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被姐姐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间,吧台上营造暧昧氛围的灯光扫过苏沫红扑扑的小圆脸,迷离的眼神之下透露着酒精的光泽。

苏沫将手指轻扫过发梢,齐肩的秀发修饰着细长的天鹅颈。少女青春的气息,在这飘洒着烟味酒味呕吐物味道的酒吧里格格不入。

这是苏沫第一次来到酒吧这种地方,还是不那么正经的酒吧。她在今晚喝下了人生中第一口酒,虽然酒精的气味混杂着汽泡水十分地怪异,但她也只是皱皱眉,十分自然的咽了下去。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带着她来的是一位人称“刘姐”的女人,刘姐还是高中的年纪,就成了这片区的大姐大,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同样的也是个强势的女人。在酒吧里,她涂着艳丽的红唇踩着恨天高,游走在各个桌台之间,陪个笑脸交个朋友之类的她再熟悉不过。

她把苏沫带来酒吧的目的并不单纯。

和苏沫同校的一个男生在与苏沫相识后不久便对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苏沫一开始很惊讶,但马上转变为厌恶,并且拒绝了他的当众表白。这个男生恼羞成怒,发誓一定要得到苏沫,于是他联系到了刘姐,刘姐也不是那么高尚,毕竟她缺钱,缺少能够满足她虚荣心的钱。她很爽快的答应了,她派人暗中踩点,发现苏沫父母时常不在,通常自己一个人住。而且已经初三了,临近中考。

刘姐不禁暗自喟叹,当初自己还上初中的时候也曾经这么单纯,她又暗暗憎恨自己的堕落,这更加坚定了她将要把魔爪伸向苏沫的决心。

过了几天她发现,这个苏沫,不仅警惕性高,而且朋友巨多,完全没机会啊!她决定亲自出马,结果屡屡受挫。不得已,她只能伪装成出售学习笔记和教辅书的毕业生。事实上这些笔记都是她手底下的人找初三学生抢来的,她则挑挑拣拣,拿出几本看上去还不错的,低价售卖给爱学习的苏沫。

苏沫终于上套了。

刘姐趁机和苏沫打好了关系,苏沫也开始在QQ上一口一个刘姐姐地叫着。

然后等待时机成熟,亲爱的刘姐姐就把苏沫骗到了酒吧里,理由嘛,就说是中考考完了,应该放松一下。

苏沫不知道气泡水含有的碳酸成分会导致人体对酒精分解能力变差,更不知道冰冷的口感会掩盖高浓度酒精的辛辣感,总之,这是一杯失身酒,而那个男生,则在另一张吧台上眯起了双眼。

另一边,高铁在大地的颤抖之中缓缓停下,疲惫的旅客走出车厢。一位化着淡妆,身材高挑,有着姣好面容留着齐耳短发的姑娘缓缓走了出来,火车站台有些刺眼的灯光照着她惺忪的睡眼,她拿起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苏沫。

苏沫的手机响了,联系人备注是:姐姐苏清。

“沫沫,我是你姐,想我了没有啊?”

“想了想了!姐姐最好了!姐姐什么时候回国?”

“昨天就回来了,我现在刚下高铁,你等我打个车过去找你哈。”

苏沫心理咯噔一下,到嘴边的酒杯也放下了。

“刘姐姐,我还有事……改天再喝……吧?”苏沫没有擡头,而是有些心虚的盯着刘姐。

刘姐倒也不慌张,而是点上一根烟:“行啊你走吧。”

这会轮到苏沫尴尬了,现在要是走了,是不是不给刘姐面子啊……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带自己出来玩,刚来没两分钟就走是不是有点……那么多学习资料,还被刘姐照顾了一段时间……诶呀好烦……

喝完这一杯再走吧,苏沫刚刚想到这,刘姐就不慌不忙地又给她倒了一杯:“着什么急啊傻孩子,中考都考完了,不急着卷,来,多陪姐姐一会。”

苏沫不知道的是,酒精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风险,而是把酒一点点灌进肚子里,这时,她已经差不多忘了自己的姐姐要回来这码事。

车站离苏沫家并不远,苏清到家后打开门发现苏沫不在,有点傻眼了。

她又打了通电话,没人接。

苏清意识到了不对劲,又连着打了四五通电话,苏沫终于接了,她已经被酒精冲垮了理智,只是愤怒的吼着苏清,俗称撒酒疯。

借着这股酒疯,苏清知道自己的妹妹大概实在一个偏僻的小酒吧里,旁边坐着一个什么刘姐,而且沫沫被灌了很多酒!

