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erella spanking
本文为转载,为小昀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啊!不要,妈妈,我知道错了!”丛林深处,求饶声与啜泣声不绝于耳。这本应甜美的女声啜泣着,哀吟着,让人心生怜悯,却又忍不住好奇。

果然,一队出门狩猎的皇家马队就不禁被这声音打动,忍不住停下脚步。

“你们停下,都别动”,这一队人马的首领,是这个国家年轻英俊的王子乔,“我去看看,谁也不许跟来!”

王子的命令不能违背,于是马队就地修正,只有乔一个人,顺着声响,穿过树丛,在林间的一小片空地上,看到了令他终身难忘的景象。

“啊,不要!上帝啊,救救我吧!”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拥有曼妙身材,却衣衫破旧的少女。此刻,她正半露着下身,被一个身材丰腴,打扮富贵的妇女不住的鞭笞。妇女手中的藤条就像长了眼睛的毒蛇,一下一下,在那圆润翘挺的小屁股上,烙下一条条红色的伤痕。

“妈妈,这样好无聊啊”,旁边还坐着两个年轻妖娆的少女,一个幸灾乐祸地扇着华丽的羽扇旁观,另一个更是跃跃欲试地开口,眼睛里闪着恶意的光芒,“每次她犯了错都是这样不痛不痒的惩罚,她不会记住教训的。”

“哦?”那打人的妇女停下来,刚刚还凶狠狰狞的面孔,面对那艳丽少女后却变得慈爱而纵容,“你有什么想法,塔莎?”

“要让她记住教训才行,”这个叫塔莎的少女已经到了青春萌动的年龄,显然她的想法已经不仅局限于母亲泄愤式的责打,而包含了更多她的年龄偷偷幻想又不敢轻触的内容,“要让她知道羞耻才行呢,比如,要把衣服都脱掉!”

“不,不要”,听到这,挨打的女孩顾不得疼痛,忍不住抬起头来求饶,“塔莎姐姐,这是野外啊!”

“就是野外才让你都脱掉!就是要让你知道犯错误有多羞耻!”塔莎恶意地笑到,“你是要自己乖乖的脱,还是我们来帮你?”

“要是我们动手,可就不止这么简单了”这段对话终于引起了另一个少女的兴趣,也跃跃欲试地兴奋起来,“要打她的全身才可以,光是打屁股,对她都不起作用了。”

“塔莎,苏拉,你们两个都是淑女,怎么可以满口屁股什么的”,夫人有些不高兴的皱眉,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对着那个挨打的姑娘更加疾言厉色,“灰姑娘,没听到你的姐姐们怎么说吗?还不快点照做?”

“哦,不,妈妈,求您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求您不要让我脱掉衣服”,姑娘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泪痕,啜泣着,颤抖着求饶,却只是徒劳。

“快点,再不听话,今晚就罚你光着身子在这跪一整夜,别想回家!”塔莎更加恶意地开口,心底似乎盘算着更加邪恶的主意。

“哦,塔莎,是不是太久了,她还要做家务呢”,夫人皱了皱眉,有些不理解年轻女儿的想法。不过,显然那个同龄的女孩却已经明白。

“妈妈,家务可以先让别的女佣做,妈妈要是累了就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俩就好”,苏拉上前帮腔。那妇人似乎有些不明白女儿们突如其来的兴奋,可那明显的溺爱却让她纵容了孩子们显而易见的恶意,甚至还主动帮了一把。

“灰姑娘,既然你这么不听话,只好让你的姐姐们帮你了”,妇人捡起了地上的绳子——显然那已经不是初次使用,“你们俩,把她捆起来,帮帮她,让她好好记住犯错误的教训。”

王子就一直在暗处,默默的看着,他有些气愤那个母亲明显的双重标准,有些怜惜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可脚底却仿佛生了根,心底有一个恶意的声音叫嚣着,想要看下去,看着这个羸弱纤细的女孩被两个妖娆的姐姐熟练而粗暴地绑住手脚,撕开衣物,逐渐丧失掉最后一丝反抗,一直欣赏着这残酷却又香艳的林间惩罚。

乔一走神间,那个妇人已经离开,只剩下两个邪恶的姐姐,不怀好意地笑着,“妈妈走了,苏拉,我们是不是可以试试看我们之前的想法了?”

