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展中的羞耻惩罚
本文为转载,为windyenvoy原创,如作者有误,欢迎更正
提示:本文涉及露骨描写,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沈琳你过来!”听得沈母在屋内带着怒气的呼喊,正懒散的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沈琳心中一惊,暗道不妙,不自觉的摸了摸陷在柔软沙发里的屁股,但是还是故作镇定的回着话。

“诶,怎么了妈妈?”沈琳不情愿的离开沙发,向声音的源头走去。

沈母坐在电脑桌前,眉头紧锁,看到沈琳进来,脸上更是多了几分怒气。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个是怎么回事?”沈母指着电脑。

这是沈琳的某宝交易记录,上面其中的几行赫然显示的就是明天沈琳准备要cos的角色D.VA——宋哈娜的连体服和用到的道具。然而从屏幕上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交易也已经正常完成了,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就在昨天收到货了以后沈琳还专门给妈妈看了看试装的效果,妈妈好好夸赞了一番自家的宝贝女儿。

不得不说,18岁的沈琳身材cos宋哈娜非常合适,紧身的连体服把身材毫无保留的衬托了起来,胸前一对一手正好能把握的小白兔,不足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一双没有多余赘肉的笔直美腿,当然还有完美还原守望先锋别名“守望屁股”的翘臀,再配上甜美可人的面容和一头柔顺的长发,应该说cos这个角色是非常合适了。

然而就是如此,为什么沈母会如此生气呢?沈琳在看到妈妈电脑屏幕上的交易记录时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妈妈,我…”

“你什么你?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一套200块?”沈母怒道。

“我…我”沈琳低着头不敢直视母亲,一手抱着自己的手臂,脚步被妈妈的怒气震得往后挪了挪。

“沈琳啊沈琳,我有没有教过你不要乱花钱不要撒谎,啊?”沈母质问道。

“教..教过”沈琳依然不然抬起头。

“那你这是干什么?亏我还那么支持你玩cosplay,你就给我报了一个道具的单价来打发我?”

没错,就在昨天沈琳试穿的时候给妈妈报的价钱是这一套东西一共200块。然而,但是单单只是宋哈娜手中拿的小手 枪就已经达到了这个价钱,加上头饰和连体服,这个总价已经达到了800以上,这比起沈琳报的价格一下就翻了4倍,再加上沈琳说的谎,也难怪沈母会如此生气。

见沈琳没有回话,沈母直接下了命令。

“去客厅里罚站半小时,做好受罚的准备。”

沈琳一听妈妈要惩罚自己,赶紧为自己的无力的求情道“妈妈,明天我就要去漫展了,今晚能不能不..不打我。”沈琳为那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希望哀求着。

“不能,你明天就给我红着屁股去逛你的漫展吧。现在你先过来。”沈母下了死命令。

自知逃不过的沈琳,不情愿的挪动到母亲身边。

沈母轻轻提起挂在香肩的肩带,再松开的时候,睡裙已经缓慢的落到了地上,再双手探进下身包裹着私处和娇臀的粉白条纹内裤,没有停留直接褪到脚踝,引得自己自己的宝贝女儿轻声惊呼,但也没敢反抗,圆润翘挺的臀部和竟是没有毛遮掩的私处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当中,从轻抬的脚踝上取下内裤,只给女儿留下了白色的裹胸,把睡裙和内裤叠好没收了去。只留女儿光着屁股站在原地,走到门口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依然低着头的女儿。

“去客厅罚站,还要我说几遍?”

有些大声的命令让沈琳娇躯一震,怯生生的走出了房间。

来到客厅的墙角,熟练的订好时钟,就这么面对着墙站好,听着闹钟的滴答声不断渲染着气氛的不安,静静反省着自己的错误并等待自己半小时后即将到来的惩罚。

沈琳这一套动作说得夸张点可谓一气呵成,明显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这个已经接近成年的18岁大姑娘被妈妈惩罚在家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虽然平时的她在家里和妈妈关系也是非常和谐,但是只要自己犯了错,按照沈家的规矩,就要用打屁股解决,无论你有没有长大,都要用这种惩罚小孩儿的手段予以调教。

