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毕业生 上》的后记
本文为《毕业生 下》的前传

华天酒店三楼的走廊里,穿梭着喝得酩酊大醉赶往卫生间方便的客人,而女卫生间前面却排起了队,很多女士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里面的人出来,但循环依然很慢,因为有个女人已经占用了至少二十分钟。

有些女人等不及就去其他楼层解决了,还有不明真相的人继续等待。看到此情此景,刚从男卫生间出来的两个男人开始插科打诨。其中一个喝得满面通红的五十多岁的男人嬉笑着对另一个男人说:“老孙,你这通双截棍耍得倒是真不错,可把韩洁那娘们儿害苦了啊!你瞧瞧,这都在里面蹲了小二十分钟了,还不出来?难道你把她屁股揍得拉不出屎了?那可坏了菜了!”

“怎么可能?她又不是第一次,一年多以前,因为指标没达成,公司决定处罚她重打三百大板,这娘们儿相当爽快地答应了。在训诫室里,我亲自监督的,两个保安部的大小伙子,体格跟我差不多,船桨一样的板子在这娘们儿两个屁股蛋子上交替揍了三百下,屁股都差点打开花了,惨叫得都不是人动静,事情过去之后不还是继续做她的副部长,也没看她有什么举动。这种女人离不开这份工作的,别看她表面装得很清高,其实骨子里非常物质,这份工作对她而言不仅仅是工资收入,更重要的是社会地位和交际圈子,那可是央企的实权中层干部,谁占了这个位置想轻易放弃啊!”

“怪不得啊,原来孙总心里有谱,那就好,大家玩得尽兴比什么都重要!”

“这才哪到哪啊?一会儿去KTV的时候再给你们玩点花样!”

“好啊,我们拭目以待,看孙总尽情发挥!”

当韩洁步履蹒跚地走出卫生间,补过妆的脸上依然光彩照人,无论是路过的客人还是酒店的服务员,都对端庄大方的美女行注目礼。但他们发现美女的表情非常不自然,唯有韩洁自己知道,每走一步,臀部剧烈的疼痛都会让她的额角渗出汗来。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这样一位体面的中年美熟女,居然在方才和下午,被人用木板和双截棍在赤。裸的臀部狠狠地击打了200下,套裙包裹下的丰满玉臀已经完成了一次彻底的颜色变化。

然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等待她的还有更大的屈辱与苦痛,这一点韩洁最清楚不过。她现在唯一要做的,或者是说想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快地向自己的下级,刚刚大学毕业一年的林洛解释:已经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应该习以为常,并且要保持冷静和独立的判断。

回到雅颂居房间,一众男士已经酒酣耳热,唯有林洛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韩洁忍着臀部的疼痛,来到林洛身边,俯下身子轻声问:“还好吗?”

林洛并未注意韩洁已经回来,闭上眼睛倚靠在座椅上思考着,甚至没有听见韩洁的问话,直到韩洁又问了一遍,香奈儿香水的氤氲飘到林洛的鼻子里,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的美女上司正俯下身子关切地看着自己,方才扎起的马尾已经松开,波浪状的长发柔顺地垂在肩上,被泪水和汗水打湿的美丽面庞又重新打理得光洁紧致,还是那个成熟、端庄、热情、体贴的美女部长,林洛赶紧说:“没事的,我没喝多少。”

“你已经表现很好了,以前没见你喝这么多的。”韩洁说道。

“是啊,见到总部领导挺激动的。”林洛见韩洁弯腰很吃力,就站起身来,头马上感到一阵眩晕。

“看你的样子也挺激动的。”韩洁若有所指地问。

林洛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这个场合怎么能用激动这个词呢?尤其是韩洁刚刚被总部领导打了光屁股,自己毕竟是男人,看到这个场景又说激动,岂能不引发韩部长的联想。

“不,我是有点超水平发挥。”林洛红着脸回答道。

韩洁察觉到林洛的尴尬,抿嘴苦笑了一下,“你没事就好,觉得难受就去卫生间,大家应该喝得差不多了。”

“好的,我这就去。”

林洛离开房间后开始有节奏地深呼吸,他感觉整个雅颂居的空气都是污浊的,每个人的脸孔都是狰狞的,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压抑和克制情绪,要自己相信这就是客观真实存在的社会,但是内心深处那种无法克制的刺痛还是让他难以承受,他想大声疾呼,他想放浪形骸,他想远离这个光怪陆离的酒店。就在他想逃离的思想达到顶点时,感觉有人在他肩头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居然是王森。

“抽烟吗?”