“塔莎,不得不说,你这次真是太棒了”,苏拉一边说,一边走到灰姑娘身后,两只手狠狠地掐住灰姑娘那两瓣已经伤痕累累的翘臀,用力地向两边拉开,露出细白的臀缝和颤抖的雏菊,“嘿,快来看,这里面果然是好的,以前我们都没有打到过!”

“哼,这算什么”,塔莎也凑上来,使劲儿地掐捏着灰姑娘臀后的肌肤,“若不是这样支走妈妈,我们哪有机会看的这么仔细”,“啪啪”,塔莎有些不甘心地拍打着,“上帝真是不公平,凭什么她天天挨打,屁股上的皮肤还是怎么细腻!”

“是啊,妈妈天天教我们做淑女,淑女有什么好的?我想看看她别的地方是不是也这么细腻”,苏拉也不甘心地狠狠掐了两把,又一把将灰姑娘推倒在地上,“你!躺好了!把腿分开,抬起来!”

“不要,苏拉,你们不能这样!”灰姑娘颤抖着拒绝,却远远没有与两个姐姐抗衡的力气。只一会儿,两个姐姐就合力将捆住她双脚的绳子打开,然后分别将她高高抬起的两个脚踝分别拴到两边的树上。

这样,灰姑娘被绑在身后的双手已被压在身下,不但丝毫动弹不得,还让躺在地上的身体不得不挺起胸膛,而两腿被最大限度地分开,私处,雏菊和双臀都一览无余,这不仅让她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姐姐们面前,更是清晰的呈现给了躲在暗处的乔。

乔的呼吸忍不住有些沉重,他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相反作为这个国家唯一的王子,再加上年轻英俊的外型与年轻有为的能力,其实他一直颇受年轻姑娘们的倾慕,更是许多邻国公主慕名求嫁,但也许就是这个姑娘那种可怜与无助,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刺激,他忍不住想像自己如同她的上帝一般,给予她救赎,给予她宠爱,也给予她痛苦,掌控她一切的一切。不过,他毕竟是一国的王子,冲动不过是冲动,他还没有丧失理智,他只是放纵自己再看一会儿,再幻想一会儿。

“你说,我们要是这样打她的屁股,是不是就不会有死角了?”塔莎拎起了一根皮鞭,站在了灰姑娘的正前面,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责打的角度,所有的其余,也在那条鞭子下面无所遁形。

“啊!”,好疼!好疼!灰姑娘疼而耻辱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模糊了眼睛,可折磨却还在继续,鞭稍随意地扫下来,时而打在伤痕累累的臀上,时而扫过娇嫩羸弱的私密,时而只是扫到地上,激起满身尘土。“不要,不要,姐姐们,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她不住的哀求着,奢求着姐姐们那一点点的怜悯。

然而,怎么会有怜悯呢?姐姐们好不容易哄走了母亲,年轻而萌动的心思好不容易得到了满足的机会,哪里肯轻易放过?

塔莎不知疲倦地挥舞着鞭子,苏拉却已经等不及地拿起了藤条。“你这个小贱人,光打屁股怎么够,上面也要惩罚才行!”

