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上次被打屁股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
本文为《毕业生 中》的前传

如果说韩洁不是美女,或许有些极端自恋的奇葩会这样认为。如果说韩洁没有熟女气质,任何人都不会认可。

没错,韩洁今年33岁了。对于许多女人而言,到了这个年龄风华早已不在。但是韩洁不然,她身边的人,无论领导、同事、亲戚、朋友,甚至是事业上的竞争对手,都会以各种形式不带恭维地承认:33岁的韩洁依然是一位标准的美熟女。鹅蛋型的脸庞,白皙紧致的肌肤,姣好的五官,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优雅的身姿,168cm的身高,丰满的体态,高雅的气质,不俗的谈吐,得体大方的打扮,让所有和她交往的人都感到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林洛也不例外,作为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23岁的他对一切事物都充满新鲜感。内向而略带倔强的性格也让他在工作中有种不服输的劲头。成为韩洁的下属,林洛除了感到自己那份担当与责任之外,还多了几分荣耀,和同期进入公司的大学毕业生相比,能够在美女部长的带领下工作,自然干劲要比别人足得多。

别看林洛平时不苟言笑,到办公室就坐在电脑前废寝忘食地工作,让人感觉难以亲近。韩洁对他却热情有加,工作生活处处关照,为他介绍女朋友,帮他租房子,业余时间经常带他参加各种外事活动,林洛的性格也渐渐变得开朗起来。这让林洛对韩洁除了仰慕之外,还多了一份发自内心的尊敬。

当然,如果把这种尊敬理解为初入职场的男生对美女前辈的好感或者暗恋,那真是对林洛的误读,自诩清高的他虽然出身于一个三线城市的普通教师家庭,但在感情生活上却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他绝不会轻易对任何人打开感情的闸门。只是期望能够继续在与韩洁的共事过程中享受那份难以名状的期许和愉悦,然而这一切期望都被一次北京之行无情地打碎了,而且是被打得稀碎。

一天下午,林洛正在公司的机要室整理文件,突然接到韩洁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第二天要一起去北京总部汇报工作,机票已经订好,请准备一下汇报材料。这种突如其来的出差对于这家能源进出口公司的员工来说可谓是家常便饭。林洛赶紧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将华东大区上半年的工作情况和各项销售数据进行汇总,连夜加班加点赶出一份汇报材料,第二天一早,就和部长庄城斌、副部长韩洁一行三人乘飞机直抵北京。

初秋的京城,红叶满街,空气中弥散着丝丝凉意,三人下了飞机就乘出租车赶赴总部,酒店就定在公司总部大楼附近,待把行李在酒店存放妥当后,几人在一楼的快餐店草草地吃了午饭,随后马不停蹄地直奔位于总部二十八楼的会议室。

下了飞机后,林洛就不由自主地感到紧张,毕竟是要和总部的人打交道,他深知:在等级森严的中国社会,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职场,上级的权威意味着命令与服从,意味着比客户更加难缠的刁难,意味着言谈举止稍有不慎就会得罪人,意味着可能莫名其妙的失业。果然,总部的直线经理许司铎在会议室里大发雷霆,对华东大区的工作业绩非常不满,部长庄城斌只能坐在对面不住地点头,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人觉得既可怜又可笑,再看身边的韩洁,上身坐得笔直,专注地听着许司铎歇斯底里的发作,很显然是有了心理准备。

“你们这些数字纯粹是造假,实际销售金额能有9亿美元?简直是笑话!全国就属你们华东大区能造假!”许司铎指着小洛写的报告说道。

小洛知道回去后肯定会被庄狠批一通。同在一个部门共事,他深知庄城斌是一个城府颇深的老东西,在公司纵横捭阖三十几年,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以前曾遇到过无数次凶险,都能化险为夷,如今已经接近退休。韩洁则是竞聘成为副部长后分配到这个部门,尽管性格迥异,两人工作上却配合得很好,私交也不错。

“许总批评得对,这个问题是我们华东大区的问题,回去我一定抓住责任人。”庄城斌回应道。

“责任人当然要抓,但是首先要追究领导责任,分管统计数据的是哪位?”

“是我,许经理。”韩洁坦然地回答道。

“你是怎么抓的这项工作,报上来的数据水分这么大!”

