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打板子

赛金花听了杨九红这一席话不禁笑道:“红丫头这几句话说的到还实在,老娘就让你那臊屁股再多晾一回儿。别的妓馆分账都是鸨母拿大头儿,姑娘们辛辛苦苦地卖屁股儿挣的银子却少的可怜。每晚接不到客的姑娘照样脱了裤衩撅着光溜溜的白屁股挨竹板儿。”

“可在我满月楼里只要是正式接客的姑娘我跟她们都是五五分账,为什么,我也是从接客的姑娘一步步熬到今天,知道当婊子的不容易,接到客时吃肉,接不到客时自己脱光了屁股求干妈狠抽屁板子。所以你们这几个新来的丫头最重要的就是赶快学到真本事。到时自然有你们挣钱享福的日子。”

“再有就是这毛竹板拷屁股的刑罚是祖传的家法。对于每一位姑娘多是必须熬过的一关,也没什么可害怕的。就像你们九红姐那样扒光了屁股多挨几次板子那屁股蛋子就不觉得疼痛难忍了。以后你们几个丫头的屁股板子是不会少挨的。”

“请问干娘,婢子以后挨打也是像今天九红姐这样……脱……光屁股打吗?”

“这是祖宗定下的规矩,打的是白屁股,不是裤子,也不是裤衩儿。别说是你,就算你李妈,刘妈,还有你干妈我,当年进了满月楼还不是当着老鸨娘的面自己脱了裤衩儿,红着脸,撅着白白的大屁股一板一板的挨。”

“她每次拷屁股非得使竹板子把我们雪白的大屁股打得像紫茄子一样皮开肉绽流出血来才饶过我们,这也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

那个提问的姑娘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白嫩的大屁股……刘妈一脸的不屑的说到:“我跟你李妈年轻时挨屁板那回儿,甭管干娘的竹板子抽在屁股蛋上有多疼,我们顶多嘴里咬块手巾,趴在春凳上撅着光屁股老老实实的挨打一动不敢动。哪像现在的姑娘脱光屁股挨顿板子还得用绳子捆上。”

“你们这几个贱婢进了这个院子就得认命,要怪就怪自己命不好偏长着个肥大的屁股。姑娘们说的好‘春凳一抱,屁股一翘,竹板不响,屁股发痒。’婊子的臊屁股天生就是熬板子的,干妈说打多少,就打多少。一板也别想逃掉,既然逃不掉,就只有翘起白屁股忍着,叫喊求饶只会让你们那两面肥屁股蛋更加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记住了吗!”

“婢子们谨遵干妈教悔。”

“好啦,干妈我多唠叨了两句,这屁股该打还得打,九红,你那大屁股早等得不耐烦了吧。”

“金花姐且慢动手,妹妹看姐姐刚打完小桃红这贱婢的屁股,那小桃红的大屁股蛋子又厚又瓷实姐姐肯定是累出一身汗,不如让你月娥妹子帮着九红拷屁股,姐姐意下如何。”

原来这李月娥看到鸨姆赛金花手握薄竹板打得小桃红白嫩的大屁股破皮流血,自己也不免手痒起来。她有意在新来的姑娘面前立威,展示自己拷屁股的手段。

“如此甚好,这院子里谁不知道你李妈竹板抽光腚的本事,挨过你板子的姑娘都夸李妈屁股打的好。这样姐姐我也可以一边歇息,一边欣赏九红光屁股熬竹板儿的好戏。红姑娘白白的大屁股就交给妹妹了。”

“姐姐尽管放心。”李妈从八仙桌上抄起一条毛竹板走到杨九红身边拍了拍她滚圆的大屁股说:“九红,给你几个妹妹们做个榜样,趴到刑凳上屁股撅着。”

九红头冲下屁股朝天趴在春凳上自觉地耸起两瓣儿白嫩的肥屁股蛋儿:“九红触犯家规甘愿受罚,请李妈重重地拷屁股,也好让九红的浪屁股长长教训。”

“哼,你那肥屁股都被竹板子打脱了几层皮了,还改不了说谎的毛病。”李妈不再多言,拉开架势抡圆了竹板子开始一五一十的重重抽打九红可怜的光屁股。李妈的板子抽得是又快又狠,一板子下去九九红屁股蛋上的肥肉就颤微微的抖动起来,白嫩嫩的大屁股蛋被打得不断凹陷下去,板子离开屁股蛋又恢复原状。李妈不由得骂道:“臭婊子!好结实的屁股蛋儿!”

