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院打板子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提示:本文涉及BDSM及大圈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提示:本文涉及重度SP内容,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

这满月楼本身京城八大胡同里一处烟花之地。前面三层楼宇每日张灯结彩,气派非凡。楼后还带着两进院落,这里的妓女们都被鸨母赛金花调教得都擅长跪在香榻上翘着白嫩的大屁股陪客人玩那后庭花而名噪一时。每到夜晚院子里总能传出姑娘们隐隐地哭喊声。

这不,夜已深了,又到了算账打板子笞屁股的时候了。鸨娘赛金花一边扒拉着算盘珠一边责问头牌杨九红:“九红啊,不是干娘我说你,你都连着一个礼拜交不足花红啦,本钱小的,给银子少的你都不爱接,就你屁股沟子里那腚眼还真难伺侯,这下面的姑娘们可都看着呢,干娘心疼你,要是换了别的姑娘,我早把她屁股打烂啦。”

九红低垂着头喃喃道:“谢谢干娘心疼奴婢,这些日子饶了奴婢的浪屁股。”“你那相好王老爷可好长时间没来咱们这了,他也没给你来个信儿。”

“王老爷来信说他最近出差了,所以一直没来。”

“你胡说,你个贱货,骗到老娘头上来了,棍子都告诉我了,这王老爷现在每晚都去百花楼跟那儿的花魁满腚红打得火热,

说不定他现在正躺在满腚红的床上抱着满腚红的大屁股插她那小腚眼儿呢,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事。”

九红这时已吓得双膝跪地:“奴婢知罪,奴婢不该欺骗干娘,容奴婢禀告,干娘您是过来人应该知道这男人都好喜新厌旧,这满腚红出道没几日她仗着自己又嫩又肥的大屁股和那紧登登的骚腚眼勾走了王老爷。王老爷每次去找她之前,她干妈都命她扒了裤子趴在春凳上撅着光屁股,然后她干妈就用那泡过冷水的竹板子狠狠抽她的白屁股,直到抽得那屁股开了花流了血才让她接客。满腚红就撅着那被打得皮开肉绽的烂屁股求王老爷狠狠插她。王老爷现在这么重的口味,奴婢真的是无法承受。”

“受不了也得受着,这一大家子人还都指着你呢。一会儿你去刑房扒了裤子把屁股洗干净侯着。”

“求干娘饶奴婢这一回吧,十日前刘妈刚打完屁股,直到昨天奴婢两面屁股蛋子上的血痂才完全脱落,现在奴婢这屁股蛋子还没全消肿呢。”

“你个骚货,你那肥屁股蛋子是吃的太好了养得白白嫩嫩的,那里还要消肿。你越讨饶,我越不饶你。”

“小桃红”

“奴婢在。”

“今天晚上李大户来给你那屁股开苞,这五百两银子的花红怎么柜上没有啊。”

“因为,因为奴婢….实在痛得受不了所以没让李大户插…”

“哼,还没有哪个丫头敢这么胆大妄为的,九红,你带着小桃红去刑房把裤子脱了认真洗屁股,李妈,刘妈,竹板子都备好了吧,今晚上我亲自给小桃红开皮。”

杨九红带着小桃红来到最后一进院落里面的刑房进屋拉开了灯。屋里的摆设让刚入妓院的小桃红不寒而栗。墙上钉着铁链,挂着麻绳。八仙桌上整齐的码放着笞屁股用的各种刑具。四条湘妃竹制成的板子上分别隽刻着皮,开,肉,绽四个字。地面上十条春凳依次排列,每张春凳上都有鲜血留下的痕迹。

“桃红妹子,你还傻愣着干嘛,赶紧先扒光了屁股然后去打两盆清水来。”

“知道了…….九红姐。”小桃红麻利地脱下了裤子和花裤衩,坦露着刮净体毛的私处弯腰拿起两个木盆出了屋。九红看着她扭动着肥大浑圆的白屁股不由得叹了口气。九红凝视着桌上这四条毛竹板,往事令她不堪回首。狠心的鸨母曾分别抡圆了这四条竹板子狠狠打她的肥屁股。每次都打得屁股皮开肉绽,红肿流血。看来今天这光屁股又要被打烂啦。

小桃红端着木盆进了屋,她看到九红姐背对着她光着雪白的大屁股,她上衣的后大襟还特意卷到腰间打个结生怕滑下来遮挡住她丰满白嫩的大屁股蛋。小桃红清晰地看到九红两面肥屁股蛋上都落下了碗底大的青黄板花。两姐妹弯下腰对望了一眼后把白屁股浸在木盆里认真地洗起屁股来。

“九红姐,一回儿干娘给我那屁股开皮您能给我求求情吗。求她别打得我屁股开花行吗。”