“我们当时也进行了核对,主要是公司内部发生了一起案件,导致数据不能反映客观真实情况。”

“借口!纯粹是借口!别的地方怎么没有这些情况?”

“…………”

争论最终毫无悬念地以韩洁的妥协收场,小洛感觉韩洁说了一句什么“负荆请罪”之类的话,许经理则来了一句按“老规矩办吧”,接着就转移到别的话题了。

在小洛看来,许经理这种官僚主义者绝对不会让下级轻松过关的,汇报材料是自己写的,但数据是根据各个销售网点上报的情况来汇总的,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文字处理方面的责任,可是谁知道人家会不会拿自己当替罪羊?内心开始纠结的小洛,甚至没有注意到会议室里还有自己的大学同学王森,他更没有料想到的是,自己的自尊即将被学习成绩比自己差很多,却靠关系进了公司总部的王森践踏得碎了一地。

散会后,小洛才发现王森也跟着出了会议室,在那种紧张的环境下,他甚至没有和王森寒暄。两人的关系表面上还可以,但是内心深处却是互相鄙视的。本以为离开难捱的会议室就能轻松下来,谁知王森的一句“韩部长,你先去准备一下吧!”在林洛的心中荡起一丝涟漪。

庄城斌扭头看了一眼韩洁,韩洁无奈地点了点头,苦笑了一下。

接下来,许经理去了十一楼继续开下一个会议,庄城斌和公司总部的冯经理一起出去谈事情,楼道里只剩下王森、韩洁和林洛。韩洁见王森伸手示意,转身直奔办公大楼的电梯间走去,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挺拔丰满而又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高雅的灰色套装的映衬下显得魅力无限。小洛抱着材料紧随其后,王森则一脸奸笑地跟在一旁。三人进了电梯直奔地下二层,在电梯里,韩洁对着轿厢里面的镜子整理了一下发髻。

王森却说:“里面有镜子,您不是第一次去3号吧?”

“哦,我知道的。”韩洁点头道。

在一旁的林洛却发现美女丰腴的脸庞泛起一丝红云。

三人在地下二层下了电梯,小洛发现这里的格局和地上完全不同,每个房间都用号码进行编排,而且可以清晰地看到门上的密码锁。

“王森带韩洁部长来这里做什么事?”林洛满腹狐疑跟着韩洁和王森来到3号房间门口。

韩洁回身对王森说,“请帮我刷一下门禁,我去里面准备一下。”

王森拿出一张磁卡在门禁上刷了一下,只听“叮咚”一声响,韩洁知道门开了,于是对林洛说:“小洛,这里的事由我处理,你拿着文件去找庄部长,看看总部领导还有什么新的指示?”

“好的,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再见韩部长!”

林洛并不习惯于这样称呼韩洁,虽然比自己大10岁之多,那差不多是一代人,他觉得这样称呼还是显得很生疏,在分公司里,没有外人的情形下,小洛习惯直呼韩姐,韩洁也很自然地接受小洛这样亲近的称呼。

虽说路不同不相为谋,一起在电梯间等待的时候,林洛还是强颜欢笑地和王森寒暄着。

“在北京怎么样啊?”

“马马虎虎吧。”

“收入怎么样啊?买房子压力很大吧?”

“那当然了,月工资5300,北京的房价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啊,买不起房子,怎么找女朋友啊?”

“那倒不一定,得看找什么样的女人,想找女明星可能困难些,但是在总部工作,女人还是不缺的。”

林洛听王森说话有点不痛快,以为他在吹牛,于是跟着说道:“北京本地女孩儿多吗?”

“有的是,给我介绍的我都不看。”

林洛见王森这么拽,索性就不继续和他聊了,正好电梯也到了。两人一起进入电梯,王森按了17楼,林洛拿出手机给庄城斌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小洛问:“韩洁部长让我找您,看看有什么安排没有?”

“韩洁呢?”电话那边传来庄的声音。

“她去地下二层了。”小洛回答道

“去的几号房间?”