“月娥妹子,这红丫头的屁股蛋一直都是姐姐我来开皮,怎么样打她的光屁股可是个力气活,你要是后悔就把板子交给我吧。反正姐姐我现在已经顺着屁股沟子流汗了,大不了等打完了屁股好好地洗奶子洗屁股蛋子也就是了。”

“金花姐说哪里话,这满月楼里的姑娘们在我面前一脱了裤衩儿,她们的大屁股最怕的就是李妈我手里的竹板子啦。”

那八个光着下身的姑娘听了李妈这句话都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她们肥嫩的布满鞭痕的大屁股。这李妈边说着话边挥动竹板子异常娴熟的狠狠抽打着九红粉嫩嫩白光光的大屁股。直抽得那两瓣粉白屁股蛋子涌起一波波的肉浪。

啪,啪,啪。那竹板子狠狠抽在九红肥屁股肉上所发出的响声异常清脆悦耳。鸨娘赛金花眯着眼十分受用的聆听着九红光屁股上发出的啪啪脆响。而这响声却让那八个新来的姑娘屁股蛋发抖,不寒而栗。

此时九红秀眉紧锁大汗淋漓的趴在春凳上颠耸着鲜红的肥屁股迎接竹板子无情地抽击。她感到那两瓣儿滚烫的肉屁股蛋上不断产生的像刀子剜肉一样的剧痛简直要把她的大屁股撕裂。这疼痛使她再也无法咬紧牙关忍耐,于是也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大声哭叫起来。但她必竟是挨惯了屁股板儿的婊子,虽然李妈已经把她原本粉白肥嫩的大屁股打得通红肥肿,但是她仍然两手死死抓牢春凳腿儿,并且在哭喊同时不忘大声报数。

“哎呀,疼死啦,41谢李妈狠抽屁股蛋,42谢李妈狠抽,,啊,屁股蛋。”

她深知挨屁股时因为忍不住疼从春凳上掉下来的后果。鸨姆会立刻叫来小桃红的奶娘王婆子抱着一捆浸透了冷水的带尖刺的竹藤鞭在刑房候着,鸨姆就用那带尖刺的藤鞭狠狠地抽打婊子红通通的大肿屁股。

藤鞭打断了一根再换一根。直抽得那两瓣儿肥屁股蛋都皮翻肉烂,鲜血淋漓的才算完。九红知道那王婆子屁股挨藤鞭最多,她觉得那竹板子拷屁股不过瘾,于是就趁赛金花在后花园里喝茶时提前脱了裤子,裤衩儿,鞋袜光着大白屁股手捧藤鞭哀求鸨娘不要心软,一定狠狠地抽她肥嘟嘟的大屁股。鸨娘每次都使尽全力抽得那大屁股皮开肉绽,鲜血淋淋。不过九红可不愿意自己肉墩墩的大屁股去受那份罪。

啪,啪,啪。不多时九红已经趴在春凳上撅着圆滚滚的肥屁股挨了50记竹板。她那雪白的大屁股已被李妈揍得通红,肿得硬硬的紧贴在一起,两瓣儿肉屁股蛋子上布满了血疙瘩。那屁股蛋子最肥处浮现出一圈一圈的血檩子。

“她妈的,打她一顿屁股板子累出老娘一身汗。”这李妈是个暴脾气,她边说着话边脱掉了绸缎褂子和红肚兜晃着一对肥奶子擦着额头上的汗说:“你个贱婢,说我打你的浪屁股你服不服。”

“奴婢心服口服,甘愿挨屁股。”