“求个屁,你就老老实实的准备挨板子吧。我就不明白了,你那前面都让李大户开了苞了,那屁股沟子有什么可不让插的。多捅几回那腚眼儿就松啦还不闹便秘呢,何苦来挨打。”

“算啦,你躲得了今天也躲不过明天,干妈迟早要给你那屁股蛋开皮,她肯定会抡圆了竹板子往死里抽你的光屁股,直抽得你雪白的大屁股皮开肉绽,血迹斑斑。等你臀疮全长好了,以后再笞屁股就都用那竹板子狠狠抽打。每回必定是把那肥嫩的白屁股打开了花流出血来才停手。这样时间一长,你那白屁股蛋上就落下这板花啦。这就是区别青楼女子和良家妇女的标志。这满月楼里只要是接客的姑娘脱了裤衩那大屁股蛋子上全都有这竹板子打出来的板花。所以就算是性情再刚烈的姑娘只要那屁股蛋子被打得落下了板花,她也会自觉的扒开两面肥屁股露出嫩腚眼接客的。”

两姐妹洗干净屁股后自觉地趴在墙壁上叉开大腿塌腰撅起屁股等干娘。不一会儿干娘领着李妈,刘妈和八位新买来的姑娘进了刑房。别小看李妈刘妈这两位使唤婆子,她们可都有权随时责打姑娘们的光屁股。刚一进屋李妈立刻沉下脸道:“你们几个,都把裤子脱了,光屁股站好,快点。”

这八个姑娘立马脱了裤子花裤衩撅着光屁股站成了一排,可以看道她们每人高高隆起的肥屁股蛋上都残留着藤条抽打之后肿起的一排排鲜红血痕。

“往后无论是来观看竹板子抽光腚还是干妈押着来笞屁股进屋第一件事是什么?”

“回李妈,婢子们迅速把裤子扒光了撅着光屁股站好。”

“记住了就好。”原来她们是来观刑的,小桃红顿时羞红了脸。这时刘妈走到小桃红深后抡圆了巴掌用力地扇着她的光屁股。啪。啪。啪。在正式板责前先要给她那白白的大屁股上点颜色。“啊,啊,啊~~”小桃红颤抖着屁股呻吟着。

“金花姐,你瞅瞅这丫头大屁股蛋子肥的,今天非得把这贱婢的光屁股打出血来不可,给她那俩肥屁股蛋留板花,屁股白白嫩嫩的还冲良家妇女呢。”

“小桃红,咱们满月楼的笞臀堂规你背熟了吗。”

“奴婢回干妈,早背熟啦。”

“那好,你站直了,挺胸撅屁股抬起头大声背一遍我听听。”

“干妈取来毛竹板”

“奴婢洗净屁股蛋”

“脱光屁股挨竹板”

“抱紧春凳莫躲闪”

“干妈狠抽屁股蛋”

“报数求打不能乱”

“干妈狠抽屁股蛋”

“雪白屁股红一片”

“干妈狠抽屁股蛋”

“大白屁股红艳艳”

“干妈狠抽屁股蛋”

“红臀忙把紫痕添”

“干妈狠抽屁股蛋”

“紫肿肥臀现血点”

“干妈再抽屁股蛋”

“紫肿屁股鲜血溅”

“干妈还抽屁股蛋”

“鲜血滴滴染竹板”

“干妈饶奴屁股蛋”

“停止抽打屁股板”

“老老实实挨屁股”

“这才饶奴屁股蛋”

“若仍不听干妈劝”

“接着狠抽屁股板”

“妈笞屁股最辛苦”

“奴婢为您擦把汗”

“谢您饶奴屁股蛋”

“谢您狠抽屁股板”

“好干妈亲干妈”

“一旦奴臀伤养好”

“您别忘打屁股蛋”

“行,背的还不错。小桃红啊,你可别怪干妈心狠,这院子里一家大小的嚼谷还全都指望姑娘们的光屁股呢。要全像你这样把送来的银子往外推那老娘这买卖就别干啦。还犯什么愣啊,去取竹板子来。”

小桃红双手捧着竹板子跪在鸨母脚下撅着硕大浑圆的白屁股可怜巴巴的说:“奴婢小桃红犯了家法,求干妈用竹板子狠狠地笞屁股以示惩戒。”

“去刑凳上趴好了,屁股撅着。”此时小桃红的手脚已被捆在刑凳上无法动弹。她高高隆起的雪白肥嫩的大屁股正恭候毛竹板的光临。杨九红双手抱头收紧小肚子撅着带有板花的肥屁股看着这一切。

鸨母赛金花嘴角现出一丝冷笑,只见她抡圆了竹板子手起板落开始一五一十的狠狠抽打小桃红的光屁股。啪!啪!啪!竹板子狠狠抽在小桃红肥屁股蛋子上的响声清脆悦耳。一板子下去直抽得左屁股蛋子上的肥肉颤微微的抖动,再一板子肥嘟嘟的右屁股蛋子也一颤一颤的。只见她两面肥白的肉屁股蛋上随即浮现出两朵红云。