一向不吸烟的林洛此时却不由自主地从王森手中接过一支中华烟,王森给林洛点着,又给自己点上,两位同窗在走廊里开始聊天。

能够在喝完酒后和大学同学平等地站着边抽烟,边聊天,林洛此时才感觉自己像个男人。

“看得出你还是挺在乎那女人的。”浑身酒气的王森说这话的时候非常冷静。

“女人?哪个女人?”

“别跟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我只在乎我的工作。”

“口不对心啊,兄弟,不过也正常,你这样的人,女人见得太少,玩得也太少,也难怪,毕业刚刚一年,经历的还是太少了。”

“你好像经历很多啊?”

“至少比你多多了,像你这种人,天天宅在办公室里等领导分配任务,对着电脑一坐一整天,能经历什么?”

“我是在通过工作表现自己的能力。”

“能力?在国企里,搞定上级的需要就是能力。”

“上级要求业绩,我努力创造业绩。”

“上级不仅仅要求业绩,还有其他需要。”

“其他需要?”

“当然了,人都有多面性,在公司里扮演领导和职员的角色,在家里扮演着父母子女的角色,角色的多元化也导致了需求的多元化,国企的销售压力没有那么大,给各大区定的销售指标也是上级一句话的事情,关系不到位,看你不顺眼,就多定点指标,让你完不成,关系到位了,就给你定一个很好完成的指标。所以各个大区的人都不得不讨好总部。满足总部领导的各种需求。”

“各种需求?”

“当然了,有的喜欢钱,有的喜欢摄影、有的喜欢收藏,有的好色,还有的比较特殊,比如那个孙总,他的特殊嗜好就是SP,就喜欢打女人的屁股,但由于身份的原因,也不好参加社会上的同好俱乐部,只能假公济私一下,凡是和公司签订体罚协议的女员工,有违反公司规定的,不愿意辞职,就得被打屁股处罚,凡是他看上眼的女人,要么亲自执行,要么亲自监督。”

“这位孙总到底什么背景?为何要讨好他?”

“他本身没什么能力,但是身份特殊啊,是开国元勋的后代,和很多实权人物都能说上话的,公司里连董事长都不敢得罪他,放到公司里做纪检书记,其实就是个闲职,他平时根本不上班,无聊的时候来到单位坐一坐,或者是发现数据库里有申请体罚处罚的员工,要是女的,他能看上眼的,就去过把瘾。渐渐地公司里不少人都知道他有这个爱好,干脆就投其所好,比如你们的韩部长就是其中之一。”

“韩部长没必要这样啊?她家里条件相当好的。”

“你看着好,人家或许还想更好,这里面关系非常复杂的,你就是在一边多看,少说话,人家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一根烟的功夫,似乎让林洛基本理清了事情的脉络,心中的疑云稍微散去一些。

“走吧,我们回去吧,估计他们喝得差不多了,一会儿还要去歌厅唱歌去呢。”

二人回到雅颂居,王森见喝得差不多了,对庄城斌说,“我要去结账了,你看看发票名头开谁的好?”

“哪能让总部领导结账呢?小洛,你去结账!记华东大区账上!大伙儿今晚谁也别走啊,一起去歌厅去!”

众人离开了华天酒店,一齐驱车前往歌厅,继续今夜的狂欢,林洛还是和王森、韩洁坐在来时的那部车上,林洛主动让韩洁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因为这样他可以避开车内后视镜里韩洁那苦楚的表情,他能想象到韩洁被打过200板子的臀部坐在座椅上会是怎样的一种折磨。

但是在车厢里不说话又显得十分尴尬,王森在努力地调节气氛,说着网上流传的各种段子,韩洁和林洛也在随声附和地笑着。

皇冠轿车在京城的立交桥上飞驰着,玻璃幕墙和金属打造的各种后现代主义风格建筑被通体亮化后,让京城的夜晚变得流光溢彩。林洛由衷地感叹:“北京的夜晚真美!”