苏拉用涂着朱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狠狠地拧了拧灰姑娘已经沾了灰尘的蓓蕾,又用力地用藤条抽打下去。

“啊!不,不,上帝,救救我吧!”灰姑娘几乎哭成了泪人,这样的耻辱,这样的疼痛,这样的折磨与羞辱,让她几乎绝望,却连晕过去的能力都没有。可折磨却不会停止,藤条与皮鞭交织成一张残忍的网,将她牢牢捆住,别无他法。

终于,两个姐姐也打够了,似乎觉得这样的隔靴搔痒还是不过瘾,多年以来的淑女教育让她们对自己内心的想法有些羞愧,可青春的好奇与叛逆就像她们心头搔痒的猫儿,引诱着她们在没有大人的地方,继续对这个无助也无人疼惜的女孩儿为所欲为。

其实,乔又何尝不是呢?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在这样矛盾的怜惜与诱惑中沦陷,无法自拔。

“苏拉,你说,她……”塔莎先住了手,眼睛有些羞愧,却又忍不住好奇地瞄到灰姑娘那已经红肿不堪的私密。

两个坏姑娘都有些脸红,可是,一种奇异的默契却逐渐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她还有没打到的地方,怎么行?”

塔莎总是胆子比较大的那个,壮了壮胆子,好奇又粗暴地分开了灰姑娘最后一层隐私,那最纯洁的娇嫩在风中颤抖着,竟没有沾到尘土,粉嫩嫩的,两个姑娘又有些不好意思,只是随即就有些嫉妒,为什么上帝将一切美丽都给了她?连这样蒙尘的状态,都掩不住美丽。苏拉一生气,手中还没放下的藤条就这样招呼了下去。

“啊!”本已无力的灰姑娘再次被这尖锐的疼痛折磨的尖叫出声,只是这声音已经失了最初的甜美,变得嘶哑而虚弱,只是一声,又隐隐的啜泣起来。

乔再次惊呆了,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知为什么,他似乎被深深地迷住了。

两个姑娘似乎得到了鼓励,塔莎用指甲狠狠地拧了几下,胆子也大了起来,伸出手指,有些恶意的想要探进去,探索什么,甚至毁掉什么。

乔察觉到,忍不住收紧了呼吸,他想去阻止,这太邪恶了,可那个画面,却深深烙印在他脑海里。

“不!不!”灰姑娘显然也察觉了,她终于开始激烈的反抗,奋力地扭动着身体,阻碍了塔莎的行动。

“别动!老实点!”塔莎有些气急败坏地试图按住她,却没什么效果,正想找苏拉帮忙,却听到了母亲的呼唤。

“塔莎,苏拉,该回家吃饭了!”母亲的声音远远的穿来,充满了关爱,却完全没有理会灰姑娘半分。

“好扫兴”,塔莎撇撇嘴,“算你这个贱人好运,别被我抓到下次!”

“等等塔莎”,苏拉却更加细心,“我们把她松开,拿鞭子乱打一顿。”

塔莎看了看,也明白过来,两人刚才那样恶意留下的伤痕,很容易被妈妈看出端倪,还不如全身都留下伤痕,正好掩饰。

两人松开束缚住灰姑娘的绳子,可被绑住许久的她还来不及活动疼痛又麻木的身体,鞭子又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贱人!告诉你,不许乱说话,否则有你好看的!”看着在皮鞭下打滚的灰姑娘,苏拉一边打一边警告着,“别以为你可以告状,妈妈永远不会因为你而惩罚我们的!”

“不……我不敢……”灰姑娘被劈头盖脸的鞭子抽打得忍不住打滚,却始终躲不开疼痛的侵袭,啜泣着反复保证,终于让鞭子停下来。

可塔莎却还为刚才灰姑娘的反抗而有些气愤,重新捆住了她的手脚,狠狠地打了灰姑娘几记耳光,又将一整桶冷水从头淋在灰姑娘身上,“我们去吃饭,你在这跪好了不许动,明天早上我们来检查,若你没好好反省,明天也不必吃饭了,哼!我们走!”

两个姐姐心满意足地回家了,只留下灰姑娘一个人瘫在泥土中,欲哭无泪。

凌虐的戏码终于结束,可乔却依然舍不得离开,或者说,不忍离开——那个姑娘还躺在泥与水的混合物中,无力动弹,也因为绳索的束缚而动弹不得。乔忍不住从暗中走出来,走到她身边,轻轻地,轻轻地为她解开绳子。

“啊!”灰姑娘显然还是吓到了,她先是惊恐地回头,见到竟然是个陌生男子后,就更加恐慌,“不要!不要过来!”

