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打屁股sp
本文为转载,原创浪花剑客
本文为《灰白 1》的后记

十一、解

Part1

说完颜启星摔下皮带夺门而出。

天已经黑下来了,颜启星躺在床上将自己淹没在巨大的黑暗之中,往昔一幕幕地闪过。曾经的自己恐怕比现在的成枭还要桀骜不驯吧,可是生活的鞭子终于将飞扬嚣张的少年打磨成沉默冷静的男人,这其中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往事。

渐渐觉得有些寒意,原来今天是停止供暖的日子。停止供暖!成枭房间的窗户还开着!

颜启星关上窗,搂过少年冰凉的身子,后悔不已。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又一次让你如此痛苦却不知能不能化解你心中的悔恨。

成枭想要开口,却被剧烈的咳嗽打断。

“别说话,让我看看。”

此时的成枭没有一丝力气,就像发泄过后有些虚脱的感觉,任凭颜启星除去他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衬衫,刺目的伤彻底暴露空气中,肩膀,后背,臀部,大腿,遍布深深浅浅的红色檩子,无一幸免,被踢到的腿根和肩青了一大片。

颜启星不知该如何开口,只是默默地用热毛巾擦拭满身冷汗的身子,又将药膏涂到紫红色的笞痕,床上的人轻轻的颤抖,却依旧一言不发。

“疼就叫出来,何必总是这样。”

回答却依旧是沉默。颜启星无奈的叹口气,轻轻将被子盖上,说了声“我去做饭”就出了门,却倚在门上有些无助,有些失落,那孩子连话都不愿说了吗?

成枭不愿意去看那紧闭的房门,就转过能去,却牵动身后的伤,痛的皱紧眉头。“我已经让你失望,又怎么有脸在你面前叫出声。”

一扇门,分割了两个世界。

Part2

颜启星端着煮好的粥进去,却发现成枭就那样睡着了。想叫他吃些东西再睡,触到身子却发现温度的异常。连忙覆上少年的额头已经滚烫。

“成枭,醒醒。你哪不舒服?”

“不要,让我睡。我好累,累……”

这个样子根本没法吃药,只好用酒精擦了擦他的手心和脚心,又把自己的被子加上。匆匆出了门。

从医院拿了注射器和吊瓶回来,成枭依旧在熟睡,因为发烧脸上是不正常的红色。量了量体温,39度4,必须用退烧药了。

“成枭醒醒,我要给你打针了。”

“恩……不……”

“听话。”像是在哄小朋友。

“不……”

颜启星没办法只好掀开被子,将注射器里的退热药推进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又挂上吊瓶,才稍微松口气。

望着安睡的成枭,颜启星没有离开,披上件大衣在床边看起书。“我怎么能留你一个人独自难受?”

成枭醒来时天已经大亮,看见趴在桌上睡着的颜启星,抬起手想拿桌上的水,却撞上桌角。

“别动,我给你拿。”

递过水又摸摸了成枭的额头才放心。

“你一夜没睡吗?”

“你没事就好。”

成枭动动身子,却疼的厉害,忍不住皱眉。

“别动啊,才刚好点。”

“趴太久了,腿麻了。”

颜启星折起一床被子垫在床头,轻轻扶成枭坐起来,又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以减轻臀腿上的压力,接着边帮他揉着小腿边说:

“成枭,如果你毕业后不想做医生我也不逼你。”

“把我打成这样你还在生气?”

“不是生气,只是人各有志,有很多路可以走,既然那么辛苦,又何必强求。”

“你想放弃我?把我毒打一顿就是让我放弃?!”

“不是放弃,只是…….”

“我告诉你我不会,永远不会!凭什么你能做英雄却让我做逃兵!”这么快就又恢复嚣张的本性。

颜启星有些错愕,随即又笑起来,映在晨光中,那么温暖。

“干嘛笑那么诡异?”

“心理好受了?”

“我…….”

“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打败,只不过是想发泄。”

“那么老师呢?”

“什么?”

“老师当年又是怎样的?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颜启星呆了下,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随即又平静的道:

“其实也没什么。第一年做住院医师给一个老人做心电图时他的肺崩溃了,我来不及气管插管。”

“那为什么会在这所医院?”

“为什么?算是一场自我放逐吧?”

“不后悔吗?”