“你身为满月楼头牌花魁,理应处处给姐妹们做出个样子来,没想到你一遇事就想蒙混过关,信口雌黄,欺骗赛夫人。你长了几个屁股这么大胆,由此可见你那浪屁股着实欠揍。你现在当着几个妹子的面说李妈该不该把你那浪屁股给打烂了。”

“容奴婢禀告,按照祖宗家法这毛竹板子拷屁股那板子上必须得见血。奴婢知道您心疼奴婢,刚才那50板子打得轻了,抽得奴婢那滚烫的屁股还挺受用,奴婢的大屁股既然交到您手里了不抽得那屁股破皮开花顺着屁股沟子流血奴婢可不依您。”

“你们几个妹妹别一看见姐姐挨打就皱着个眉哭丧着脸,以后你们每个丫头都得像姐姐今晚一样自觉扒光了屁股老老实地挨板子。屁股打烂了养些日子就能长好,等那屁股肉都长好了照样是白白嫩嫩的大屁股,那腚皮子比没挨打 前还嫩呢。”

“到底是金花姐一手带出来的姑娘,行啦,李妈我再辣辣地打上50板子,你忍住了疼,等打烂了屁股我让你也好好养养腚眼。”

“李月娥,你这张破嘴瞎说什么。王老爷明天晚上就来陪红姑娘唱后庭花。人家现在喜欢玩又红又肿的烂屁股,等她那臀疮都长好了还玩什么。你那光屁股到是挺肥,可是你扒着腚眼白让人家干人家也瞧不上你。你只管狠狠地打她的光屁股,别的你少操心。明儿早上到我房里扒了裤衩儿洗屁股,洗完了把那雪白的大屁股给我撅着。看我怎么收拾你。非得把你那浪屁股打得皮开肉绽不可。”

这李妈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竟给自己惹祸上身,招来一顿屁股板子。心中不免憋气。她看着春凳上九红丰隆硕大的红屁股真是怒从心头起。她不再说什么只把手中的竹板子使得呼呼生风啪啪脆响。

一板子下去,九红的屁股蛋上立刻暴起一圈鲜红的肉棱子,再一板子抽在刚刚肿起的肉棱上瞬间就起了紫砂。九红的两坨肥肿屁股蛋随着竹板的起落不停的紧缩着。两个嫩脚丫因疼痛不断地抬离凳面。但是她深红肿胀的大屁股始终撅高了迎接毛竹板的抽击。鸨娘赛夫人看了也禁不住暗暗点头。

不一会儿李妈已打了上百板子,直打得九红两面大屁股蛋像那熟透的紫葡萄一般,那屁股蛋最肥处的表皮已开花渗血。

“李妈,奴婢……求您饶了我吧。奴婢的……两个屁股蛋子已经被竹板子打烂啦。呜,,,,呜。”

“行啦,李妈,饶了她吧。”

“月娥遵命。”

“你们八个丫头,提好自己的裤子,裤衩儿。光着屁股回房休息。”

“是,干娘。”

“我也乏了,刘妈,李妈你们两个陪着九红回房吧,九红啊,就这样光着屁股回屋吧,省得你那屁股蛋上的血肉再跟裤衩儿沾一块儿。”

“奴婢谢谢妈妈。”

“九红啊,你回到房里应该先干什么啊。”

“婢子回干妈的话,应该先泡好了盐水洗屁股,预防屁股蛋子化脓。”

“好,你洗完了屁股让李妈给你上棒疮药。”

“婢子记住了。”

次日一大早,李妈独自一人坐在鸨娘房中的圈椅上双手捧着拷屁股用的毛竹板心中若有所思,姑奶奶今晚上就得光屁股朝天趴着睡了。正寻思间鸨娘赛金花领着刘妈进了屋。李妈赶忙站起身来手捧竹板低头不语。

“李月娥,屁股洗干净了吗。”

“回夫人,婢子洗过屁股了。”

“洗完了屁股为什么不扒了裤子光屁股晾臀,还磨蹭什么,自己把裤子扒了快点。”