乔不得不先住了手,尽量展示自己的真诚,“我不是要伤害你,我只是想帮你解开绳子”,乔一边说,一边解开自己的披风,遮住灰姑娘狼狈却难掩春色的娇躯。

“谢谢”,感受到善意,灰姑娘低声道谢,却依然惴惴,“你……”她想问,乔是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看到自己最难堪的一幕。

“我远远的听见你呼救,才被吸引过来”,乔不忍她尴尬,说了谎,“可是我赶到这,只看到那两个女孩离开,所以才想帮你解开绳子。”

“谢谢你”,灰姑娘稍稍安了心,却依然难掩尴尬与羞涩,因为她刚刚的阻止,乔还没来得及帮她解开绳子,她只能继续躺在泥土中。

“我帮你解开,好吗?”乔很绅士地问,得到灰姑娘的默许后,才上前解开绳子,“你叫灰姑娘?”

“不,我叫仙度瑞拉,妈妈都叫我瑞拉”,灰姑娘动了动麻木的手脚,艰难地起身,以一个标准淑女的姿态站好,并轻轻服身表示感谢。

“瑞拉,你好,我叫乔”,乔再次对这个姑娘刮目相看,他知道她的伤有多重,更了解她现在的尴尬,可她依然最大限度地体现出淑女应有的仪态,并收起负面情绪得体的表示感谢,这一刻,乔似乎看到了这个羸弱身体内所蕴含的高贵与坚强。“刚才那两个人?”乔忍不住问。

“那是……我的两个姐姐”,灰姑娘顿了顿,看到乔疑惑的目光,又解释到,“我亲生母亲已经过世多年了,父亲再娶了后母,这两个姐姐是后母的孩子。”

“原来如此”,乔终于明白了之前那妇人如此偏心的理由,却又忍不住问,“她们这样对你,你的父亲不管么?”

“父亲……”灰姑娘忍不住又红了眼眶,却努力控制住自己,尽量平稳而礼貌地回答,“父亲前阵子……也离开了。”

“哦,抱歉”,乔很心酸,他真的心疼这个姑娘,这个年少不幸,却依然坚强高贵的姑娘,“她们……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

“家里的老仆人都是我父母留下来的,他们,还会护着我”,灰姑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留恋,“我也得护着她们,不能让继母太过分。”

寥寥数语,乔已经对灰姑娘的生活有些大致了解,这个可怜的姑娘,明明生在了一个富贵的家庭,却遭遇了如此不幸,而更加可贵的是,她并没有屈服于不幸而变得面目可憎,反而始终保持着内心的坚强、善良、高贵和责任感。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乔轻轻的问。

“你……你能帮我看一下周围吗?”灰姑娘红了红脸,“我得去洗个澡,一会儿阿姨肯定会来找我,我不想让她太担心。”

乔跟着灰姑娘,来到不远处的一个池塘边。他非常绅士地转过身,可那不时溅起的水花声,却奇异的撩动着他的心。

”好了”,终于,一声甜美的嗓音低低的想起,而转过去的乔,惊呆了。

洗去一身狼狈的瑞拉美的不可思议,明明她还披散着长发,身上还只能裹着他的披风,可那吹弹可破的皮肤,那水波含情的美目,那不点而朱的红唇,让乔忘了呼吸,甚至忘了自己一个王子的礼仪。

“乔……”灰姑娘被这样的注视弄得不好意思,“我怎么了”

“不,抱歉”乔终于回过神来,“是我失礼了。”

“谢谢你,乔,抱歉这件衣服我只能先借穿一阵子了”,灰姑娘顿了顿,再次服身表示感谢,“我需要早点回家,否则阿姨会担心,我能不能问一下你的地址,过几天,我给你送过去。”

“我……我三天后还会来这里”,一个冲动,乔的话已经出口,“你会来吗?”