“不需要,这里更需要医生。”

“那我比老师幸遇了。”

“为什么。”

“因为有人帮我走过去。”

这句话让颜启星愣在那儿,有种要流泪的冲动。成枭,谢谢你出现在我生活里。

“老师。”

“恩?”

“天暖和了我们去爬山吧”

“好。”

天真的快暖了吧,窗外的桃树已经悄悄吐出新蕊了。

Part3

去登山的时节桃花开的正艳,其实北方的春天很短暂,桃花谢了基本初夏就来了,所以更要好好把握,莫待花落空折枝。

N省地处平原,几乎没有有名的山峰,A市的S山大概算是省内第一了。头天晚上到达山下的温泉旅馆,放好行李就去泡这里有名的温泉。浸在温热的水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

颜启星望着成枭背上已经几乎察觉不到的伤痕,有些心疼的轻轻划过。

“还疼吗?”

“拜托,都多久了。”

“从来没怨过我吗?”

“…..开始时,有吧……”

“那又后来呢?”

“也许,……我需要这样一个人.”

隔着朦胧的雾气看不见对方的脸,空气中静的只有水流过的声音。明天的日出应该很灿烂吧。

四点钟出发,山路并不好走,浸在清晨的露水中还有些湿滑。两人扶持着,一路向前。踏上五佛顶的时候,刚好看到满天的霞光,金色的太阳喷薄而出,那大概就是所谓的希望。

架好相机将那希望连同两人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

下山的时候颜启星被拽着去求了只签,这里的寺庙很著名。

对于签文两人都很难理解“浪卷风烟起,名利覆繁华。浴血何有缘,携手度白发。”

多年之后两人想起这签文,明白了也许这就是命运。

番外、生如夏花

————谨以此番外纪念为医学献出生命的实验动物

深秋是L市的四季中很美的季节,没有冬季的狂风,也没有夏季的浓雾,漫步校园,秋高气爽,黄黄绿绿的梧桐叶子片片飘落,湛蓝的天空向海面延伸,不知尽头。

可今天成枭来不及欣赏了,午睡有些过头,穿上白大衣匆匆赶到动物中心时已是人声鼎沸,大家都在兴奋地熟悉自己的新伙伴。

编号303—3,从人群中挤过去时自己的组员已经到齐,正在忙着与新伙伴建立良好的关系。那是一只及膝高的纯黑色的公狗,不知是什么品种,大概年纪还小,在不停地跳串,嗓门也大的惊人,惹的其他的狗狗也跟着一起狂吠,也许它们和这群学生一样兴奋和好奇。

6组(成枭所在的组)的组员们给303-3取名大卫,古罗马的英雄。

大卫这名字还真没起错,的确是个坚实的男子汉,精力旺盛,食欲也惊人,每次刚走到门口就听得大卫洪亮的吠叫声,待成枭近前便猛扑上去亲热地将前爪搭上他的衣襟,一副讨喜的模样。成枭这时候总会笑骂一句“还不是冲着吃的来的。”

将食物倒进食盆,又换好清水,打扫好狗窝,忙完这些大卫已经风卷残云般地将食物一扫而空,大有连盆吞了的冲动。这时候成枭会悄悄解开链子背着管理员牵着大卫去遛弯,并与其他狗狗打招呼。

本就不轻松的日子更加忙碌了,早操后,下课后,实验后,成枭奔波于诺大的校园,却乐此不疲。即使不是自己喂食的日子也习惯于去动物中心看看,高兴时就牵着大卫出去,心烦时搂着大卫诉苦,这是时的大卫很安静,眨着漆黑的眼睛仿佛能听得懂,用头蹭着成枭的腿,应该是在安慰这个朋友。

是的,朋友,而不是主人,成枭一直这样认为,只是他忘了,最后带个大卫痛苦的也是那双爱抚它的手。

第一次手术的前一天,看完手术教学录像后,成枭写手术计划时全是大卫的身影,明天它也要像录像中那样了吧。可成枭能做的就只有一遍遍复习教科书上的步骤,一遍遍的练习打外科结。“我无法改变你的命运,只能尽力减轻你的痛苦。”

第二天天气不错,中午时更是阳光灿烂,前往手术中心的路上,大卫兴奋得一路横冲直撞,成枭险些牵不住。“对不起,你对我如此信任我却将带给你痛苦,即使你什么错也没有。”