然而看起来,从小就被打屁股打到大的沈琳依然还是会犯同样的错误,这次的乱花钱和说谎明显不是初犯了,这招来的肯定是妈妈的惩罚。沈琳的双腿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臀部又翘挺,让她的整个下身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独立明显。这样裸露着下体的罚站,让屁股和私处无处可藏,就这么暴露在空旷的客厅,敏感地察觉着空气的每一丝流动,无论这样罚站多少次,都能让这个接近成年的女孩儿感到无比羞耻。

闹钟响起,沈琳没有动手关掉的打算,因为这是提醒妈妈已经到了教训女儿屁股的时间而定的闹钟,只有妈妈有权利关上。沈母循声到角落边,顺手关上闹钟,发声问道。

“你好好反省了吗。”

“我好好反省了妈妈,我不该乱花钱不该说谎骗您。”

“又乱花钱还说谎,这么不乖的女儿要怎么处置?”

“嘤…要…要被妈妈打屁股。”

话音刚落,纤细的胳膊就被母亲有些粗鲁的拽起,踉跄着被带进了房间。

“去床上趴着。”沈母把床头的一个条形抱枕放到了床中央摆放好,示意着沈琳。

沈琳怯生生的走到床边,看好位置,趴了上去,把腹好摆放在抱枕上,微微撅起细腻的翘臀,好像是在告诉妈妈要好好惩罚这里一样,让它成为了自己的最高点。

“妈妈,沈琳准备好了,沈琳不乖,又乱花钱又撒谎,请妈妈好好惩罚沈琳的屁股,让沈琳反省。”

沈母点点头,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床刷,轻轻在白皙的臀峰上轻点两下,紧接着就毫不留情的对准臀峰抽了下去,床刷划破空气急速落在了沈琳柔软的娇臀上,床刷的打击造成的圆润臀部的凹陷随着床刷的离开也很快回弹,恢复原来的形状,只不过在皮肤白皙屁股上明显多了一道红痕,横跨着娇臀的两瓣。

“啊!”虽然轻点的两下让沈琳知道要开打了,但是还是被沈母的重击打得娇躯一抖。

还没能缓过劲,沈母再次用床刷轻点了两下女儿的娇臀,第二下再次落了下来。

“嗯!”依然是实打实的一击,屁股上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已经有了些许防备的沈琳发出了轻哼。

沈母打自己女儿屁股也是有了多年的经验,手上力度一直保持着,每一下都能精准的找到女儿的小屁股,沈琳也知道如果挣扎的太厉害会被加罚,不敢做太大的躲避。

然而连续十几下实在打击的疼痛让沈琳依然是受不了,开始扭动着娇躯躲避着母亲挥下的发刷,然而沈母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迅速摁住了女儿的柳腰,把挣扎的女儿扣在了床上,再次轻点已经染上粉红的屁股瞄准着打了下去。

“啊!对不起!妈妈…啊!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啊!”

沈琳在床上挣扎着和母亲认着错。

但是,依然给自己的娇臀上着色的床刷并不会停止,甚至还有些隐隐的加力。

“啊!真的不敢了!我再也不撒谎了!嗯!也不会再…嗯啊!乱花钱了。疼!”

啪啪啪啪,床刷依然不断重击的无处可躲的翘臀,数量大概打到了40多下,沈琳的屁股已经完全红了。沈母终于开口教训道。

“你都这么大了,还和妈妈撒谎,花钱又大手大脚,非得要妈妈这样亲手打你屁股你猜能知道错吗?羞不羞?”

“羞!羞!我知道错了妈妈!啊!饶了我吧!嗯!”沈琳急促的发出喘息声,在床刷落在屁股上的间隙努力的求饶着。

啪啪啪啪…

“每次被打屁股才知道错!你就不能自觉点,明天还去什么漫展,带着这样的屁股去,万一让人看见你这被打红的屁股,你就说丢不丢人!”

“我…我,嗯!”沈琳说不出话,毕竟妈妈说的都是实话,自己已经这么大了,还是时不时就会犯错被打屁股惩罚,想到这里沈琳羞红的脸埋进床铺。

大概到了60下左右,连续的重击让沈琳又疼又羞的偷偷哭了起来,发现女儿开始抽泣,沈母心中有些心疼,毕竟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但是多年惩罚女儿的经验明白这样还不够,这并不能成为终止惩罚的理由,每次惩罚每次都哭,一哭就停下岂不是达不到惩罚的效果?