苏清再打电话过去已经没人接了,发微信发QQ更是没人回。苏清决定果断一些,她联系了还在上高中的一个小学妹,打听了一通刘姐是什么人,她不由得大为震撼,同时暗自痛骂苏沫怎么这样没有理智。另一边她打听到了刘姐常去的一个酒吧,随后苏清便动身去找自己的妹妹了。

等她找到的时候,苏沫的外衣已经被人扯下,只剩下不整齐的内衣裤,正在一个男生怀里被他乱摸乱蹭,而她早已不省人事,只有象征性的几分挣扎。苏清当场过去扇了那个男生一巴掌,那个男的还想起身反击,又被苏清一脚踹翻在地上。一个浑身散发着香水味烟味的,搽脂抹粉的女人快步走了过来,苏清断定这就是所谓的刘姐,她直接抡起啤酒瓶子,砸爆在了刘姐的脑袋上,刘姐抱头倒地。酒吧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人们纷纷扭头等着观看这场好戏。

几个男人还想上来帮忙,但是苏清直接把刘姐的脖子才在脚底下,短短的鞋跟踩得脖子嘎吱嘎吱响,刘姐的头上还在汨汨得渗着血,这一下又疼的她龇牙咧嘴。

“都tm离苏沫远点听见没有!我告诉你们我报警了!一群畜生!”

苏清把瘫坐在地上的苏沫抱起来,给她裹上自己的大衣,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快步离开了酒吧。

苏沫一路上都不省人事,香香软软的一只贴在苏清的身上,路人纷纷侧目。苏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沫沫抱回了家,把她仅存的内衣裤扯下来,然后把苏沫扔进了浴缸,好在内裤上并没有血迹,只有一小滩泥泞……

热水的温度让苏沫稍微醒了醒酒,开始说出一些稍有逻辑的话,“姐姐你怎么在这……”,“刘姐姐呢……”,“诶呀我不喝……”“滚开啊别碰我呜呜……”。苏清一边给苏沫擦洗着身体一边皱着眉头胡思乱想,苏沫是自己的亲妹妹啊!今天晚上差一点就失身了!要是自己来晚了哪怕一分钟后果都不堪设想,苏沫啊苏沫!你怎么就这么容易骗呢!诶,爸妈近些年一直在国外工作,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常常是自己照顾着沫沫,但是自己上大学了,还去当了半年的交换生,就这么一段时间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也是我这个当姐姐的失责……

苏沫稍稍醒了醒酒,恢覆了一部分行动力但是没有恢覆多少理智,开始放肆地耍着性子闹来闹去,半夜里喊的震天响。苏清一咬牙,拿出了几双沫沫的长筒袜,把沫沫的手脚都给捆了起来扔在了床上,反覆挣扎无果的沫沫也累了,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清折腾了一宿没睡,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沫沫和那个姓刘的。她自知不可能一直守着妹妹,交换生回国后要求三天内返校报道,到那个时候沫沫会怎么样,她不愿意想。

苏沫贴到了苏清的怀里,小脸不停的蹭着姐姐的胸口,苏清只是抱紧沫沫,把脸轻轻抵在沫沫的头顶上,沫沫的鼻息吹的自己痒痒的。沫沫接下来更进一步,把胳膊搂在了姐姐的脖子上,整个身子都贴了过来。毕竟是在夏天,苏清感觉捂的好热,但是想到沫沫也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可怜的孩子,不由抱地更紧了一些。

清晨时分,一缕透过树叶的光懒洋洋地照在了姐妹俩依偎着的床上,窗外传来了画眉的叫声。

“姐姐……你怎么……诶呀头好痛……”

刚刚打算小憩一会的苏清被沫沫叫醒了,她看着沫沫软软的眨着眼,轻轻的吻了吻苏沫的额头,凑到苏沫的耳边:

“乖宝贝,姐姐再睡一会。”