手术后麻药还没有失效,成枭就静静的守着它,数着它的心跳和呼吸,直到动物中心只剩他一个人,虽然占了五个小时已经很疲倦,他怕,怕麻药过量,怕它醒不过来。已经是冬天了,成枭将从寝室拿来的床单盖在它身上。终于大卫的爪子有了动作,成枭才离开。

手术后需要注射抗生素,面对针头大卫奋力挣扎,成枭只得将它抱在怀里轻轻的安抚,像在对待一个孩子。青霉素终于扎完了,可是大卫应该是生气了,无论怎么叫他名字都不理,眼睛根本就不看他们。成枭再次搂着它,揉着打过针的腿,轻轻唤着它的名字。之后只要是打针成枭就一定会搂着它,他知道这让它觉得安全。

很快已经是隆冬了,岁末手术实验也将近尾声,大卫经历了四次手术依旧状况良好。第五次快开始了,也是最后一次了。

那天手术之后成枭一直坐在海边发呆,冬日的海风厉得像刀,狠狠刮着成枭的脸。他不知道大卫之后的命运,只知道应该是再也见不到了。深深的怅然涌上心头,即使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却依旧不免戚戚然。同样都是生命却差距如此之大,这就是命运吗?注定没有答案。但成枭却坚定了一件事,就是努力做个医生,哪怕是为了那些消逝的生命。

夕阳划过海平面缓缓而下,但明天会照常升起吧。

十二、平凡世界

Part1

春华尽落得时候医院里的树逐渐枝繁叶茂起来,因为年代久远所以很有些绿荫蔽日的感觉。雨水也多了,不再像早春时节的风沙和尘土,原来这古老的工业城市也有蓝天绿树,不再是灰蒙蒙的世界。

成枭一向混乱的作息规律起来,除了夜班时,几乎每晚都和颜启星去跑步,即使要准备出科考试和考研也按时休息和吃饭,烟是绝对不敢再抽了,到不是怕颜启星的威胁,只是不想见到那英俊的脸上眉头紧锁,尤其是因为自己的时候。成枭或许并没有察觉自己喜欢见到那冰冷融化后的笑,喜欢一起煮饭一起跑步一起研究问题一起打CS,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冰冷也渐渐融化,取而代之的是阳光般的笑容,一如夏花的灿烂。有时甚至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多好。

生活就是这样吧,地球不停地转动,太阳不停地升落,每天都在重复,可每天有都不同,平淡平凡,有总有新的发现和感悟,尤其是在医院这样的地方,出生死亡,喜悦悲伤,平凡却又真实,而成枭就在这其中轮回着,体会着,感动着。

Part2

那天跟着主任去消化内科会诊碰到了一个因百草枯(一种除草剂)中毒的女孩,危在旦夕。成枭记得这是写在内科书上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如果不是因为要复习考研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毒根本就无药可解,唯一的方法就是透析和血液灌流,可是目前为止国内外还没有救活的病例,多活一月两月最多半年,毒药会无情地吞噬呼吸系统,当肺间质纤维化时,就宣告死神的道来。

女孩的家里没法拿出一万两万的透析费用,更何况透析也只是延长生命而不似避免死亡,终于放弃了治疗。花一样的少女即将像秋叶般陨落吗?

那晚成枭话很少,他已经很久不这样了,吃过晚饭后就一直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见他一直不开口颜启星决定主动出击,有什么问题一起面对。

“不能告诉我吗?”

“老师,钱和生命哪个重要?”

“看什么时候。”

“你怎么也这么想?”

“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成枭说了今天的事,然后道:

“难道这种时候钱比命重要吗?”

“是。”

“可她只有十七岁!”

“你刚才说他还有个哥哥吧。”

“那又怎样?”

“他的父母总得为活着的人考虑。如果倾家荡产欠下外债又救不活怎么办,他们赌不起。目前还没有救活的先例。”

“难道不会有奇迹吗?”

“也许会吧,但成枭你记住,医生不靠奇迹治病,他们只靠事实。”

“所以老师,你不相信奇迹了?”