“你已经18岁了,再打18下,给我好好报数。”沈母命令道。

“是…”沈琳脸埋在床单里微弱的声音不太清晰。

沈母再次将床刷轻放在女儿已经红得微微肿起的屁股上,轻点两下,用着比刚才更大的力道挥了下去。

啪!“啊!一!”

啪!“嗯啊!二!”

沈琳疼的身上起了香汗,被摁着的柳腰不断挑战者母亲手臂的力量,但是依旧无法摆脱屁股上不断传来的一波一波的疼痛。

……

啪!“嗯!十三!疼!妈妈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啪!这一下却没听到报数,因为沈琳身上出的香汗让娇躯滑溜了许多,竟是疼的一个下意识的挣扎挣脱了沈母摁着腰的手臂,顺势侧躺在床上双手捂着发烫的屁股,虽然自己看不见,但是她依然可以估计到现在自己的屁股肯定是赤红无比,而且心里更加明白,这一下可能会遭到来自母亲的加罚。

“妈…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实在太疼了…才…”沈琳试着为自己求情,但是….

“打完这十七下再加罚。”沈母没等女儿辩解完就决定了加罚。

“我…呜呜..”沈琳抽泣着重新趴会原来的位置,心中满是绝望,一会儿还要继续为自己的破坏规矩的行为付出代价。

啪!“十二!”

啪!“嗯!十三!妈妈..对不起…”

啪!“啊!十四!”沈琳又疼的剧烈挣扎了一下,但是这次却没能逃脱沈母的手,或者说还好没有逃脱?

啪!“嗯啊!十五!饶了我吧….”

啪!“十六!”

啪!“十七!呜呜…妈妈真的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沈琳把脸埋在床单里,又疼又羞的哭泣着道着歉。

经过这总共十九下的重击,沈琳的本来就红透的屁股已经被打得起了浪,还有小部分出现些许紫色,沈母放下床刷,轻轻抚摸了一下,脸上不着痕迹的闪过一点心疼,又很快收了起来,因为加罚不能只是说说。

命令沈琳坐起来,沈母准备打耳光惩罚女儿这张说了谎的嘴,但是沈琳抓着妈妈的手臂哀求道,明天自己要去漫展,能不能换一个惩罚方式,沈母最终还是同意了。

但是沈琳马上就后悔了,因为母亲拿出了女式皮带,不由分说的摘下了沈琳身上最后的遮掩,终于一对酥胸也就这么裸露在了空气中,明白母亲的意图的沈琳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勒令打断了。

“去仰躺在床上!这回不许翻身不许乱动不许挡听见没。”

“嗯…”声音依旧微弱。

继续反抗只会让加罚更多,别无选择,沈琳躺了下去,被眼泪模糊的视线却是有些看不清熟悉的天花板。沈琳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两条玉腿也因为紧张而紧紧的并拢,娇躯由于害怕而轻轻颤抖着,这是沈琳非常害怕的加罚项目——抽打胸部。

沈母捋了捋皮带,示意着惩罚即将开始,沈琳颤抖着闭上了眼睛,要眼睁睁看着皮带抽打在自己的酥胸上,实在是让她怕的不行,然而眼睛可以闭上,耳朵却不行,伴随着胸前两只小白兔的颤抖皮带带着破风声靠近了自己….

Pia!“啊!”皮带精准的落在了沈琳的左胸上,皮带压迫着这一团柔软变形再随着皮带的收回而还原,毫不留情的留下一道红印。

Pia!“啊!”右胸也没逃过皮带的打击,沈琳只能通过急促的喘息和娇呼试图减轻一些痛楚。

Pia!“嗯!妈妈对不起!”破风声带来的恐惧效果好像加重了皮带打击的痛楚,沈琳为了不被继续加罚只能双手更加用力的抓紧床单。

Pia!“嗯啊!啊!嘶…”这一下直接打在了沈琳右胸的乳头上,女儿身那么敏感的部位遭到皮带的打击,任谁都不能没事,沈琳也不例外,嘴里娇呼连连倒吸着凉气,双腿时而蜷缩时而空蹬着。

Pia!“啊!我错了,妈,呜呜”

…….