苏清想好了,她要带着苏沫去自己上大学的城市,毕竟只有苏沫一个人,在哪里不一样呢?沫沫的成绩很优秀,中考也不会差,当地的高中会录取沫沫的。刘姐这群人是不可理喻的,更是狠毒的,她想象不到那群畜生会对自己的妹妹做出什么事来,她同样也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妹妹和他们纠缠。

“沫沫,跟我走吧!去我的城市读高中……”

还没等苏清说完,苏沫立刻两眼放光,把小脑袋从姐姐的胸里拔了出来:

“真的吗姐姐!太好了!爱死你了!”说着便凑上来狠狠地亲了一口姐姐的脸。

苏清微笑着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宝贝,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沫沫的秀发。苏沫的鼻息里还残存着一丝丝酒味,而自己的胸口则是被沫沫的口水湿了一片。

想来自己还没问过沫沫为什么去酒吧。

“宝贝,跟姐姐说说,怎么去到那个酒吧的?”

“刘姐姐带我去的,中考完了,释放下压力嘛。”

“那你记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啊?”

“喝了很多酒然后被姐姐接回家了?只记得这些……”

“你不好奇你的衣服哪去了?”

“……!!”

苏清低头看清了沫沫惊恐的小眼神,她接着说:

“你不好奇家里为什么这么乱?不好奇谁给你洗了澡?不好奇我是怎么把你抢回来的?”

一些断片开始在苏沫的脑海里浮现……喝酒,喝酒,姐姐来电话,然后喝酒,然后怎么样来着?那个男的是谁?刘姐把自己带到了哪……

“你断片了宝贝,想不起来了,那行,我帮你想想。你被刘姐姐灌了很多酒之后,刘姐姐把你送到了一个和你同校的,带圆眼镜留着寸头的高个子男生那里你有没有印象啊?他把你衣服扒光搂着你乱摸你有没有印象啊?你的初夜差点没了你知不知道啊?我把那个男生踹翻了,顺便把刘!姐!姐!爆头了你知不知道啊?”

苏清故意把“啊”这个字的声调扬的很高,有意加重了压迫感。苏沫的小眼神也从呆滞变为惊恐,突然死死的抱住了苏清。这一下是苏清没想到的,估计是给沫沫吓坏了吧。

“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喝酒……但是我感觉刘姐不是这样的人,她对我挺好的……”

苏清有点怒了,但依然不动声色:“你以为她对你很好,但其实她有别的目的也说不定呢?她可是这一片出了名的社会大姐大呢?”

“诶呀姐姐她不是这样的人,也不是什么社会姐,她对我真的很好的。你看我书桌上的笔记,都是她送给我的,笔记记得这么细心,肯定是个好学生……”

苏清暗中叹气,苏沫啊苏沫!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你不清醒,我就让你清醒!

苏清把自己和学妹的聊天记录拿给苏沫看,苏沫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只是人们的误解如何如何。

这时候苏沫的手机响了,刘姐打来的电话,约她出去玩,刘姐解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只是意外,而且被苏沫的姐姐误解了,还说要让苏沫带上她姐姐一起来之类的,苏沫很爽快地答应了。

当然苏沫没有看到她姐姐在她背后的那张恨铁不成钢的脸。

苏清压着怒火吧苏沫一把搂了过来然后按在了床上,一面冷冷的说:“我跟你说了半天都白说了是吧?真当那个姓刘的是三好学生啊?你还没傻够是不是?别这么容易就把自己的信任交出去,也别挑战我的底线,你明白吗?”

苏沫一时间不知所措,她第一次看到姐姐这么凶她,她不由得顶了两句嘴,这一下引爆了苏清的怒火。这种怒火之下还有深深地无奈,是那种愧对父母的无奈,自己无可奈何的无奈,还有绝望的情绪在里面。

但毕竟自己是她的亲姐姐,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堕入深渊。

“我再问你一遍,你去还是不去?”

苏清的脸色阴沈的可怕。

苏沫却不合时宜的鼓起勇气:“当然要去!”

苏清也不抱什么幻想了,言语已经无法矫治苏沫,那就只能试试另一条路了。

“行吧,苏沫,这是你自找的,”苏清顿了顿,组织一下语言,也坚定一下决心:“我不指望你能想明白了,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却还是要装糊涂是么?”