小桃红虽然见过别的姑娘光屁股挨竹板时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但是真轮到自己,那屁股蛋子上钻心的剧痛让她从挨第一板时就开始大声喊叫起来:“啊!一,求干妈狠抽屁股蛋。二!求干妈狠抽屁股蛋!”啪!啪!啪!老鸨娘面无表情地抡圆了竹板子轮流交替着抽打妇人两面肥嫩的红屁股蛋子。

“啊呦!疼死啦!三!求干妈狠抽屁股蛋!四!求干妈狠抽屁股蛋!五!求干妈狠抽屁股蛋!呜,,,呜,,,”小桃红紧不住大声抽泣起来。只见她两个圆滚滚的大屁股蛋子被鸨母手里的竹板子打得噼噼啪啪响声不断,软颤颤的肥屁股肉不停地弹跳。打一板子,屁股蛋缩一下,那屁股沟子里的肉缝和腚眼时隐时现。老鸨娘看见她那屁股沟子更来了气,每一板子都狠狠抽在妇人那毫无保护的光屁股上。“贱货!我让你喊疼,看看是竹板子狠抽光屁股疼,还是让

爷们儿插腚眼疼,说!让不让爷们儿插屁股!”

“唉呦!亲妈,我让插,让插。求干妈饶了奴婢吧,奴婢的浪屁股都快让竹板子抽烂啦,那李大户可不爱玩奴婢皮开肉绽的烂屁股啊。”

“哼!碰上那爱插烂屁股的爷们儿你就得让人家干你的烂屁股。看干妈今天非得打烂了你那骚屁股!”

随着两面屁股蛋子上像刀子剜肉一样的剧痛不断袭来,小桃红开始不顾一切地拼命扭动通红的屁股和白嫩的大腿妄图逃避竹板子的抽打。“李妈,来给这贱货腰上再加一道绳子,我让她那大骚屁股再给我躲!”小桃红彻底绝望了。此时她白嫩的臀肉早已被竹板子揍得红彤彤的。两个圆滚滚的大屁股蛋子上开出了两朵大大的芙蓉花。

此时已抽了80板子。小桃红的两面红屁股蛋上都肿起又厚又硬的一层僵痕。两个大屁股蛋肿的紧贴在一起。板子再怎么抽打那深深的屁股沟子都看不见了。这干妈胳膊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她仍就抡圆了竹板子不紧不慢的狠狠抽打妇人的大肿屁股。妇人白嫩的脊背,头发都让汗水湿透了。她仍在坚持着报数……

“95,求干妈狠抽屁股蛋。96,求干妈狠抽屁股蛋。”

啪!啪!啪!屋里除了小桃红的哭泣声就是竹板子抽在她肥肿屁股蛋子上发出的沉闷的响声。此时八位新买来的姑娘已有人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可怜小桃红的光屁股已由深红转成青紫,臀峰出打肿的表皮已经肿胀欲破。啪!啪!啪!她屁股蛋最丰满的肉峰处已被打得皮开肉绽渗出血来。鲜红的血顺着屁股缝儿开始滴在凳面上。老鸨娘这才满意的把沾着小桃红臀血的毛竹板搁在八仙桌上。

“哼,才100竹板那屁股蛋子就被老娘打开花了,暂时先饶了你这回。”

鸨母赛金花满意的欣赏着小桃红那青紫肿胀,皮开肉绽的烂屁股。然后微笑着对刘妈说:“去把小桃红的奶娘叫来。”“小桃红,你还不谢谢我,规矩又忘啦。”小桃红趴在春凳上红着眼圈哭泣着说:“奴婢谢谢干妈狠抽光屁股。”

“你说,这顿板子该不该打。”

“该打,奴婢怠慢了客人,就该让干妈笞屁股。”正说着话,小桃红的奶娘王婆子推门进来:“奴婢给赛夫人请安”

“王妈妈,你好不容易把小桃红拉扯大了,她现在可不领你的情啊。”这王婆子是满月楼的一名老妓女,因她年纪大了不再接客在院子里干些杂活。别看她已年过50,但仍然风韵犹存。这婆子身材匀称,只是略显丰满的腰肢下却长着丰满肥圆的大屁股,那大屁股圆得出奇,畸形的肥大,虽然隔着裤子也能看出又肥又圆的大屁股蛋子向外撅翘着。“夫人说的是,小红你个不争气的东西,都是大姑娘了还不让奶娘省省心。这回你干妈把你白白的大屁股打得皮开肉绽就是让你长记性。还不给你干妈表个态”

“干妈您放心,等奴婢屁股蛋养好了之后我一定踏踏实实的干。客人只要是点了奴婢玩那后庭花,奴婢就是拼着命也要让客人满意为止。”