“夫人要打,婢子哪敢不从,婢子这就脱光了屁股请夫人重重责臀便是。”李妈说着脱了绣花鞋光着一对嫩脚丫,解开裤带连裤子带花裤衩儿一起褪掉。此时她白嫩的下身已是一丝不挂。李妈自觉地撩起衣裳的后大襟在腰间打个结,以免她掉下来遮住自己丰满白嫩的光屁股。

李妈双膝跪在藤椅上弯下腰撅起肥白的大屁股回过头可怜惜惜的看着鸨娘说:“婢子情愿挨屁股,请夫人狠狠的打光屁股吧。”此时赛金花和刘妈看到李妈那两片白嫩的大屁股蛋上都点缀着茶碗大的青黑色板花,二人不禁莞尔一笑。原来她们三个女人的光屁股都曾经饱尝毛竹板的拷打。

鸨娘和刘妈二人的光屁股上也都落下了同样的板花。三人可谓是心照不宣。要说这老姐儿仨拷屁股的手段还属赛金花最高,只见她把手中二尺长的竹板子使得呼呼生风,板板到肉。直打得李月娥那白光光的大屁股涌起波波肉浪,不住的颤抖。刚打了20板子她整个雪白的大屁股就变得又红又肿。她感到钻心的剧痛比当年的干妈打她光屁股时还要难熬。她不敢大声的哭喊,免得全楼的姑娘都知道她在挨屁股。

她本能的扭动赤红肿胀的肥屁股左躲右闪。因为挣扎的太过激烈竟翻过身把那刮净了体毛的私密处亮了出来。这让赛金花哭笑不得“真她妈丢人,你是想让我把拿藤鞭把你那腚沟子打烂了吗。弯腰,撅屁股。不听话的大屁股就得狠狠地打。”

啪,啪,啪。凌厉的竹板抽得李妈的两个肥屁股蛋噼啪山响。那屁股蛋已经肿大了一倍,红中透紫,布满了血檩子。刘妈看着李月娥鲜红的大肿屁股心中不忍道:“赛夫人,奴婢月玲替月娥的屁股求个情。按理说夫人应该把李月娥的光屁股打烂了让她记住教训。可是现在正缺人手,就说每天晚上那许多接不到客人排着对等候拷屁股的姑娘们,我一人确实忙不过来。奴婢求求您能否先饶她这一次。”

“哼,多亏了月玲给你求情,这顿屁股还没打完,我先给你记着,滚。”

天刚朦朦亮,惠香就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去找李妈。她刚一出门,就看见院里水井旁边使唤婆子王腚圆指挥新入行的姑娘们排好队每人手里拿个木盆准备打水。这些姑娘们无一例外的下身脱的光光的,暴露着肥白的大屁股。

“王阿姨这么早就领着姑娘们洗屁股啊。”

“可不是吗惠香姑娘,这一整天我也没个闲着的时候啊。”刚入行的姑娘每天要从最简单的如何洗屁股开始学习,不但挨竹鞭时光着屁股,甚至吃饭,练功时都要光屁股。

惠香对这一切是再熟悉不过了。只要是被卖到妓院里的女孩子,就再也别提羞耻二字了。惠香这样想着,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她从李妈那里拿了棒疮药打算去给小桃红洗被竹板打烂的屁股,顺便再给她上点药。快走到鸨娘赛夫人门口时,她见门没有关严她怕把干娘吵醒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刚要掩上门,一抬眼看见屋里灯全亮着,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小桃红的奶妈王腚美老老实实地跪在春凳上。

她上半身只剩一件月白色夹衣还都卷了起来在肚脐眼上边打了个结。下半身裤子,裤衩儿,鞋袜都被扒得光光的。那又大又圆的肥白大屁股冲着赛夫人撅着,正期待着严厉的鞭打。

惠香对这王婆子没什么好感。惠香的光屁股瓷实,鸨娘给她拷屁股时打了足有二百竹板她那两个肥屁股蛋子居然没有破皮的地方。那王婆子就在旁边给鸨娘出主意说用那泡过冷水的带刺藤鞭狠抽惠香的光屁股,结过打得惠香两个肥屁股蛋鲜血淋漓。她今天偷看到这婆子要挨打心里都乐开花了。