苏清有些拿不定主意,但还是咬着牙把这句话吐了出来:“你长这么大没人揍过你,你就觉得没有人敢揍你是吧?那好,我今天非让你长长记性不可。”

苏清起身,往卧室外走去,给苏沫留下一句话:“在我进来之前,你最好在床沿上给我趴好。”这句话里透露出不动声色的愠怒让苏沫知道自己的姐姐要动真格的了,她一时间不知所措,突然她灵光一闪,快速的从柜子里拿出衣服穿上,想要跑出家门来逃避这一顿打,当她着急忙慌地走到卧室门口时,苏清拎着一根女士皮带楞在了原地,但随即脸色阴沈起来,白皙的脸庞因为血压的飙升而变得红扑扑的,苏清浑身上下除了眼神是冷的,别的地方都热的可怕。

苏清比苏沫高一头,所以当苏清缓缓走来的时候,苏沫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苏清走入卧室,关上卧室门,这一个动作直接把苏沫的无助感引爆了。

“我说过了,我要你在我进来之前在床沿上趴好?”

“可是姐姐……”

“你不仅没有趴好,还想跑是吗?我说的话在你这都是放屁是吗?”

苏沫的大脑一片空白。

苏清缓缓走来,把楞在原地的苏沫搂到床上,然后把沫沫翻了个面,让她上半身趴在床上,膝盖跪在地板上,苏沫的屁股撅的很高。这样一来,一个完美的打屁股姿势就摆好了。

苏沫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想要挣扎起身,却被苏清一把摁住了腰,另一只手扯下了苏沫的裤子。

苏沫挣扎几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姐姐的手像钳子一样把自己死死的固定在床上,绝望的沫沫只能求饶,苏清却冷冷的说:“早干嘛去了,嗯?还没打就知道求饶,以为你多硬气呢。我告诉你苏沫,给我听好了,从小到大我没动过你一根头发,但是不代表我会一味地纵容你。我打你这一次,是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后一次,怕疼就给我乖一点,明白了?”

苏沫没有说话。

啪!一记带着淩厉破空声的抽打如声而至,疼地苏沫弓起了腰,

“啊!姐姐好疼!”

“明白了就说明白了,不明白就说不明白。”

苏清强作平静的说了一句,啪!又是一下。

“到底明白了没有!明白了说话!”

“啊……明白了,好疼啊姐姐……”

“疼?现在知道疼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才十六岁,要是被他们糟蹋了,你这辈子打算怎么过啊!”

啪!又是一记重鞭,苏沫的屁股上已经肿起了三道肉棱,白嫩的屁股也变得粉红。

苏沫的防线被皮带彻底击垮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腰肢,小腿和脚丫也在不停的扑腾着,希望能稀释掉一些痛苦。

苏清知道多说无益,疼痛会让她明白的。

于是更多的鞭笞如雨点般落下,苏清没有打人屁股的经验,只能抡圆了胳膊一顿乱打。苏沫疼的涕泪横流,床单也在挣扎之下拧巴成了一团。

“姐姐别打了,啊!姐姐!啊啊!好疼啊……”

嗖——啪!这一下鞭打打偏在了苏沫的股沟里,苏沫疼的一个激灵,竟然从苏清的手底下挣脱了,然后迅速缩到墙角成一团,用手捂着屁股。

“好姐姐,我错了……别打了,真的好疼……”

苏清本来即将平息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但也只是冷冷的说:“回来,趴床沿上。”

“不要不要!我不要姐姐再打了……”

“打不打你说了不算,别做无用的挣扎了,给我过来!趴好!”

苏清的语气之严厉是她自己也没想到的,可苏沫被这一凶直接凶怕了,颤抖着趴了回去,开始把头捂在床上抽泣。

皮带如约而至,啪啪作响,每次都会引起苏沫的一串呻吟和尖叫,但是她不敢躲,也没有力气去挡,更别奢谈逃跑了,浑身的冷汗显露出苏沫透支了的体力,只能绝望的等着下一记皮带的到来。

苏清也留下了两行泪,这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啊,现在却被自己打的这么惨。苏沫的整个屁股已经变成紫红色,个别地方已经淤青,一条条肿起的肉棱和硬块透露出惩戒者的凶狠和责罚带来的痛苦。苏沫跪在地板上的膝盖也变得红肿,白嫩的小脚丫因为乱蹭破了皮。这时的苏沫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蜷缩在床边,无助的喘息着。其实苏清特别想停手然后把苏沫搂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她希望妹妹不要记恨自己,不要觉得自己当姐姐的蛮横不讲理,更不要对姐姐绝望。但是理智告诉她,这几下责打根本不足以让苏沫认识到错误,哪怕硬着头皮也要打到她认识到错误为止。

稍稍的停顿让苏沫以为姐姐心软了,想要转过身去跪在姐姐面前搂住姐姐的腿,但是苏清随机凶了回去:“谁让你乱动的?趴回去!”