“恩,好像是3号”。

“哦—,那你就先不用过来了,我这边陪冯经理呢。”

“好的!” 随后庄城斌挂断了电话。林洛一下无处可去,跟着王森也到了17楼。

“你来我办公室坐一坐还是?”王森问。

“不打扰总部领导工作了,我去会议室歇会儿就行。”

“好吧,一会儿有事我叫你。”

林洛一个人在会议室里等待着,一想到王森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心里就憋气,怪不得同事出差都不愿意来北京总部,就冲总部人这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就让内心清高的小洛受不了,王森这个小人得志的家伙,还不缺女人?一个外地人,每月5300元的收入,还想找北京本地女孩儿?做梦去吧!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王森来到会议室大声叫道:“走,干活去!”林洛心里更不痛快了。他想虽然我是分公司的人,可是你也不是我的领导,凭什么指使我帮你干活?但是碍于情势,林洛还是礼貌地说:“什么活?要多长时间?我还要等韩部长的安排呢。”

哪知道王森竟然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林洛,问:“哪个韩部长?韩洁吗?”

“是啊。”

只见王森冷笑了一下道:“还听韩部长安排,等会儿看看她怎么被安排吧!别磨蹭,赶紧跟我走!”

林洛脑子里画着问号,不知道王森说的“被安排”是什么意思,非常不情愿地跟王森上了电梯,一起来到6楼的一间办公室。

王森敲门后,开门的是一位50岁左右,大腹便便的秃顶男人,随着他探出身子来,王森马上变得满脸堆笑:“孙总,华东大区的韩洁来了,在3号呢?您看?”

那孙总一听韩洁的名字两眼马上冒出亮光:“哎呦?这是怎么招来着,韩洁怎么也去3号了?”

“数字造假,让许总发现了。”

“哎,许总真是火眼金睛啊,对工作那可真是一丝不苟啊,不过这下韩洁的屁股可就要遭殃了啊!”

“哎,谁叫她没干好本职工作呢。早知道您对她有感觉,所以就请您来主持训诫了。”

“哎呀,说的就好像我跟她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似的,我就是秉公执纪嘛!”

“瞧您说的,全公司谁不知道您的为人啊!”

这时,孙总看到了王森身后的林洛,“这小伙子是?”

“是韩洁部门的,也是华东大区一起来汇报工作的,和我是大学同学。”

“这么巧啊!同学好啊!进入社会同学这层关系网可大有用处啊!”

王森说:“那孙巡视您就请下去吧,我们去准备工具。”

“好!对了,别忘了拿我最常用的那根花梨木板子,上次我用在华中大区路蔓身上,效果不错哦。”

路蔓是华中大区的美女部长,而且绝对是沉静矜持的淑女,林洛在一次全国会议上见过的。

“您放心,一定给您备好!”

尽管林洛不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但是依稀感觉得到,韩洁可能会因为汇报数据问题,面临公司总部的处罚。而眼前这位孙总,就是要实施这个处罚的人。方才韩洁去的地下二层3号房间,就是处罚的场所。

至于处罚的内容,听孙总说过什么“韩洁的屁股可要遭殃了”,难道他们会对韩部长的臀部进行惩戒?不!这不可能!因为这简直太荒诞了!自己上初中的时候学校里体罚,老师也是只打手心,而且只打男生,到了高中以后就没有听说体罚了,倒是古装剧里经常出现打板子的镜头,但那可是古代啊!在21世纪,堂堂国有公司总部大厦里,还能有这种针对女性的体罚?这属于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内心充满疑惑和焦虑的小洛,和王森一起来到位于6楼的库房,找到了孙总的柜子后,王森用钥匙把柜门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类似于羽毛球拍套的袋子。王森把袋子的拉链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根花梨木板子,这家什着实制作得精致,表面漆成黑褐色,木纹清晰,长约40公分,宽约10公分,厚约1公分,板子下端还有可供抓握的手柄,上面刻着“孙忠群”三个字,应该是孙总的名字。

王森握住手柄,把板子在空气中挥了挥,口中啧啧赞道:“真是好东西啊!纯花梨木的,spanking专用。”

“这是spanking!”