心情稍微放松一下后,林洛主动问司机:“师傅,我们去哪唱啊?

“天上人间。”

传说中的天上人间无非是东三环长城饭店旁边的一处娱乐场所,外表普通,里面的陈设还算豪华。然而此处引人注目的并非是其奢侈的装潢和消费档次,而是那些被传得神乎其神、美若天仙的陪侍小姐。

一行人等被安排进了204包房,服务生见客人当中有女士,就礼貌地问王森:“先生需要什么服务?”

王森拿出VIP卡,表示想把所有小姐的名单都调出来供客人挑选,服务生按吩咐照办。

不一会儿,王森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里面是一串动态密码,王森于是在包房的电脑里进入了天上人间的VIP服务数据库。

林洛是第一次来到天上人间,虽说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听说这里有各式各样的销魂服务,但至少从进来的感觉看,并没有其他娱乐场所那么喧闹,甚至还略显冷清。

王森在电脑里找来找去,似乎找不到自己想要找的人,于是出去呼唤服务生。此时包房里经摆满了啤酒和零食,喝得醉醺醺的许司铎对冯子路和孙忠群说:“今天差不多就得了,唱一个小时。把你们最拿手的唱过就回家怎么样?”

“那怎么成?华东大区的同志好不容易来北京一趟,不得唱得尽兴才行?”孙忠群说道。

“那好!我就先告个假,一小时之后我就回去了,家里还有事情。”许司铎说道。

“你愿意走就走嘛,我们还要继续联谊呢?对不对啊?韩部长?”孙忠群看了一眼在一旁站着的韩洁,她是204包房里唯一站着的人。

“是啊,孙总,我们来到北京总部,当然需要多跟总部领导交流了。”韩洁说道。

其实她内心迫切渴望离开这里,回到宾馆趴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臀部的剧痛愈演愈烈,让她的额头不停地冒汗,好在包间的空调比较凉爽,让她内心的燥热稍微平复一些。

见王森出去了,林洛于是来到电脑前,想给几位领导挑选一下曲目,这点察言观色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可是映入他眼帘的内容却让他大惊失色!

王森离开时没有关掉天上人间小姐的数据库界面,林洛可以看见里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各种陪侍小姐的照片和身高、身份信息。用鼠标轻轻点击翻页,可以发现其中不乏空姐、主持人、演员、教师、职场白领、女研究生等体面人士。

“看来那句话说得是正确的:女人的外表是世界上最具欺骗性的东西!”

林洛给几位领导选了几首歌,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唱。反正他们都在聊天,先准备着总是没错的。

不一会儿王森从外面回来了,来到孙忠群身边说:“不好意思啊孙总,和天上人间公关部的联系了,陈思思前天就飞去香港演出去了,李思思刚下完节目,您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告诉她不用卸妆,一会儿就过来。”

林洛听到王森说的话,觉得简直不可思议,陈思思,著名歌唱家,李思思,北大才女,著名主持人,还能在这里兼职?

“算啦!不花那钱了,多贵啊,现在经济形势也不好,没必要搞那些排场,再说这些人也都是中看不中用,什么也做不了,陪你吃个饭就花那么多钱,不划算。不要不要啦!”

“孙总您何必为我们省钱啊!”庄城斌在一旁说,“您只要喜欢,花多少钱我们华东大区都能拿得出来!”

“老庄,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咱们也不能花那冤枉钱不是?陈思思、李思思那种眼睛长在脑袋顶上的人,咱们花了钱,人家未必看得起咱们?自讨没趣的事情咱老孙可不干。这样吧,小王,你帮我问问,阜成路中学高三年级组的徐敏老师,还有创新能源的副总裁秦丽能过来捧场不?这两位我都帮过忙?徐敏原来家在河北,后来我把她调来北京,解决了户口和工作,一直说要感谢我,秦丽的老家在东北,在北京打拼多年,我帮她的公司成为我们公司的长期合作伙伴和优秀供应商,也说要感谢我。我说你们还感谢我什么呀?我老孙缺什么啊?缺钱吗?这天下都是我老子打下来的,我还要钱干嘛?缺女人吗?我不敢多说,十几岁的女学生上赶着找我的有的是。所以嘛,我老孙帮忙不求回报的,等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别装不认识我就可以了。”

“好的孙总,我去问问这两位能不能来!”王森转身再度离开。

林洛已经为众人点好了歌。冯子路首先唱了一首《思念》,犹如鬼哭狼嚎一般,林洛皱着眉头忍受着折磨。许司铎和孙忠群还都一个劲儿地鼓掌叫好,不知道长得是什么耳朵。接下来庄成斌唱了一首《北京一夜》,高音部分上不去,跟要断了气的牛一样,林洛差点没笑出声来。随后是韩洁献上一首《好日子》,歌唱得倒是不错,可是林洛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今天对于被打了二百多下屁股板子的韩洁而言,会是好日子?