苏沫彻底绝望了……

皮带再次挥舞了起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臀峰上,苏沫的每一根汗毛都在紧绷着,剧烈的疼痛混杂着冲击带来的臀浪,让她没有时间思考别的事情。往往是上一次的疼痛还没有消散,下一次的皮带就吻上了臀尖。疼痛和羞耻感夹杂着,一下又一下地侵蚀着苏沫的理智。

…………

好疼啊……

姐姐真的是心疼自己才做这些的吗?

……

她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吗?是那个见不得自己有一点点委屈的好姐姐吗?

如果是的话,她怎么会这样无情?

她怎么会这样无情?

怎么会?

啊……好疼,姐姐,我真的好疼……

真的好绝望,好疼啊,又来了一下,这一下打在了哪里呢……左边吗?还是右边?

好绝望

好绝望

姐姐……

姐姐……你能原谅我吗……我不该……

啊!还是很疼……

我不该去喝酒,不该去找刘姐……

姐姐,我让你失望了。

姐姐,你还要我吗,打完我不会不要我了吧……

只要姐姐还愿意要我,再怎么打也无所谓了。

我不会再挣扎了,任由姐姐打我吧……

好疼……好疼……怎么耳鸣了?打在耳朵上了吗?眼睛……周围好亮眼……我记得卧室不是阳面啊……

疼痛带来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让苏沫有些意识模糊

啊……已经不疼了……

姐姐,别不要我……

啊……还是好疼

姐姐,带我走吧,去你的城市,你想怎么打我都无所谓的……

别不要我……

我是姐姐的……别不要我……

苏清停手了,苏沫早已一动不动,剧烈的喘息告诉苏清,苏沫还有意识。

苏清看着苏沫疮痍的屁股,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流着泪默默地忏悔着。

苏沫回覆了一点力气,头一次看到哭的梨花带雨的姐姐,不禁心疼,

“姐姐……别……别哭啊……你看,是我不好,我不该喝酒不该乱跑……是……我,是我不听话啊姐姐,不是姐姐的错啊……要哭的话,也是我来哭吧……”

苏清再也忍不住了,她把苏沫抱上床,疼的苏沫龇牙咧嘴。用自己冰凉的手揉搓着苏沫的屁股。整个屁股已经变成青紫色,由于苏清的手法不专业,大腿和脊背上也挨了不少,整个后身惨不忍睹。苏清告诉苏沫忍着点,随后脱下了她的全部衣服,触目惊心的肿痕让苏清意识到了自己盛怒之下是多么的没有分寸,而受害者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苏清不敢奢求妹妹的原谅,只是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一面拿来冰袋冷毛巾和云南白药,给苏沫简单的处理着,苏沫只是喊疼,苏清则是心如刀绞。

中午的时候苏清为苏沫煮了饭,苏沫也只是简单的吃了两口,苏沫一直什么也不说,浑身的冷汗告诉苏清,苏沫正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晚上,苏沫终于肯开口了,虚弱的声音简直让苏清泪崩。

“姐姐,我不怪你,你是为了我好,即便姐姐打重了,也是我让姐姐生气了才会这样,是我不好……只要姐姐愿意原谅我……没关系的姐姐,你别哭了……”

苏沫的懂事和原谅让苏清更加自责,她只好抱紧自己的妹妹,毫不吝啬地给予苏沫疼爱和安全感。

“沫沫,这几天,姐姐不走了,我就在你身边照顾你,好不好?”

