫夫人臀上。“退下吧。”

“是,谢老爷教诲贱妾贱臀”

第五章 孔雀开屏之阴阳臀

“玉妃,你来背一下《家法》的十七条中的第二句话。”

“是。”听到被叫,玉妃赶紧过去跪下。在豫王的妾妃中,玉妃粉嫩白皙的乳臀是无人能及的,她不仅肥美而且挺翘,不仅挺翘而且柔软滑嫩。玉妃的臀在豫王面前高高举起。豫王每次抽查都会提问玉妃,这几乎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而且每次提问,都会问到一些很难一下回答出来的问题。

玉妃趴在地上想了一会儿才说道:“第十七条,第二句话是:贱妾陪老爷出行,必须佩带面纱,且不得左顾右盼。如果违反家法,则须趴到老爷腿上,由老爷用巴掌,重打贱妾半个贱臀一百下,直到贱妾知罪,老爷满意为止。挨打时双腿不准乱动,双手不准捂臀,不准大声叫喊,不准哭泣流泪。不然挨打加倍。打完后,以孔雀开屏式,跪地一个时辰。”

玉妃慢慢的将家法背出,深深舒了一口气。

不想豫王此时却说道:“我要你现在将你刚才说的惩戒演示一遍,以考察你是否真的牢记于心!”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