“王妈妈,你可听见了,你闺女要是做不到的话,她那屁股挨100竹板你那老屁股蛋子就得挨200竹板。”

“夫人您放心,这回奴婢一定让她回心转意。求夫人在小红接客之前,就把那毛竹板,带尖刺的藤条用冷水泡上,小红要是怠慢了客人,不用您费话,奴婢自觉脱了裤子,裤衩儿趴在春凳上撅着白屁股,求您使那泡过冷水的竹板子,带尖刺的竹藤条轮着翻儿的狠抽奴婢白白的大屁股,直到把奴婢肥白的大屁股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为止。”

“那带尖刺的藤条咱们院子里没有,到时奴婢提前泡好了从家里带来。不是为给小红用,小红的屁股太嫩,夫人使竹板子就足以打得她那大屁股开花见血了。不怕您笑话,奴婢的光屁股要是光使那竹板子狠狠地抽只能打得屁股蛋子青肿却打不出一滴血来。”

“奴婢18岁被卖到这满月楼里,几乎是每星期都要自觉地扒光了屁股请干妈狠狠地抽屁股板子,到奴婢40岁时那屁股蛋已被竹板子抽得像水牛皮一样柔韧,很难抽出血来。”

“奴婢在家时每次相公揍屁股也是要打得白屁股蛋子红肿出血他每次打奴婢之前也是吩咐奴婢扒了衬裤,裤衩儿,光着大屁股打肥皂水洗干净屁股后就把奴婢捆在长凳上先是用竹板子狠狠地笞屁股,等到奴婢那两面大屁股蛋被竹板抽得又青又肿后就使那泡过水带尖刺的藤条继续狠狠地抽打奴婢的紫肿大屁股每回都抽得那肥屁股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奴婢平日里每回看见夫人执行家法使那毛竹板狠抽姑娘们的光屁股奴婢都馋得直流口水,裤裆里那肥屁股蛋子麻痒难忍,怎奈夫人整日辛勤操劳奴婢怎好意思开口求您,只有盼着回到家求我那相公狠狠地揍屁股了。这回奴婢能跟着小红沾一回光也是奴婢的福分。”

“那好,这小桃红只要是伺候好了客人我就不打她的光屁股。王妈妈你光屁股领受100竹板,100带刺藤条不得反悔。”

“金花姐,这小桃红的屁股蛋子都被抽得跟紫茄子一样,量她也不敢不听话。”刘妈微笑着说道:“刘妈,解开她的绳子,拿纱布仔细地擦擦她屁股蛋子上的血,这几日就让她光着屁股趴在床上养着,每天早晚让惠香打好了浓盐水给她洗屁股。”

“遵命,金花姐。”

老鸨子赛金花一双凤目凝视着杨九红,九红与她犀利的目光相对也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九红啊,说说你到这刑房干什么来啦。”

“回干娘,奴婢到刑房来是来受刑的。”

“受什么刑。”

“脱光了屁股熬板子。奴婢脱光屁股求干娘用那毛竹板狠狠地拷屁股,直到竹板子把奴婢白白的大屁股打成酱紫色,肿得像发面膜,两面肥屁股蛋都皮开肉绽,血迹斑斑的。”

“行,干娘我没白疼你。到底是我亲手打熟了的屁股,知道大屁股犯了错,就该挨板子。”“九红啊,自从你来到这满月楼你那大屁股挨过多少顿板子啦。”

“回干娘,奴婢也记不清了,奴婢这两面肥屁股蛋上的板花都落下好多年啦。”

杨九红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八位光着大白屁股的年轻姑娘,她们的一张张俏脸上分明都写着恐惧。她们小腹下面的体毛都被刮得干干净净,充分暴露着鲜嫩的私处。这情景又让她想起她刚进满月楼时的样子。于是她对赛金花说道:“奴婢不敢对干妈隐瞒,奴婢刚进满月楼那两年,干妈每次吩咐奴婢脱了裤子光着大屁股趴在刑凳上准备挨屁股的时候,奴婢都感到极大的羞辱。接着您抡圆了竹板子狠狠地抽打奴婢的光屁股时奴婢心里对您更是恨之入骨。

奴婢第一次背对着镜子看见自己白屁股蛋子上落下的青黄板花儿时特别伤心,背地里偷偷哭了好几次。可自从奴婢的白屁股上被打出了板花之后,点奴婢的客人就越来越多。那些少爷,老爷一看到奴婢大白屁股上的板花,他们日起奴婢的腚眼来都格外的卖力。奴婢也因此赚到了大笔银子。现在想想,若没有当年屁股上挨的那些板子,也没有今天的头牌花魁杨九红了。说起来九红还得好好谢谢干妈您狠狠地揍屁股呢。”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