恍然大悟的林洛感觉头部一阵眩晕!自己刚刚还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转瞬之间居然真地要发生!大学时代,寝室里几个调皮捣蛋男生浏览的不良视频网站里就有这个门类,他们彼此之间也拿些荤段子插科打诨,毕竟寝室同学都跟兄弟一样,开点玩笑也不算什么。但呈现在眼前的却是活生生的现实生活!难道他们真的要用这块板子打韩洁的臀部作为数据造假问题的惩戒?还有比这样更羞辱人的吗!更何况韩洁是女同志啊!怎么可以这样呢?

王森把板子又放回袋子里,装入手推车上的拉杆箱,让林洛推着手推车,二人一起直奔地下二层而去。

在电梯里,林洛终于忍不住问王森:“这是要做什么啊?”

“执行训诫啊?没见过吗?”王森很自然地回答道。

“没有。”小洛摇头道。

“那好,正好借这个机会开开眼,看看你的美女上司光着屁股挨板子。”王森坏笑着说道。

“说什么啊?”小洛皱着眉头,满脸不情愿地说道。

“还不信?一会儿你就看到了。来这儿少说废话,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听到王森这样讲,林洛的心中又掀起波澜。除了原有对王森的鄙视和对总部领导官僚主义的不满之外,又多了一分对即将发生场景的想象和期待。作为年轻人,对异性有幻想是正常的,尤其是韩洁这种美丽大方的中年美女,更让林洛仰慕不已,自己与韩洁一同工作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总是希望把最好的工作成果呈现给她,总是期待她鹅蛋型的熟女脸庞给自己一个微笑,而这些都与性无关,是纯洁的,至少林洛是这么认为的。

可以说在林洛心中,韩洁就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女神,当自己仰慕的女神因为工作问题而要被惩戒时,林洛首先是替韩洁感到委屈的,韩部长工作一向认真负责,敬业精神有口皆碑,总部那些领导不仅不近人情!甚至是卑鄙无耻!可是当他此时已经确切得知惩戒的内容很可能是“打屁股”,甚至是“打光屁股”的时候,心理却又发生了复杂的变化,他在想韩洁会被像小孩子一样打屁股吗?打得重不重呢?还有,听王森说“光着屁股挨板子”,那就是露出臀部打了,那一向在自己面前举止优雅的韩洁会是什么样的姿态?而从韩洁挺翘的身材可以诱发遐想,她的臀部会是什么样子的?不,这太邪恶了,我不能这么想,林洛鄙视自己龌龊的想法。

到了地下二层的3号房间,门依然锁着,看来孙总还没有到。王森刷卡打开房门,林洛把车推进去,王森也跟了进来,二人一齐用力把箱子从手推车搬到地上,小洛感觉箱子很重,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等箱子放好后,林洛才抬起头来,哪知一下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在房间温和的灯光下,在墙角静静地站立着一个女人。女人双手抱头面对墙角笔直地站着,头发已经扎起来束在脑后,上身还穿着灰色制服上衣,里面是白衬衫,腰际以下的套裙却不见了踪影,肉色裤袜紧紧包裹着丰满的臀部,黑色三角内裤显得格外醒目,修长的玉腿站得笔直,高跟鞋依然穿着,而从女人身旁地上放置着的橘红色Gucci手包和灰色的套裙来判定,面壁的这个女人正是自己的上司,中年美女部长韩洁!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准备”!

虽然心里已有所预期,但是看到这一幕时的激动还是难以言表。林洛感觉喉咙有些不适,于是咽了咽口水,把注意力转移到搬箱子里面的东西上,心里却扑通扑通地跳着,生怕被韩洁发现自己也在这里。奇怪的是,尽管知道房间进来人,但是韩洁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双手抱头,笔直站立,一声不吭。

王森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他把箱子打开,从里面取出装花梨木板子的口袋,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部投影仪,一副三脚架,一台摄像机,和一个工具箱。然后安排林洛把设备安装调试好。

在房间一侧的桌子上,王森把笔记本打开,连上投影仪,又按动按钮将幕布放下,接着把三脚架打开,将摄像机放在上面,镜头对准面朝墙角双手抱头站立着的韩洁。王森让林洛将一把长椅推到墙沿,把一张可移动的皮床推到墙角固定好,可以看到墙角上有一面镜子。接着王森在笔记本上开始录入什么东西,林洛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也不多言。

3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