等王森回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唱了差不多十几首歌,其中许司铎因为要先走,所以理所应当地成为麦霸,把他能会的儿歌和老歌几乎都点了,在KTV五彩灯光的渲染之下,每个人的脸孔都变得扭曲,配上许总声嘶力竭的吼唱,这哪里是天上人间啊,简直就像人间地狱!

“孙总,搞定了!”王森对孙忠群说道。

“好!小伙子办事得力!她们何时能到?”

“打电话时徐敏还没下班,高三课程比较紧,正看着学生们自习呢,听说您有吩咐,提前就打车赶过来,现在在路上呢。秦总刚在梅地亚酒店参加完一个招待酒会,听说您有事,穿着礼服就让司机开车往长城饭店赶路呢。我估计她们应该在10分钟以内到达。”

“很好,那我寄存在天上人间的工具还在吗?”

“我已经帮您联系好了,一会儿会有专门的VIP客服给您送到房间里,请您放心!”

孙总拍了拍王森的肩膀,点头表示赞许。

因为声音嘈杂,林洛并未听清他们说什么,只是觉得这KTV里的气氛太压抑了,见王森已经回来,就以上卫生间为由,让王森接替自己给领导们点歌服务。

来到走廊里,林洛才发现天上人间里的客人还真的不多,很多房间的门都是紧锁的,甚至还不如一个县级市的KTV热闹,不过这里服务人员的素质可是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而提供的服务估计也会让外界震惊吧。

出了卫生间,林洛往包房里走,路过电梯口的时候,正好赶上电梯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三十多岁的美貌女士,看到林洛便打听道:“您好!请问204往哪个方向走?”

“哦,我就在204房间啊,跟我来吧。”说话的同时,林洛发现站着自己面前的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人,大约170cm左右的身高,操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乌黑的发髻高挽,一身整齐的黑色职业套装,面容清秀,气质高雅。

能在内心煎熬的情况下,看到这样一位美女,林洛仿佛于荒漠之中发现甘泉一般,不禁感到心旷神怡。美女笑了笑跟着林洛一起来到了204房间。

房间里,许司铎还在放声高唱《五月的鲜花》,这是他的收尾之作,唱完就准备告别了,看到有新人进屋,他马上停了下来,发现跟着林洛进来的是一位漂亮女士。

王森赶紧上前说道:“徐老师啊,您可算来了,孙总等您等的都不耐烦了,您瞅瞅,这许总都要走了。”

“徐敏老师好!”孙忠群马上站起来,调皮地打了个立正。

徐敏看到孙忠群这个样子,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孙总啊,您能不能不开玩笑啊,快给我介绍一下这里的贵宾都是谁啊?”

“这位是市场部总经理许司铎先生,这位是副总经理冯子路先生,这位是华东大区的庄城斌部长,这位美女是华东大区的韩洁部长,这小伙子是王森,徐老师认识的,还有这位年轻人,也是华东大区的。”

“能一下见到这么多朋友,真开心啊!”成熟干练的徐敏与众人一一握手。

“徐敏老师是阜成路中学的教学骨干,重点大学升学率年年在全区明列前茅。原来在河北的时候就是优秀教师,来到北京以后更加优秀!”

“孙总过奖了,要不是孙总帮忙,我还不是得窝在河北那个小城市的重点中学里教书,哪有机会来到京城接触这么多杰出人士啊!”

“所以你得感谢孙总啊,徐老师。”王森在一旁坏笑着说道。

“那当然啦,孙总就是我的大恩人,他叫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啦!”徐敏笑道。

“那我要打你的屁股呢?”孙忠群突然话锋一转,眼神中放出两道奇异的光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