“是,我不信。”

Part3

或许颜启星的话没错,医生不靠奇迹救人,但成枭依旧坚持生命本身就是一场奇迹,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富贵贱,弥留的那一刻都会不舍,期待着新的轮回。有人把这叫做执迷不悟,从前成枭也这样认为,但今天他相信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纪念。

在这所基层医院随时都有一些小小的感动。当他忙着换药时会有人向他道谢,当他一头汗水时会有人递给他一张纸巾。在医患关系日趋紧张的今天,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足以是对他的肯定,付出不一定有回报,但不付出就一定没有回报。不是没有误解,不是没有怀疑,但为了将那些化为信任成枭愿意努力。有人说现在的医疗行业是灰色的,不能说是错误,因为很多时候作为已医生是无法改变什么的,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甚至大多数人是随波逐流的,逆流而上的勇气不是人人都有,但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一片纯白的地带。

我们不是英雄,不是伟人,我们不指望名垂青史,我们只是随着这个小星球的转动而转动,寻找自己的位置,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谁也无法脱离这个平凡世界,但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世界。

十三、裂

Part1

最近成枭很忙,在外科的实习还有两个星期了,出科考试迫在眉睫,于是便开始了和书本与颜启星的斗争。

因为每天睡得很晚早上就常常喝咖啡,还得不让那人发现。成枭不是不知道自己胃不好,可为了效率有不得不如此,尽管常常隐隐作痛。终于有一天在屡次劝说、屡教不改的情况下再次惹毛颜BOSS。

那天成枭下班时已经把八点多了,看来今晚又要熬夜,于是便悄悄泡了杯咖啡,可是却喝过后却忙得忘了收拾,“罪证”就那样留在了桌上,自然而然被每晚送牛奶的颜老师发现。

“又喝咖啡,还是晚上,对胃不好。”

“哦。”依旧奋笔疾书

“说过多少次都不听。”

“哦。”跟本没察觉身边的人的脸色。

“有没有听我说?”

“知道了!”已经不耐烦了。成枭其实很聪明,只是每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就对外界完全屏蔽,将颜启星逐渐皱起的眉完全无视。

“成枭”!

“恩……,老师你什么时候来的?”总算是回魂了,“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意识到老师脸色不善,自然知道是什么原因,立即岔开话题。气得颜启星抓起桌上的绘图尺一把拉过成枭左手狠狠敲了几下。

“啊!”痛得用力抽回手,“干嘛?我又不是小孩!”

“还知道啊,那胃不好还要喝。”

“又不是我愿意的!”说着脸上竟有了些许委屈的神色。

颜启星见他这样,竟好脾气的不再打,

“你的努力我都知道。”声音竟有些柔和,“趁热把牛奶喝了,早点睡。”

成枭有些意外,随即脸上浮现的笑容,写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满满的幸福。

Part2

成枭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变得依赖,印象中的自己向来特立独行,无论发生什么都自己面对解决,不与人言,沉溺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无法自拔。但现在,不论他愿不愿意承认,他开始依赖颜启星,喜欢他煮的的饭菜,喜欢和他一起跑步钓鱼,喜欢抱着厚厚的习题一起解决。这个人闯入自己钢筋水泥般坚固的世界,强势霸道不停给他痛苦,为什么倔强骄傲的自己却乐得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成枭不知道,其实没有谁会一直坚强,每个人的内心都渴望着被保护被照顾,那是一种最原始的本能。

考试临近,可成枭的笔记本却在关键时刻败下阵来,不得不拿去修理。还好资料都在U盘里,否则麻烦更大,借颜启星的笔记本用就可以了。

可能这就是命运,如果成枭的笔记本不坏,如果那天没有不小心点开颜启星的收藏夹,如果不是电脑正连着网络,成枭就不会发现颜启星加入了好几个著名的SP论坛,而且会员级别还很高。

取回自己的电脑,将颜启星的原封不动地还回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心里却在不停地困惑以及一些失落和受伤。

“颜启星,你那样对我,真的是因为关心我吗?真的是希望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吗?对我好,把我留在这个房子里究竟是为什么?我该恨你吗?可是,可是…….我好像,已经喜欢上你了……”

成枭大概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然后和颜启星摊牌。可紧逼的考试已经让他喘不过气了,想要如何解决只能等到考试之后。

命运,就是这样吧,一念之差却改变了太多,让人无法掌控。如果成枭不是等到考试才说,也许之后的事就不会发生。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