“嗯……”

“好宝贝,不疼了啊,不疼了。”苏清只能说着安慰的话,一边用手为苏沫缓解伤势,

“姐姐……你不会对我失望了吧……”

这一句让苏清怔住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没有没有,打完就翻篇,姐姐错了之类的话。

她能理解妹妹的无助,她生在缺乏爱的家庭里,在她上初中那年,忙的不可开交的父母终于被调到了国外工作,然后就由自己一直照顾着妹妹。如果自己不要妹妹了,沫沫一定会真的绝望了吧……也是怪自己太过分了。

在确认了姐姐还喜欢自己之后,沫沫马上恢覆了活泼的天性,没羞没臊的要搂着姐姐睡午觉,因为屁股的剧痛,不能平躺也不能侧躺,索性要求把苏清垫在下面,自己则趴在姐姐身上,苏清爽快的答应了,任由沫沫贪婪的汲取来自姐姐的疼爱和包容。

苏清突然把嘴唇伸向沫沫的耳朵,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给沫沫一个激灵。苏清就知道沫沫最受不了这个。沫沫也不甘示弱,趴下身去咬住姐姐的锁骨,这一咬直接戳爆了姐姐的痒痒肉,苏清弓起腰几乎把沫沫顶下去,反手给了沫沫屁股不轻不重的一巴掌,没想到换来了沫沫的一声尖叫:

“啊——姐姐你真讨厌。”

“嫌我讨厌你倒是下来啊。”

“不要不要,最喜欢姐姐了,姐姐最温柔了。”

“诶我说你这小丫头,上一秒姐姐好讨厌,下一秒最喜欢姐姐了,你这川剧变脸在哪学的啊?”

“姐姐刚才打我的时候还好严厉,现在又这么温柔体贴,当然是跟姐姐学的了。”

“嘿,你这小孩还贫嘴。”苏沫的屁股又挨了轻轻一下,沫沫的小眼神马上委屈了起来。

苏清看着妹妹委屈的小眼神,觉得十分可爱甚至还有点想笑,只得哄着她说:“诶呀好啦,是姐姐不好,下次不打你了啊,你乖乖的。”

“那姐姐还会我带我走吗?”这次沫沫的眼神变成了祈求和期待。

“当然啦,我说话是算数的。”

沫沫突然死死的抱住了苏清,把头埋在苏清的胸口里,嗯嗯嗯地点着头。

“话说姐姐以后真的不打我了吗?”

“你乖乖的我就不打你。”

沫沫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失望,很快就被苏清察觉到了。

“怎么,你这小崽子没挨够啊,要不再来一顿?”说着苏清拿起了放在床头的皮带。

“不要不要——”沫沫几乎是喊了出来。

“不想挨揍就给我乖乖的哦,别和你那些狐朋狗友联系了,听见没?”

“嗯”

沫沫又被拍了一巴掌。

“诶呀!姐姐你干嘛?”

“听见了就说听见了,别嗯嗯嗯的。”

“诶呦你好麻烦呀姐姐,好啦好啦我听见啦。”

沫沫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念叨着:

“姐姐,我还是希望你以后能时不时惩罚我一下的……诶呀我怎么说出来了……”苏沫唰的一下把脸埋回了姐姐的胸口。

苏清楞住了一下

“好啊,你是想说,你犯错了然后请我惩罚你是吗?”

苏沫的脸红到了耳根子:“嗯嗯”

“我刚才说什么?”

“诶不是不是……我……诶呦!”

“这算不算犯错,嗯?”

“嗯……”

“你这丫头还给我在这嗯嗯嗯!”

“诶呀不要,额,不是,我没有,我只是……”

看着苏沫语无伦次害羞的样子,苏清感觉自己的妹妹真的好可爱,当姐姐的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睡吧小丫头,不罚你了,等你到我那边,我给你订家规,犯了错就要罚的那种,可以吗?”

“可以……”

“这次不嗯嗯嗯啦?”

“我哪敢……”

“还是很疼吗?”

“有点……”

“来来来我给你揉……不是,你害羞什么呀……”

“呜呜太羞耻了……”

“刚才给你揉你都不害羞,昨天夜里光着身子抱着我睡了一宿你还不害羞,现在怎么害羞了。”

“诶呀姐姐你别说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行吧行吧,你快睡吧,姐姐陪你……”

…………

“晚饭做好喽!是糖醋鱼诶,沫沫最爱吃的菜。来,张嘴,我喂你吃啊。”

“好——”苏沫张大了嘴。

1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