交织着沈琳的娇喘、抽泣声和皮带的打击声,不知持续了多久,这让沈琳恐惧的加罚终于结束了。也不知沈母究竟挥动了几次手臂,但是在沈琳睁开眼睛擦了擦眼泪之后,定睛一看,原本白皙柔嫩的酥胸已经被抽的全红了,但是也只是全红而已,沈母的力道控制的非常微妙,既让女儿得到了疼痛的惩罚,也不至于让女儿这么柔弱的部位受伤。

半晌,待得沈琳的抽泣减弱了些,沈母把沈琳抱在自己的腿上,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揉着依然红肿的屁股,轻触到女儿光洁的私处,确实让沈母手上沾了些许湿润,做妈妈的哪能不懂女儿呢,按摩屁股的途中不忘轻轻揉捏女儿柔弱的私处,敏感的沈琳也十分受用,舒服得有些管不住嘴里的轻吟。

但是沈琳的惩罚并没有借此结束,还有1小时的晾臀罚站在等待着她,揉捏按摩了一会儿,沈母再次拽着女儿的手臂来到了熟悉的角落。

惩罚后的罚站并不像惩罚前那么简单,尤其是时长还是1个小时全裸罚站,挨打消耗的体力,无遮无掩暴露着的红肿屁股和胸部都向大脑发出疼痛的信号,让这1小时更加难熬。

中途,沈琳的父亲走出客厅,看见在角落里全身赤裸的女儿,也没有多吃惊,毕竟自己的女儿在家里被打屁股惩罚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显眼的红屁股让爸爸来到了女儿身后,沈琳没有回头,只是羞红着脸低着头,毕竟已经18岁了,虽然是父亲,但也毕竟是异性,被异性看到自己红着屁股罚站的一幕,也冲击着沈琳的羞耻心。父亲轻叹一声,有些心疼的轻轻揉了揉女儿红肿却依然柔软的屁股,转身离开了。

闹钟再次响起,一个小时终于熬过了,沈母拉着女儿来到浴室。准备亲手帮着自己刚刚调教完的女儿仔细清洗身体,让女儿感受到依然像个小孩一样要被妈妈打屁股惩罚还要妈妈帮洗澡的羞辱。

当然既然是洗澡就不会漏过任何一个角落,沈琳两只玉手紧紧抱着自己的两条细腻的大腿,胸前的柔软也被挤压得暂时变了形,双腿分开着就这么立在原地,没有毛遮掩的私处和时开始合的后庭也清晰的暴露在了自己母亲的面前。

沈母清洗的也非常认真,无论是屁股沟还是阴唇里面都照顾周全,还不忘时不时用喷头冲淋通红的屁股再配合着手进行按摩,又是引来女儿檀口轻启吐着微弱的呻吟,也不知是疼痛还是舒服。

由着母亲给自己擦干全身,没能完全擦干的三千青丝就这么披在脑后。当然,衣服被没收就是被没收,女儿今晚肯定是不会被允许穿上任何衣物的,拉着依然全裸的女儿就这么光着红屁股路过空旷的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母亲开门离去,沈琳站在试衣镜面前,先是仔细的看了看镜子里映出的皮带红印交错的胸部,再是转身轻撅红臀查看着自己刚被惩罚的痕迹,整个屁股被深红所覆盖,其中还隐隐透着些紫,但是并不明显。沈琳伸出手给自己按摩着,柔软的红臀在手中变化着形状,缓和着疼痛。

看着镜子有些出神,不知被什么驱使着,沈琳拿起放在桌上的智能手机,对着镜子给自己被惩罚过的、全裸着的娇躯拍了正反面的照片,拍完了全身照,又走近镜子,给自己的红肿屁股和胸部拍了特写,犹豫了一会儿,再次摁下快门键把没有毛遮掩的私处也框进了手机屏幕….

带着依然滚烫的屁股做坐到梳妆台前的椅子上,麻酥酥的痛感袭来让沈琳嘴里露出了嘶嘶的吃疼声,强忍着拿起吹风机吹干了齐腰的长发,结束了这漫展前夜的惩罚。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