“嗯!”灰姑娘有点害羞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脸已经红透,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心跳得已经如同擂鼓,就连伤痛都已经被这异样的感觉冲淡。

三天,她/他……会来吗?

三天,不长,却足以让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度日如年。终于,三天之约已至,可不幸却恰恰在此时降临。

“啊!”灰姑娘光惦记着约定,竟忘了正在做饭的锅子,煮开的粥沸了一地。她手忙脚乱地收拾,却依然被眼尖的后母发现了。

“灰姑娘!你在干什么!”话音未落,藤条就已经挨上了身子,可怜的灰姑娘一边弯腰收拾地上的残局,另一边臀上还承受着暴风骤雨般的责打。“浪费了这么多米,你今天别想吃饭!”

“夫人,夫人!”见到灰姑娘挨打,一边工作的女仆连忙过来求情,“瑞拉不是故意的,夫人就不要生气了!”

“哼!”受到阻拦的继母停下手,却没有消气,“你给我出去罚站!好好反醒!晚上不许吃饭!塔莎,苏拉,你们给我看着她!”,说着,又向着老女佣喊到,“快点干活去,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好的妈妈!”塔莎早就厌倦了在房间里学什么淑女礼仪,抓到这个机会,几乎是欢快的地拉着灰姑娘向外走。

“不,不要!”不同于以往的软弱和温顺,灰姑娘少见地反抗起来,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去那,不想再被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样子。

“好啊,犯了错还不知道反省,塔莎,把她拉出去!”继母恶狠狠地道,“罚她向上帝好好忏悔,晚上不许回来!”

“好的,妈妈”,塔莎和苏拉不顾灰姑娘的反抗和恳求,直接半拉半架地将灰姑娘拽到了每次惩罚她的空地上,甚至直接将她捆在了树上。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打下来。

“你以为反抗就有用了?”塔莎恶狠狠地抱怨,“累死我了,不好好教训你一顿都对不起自己!”

“啪!”另一个耳光打下来,灰姑娘心中有所惦念,前所未有的难堪让她狠狠地咬住嘴唇,可眼眶却红了又红。

乔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苏拉懒洋洋地将鞭子递给塔莎,躲在树荫里看热闹。而塔莎则毫不留情地挥舞起皮鞭,傲慢地想要居高临下地击碎灰姑娘最后一丝尊严。

乔也忍不住吃惊,随即就是气愤,仅仅3天,她的姐姐又在欺负她,她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

塔莎打累了,停下来休息,苏拉却又出了新点子,“她那个烂屁股还没打呢,你忘了她上次就反抗了?”

“哼,你不说我还忘了,”塔莎粗暴的解开绳子,却直接拽着灰姑娘转了个身,压低她的头,改为面朝树干,弯腰翘臀的姿势,然后再次将她绑牢。

苏拉似乎只对这样的戏码感兴趣,走上前,一把掀开灰姑娘的裙子,扯掉她的底裤,让她的下身再次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们面前。

“啪啪啪!”新的红痕叠加在本已伤痕累累的臀上,苏拉这才充满得意,“我就喜欢打掉她那自以为是的高贵,打掉她自以为是的淑女幻想!”

“啪!”“我让你高贵!”

“啪!”“我让你善良!”

“啪!”“我让你漂亮!”塔莎和苏拉左一鞭右一鞭,越打越顺手,越打越得意。

“高贵是灵魂的烙印,怎么会被你们这样低俗的羞辱毁掉!”鲜少反抗的灰姑娘,这一次却忍不住回嘴,高贵的灵魂与善良的心,是父母赋予我最宝贵的财富,怎能容你们亵渎!

这一刻,乔震惊了。他几乎对这个羸弱的姑娘肃然起敬,再也忍不住,想要不顾一切的帮助她,这样高贵的灵魂,不应在这样的丑恶下蒙尘。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