“你个死老婆子,上次打完了屁股这才隔了几天,你就又在姑娘们面前传闲话。说你的光屁股比那头牌九红的屁股还值钱。说就连夫人我每天都还抽出空来专门伺侯你的屁股。你那谱可够大的,瞧瞧,这两个大屁股蛋子上的血痂都脱落了,肉也长好了。浪屁股又痒得厉害了吧。这一大清早就惹我生气,看我不抽烂了你的大屁股。”

赛夫人站在王腚美光屁股的后面高举起藤鞭狠狠地抽在这老婆子丰腴肥嫩的白屁股蛋上。啪,啪,啪,啪。每一记竹鞭下去,她那光屁股上都浮现出一道白印子然后迅速消失随即暴起一条鲜红的血檩子。啪,啪,啪。这鸨娘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她不紧不慢的挥舞着藤鞭狠狠抽打王腚美白白的大屁股。看的出她每一鞭都使出了全力。直抽得王腚美那两个大屁股蛋上的肥肉乱颤,钻心的疼痛使得她两个肥屁股蛋子不停地收紧放松,那屁股沟里青褐色的大腚眼时隐时现。清脆悦耳的噼啪声在王婆子的光屁股上不断响起,但是却听不到她大声的哭喊。惠香心想这王腚美的浪屁股整天就盼着挨打,不把光屁股打得皮开肉绽她就不痛快。

不多时鸨娘已经打了100鞭,藤条抽在原先肿起的血檩子上就渗出血来。她整个屁股已被打得比原来肿大了一倍,两个大屁股蛋子上布满了红肿青紫的淤痕。但是鸨娘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直到她把王腚美两个肥屁股蛋子都打开了花,鲜红的血顺着两个青肿屁股蛋流到了地面她才罢手。

鸨娘拿着纱布仔细地擦干净王腚美屁股蛋上的血迹。“盐水我都给你泡好了,去好好地洗洗烂屁股,我好给你上药。”

“奴婢遵命。”

“有件事我问问你,那王腚圆要把自己的儿媳妇卖到咱满月楼来你听说了吗。”

“奴婢回夫人话,王腚圆的儿子得痨病死了,他老婆秋桃的肚子也不争气,直到他死也没给他们王家留下个种。不过那闺女可真是个美人坯子,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由其是扒了裤子那个大屁股蛋子可真是又肥又大又白又嫩。”

“你又去偷看人家姑娘挨屁股了。”

“这王腚圆认定了是秋桃克死了她的儿子,于是三天两头的找茬狠揍秋桃的光屁股。这秋桃不服打,王婆子一个人治不住她,因为我们两家挨着近于是就喊我过去帮忙。她死死按住秋桃的后背我帮她扒了秋桃的裤子,裤衩儿,鞋袜。扒光了屁股之后再用麻绳把手脚捆住。然后王腚圆就抡开藤条狠狠抽打秋桃雪白的大屁股。每次都打得两个肥屁股蛋子布满了血檩子才饶了她。”

“那秋桃的光屁股上没落下疤吧。”

“没有,这丫头两个雪白的肥屁股蛋子嫩的能掐出水来。”

“这么好的屁股关在她家里打可惜了。”

“谁说不是哪,这秋桃要是能来咱们这里,夫人您亲自给她那白屁股开了皮,秋桃那肥屁股一礼拜吃两次毛竹板拷屁股都没问题。不出半年她那白嫩的大屁股一边落一个茶碗大的青黄板花,还不知迷死多少男人呢。”

话说惠香在鸨娘门外偷看到王婆子光屁股蹲在木盆边上开始洗那被藤条打得鞭痕累累,血迹斑斑的大屁股时,才突然想起还得给小桃红上药,于是就俏俏的离开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